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炮灰 NPC

所属系列:NPC 觉醒

每天下班我都会被尾随上楼的黑衣男人凌辱。 5 岁的妹妹为了救我,被掐着下颚活活砸死在我面前。

后来才知道,我只是个用来刷任务的低等「怨女」。 01 6 点 45 分,我准时到达十字路口。

天已经黑透了,隔壁市场里的小贩把摊子挪到了路边,做着收摊前最后的叫卖。

「新鲜的鹰嘴桃,又脆又甜,马上就要下市吃不到了嘿。」

交谈声、叫卖声,浓烈的生活气息不绝于耳。

我挑了两个鹰嘴桃递给摊主,他麻利地从摊子上又捡起一个小的,放进袋子里: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我提着袋子走进小路,渐渐远离了人群和嘈杂的声音。 6 点 50 分,我穿过小巷,到达所居住的老旧居民楼。

门卫室前站着一个穿黑衣的人影,看起来怪怪的。

我有些害怕,加快脚步走进了楼道,顺着老旧黑暗的楼梯快速上楼。

我听见身后有脚步声。

有人也跟着我上楼了。

我不敢跑,生怕激怒了身后的人。

只好把装着鹰嘴桃的袋子换到了左手,右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家门。

二楼的走廊尽头就是我的家。

穿过走廊才发现,家门是虚掩的。

我暗暗松了口气,快速闪身进去。

准备要关门时,老旧的弹簧锁不知为何卡住了,锁舌死死卡住门缝无法关上。

那个人影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他脸上的白色面具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惨白一片。

我心里急得不行,可是不管怎么尝试,房门都没办法关上,只好用尽最大的力气紧紧拉住房门,在心中不停祈祷那人没发现。

门外的脚步声停止了。

我松了一口气,以为那个人离开了,想把耳朵贴上去听个究竟。

房门忽地就被一股巨力拽开了。

我整个人被扯得一个趔趄向前跌去,等我手忙脚乱爬起来想要去关门时,黑色的人影猛地把我扑倒在地。

我奋力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禁锢,慌乱间脚踢到了他的腰。感觉到压住我的身体有所松懈,我趁机爬起来就往家里跑。

才没跑出去几步,头皮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膝盖一疼,我被踹翻在地。

不等我有所反应,牛皮底的靴子狠狠蹍在我的脚腕上,伴随着骨头碎裂的脆响,我丧失了行动能力。

他骑坐在我身上,抬手就打,打得我眼冒金星,头皮、脸颊都火辣辣地疼。

「救,救命啊。」

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还没等我再喊,下颌骨就被捏住,不知哪里来的破布塞进了我的嘴里。

衣服被撕破,七零八落地垂在身边。一阵夜风吹过,裸露的肌肤上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救……命……」

破碎的声音从我唇齿间溢出,下一秒我就被紧紧扼住了喉咙,发不出半点声音。

皮质手套带来的触感,让我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胸前被一只大手死死捏住。

我疼得弓起了腰,有细碎的呜咽从破布的缝隙中漏了出来。

这反而激起了黑衣人的兴致,大手一下接一下地挥了下来,胸前颤动的皮肤很快变得通红一片。

火辣辣的,不知道是疼得还是羞得。

「不准你欺负我姐姐!」

我听见了稚嫩的声音。

充血的余光中,瞥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

手里举着大桃子,一下一下地砸着那人。

黑衣人看都没看,回手用力推了一把,小可倒在墙角,半天没有爬起来。

掐住我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我觉得体内的生机在不停流失,胸腔疼得快要炸开了。

突然,脖子上的桎梏一松。

我挣脱出来,大口大口喘息着。

就看见那人掐住了身后小可的下巴,就这样把她举了起来,一下又一下地砸在墙壁上。

小可的嘴角还残留着血迹,双眼向上翻着。原本整齐的羊角辫散开了,混着鲜血糊了她一脸,发圈上的小桃子只剩下了一半。

刚刷过的洁白墙壁上,很快就洇出了一片血花。

我忍着脚腕上的剧痛爬过去,咬在他的小腿上。

坚硬的鞋底一脚一脚踹在我脸上,鼻梁裂开了一阵一阵地疼,耳朵里也全是嗡嗡的声音。

我死咬着不愿松口。

放开啊,求你放开小可。

这时,我听到旁边的房间里,传来《新闻联播》开场的声音。

有人!

我拖着沉重的身躯爬过去,不停敲着隔壁的房门。

却始终不曾有人开门。

小可很快没了动静,被他像扔破布娃娃一样扔在地上。

开门啊!

救救我!

求求你,救救我的妹妹。

她才五岁。

头发被他揪住,我被迫仰起头,寒光闪闪的匕首被高高举起,插进了我的大动脉。

失去意识前,我看见小可面朝我的方向,圆圆的杏眼中早已失去了生机,血淋淋的大桃子就落在她的脸旁。 02 6 点 45 分,我准时到达十字路口。

有很多小贩在沿街叫卖。

「新鲜的鹰嘴桃,又脆又甜,马上就要下市吃不到了嘿。」

小可喜欢吃桃,我挑了两个最大的递给摊主。摊主接过去,又麻利地从摊子里捡起一个小的装进袋子里: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我觉得这样的场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顾着沉思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卫室站着的黑色人影。

到家时,房门是虚掩着的。

我推开门,唤了几声,却不见小可的踪影。

我转身想要去楼上万奶奶家找她,她放学后总是先去万奶奶家等我下班。

一转身,就看着身后站着的黑色身影。

他脸上的白色面具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惨白一片。

强烈的恐惧使我失了声,嘴唇上下颤抖着。

那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两秒,我反应过来,想要率先关上门,可是锁舌不知为何无法回弹,死死卡住门缝无法关上。

那人大步走来,猛地拉开了房门,和他的力气相比我的反抗不足一提。

「救,救命啊。」

我扯开嗓子大叫。

他只是猛的一步上前,用戴着手套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巴。

诡异的氛围中,我听到了小可甜甜的声音:

「万奶奶再见,我姐姐要回来了。」

然后是小短腿噔噔噔下楼的声音。

就在小可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原本只是捂住我嘴的人开始行动了。他听音而动的行为,让我产生了一种他在掐点做任务的感觉。

他沉默地撕开我的衣服,用力捏住了我胸前的柔软。

皮质手套贴在皮肤上,让我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但是不知是不是太过惊恐,我竟然感受到手套下的双手在颤抖。

然后他举起手臂,拍打在我胸前。

出乎意料的是,我一点也没感觉到疼。

小可也看见了这一幕,她捡起滚落的桃子,像个小炮弹似的就冲了过来。

「不准你欺负我姐姐!」

「小可,走!」

这一切都太迟了,我看着她睁大了双眼,血柱从她的脖颈处喷射而出。

就在这一刻,我听到了隔壁传来《新闻联播》开场的声音。

我推开发愣的黑衣人,冲过去一遍遍拍打着隔壁的房门,却始终无人开门。

那人影把我逼到墙角,我被迫与他对视。

惨白面具下的瞳孔是茶色的。

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吓傻了,竟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痛苦与挣扎。

「为……」话才刚出口,匕首扎进了我的胸膛。

意识的最后,我听到了一声极低的对不起,裸露的胸口处似乎还感受到一滴温热的液体。 03 6 点 45 分,我准时到达十字路口。

天已经黑透了,隔壁市场里的小贩把摊子挪到了路边。

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也不一样。

整个世界都好像被重新刷新过,开始在我眼前变得清晰。

我叫沈枝,在一家便利店打工,无父无母,5 岁的妹妹沈可就是我最亲的人。每天她放学后会自己去楼上万奶奶家等我下班。 6 点 45 分,我到达路口后会给小可买两个她最爱吃的鹰嘴桃。

回家的路上,门卫室旁站着的黑衣人会尾随我上楼。我家的大门会因为锁舌卡死无法关上。黑衣人会对我施暴。 6 点 55 分,小可离开万奶奶家,看见黑衣人对我施暴,为了救我死在我面前。

而我也紧随其后。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我们身处于什么样的世界中,但这就是我们人生的全部意义。

短短的 15 分钟。

被人凌辱。 5 岁的妹妹为了救我,一次次死在我面前。

我救不了她。

也没有人救我们。

明明在我的时间轴上,我从没和小可真正相处过。但我知道,我深深地爱着她。

我想要她活着,而不是可怜地死在我面前。

一次又一次。

买了那么多次水灵灵的鹰嘴桃,她还没有真正吃过呢。

我深吸一口气,迈开我每天的第一步。

被暂停的世界按下了播放键。

「新鲜的鹰嘴桃,又脆又甜,马上就要下市吃不到了嘿。」

交谈声、叫卖声,浓烈的生活气息不绝于耳。

我忍不住去想,这明明就是真实的世界呀,为什么我们要一遍一遍地经历惨痛。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我把六个桃子递给老板的时候,老板的眼神变得迷惑。

随后,他从中挑出两个放进袋子里,又麻利地从摊子里捡起一个小的装进袋子里: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我提着三个桃子飞快地往家跑去。

我瞥见那个穿黑色衣服的人已经站在门卫室旁。

跑上楼梯的时候,我抽空看了看腕上的手表,6 点 48 分。

明明提前了 2 分钟,还是没能避开他。

那么……他是一直在这里等我?

我没有停留,一口气跑上 3 楼。

敲开了万奶奶家的门。

看见我来,万奶奶没有任何反应,神情呆滞,僵硬地让开身让我进来。

幸运的是,房门顺利锁上了。

我靠着上锁的房门,大口喘息着。

这回应该没事了吧。

「姐姐,你怎么来了?」

小可冲了出来,撞进我怀里。

抱着怀里香香软软的小人儿,我的心中第一次升腾起兴奋的情绪。

我想要保护她。

不是烙印在代码里的羁绊,而是发自内心的情感。

看着围绕在我身旁,叽叽喳喳讲述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的小可。

我松了一口气。

小可不会再惨死在我眼前。

她依旧会是那个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小女孩。

「小可,我真的很爱你。」

我亲了亲她的小脸,起身向厨房走去,终于有机会让小可尝尝我买的鹰嘴桃了。

小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成了刻意的笑容。

本该在厨房里忙活的万奶奶,突然出现在门口。

「万奶奶再见,我姐姐要回来了。」

小可有礼貌的声音,此刻听在我耳朵里就像是催命符。

我眼睁睁看着小可打开了房门,笑着和万奶奶说再见。

墙上的时针正指着数字 11。 6 点 55 分。

「小可,不要!」

我扔下鹰嘴桃飞奔过去。

可是来不及了!

从门外伸出的黑色大手攥住了小可的衣领,硬生生把她拖了出去。

门外传来了小可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跌跌撞撞向门口跑去。

外面持刀的黑色人影,一步步朝我逼近。

我注意到,这一次惨白面具下的瞳孔是褐色的。

和上一次面具下的瞳孔是不一样的。

他们难道不是同一个人? 04 我还没从眼前的惨状恢复过来,就发现自己又站在了十字路口。

我不愿意再往前踏出第一步。

只要我不开始就好了,小可永远不会死在我面前,我自暴自弃地想着。

没过多久,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随着我的动作,整个世界开启了。

原来,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不得不重复这一天。

重复着令人绝望的、仅有的 15 分钟。 …… 我没有再买桃子,而是毫不犹豫地往家里跑去。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老板在我身后机械地重复着这句话。

顾不上观察周围的环境,我一口气跑上 3 楼。

然后抱着小可就跑。

回到家时,门锁果然关不上。

我把小可藏进了衣柜里,这已经是我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小可,现在我们玩捉迷藏,你乖乖躲在这里不要出声,不然鬼会抓到你的,姐姐去别的地方躲。」

「好的。」

小可乖巧地说道。

望向我的眼神中满是信任。

「我的小可真棒。一定不可以出来哦。」

我亲了亲她的小脸,关上了衣柜门。

忧心忡忡的我没有注意到,我不小心落下的泪沾到了小可的脸上。

她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疑惑。

我从厨房里拿出菜刀,右手拿刀,左手拉住房门把手,又用脚抵住墙角。

我听到了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跳声,混杂着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

他来了。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

我咽了口唾沫,用力攥紧手中的菜刀。

第一下房门没有被拉开,我从门缝中看到了令人恐惧的白色面具。

我们在门的两边拉扯着。

门外的人突然松了手,因为惯性我向后跌去,后背重重撞在墙上。

黑衣人出现在门口,我看准机会举起刀狠狠劈了下去。

虽然没有料到我会突袭,但他的反应很快,马上错开了身子。

菜刀的利刃只划开他的衣服,在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他吃痛哼了一声,回身把我踢倒在地。

我重重地砸在茶几上。

玻璃破碎的响声很大。

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然后,听见了衣柜门被推开的嘎吱声。

「姐姐,你怎么了?」

「小可,不要出来!」

但是来不及了,黑衣人放下手中的椅子,向着卧室走去。

一步…… 两步…… 我听见了小可的尖叫、哭喊。

小小的人儿尖着嗓子叫嚷着,放开她。

我拼尽全力爬起来,捡起掉落的菜刀,冲进卧室。

小可被扼住脖子高高地举起,两只眼睛向上翻起只能看见眼白。

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

「放下菜刀,不然她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见我没有动作,黑衣人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小可的双腿悬在半空中,剧烈地抖动着,脚上漂亮的公主凉鞋有一只早已不知去向。

「好,好,好,你别伤害她。」

我放弃抵抗,缓缓把菜刀放在地上。

「踢远点。」

我照做。

「现在,把你身上的衣服脱掉。」

我颤抖着手,哆哆嗦嗦地去解衣服的纽扣。

「快点!」

黑衣人晃了晃手中的小可。

「你别伤害我妹妹。」

我一件一件褪下衣服。

风吹在身上有些冷,我下意识地想要抬手遮。

「不准动。」

拿起的手僵在半空中,颤了颤又缓缓放下。

「现在继续。」

我犹豫了好几次,都没有办法脱下身上最后的布料。

小可瞪圆了眼睛,沉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有人闯进来,要姐姐把衣服全部脱掉。

也不明白,这对一个有意识的成年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快点。」

黑衣人再次晃了晃小可。

我只能照做。

衣服全部脱下的时候,黑衣人咂了咂嘴。

「怨女的身材很不错嘛。」

他突然掏出一卷麻绳,开始捆绑小可。

突然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发出邪恶的笑声。

我被那声音中充斥的恶意吓了一跳,忍不住浑身颤抖。

只见他手上用力,粗糙的麻绳粗鲁地摩擦着小可娇嫩的手臂。

肉乎乎的小胳膊从麻绳的缝隙中被挤压出来。

「姐姐,疼……」

小可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你轻点。」

我忍不住开口。

「要说请。」

黑衣人的声音中带着戏谑。

「请你轻点。」

我低声请求。

「好啊,那你坐在地上,把两条腿分开。」

似是威胁,他手上的动作又加重了几分。

小可身上的皮肤一片通红,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

我慢慢坐了下来,与瓷砖接触的部分一阵冰凉。

身上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强忍着,慢慢张开了双腿。

就在这时,我居然又听到了《新闻联播》开场的声音。

听到了,黑衣人低声嘟哝。

「靠,我还没玩够呢。」

然后在我的注视下,举起椅子向小可砸去。

不!

我飞快地扑过去,试图拦住向下的椅子。

椅子腿擦着我的指尖。

砸在了小可的头上。

突起的钉子扎进了小可的眼眶。

鲜血登时喷涌而出。

小可残存的一只眼睛睁得很大。

仿佛在问,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我已经照做了。

一瞬间,我只觉得血气上涌,无尽的怨恨涨满了我的身体。

大概是怨恨太过强烈,灵魂在我死后悬在半空中,短暂地停留了数秒。

我看见,一团黑气从身体里冒了出来,我的身体随之消失,只留下了一瓶泛着绿光的药水。

「真是的,跑那么老远,就是为了这瓶灵药。」

指间逐渐长出了尖利的指甲,视线范围内的一切都变成了鲜红色。

我尖啸着,扑向那个黑衣人。

可是,没用的。

下一秒,我又回到了 6 点 45 分的十字路口。 05 我用尽全力奔跑着,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

快点、再快点…… 路过门卫室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黑衣人还没有出现。

太好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有希望。

敲开万奶奶家门的时候,万奶奶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愣怔。

顾不上多解释,我抱起小可就跑。这一次,我选择的是朝上。

一直跑到了顶楼天台,我把小可藏在了密密麻麻的太阳能水箱后面,面向篮澄澄的天空。

「姐姐,天空好漂亮啊。」

小可发出一声感叹,我没空理会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鹰嘴桃擦干净上面的毛毛后递给小可:

「小可,乖乖在这里吃桃。要是被发现的话,桃子就会被抢走哦。」

小可乖乖地接过桃子,握在手里,我这才注意到因为挤压,桃子的表皮已经有了斑点。

好难过啊,我的小可都没能吃到漂亮的桃子。

我忍住眼泪,摸了摸她软嘟嘟的小脸:「下一次,要告诉姐姐,桃子甜不甜。」

姐姐希望我们小可能吃到最甜的桃子。

我来到与小可相反的方向,刚刚蹲下身子就听见沉重的铁门被推开的声音。

「吱呀。」

我忍不住动了动,不小心踩到了身后的东西。

铁棍滚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找到你了哦。」

皮靴一步步朝着我所在的方向逼近。

看到衣角的瞬间,我向后退去。

黑衣人被我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全力朝我扑来。

我把手中的东西用力砸向他,他扑向我的身影滞了滞,我利用这个空当朝天台边缘跑去。

就在脚即将跨出天台的时候,我被重力拽倒,脑袋重重磕在生锈的栏杆上。

黑衣人欺身而来,一步跨坐在我身上。

我等待着和以往每一次一样衣服被撕开。

这一次我决定顺从他。

没想到,他没有凌辱我的想法,而是用一把闪亮的手术刀割开了我的手腕。

「嘿嘿,我早就想看看这些 npc 里面是什么样子了。」

鲜血顿时从手腕处流了下来。

他咂了咂嘴:「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啊。」

是没什么区别,因为我也是人。

也会痛啊。

他一刀刀割开了我的手臂、我的脸颊、我胸前的皮肤。

真的好痛啊,我眼里噙满了生理性的泪水。

鲜血刺激了他的神经,他愈加兴奋,用手术刀在我肚皮上刻下了一个个不堪入目的字眼。

」「

我死死咬住嘴唇,用仅剩的一只手在地上摸索着。

终于摸到了个尖锐的东西,我不假思索地举起来,朝他面具下的脖子扎去。

只要扎到大动脉,他很快就会死去,这样的感觉我曾体验过多次。

那种血液流尽,等待死亡的感觉。

可是因为疼痛,我的手脱了力,铁片只斜斜地扎进他的肩膀。

黑衣人尖叫着从我身上跳开,他不断跺脚咒骂,像个幼稚的孩子。

我忍着疼爬起来,爬过栏杆,堪堪站在天台边缘。

黑衣人不似以往冷静,上蹿下跳脏话连连的样子令人发笑。

小可的桃子快要吃完了吧,也不知道我随手抓的桃子甜不甜。

我张开手臂向下倒去。

再见了,这个世界。

这一次,我终于能自己选择一次。

下坠的途中,我看到了黑衣人探出天台的脸庞上带着惊恐。

我心中竟然涌起了无尽的快意。 06 我在摊子上挑了两个最大最水灵的桃子,快步朝家跑去。

到万奶奶家后,我洗净桃上的毛,削皮的时候完整地削下了一整个,一点没断,这让我觉得开心。

没有了恐惧,我觉得生活中的小确幸真好。

把桃子一瓣瓣切开放在白色的瓷盘里,青绿的果肉,近核的部分是红红的,看起来就很脆、很甜。

要是万奶奶家有好看的盘子就更好了。

「小可,来吃桃子啦。」

我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小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心中一惊,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6 点 55 分还差 3 分钟,还来得及。

我的小可值得享用漂亮的水果,而不是缩在角落里啃食带斑点的水果。

「怎么啦?」我蹲在小可身边,伸手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头发。

小可定定地看着我,半晌才开口说话:

「甜。」

「什么?」我一时间没能听清小可的话。

「甜。桃子很甜。」小可看着我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般,酸胀胀的,难受。

小可她,记得?

而我做了什么?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姐去死。

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流进嘴里,满嘴苦涩。

「可是,我也想要姐姐尝尝桃子。」小可往我嘴里塞了一瓣桃子。

甜,真甜。

我从没有吃过那么甜的桃子。

「别留下我一个人。」

小可撞进我的怀里,声音带着哽咽。

「没事的,没事的,姐姐不会死的,姐姐还要给小可买好多好多桃子呢……」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时针已经指向了 11。

黑衣人马上就要来了。

「小可,答应姐姐,不可以出万奶奶家,一定一定不可以。

「姐姐一会就回来。

「我保证。」

我保证,不会再让你看到我惨死的画面。

你一定不要记得那样的画面。

房门缓缓地关上,隔绝了小可期盼的眼神,

还有万奶奶投来的疑惑目光。

老旧居民楼的灯泡暗淡,我握着剔骨刀埋伏在楼道转角,屏息凝神。

嗒嗒、嗒嗒、嗒嗒…… 靴子的声音接近了,我在脑海中模拟着接下来的动作。

我听见了黑衣人气急败坏的声音:「靠!怨女跑到哪去了?」

下一瞬,他的身影出现在拐角,我佯作没站稳,往他怀里摔去,悄悄亮出了手中的剔骨尖刀。

没想到,他的反应比上一个笨蛋快得多。

我只来得及把刀捅进他的腹部,就被他推开了。

黑衣人像是不怕痛般,没有理会伤口,抬脚朝我踢来。

我翻滚着狼狈地避开了,刚想爬起来,他又是一脚踹在我后背上。

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去,头撞在墙上撞得我眼冒金星。

还没等我缓过来,他扯着头发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抵在墙上。

我曲起膝盖往他的重要部位撞去,却被他的大手握住用力一掰,大腿根就像是被撕裂了般疼。

他扯下插在腹部的剔骨刀,随意扔在地上。

「那么烈啊。」

透过面具的空隙,我看见他伸出舌尖舔了舔牙齿,露出残忍的笑容,掏出匕首抵在了我的胸口。

「不怕?」随着话音,刀尖又往里送了送,刀尖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呸。」我朝他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他用刀尖一点点挑开了我的衣服,冷冰的刀刃滑过胸前的皮肤,我竭力忍住了想要颤栗的感觉,身上还是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真大呀。」

他似是满足地感叹着。

下一秒,手起刀落,削掉了半边。

「可惜,我不喜欢。」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我再也忍不住痛叫出声。

他抵住我的嘴巴,划断了我的手筋、脚筋。

把我像扔破布一样扔在地上。

「我喜欢小的。」

他站在我面前,高高在上地说道。

剧烈的疼痛几乎摧毁了我的意志,我倒在地上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

他抬脚离开,带着罪恶一步步走向万奶奶的家。

那一刻,听到我惨叫的小可恰好打开了房门,她惊恐的眼睛就这样撞进我的眼里。

「跑啊,小可。」

我用尽全力呐喊着,身体借着那股力向前一扑,滑到了地上那把剔骨刀旁。

黑衣人如猫捉老鼠般,迈着从容不迫的步子走向小可。

小可和万奶奶则像是吓傻了一般,愣愣地站在原地不会动。

对不起,小可,姐姐又要留下你一个人了。

下一次,姐姐再来兑现承诺吧。

我艰难地用小臂压住刀柄,使它微微向上倾斜,对准脖子撞了过去。

真好,黑衣人还没来得及伤害小可。

我还是赢了。 07 我站在十字路口,没急着踏出第一步。

不停地在脑海中思索着。黑衣人似乎每一次都不一样,有的心狠手辣,有的则是有着变态的好奇心,还有的似乎只是为了按照既定剧情走完。

我想起了那双茶色的瞳孔,那是我死得最为利落的一次,他似乎并没有折磨我的想法,

还落下了一滴眼泪。

正是那滴带着温度的眼泪,让我觉醒了。

我在心中祈祷,能够再遇到上上次那种不够冷静、幼稚无比的黑衣人。

没能接着思考,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整个世界再次按下了启动按钮,小贩做着收摊前最后的叫卖。交谈声、叫卖声,浓烈的生活气息不绝于耳。

「新鲜的鹰嘴桃,又脆又甜,马上就要下市吃不到了嘿。」

深吸一口气,我迈开第一步。

我精心挑选了两个桃子,悄悄顺走了老板插在桃上的弹簧刀。

这一次,我和小可一定可以分享一个美味的桃子。 6 点 48 分,还有两分钟。

我提着袋子走进小路,略微加快脚步走向老旧的居民楼。

不停在脑海中模拟着,怎样才能把刀准准地刺进黑衣人的脖颈。

就在我快要接近门卫室的时候,黑衣人出现了。

他嘴里叼着烟,心不在焉地打量着四周。

我稳了稳心神,假装低头沉思,朝门卫室走去。

不停用眼角余光观察着。

他还在抽烟,火光在他手中亮了又暗。

时针缓慢地挪动着,我的心也越来越焦灼。

马上我就得转弯走向一旁的居民楼了,不然会让黑衣人起疑心。

他的烟很快就要抽完了。

下一秒,他把烟蒂扔在地下,抬脚踩去。

我抓住时机,把手中的袋子扔向他。

黑衣人下意识地抬手去挡,我举起早已被我捂热的弹簧刀扑了过去。

没想到他因为单脚站立不稳,在袋子的袭击下,摇晃着向后倒去。

刀刺偏了。

我回身扬起刀,想要再刺。

然而黑衣人的反应很快,他抓住我的手腕用力一扯,我摔在地上。

拿刀的手被他攥在手里,关节处发出一声脆响。

他用长腿反剪住我,膝盖顶在我的胸口上。

我知道我完了,这是我遇到最厉害的一个黑衣人。

我的小伎俩在他面前根本没用。

「这怨女怎么和平时不一样。松手!」

他攥紧我的手腕,一根根掰开我的手指,抢过了我手里的刀。

「为什么?」

我拼尽全力,立起上半身直视他的眼睛,终于问出了一直困扰我的问题。

为什么是我?

黑衣人没有料到,他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为什么?」

他面带疑惑,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

「为什么是我?」

我直直地望进他的瞳孔。那里面的女孩衣裳凌乱,头发散乱,却已经是为数不多的体面形象了。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我要被扒光衣服?

为什么我要被割喉放血?

为什么我要被身上刻满侮辱性的话语然后跳楼自杀?

为什么我已经舍弃了尊严,还是不能放过我年幼的妹妹?

为什么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妹妹一遍一遍惨死在我面前?

我有无数个为什么,想要问问眼前的男人。想要透过眼前的黑衣人问问之前来过的每一个黑衣人。

他愣愣地看着我,手上的力道一点点松懈下来。

「因为……因为……你只是个 npc 啊。」

对,为了你们那瓶该死的灵药。

「npc 就该被你们一遍遍凌辱然后死去吗?」

黑衣人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就因为我是 npc,你们就可以这样对我是吗?

「可是,我也会痛啊。」

我知道,他肯定无法回答我的问题,不过无所谓了。

我闭上眼睛,任由他的膝盖顶在我的胸口,等待着下一次死亡。

和之前的每次一样。 08 施加在身上的力慢慢有所松懈。

忽然,我感受到有温热的液体溅到我的脸上。

黑衣人失去了力气,逐渐向后倒去。

我仰起头,透过散乱的发丝,看见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他背后。

黑衣人的脖颈上插着一把小小的水果刀。

小可,

还有万奶奶。

小可双手颤抖,惊恐的眼神始终不敢望向倒下的黑衣人。

「姐姐,呕……」

才刚开口,小可忍不住呕吐,小小的身躯跪倒在地上不停呕吐着。

我似是明白了,跌跌撞撞地跑向小可。

心中的惊惧让我连站稳都难,连滚带爬地滚过去抱住了小可。

「小可,小可。」

小可有气无力地瘫在我怀里,却努力朝我撑起了一个笑容。

「他不能再欺负姐姐了。呕……」

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滴在小可苍白的脸上,顺着脸颊弧度流进了她的嘴里。

我手忙脚乱地擦拭着,我的小可是要吃最甜的桃子的,不应该尝到苦涩的眼泪。

万奶奶把我们扶起来:「先带小可回家吧。」

经过楼道的时候,隔壁又响起了《新闻联播》的开场音乐。

我侧耳细听,这一次终于听到了完整的音乐。

我们回到了万奶奶家,在温暖的浴室里,我和小可一起洗了澡。

我摸了摸她圆滚滚的小肚子,捏了捏她肉嘟嘟的小胳膊。

真软呀,怎么都摸不够。

等我们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万奶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简单的三菜一汤。

我深吸一口气,唔,令人满足的烟火气。

万奶奶拿出她珍藏的酒,给我和她都倒了一杯。

「小枝。」

她才开了一个头,就说不下去了,哽咽着默默用手背抹眼泪。

「万奶奶,祝我们从今以后万事胜意啊。」

我举起酒杯,和万奶奶的酒杯轻轻碰了碰。

「对对对,万事胜意,万事胜意,以后会更好的。」

我仰头喝下了杯中的酒。

就听见小可兴奋的声音,她站在窗台前朝我们招手。

「姐姐姐姐快来看,是流星,万奶奶快来看呀。」

我和万奶奶走向她。

我们肩并肩靠在一起。

只见流星像是闪着亮光的银纱,点点光辉划过,然后慢慢融化到寂静的夜空里。

牵着小可的手,我在心里悄悄许下了一个愿望。

希望我的小可,永远开心。 09 下一秒,温馨的氛围被打破—— 万奶奶家的大门摇摇晃晃地倒了下来。

烟雾散尽后,两个穿着奇怪衣服的人站在门口。

他们一个穿着毛茸茸的粉色兔子装,像是一个巨大的兔子玩偶。另一个穿着蓝色制服,梳着大背头,黄色眼镜,鼻子下有一撮可笑的小胡子。

「你们搞坏了游戏规则,使游戏看起来很糟糕。」

他们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过来。」

他们手里突然多了两杆奇怪的枪,枪口对准了我们。

我把小可和万奶奶挡在身后。

「你们在说什么?」

粉色兔子暗骂一声:「靠!这些 npc 真的活了!」

我似乎明白了,大概是我的觉醒让他们察觉到了不对劲。

「我们只想好好生活,绝对不会惹事的。」

我低声哀求着。

「过来。」

他们用枪口指了指。

「求你们了,我们只想好好活着。」

我放低身段,试图跪下去求他们。

「不准你们欺负我姐姐。」

小可推开我,像个小炮弹一样冲了过去。

之后的一切像是慢动作,枪口射出了子弹,打在小可的胸口上。

她软软地倒了下去,身体还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

「小可!」

我尖叫着冲过去,子弹同样打在我的胸口上。

我的小可一定很疼,我努力伸出手,去触摸小可的脸颊。

在我的掌心中,她合上了眼睛。

万奶奶冲了过来,倒在我们身边。 …… 10 《恐怖城》游戏发布了最新公告。

他们已经成功修复了「低等怨女」的 bug,不会再出现 npc 杀人事件。

希望玩家继续投入游戏中,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玩耍。 11 6 点 45 分,我准时到达十字路口。

天已经黑透了,隔壁市场的小贩把毯子挪到了路边,做着收摊前最后的叫卖。

「新鲜的鹰嘴桃,又脆又甜,马上就要下市吃不到了嘿。」

交谈声、叫卖声,浓烈的生活气息不绝于耳。

我挑了两个鹰嘴桃递给摊主,他麻利地从摊子上又捡起一个小的,放进袋子里:

「一共一公斤,您给 20。」

我愣了愣,接过袋子走进小路,走向老旧的居民楼。

门卫室前站着一个穿黑衣人的人影,看起来怪怪的。

我加快了脚步,身后的人影如影随行。 …… 后面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

炮灰永远没有成为英雄的可能,她连一个普通人都没办法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