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理工男友不好撩

所属系列:男友真奇妙:我的治愈系恋爱日常

理工男友不好撩

男友真奇妙:我的治愈系恋爱日常

1

大学毕业那年,颜亦辰仍旧奔波在化工的康庄大道上,保研到了一所全国数一数二的学校。

而我,周小熊,则做了两个让老爸想把我抡死在墙上的决定。

第一个,是挣脱了他们的魔爪,跟着颜亦辰到了一个离家很远很远的城市。

第二个,是没有找本科专业相关的工作,也没有去老爸公司打杂,而是做起了自由职业者——小说写手。

颜亦辰几乎刚毕业就住进了读研学校的宿舍,我则在家跟老爸斗智斗勇了两个月,才成功出逃,在他学校旁边的小区租了一间不大的公寓。

刚下飞机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来机场接我的颜亦辰。于是推着大小两个行李箱,一路撒丫子飞奔到了他身前。

颜亦辰盯着我看了很久,然后问:「化妆了?」

「对啊。」我答。

我正美滋滋地等着他夸我漂亮,结果他却抬起了手,用指腹在我嘴唇上蹭了好几下。

「哎呀你干吗?」我扭头摆脱他,「把我口红都蹭掉啦!」

他没有理我,反而上了另一只手,捧住我的脸直接亲了下来。

噗通……噗通……

过了很久很久,颜亦辰嘴唇离开后,低声说了句:「以后别涂口红了,里面有铅汞和羟基苯甲酸酯,而且,不好亲。」

我:「……」

2

一路到了公寓,颜亦辰帮我收拾了大半天,晚饭都没顾上吃,就被导师叫过去了。

「那你晚上还过来吗?」颜亦辰临走时,我拉着他的袖子眨着眼问。

「看情况吧。」

其实我是想问颜亦辰,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的,我千里迢迢跟着他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和他在一起吗?

我发誓我是传统文化下教育出的好孩子,没有动半点歪脑筋,可是这句话,说出来会不会显得我太轻浮?

「如果忙完还有时间,来陪你吃夜宵。」

「哦,好。」我瘪瘪嘴,放他走了。

于是我像个等待君王宠幸的妃子一样,捧着手机望眼欲穿——两个月没见了,这才刚见,颜亦辰就又走了。

更悲催的是,两个小时后突然下起了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我不怕雷,但我怕因为雷和雨,今天就不能和颜亦辰吃夜宵了。

我语音跟闺蜜诉苦,「这和异地有什么区别?」

闺蜜怼我,「滚,我男朋友在澳大利亚。」

「可是我明明离他这么近,而且……而且还一个人住,他怎么就没有搬到我这里的一丁点儿意思啊?」

闺蜜想了想,说:「可能颜亦辰太佛系,你又没有胸,所以对你没什么欲望。」

这话儿我没法儿接。

思来想去,我觉得不能让别人嘲笑我,说你的男朋友怎么好像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啊?于是一咬牙一跺脚,决定主动出击。

3

闺蜜建议第一弹:塑造胆小人设。

我听着滚滚雷声灵机一动,飞速拨了颜亦辰的电话,装出了一副被雷声吓得半死的样子,以博取同情。

「喂,颜亦辰,雷声太大了,我一个人害怕。」

「那你就这样和我说着话,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他那边有些嘈杂。

「好。」我暗喜。

可对话刚进行几个来回,那边就不说话了,我又不想挂电话,于是没话找话道:「颜亦辰,你给我唱个歌吧。」

「不会唱。」他拒绝了。

「那我给你唱。」我清了清嗓子,想都没想就张口,「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对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

唱完后,我突然意识到刚刚塑造的孤独胆小人设就这么崩了,而且觉得那边更嘈杂了,还有好多人在笑。

「周小熊,我忘了告诉你,我在做实验,所以开了免提。」

那边笑声更大了。

他又加了句,「你遇见的这只燕子,话还真多。」

我:「……」

4

闺蜜建议第二弹:告诉他安全隐患,需要人陪。

第二天。

「喂,颜亦辰,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总觉得外面有个人影,你说要是坏人进来了怎么办啊?」

「别怕,我这就过去看看。」

我乐呵呵地等着他过来,结果一开门,一大队人马直接冲了进来,工具箱啥的要多齐全就有多齐全。

颜亦辰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说:「我看了下,确实有安全隐患,所以帮你换了新锁,装了防盗窗。」

我:「……」

5

闺蜜建议第三弹:回家的诱惑。

我把家里换成了粉红色色调,点上了香薰蜡烛,新买了高脚杯,外卖点了牛排,最后化了个斩男大浓妆,又换上了露香肩的小短裙,端坐在饭桌前等他过来。

八点,颜亦辰没来。

九点,颜亦辰还没来。

我百爪挠心地看着天一点一点黑下去,幻想完小妖精缠上了颜亦辰的身子,又开始幻想颜亦辰在做实验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可能把自己炸死,最后想到他肠子腰子滚了一地,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场景时,终于忍不住抓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颜亦辰,你还好吗?」我被自己吓得肝儿颤。

他却声音一如往常,「实验出了点问题,你先吃,别饿着。」

「还好没死……」我长舒一口气。

「什么没死?」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没什么。」我为自己巨牛逼的想象力感到羞愧,忏悔这么诅咒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很小气,没多说几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我就这么等啊等,一直等到了十一点,最后终于控制不住压抑许久的瞌睡虫,睡着了。

睁眼的时候,是被开门声吵醒的。

桌上的香薰蜡烛已经燃尽,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看见颜亦辰开了门口置物架旁的小灯,正单手扶墙换着拖鞋。

屋里除了他那里,都是暗黑一片,恍惚间我觉得他像电影里加了特效光环的主人公,整个人都散着巨大的温暖。

颜亦辰朝我的方向望了过来,有些愣,然后缓步走近,隔着桌子突然朝着我俯过身。

我屏着一口气,心想来了来了,耍流氓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一定是因为我太美,勾得颜亦辰想入非非了。

传说中的「桌咚」吗?我该表现的娇羞一点还是热情回应?

他的脸凑得更近,我不自觉咽了下口水,心脏跟着恶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颜亦辰却是抬手在我眼角蹭了蹭,「黑乎乎的是什么?还有眼屎。」

说罢还嫌弃地撇了撇嘴。

我忽然一下就红了脸,拔腿逃到了洗手间,和镜子里这个花了妆的巫婆面面相觑。

周小熊,总有一天你会被自己蠢死。

那天晚上,颜亦辰看着我在床上躺好,又准备匆匆离开。

「天这么黑了,你要不要明天再走?」我试探。

「没事,我不怕黑。」他说。

「哎!我……我怕黑。」我叫住一只脚已经踏到卧室外的颜亦辰,欲言又止。

他又回到我身边,「啪」的一声打开了床头的小灯,弯起食指刮了下我的鼻尖,「这样就不黑了,快睡吧。」

我:「……」

6

第二天,我决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算命。

都说缘分天注定,我像受了蛊似的,觉得一定要找个高人算一卦,才能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把颜亦辰拿下。

算命的说:「现在的小姑娘真可怕,求姻缘求复合的我都见过,就是没见过求婚前同居的。」

我被他说得满脸通红,这话怎么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欲求不满的小荡妇似的?

「你要是不会算,我就走了。」我佯装淡定,甩出这句话威胁他。

「别别别,小姑娘,我这就帮你算一卦。」他忙拉住了我的胳膊。

大师眼球向上翻,手指搓啊搓,嘴里嘟囔了好大一会儿,然后告诉我说:「就在这周的周末,等到月亮升起来后,和他亲个嘴儿就好了。」

我问:「就这么简单?」

大师说:「对,就这么简单。」

鬼使神差地,我信了。于是给了他两张百元大钞,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颜亦辰要去青岛参加学术会议了,就在这个周末。

我恨啊,两百块钱才求来的大好机会,就这么被他的正事给耽误了!

于是死乞白赖地,拽胳膊抱大腿地,求颜亦辰也把我带去青岛吧。

他当然拒绝了,「你去了又听不懂。」

「我本科也是这个专业的,而且……而且我一直想感受一下,这种高逼格会议的气氛呢!」

「不带!」他甩开了我的胳膊。

7

三天后,我和他坐上了去青岛的飞机。嘿嘿,我就知道颜亦辰拗不过我。

到酒店前台后,已经傍晚了。我扭扭捏捏地凑在颜亦辰身边,手里把玩着身份证,想着好紧张好紧张,今晚就要和他共处一室了。

可颜亦辰却淡淡地跟前台小姐说:「两间大床房,谢谢。」

万念俱灰的时候,电视剧里刚好只剩一间的桥段恰如其分地出现了,我刚由悲转喜,却见他扭头跟同行的师兄说:「那我和你住一个标间吧。」

师兄也不解风情,「没问题!」

我:「……」

苍天啊大地啊,我要怎么才能在月亮升起后亲到颜亦辰啊?!

既然共处一室泡了汤,我就要开始采取 PlanB 了。

「喂,颜亦辰,我饿了,陪我出去吃个饭呗!」我微信给他发了过去。

我计划得天衣无缝,趁颜亦辰来房间叫我的时候,我就顺势把他拉进屋里,然后给他来个壁咚,再在两个人的热情里来个紧密相拥什么的……

「走。」两分钟后,他就来叫我了。

我伸手想把他拉进来,他却死死地站在门口,「你不是饿了吗?快去吃饭吧。」

「……」

KO(击倒对手)。

8

没关系,我还有 PlanC,等到了餐厅,再下手也来得及。

我以为我们会去一个充满着浪漫气息的地方,结果他直接拉我去了酒店的餐厅。

嗯,是我忘了,酒店发了几张晚餐自助券。

啊!我要疯了!

酒店自助就自助吧,我也能接受,但是一屋子竟然全是这个领域的教授,博士,研究生什么的。

颜亦辰一路走在我前面,不断地和很多人打着招呼,最后还拉着我和一堆人坐在了一起。

他们津津有味地讨论着自己的研究方向,研究难题,我就只能一口一口地吃着盘子里花花绿绿的东西。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和颜亦辰来这里?

啊!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我跟着颜亦辰去了会场,临进门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摆着一大箱类似于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同声传译器,要拿一个吗?」颜亦辰侧身问我。

我点头如捣蒜,之前我打死都没想到,他带我参加的是全英的会议。

更没想到的是,整个会场只有我一个人耳朵上挂了翻译器的耳机。

等到会议开始后,我发现其实以上两件事并不是最让人难过的,最让人难过的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我听不懂的中国话了。

台上头发花白的外国老教授喋喋不休,而颜亦辰竟然不时地对他的黑色幽默进行恰当的回应。

他偶尔扭过头时,我便努力对他扯扯嘴角,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和白痴无异。

9

会议第二天,大多是一些学生上去作报告的。

当然,里面有颜亦辰。

我惊讶于他的科研速度,上去报告的,研一学生只有他自己。

而且,全程英文。

台上这个熟悉的身影正滔滔不绝地滑动着 PPT,浑身散发着掩饰不住的光芒。

而我的心情可谓五味杂陈。

因为他的优秀让我骄傲,又让我抑制不住地开始自卑。

颜亦辰在一束追光下侃侃而谈,汇报完毕时,全场掌声雷动。

我听见身侧两个头发花白的化工领域牛人在聊天,说这个年轻人真是个难得的人才。

在不远处,还有几个女生眼里正闪着爱慕的光。

我突然有种要向全世界宣扬这是我男朋友,再优秀你们也不能抢的冲动。

然而我没有,因为我知道,如果让她们看到我是这种水平,怕是会长敌人的威风。

这不叫妄自菲薄,这叫有自知之明。

10

那天的晚宴,隆重得让我感觉自己进错了会场。

轻快的摇滚乐队恰如其分地演奏着,来自全世界各个牛逼高校的教授、学生拿着高脚杯,面带微笑地讨论着自己的研究进度,圆桌上不断地上来各种山珍海味和冰镇的青岛啤酒。

大牛的身边是小牛,小牛的身边是大牛。

颜亦辰凑近我耳边,轻声问:「带你去走走吧?」

我使劲摇摇头,说:「不要打扰我吃鲍鱼和海参。」

于是他自己起身,走进了人群。

其实我根本不喜欢吃鲍鱼,也不喜欢吃海参,味道一般还肥嘟嘟的。

我只是觉得,自己会让颜亦辰丢脸。

没错,我孬。

旁边一个男声突然响起来,「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我说:「我不是学生。」

他说:「那你是投资方公司的员工?」

我说:「不是。」

他说:「那是会议秘书?」

我为了不让他继续费劲地猜下去,就直接告诉他,「我是写小说的。」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文学类的研究生,可是这次的会议主题和文学相差甚远啊。」

「……」

我尴尬地笑笑,「不远不远,我是来积累写作素材的。」

他咋咋舌,「你为了积累写作素材可真拼。」

我开玩笑,「这不算啥,我为了化工系男主,都准备好以身相许了。」

他瞪大了眼睛,喉结动了动,然后仰头喝了一口啤酒。

我想,他可能是误会了。

后来那男生兴致勃勃地,和我聊起了老舍、沈复、李清照、朱自清。

为了回应他的热情,我又和他聊了夏七夕、语笑嫣然、匪我思存、林栀蓝。

最后聊到他一脸蒙逼我也一脸蒙逼,我们才心照不宣地不再出声儿。

为了缓解尴尬,我和他便一直笑着碰杯,喝了又喝。

颜亦辰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喝青岛生啤喝嗨了。

那股鲜美的劲儿,仿佛喝完之后就有一大堆啤酒沫与你共舞,而你在漫天飞舞的啤酒泡中旋转跳跃,甘甜可口得让你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颜亦辰冷冷地瞥了那男生一眼,然后伸出手指弹了我的额头。

我露出牙花子,冲他甜美一笑。

「走吧。」他说。

我乖巧地点点头。

起身的时候,那男生满脸红晕地说:「要不要加个微信?我随时乐意提供写作素材。」

颜亦辰一怔,声音堪比冷藏库,「她笨,你的素材她理解不了。」

我:「……」

11

回房间的路上,微醺的我耷拉着脑袋,跟在颜亦辰身后嘟囔,「颜亦辰,我对不起你。」

如他所说,我确实笨,他有这样白痴加弱智的女朋友,实乃人生之大不幸。

他说:「你也知道?」

我说:「我当然知道。」

他说:「那你还跟其他男生一个劲儿地碰杯?你过来到底是陪我,还是来拈花惹草的?」

我一愣,忙解释道:「哎呀,不是拈花惹草,他是在跟我讲老舍、沈复、李清照、朱自清。我还是挺佩服学化工的,能懂这么多文学的东西的……」

颜亦辰目光冷冷地扫过我,沉默着伸手拿过我的房卡,刷开了门。

看来本来想灭火的我,却好像一不小心在火上浇了油。

我为了弥补过错,继续嘟囔,「他虽然长得不赖,声音也挺好听的,而且很多诗词张口就来,但是没你……」

刚进门,还没等我说出最后的「帅」字,颜亦辰就一把将我箍在了墙边,他的身前。

在微妙的酒精作用下,我突然热血上了头,在大概半分钟又或者是一分钟的时间长度里,我一共咽了三次口水。

第三次还没咽下去的时候,嘴巴就被嘴巴堵上了。

那个绵长的吻一直滑到锁骨,让我微微有些发晕。

毫无防备时,颜亦辰突然把我横空抱起,扔在了床上。

等我在柔软的床垫上颠了三颠后,他飞快地爬上来,整人悬空俯在了我身上。

「等……等等。」

然而颜亦辰一系列的动作并没有停,他把脑袋凑近,咬住我的耳垂说:「看来得让你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女朋友。」

温热的唇再次覆上来,我竟止不住开始有了些小期待,可他却突然停了下来,「你是不是没洗澡?」

「……」

「全是氯化钠和尿素的味道。」

在会议上刚受的刺激又一次涌入大脑,我使劲将他推到了一边,忽地坐了起来。

「颜亦辰,你这就过分了,不玩儿就不玩儿了呗,还把对话上升到专业知识的高度,这不是埋汰人吗?」

我爬下了床。

他忙问:「你去哪儿?」

「洗澡去!」

我发誓我没有半点暗示他的意思。

等我推开卫生间门的时候,却蓦地瞥到了颜亦辰脸上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12

我挂着红扑扑的脸蛋从浴室出来后,他已经走了,突如其来的一股失落感让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耻下流。

我溜达了一会儿觉得无事可做,便百无聊赖地瘫在床上随意看起电视来。

不一会儿,门响了。

我心里一紧,赶紧把身上的睡衣整了整,故意放慢速度,踩上拖鞋开了门。

是颜亦辰。

他的双手从背后伸出来,握着一大堆黑色管状的东西,「给你。」

我一愣,端详了很久,「这是……?」

他笑笑,「你打开看看。」

我打开一只后,才发现竟然是口红,那旋出来的圆头形状格外抢眼。

我问:「为啥是圆的?」

他答:「我用小试管成的型。」

「……竟然是你做的?!」

一个个打开后,我才发现每个色号都是不一样的。这个钢铁直男能把色号研究到如此通透,简直让我感动到临表涕零。

还有那绵润的质感,简直堪比纪梵希小羊皮好嘛!

我惊呼,「颜亦辰你太伟大了!我们去创一个口红品牌吧!」

我咧着嘴一边挨个儿试着色,一边问他道:「你怎么突然送我口红?而且这里没有实验室,哪儿来的?」

「从学校带过来的。」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失落,继续道,「今天是在一起的三周年,我还以为你跟过来是想一起庆祝的,现在看来,是高估你的记忆力了。」

本来沉浸在开心里的我,鼻子忽然开始发酸,「对不起……」

「我早就习惯了。」他叹了口气,俯下身子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语气宠溺极了,「这些材料全是可食用级别的,所以……」

「所以什么?」我抽了抽鼻子问他。

颜亦辰低头在我嘴唇上轻啄了一下,「所以方便接吻。」

13

回到学校后,颜亦辰依旧住宿舍,我又回归了一个人闷在家里写稿的日常。

我虽然学习不行,但是立志要写出畅销书,然后和颜亦辰肩并肩的!

某日,他毫无征兆地进了门时,我正蓬头垢面、勾肩驼背地对着屏幕一脸姨母笑,手指飞快地写着男女主的一段羞涩又激情的「船戏」。

等我发现他站在我身后时,那双好看的眼睛已经在炯炯地盯着我的屏幕看了。

「……他反身把我压在身下,温热的手掌透过丝滑的蚕丝睡衣,在我的腰间不断摸索,一直游走到最柔软的地方……」

我的脸忽地就红成了火烧云,下意识「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

颜亦辰一脸嫌弃地瞥了瞥我,起身走掉了。

在离我三步远的时候,我听见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了句,「看来记忆犹新……」

「……」

当天下午,他就带着行李搬到了公寓的次卧里。

我虽然开心能和他朝夕相处,但还是故作矜持地问:「你怎么突然就搬过来了?」

他一边收拾一边回答:「方便你积累写作素材。」

我极力装出听不懂的样子,通红的脸却将内心的猥琐瞬间暴露无遗。

14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颜亦辰去实验室后,我心血来潮地打扫了下屋子。

只是我并不是个贤惠小能手,一转身就把颜亦辰的一摞资料碰掉了。

在那层层叠叠的实验报告里,我竟然瞟到了自己的名字。蠢蠢欲动的好奇心让我「嗖」地将它抽了出来。

上面的内容大致如下——

实验日期:毕业答辩结束

实验名称:论怎样才能求婚成功

实验人员:颜亦辰、周小熊

实验原理:三年感情基础

实验仪器:戒指、真心

实验步骤:1、确定求婚地点 2、准备求婚措辞 3、调试实验仪器 4、正式进行求婚过程

误差分析:不答应就霸王硬上弓

——

我眼里笑出了泪,看到最后一条时,手不自觉地抖了抖——真没想到颜亦辰会如此一本正经的不要脸。

我把这张实验报告拍了下来,发给闺蜜看。那货说好的守口如瓶,却在转眼间就传遍了整个朋友圈。

由于实验报告清新脱俗,只一天而已,甚至在微博上都火到一塌糊涂。

第二天晚上,颜亦辰拉着脸回了公寓,见到我后咬牙切齿地喊:「周!小!熊!」

「干……干吗?」我有点心虚,但想着最起码气势上不能输,于是咳了咳嗓子,努力昂起首挺起胸,「敢写还不敢让人看啦?」

他嘴角抽了两下,估计是真的被我气到了。

就在我想着完了完了,我竟然把颜亦辰惹生气了,怎么办怎么办的时候,他忽然把背包甩进了沙发,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腕,俯身将我按在了地上。

妈妈咪呀这地板有点硌得慌……

「好汉请冷静……」我有种不可描述的预感,赶忙挣扎着阻止他的进一步行动。

可此时的颜亦辰好像一头凶猛的野兽,我仿佛能看到他隐藏起来的獠牙,正伺机待发。

「我准备开始处理实验误差。」

实……实验误差……霸王……硬上弓……

「能不能按实验步骤来啊?」我被他死死按着,突然就怂了,欲哭无泪地央求,「而且实验时间还没到!」

「时间有变动,改到现在了。」他说罢嘴角划过一丝坏笑,「我有信心实验一次就成功。」

「……」

就在违反社会主义和谐价值观的事情正在进行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当初为了撩他而费过的牛劲,暗暗骂了自己无数遍——周小熊你丫的真是个智障!

理工男友不好撩之类的,都是错觉,错觉啊……

15

第二天清晨我揉眼睛时,感觉到指间有着一种金属的触感,仔细一看,才发现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银戒指。

样式虽没有多出奇,却刻着「YZ」的字样。

YZ——颜亦辰和周小熊。

幸福仿佛杯子里的水,满得就快要溢出来。我热了眼眶,盯着它看了好久才罢休。

抬头的时候,颜亦辰正倚着门,眼角带笑地看着我,「喜欢吗?」

我闪着泪光使劲点点头。

「这……不会也是你的实验成果吧?」我后知后觉。

「是。」他答,「不过我只置换出了银颗粒,加工还是请了别人帮忙的。」

我没忍住地笑了,「那……银的寓意是……?」

「元素周期表第 47 号并没什么特殊的意思。」他走近我,不急不缓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昨晚的实验成功了。」

我的耳朵瞬间便滚烫了。

他说罢拿出新的实验报告递给了我,上面的内容大致如下——

实验日期:昨晚

实验名称:论怎样才能求婚成功

实验人员:颜亦辰、周小熊

实验原理:荷尔蒙分泌过盛

实验仪器:颜亦辰的肉体

实验步骤:霸王硬上弓

误差分析:精准无误

——

他狡黠一笑,「有本事再发给别人看啊。」

「……」

我发誓这次一定不会,因为……要脸。

16

后来又是闺蜜的大嘴巴,把我之前干的蠢事都告诉了颜亦辰。

我恨不得撕了她。

颜亦辰说:「你就这么急于献身?」

我憋红了脸,「我一开始真没想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他不信。

我接着解释,「真的,我就单纯地想每天看见你而已啊!」

他的眼里突然有了光,看着我悠悠地回答,「周小熊,可我对你的想法,早就不单纯了。」

备案号:YXX1JzzYlMYuaaaQRokC96vk

编辑于 2021-06-21 15:5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当暖阳照进春泥 ​ 赞同 1744 ​ 目录 45 评论

男友真奇妙:我的治愈系恋爱日常

风触琴鸣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