深色 浅色 自动

1死亡疑云

所属系列:人性禁地:细思极恐的枕边人

知乎盐选 死亡疑云

我最好的闺蜜,打电话向我求救,说被我深爱的男友绑架了:「小颖,李楠这个疯子,他绑架了我,就在他别墅地下室,你快来救我!」

可我住了很多次我男友的别墅,从未发现过有地下室。

01

凌晨十二点整。

我接到了闺蜜的电话,她说我的富二代男友李楠绑架了她。

她的声音惊恐而颤抖,再打过去,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我只好独自一人打车来到了李楠在郊外的别墅。

别墅区建成不久,入住率并不高,到了夜里仿若鬼城。欧式尖顶,十字架上落着些乌鸦,嘎嘎叫唤,伴随着风声呼啸,犹如鬼叫。

输入密码打开门,借着窗外射进来的微弱月光,我看清一楼并没有人。

「夏夏?李楠?」

在这样的氛围里,我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

没有人回应,我正要再次拨打闺蜜的电话,却突然听到了沉重而突兀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步步逼近,带着金属的碰撞,让我立刻想到上世纪欧洲古堡杀人不眨眼的无头盔甲将军。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个激灵,手机也没拿稳,落到了地上。

按捺住疯狂乱跳的心脏,我正要蹲下身捡手机,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啊!」

「小颖,别怕,是我。」

李楠举着一支蜡烛,试图抓住我胡乱挥舞的双手。

昏暗的光线照得他脸色惨白,而他的脚上,穿着一双铜制的拖鞋。往日温柔帅气的男友,此刻竟让我有些害怕。

我收回自己的手,下意识后退一步,问他:「怎么不开灯?」

「别提了,突然停电,问了物业,他们那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暂时无法恢复供电。」

李楠拾起我的手机递给我,「不是说好了,你想来就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大晚上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熟悉的关心让我定了定神,随着李楠走到沙发坐下。

「夏夏打电话,说……说你绑架了她?」

我死死盯着李楠的脸,可他并没什么异常,反而开口嘲笑我:「她这是又去哪喝酒了?大冒险逗你玩呢,就你这个小傻子信她,来,喝杯水。」

类似的事,之前也发生过几次,夏夏是表演型人格,想一出是一出。

别墅停电,水也是凉的,我喝得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死丫头,害得我大半夜打车过来,困死了。」

李楠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困了就上楼睡吧,反正明天周末,咨询室也没安排。」

我跟在李楠身后,朝二楼走去,却怎么也不放心,又悄悄给闺蜜发了条短信。

苹果手机熟悉的提示音在身后响起,我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炸开了。

「你看我,手机忘拿了。」

李楠几步迈下楼梯,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我的界面依然显示对方未读。

但别墅其他地方也没有声音传来。

看来,的确是我多心了,这就是闺蜜的又一次恶作剧。

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昨夜真是格外好眠。

来到一楼没看见李楠,我想起昨晚的事,又给夏夏打了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我想起夏夏电话中提到的,那个地下室。

别墅的每一处我都非常熟悉,从没有见过地下室,也没有听李楠提起过。偌大的别墅,我也只有后院的杂物间没有进去过,如果真有地下室,也只能藏在杂物间下面了。

我走向后院,绕过一面雕刻奇怪的壁画,来到杂物间门前。

我的手刚放在门把手上,李楠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你在干什么?」

02

尽管是大白天,我还是吓了一跳。

李楠站在阴影处,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下意识觉得他有所隐瞒。

「我只是有些好奇,想进去看看。」

「里面都是些杂物,乱七八糟的,灰尘也多,你要是想看,改天我让钟点工收拾一下。」

李楠走到我身旁,牵着我的手将我带回一楼。

餐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早点,车钥匙扔在一旁。

市区离这里有一小时的路程,看来他是早早就起床,出去给我买早点了。

李楠一直对我是无微不至的好,周围的人都说他是模范男友,还向我求了婚,夏夏也对他赞不绝口。

上次还是我和夏夏一起来的,我们和李楠打了一整天的扑克,还在别墅留宿了。

他根本没有动机绑架夏夏。

我和他在附近森林公园玩了一天,晚上雷雨交加,我又住在了他的别墅。

别墅的电时有时无,李楠给我倒的水太凉,我没喝,倒头就睡了。

夜里两点,我被噩梦惊醒,披上睡袍走进卫生间。

「咚。」

「咚咚。」

这声音太突兀了,我惊得连忙从马桶上站起,险些滑倒。

镜子倒映出我的模样——湿嗒嗒的头粘在脸上,面色惨白,眼中满是恐惧。

我仔细听着声音的来源。

「咚咚咚。」

这次更加急切。

是有人在敲下水管!

这声音持续而有节奏,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昨夜刚到别墅时听到的动静。

李楠很少穿那双铜制的拖鞋,为什么昨晚会穿?

难道是为了掩盖这个从地下传来的声音么?!

03

地下室,接连发生的事,让它在我眼里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诱人,再加上闺蜜一整天都没回我消息,我最终还是决定再去一趟杂物间,寻找那个可能存在的地下室。

我把手机调成静音,没敢开手电筒,借着屏幕微弱的光,打开房门,赤脚朝后院走去,尽量不让草坪发出沙沙的声音。

终于来到杂物间门口,我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害怕李楠又突然出现。

还好,这次没人。

我按下门把手,往里推了推,却发现怎么都推不动。

看来李楠把门锁了。

别墅的各类钥匙,李楠都放在一楼玄关的柜子里,不知道杂物间的钥匙在不在其中,但眼下我只能赌一把。

我走到玄关处,将钥匙藏到睡袍口袋里,别墅的灯突然亮起,李楠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小颖,怎么不睡觉?」

「我做了个噩梦,身上黏黏的,想洗了个澡,找换洗的鞋。」

他没有怀疑,还帮我泡好洗澡水,才继续去睡。

我没有进入温热的浴缸,而是再次去了后院。这次很顺利,钥匙入孔,我打开了杂物间的门。

杂物间里满是灰尘和蜘蛛网,乱七八糟。李楠没有撒谎,杂物间里确实什么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可还没等我这口气叹完,就又听到了一些动静。

我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把耳朵贴到了杂物间的地上。

「呜……呜呜……」

下面有人!

「夏夏,是你吗?」

我低声喊着,地底下的呜呜声更大了些。

「夏夏,是你吗?」

我低声喊着,呜呜声更大了些。

我在杂物间仔细翻找着能通往地下室的通道,却只找到一道地缝。

我趴在地上,借着手机的光,从缝隙使劲地往里看。

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惊得我险些喊出声来。

是夏夏!

04

她趴在狭窄的地下室里,脸上脏兮兮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像只可怜的小兽。

「别怕,我报警救你。」

杂物间信号微弱,我走回别墅,却和李楠撞个满怀。

「怎么没去泡澡?」

「哦,我有些渴,想喝点热水。」

「那我去给你倒。」李楠温柔笑着,揉了揉我的脸,走进了厨房。

我汗毛倒竖,突然想到,之前我在别墅都是一夜好眠。

只有今夜,没有喝他给的水,我提前醒了过来。

难道水里有药?!

「怎么不喝?」

我端着李楠递来的温热的水,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楠似笑非笑地打量我,突然发问:「小颖,你是不是知道了?」

「知道什么?你不会出轨了吧?!」

我佯装生气地瞪着李楠,将杯子重重放在料理台上。

「傻小颖。」

「我早就说过,你不适合撒谎。」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情急之下,只能抓住料理台上的水果刀,举在身前。

「小颖,你想杀了我吗?」李楠的眼里有些痛苦。

「你别过来!你为什么要囚禁夏夏?」

他想靠近我,却被我手里的刀逼得后退。

「小颖,这些肮脏事,我原本不想让你知道的。」

他抬起手,卷起袖子。

手臂上赫然是一条深深的疤痕。

「夏欢的确在地下室。」

「她经常找我借钱,因为你们是闺蜜,我都借了她,也没提过让她还钱。但昨天她又来借,数额太大,我拒绝了,她就刺伤了我,我说要报警,结果她脱了衣服,要告我强奸。」

「小颖,对不起,我当时太害怕了,怕你不相信我,要和我分手,杂物间底下有个不大的洞,我脑子一懵就把她锁在那儿了。」

李楠跪在地上,捂着脸痛哭出声。

他手上还未愈合的疤痕仿佛在无声地嘲笑我。

现在的我,不就是不相信他吗?

我的心脏揪成一团,不由自主地扔下刀。

他一直善良温和,对我关怀备至,我不该怀疑他。

更重要的是,夏欢最近确实买了很多奢侈品。

「这不是你的错,我们去把她放出来,然后找警察说清楚真相。」

我跟着李楠走进杂物间,他扭动墙上的卡扣,打开了三块地板。

「呜呜!」

夏欢被绑得很紧,靠着管道,衣不蔽体,看见我情绪十分激动。

李楠上前把她手脚的绳索解开,她立马扯掉自己口中的布团,骂道:「李楠,你这个强奸犯,死变态!」

「够了,夏欢。」我实在听不下去,拽着她的手腕,扭头就朝外走。

夏欢睁大了眼望着我,「你疯了吧,他绑架我,还想强奸我,你居然为他说话?」

「我看疯的人是你,咱们现在就去警察局,让警察来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拉着夏欢走出地下室,可刚进杂物间,别墅就又断电了。

「小心!」是李楠的叫声。

杂物间黑不透光,我的内心生起一股巨大的恐惧。

「李楠,你在哪,发生什么了?」

我明明听到有人的喘气声就在附近,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在哪。

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我狠狠摔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灯亮了。

躺在我脚边的,是夏欢,她的额头还在往外冒血,人却一动不动。

而李楠朝我走近,他手中的棒球棍,正在往下滴血。

05

我吓得浑身都在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小颖,别怕。」

李楠的手上还沾着血。

「小颖,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你刚转身,夏欢就要袭击你,我提醒你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

说到这,李楠哽咽得说不下去了,他一直重复「对不起」。

我的情绪稳定了一些,鼓起勇气看向夏欢,她的手中也紧握着一根棒球棍。

这堆积的杂物,居然成了凶器。

夏欢想伤害我。

可是,她已经死了。

李楠为了救我,杀了夏欢。

「我们,该怎么办?还……报警吗?」

「小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的声音很沙哑,让我有些陌生,「不能报警,我们说好了要结婚的,我不想坐牢。」

「李楠,我好害怕。」

「小颖,听我说。」李楠双手捧着我的脸,他的眼中有着我从未见过的疯狂。

「除了你,没有人知道夏欢来我的别墅,我们只要把夏欢的尸体处理干净,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的。」

我痛苦地哭出声来,李楠吻上我的额头,就这么静静地贴着我。

「小颖,我爱你,你帮帮我。」

终于,我答应了李楠。

他是为了我才会误杀夏欢,我不能害了他。

我只能违背自己的良心,帮他处理尸体。

「小颖,我去楼上找个行李箱,装运夏欢的尸体。」

我不敢单独留在这里,甚至不敢再多看一眼夏欢的尸体,「我陪你一起去。」

「好,我们一起。」

我们找来最大的行李箱,李楠提着它走在前面。

可是,回到杂物间门口,李楠突然停住了。

他扭头,惊恐万分地看着我,「尸体不见了。」

我推开李楠,自己跑了进去。

地上还残留着未干涸的血迹,但是,夏欢的尸体不见了。

「李楠,怎么回事?」我抓着李楠的手,有些激动,「你说夏欢是不是没死?」

「我不知道,我打了她一棍子之后自己也吓一跳,后来灯亮,我看她流了那么多血,以为她死了。」说到这,李楠顿住了。

「咱们赶紧报警,让警察来找她吧,李楠,我真的很害怕!」

「小颖,既然她没死,我们先找到她,送她去医院,解释清楚误会,不然我打她的那一下还是得坐牢的,先找到她,好吗?」

他的担心也有道理,我跟在他身后,一间一间房地查看。

「嗡嗡。」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是夏欢的微信。

她发来的图片,成功制止了我开口叫李楠。

那是李楠在虐待一个女孩的照片!

后面的信息,更是将我钉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校园论坛的帖子截图——时间是三年前,李楠和一个女孩的床上视频被发到了网上。两人的身份也很快就被人肉了出来,网友都在骂女孩不知廉耻,贪慕富二代的家产。

夏欢发给我的视频截图很清晰,李楠玩得很野,女孩身上的痕迹深浅不一,明显不是第一次被虐待了。

后面还有一条关于女孩失踪的新闻。

夏欢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相信李楠,这个女孩根本不是失踪,而是被他杀死了!」

06

李楠之前和我说过,他对我一见钟情,我是他的初恋,所以他对我百般呵护。他尊重我的所有想法,我想开心理咨询室,他就直接投资。

这样的人,居然是杀人恶魔。

「在想什么?」

李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下意识要藏手机,这才发现手机已经自动黑屏了。

「就是在想,夏欢藏哪了?折腾了一晚,我都累死了。」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朝前迈了几步。

还好,李楠没怀疑什么,向楼上走去。

「楼下我都找过了,可能躲在楼上,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会,我找到人再叫你。」

要是让他先找到夏欢,夏欢一定会死的。

我跟在他身后,给夏欢发消息,「你在哪?」

「你的房间,衣柜。」

「我也一起找吧,两个人更快点。」说完,我进了自己房间。

正要关门,李楠伸手阻止了我,「夏欢太危险了,万一她又伤害你怎么办?你还是和我待在一起更安全。」

我心里着急,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只能抢先一步走到衣柜,李楠进了卫生间。

我拉开衣柜的门,夏欢奄奄一息,用一堆衣服盖住了自己,她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十分苍白。

我不敢和她说话,对她点点头,就匆匆关上了衣柜的门。

李楠出来时,我正在检查床底。

「看来没在这儿,我们去其他房间看看。」

我越过李楠,正要往外走,却被他拽住了手腕。

「小颖,那么急做什么?」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嘴角的弧度十分瘆人。

「我只是想赶紧找到她,咱们快走吧。」我勉强笑了笑,想带李楠出去。

他却坚持站在原地,「小颖,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都这种时候了,还讲什么故事,咱们快找人吧。」

「我确实害死过一个女孩。如果不是我,夏欢也不会杀了她。」

我不敢置信地望着李楠,「夏欢为什么要杀她?」

07

「那个女孩,叫应昭昭。电影社团聚会时,我们都喝多了,醒来时,我和应昭昭已经发生了关系,还被夏欢拍了视频。后来,夏欢利用这件事向我索要了很多很多钱,直到我发现应昭昭是夏欢的表姐,怀疑是她们合谋,我才绑架了应昭昭。」

「然后你就杀了她吗?」

「不,我没有!」李楠捂着自己的头,十分痛苦,继续道,「应昭昭太害怕,突然心脏骤停,没有了心跳和呼吸。我给夏欢打电话,她说可以帮我处理应昭昭的尸体,只要我继续给她钱。小颖,我没办法,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儿子,我出事了他们怎么办?」

我失望地看着李楠,原来他是这么自私冷血的人。

「应昭昭是你害死的,那你为什么说夏欢杀人?」

李楠猩红的双眼瞪向我,「我当时很害怕,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我爸,我爸找了个私家侦探去查,才发现,应昭昭和我被拍视频那晚,她被夏欢下了药。而且,夏欢埋尸的时候,应昭昭的手在动,她还活着,她根本没死。小颖,应昭昭是被夏欢活埋了!」

我手脚冰凉地站在原地。

我的男友可能是个强奸犯,而我的闺蜜却一定是个杀人犯。

「胡说八道!」

夏欢从柜子里冲了出来,拿着一把刀刺向了李楠。

是料理台上那把刀。

李楠的反应很快,刀只划破了他的手臂,夏欢被他一脚踢翻在地。

他一定早就知道夏欢藏在衣柜里。

刀落到了我的脚下,被我捡了起来。

「小颖,他在骗你。应昭昭的确是我表姐,但我根本没有下药,是李楠强奸了她,凌辱她,胁迫她,还杀了她,逼我处理尸体。当时如果我不同意,他也会杀了我。」

夏欢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看起来很难受。

「小颖,我没有骗你。」李楠对我摇了摇头。

我站在原地,努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一步一步往门口退。

「你们两个,一起害死了应昭昭,怎么还能心安理得地推卸责任,你们都该下地狱!我要报警!」

08

「啧。」李楠收起脸上的无辜,朝我走来,「小颖,做个笨女人不好吗?原本还想和你慢慢玩,谁知道你那么不识趣。」

「你要干什么,别过来!」

我拿刀挥了几下,李楠轻蔑地望着我,「小颖,你觉得这把刀真能阻止我吗?」

这刀又窄又短,确实没太大威慑力。

李楠徒手接住我的刀,夺了过去,在我脸上拍了拍。

「小颖,别挣扎了。」

「你一直守身如玉,玩起来一定很带劲,可惜了。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为你多烧些纸。」

我莫名觉得,现在这副恶毒阴鸷的表情在李楠脸上,比装出来的温柔斯文更合适。

「李楠,杀了我,你就不怕警察找上门吗?」

我声音颤抖,李楠却笑出了声,「别天真了宝贝,你怎么会是我杀的?当然是你的好闺蜜亲自动手了。」

李楠把刀扔给夏欢,「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杀了她,要么你们就一起死。」

我看向夏欢,她拾起那把刀,捂着肚子,艰难地站起身。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指望夏欢和李楠会放过我。

这两个人一个是恶魔,一个是疯子。

我绝望地闭上眼。

「李楠,你去死!」

我睁开眼,看到夏欢把刀刺入了李楠腹中。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不只是我,连李楠也以为夏欢会杀了我,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防备,才会被夏欢刺中。

「呸!」

夏欢冲李楠吐了口口水,我第一次见她做这种不雅的动作。

「李楠,你杀了我表姐!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掩饰这件事,凭你有两个臭钱吗?当初我为了活命,才和你逢场作戏,这三年来,我几乎每个夜晚都梦到应昭昭,她哭着让我给她报仇。」

夏欢像疯了一样,一边笑一边流泪。

「现在,你可以去陪她了!」

说完,夏欢把李楠腹中的刀拔了出来,在他渴求的眼神中,将刀刺进了他的脖颈。

血溅了夏欢一脸,她的脸上却始终保持着诡异的微笑。

「李楠!」我尖叫出声。

「好了,人都死了,别演戏了。」夏欢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我擦干泪,从地上爬起来,拿起书桌上的相机。

09

「呼,地下室和房间里的视频,凑一起剪辑一下,怎么也够他杀人未遂,咱俩正当防卫的证据了。恭喜啊,夏欢,大仇得报。」

「你还敢说,不是说好了你动手的吗?居然那么容易就被他把刀给抢了,最后还是我自己动的手。收了我那么多钱,你就这么办事!」

我忽略夏欢的怒火,满意地看着相机里的视频,满不在乎地说:「谁让你不拿把菜刀,我一个女人,一把水果刀让我怎么杀得了他?」

「谁他妈会在自己房里放菜刀,那是蓄意谋杀!既然要正当防卫,那当然水果刀要逼真一点。」

我笑了一声,称赞道:「你还真是思虑周到,看来对你那位表姐情真意切呀。」

一年前,我在街上和夏欢偶遇,她说我的眼睛很像她表姐。

熟悉之后,得知我很缺钱,她主动给我讲了李楠强奸杀害应昭昭的故事。

她还告诉我,李楠后来一直逼她引诱女孩。

李楠会以单身富二代的身份接近目标,都说是他初恋,先将对方哄上床,再逼对方做不愿意的事,不得不和他玩。等玩腻了,他就给笔钱把人打发了,要是对方不识趣,就直接杀了。

「赵颖,我不想助纣为虐,但李楠一直拿我和我父母的命威胁我,我斗不过他。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你,我一定要杀了他,为我表姐报仇,事成之后,我给你五百万。」

这是当时夏欢对我说的话。

三个月前,我以心理咨询师、夏欢闺蜜的身份,认识了李楠,并迅速和他陷入热恋。

原本的剧情,是李楠试图在地下室强奸我的闺蜜,被我发现打算报警。他追到房间想要杀了我,结果被我正当防卫,用房间的水果刀杀死。

但是现在,他被夏欢亲手杀了。

10

「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不懂。」

我关了电脑,晃晃手中的相机,「行吧,我不懂,这里的视频处理好了,下楼取地下室的相机。」

夏欢撇了撇嘴,厌恶地看了一眼李楠的尸体,率先出了门。

走进地下室,灯忽明忽暗,夏欢扭头看我。

「行了,赶紧拿着相机先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冲她笑了笑,没说话,关上了门。

「赵颖!你干什么,放我出去。」夏欢的咒骂声接连不断地传来,我没在意,把自己的头狠狠往墙上撞,然后握着她的手,用从李楠脖子上拔下来的刀,戳进了自己的小腹。然后,将一直装在兜里的录音笔握在手中,忍痛拨打了 110。

「救命,有人要杀我!」

「女士,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金麟湾,别……别墅。」

11

「医生,病人醒了!」

我睁开眼,好几个医生围着我做了检查。

确定没什么大碍后,警察走了进来,「小姐,是你报的警吧?我们在别墅发现了一具尸体,还有一个受伤的女孩,现在需要给你做一份笔录。」

「我叫赵颖,那个受伤的女孩是我的闺蜜,叫夏欢。那具尸体,是夏欢的男朋友,李楠。前天晚上,我接到了夏欢的电话,让我去金麟湾的别墅玩。到了别墅已经很晚了,我们打了会扑克就休息了。」

「第二天夏欢身体不舒服,让她男朋友带我出去玩。我本来觉得这不合适,但夏欢和李楠一直劝我,况且李楠是我的投资方。回来后,李楠居然给我下药,想要强奸我。」

「我拼命反抗,好不容易跑出地下室,却被李楠抓住了,他按着我的头往墙上撞,我只能装死。在他去拿东西来处理我尸体的时候,我从客厅拿了一把水果刀,跑回了楼上我和夏欢的房间,求助夏欢……」

我哭得难受,哽咽得说不出话,一个女警给我倒了杯水,帮我拍了拍背。

我道了谢,接着说道:「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夏欢把我骗到别墅,就是打算让李楠强奸我。我本来以为我死定了,但夏欢说要为她表姐报仇,杀了李楠。她怕我告发她,也要杀死我,我没办法,只能跑进地下室,用棒球棍打晕了她,把她锁在地下室。」

我扑进女警怀里,哭得不能自已。

「对了,我有录音,夏欢说的话,我都录下了。录音笔呢?我的录音笔呢?」

女警制止住我,有些犹豫地问道:「赵女士,我们确实在现场找到了录音笔,但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录音笔?」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做咨询时需要记录下和病人的谈话,时间久了,我就养成了随身携带录音笔的习惯。」

「我当时太害怕了,后知后觉想起来要录音,保留证据,也不知道有没有录上,呜呜……」

「赵女士,你好好休息,我们会查清真相的。」

12

两个月后,我坐在法院的证人席上,看着检察官一一举证。

上次我们三个一起玩过的扑克、我和李楠一起出现的公园监控视频、水杯里的安眠药、夏欢杀李楠时疯狂的录音、匕首上的指纹、我的口供,和警察找到的证据都能对上。

至于房间的视频?

被我删了,有了录音,视频已经不重要了,里面只有我之前拍摄的李楠和夏欢的照片。

而地下室,更是从始至终就没有放过相机。那破旧的杂物间,我确实没进去过。

「不,不是这样的,李楠是赵颖的男朋友,不是我的男朋友!」夏欢疯了一般想要朝我扑过来,却被法警按在原地。

「夏欢,赵颖的男朋友是一名法国人,我们找到了他们在一起走在马路上的监控视频和其余亲密照片,他们身边的朋友也都能证明。」出庭的警官说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呢?

他们俩原本就不安好心,我和李楠的约会,几乎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有监控,没有人证。

夏欢接着说:「她的身份是假的,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心理咨询师!」

「你说的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赵颖确实是心理咨询师。」

警官摇摇头,对法官说:「我申请给夏欢做精神鉴定。」

夏欢的精神鉴定结果显示,她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综合征,导致记忆混乱。

可她还是被判了死刑。

因为警察在李楠的密室里,还找到了李楠和夏欢一同诱奸杀害女子的视频。

那些证据,够他俩枪毙八百回了。

判决书下来后,我特意去监狱探望夏欢。

「夏欢,你好呀。」

她看到我的时候,眼中的恨意简直要在我身上穿个洞。

「为什么说谎?为什么害我!」

我慢悠悠地说道:「怎么能说我害你呢?我可是念在闺蜜一场的情分上,帮你找了个律师上诉,这样你还能多活几天。」

「赵颖,你不得好死!」

我咧开嘴,冲夏欢笑了一下,「放心,在我死之前,每年清明都会去给你上祭的,我还会带上你最爱的白兔奶糖。」

夏欢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精彩极了,她猛地扑在玻璃上盯着我看。

「你到底是谁?只有应昭昭知道我爱吃大白兔,你是应昭昭,是不是!」

我没有回答她,静静看着她被狱警拉着往回走。

夏欢,用你生命中余下不多的每一刻,思考这个问题吧。

这是我给你的报应。

13

我叫应昭昭,父母意外车祸死亡,幸得舅舅收留,靠着夏家为数不多的救济,一路摸爬滚打,考上了电影学院。可是,学电影的花销很大,我每天疲于学业,打四份工,还要给舅舅一家做饭收拾卫生。

夏欢是我的表妹,她是我舅舅唯一的女儿,离经叛道,不学无术。可闹出了事,舅舅总叫我背黑锅。

夏欢看我每天这么辛苦,告诉我,在会所有一份兼职,我只需要把酒卖出去,就能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

当时我正为下一年的学费发愁,只好去试试。

在那里,我遇到了李楠,他是个富二代,经常买我的酒,帮我完成了大半的销售业绩。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一直和他保持距离。

我很清楚,有钱人的游戏,不是我这种穷人可以参与的。

直到有一天,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李楠的床上。

尽管他抱着我,拼命保证他会对我好。但我知道,自己完了。

他拍了视频,威胁我不随叫随到就把视频发出去。

如果那样,我肯定会被退学,我这辈子就只能是一潭烂泥。

我只能配合他玩各种变态花样,然后每天用长衣长裤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假装自己和身边的同学是一样的。

夏欢经常和我们一起出入,她知道所有的事。

那一次,我跟着李楠、夏欢一起社团聚会。李楠在酒店来了兴致,想玩了,我不愿意,他就强迫我,虐打我,那一晚我遍体鳞伤,直到疼晕了过去……

一股很腥的味道让我醒了过来,脸上不断有东西落下。

我努力睁大眼,这才看清,是夏欢在往我身上填土。

「夏欢,咳……咳……」

「啊!」她吓得跌坐在地上。

「救,咳……救我。」

似乎只过了几秒,又似乎过了很久,夏欢爬起来,继续往我身上填土。

我想要起身,但是下半身已经被土埋严实了,完全动不了。

「应昭昭,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你爸妈都死了,你为什么还活得那么优秀?还考上了电影学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

「你从小就长得比我好看,比我聪明,你什么都比我好。那又怎么样?你现在只是个被玩烂的贱货而已。」

「对了,你还不知道你和李楠的第一次是怎么回事吧,是我给你下的药。哈哈,我看到你从他房间跑出来的时候,简直痛快极了。应昭昭,你去死吧,下辈子投个好胎。」

我的脸逐渐被泥土覆盖,再度失去了意识。

可能是老天也觉得我命不该绝,下了一场大雨。

夏欢埋得不深,我头上的泥土被雨水冲走,一位在山里静修冥想的心理学教授路过救了我。

她可怜我的身世,帮我在一家濒临倒闭的机构整了容,教我心理学,帮助我在国外获得了心理学学位。

我以赵颖的身份回国,接触夏欢。

她和李楠之间原本就只有利益关系,又是个欲求不满的人。

我稍加挑拨,她在李楠那得不到想要的钱,便下定决心杀死李楠,还自作聪明制定了那个破绽百出的计划。

我将计就计,对别墅的供电系统做了手脚,毕竟,黑暗里,魔鬼最容易露出马脚。

原本以为会是夏欢被李楠杀死,没想到,李楠那么菜,居然先死了。

在夏欢说她为我报仇的时候,我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

难道不是他们一起把我推进地狱的吗?

我从地狱爬出来,就是为了送他们下地狱。

我点燃手中的整容证明,提着行李箱走出门去。

应昭昭已经死了。

这个世界上,以后只有赵颖。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