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曾许的天长地久

所属系列: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第二十三章 我爱的人,吻她的唇。

曾许的天长地久

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

苏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外面已经站满了人。

站得离手术室最近的男人一身血污,原本熨帖的新郎礼服被扯得皱巴巴的,帅气的容颜也满是狼狈。

听见她的脚步声,所有人都抬头看过来。

父亲苏元冷哼了一声:「怎么现在才来?」

语气是明显的责备。

婚礼突然中断,到场的宾客总要有人安顿。

不过苏叶并没有为自己辩解,径直朝秦湛走去。

「没事吧?」

苏叶低声问了一句,秦湛摇头,把她拉进怀里,用力的抱紧,声音沙哑的在她耳边低语:「对不起!」

语气里是厚重无比的愧疚。

可是现在,她说不出『没关系』三个字。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新婚丈夫会在婚礼当天和自己的妹妹一起出了车祸。

他们之间有什么是要背着她的?

相恋三年,不是苏叶信不过秦湛,只是这些年这个妹妹从她身边抢走了太多太多,苏叶害怕自己终有一天会变得一无所有。

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拉开门面容疲倦的走出来,苏元立刻神色紧张的冲上去。

苏叶原本是站得离医生最近的,直接被撞开,要不是秦湛拉了她一把,她肯定会摔倒。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母亲叶岚焦急的询问,隐隐带着哭腔,苏叶突然想起已经很久没有听见母亲这样关心自己了。

「患者的腿伤得比较重,需要长期的复健,家属需要做好患者的心理疏导,而且,国内目前并没有一流的医院,建议去国外进行复健,这个费用会比较昂贵,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治!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

苏元斩钉截铁的开口。

苏叶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不知道如果手术室里躺着的是自己,他还会不会这样毫不犹豫。

没一会儿,苏若被推了出来,所有人都关切的上前,跟着一起去病房。

看见她苍白的脸,苏叶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下意识去抓秦湛的手,秦湛立刻回握住她的。

男人干燥温热的手终于让她有了一丝安全感。

刚走到病房门口,苏元面色凝重的从里面出来,看了苏叶一眼,低唤:「叶儿,来一下。」

苏叶心里莫名一慌,却还是镇定的松开秦湛跟着苏元来到楼梯转角。

苏元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上,透过缭绕的烟雾,苏叶看见他仿佛一夕之间白了的双鬓。

密密麻麻的酸楚袭来,眼眶有些发热。

一根烟很快见底,苏元终于开口:「叶儿,现在公司周转不开,没有那么多现金,你那套房,先卖了。」

并不是商量的语气,只是通知。

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苏叶小声开口:「那套房是外婆留给我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我从那里出嫁,不是还有一套……」

啪!

话没说完,苏叶脸上便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这不是苏元第一次因为苏若打她,但却是最用力的一次。

耳边是苏元震天的怒吼:「那是你妹妹的嫁妆!她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就是这么做姐姐的!?」

脸上火辣辣的疼着,苏叶抿着唇没了声音。

从十岁第一次见到苏若开始,苏叶就一直想做一个好姐姐。

她把自己心爱的玩具、漂亮的衣服还有最最喜欢的家人都让给了苏若。

她想让尽可能的表现自己的善意,却只换来苏若无休止的侵占。

最可怕的是,在所有人面前,只有苏若才有资格委屈,而她,连最基本的辩解都变成了对苏若的欺负。

刚抽了烟又发这么大的火,苏元气得咳嗽起来,没一会儿便咳得满脸通红。

苏叶终是不忍,淡淡的开口:「我回去就找中介来估价。」

说完,转身离开,走了没两步,苏元再次开口:「快点,若儿等不起。」

「……好!」

想到病房里有那么多人看着,苏叶没有进去,给秦湛发了条短信就打车回了家。

推开门,屋里还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苏叶还记得今天早上自己被簇拥着等秦湛的期待紧张。

只是现在,所有的等待都变成了厚重的疲惫。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苏叶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碗泡面,吃完开始收拾东西。

这个房子是外婆留给她的。

在老城区,房子也老旧,并不值什么钱,但因为这一片在开发以后可能会有拆迁。

当时苏元就说了,如果有拆迁款,全归苏叶,不过以后他不会再给苏叶嫁妆。

苏叶没想到苏若在让她的婚礼变成一个笑话之后,还能要走外婆留给她的嫁妆。

屋里的东西大多数都已经搬到她和秦湛的新房,所以收拾起来很快。

全部打包完后,苏叶坐在木质地板上发呆。

外婆最后病重那段时间,神智不是很清醒了,谁来看她,她都以为是苏叶。

便拉着来人的手不放,絮絮叨叨的说:「叶儿,你爸妈就是糊涂!忘了谁才是亲生的!」

当时因为这件事,苏若好一阵委屈,苏叶也因此挨了不少骂。

是了,苏若只是爸妈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孩子。

但这件事在苏家,谁都不能提,尤其是苏叶。

晨曦从窗户照进来,苏叶才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呆坐了一夜没睡,秦湛也一夜没有回来。

没有胃口吃饭,起身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苏叶就出门找中介来看房了。

一上午找了几个中介,给的价格都不怎么高,苏叶选了价格最合理的一个定下来,让他尽快找人买房。

送中介离开,苏叶才发现肚子饿得厉害,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赶到医院。

虽然苏若那里不缺人关心,但她也不能躲着不出现。

到了医院楼下,苏叶买了个果篮拎在手里。

上楼,正好看见叶岚端着便盆出来,苏叶走过去想帮忙,叶岚却一把抓住她的手,紧张的把她拉到洗手间。

瞧见这架势,苏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绷着脸开口:「妈,发生什么事了?」

叶岚的表情难得有些心虚,犹豫了一会儿,她迟疑的开口:「叶儿,若儿失忆了。」

失忆?这不是小说和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狗血桥段吗?

苏叶拧眉,立刻又反应过来,如果只是失忆,母亲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

果然,下一刻叶岚继续道:「她记忆错乱了,以为要和秦湛结婚的人是她!」

苏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破了一盆冷水,手脚一片冰凉。

叶岚会这么心虚,肯定是苏若已经醒过来了。

苏若以为要和秦湛结婚的是她,那其他人是怎么回答的?

空气开始一点点变得稀薄,苏叶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不能在这里再待下去,她要见到秦湛,立刻,马上!

苏叶转身朝苏若的病房跑去,果篮掉在地上,水果洒了一地,然而秦湛并没有在病房。

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苏叶关上门,拿出手机拨通秦湛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不等秦湛说话,苏叶直接开口:「你在哪儿?」

「医院天台。」

挂了电话,苏叶一口气跑上天台,推开门,秦湛一个人站在天台边缘。

他还穿着新郎礼服,上面的血干了以后变成了红黑的印迹。

听见声音,他回过头来。

一夜未睡,他的眼底布满血丝,下巴处冒出青黑的胡茬。

认识他这么久,苏叶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

苏叶一步步朝他走过去,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无法喘息。

「昨天苏若来找我,是要跟我告白,我拒绝了她。」

秦湛率先开口,苏叶屏住呼吸,等着他的下文。

「她很伤心,从酒店跑了出去,我怕她出事,也追了出去,没想到她在门口等我,见我出去,她很开心的扑上来,说我还是在乎她的。」

这很像是苏若的作风,毕竟这么多年,大家的确都是在围着她转。

「然后呢?」

苏叶问,声音打着颤,在离秦湛只有一步的地方停下。

秦湛闭上眼睛,轻声回答:「然后我推开了她。」

他推开了她,然后呢?

然后苏若出了车祸!

苏叶不敢再问,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扑进秦湛怀里,像个任性不知事的少女哭着大喊:「秦湛,你要娶的人是我!」

是我,只有我!

不要因为害苏若出车祸,对她愧疚就把我推开!

苏叶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是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在被苏若抢走朋友家人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她都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的个人世界里。

遇到秦湛,她像一只蜗牛,小心翼翼的探出自己的触角,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又缩进自己的壳里。

没有人知道她耗费了多大的勇气才和秦湛走到今天!

「叶子,别怕,我要娶的人是你,只有你!」

秦湛柔声安慰,用力的抱紧苏叶,俊逸的脸上浮起一丝烦躁。

他从没见过苏叶情绪这样失控。

得到肯定回答,苏叶稍微冷静了些,擦干眼泪,她看着秦湛:「你打算怎么办?」

「是我害她出的车祸,我必须对她负责,这段时间,叶子……」

知道秦湛想说什么,苏叶直接打断他:「这段时间是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她如果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呢?」

「等她病情稳定下来,我会跟她说清楚!」

秦湛斩钉截铁的说,低头吻住苏叶。

这个吻不像平时那般柔和,两个人都像是在发泄,嘴里尝到腥甜的血腥,有种血液交融的快感。

苏叶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大胆的念头,她勾着秦湛的脖子说:「阿湛,要了我吧。」

他们本来就已经是合法夫妻,听见这句话,秦湛放在苏叶腰上的手紧了紧,他抵着苏叶的额头,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乖,等这件事解决,我一定让你下不来床!」

他向来都是温润的,从未说过这样具有隐含意味的话。

苏叶的脸烧起来,慌乱无措的心也终于安定。

「阿湛,我把外婆留给我的房子卖了。」

秦湛是知道那个房子对苏叶来说有多重要的。

呼吸沉了沉,压着声音开口:「钱的事我想办法,房子不卖!」

语气里全是维护,苏叶沉郁的心轻松了点,淡淡的开口:「算了,昨天……也算是完成了外婆的心愿。」

「不算!」秦湛在苏叶腰上捏了一把:「我说过要给你最完美的婚礼,这次不算。」

他的语气霸道,又带着几分孩子气,苏叶不由得被他逗乐:「好好好,不算,那我等着秦先生再娶我一次行了吧?」

又在天台腻了一会儿,苏叶才和秦湛一起下去,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苏若委委屈屈的声音:「爸,阿湛怎么还没回来?他是不是因为我的腿变成这样就不要我了?」

阿湛?叫得真亲昵。

苏叶低头腹诽,脸颊一热,秦湛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脸上发烫,苏叶松开他的手:「你进去吧,我回家熬点汤,你晚上记得回来喝。」

「好。」

秦湛推门进去,病房门关上那一刻,苏若欣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苏叶胸口刺疼了一下。

回头,叶岚站在不远处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

苏叶走过去,叶岚叹了口气:「谁也不想出这样的事,你也别怪若儿。」

是啊,谁也不想出这样的事,苏若最是无辜可怜了,所以所有的事都该苏叶这个当姐姐的背着。

其实姐姐又怎么样呢?她也不过是比苏叶早出生半年,并没有比她多出三头六臂来啊!

苏叶没说话,越过叶岚回了她和秦湛的新房。

新房是苏叶和秦湛一起装修的,很温馨的风格,卧室里挂着他们的结婚照,一回到这里,苏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再换上干净衣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苏叶才开始炖汤做饭。

饭刚做好,秦湛便推门进来,苏叶扬起笑:「先去洗澡,汤马上就好。」

一室的温馨驱散了他浑身的阴霾,连鞋也顾不上换,秦湛走过来一把将苏叶拉进怀里,深深地吻住。

这个吻比在医院的吻要温柔多了,带着无尽的宠溺,很容易让人沉醉,苏叶很快软了身子,回过神来,秦湛的手已经不老实的放在她腰间。

苏叶脸红得厉害,眼神游离:「快去洗澡。」

被她娇羞的模样取悦,秦湛又压着她贴近了些,让她感受他的气势汹汹。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叶子,给我好不好?」

他凑在她耳边吹气,语气暧昧惑人心魄,苏叶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开口:「先……先吃饭。」

她没有拒绝,这无异于最好的邀请,秦湛一下把苏叶抱着放到餐桌上,眸底染上迷离的绯色:「我想先吃你。」

说完覆了上来,这个吻攻击性很强,苏叶有些害怕,刚想要逃,秦湛的手机响了。

苏叶捶了下他的肩膀,示意他接电话,秦湛权当做没听见。

苏叶被这强悍的攻势迷晕了头,直到后背贴到冰凉的餐桌,才冷得清醒过来,身体瑟缩了一下。

「冷?」

秦湛问,伸手把她捞进怀里,苏叶窘迫得不知该往哪儿看,手机再次响了。

苏叶想也没想抓过手机接通,那头传来苏元劈头盖脸的骂:「你耳朵聋了?这么久才接电话!快让秦湛到医院来,若儿割腕自杀了!」

很多年后苏叶都在想,如果当初她没有接那个电话,她和秦湛的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但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苏叶和秦湛赶到医院的时候,苏若已经被抢救过来脱离生命危险。

来得匆忙,苏叶只换了一件 T 恤,脖子上的红痕一览无遗。

众人的神色各异,苏叶被看得无地自容,苏元突然冲过来,扬手就要给苏叶一巴掌,秦湛把苏叶拉到身后,替她挡了下来。

啪的一声脆响,比打在苏叶脸上更疼。

「是我的错,爸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我来。」

秦湛沉沉的开口,维护的意味很明显,苏元恶狠狠的瞪了苏叶一眼,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主治医生来说了一下苏若的情况,最后,医生很委婉的表达了不要再刺激病人的意思。

此话一出,苏叶立刻成了众矢之的。

只是有秦湛护着,谁也没有直白的说出来。

因为这次割腕,秦湛几乎成了苏若的专属看护,天天都在病房陪着她,偶然回一次家,半夜也会被苏元打电话叫回去。

苏叶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点消瘦下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苏若出院的前一天,叶岚来找了苏叶,那天正好是周六,叶岚来的时候,苏叶刚熬了一锅鲜鱼汤端上桌。

对于叶岚的到来,苏叶很意外。

毕竟,从她上了大学以后,这个妈妈连电话都很少给她打。

「妈。」

苏叶轻轻地喊了一声,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侧身让叶岚进屋。

这是叶岚第一次到苏叶和秦湛的新房,她下意识的四周打量了一下屋里,眼底闪过喜欢,显然是对他们新房的装修风格很喜欢。

苏叶泡了杯花茶给她,记得以前在家里她就喜欢喝这个。

看见苏叶泡出自己喜欢的花茶,叶岚愣了一下,然后脸色有些讪讪:「你……还记得呢。」

「嗯。」

苏叶淡淡的应了一声,在叶岚对面坐下。

一时沉默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叶岚有些恍惚,她还记得幼时这个女儿最爱抓着自己的手撒娇要抱抱,却不记得什么时候她们之间变成了现在这样?

喝了一口茶,叶岚轻轻摩挲着杯沿,犹豫了一会儿温声道:「叶儿,你还记得若儿刚到我们家的时候吗?」

在苏叶的记忆中,自从苏若到家里以后,叶岚上一次这么和自己促膝长谈,是让自己不要计较苏若偷拿自己的论文初稿去参加全国新锐建筑设计比赛的事。

那一次,苏若拿了那场比赛的冠军,所有人都为她庆祝,而苏叶得到一个留校察看处分,因为苏叶的论文涉嫌抄袭。

有了上次的惨痛教训,苏叶截断了话题:「那个时候太小,我不记得了。」

叶岚被苏叶的直白噎了一下,不过还是不顾尴尬继续说:「妈妈记得你小时候很疼你妹妹的,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要留给她,你……」

似乎陷入什么美好的回忆,叶岚脸上浮起慈爱的笑容,苏叶却『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妈,有什么想说的,请您直说!」

苏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肩膀微微抖动,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叶岚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放下茶杯低声道:「若儿明天出院,想住这边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像一把刀,狠狠地插在苏叶的心脏。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样的话,怎么会从她亲生母亲的口中说出来?

「妈,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苏叶两眼猩红,声音颤抖的问。

叶岚终于察觉她的情绪不对,伸手想拉她,直接被苏叶甩开。

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还是从眼眶滑落,模糊了视线,让苏叶看不清自己母亲的脸。

「妈,是不是只有苏若是您的女儿,我根本就不是!」

「叶儿,你说什么呢!你是妈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是妈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

叶岚急急的安慰苏叶的情绪。

在她的印象中,苏叶一直都乖巧懂事,什么都让着苏若,她也知道今天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她没想到苏叶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妈,因为苏若,我的婚礼被迫中止,我的新婚丈夫要日夜守在她的病床旁,连外婆留给我的房子我都卖了给她治腿,这些我都忍了,但这里是我和秦湛一点一点拼凑起来的家,他是我唯一不能退让的底线!」

苏叶感觉她现在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带着倒钩的刺,刮得她喉咙鲜血淋漓。

叶岚见她态度这么强硬,不由有些心急,放软声音好言相劝:「她刚出院,情绪还不稳定,妈怕她做傻事,只暂时住一段时间,后面妈会跟她解释清楚的。」

每次,都是用这样的借口来压她!

苏叶低低的笑出声来:「妈,你只怕她做傻事,就不怕我也做傻事么?」

苏叶的语气很平静,笑容还是一贯的恬淡,可说出来的话却叫叶岚后背发寒。

她看着苏叶,张了张嘴,喉咙好像被堵住,根本说不出话来。

桌上摆着两副碗筷,这是苏叶和秦湛一起在网上选了好久才买的,今天刚到货,卖家包得很细心,一点都没有损坏。

苏叶拿起一个碗敲碎,抓起碎瓷片在手里,放在自己的右手手腕上。

「妈,苏若那天割腕用的是哪只手?伤口深吗?」

苏叶小声问,然后用力在自己手上划了一下。

那一下她用了十足的力道,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啊!」

叶岚吓得尖叫出声,眼泪立刻涌了出来。

没有什么比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自残更残忍的事了。

「别割了!叶儿,妈错了!妈把若儿接回家去住!」

叶岚叫着要扑过来,苏叶又往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别过来!」

殷红的血顺着白皙的手腕滑下,苏叶感觉自己心底有种扭曲的快感。

以前她不懂苏若为什么总是能靠这样的把戏博得所有人的关注,现在,她懂了。

「妈,我再说一次,秦湛是我唯一不能退让的,如果你们再这样逼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好,妈不逼你,你别再做伤害自己的事,快把伤口包起来。」

叶岚的语气近乎诱哄,有那么一瞬间,苏叶觉得,她可能是真的关心自己的,下一刻却又听见叶岚道:「若儿回家后,秦湛……」

「妈不会是想让秦湛跟着苏若一起回家住吧?」

备案号:YX01BoRg1BW4wXjN

编辑于 2021-06-17 23:55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15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最大的圆满是我愿意 ​ 赞同 11 ​ 目录 8 评论

分享

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

明熙Leo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