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大少回来了

所属系列: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

大少回来了

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

民国十年,繁城。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早上还是阳光明媚,现在风一阵紧似一阵,灌进屋子里一阵阵土腥味和槐花的香味。窗户啪啪响着,像要断了一样。

周妈慌忙起身去关窗户,瞥见远处缓缓驶进来的黑色的汽车,心中一慌,回头对着床上低声急急地说道:「大少回来了…..」

床上的女人「倏」地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期盼。她用最快的速度换上淡蓝的裙子,凌乱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梳理,便听到付郁上楼的声音。

踉踉跄跄混乱的脚步声,他又喝酒了。他只有喝酒了才会来找她。

房门「啪」地一声被推开。酒气混着女人香水的味道扑面而来。

「付郁你回来了?」江玫迎上去伸手讨好地想要扶他。

付郁粗暴地将她拨到一边,自己用力过猛,一个踉跄砸到了江玫的身上。江玫一屁股坐在地上。周妈慌忙过来扶起她:「少奶奶,这个时候,你千万要小心!」

付郁冷冽的眼睛染着醉酒的红丝,伸手抓起她的双腕,平时冷漠俊傲的人此时一脸暴戾。

「江玫,你整天装成这弱不禁风的样子,累不累!啊?累不累!」

「付郁,你先放开我!」江玫手腕都红了,疼得脸都变了形。

「你装什么?你不是找人传话说你不舒服?你现在又装成一副清高的样子!」

「付郁,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和我有什么好说的?你又要害谁?是你!逼着我放弃了雨薇!害得她流落在国外!江玫,你可真刻薄!可真会落井下石!」他一边说着一边过来拉扯江玫。

「大少,大少,少奶奶她现在身体…..」周妈看不下去,护着江玫。

「滚!滚出去!」付郁冲着周妈吼了一声。

「你是什么东西?还真把她当付家少奶奶了!」付郁吼道。

周妈是看着江玫长大的,被付郁这一嗓子吼得,既心疼江玫又感到难受,看到付郁冷厉暴虐的目光,只得退了出去。

「付郁,我是付家明媒正娶的,怎么不是付家少奶奶?再说当时,当时也是你父亲找了我父亲的,你怎么能这样?」江玫轻声反抗着。

江玫明白,自己家的确和付家相差太远,当时付家和安家正斗得如火如荼,自己父亲手中有那么一点兵权,关键时候站在了付家这一边,扳倒了安家。

但是父亲也提了条件的,就是让江玫做付家的大少奶奶。

后来江父去世,继母另嫁,江家便立刻一文不值了。对于付家来说,她的确是高攀了。

「你还有脸提我父亲!不是你,他怎么会犯了心脏病!是你害死了他!」付郁又想起以前的种种,狠命掐着江玫的脖子,脸色狰狞。

「付郁,父亲那事真的不是我,我说过很多遍了!我进房间的时候,父亲大人已经没了!」

那时她和付郁新婚不久,她听到公公付长生的房间有争吵声,她进去的时候付长生已经倒地而亡!屋子里只有她自己,下人都说听到了她和付长生在吵架。

「啪!」付郁重重的一巴掌,江玫眼冒金星,她扶着墙勉强站立。

付郁凑近她,捏着她的下巴,「别装的这么可怜巴巴的,心如蛇蝎的毒妇!你害死我父亲,逼走我挚爱,别以为我会放过你!你可别忘了,你嫁过来,付家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说穿了,你就是我付郁买的!5000 块大洋,你还真不值!」

这两年,比这更难听的话江玫也听过,虽然已经麻木,眼中仍是一滞,她忍着眼中的湿意,素净的脸因为激动越发红润起来,显得眼睛晶亮。

醉酒中的男人却突然将她搂在怀里吻了起来。其实就是撕扯揉搓,没有一丝怜惜和温柔,他发狠将她推倒在床上,酒气怒意扑面而来。

江玫感到自己像一艘漂在海里的小船一样荡来荡去。

他看着她湿濡的脸,冷笑道:「你委屈什么?江家帮了付家,我也娶了你!公平交易,互不相欠!你还要怎样?难道你要我爱你?现在装出这个可怜样给谁看呢!」

付郁穿着一身淡紫色的短袖衬衣,微卷的发捎落在汗津津的额间,他的酒醒了一些,脸上透出一股惊讶的神情。阴郁的长方脸,一脸的不屑,仍旧英气逼人。

「告诉你,如果不是我母亲生日快到了,我怎么会到你这个地方!后天,后天我母亲生日,你可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过话说回来,演戏本来就是你的长项!」

「付郁,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不行!」

「我还没说什么事!」江玫脸色苍白。

「不管什么事,都不行!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付郁扳过她的脸,脸色阴冷,「雨薇回来了,我母亲的寿宴上,我可是要隆重介绍给家里人的,你可别给我耍花样!」

「付郁,家宴你让一个外人进门,算什么?」

「哈,外人!我看你还没搞清楚状况,陈雨薇不是外人,你才是!现在我父亲不在了,付家我当家!没有人能阻止我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没有人!」付郁说完摔门而出。

「付郁,付郁,其实我,我…….我怀孕了。」可惜付郁已经走远了。

曾经的同窗问过江玫,为什么非要嫁给付郁?

江玫说,他是盖世英雄,他给的温暖,无人能比。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他的温暖,不是谁都能拥有。

两日后,付家在自己的紫郡别墅里大摆寿宴。

江玫被安排站在门口迎宾。本来迎宾的应该是她和付郁一起,付郁许是不屑和她在一起,一直在席间招呼客人入座。

江玫觉得浑身发冷,便在淡黄色的旗袍外面罩了一件浅色的长袖针织衫。

「江玫,大热天你穿成这样,存心给我添堵是不是!」他一脸嫌弃。

「付郁,其实我…..」江玫想说她怀孕了,「雨薇来了!」江玫看见他眼睛一亮,听到他低呼一声,推开她急急走了过去。

江玫抬头,看到一个个子高挑,落落大方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

陈雨薇出身繁城名门,父亲陈涵之早年经营珠宝生意,近两年在付郁的帮助下涉足军火。富家小姐出身,身上自有一股自有的贵气和高雅气质,一身合体的紫色礼服,时髦的短发,更显得身材妖娆。

她看到付郁向她走过去,便站在那里,笑吟吟地看着他。

付郁大步走上去,双手握住她的双肩,将她紧紧抱在怀里。「雨薇,雨薇,你终于来了!」他闭着眼睛,下颌在陈雨薇的头上温柔地蹭着,像是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江玫从没看到付郁脸上有这种神情,一时看呆了。她以为付郁环境所致,天性冷漠,没想到还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雨薇,回来就别走了,我会实现我的承诺。我们结婚。」江玫一直在惊讶付郁的神情,听了付郁刚才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

半晌,看到付郁扶着陈雨薇的胳膊从自己身边走过,她才突然回过味来,「他们要结婚?那么我呢?」

她脸色苍白,木呆呆地站在那里,像大理石一样一动不动。付郁已经扶着陈雨薇在主桌上坐下,坐在他的旁边,他亲热地将陈雨薇介绍给大家。

那张应该有江玫的主桌,已经没了位置。

江玫仍旧尴尬地站在门口迎宾,可是宾客渐渐到齐,没有人需要迎接。

婆婆韩秋雪毕竟是大户人家出身,也不希望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太过狼狈。

「江玫,你身体不舒服就先回房休息吧。」韩秋雪给江玫台阶下。

今日是婆婆的生日,江玫不想在这些宾客面前闹出更大的笑话。她看了看付郁,他正体贴地给陈雨薇剥大闸蟹,看都没看她一眼。

周妈陪着江玫回到房间。

江玫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得看着天花板,「周妈,付郁说要和陈雨薇结婚。」

「少奶奶,你要找机会告诉大少你已经怀孕了!母以子贵,有了孩子,大少总不会真的抛弃你们吧!」周妈道。

「我很少有机会单独和他一起,不过现在我突然不想告诉他了。」

楼下不时传来欢声笑语。外面下起了雨,越下越大,江玫躺在床上,只听得一片震耳的水声,象她的心情一样乱。

楼下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在哗哗的雨声中也显得如此清晰。

江玫一下坐了起来。

她听到下面有人惊声尖叫。

「出什么事了?」江玫一边穿外套一边往外走。

「小姐你别出去!」

没等周妈拉住她,门口窜进一个人,顺手揪住江玫就往外走,江玫感到有冰冷的东西顶在她的头上。

那人戴着小丑的面具,拖着江玫走出了房间。

楼下已经乱成一锅粥。

「车呢?备车!备车!」入耳的仍旧是付郁的声音,他怀里抱着的正是陈雨薇。

「付少!」旁边有人叫了付郁一声,楼梯上那歹徒正用枪指着江玫的头。

「妈的!」付郁骂了一句。

「你们都让开,给我准备一辆车。放我离开,否则我打爆这女人的头!」歹徒喊着。

江玫本来穿着拖鞋,被歹徒拖着走,鞋掉了,赤着脚,只穿着淡紫色的睡衣,衣衫不整,满脸惊恐地被那人握在手里。

「大少,救救少夫人,救救她,她可是…….」周妈声音都变了。

「阿郁,阿郁,我好疼,好疼,救我……..」陈雨薇痛苦地叫着。

「乖,马上车就到了,我们去医院。宝贝,今晚连累你了,你替我挨了一枪!别怕,别怕!车,车怎么还没到!刘昊!快点!」付郁两眼冷冽,像是受了重伤的野兽。

外面一会传来鸣笛的声音,付郁抱着陈紫薇往外跑。

「站住!这辆车归我用!否则这女人可真的没命了!」歹徒拖着江玫往外走。江玫柔弱的身体被他拖着,头发散落下来,

「付郁!」江玫叫了一声。

付郁顿了顿,没看她,径直往外走去。

卫兵已经涌了进来,歹徒慌了,他没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快,他忘记了这是付家,他更没想到付郁根本不看她绑架的女人!

「妈的!你要再不站住,我真的宰了她!」歹徒的刀架在江玫的脖子上,一使劲,刀锋刻进女人娇嫩的皮肤,血流了出来。

「这个人对我并不重要,你看着办!」付郁说完继续抱着陈雨薇往前疾步走去。

歹徒有些惊慌失措。

江玫看到付郁把陈雨薇护在身下,弯腰抱着,冒雨跑了出去。

江玫一时忘记了自己在歹徒手里,伸手叫到:「付郁,付郁!你好狠心!」她声音凄厉尖锐,歹徒吓了一跳,江玫一下跌落在地上。

「砰」的一声,卫兵开枪了。江玫感到有暖暖的东西喷洒在自己脸上,身上。她晕了过去。

江玫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日。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接着付郁的脸探了过来,依旧俊朗清冷,只是那些凌厉中掺杂了一抹江玫看不懂的情绪。

「你怀孕了?」他低声问。

江玫脸色一变,想起付郁的无情,身子不自觉离开他一段距离。

「孩子是我的?」付郁冷声问。

「付郁,你混蛋!」

「我们离婚吧,我要和陈雨薇结婚,雨薇怀孕了,她为我挡了一枪,我不能再对不起她,你让出大少奶奶的位置,毕竟,你已经占了两年了。」

江玫定在那里,感到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手指不停地哆嗦。

「付郁,我也怀孕了!你忘记了,你和你父亲一起到我家求亲,你答应我父亲要护我一生周全!你说的那些都是谎言吗?」江玫眼泪终于流下来。

「那个时候,是不得已,我要保住付家,否则我怎么会舍弃雨薇!」付郁神情冷淡。

「这是离婚协议!」付郁拿给她一张纸。

「我会负担你的生活费,你生下腹中孩子后,孩子归我。但是,我不发话,你不能离开付家,否则,我会把周妈剁了喂狗。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做我的情人。」

世上还有如此薄情之人!她曾是江家大小姐,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要让她做情人!

江玫坐起来,死死咬住下唇,直咬出血来。

她渐渐心冷。

两年的婚姻,就是一个笑话。

「好,我签。」江玫拿起笔,毫不犹豫地签了字。

她知道,这张纸是给陈雨薇看的。他其实可以不办任何手续,把她象抹布一样扔掉。

他真的对她毫无感情,她却在十五岁那年就将一颗心给了他。

那一年,他也才十九岁,穿着军装,英姿飒爽地跟随他的父亲进了她的家门。

「你好,我是付郁!」他黑亮的眼睛看着她,轻而易举地拿走了她的心。

五年的时间爱着一个人,要多久才能忘记?

而且,她现在依然爱他。

付郁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她,拿起协议转身走了。

江玫直接倒在床上,再也没有起来。她这几日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受惊、生气,一下病倒了,在床上缠缠绵绵躺了快半月。

江玫再起来的时候,看到周妈坐在边上抹眼泪。

「怎么了,周妈?」江玫坐了起来。

「少奶奶,今日大少……」

周妈欲言又止。

江玫已经搬到了付家大院后面的侧楼云苑里。这里离付郁的房间很远。付家大院有三栋别墅,每栋别墅的旁边都有侧楼,主楼是三层,侧楼只有两层。

她以为她搬走了就会远离他的生活。

外面欢声笑语,锣鼓震天,宾客满院。

江玫透过窗户,看到一对璧人站在中间,那身材颀长,满脸笑意的正是付郁,旁边穿着白色婚纱的自然是陈雨薇。

江玫明白了,付郁今天结婚。

「以后不要叫我少奶奶了。」江玫温声说。

江玫告诉周妈她要出去走走,不让她跟着。她此时不想让任何人找到她。

她其实无处可去。只是不想听到别墅里那刺耳的欢歌笑语。

她知道她已经是弃妇。

一直到晚上很晚,江玫才回来。她脸色苍白疲惫,目光清冷。

「少奶奶,你怎么刚回来?急死我了……」周妈的声音。

「不是说了别叫我少奶奶了吗?」

江玫刚进门,一个人影闪过来,直接拉住了她的胳膊:「你去哪儿了!」他一身酒气。

付郁穿着白色的真丝衬衣,紫色的领带。他今天是新郎官。

江玫看着他如芝兰般的脸,心中一阵锐痛,一抽一抽的,感觉要窒息了。

「新郎官,你怎么在这里?」江玫此时全身没有力气,只想快点躺下。

「你到底去哪了?」付郁低声压抑的声音。

「付大少,你把我的证件都没收了,我还能去哪?」

江玫的话语冰冷。她此时,心也冰冷。

「我再问你一遍,今天一天去哪了!」他今日大婚,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悦,手紧紧箍着江玫的胳膊,满脸的暴虐。

付郁不明白,自己怎么在和雨薇结婚的晚上,如此担心这个女人!

「医院。」江玫实在很累,不想和他纠缠。

「医院?」周妈颤抖着问了一句。

「你去医院干嘛?」江玫竟然听到了他紧张的声音。

「还能干嘛,给你减少麻烦呗!我怎么可能生下那个孩子给你们!」她偏过头,嘴角竟然带着笑。眼睛里却是他从未见过的清冷。

他揪起她,将她按在墙上:「你敢!谁敢!你不要命了!我付郁的孩子,谁敢动!」

江玫看到他凌厉的眼神,像是要将她凌迟了。

她迎着他的目光看着他,这么长时间,她第一次敢这样看着他。「笑话,我都被抛弃了,孩子为什么要生下来!已经做了!」

她看到他眼神如鹰般凌厉,额头青筋暴起。他揪着她胸口的衣服,扬起了手!

「啪!」他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你和你的父亲一样冷酷无情!恶毒!告诉你,虽然孩子没了,只要我不同意,你休想离开付家!休想!」他咬牙说完这些,将她丢在地上,扬长而去。

第二日,江玫的房间外站了两名卫兵。她被软禁了。

周妈说付郁去了翟山,去剿灭一伙叛军。

江玫听着周妈碎碎说着话,动也不动,她像是沉溺在一个梦里,怎么也不愿意醒来。

那时候,她和他刚定亲,她还在念书,跟着同学一起闹运动,前面架起了机枪,她看见他站在一辆黑色的汽车旁边,高大的身材,霸气凌然的俊脸,长筒的黑色军靴,青色的军装,远远看着熠熠生辉,英气十足。

他是女孩子的梦。

后来后面和左面的路口响起了枪声,大量的学生涌过来。

他看见了被挤倒在地的她,她瞪着小鹿一样的眼睛,惊慌失措。

那一次,只有付郁负责的路段没有开枪,而且只抓了一个人,就是江玫。他举着枪,一脸冷峻,径直朝她走过来,拎起她,扔进了车里。

他关上车门瞪着她:「知道你们在抗议谁?你也跟着瞎胡闹!刘昊,看着她!」

刘昊看到她举着的小旗子:打倒军阀!

他咧嘴嘿嘿一笑,一脸阳光,露出一对小虎牙,「你要打倒你男人?」

那一次,她彻底沦陷。于是,要赔上自己的一生吗?

江玫叹气。

两天后的午后,陈雨薇来了。她现在是付郁的正牌夫人。

她把周妈撵到外面,微笑着看着江玫,「江玫,被抛弃的感觉怎么样?我不明白你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

江玫盯着陈雨薇,周妈不在身边,她要保护自己,还有腹中的胎儿。孩子还在,那天对付郁,她说的是气话。

「还不进来!」陈雨薇对外面喊了一声。

进来的人江玫认识,是父亲以前的部下梁宇,以前追过她。江玫并不喜欢他。

「你怎么来了?」江玫问。

「我也是成人之美,趁付郁不在帮你们一把!」陈雨薇笑盈盈对江玫说。

「江玫,跟我走吧。」他说着走上前拉江玫。

「我不走,我即使离开付家,也不会和你一起。你再不走,我喊人了。」江玫断然拒绝,她双手死死把住床头。

「江玫你不知道好歹,梁宇救过我的命我才愿意帮他,我刚把门口两名卫兵支开,再不走来不及了。」

江玫不相信陈雨薇会安好心。

陈雨薇笑着走过来,「我想让你走也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动手吧!」

没等江玫叫出声来,她被梁宇捂住了嘴,晕了过去。

江玫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塞在一个大行李箱里,嘴被堵上了,绑成了一只粽子,感觉是在行驶的车上,她神志不清,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她知道自己被用了迷药。

江玫再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床上,浑身绵软无力,她睁开眼睛,梁宇坐在旁边。

「大小姐,你醒了?」梁宇跟随她父亲多年。

「梁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听说小姐你目前处境艰难,我想带你离开这里。」梁宇身材魁梧,皮肤微黑,正双目炯炯地看着她。

「我不会跟你走的!这是哪里?我出来多久了?你可知你这样做我们会没命的!」

「这是梁县,出来一天了。放心,付郁找不到这里。」

梁宇看到江玫被惊吓了的苍白的小脸,他伸手抱住了她,「大小姐,我一直没忘了你,付郁不要你,我要你!我喜欢你,跟了我吧。」

「你放开我!放开我!」

梁宇紧紧抱住她,他身形魁梧,直接将江玫压在床上,大嘴凑过来。

「啪!」江玫打了梁宇一巴掌!

「啪!」梁宇狠狠回了江玫一巴掌!

「贱人,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千金小姐了!又被付郁玩了两年,你以为你还是黄花大闺女!」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江玫惊恐地看着变了脸的梁宇。

梁宇凶狠地将她按在床上「我想干什么你很清楚,我知道付郁已经抛弃了你,只要你愿意,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

他一脸陶醉地伏在她的身上:「真香啊!」

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兼有狗呜呜低吠的声音,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

没等梁宇拔出枪,进来四名士兵,用枪抵住了梁宇。

付郁缓缓走进来,他面沉如水,冰冷的眸子闪着让江玫灵魂都在颤抖的光,他俯身揪起呆坐在床上的江玫,大手狠狠捏着江玫的小脸,「我早听说你外面有人,一直不信,原来是真的!奸夫淫妇!」

「啪!」他狠狠打了江玫一个耳光,将江玫摔在床上,伸手抽出自己的佩刀,走向梁宇。

「付郁,我和他没什么!你不要听别人乱讲!」江玫跳下床。

付郁手起刀落,扬手砍断了梁宇的两条胳膊!血溅了江玫一脸。

他没有丝毫犹豫,紧接着又两刀削了梁宇的膝盖骨。

江玫张着嘴,已经发不出声,付郁回头,他冷峻的脸上溅满了鲜血,薄唇紧抿,宛如从地狱走来的修罗。

「敢和我付郁抢女人!胆儿还真肥!」

他伸手拿了床单,缓缓擦了脸和手中的刀,又伸手擦了擦江玫脸上的血。

江玫晕了过去。

江玫被一盆凉水激醒了,六月的天,浑身发抖。

她睁开眼,昏暗的屋子,影影绰绰几个人,地上冰冷,她用手摸了摸小腹,定了定神。她想爬起来,却发现旁边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仔细一看,却是周妈!

江玫眼前一黑,她爬过去,「周妈,周妈!救命呀,救救周妈!」周妈从小在她身边,宛如她的母亲。

她环顾四周,灰色的地毯,宽大的梨花木椅子上坐着的男人,正是付郁。

他面无表情,穿着灰色的军装,一只手轻抚着卧在他身旁的一只巨大的黑色的狼狗,它叫黑头,是付郁最爱的宠物。

江玫刚住进来的时候,亲眼看到黑头咬断了一名偷盗的下人的喉咙。

付郁旁边坐着的,正是陈雨薇。付郁身后站着四名黑衣人,还有他的贴身副官刘昊。

看到她醒了,陈雨薇委屈地说:「我说江玫,你这不是害我吗?那人说是你父亲的老部下,想要见你,我好心带他去见你,没想到你却打晕了我,跟他私奔了!你还带他进了大少的书房!你真的是无情呀!」

「你血口喷人!我根本就不想跟他走,是你们将我劫持出去的!我也没带他进书房!付郁,你信我,我没有!」

付郁手指一点,旁边过来一个黑衣人一盆凉水泼到周妈的身上,可怜她五十岁的人了。

「江玫,我说过,我一天没让你走,你就还是我付郁的女人,你竟然敢和别人私奔!周妈是要喂狗了!」

「付郁,付郁,我没有和别人私奔!真的是被他们劫持的!」

「还狡辩!从我书房拿走的东西,放到哪里了?」付郁冰冷的声音。

「什么东西?我从来没去过你的书房!」

周妈醒过来,看到脸色苍白的江玫跪在地上,她挣扎着坐起来,「小姐,地上太凉了,你起来!大少,大少,少奶奶不能坐在地上,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她没有流产!」

「什么?」付郁站了起来,他蹲下,抓住江玫的肩膀,「她说的是真的?」

江玫不说话。

「还叫她少奶奶,周妈你只认江玫是少奶奶是吗?」陈雨薇温柔的声音。

「自己掌嘴二十!」付郁冷声道。

周妈啪啪扇起自己的耳光,打的口鼻流血。

付郁放下江玫,「你那个孩子,谁知道是谁的孩子!不要也罢!江玫,你敢给我付郁戴绿帽子!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说,从我书房拿的东西给谁了?」付郁捏着她的下巴,冰冷的眼睛盯着江玫的眼睛。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没去过你的书房。」

付郁站起来,将江玫摔倒一边。

他伸手牵过刘昊手里的黑头,刘昊哆嗦了一下,「大少……..」

「闭嘴!」他手微微一松,黑子冲着地上的周妈扑了过去。它一口咬在周妈的后背上,一仰头,撕下一块肉!

江玫尖叫一声,俯身扑在周妈身上,一股动物特有的腥气喷在江玫的脸上,黑头的爪子按在江玫的背上,刺破了她娇嫩的皮肤,只等付郁一声令下,直接咬断江玫的喉咙。

江玫能看到灰色地毯上付郁的黑色军靴,闪着冰冷的光。

这是付家别墅侧楼议事厅的地下室,付郁专门审讯犯人的地方。江玫住进付家两年,从未踏进这里。这个地方,只要进来,从来没有人完整地出去过。

黑头的大爪子在江玫背上换了一个位置,重新划开了几条深深的血痕,它有些不耐烦。

屋子里人大气不敢喘,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江玫被黑头按着,动也不敢动,「付郁,我嫁进付家两年,从来没有求过你,现在我求你,饶了周妈吧,她什么都没做!」

「大少,大少,我们小姐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她是真的喜欢你,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饶了她吧!」周妈嗓子沙哑,低声哀求。

付郁像一尊瘟神一样站在那里,握住手中的绳子,一声不哼。黑头正殷切地看着他。为什么,我竟然会不忍?杀伐决断的付郁质疑自己的内心。

陈雨薇娇娇弱弱地站起来,伸手轻轻拽住付郁的胳膊,声音无比温柔:「阿郁,饶了江玫和周妈吧,看来周妈真急了,隐瞒了这么久的孩子都说了出来。其实江玫你完全可以等一段时间,阿郁会放你走的,哦,是不是孩子不能等了?」

江玫现在明白什么叫舌头能杀人,她绝望地闭上眼睛,她知道现在她说什么付郁也不会相信。

付郁如同被抚了逆鳞,嗜血的面容瞬间阴云密布,薄削的唇紧抿,他俯身扳起江玫的脸,用手抚开散在江玫脸上的乱发,缓缓说道:「我此生最恨背叛我的人!」声音清冷阴森,令人不寒而栗。

他手中的绳子一松,「黑头,去!」

黑头得了命令,跳起来扑向江玫和周妈!却瞬间又被拉住!

付郁回头,看到刘昊跪在地上,死死拉住黑头的绳子!

付郁抓起旁边的皮鞭朝着刘昊没头没脸地抽了起来!这是跟了他十年的刘昊,换做别人,他早一枪崩了!

刘昊不求饶,不躲闪,也不松手。

江玫抱住付郁的腿:「付郁,我像你说的,那样不择手段嫁进来,怎么可能轻易离开你!我没有背叛你!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你!我外面没有人!我只是,我只是被你抛弃了!你饶了他们吧!」

「阿郁,我的头好疼,肚子也疼!江玫,你不应该利用我,还打晕了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怀着孩子吗?我现在想想心里还憋气!」陈雨薇娇弱无力,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付郁看了看陈雨薇,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要放了周妈也不是不可以,你和别人私奔,总要留下点什么长点记性!用你的一条腿换周妈一条命吧!」

「好,我同意!」江玫立刻答应。

「不行,大少,小姐她也怀着身孕!大少!」周妈跪着爬过来求付郁。

付郁甩开她,「执行!」

江玫能感到自己的腿被放在一个冰凉的地方,一阵尖锐的刺疼锯开了她的身体,她听到周妈嚎啕大哭,然后声音越来越小…….小腹如撕裂般疼痛,一股温热的液体沿着她的腿部汩汩流出,好温暖呀,她慢慢失去了知觉。

江玫睁开眼,一屋子的阳光,她闭上眼,倏地又睁开,环顾一周,坐起来大叫:「周妈!周妈呢?周妈!」

一个丫头匆匆跑进来:「小姐你醒了?周妈在旁边屋里养伤呢。我是瑞冬,你可以叫我冬儿,我和小红是大少让来伺候你的。」

江玫慌忙下床,头一晕又趴到了床上。

「小姐你别动,你流产了,需要静养。」冬儿长得很俏丽,看着也机灵。

「流产了?!」江玫这才感觉下腹隐隐的痛疼。

她木然躺在床上,孩子最终还是没了!

她怎么会贪心地想留住付郁的孩子!江玫流下两行清泪,两手放在小腹上轻轻按住,那里空了,心也空了,她和付郁最后的一点联系也没了。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她的后背被黑头抓伤的地方,此刻也钻心地疼。

「我的腿!」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看自己的双腿,左腿包扎着,但是还能动。她抬了抬腿,腿还在。

「周妈伤的厉害吗?」江玫问。

「上了年纪经不起折腾,已经上了药,现在没事了。」

「扶我去看看她吧,」江玫挣扎着起来。

周妈看到江玫进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江玫按住她,周妈的手上身上缠满了纱布。

「小姐,我没事,大少就是吓唬我!他没让那畜生再咬我,放心吧。你小产了,你的腿也留下了。」

哦,原来孩子替我留下了一条腿…….

江玫握住周妈的手,只是默默流泪。

付郁再也没有到过云苑,听说去了青龙山。陈雨薇也没有露面,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这样过了半个多月,江玫的身体慢慢恢复。这一日下午,阴天,天气闷热,空气都是潮的。

丫头冬儿兴冲冲地跑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五颜六色的蝴蝶风筝。

「小姐,你身体好些了,别窝在屋子里,天儿也凉快了,我们出去放风筝吧?」

江玫看着她发亮的眼睛,心中一动,冬儿十七岁,而她十八岁已经嫁给付郁了,现在也不过才二十岁,眼睛里却有了人到暮年的沧桑。

她带上两个丫头和周妈,来到后面的空地上。

谁也没注意,五匹骏马从紫郡别墅的大门呼啸而进,冲在最前面的正是付郁,他一身灰色军装,身躯凛凛,眼射寒星,一脸戾气。

紧跟在他身后的刘昊猛然看见跑马场上几个缤纷的身影,心中大骇,哪个不长眼的在跑马场嬉闹,这阎王爷今日心情不爽,本想陪他骑马哄他开心的。

付郁今日接到督军质问,翟山镇守使安振天参了他一本,说付家军昨天半夜偷袭翟山,盗走钱财若干,步枪三百箱,还杀了他们六个人!抓到一个俘虏,招供是付家军,但在押送的路上跑了!

安家是付家的老对头,海东地区现在三足鼎立,繁城有付郁,翟山安振天,禹城田卫国,海东督军范大龙非常满意这种互相制衡的局面。

付郁大怒,严查自己手下,没有人去偷袭过安家军。付郁认为是安家军诬陷。

付郁被范大龙训斥,心中烦闷,他策马扬鞭,飞奔而来。

周妈突然看到了付郁的马呼啸而来,「小姐,小姐,小心!」

江玫停下,回头,前面的人已经勒住了马。

付郁端坐在马上,站在江玫面前,目光冷冽。

他刚才听到了周妈的叫声,凝目看着前面的女人,她像是受到了惊吓,嘴微微张着,正瞪着晶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有半个多月没见她了,他也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看她。

江玫白嫩的如凝脂一样的小脸泛着红,身形窈窕,明眸皓齿,香汗微润,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手里还拽着风筝线。

付郁禁不住俯身,手伸向她。

江玫做梦一样不由自主把白嫩的小手伸向了付郁。付郁一把握住,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抱上了马!

江玫偷偷抬头看他,他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左手环在她的腰上,策马前行。江玫闻着凛冽的雪茄的味道,像是醉了。手里牵着风筝,风筝瞬间飞的老高!

「啊,付郁快看,风筝飞得好高!我刚才跑那么快都没有飞这么高!」江玫大叫起来。

付郁嘴角微微上扬,眼底的戾气渐渐消失。

刘昊很久没看到江玫这样开心了,他的脑海里一直有那个明朗的姑娘的影子,她总是赖唧唧地缠在大少的身边,总向他打听大少的喜好,有时候还偷偷贿赂他,直到她嫁给付郁。只是后来,很少看到她笑了。

陈雨薇从门口走进来,一身蜜色的洋装,婀娜多姿,根本看不出已有身孕。她脸上无比温柔的笑容,眼底却有掩盖不住的阴森的光。

贱人,还在诱惑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付郁载着江玫跑了一圈,放下她说:「这是跑马场,闲杂人等不能入内。下次再犯,要挨罚了。」付郁声音清淡,听不出喜怒哀乐。

付郁走向陈雨薇,「你今天还吐吗?给你带了新鲜的哈密瓜。」他走过去,温柔的搂着她的肩,向外走去,再也不看江玫一眼。

江玫觉得刚才做了一个梦,她转身捡起风筝,默默回到了云苑。

吃了晚饭,江玫准备洗澡,冬儿匆匆走进来,神色惊慌,看到江玫,脸色一滞。

「怎么了,这样慌张?」

「没,没事。我给你打水去。」冬儿慌忙出去。

江玫知道冬儿肯定有事瞒着自己,她正想一会问她,便听见杂乱的脚步声,陈雨薇来了。她的手放在肚子上,一脸的弱不禁风。

「江玫,我知道你恨我,可你怎么能害付郁的孩子!」

江玫脸色一沉,「你说什么?我怎么害付郁的孩子?」

「你指使冬儿在我的汤里下毒,如果不是今天发现,我的孩子早晚被你害死!」

冬儿立即跪在那里,「小姐,我没有,我没有!」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陈雨薇走上前揪住冬儿的领子「啪啪」扇了两个大耳光。

江玫上前按住陈雨薇的手,「没问清楚怎么回事,不要动手!」

「大少来了!」小红在旁边说了一句。

陈雨薇顿时「蹬蹬」后退几步,梨花带雨,浑身颤抖。

「怎么了?」付郁满脸疲惫,刘昊紧跟在他身后。

「阿郁,我知道错了,我和江玫认错!我知道江玫恨我,她的孩子没了,她一直在恨我!只要她别再害我们的孩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陈雨薇嘤嘤哭着。

「好好说,怎么了?」付郁双手扶住她的肩膀,柔声问她。

备案号:YX01A7QNq02gE4GZR

编辑于 2020-12-10 13:40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陷害 ​ 赞同 6 ​ 目录

评论

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

闪闪发亮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