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 穿成小作精女主

所属系列:全世界都在砸钱养我

知乎盐选 穿成小作精女主

「头好疼……」

元渺渺刚恢复意识就觉得脑袋像被人打开花了一样。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刚从门缝里扫见两个人,就吓的她连连后退。

这种场面,让她潜意识里想站起来偷偷溜走,可刚转身就硬生生怼在了一堵硬邦邦的肉墙上。

「啊!」她痛的脱口而出。

惊觉不妥,她立刻捂住小嘴,痛的原地倒吸凉气。

完了……

这下肯定被发现了。

元渺渺脑袋抵在墙上,正想着一会如何脱身,可耳边却忽然响起了一抹清冷的声音,「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起伏的语调让她下意识转头,只一眼,她就被眼前这个男人飒到了。

他眉眼极为好看,眉宇之间更是带着三分高雅,两分孤傲。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方便……」

加个微信吗?

元渺渺看的有点呆了,一走神就把心里话脱口而出了。

男人的眉头明显皱了皱,可还是一脸平静的开口,「纪萧。」

纪萧?

好名字……

等一下!

为什么这个男人的名字会这么耳熟?

难不成是……

元渺渺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忽然想起昨天临睡之前看的一本霸总小说,男主就是纪萧!

女主的名字跟她的一毛一样,所以她没忍住一追到底,结果满篇的玻璃碴子,差点没戳死她。

她一怒之下,跑到文章下面写了一篇长评,结果……结果她就穿书了?

还是作天作地的小作精女主?

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吧……

「内个,其实我……」

「渺渺,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没等元渺渺开口说话,身后不远处的房门里就走出了一男一女。

如果她没记错,这就是原主喜欢的死去活来的渣男苏安和,以及万能坑闺蜜许盼儿。

「渺渺,你,你千万不要误会,刚刚……我,我们什么都没做……」

许盼儿嘴上说着话,面上却显得无比慌张。

她这句话说了还不如不说……

元渺渺撇撇嘴,抬眼看向苏安和。

这个剧情是她最添堵的地方之一。

因为一会苏安和说完话,原主不但原谅了这对狗男女,还心安理得的带上了绿帽子!

「渺渺,你应该相信我的对不对?」苏安和笑的极为温和,完全没有任何负罪感,「刚刚盼儿的拉链开了,我帮她整理了一下,就这么简单。」

简单?

元渺渺嗤之以鼻,她轻笑了一下,望着两人,「拉拉链……这倒是个好说法。」

跟做头发真是如出一辙!

「你不信我?」苏安和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里忽然带着几分失落,「看来我们之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基本的信任?

元渺渺都要被他气笑了。

麻烦你们稍微用点智商好吗?糊弄白痴的话都比这高点吧?

苏安和看着始终没有开口的元渺渺,眉头微微一皱,抬眼,目光就落在他身后的男人身上之上。

苏安和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怎么会跟他在这里?」

他原本失落的语气立刻转变成了质问。

「他?」元渺渺的小手往后指了指,小脑袋微微一侧,瞟了纪萧一眼,回道:「巧了,我们也打算找个没人的房间拉……拉……链。」

元渺渺故意拖长尾音。

「……」

纪萧闻言,眼底划过一抹莫名,不过很快就淹没在眼底。

苏安和听了差点没忍住笑起来,「渺渺,不要闹,你这一身高定的衣服,哪里需要拉拉链?」

他以为元渺渺是为了故意气他。

却没想到元渺渺的身子一转,小手就攀在了纪萧身上,她的小手落在他的胸口轻轻摩挲了一下,顺着他的衬衣一路向下,划过胸肌、腰间……

「谁规定非得是女人身上的拉链?」元渺渺笑的一派悠闲,小手缓缓划向他的腰带边,「男人身上的拉链不是也得……」

她的话还没说完,不安分的小手就被人狠狠的摁住了。

什么情况?

纪萧这是要临时反水?

元渺渺抬眼,刚好对上他望下来的黑眸。

他的个子比她高了许多,即便脚上穿着高跟鞋,可个头还是只到他胸口的位置。

「还有外人在,没人的时候,随便你。」纪萧恰到好处的话,让元渺渺的底气瞬间又涨了几个度。

她顺势撒了个娇,学着之前听到的话说到:「你坏死了~会被人发现的!」

「……」

这下苏安和的脸彻底黑了。

「元渺渺,你是什么意思?」他瞪着元渺渺,望着她的眸光带着浓浓的火焰。

他本以为三两句就能把她打发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缠了?

元渺渺耸了耸肩,乌溜溜的眸子转了转,似乎很无奈的样子,「什么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她仅剩的小手圈住纪萧的腰一拉,脸就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就是你看到的,我,元!渺!渺!劈!腿!了!」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你……」

苏安和差点要被元渺渺气的当场吐血。

「既然明白了,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们结束了。」元渺渺说着,直接拉着纪萧的手就准备离开。

可她刚走了两步,一直没有再出声的许盼儿就扑了过来,挡在她的面前。

她声嘶力竭的喊道:「渺渺,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不要责怪安和好不好,他其实是爱……啊!」

许盼儿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元渺渺一巴掌。

她没想到元渺渺出手会这么快,直接被打蒙了。

「这声是挺好听,难怪你喜欢。」元渺渺唇角一勾,满意的看着许盼儿,有点兴奋的捻了捻指尖,「不过就是声大了点,叫的没刚才那么销魂了……」

「渺渺,你……」苏安和没见过如此凶悍的元渺渺,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过看着她要走,他立刻迈步向前,拦住了元渺渺的去路。

「渺渺,你不该这样。」苏安和指着哭的梨花带泪的许盼儿,一脸问责,「她是你最好的闺蜜!」

说着苏安和伸手就要去拉元渺渺。

纪萧脸色刹那间沉了下来,挡在了元渺渺的前面。

他身上的固有的煞气,乍然而起,带着碾碎一切的高压寒意,「不准碰她。」

苏安和的手伸到一半就顿住了,感受到纪萧的杀气,手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元渺渺见状,立刻伸出小手拦在了纪萧腰间。

这种小货色,还轮不到她男神出手!

「这事情,让我来。」元渺渺冲着纪萧轻笑了一下,转而看向苏安和。

纪萧的眉明显皱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自嘲。

她终究还是舍不得他……

望着元渺渺的娇小背影,纪萧站在原地,黑眸里的光暗淡了不少。

「她是我闺蜜,那又怎么样?」元渺渺不答反问的看着苏安和,一双黑眸带着几分调笑。

她自信而又傲然的模样一下子就戳进了他的心口。

「那……那……」苏安和忽然结巴了起来,「渺渺,你,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女孩,你不该这样。」

他的嗓音忽然又柔和了起来,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痛惜。

「果然还是不行吗……没办法得到你的相信吗……」

「……」

元渺渺嘴角抽了抽,这自带日式翻译体的调调,怎么听都怪怪的……

苏安和看着元渺渺没有再开口说话,以为是他刚刚说的话起到了作用。

于是再接再厉,「我的话,还是这样喜欢着你啊……期待着……」

「哦!我的上帝!快闭上你的嘴吧!」

元渺渺有点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我再给你说一遍,她!是我闺蜜,她喜欢你,所以,你!送给她了。」

说着,元渺渺的小手直接勾住了纪萧的胳膊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我元渺渺送出去的垃圾从!来!不!回!收!」

说完这话,她径直拉着纪萧大摇大摆的走了。

元渺渺拖着纪萧一口气走到停车场,这才松了口气。

果然,装逼的感觉就是爽!

「所以这是你的新方案吗?」冷不丁的,一抹冷淡的嗓音从她身侧传了过来。

元渺渺抬眸看着纪萧,没有回话。

纪萧垂眸,漫不经心的用拇指搓了搓左袖口的纽扣,「激起男人的保护欲,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

他又开始装了。

元渺渺撇撇嘴,纪萧每次不安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去搓袖口的纽扣。

而且这种不安,只有在元渺渺出现的时候才会有。

元渺渺不想为别人的事花时间解释,她背着一双小手慢慢的走到了纪萧的面前。

他的身材修长,她虽然脚下踩着高跟鞋,可个头依然只到他的胸口。

她清灵的水眸微微一眨,望着纪萧那张俊美的脸,不禁脱口而出,「你,想接吻吗?」

纪萧的瞳孔倏地放大,诧异的盯着元渺渺。

好像她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一般。

「我想。」元渺渺根本不给纪萧任何反应的机会,一双藕臂一勾,拉下他僵硬的脊背,温软的唇就送了上去。

难得穿越一回,有男神就是要染指的呀!

她的唇如同沁着奶油的果冻一般,香甜可口……

纪萧的理智原本想要挣扎一秒,可这温热又缠绵的触感瞬间就让他沉沦了下去。

他几乎没给元渺渺后退的余地,大手霸道的揽着她的背,急切而又激烈的回应她的每一分给予。

元渺渺没想过纪萧是一点就炸的性子,他的每一分回应都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她有点发飘的后退几步,抵在一辆车上。

元渺渺无意识的小手胡乱抓着,却被步步紧逼的纪萧握住,十指相扣,压在了车窗之上。

炙热的气息在车窗上烙下一圈白雾。

唯一不足的是,这里是停车场,否则她家男神一定会被她成功染指……

片刻后,纪萧总算想起来脱离元渺渺的「魔爪」。

两人这么面对面站着,气氛反倒有点微妙了起来。

似乎有点尴尬。

元渺渺的小手撑在背后的车身上,元渺渺这才注意到,这是一辆红色的跑车,很是漂亮。

她的小手不自觉的在上面摸了摸。

她的小动作看在纪萧眼里,被解读成冲动后的后悔。

纪萧的眉眼微垂,嗓音平淡了不少,「下次拿我练手,提前通知我,你的技巧太生疏了。」

元渺渺猛地抬头看向纪萧,一双好看的眉挑了挑,「纪先生,那是我、的、初、吻。」

后面那几个字每一个字都戳在纪萧的心口。

她的……初吻?

纪萧的胸膛忽然被什么填满了一般,唇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似乎,心情也比刚才好了几分。

元渺渺往前迈了几步,纪萧条件反射的后退。

「别紧张嘛,咱们有事好商量……」元渺渺说着,一双水眸眯了眯,看的纪萧心里有点发毛。

「什么事。」他故作淡然的瞥了她一眼,努力把刚才发生的一切抹去。

尤其是——不能再让她靠近。

否则他真的很难确定不会发生点什么。

「考虑一下做我的男人?怎么样?」元渺渺挑了挑眉,一双眸子静静的盯着纪萧,一脸期待。

纪萧的眉微动,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的疑惑又深了不少。

他的双手背在身后,打量她的目光也带着不明的意味。

元渺渺心底一惊,完了,要露馅!

「我,我其实是想让你帮我挡一挡苏安和……」元渺渺说着,小脸就自然的转向了一边,「他那种性格的人,受挫之后肯定会死缠烂打,你做我 100 天的男人,到时间我们就解除关系,你觉得怎么样?」

元渺渺一股脑的说完这话,抬眼瞧着纪萧,脸不红气不喘。

「契约 100 天?」纪萧忽然嗤笑了一声,他好看的眉眼盯着元渺渺,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嗯?」

元渺渺一时间也被问愣了。

这……

正常情况下,纪萧不都是直接点头答应吗?怎么到她这还有要求了?

元渺渺弱弱的看了纪萧一眼,正想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一个红色的点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

元渺渺心底一惊,瞬间就扑上了纪萧。

几乎在瞬间,一股钻心的剧痛在肩上蔓延开来,温热的鲜血顺着她瘦弱的肩膀浸湿了她的外衣。

她这是要死了吗?

刚穿过来就挂?她也是历史第一人了。

「纪萧……」元渺渺的小手抚在了纪萧英俊的面颊上,有点惋惜的开口,「如果你刚刚答应我就好了……」

纪萧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手足无措,尤其是抱着满身是血的元渺渺,他从来没这么慌乱过。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

没想到元渺渺却摇了摇头,「纪萧,答应我,如果我死了,就忘了我……」

话还没说完,她就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小手就跟着垂了下去。

「不要!渺渺,不要睡!」

他的声音带着颤音,听着让人心疼。

元渺渺多想再好好安慰他一下,可她的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

迷迷糊糊之间,元渺渺好像看到纪萧冲着对面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至于是什么,她拼了命想要睁开眼,可整个人很不争气的昏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她缓缓动了动,肩膀上的痛感瞬间蔓延开来。

「嘶……」

真特么疼!

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几乎瞬间,她的头顶似乎就阴了下来,元渺渺下意识抬头,刚好看见四个男人站在床前把她围了起来。

他们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是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可是愣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纪萧……」

元渺渺的嗓音有点沙哑,刚说了两个字就觉得声带干的厉害。

「纪萧那小子不会再来了,」站在元渺渺身旁最靠近她的中年老帅哥最先开口,「连你都照顾不好,还想娶你?」

蛤?

元渺渺差点没气的从床上来个鲤鱼打挺。

他们都是谁啊……

没经过她同意就来棒打鸳鸯?!

「你知不知道……咳咳……」

你知不知道老娘是特么谁?!

元渺渺刚说了几个字,就扛不住的干咳起来。

「渺渺,你刚做完手术还没恢复好,」看起来模样最为俊俏的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给她递了一杯水,「爸爸这安排也是心疼你。」

他张了张嘴,后面还想说什么,可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爸爸?

元渺渺从左到右又依次看了一遍,虽然四个人都帅的不太一样,但三个年轻的帅哥多少都有点神似身旁这个年龄偏大的中年老帅哥。

所以他们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三个哥哥元以及她爸吧……

在书里从来只见过名字,连出场都屈指可数,现在竟然全齐了?!

要不是她刚刚嗓子卡了一下,现在可能就是大型翻车现场了!

元渺渺轻咳了一声,弱弱的开口叫了一声:「爸爸……」

「咚!」的一声,中年男人应声倒地。

元渺渺吓了一跳,她诧异的望着其他三个帅哥,「哥,爸……」

「咚!咚!咚!」

得,这下可好,连着倒了一片……

元渺渺颇为头疼的摁了摁双眉的眉骨,果断抬手按下了床边的呼救铃。

等一大批护士跟医生涌进门来的时候,明显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好在他们的本能立刻驱使他们去拯救地上的几个人。

反倒是后进门的一个中年男人一脸的惊恐,「四小姐,这……」

元渺渺耸了耸肩,一个字都不愿意说了……

现在谁来救救她?

而与此同时,纪萧跟元渺渺解除婚约的事情已经在媒体那掀起了惊天骇浪。

【豪门婚约作废元氏之女疑似再劈腿】

【元渺渺疑似怀孕惊动元氏医院戒严】

【元氏幺女疑似被弃名下已无任何资产】

「砰!」的一声,纪萧狠狠把报纸拍在了办公桌上。

「让这几家媒体把新闻都删了。」纪萧嗓音清冷的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助理宋城,眼底寒光尽显。

她只不过是中弹去了医院,竟然被人抹黑成这样……

「纪少,婚约不是已经退了,那计划不是成功了吗?为什么您看起来却不太高兴?」宋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满眼不解的看着纪萧。

既然跟元渺渺已经没了婚约,还管那个女人的绯闻做什么?

纪萧斜了宋城一眼,旋即收回,嗓音淡淡的开口道:「她替我挡了子弹。」

而且倒在他怀里的时候,说让他忘了她……

他原本他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纪少,你忘了她之前做的那件事,要不是她,您……」

「够了。」纪萧闻言,眸光猝然变寒,「以后这件事情不许再提了。」

宋城皱了皱眉,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纪萧的脸色这么难看,他也只好闭嘴了。

办公室内的氛围一度安静的极为诡异。

「纪少,既然婚退了,那四小姐放在倾城花苑的东西还要送过去吗?」

宋城想了想,总算是找到个合适的话题。

倾城花苑是纪萧住的地方,当初元渺渺跟纪萧刚订婚的时候,她都是住在纪萧那。

所以东西也放在那。

现在看来,那个元渺渺当时入住倾城花苑十有八九是为了跟苏安和方便幽会,哼!

真不知道他们家纪少怎么会喜欢上那种女人!

纪萧的黑眸微微一眨,嗓音平淡的开口:「通知元家的管家来取,一次收拾干净。」

宋城自然连连点头,「好的,纪少,我马上就去办。」

宋城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走,可是他像是又想起什么一样,又转过身问道:「那四小姐那边的绯闻还要着手处理吗?」

纪萧的黑眸沉了沉,片刻才冷声道:「不用了,这事自会有人替她处理。」

只是他们想不想的问题。

「是。」宋城说完,这才再次转身离开。

看着宋城飞快消失在办公室的身影,纪萧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元渺渺,从今往后我们就再无瓜葛了……

一连 7 天,元渺渺因为肩膀上的伤一直在医院里养着。

好不容易肩膀的伤口拆线,元渺渺才有机会回了家。

这一周她一直在医院里试着联系纪萧,可惜全都石沉大海。

除了之前他的助理给管家打电话让去收拾东西外,有关纪萧的消息,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

「渺渺小姐,」管家看着一直愁眉不展的元渺渺,问道:「要不要先吃些晚饭?」

元渺渺摆了摆手,就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机往牛仔裤兜里面一装,「我要出去一趟。」

「不准出门!」

一道淳厚的嗓音瞬间从身后的传了过来。

元渺渺回头,刚好看到元博文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了下来。

他紧皱着眉头,阴沉着一张脸望着元渺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去找谁!今天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

「爸爸~~」

还没等元博文的话说完,元渺渺瘪着小嘴又满是撒娇的嗓音瞬间让他连下了两个台阶。

要不是手抓的紧,他怕是要直接滚下来了。

「我就是想去纪萧那拿点东西嘛,好不好嘛~~~」元渺渺一面说着,一面眨巴着水灵灵的眸子走了过来。

一双小手在元博文的胳膊上晃了晃,软绵绵的嗓音落在元博文的耳边,瞬间让他整个人差点当场融化了。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元博文忙不迭的应了元渺渺。

「那……」元渺渺略微顿了一下,又在元博文的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元博文明显不解的望着元渺渺,「这么做的后果,你清楚吗?」

「恩恩。」元渺渺连连点了点头。

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很明显,元博文的眉头皱了下来,有些犹豫。

「爸

「……」

「我就知道爸爸最好!」元渺渺满意的看着元博文,脚尖一点,就凑在他的脸颊亲了一口。

这才大摇大摆的从元家大门走了出去。

远远看着元渺渺消失的背影,元博文连着扶了栏杆几下,都差点落空。

最后好不容易在管家的搀扶下,才走了下来。

「管家……我女儿会叫爸爸了……」

「老爷,要不要先吸点氧……」

「……」

元渺渺出门打了个车就直奔着纪萧的住处去了。

等她到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她几乎没怎么费工夫,就打开了大门的密码锁。

纪萧满脑子都是元渺渺,大门的密码自然是她的生日。

他竟然还没换……

元渺渺这么想着,一双水眸就忍不住眯了起来。

望着卧室的灯好亮着,元渺渺迈着悠闲的步子走进门去。

结果刚走到走廊拐角处,一抹白色的人影闪了出来,她立刻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元渺渺被披着浴巾的纪萧吓得立刻转身,结果一脑袋就磕在了墙上。

纪萧看到元渺渺也是一愣,看到她磕到,本能的想要过去。

可他还是站在原地,一脸冷漠的出声道:「这是我的房间,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反倒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元渺渺揉了揉被撞疼的脑门,缓缓站了起来。

她回过头,偷瞄了一眼纪萧,这才看到他早把身上的浴巾扎在了腰间。

元渺渺顺着浴巾向上看去,刚巧看到纪萧身上几处扎眼的伤痕。

尤其是肩膀上。

「你这里也受伤了?」元渺渺的眉头皱了皱,她当时痛昏了过去,没有注意纪萧的肩膀。

难不成他当时也受伤了,所以才没有联系她?

纪萧的脸色陡然一沉,一抹肃杀之气闪过眼底。

「那是很久之前受的伤,跟这次没有关系。」

他的嗓音漠然,带着刻意的疏远。

很久之前……

元渺渺望着他身上的伤痕,不自觉的走近了一些。

这么长的伤口当时该多疼啊……

她的眉头不自觉心疼的压了压,小手缓缓抚上了纪萧胸膛上的那抹疤痕。

几乎在瞬间,纪萧整个身子跟着颤了一下。

他的大手瞬间狠狠握住了元渺渺的手腕,猛地一转身,将她压在了墙上。

颀长的身形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下,纪萧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元渺渺,我们已经退婚了!你还想怎么样?!」

纪萧的嗓音带着压制不住的怒意,他紧盯这元渺渺,滚烫的气息越来越近。

「我……」元渺渺抿了抿小嘴,水眸就垂了下来,「我想你了,纪萧。」

元渺渺说着话,另一只没有被纪萧握住的小手,就圈上了他的腰。

小脸软绵绵的贴在她滚烫的胸膛上……

「扑通、扑通、扑通……」

耳边的心跳声一声高过一声,在两人的耳边跳动。

整个房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当中。

纪萧深吸了一口气,极力平复下当下的情绪,这才缓缓开口道:「你来这是来收拾东西的?」

「不是。」元渺渺摇了摇头,小脑袋往外一探,冲着纪萧就笑了起来,「我是来跟你同居的!」

「……」

纪萧的眉头皱了皱,缓缓松开了紧握住的小手,眼底的温度再次冷了下来,「我们已经退婚了。」

「可是你当时答应我了,100 天!不能反悔!」元渺渺说着,索性另一只小手也抱住了纪萧,「你、答、应、过、我、的!」

「……」

纪萧的脑海里猛然间闪现了当时元渺渺满身是血的模样,他的眉头不自觉又压低几分。

纪萧没有回答元渺渺,反倒是抬手去掰她圈在他腰间的小手。

元渺渺本能的又抱紧了几分。

可很明显纪萧的力气要比她大的多。

眼见着自己的手就要脱离纪萧的腰,元渺渺立刻耍起赖来。

「我肩膀好疼……」元渺渺的脑袋直接抵在纪萧的胸膛上,一副可怜巴巴的语气。

原本在施力的纪萧瞬间就停了手。

他低头望着依旧黏在身上的元渺渺,努力压下心底的火气,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100 天之后摆平苏合安,你就搬走。」

「好!一言为定!」元渺渺这才心满意足的在纪萧的胸口上蹭了蹭,「以后要多多指教了,男朋友!」

就在此时,传来了一阵怪声。

「咕——咕——」

元渺渺忽然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小脑袋。

早不叫,晚不叫,非要在这个时候叫?

「饿了?」纪萧略微挑了挑眉,垂眸看着脸颊绯红的元渺渺。

她没有看纪萧,只是闷闷的点了点头。

纪萧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示意她松手,可后者似乎完全无动于衷。

「要吃什么,我让厨房准备。」

「我想吃奶油蛋糕。」元渺渺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她的话一出口,纪萧的眉心瞬间紧了起来,他几乎不可置信的望着元渺渺,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确定?」

元渺渺点了点头,「恩恩,我确定,最好是巧克力奶油蛋糕,彩虹蛋糕也可以……」

纪萧没有再开口,只是看着元渺渺的眼神明显比刚才冷了不少。

他简单吩咐了厨房,就回房换了衣服。

元渺渺自然乖巧的在餐厅等着纪萧。

没多会功夫,餐桌上就摆满了元渺渺想吃的各种蛋糕,至于纪萧的位置上则是摆上了鲜美可口的各色海鲜的刺身。

元渺渺因为饿的有些厉害,所以没等纪萧来,就已经大快朵颐了。

等纪萧到了餐厅,元渺渺刚刚干掉一块彩虹蛋糕,嘴角带留着一抹白色的奶油。

纪萧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抬手帮元渺渺擦了擦嘴角上的奶油。

只是他望着元渺渺的眼里似乎始终隔着一层,就连帮她擦嘴的指尖都没有任何温柔可言。

机械的如同一台冰冷的机器。

元渺渺明显被纪萧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这才注意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纯黑色的衬衣和休闲裤穿在了身上。

一股生冷的禁欲系风扑面而来。

「蛋糕好吃吗?」纪萧缓缓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三文鱼沾了沾酱汁,状似漫不经心的扫了元渺渺一眼。

元渺渺眨了眨眸子,弱弱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纪萧哪里怪怪的……

是因为他说话突然温和了?

并不是。

相反,元渺渺甚至觉得现在的纪萧有些恐怖。

他看似温和的嗓音却带着说不出的冰冷……

看来商场罗刹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元渺渺撇了撇小嘴,又抓了块蛋糕往小嘴里送。

「吃块三文鱼?」

耳边忽然再次传来纪萧「温和」的嗓音。

元渺渺抬眸有些迟疑的望着纪萧已经用筷子送到嘴边的三文鱼。

纪萧这是提前适应角色吗?

入戏会不会太快了?

元渺渺虽然有点犹豫,可还是张开嘴,老老实实吃了纪萧递过来的三文鱼。

她嚼了嚼,口感确实软糯,嚼起来也是格外有滋味。

就是这个芥末他放的是不是太多了?

元渺渺正在慢慢回味,就明显察觉到来自纪萧的危险气息。

她下意识回头看向他,刚好带上他冷漠又阴鹜的目光。

元渺渺不安的眨了眨水眸,有些不解的望着他,「纪萧,你怎么生气了?」

纪萧将手里的筷子直接扔在了桌子上,眼神阴冷的扫过元渺渺。

「你到底是谁?」他说着,起身缓步走近元渺渺,一双长臂撑在了她的椅子两旁,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元渺渺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她这是穿帮了?

「我……我是元渺渺啊……」她强扯一丝笑意望着纪萧,整个人缩在了椅子里。

纪萧明显嗤笑了一下,歪头望着椅子里的元渺渺,「两年前,我跟你第一次见面,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

「黑色。」元渺渺毫不迟疑的开了口。

纪萧这个颜色的衣服最多,想猜到很简单。

「情报做的不错……」纪萧的眼底又冷了几分,「既然如此,你就应该知道她从来不吃任何高热量的东西,包括奶油蛋糕……」

所以他是从她刚刚说要吃奶油蛋糕的时候就开始怀疑她了?

元渺渺皱了皱眉,没有出声,下意识挠了挠有点发痒的脖子。

「而且她对三文鱼过……」

纪萧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他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元渺渺,此时她的脖子已经起了不少小红点。

明显是过敏了。

她怎么会过敏?

「你……」纪萧的眉头再次拧了起来,「你过敏了?」

元渺渺这才反应了过来,望着胳膊上也起来的疹子,甚至比纪萧还震惊。

「我……过敏了?」

靠,这是吃什么过敏了?!

还这么痒!

元渺渺下意识挠了挠身上比较痒的地方,可挠了挠却发现,身上更痒了……

怎么会这样?

纪萧缓缓闭上了眼,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说道:「在这里等着。」

没多会,纪萧就拿着药箱再次出现了。

他把药箱里的药膏拿了出来递给元渺渺,「不要挠了,把药涂上就不痒了。」

元渺渺点了点头,默默的拿着药膏往身上涂。

「为什么知道过敏,还要吃三文鱼?」纪萧望着一直默默涂药的元渺渺,眼底的疑惑几乎都要溢了出来。

他原本只是试探一下她,没想到……

「我不知道会过敏。」元渺渺如实回答,「我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元渺渺说着,还冲着纪萧尴尬的笑了笑,试图缓解一下不安的氛围。

虽然她现在的身份确实是元渺渺,可她本人并不是真正的元渺渺,就算是装的再像,也有被拆穿的一天。

所以元渺渺索性不装了。

纪萧盯着她看了几秒,最后又默默收回了眸光。

「内个……纪萧……」元渺渺的小手轻轻扯了扯身旁的纪萧,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后背,「我后面好像抹不到,你能不能帮帮我……」

纪萧原本想推辞,可是想到刚刚元渺渺之所以过敏是因为他。

他只好点了点头,接过了元渺渺手里的药膏。

可等元渺渺转过身去,他忽然又有点后悔接了这么个烫手的活。

只见元渺渺背着他缓缓的解开了上衣的纽扣。

一颗。

两颗。

三颗。

背后的衣服缓缓落了下来……

白皙的皮肤展露在纪萧的眼前,他的心跳声越来越大。

纪萧索性撇开眼,一门心思的挤药膏。

抬眸扫了一眼要抹的地方,他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元渺渺听着背后没有动静,悄咪咪的回了头。

尤其是当她看到纪萧闭上眼睛的时候,心底的小恶魔瞬间就跳了出来。

当男孩子闭上眼睛就是在等你亲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