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不为所动

所属系列:七秒小鱼

不为所动

七秒小鱼

学校的霸凌者是个转校生。

上课时,他会正大光明地搂我的腰,在老师扭头写字的瞬间做一些出格的事,而我被吓得哭了出来。

他也会在夜晚偷偷溜进我家的小破屋,避开屋外的奶奶,坐在床头扰我清梦。

他学习很好,我总是瑟瑟发抖却又小心翼翼地哄他:「真的不会,讲一讲好不好?」

后来,年级吊车尾的我考上了名牌大学,把他甩了。

1

夜幕降临,我小心翼翼地起身,粘在凳子上的裙子还是被扯烂了一点。

我家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区,中间要穿过好几条黑漆漆的小巷。

我就是在这里目睹了林霜带了七八个男生围攻宋迟降。

林霜是闻名全校的女校霸,我凳子上的胶水就是她涂的。

可是今天她刚刚在转校生宋迟降那里吃了瘪。

「小脸长得还挺精致。」林霜吐了一口烟,撩了下波浪大卷发,「和我谈恋爱,我就饶了你。」

宋迟降低头看了下,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微笑:「你这小平板身材,老子可不稀罕。」

周围一阵倒吸声。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要知道林霜身边的男生都对她殷勤得很,她身世好,人长得漂亮,男生们都上赶着和她处对象。

宋迟降推了林霜一把:「别招我,老子最讨厌脏东西碰我。」

「你,今天我非打死你。」

林霜气得抬手就要扇宋迟降,宋迟降一个躲闪,林霜差点摔倒。

林霜的小弟们都一起围了上去。

打斗很凶,很多人都拿着棍棒,我瞧见宋迟降一个人将其他的七八个男生都打趴在了地上。

他抹了把嘴角的血,一脚将从身后偷袭的人踢飞。

短短几分钟,小巷口一片鬼哭狼嚎。

饶是女校霸林霜,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吓得哆哆嗦嗦。

宋迟降一把将她从墙角捞过去,趁着月光,我看清了他的神色。

怒极反笑。

「哥……哥,我……我们闹着玩呢,以后,我们当你小弟,放……放过我吧。」

宋迟降喝了声:「放过你?」

他看了看林霜的衣服:「穿成这样来打架,你可真行?」

「你说……」

宋迟降凑近了她。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

林霜吓得一下跌到了地上。

宋迟降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地上的人连滚带爬地跑了。

2

宋迟降嘴角叼了根烟靠在墙角,他不耐烦地翻找身上的口袋,没有找到打火机。

我正准备偷偷溜走,就听到一声轻笑。

「热闹看够了,准备走了吗?」

我吓得一激灵,又往墙角躲了躲。

「过来。」

他叫我,语气里含着一丝命令。

我只好磨蹭着走过去。

走近了,我才看到他的脸上有伤,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有打火机吗?」

「没……」

宋迟降扫了我一圈:「去给哥买个。」

「不……」

「嗯?」

他挑眉,我赶紧闭嘴。

我指了指他身上的外套:「能不能借你的衣服用一用……」

「我的裙子破了。」我有些窘迫地扯了扯裙边。

「真的?扭过来让我看看。」

他说得轻巧,可眼睛里的光并不单纯。

我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准备跑路。

宋迟降一把将我扯过去,他微微低头,桃花眼眼尾弯了弯:「看我们打架这么爽?」

「做局外人肯定不如做局内人有意思,对吧?」

他扯了扯我的衣服,我有些发抖。

宋迟降摸到了被撕毁的布料。

我的腿在微微发抖。

「真的破了呀。」他戏谑道,「就这样去,没人会注意的。」

箍着我的手松开了些,我脚步发软地往后退。

正待我盘算着准备偷偷走另一条路逃跑时,我却和他对视上了,深不见底的眼睛,我好像被他看穿了。

宋迟降突然脱了外套,甩在了我的身后,他拉着两只袖子借力又将我扯了过去。

我的鼻尖磕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微微低下头,温热的气息洒在我的脸上。

宋迟降温柔道:「你是不是经常受欺负?」

我慌忙躲避他的视线,点了点头。

他附在我耳边,用气音说:「我也喜欢欺负人。」

「尤其是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姑娘。」

腰上骤然收紧,他的外套袖子系在了我的腰上。

我脸烫得不像话。

「别想跑,这件衣服五千块,你想好了。」

他好凶。

3

围着宋迟降五千块的衣服,我快步去最近的商店买了打火机。

宋迟降动作熟练地将烟点上。

他没让我走,我不敢走。

宋迟降弹了下烟,明灭的火星照着他硬朗的侧脸。

「还不走?」

我躲了一下火星,不好的记忆又涌上心头。

之前林霜将烟扔到我的手上,现在手臂上还有一个浅浅的疤痕。

「走,马上走……」

宋迟降却突然拉住我,他将烟伸到我面前。

「哭了?」

我的脸上有风吹干的泪痕。

被吓得。

「没有。」

「我寻思我也没干什么吧?这就哭了,搞得我挺亏的。」

……

果然,坏人是不讲道理的。

宋迟降松开了我。

「走吧,没意思。」

他扯了扯裤子坐在旁边的小台阶上。

我犹犹豫豫将手里的创可贴拿了出来:「你头上有伤。」

宋迟降愣了一下。

「不需要。」

「会……会留疤。」

宋迟降诧异地看着我,突然笑了:「那你给我贴?」

我有些后悔了。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我弯下腰,抖着手给他贴创可贴。

宋迟降却一把攥住我的手,将我往下拉,我一下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隔着薄薄的衣料,他的怀里很烫。

「你知不知道,坏人都是不讲道理的。」

宋迟降唇角擦过我的耳畔。

很痒。

「我现在无论对你做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裙子布料已经被洗得发白。

一时间,难堪、羞涩的情绪充斥进我的内心。

「这么害羞啊,脸都红了。」

宋迟降将外套盖在我的腿上:「这样就好了。」

可是,坏人哪会那么好心。

宋迟降帮我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捋了捋。

我再也忍不住,按住他的手,眼泪一颗颗地掉在了衣服上。

我低着头,浑身发抖。

另一只手攥紧手下的衣服:「你……你别这样。」

「放……放过我,好不好?」

我真的害怕了。

「我有的不多,但是……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低若蚊蝇的声音,宋迟降听到了。

他抬起我的下巴,粗粝的指腹擦掉我的眼泪,轻声道:「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我心里突然闪出一个不好的想法。

「这样也行?」

宋迟降捏住我的脸蛋,轻轻印上我的嘴唇。

他的声音极具蛊惑性质:「你好可爱。」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点点头,又慌乱地摇头。

「我不漂亮,我也不好……」

「不,」宋迟降宽大的手掌揉了揉我的头,「你很可爱。」

「我很喜欢。」

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除了这……」

「你敢不答应吗?」

他的声音和着月色突然冷了起来。

我抽抽搭搭地哭泣着:「好,我答应你。」

「真乖。」

「那你现在该做什么了?」

静谧的小巷路灯未至,他的唇隐匿在黑暗中,唯有点点月光落进他的眼睛。

我闭上眼颤抖着贴了下他的唇。

睁开眼,宋迟降嘴角含笑,下一秒,他摁着我的脑袋,掠夺了我口中全部的呼吸。

「闭眼。」

「别抖。」

他游刃有余,拥得我越发紧。

吻毕,我趴在他怀里喘气。

他的指腹擦过我眼角薄薄的泪花。

4

「你叫什么名字?」

「程妤。」

「妤,小妤,小鱼。」

宋迟降玩着我的头发:「好可爱的名字,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会回去。」

「那可不行,小鱼记性差,我怕你会走丢。」

我只能默默地点头任由他牵住我的手。

我站在他旁边连路都走不稳,宋迟降失笑,搂住我的肩膀。

手指就一下一下点着我的脖子。

又痒又烫。

……

回到家,我半边身子都麻了。

奶奶已经睡着了。

桌子上还剩了一些凉粥。

我的父母不在后,我就跟着奶奶了,我偷偷将被子盖在奶奶身上,奶奶却被我弄醒了。

或许,在我回来前,她都没有熟睡过。

「妤妤回来了」,奶奶捏了捏我的脸蛋,「今天怎么这么晚呀?」

奶奶已经很年迈了,我不忍心将我每天在学校的遭遇告诉她。

「今天我在学校多写了会儿作业。」

「我们妤妤真乖,快去吃饭吧。」

「那奶奶你先睡觉吧。」

我替奶奶掖好被角,将锅里的凉粥热了热。

我抿着嘴小口小口地喝着粥。

唇角破了皮,还有些发烫。

我咬紧下唇失了神,奶奶如果知道了,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我也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宋迟降,当作无事发生,还是……真的做他女朋友。

5

第二天,我换了条裙子去学校,但仍然是老旧的布料。

早早到了教室,宋迟降还没有来。

我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听老师讲课。

数学课,我又犯迷糊了,太难了。

窗外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落在宋迟降的课桌上。

「程妤,你来回答一下。」

「程妤,程妤!」

我心里咯噔一下。

不会。

我磨磨蹭蹭地起身。

「这道题……」我的手指绞在一起,「老师,我不会……」

教室里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林霜靠在椅背上,讥笑道:「她那么笨,怎么会呢!」

「这智商不知道怎么上到高中的。」

「回家打工吧,说不定能嫁个好人家,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班级里哄堂大笑。

「哦,忘了,山鸡永远是山鸡,怎么会成凤凰呢。」

说话的人是周佳,林霜的同桌,霸凌我的人中也有她的一份。

「够了,别说了。」

数学老师把书本拍到桌子上。

「程妤,你好歹也是考上重点高中的,这点题都不会。」

我刚考上重点高中后,父母出了意外去世了,我整个人备受打击,发烧了大半个月。

还是奶奶硬守着我,把我从鬼门关带了回来了。

可是,大病一场后,浑浑噩噩的我再也找不到学习的状态了。

我再努力,也还是年级的吊车尾。

而年级里霸道的林霜对我施行了近两年的校园霸凌。

她家给学校提供了一项奖学金项目,而且林霜平时充当着乖乖女,老师们都很喜欢她。

而我,家里穷,学习差,还爱打小报告。

「林霜多听话啊,怎么会欺负人。」

「好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你也不至于考这么差。」

我简直就是在夹缝里生存。

可是,每当我难过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奶奶对我说的话:「妤妤要像小鱼,不开心的只记七秒,然后永远忘记。」

正当我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时候,教室后门开了。

我吓了一跳。

是宋迟降,他穿着一件卫衣,鸭舌帽压得很低。

屋内霎时安静了下来,最叽喳的林霜也缩了缩脖子。

同学们昨天就意识到了宋迟降不好惹。

昨天是他转来的第一天,林霜特意对新同学表示了「慰问」。

结果,她整个人就被宋迟降按到了身后的垃圾桶里。

里面有被林霜打翻的我的粥,她昂贵的裙子上沾染上了污渍。

而一向向着林霜的班主任却狠狠斥责了她,让她别惹事。

所以昨晚她才会气愤到找了七八个人去围攻宋迟降。

宋迟降一言不发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过了几秒钟,他才发现屋子里有一种诡异的安静。

他微眯起眼,注意到了站着的我。

我以为会在他脸上看到戏谑的笑,可是他仅仅扫了我一眼就趴下睡觉了。

我内心有些小窃喜,或许他昨晚鬼迷了心窍才会那样。

谁都不愿意招惹上他这样的人。

「宋迟降,你怎么迟到了?」

老师有些不满。

「睡过了。」宋迟降掀起眼皮答。

老师黑了脸,可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程妤。」

数学老师喊了一声,我一下就回神来了。

「不会的题下课找同学问一下,刚转来的宋同学学习就非常好,之前的联考还考过全市第一。」

我震惊了,没想到宋迟降竟然学习这么好。

「宋迟降也多帮帮同学,这样也不至于整天太懒散!」

听到自己的名字,宋迟降懒洋洋地支起脑袋,迟疑了一下,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忽然嘴角勾了勾,冲着我挑了挑眉。

我怀疑,刚刚他就没认出来是我。

6

下课了,宋迟降还在睡觉,我不敢去问他题。

可是我想学,全班人在林霜的带领下全都孤立我,没人愿意帮我。

老师也不喜欢我,久而久之,我也就不问了。

「呦,是想着问题呢,还是想着勾引我们宋哥呢。」

林霜迈着悠闲的步子坐在了我的旁边。

宋哥?如果没有亲眼目睹昨天她被宋迟降制服的过程,我就要以为她和宋迟降多亲密了呢。

我往角落里挪了挪。

「我想吃学校门口的脏脏包了,你去给我买。」

林霜之前总是差遣我去给她买东西,不买就会找各种机会报复我。

「我没钱。」我小声回答。

「姐今天大度,给你钱,剩下的钱就当打赏给你的跑腿费了。」

林霜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红票子。

我抬眸看她,她冲我一笑。

就在我伸手去接的时候,林霜两根手指一松,钱就飘到了地上。

我顺势弯腰去捡,蹲下的瞬间,桌子被我撞歪了。

倚靠在桌子边的林霜就踉跄了一下,准备落在我手上的脚就踩歪了。

「你他妈不长眼啊!」

我慌忙起身:「对不起,对不起。」

我伸手去扶她,林霜一把就推开了我。

桌上的书本掉在了地上。

还好。

不过,窗外的风一吹过,我的眼眶还是红了。

「滚!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做给谁看,没人可怜你。」

林霜骂骂咧咧回了自己座位。

我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看到凳子上有被蹭花的红墨水,我拿出纸巾默默地擦干净。

7

脏脏包我还是去买了。

从学校后墙爬回来时,我摔了一下,衣服上沾了些泥土。

脏脏包还完好无损。

我坐在石头上一边揉自己的脚,一边用手捏了点沙土撒在了脏脏包上。

「呦,平时看着文文气气的,怎么这么坏。」

干净的男声从头顶传来,在正上课的校园显得格外突兀。

我手一抖,沙土没洒太均匀。

「啧,洒多了。」

身后的声音又多了分调侃。

我慢慢扭过身,将手背在了身后。

宋迟降倚靠在墙边,微眯着眼睛注视着我。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原来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

此刻暴露在性格恶劣的宋迟降眼下,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做坏事…」

我小声反驳。

「没有吗?」

宋迟降朝我身后扫了扫,看到了我手里的袋子,「是学校门口的那家脏脏包吧。」

我紧张地攥紧了手里的袋子。

「能不能别告诉林霜,我……我……」

我慌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为什么呢?」

宋迟降抬手撩了撩我的头发,压低身子,「要是以后让你给我买东西,你也这样吗?」

「嗯?女朋友。」

女朋友这三个字让我浑身都抖了抖。

见我不说话,他低低笑了下。

「小鱼怎么不说话?」

我垂下眼睛躲避他的视线:「我不会这样对你的,你和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不依不饶。

我缓缓抬起眼眸,在触及宋迟降黑亮又带着笑意的眼睛后,我的心还是抖了抖。

我的眼神飘忽不定:「林霜欺负我,可是你,不会。」

宋迟降抬起我的下巴,强迫我和他对视,他的眼睛像漩涡般,将我牢牢吸住:「我为什么不会?」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打得我猝不及防。

我红着脸:「你是我男朋友,肯定不会欺负我。」

宋迟降错愕了一下,失笑。

「其实,男朋友也是可以欺负女朋友的。」

「比如这样。」

宋迟降微微弯腰,狠狠咬了一下我的嘴唇。

好痛。

我尝到了微甜的血腥味。

「疼……」

眼眶里的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就疼了?」

宋迟降用衣袖帮我擦眼泪。

「以后,有比这个更甚的呢?到时候,怎么办?」

我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可是我还是扯住他的衣袖。

「那你轻一点。」

我抿住了渗出血珠的嘴角。

宋迟降揉了揉我的发顶,失笑道,「你到底懂不懂我在说什么?」

「不太懂,不过我都可以学。」

8

我刚进到教室,就听到周佳的喊声。

「啊,霜霜,你是不是生理期,裙子上怎么有血。」

声音很大,班里大多数同学都听到了。

林霜愣了一下:「你闭嘴!」

她涨红了脸扭头看自己的裙子。

周佳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捂住嘴一言不发。

林霜尴尬地到处借卫生巾,然后跑进了厕所。

宋迟降余光朝我这里看了看,然后又落在了我旁边的凳子上。

我心虚地把凳子踢到了桌子底下。

林霜回来的时候,她的腰上不知道围着哪个追求者的外套。

我将手里的脏脏包递给了她。

「怎么这么慢啊,我都不饿了。」

「程妤你是猪吗?猪都比你跑得快。」

林霜没好气地嗔怪道。

「对不起,人有点多。」

「你吃了吧,我不要了。」

「你肯定还没吃过这种东西吧,你快吃,让我拍个照。」

林霜带着恶劣的笑,拿出手机怼到了我的脸上。

我推辞:「不了吧,我不饿。」

「程妤,霜霜赏给你的东西,你还不快吃。」

林霜周围的几个人纷纷指责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今天这个脏脏包我就非吃不可了吗?

我看到不远处的宋迟降事不关己的样子,察觉到我的视线,他叼着棒棒糖冲我一笑。

继而又低下头看自己的手机。

我将脏脏包往林霜那里推了推,小声地说:「霜霜姐,你可以把它给其他人吃啊。」

「别人肯定不会拒绝你,而且还能拉近你们的距离。」

说着,我眼神不经意间扫向了宋迟降,此刻他正戴着耳机听音乐。

「啧,程妤。」林霜拿了脏脏包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挺聪明的啊。」

我低下头不敢瞧那边的场景。

「宋哥,昨天听我爸爸说我们两家还是合作伙伴,我们两个小时候还见过呢。」

「昨天是我不对,今天我特地让人买了学校门口的特色脏脏包,上这么长时间课,你肯定也饿了吧。」

林霜翘起手指拿起一个脏脏包递到宋迟降的嘴边。

宋迟降扫了一眼嘴边的脏脏包,然后侧目看我,他嘴角勾了勾,眼睛里带着无声的询问。

见宋迟降半天没有理她,林霜瞪了我一眼,用身子挡住了我。

我慌得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埋起了脸。

可是耳朵还留在外面默默地听着动静。

「你怎么不吃?」

宋迟降问。

「我不饿,宋哥,这不是想起来你了嘛。」

林霜捏着嗓子讲话。

「那这样也不饿吗?」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有人很惊讶地哇了一声。

我露出眼睛瞧外面的情况。

只见宋迟降目光温柔地注视着林霜,他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脏脏包递到了林霜嘴边。

他在喂她。

而林霜在他的注视下红了脸,张开小口咬了下嘴边的脏脏包。

如果我不知道脏脏包里被我加了料,我一定会被面前的温馨画面所迷惑。

「好吃吗?」

宋迟降柔声问道。

「嗯嗯,好吃。」

林霜害羞地垂下眼睛,小口小口地咬着脏脏包。

她恐怕都没有尝出来自己到底吃了什么吧。

见宋迟降这个样子,大家都轻松了下来。

原本很怕他的人大胆问道:「宋哥,你对霜霜这么好,是打算和她交往吗?」

闻言,林霜害羞地捂住脸:「你别这样问,多不好意思啊,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

「是吗?我看并不简单。」

周佳碰碰林霜的胳膊,调笑道。

「当然不是了。」宋迟降掀起眼皮看她,「我有女朋友。」

话落,宋迟降隔着人群,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女朋友可是很可爱。」

他赤裸裸的目光太过滚烫,夹杂着戏谑的话语,他冲我挑眉,将调戏隐藏在眼睛中。

我红了耳尖,慌忙用手捂住了眼睛。

「宋迟降!你什么意思?」

林霜黑着脸质问。

「对啊,你刚刚做这种亲密的动作,是把我们霜霜当什么了?」

「哦,亲密动作啊,我喂我家小狗就是这样亲密啊。」

「有什么不对吗?」

我没忍住,偷偷从手的缝隙里看。

宋迟降抽了张湿巾正在仔细地擦手,仔仔细细,从指缝到指尖。

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你——」

林霜气得胸膛上下起伏。

「宋迟降!你是把我们霜霜当狗了吗?」

「闭嘴!」

林霜用力推了一把周佳,「你不会说话滚一边,没人当你死了!」

宋迟降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林霜扯了一把宋迟降,强迫他面对自己:「你和我谈恋爱有什么不好吗?我们父母都是合作伙伴……」

宋迟降甩开林霜的手:「再碰我,手砍断。」

林霜对上了宋迟降的眼神,生生顿住。

宋迟降的眼神透过我的手指缝隙落进了我的眼睛,那是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的,冷漠的,恐怖的眼神。

我也被吓住了。

继那之后,林霜就再也没有找过宋迟降了。

她仍将目标放在了我的身上。

笔袋里的毛毛虫,凳子上的胶水,被锁的厕所和兜头泼下来的冷水以及无时无刻不存在的讥笑与讽刺。

我看着左手手心的三道疤,伤口已经结痂长出了粉红色的新肉。

没有人帮我。

宋迟降也喜欢站在外面围观别人侵犯我自己的小圈。

而在我偷偷哭泣时又闯进我封闭的小圈,哄我两句,再趁机偷走我一个吻。

这或许是关注我带给他的全部的乐趣。

局外人,他永远都是局外人。

人们总喜欢将自己的开心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林霜是,宋迟降也是。

当我又被留在班里打扫卫生后,我再一次被厕所里兜头的冷水泼了一身,我打着寒颤撬厕所的门。

可是这次门没有被锁。

我内心有些窃喜,或许今天林霜她们忘锁门了。

可是,推开门,我却发现目前我的情况比先前任何一次都更危险。

林霜手里拿着手机支架,见我出来,就将手机怼到了我的脸上。

「呦,出来了,看看我们学校的小 jian 人,整天装出那清纯样,勾引谁呢。」

「听说啊,她住在一个破小区里,每晚从那里出来的男人都不一样呢。」

「哈哈哈。」

放肆的嘲笑声如针一般刺进耳朵,闪光灯晃得我头晕。

「姐妹们,扒了她的衣服,不是喜欢装吗,不是喜欢耍小聪明吗,我看你今天该怎么办!」

几个女生上手就来扯我的衣服。

我慌了,用力捂住自己的衣服,大声哭喊:「林霜,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遭什么报应啊,再惨也不会像你一样吧。哈哈哈。」

我奋力挣扎,衣服被扯得七零八碎,终于,我趁乱从她们围着的小圈里挤出来了。

衣服湿答答地粘在我的身上,廉价的布料被水浸透就变得很薄,里面的内衣若隐若现,肩带也被扯坏耷拉在了一边。

后面的女生还在追我。

晚自习下课后的学校根本就没有人,我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往前跑。

跑至半路,我才发现,这是通往学校露天天台的路。

我逃不掉了。

这一刻,心中的委屈与愤怒冲上了顶峰。

若是躲不掉的话,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天台很高,风很大,冷冽的空气呼进肺里,我边咳边往上爬。

这一刻,我想到了过世的爸爸妈妈,这样的大风天,爸爸会永远拥着妈妈。

他说:「妈妈是女孩子,女孩子很娇弱,就是要拿来疼的。」

我又想到了年迈的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她每天都对我笑脸相迎。

可是,小鱼真的不快乐。

谁来救救我,小鱼还想陪着奶奶。

她不能没有我。

备案号:YXX1jKKJEmdcxxxRKMOC9ldw

编辑于 2022-11-18 14:0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引起兴趣 ​ 赞同 24 ​ 目录 22 评论

七秒小鱼

七月小酒馆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