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死囚

所属系列:女法医手记:让死者闭眼(已完结)-第十一章 黑太阳

死囚

女法医手记:让死者闭眼

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日子。

  江洋大盗黎小龙将在下午三时被枪决。

  黎小龙时年三十五岁,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体重一百二十斤,是一个脱下衣服可以见到一根根肋骨的精瘦男人。

  他的身上除去肌肉,几乎没有一点脂肪。他的细眯的眼睛、塌陷的双腮、在皮肤下跃动流转的肌肉,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精力,似乎随时随地都要爆发。

  黎小龙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重刑犯。他横跨南七北六十三省,做下数十起大案,包括七件人命案。最后黑吉辽三省的公安部门,出动近千名武警,在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里,围追堵截五天五夜,才把滴米未尽、濒临油枯灯尽的黎小龙生擒活捉。

  黎小龙被判处死刑,死刑犯本应关押在看守所,由法院执行,但他是入监执行,且犯罪性质恶劣,保险起见,便将他秘密关押在国内设施最好、防守最严密的楚原市南岭监狱。

不过因为执行死刑前,他提起过上诉,原定的十日内执行不得不延期到今天。

  中午十二时,狱警李涛在关押黎小龙的死囚室门外问他:「再有两个小时就要上车,你想吃什么就说出来,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黎小龙窝在死囚室的墙角,垂着头,神色有些萎靡,说:「给我一碗红烧肉,少加糖,多放辣椒。」

  李涛又看了黎小龙一眼,想人之将死,再凶悍的狂徒也没有了锐气。

  下午二时,荷枪实弹的武警押着黎小龙登上囚车,在前后两辆警车的护送下,驶向行刑地北大壕。

  北大壕距离楚原市区二十余里,背靠荒山,左右均是丛林,据说从清朝时起就是处决犯人的地方。由于阴气太重,平时少有人迹。

  黎小龙背对荒山站立,前面十米处,有五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这五只枪里只有一只会射出子弹。行刑手都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没有失误的可能。

  坐在警车里的指挥官发出开枪的讯号。

  随着一声脆响,一粒子弹准确地击中黎小龙的心脏位置,血花灿烂地飞溅。

  黎小龙应声倒地。

  负责验尸的法医向黎小龙的尸体走过去。

  忽然,几名战士似乎发觉了异样,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喊出来:「这个人不是黎小龙,他是冒牌的。」

  法医验明犯人已经死亡。

  由于无人认领尸体,由运尸车径直运送尸体到火葬场火化。

  提出异议的两个战士,一个叫吴辉,河南省平顶山市人,一个叫武天赐,河北沧州人,均参与过黎小龙的抓捕行动。

  沈恕与两人互相介绍过身份,开门见山地问:「你们根据什么判断被枪决的人不是黎小龙?」

  吴辉抢着说:「被枪毙的那个人确实和黎小龙长得很像,但是黎小龙的右手上有一道很长很深的刀疤,而那个人没有。我和黎小龙搏斗时见到过那道刀疤。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右手上的伤疤,像一条虫子一样,很丑,那个印象非常深刻,我绝不会记错。」

  武天赐也说:「我也见到过黎小龙手上的那道刀疤。被枪决的那人手部的皮肤很光滑,而且他身上没有杀气。黎小龙是非常阴沉的人,在距离他很远的地方就能感受到强烈的杀气,让人莫名其妙地害怕。被枪毙的那个人完全没有这种气场,明明就是两个人。」

  沈恕沉吟说:「关于气场的说法,我可以接受,但是不能作为证据。他右手上的伤疤是实实在在的证据,不过现在整形技术这样发达,他去掉了伤疤也说不定。不过你们放心,我们会给出一个公正的说法。」

说完,沈恕拿起电话通知马经略:「你和许天华立刻和火葬场联系一下,让他们暂缓火化黎小龙的尸体,你们两个先去火葬场控制一下局势,我和淑心随后就到。」

  半路上,马经略的电话打进来:「黎小龙的尸体已经进了焚化炉,是行刑指挥王天德亲自命令火化的,火葬场的人拦不住。」

  沈恕说:「让他们立刻停火,尽量保留黎小龙的尸体残骸。」

  马经略说:「不行,我们拦不住,咱们没有手续,王天德不理我们。」

  沈恕说:「你把电话给王天德,我和他说。」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烟酒过度、中气不足的沙哑声音:「哪位?」

  沈恕说:「我是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沈恕,正在赶向火化场的路上,由于有人报案称被执行枪决的犯人不是黎小龙,我敦请你停止火化,尽可能保留死者的尸体残骸。」

  王天德满不在乎地说:「你不要听那些无稽之谈,都是一小撮不明真相的围观者瞎起哄,这件事解决后我还有其他工作,等你到了再说好不好。」话毕不容分说就挂断电话。

  沈恕还试图继续说服他,电话里传出滴滴的断线声音。沈恕随手把电话重重摔在座位上,这在他已经是少有的过激表现,看得出他很生气。

  沈恕问我:「火化一具尸体要多长时间?骨灰还能不能验出 DNA?」

  我说:「半个小时就都成灰烬了,有一些较大的碎骨头,也没有了化验价值,分子链都被高温毁掉,验不出 DNA 的成分。」

  沈恕嘟囔着吐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不知道具体在说什么,但可以判断出是脏话。

  我们的车子开得飞快,拉响着警笛,平时要一个小时的路程,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

  我们下车后一路向火化炉的方向跑过去。

  还是迟了一步,焚化炉的火焰已经平息,王天德也已离开了现场。

  沈恕掏出警官证,阻止火化工说:「我是市局刑警队的,现在要求你们不要打扫骨灰,我们要检验现场。」

  火化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见状退后一步,偷偷拨响火化场领导的电话。

  我站在焚化炉前,摇摇头,有些绝望地说:「晚了,现在拿到骨灰也没有什么价值。」

  这时火化场的主任陆志来到焚化炉前,和沈恕介绍过身份,问:「有什么问题?」

  沈恕说:「有人报案说你们刚火化的尸体是死者的替身,我们要保存证据。」

  陆志说:「这件事和我们无关,这是你们送来的尸体,我们负责火化,各尽其职嘛。只要死者家属没有异议,你们要收骨灰就尽快收,焚化炉的排期很满,不能耽误时间。」

  沈恕用目光征询过我的意见,对火化工说:「把里面的骨灰收集到一起。」

  火化工按动电钮,火化炉里发出沉闷的咯咯吱吱的声音,一堆灰白色粉末和碎骨顺着炉壁的开口倾倒出来。火化工把这些残渣都收集起来,装在一个做工粗糙的木质骨灰盒里,递给沈恕。

  陆志敷衍着说:「沈警官满不满意?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要火化下一具尸体了,已经耽搁了十分钟,再不入炉,死者家属会有意见。」

  沈恕到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点头说:「不耽误你们的工作。」

  陆志向火化工挥挥手,示意开始火化下一具尸体。

  一口装敛尸体的棺木被推到火化炉前。一名工作人员说:「无关人员请退后。」又指挥火化工说:「点火。」

  我忽然心念一动,阻止他们说:「先不要点火,再等几分钟。」

  大家狐疑地看着我。

  走到门口的陆志又转身回来,口气里带着不耐烦说:「警官们还有什么事?」

  我问吴辉和武天赐说:「黎小龙被击毙时,子弹是不是打在头部?」

  两人证实说:「是,一枪打在心脏,一枪打中头部。」

  我对陆志说:「再等两分钟点火,这是知情人报案,涉及一名死囚的真实身份,我们必须要慎重,请你理解。」

  陆志说:「你到底要干什么?能不能说清楚。」

  我对火化工说:「打开焚化炉的门,我要进去。」

  大家都被吓一跳,怀疑耳朵听错了声音。

  我又重复一遍:「打开门。」

  火化工看着陆志等他的指示。陆志虽然不乐意,却也不肯和警察们对着干,说:「按他们说的办。」

  火化工打开焚化炉的门,一股热浪席卷着烟尘和呛人的腥味扑面而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我被灰尘呛得打了个喷嚏,张开嘴喘口气,就要钻进火化炉里。刚到门口,又被热浪逼了出来。我退后几步,抹抹脸,感觉像是浑身沐浴着骨灰。

  我对陆志说:「太热了,还要等一会才能进去,没关系吧?」

  陆志无奈地说:「随你们吧,最好抓紧时间,一具尸体的火化时间推后,所有的都要推后,家属要是闹起来,警官们要帮我处理下纠纷。」

  沈恕说:「不用担心,家属们有意见,我会向他们解释。」

  焚化炉的门敞开五分钟后,我感觉里面的热度已经下降,就再次试图进去。先提醒沈恕说:「我进去之后,你要保证别让人点火,否则等一下我出来时就变成灰了。」

  沈恕笑笑说:「这点倒是可以保证。」

  我捏着鼻子钻进火化炉,里面灰尘弥漫,视线只能达到一米内的范围。我弯下腰低着头,眯起眼睛,仔细地寻找,一边用手在地上摸索。找了好大一会,手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摸了摸,是滚圆的球体,端起来放在眼前端详,确认是我要找的东西,就用双手捧着走出焚化炉。

  众人见我捧着一个骷髅头走出来,都低呼一声。

  我举起这个圆滚滚的东西,凑近沈恕的鼻子前,说:「唐雎不辱使命。」

  沈恕微笑说:「真有你的,你怎么知道这个头骨没烧化?」

  我说:「走吧,上车给你解释。这百分百是那个死刑犯的头骨,你看前额这个洞,是枪打出来的孔。」

  一行四人谢过目瞪口呆的陆志和那名火化工,开车返回警队。

  我在车上向他们解释说:「人体密封性最好的部分就是颅腔,在火化时,由于温度很高,颅骨内的组织又绝大部分是液态,这就好像是不停地加热一个装满水但是却密封着的玻璃瓶,颅腔里的压力不断增大,最后达到临界点,就啪的一声爆裂,然后骨骼开始碳化,直至烧成灰烬。但是我们比较运气,那名被焚化的死刑犯在枪毙时被击中额头,有了一个孔洞,这样颅骨的密封性就差了很多,里面的液体在加热时有了排出的地方,这个头骨得以完整保存。而且它没有完全碳化,我们可以测试它的 DNA,以确认它的配型是否与黎小龙的配型相符。」

  三人听得聚精会神。半晌吴辉才接话说:「听得我五迷三道的,你们做法医的,连火化死人的细节都研究得这样透彻。」

我说:「我入学第一天,导师就指导我们说,做法医最重要的三件事就是细节,细节,细节。尤其是侦破大案要案时,罪犯的智商越来越高,反侦察能力越来越强,我们必须善于捕捉一切蛛丝马迹,从罪犯忽略的最细微的事物中找出案件的症结所在。这样说没让你们感觉我在自吹自擂吧?」

  吴辉说:「哪里哪里,大开眼界,大长见识。」

  沈恕说:「淑心是楚原市的明星级法医,她的故事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我说:「每次你满意的时候都这样说,一旦不称你的意,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沈恕说:「冤枉,我对你一向是尊敬的。」

备案号:YXX13weGEvNFwmeA4lSB4p2

编辑于 2020-09-03 18:20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狸猫换太子 ​ 赞同 66 ​ 目录 19 评论

女法医手记:让死者闭眼

美读文化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