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女人的战争:我辞掉月薪 1 万工作重新入职,才发现职场艰难,底薪只给 2500

所属系列:女子生活图鉴:职场、情场上的人性抉择

女人的战争:我辞掉月薪 1 万工作重新入职,才发现职场艰难,底薪只给 2500

女子生活图鉴:职场、情场上的人性抉择

1

女人在嫉妒这种情绪上格外敏感。

尤其是争强好胜的女人看到别的女人混得比自己好,处处压在自己头上,自然心有不甘,想要超过对方,一鼓作气把对手打倒。

这就是我和顾明明的战争起源。

哦,忘了介绍,顾明明是我的直属领导。

但那又怎么样,我进公司的时候头上可是顶着 S 公司的光环。

S 公司在北京,做公众号,在业界鼎鼎有名,粉丝早已经达到几千万,甚至连文章的点赞数量都达到过十万加。我一毕业就进入 S 公司,从实习生做起,到现在已经工作了一年半,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

这些都是我离开 S 公司后,S 公司带给我的光环加持,写在简历上也是金光闪闪,不管是向哪家公司投递简历,对方的 HR 一般都会小心翼翼跟我确认,「不好意思叶女士,我想问一下,您简历上写的 S 公司,是北京的 XXXX 公司吗?」他们在问这个问题时,口气中那种不易察觉的惶恐和讨好,让我十分受用。

毕竟在经济发展并不发达的 Z 市,S 公司就像天上的明月一样,遥远美好,却可望不可即。

顾明明是唯一一个没有看到我头顶光环的人。

她让我从实习期开始做起,底薪 2000 块。

我在 Z 市新租的公寓房租就 1500,也就是说我的工资仅仅够我缴纳房租。

「我之前在 S 公司的工资底薪是 6000 块,也有绩效考核,我的绩效能拿到 4000 加,每个月到手至少有一万。现在您跟我讲,实习期的工资只有 2000?抱歉,我接受不了。」

我觉得有些气愤,2000 块钱的工资简直就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姑娘,这个行业的薪资水平,就算是在北上广,也不过五千左右。你能拿这么多钱,不是凭借你自身的实力,而是 S 公司这个平台。我们公司在整个 Z 市待遇算中等偏上了,而且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

「发展空间大就给人两千的工资吗?」我有些生气地打断了她的话。

「你追求高工资,为什么要从 S 公司离职呢?」她双臂交叉,后背靠在椅子上,笑着问我。

打人不打脸,她又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要不是在 S 公司混不下去,谁到这里来找工作?

S 公司从外面看去,的确光鲜亮丽,是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的公司。然而它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是,公司内斗得太厉害,为了抢业绩,两个部门的领导可以在办公室里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更别说暗地里,给对方互穿小鞋、打小报告了。

带我的领导在一次工作中,被人陷害,出现失误,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被迫辞职,连累我也离开了公司。

父母听说我离职后,坚决不要我留在北京,各种逼迫威胁,非要我回家找工作。我跟他们大闹一场,双方都让一步:我离开北京,但不会回家,而是来离家相对较近,经济发展又貌似不错的 Z 市闯荡。

谁知来到 Z 市后,才发现号称新一线城市的 Z 市,经济发展竟然这么落后!

在北京,新媒体的公司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抓一大把,就算是找不到像 S 公司这样财大气粗的,凭借着 S 公司的光环加持,找一份普通的工作糊口根本不成问题。可在 Z 市,你连糊口的都找不到。

一连半个月,我在网上浏览 Z 市的招聘信息,不是工资太低,就是发展前景不好。

「Z 市就这样啊,想当年我作为应届毕业生,进我们公司的时候,实习工资也是两千多一点。」一毕业就来 Z 市打拼的闺蜜听我吐槽 Z 市工资低,安慰我,「不管你找多少家都这样。这就是 Z 市真正的发展水平,抱怨也没有办法。」

想起闺蜜的话,我的心情更糟糕了。

顾明明还在喋喋不休介绍他们公司的情况:「我们公司在整个行业发展都很有潜力,公司的公众号已经做到整个行业前三了,争取明年做到行业第一。」

我打量着整间办公室的环境,心里压根就不信她的话。

在她身后是一排浅胡桃色的玻璃柜,玻璃看上去很久没有清理了,柜面上还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包装盒,整个办公室看上去很杂乱。

由于玻璃柜占了房间的二分之一,办公区全都挤在墙角里,狭仄的格子间里,每个人低头工作。从我这个角度看他们,人人都像是被北京的沙尘暴刚刚吹过,全都灰头土脸的。

这样的办公环境,竟然能做到行业前三,这个行业发展是有多差劲?

从顾明明公司出来,我又接连面试了不少公司,竟然没有一家合适的。

我看着招聘网站上被我浏览过无数遍的招聘信息:那些靠谱的职位,我已经去面试过了,并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那些不靠谱的职位,我也已经去面试过了,他们打着招聘的名义想要骗我的钱。

为了找工作,我已经精疲力竭,弹尽粮绝。

此时我又接到了顾明明公司的 HR 打来的电话,「叶女士,我们公司领导经过考虑,决定给你涨五百块钱,您再考虑一下?」

顾明明让步,多加的这五百块钱,最终让我动摇了。

虽然我并不是因为这多加的五百块钱才去顾明明的公司,但偏偏看上去就像是他们给我加了这五百块钱,我才接受了这份工作。

我以两千五百块的价格就把自己贱卖了,从此以后我在顾明明面前永远都有种低人一等的廉价感。S 公司的光环加持在我进入公司的第一天就破碎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没有起过任何的作用。

2

我入职的这家公司,是经营玉石文玩的,这个行业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

不过好在我的工作形式还是熟悉的:运营公司的公众号。

顾明明是我的直接领导,她的工作跟我一样也是给公司的公众号写文,介绍行业相关知识。

她知道我没有相关行业的经验,就让我拿着小号练手,一边学习行业知识,一边写行业相关文章,我每天都要把写完的文章给她审阅,周末也不例外。

我的休息日几乎全都用来公司加班了,工资却拿那么少,这让我非常反感。

更让我反感的是,顾明明对我稿件的修改方式。

我读过她的文章,在我看来,她写得很差劲,没有一点才气,我的文章比她的好。

所以对每天她都要给我审稿这件事,我非常排斥。

一篇文采飞扬的文章,每次在她手里都会改得面目全非,就像是一只金碧辉煌的孔雀被她硬生生拔掉了尾巴上的羽毛,变成了一只山鸡。

我对她的能力深深质疑,并且由质疑变成了一种逆反心理。

就在我工作了快一个月后,这种逆反心理让我跟她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那是一个周末,我跟闺蜜出去吃饭,玩嗨了,十点多钟才回家。

回家后,我才想起公司的小号今天还没有发文章,急忙从这里扒一段,从那里抄几句,凑了一篇文章,又随便从网上搜了几张图片插入进去,等我弄完已经十一点多了,终于赶在这一天结束之前把文章发了出去。

不得不说,我在文章发出去的时候,的确有点心虚。

没想到文章发出去没过五分钟,顾明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在家埋头写了一天,你就写成这样?」她在电话那头讽刺我,「我今天可是特意晚睡,就等着拜读您的大作呢,你给我看这种垃圾?」

「今天我有事,确实发晚了。」我心虚地解释。

「你有事我可以理解,但你的工作态度一直就不端正,出了问题,你就想用有事来搪塞吗?」她的声音逐渐严厉起来,「你的文章配图里有一张蜜蜡吊坠,那蜜蜡是假的,你知道吗?」

蜜蜡吊坠是假的?

我打开电脑,找到那篇文章,点开,找到那张蜜蜡吊坠的照片,看了半天都没有瞧出它是假的。

「假在哪里?我看着很真啊。」

她的口气变得更坏了,又问了一个更加专业的知识,「蜜蜡的真假该如何判断?」

她的提问让我想到了高中课堂上,老师的随堂测试,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连真假都分不出来,我怎么知道该如何判定!

「我不知道。」

「你前天小号里刚发过一篇鉴定蜜蜡真假的文章,你不记得了吗?」她的口气咄咄逼人,我拿着手机的手,已经有点颤抖。

我急忙在电脑上查找周五发的文章,果然找到了那篇鉴定蜜蜡真假的文章,点开,里面在介绍假蜜蜡时,用的一张照片竟然就是今天我文章里用的那一张!

我惴惴不安,紧张到极点。

「那篇鉴定真假的文章,你在转载的时候,是不是根本就没读过?」她继续问。

是,我没有读过。

周五那天,顾明明有事没来公司,没人管我,我就散漫地过了一天,快下班时,才匆匆忙忙从别的公众号转载了几篇文章,我哪里有时间细读。

「你觉得一个月两千五的工资很委屈是吗?可在我看来,你连这两千五百块都不配拿!你自己去翻翻自己这近一个月的阅读量,我一个人运营两个号的时候,小号上的阅读量比你现在高多少,你看了吗?」

看来她对我的不满也由来已久,一旦开始炮轰我,就停不住了,「我就算给你开五千块的工资,你凭什么拿得起来?凭你写的这些垃圾吗?」

「你说够了吗?」我被她骂得发蒙,全身的血液因为愤怒都在翻滚沸腾,「既然我创造不出两千五百块的价值,那我辞职不干了还不行?」

她正在电话那头骂得兴起,没料到我会来这么一句。

「好,那你从明天起,不要再来上班了。」她冷冷地说。

我被顾明明气得一夜无眠。

虽然是我主动辞职,可在外人看来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只会觉得我是因为无法胜任工作,才被顾明明辞退的。

我好歹也是 S 公司出来的,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现在竟然在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翻了船,被他们辞退?

我不甘心。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在生气之余,我开始担心起自己未来的处境:如果现在辞职,我必须得从头开始找工作,可是 Z 市的工作机会,我在上个月就已经领教过了,我不会找到合适的工作,而我之前身上的积蓄早就在交了一年的房租后花得所剩无几了。

这时候心里有个声音悄悄冒出来企图说服我向顾明明低头:这件事原本就是你做得不对,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跟顾明明赌气丢掉工作,才是得不偿失。如果你不服气,不如换一种打击她的方式,比如在能力上超过她,取代她现在的位置。

一想到将来我取代她的位置,用这种方式来报复她,我心潮澎湃,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我和顾明明的战争,在我这一方,悄无声息,又志气满满地开始了。

3

顾明明最终也没有辞退我。

公司现在正在急剧扩张,他们需要像我这种在一线城市待过,有新媒体运营经验的人。他们招不到合适的人,就像我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样。

对这一点,我知道,顾明明也知道。

那次争吵之后,我们心照不宣地和好了。

但我跟顾明明的战争,不,确切来说,我想要取代顾明明位置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了。

我渴望能打败她,取代她的位置,可我也清楚自身的实力,目前来说,我根本没有能力打败她。

我嫉妒她,厌恶她,但却总不由自主地靠近她,想学习她身上我还没有的能力。

这种矛盾复杂的情绪,在我知道顾明明竟然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时,变成了一种暴击。

这是我在入职公司快两个月了才知道的。

说出来都觉得有点奇怪,顾明明就坐在我对面办公,公司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来找她:有的找她签字;有的来找她确定样稿;摄影师不在的时候,有人来找顾明明帮忙给上新的产品拍照;有人来找她确定宣传推广的方案……

可我从来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我从来都没想过跟我做相同工作的顾明明,为什么还要兼顾那么多的、不属于她的工作。

我下意识地以为她只是在给王总(公司的另一个创始人)帮忙,毕竟顾明明跟王总私交甚好,两人曾经大半夜在朋友圈晒喝酒撸串的照片。

以我做了半年实习记者的敏感,我竟然从来都没想过去扒一扒她。

她是公司创始人的事,还是跟坐我旁边的妹子闲聊时说起的。

「明明姐很厉害啊。」说到顾明明,妹子的双眼放光,完全一副小迷妹的模样,「以前她是 Z 市报社的首席记者!采访过许多特别厉害的人物,她在 Z 市很有名的,写过很多著名的报道……」

Z 市报社的首席记者?

Z 市好歹也号称是新兴的一线城市,本市的首席记者,也是光鲜亮丽、人人艳羡的职业,她为什么要离职呢?

我震惊之余,对她离职也多了一分好奇。

「那她为什么离开报社,来到这家公司呢?」放弃首席记者的职位,来这种灰头土脸的小公司写公众号,她工作上是出现重大失误,被开除了吧!

我想继续听些她的八卦,幸灾乐祸一下,来减轻我从她那里得到的羞辱。

「不是啊,明明姐也是老板啊!当初王总想要创业,问她要不要来,她就来了。」

妈呀,顾明明竟然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我被这个消息直接震惊得合不拢嘴。

我来公司的时间短,跟同事仅限于点头之交,还没有到八卦公司内部消息的地步,可没有想到整天被我鄙夷文笔差劲、不配做我领导的顾明明,竟然是公司的老板?

震惊之余,我隐隐生出了一种挫败。

我想,我可能战胜不了顾明明了。

妹子没有察觉到我脸色的变化,还在喋喋不休地诉说着顾明明的发家史:

「创业之初,公司就两个人,王总和明明姐。王总全国各地跑,负责找货源,你知道啊,像是蜜蜡松石这些东西,如果不懂的话,很容易买到假货的。明明姐则负责找设计师和雕刻师来设计、加工,她做销售、做摄影师、还负责宣传推广,晚上写公众号……

「还有啊,明明姐实在太有前瞻性了,竟然在那时候就开始做公众号。他们创业的时候,公众号刚开始发展,当时很多做这行做得很好的大公司,比如 M 珠宝公司啊、H 文玩公司啊,都是行业的领头羊,但是他们都没有做公众号的意识。

「听王总说,当时明明姐一个人当十个人用,还坚持写公众号,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王总看她太累了,就不让她写了。但是明明姐不听,还是继续写,坚持到如今,咱们公司的公众号在整个行业都特别有名。别的公司到现在才明白公众号的重要性,不过现在好像也晚了。

「公众号是咱们公司对外交流的一扇窗户,很多客户可能没听过咱们公司的名字,却关注咱们的公众号。很多客户都是公众号的忠实粉丝,他们觉得咱们能给他们提供非常专业性的知识,对我们非常信赖的……」

我听了妹子滔滔不绝的介绍,忽然想到我那张假蜜蜡的照片,似乎明白顾明明生气的原因了。

因为那张假照片,我损害了公司的专业性,虽然我发的只是小号。

我想起面试时,顾明明说她要把公众号做到全行业第一的梦想,那时候她并不是在忽悠我,她是认真的。

这个女人野心勃勃。

整整一个下午,我坐在电脑前陷入了沉思。

我在电脑上输入「顾明明」和「Z 市」,搜到了很多很多篇她写的采访报道。有采访市长的、采访企业家的、采访社会名人的、采访失独老人的、采访留守儿童的、采访猝死医生家属的、采访流浪歌手的,还有采访为了给女婿凑医药费,72 岁的老人街头扮玩偶与行人合影……她的采访涵盖各个阶层、各个群体,文字冷静客观而犀利。

我在一篇采访一个拾荒老人 30 年捐赠 23 万的新闻中,发现了她写的后记。她说拾荒老人不愿意接受采访,她跟拾荒老人回家,同吃同住,吃着硬邦邦的馒头就凉水,白天跟老人一起去拾荒,晚上就住在堆满垃圾的仓库里,躺在又脏又乱的床上,跟老人说话聊天,一直跟了老人三天,老人才愿意接纳她。

新闻稿的写作时间是 10 年前,那时候她也是 25 岁,跟现在的我是相同的年纪。

我问自己,如果当时我去采访,遇到不愿意采访的拾荒老人,会怎么办?

我会放弃。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我没有勇气在那堆满各种垃圾的床上睡一晚的勇气。

顾明明有。

那一刻,除了佩服她的勇气,我甚至有点嫉妒她。我嫉妒她那种百折不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精神,以及她在 25 岁就能采访出震惊 Z 市的稿件,可我 25 岁却在这种小企业里,连工资两千五的工作都保不住。

不,我不能认输,至少不能输给 25 岁的顾明明。

我的斗志在那一刻又被点燃,我要打败的不是现在 35 岁、已经拥有了一切的顾明明。我要打败的是 25 岁,一无所有却勇往直前的顾明明。

4

知道顾明明是公司创始人之后,我对待这份工资只有两千五百块钱的工作认真起来。

但让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写的公众号文章会如此平淡无奇,没有一点文采呢?以至于我还因为她写这样的文章,质疑过她的能力。

我看过顾明明写的那些新闻报道,她绝对不是平庸之辈。

我猜想,她一定是仔细研究过受众的阅读习惯,才总结出来了这种最适合读者阅读的风格。

于是,我研究顾明明的文章,从选材、写作思路、文章风格,然后加以模仿。

果然,我模仿着顾明明的风格写了几篇之后,文章的点击量一下子就上来了。

顾明明又来讽刺我:「脑瓜开窍了?我还以为除了开瓢,你的脑袋就没什么用处了呢。」

我不理会她的嘲讽,继续研究,继续写。

越是研究,我就发现她越不简单,她的每一篇文章都有丰厚的专业知识做支撑,能把很专业的问题深入浅出地讲出来。我只能模仿她的框架,一旦涉及到专业知识,我的文章质量立即就下来了。

这时候,顾明明就会开启毒舌嘲讽模式。

不过,她越是嘲讽我,我就越想获得她的认可。

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关注了几乎全行业的公众号,阅读他们推送的文章,甚至把他们开公众号以来所有的文章全都读了一遍。

当然了,我研究最多的还是顾明明的文章:我电脑上有一个专门的文件夹,用来存放顾明明的文章。从开始分析她的文章,到分析她的选题,再到分析她的思路,揣测她的思想。

有时候我对自己这种行为都感到不可思议,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

但是我停不下来。

那时候,我已经转正了,顾明明把我的底薪调到了三千,另外每写一篇 A 稿,就会多给五百块的绩效奖金,她有点挑衅地看着我,「你不是嫌自己的工资低吗?我们公司向来就是能者多赚,想多赚钱,看你自己有没有本事了!」

我疯狂研究顾明明的结果就是,连着三个月的绩效考核,我拿了第一,用坐我旁边的妹子的话说,我的进步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但顾明明抓我丝毫没有松懈过,哪怕是周末,我也必须每天都要写一篇原创稿件。

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不是没有疲倦过。

身边的同龄人或者已经结婚,或者已经有了稳定的男朋友,有些人还在父母的资助下买了房,买了车,每天下班后到海边去散散步,周末跟朋友去周边的风景区玩玩农家乐,生活滋润而幸福。

跟他们比,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还真是可怜。

买不起 Z 市的房子,也买不起车子,没有男朋友,也没有钱,我现在能牢牢抓在手里的,只有工作了。

心烦的时候,我很多次都想辞职,我何必在这里受这种苦呢?

就像朋友们说的,工作不用太辛苦,能养活自己就好;再找一个男朋友,不要太挑了,只要合得来就好,两家凑钱在 Z 市买了房子,结婚,过一年半载生个孩子,生活又是另外一种样子。

可是不甘心。

不是因为我每个月的工资,在 Z 市的同龄人中已经算中等偏上了,而是因为顾明明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聪明、敏捷、有头脑、眼光精准、坚韧、有野心。她身上有一股狠劲,为了目标能豁出一切。

我不知道我在 35 岁能混成什么样,可我知道,如果现在我离开顾明明,那 35 岁的我绝对达不到 35 岁的她所达到的成就,就像我在 25 岁就输给了 25 岁的她一样。

我不能再输一次了。

更何况,35 岁的顾明明也依然单身。

有她这个「大龄剩女」在前,25 岁的我处境还不算太差。

但我对她在嫉妒之外,又增添了几分好奇,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应对来自家庭的催婚和社会的嘲笑以及压力的。

Z 市不是北京,在北京,没有那么多闲人管你的婚姻状况;但是 Z 市,大家闲来无事,似乎更热衷于搬个凳子吃瓜看戏。

「昨天在 XX 商场看见顾总了,她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一起,不是在相亲吧?」某位早已经结婚,孩子已经开始读幼儿园的女士说,口气里带着惋惜,又有点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哎,那天我看见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坐在明明姐的车里……」另一位有男友的姑娘也笑得煞有介事,「现在不都流行什么小奶狗男朋友吗?明明姐是不是也养了一个?」

一位公司的老员工笑着摆摆手,「这都不算事,明明刚开始创业那会儿,她妈隔三岔五就来公司闹,张罗着给她相亲,她不去,结果那场面……」她在最关键的时刻忽然刹住车,引得一众吃瓜群众心里痒痒的,央求她继续说下去。

奇怪的是,听别人嘲笑顾明明——我一直想要打败的对手,我原本应该高兴的,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觉得这些嚼舌的人有些讨厌。

我想,应该是我也单身的缘故,如果我有了男朋友,我一定会坚定地站在那些人中间,跟他们一起八卦的。

然而顾明明对这些同情、怜悯、嘲笑全部不在乎。

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好,公司的办公室从创业孵化园搬到了 Z 市最繁华的 CBD;规模也越来越大,不断有新人加入,她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她周末飞到深圳去见客户,回到 Z 市已经是凌晨,周一继续坐在办公室里给我们开会。

「前段时间,我去深圳考察,发现了一款新产品,潮流而又时尚,特别符合现在 90 后、00 后的审美。我在想着,咱们这个圈子以前基本上都是中年男人,但其实也可以向年轻人渗透,但大部分商家还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商机,我想我们可以先做起来。大家可以先想一下推广的方案。」

你看这个女人不但眼光精准,还有开拓世界的野心。

她在谋篇布局、规划公司未来,根本没有时间去在乎别人那些飞短流长的议论。

不想承认,在那一刻,我竟然对她有些佩服。

在那次例会上,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拿下这次推广案的负责,为此我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我不懂设计,就去查了大量相关的资料,找行业相关案例拿来分析,甚至还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地去请教顾明明。

连爸爸的一个堂妹,定居 Z 市的表姑给我张罗的几场相亲,都被我推掉了,气得爸妈扬言要跟我断绝关系。

我也终于体会到顾明明的母亲到公司逼婚是什么感觉了,可还是不想放弃手里的项目啊,那种瞄准目标、奋不顾身要拿下的激情,以及最后实现目标的成就感,是从男女交往中无法获得的。

想让我为了相亲、为了结婚放弃工作,不存在的。

5

我在顺利完成那款新产品推广的半年后,获得了一次升职。

我所在的品牌宣传部门人数越来越多,最后分成了两部分:一个品牌策划部,依然是由顾明明直接领导;另一个是编辑部,专门负责公司的公众号运营,由我来负责。

经历了品牌推广,我去向顾明明请教后,我们的关系走得更近了。

她在 Z 市新买了房子,搬家的那天,叫我过去帮忙,她开着一辆骚得不行的红色宝马来接我。

「你的车?」我诧异。

「找朋友借的。」她笑着回答,半真半假。

我最讨厌她这种不知真假的话,她说是在做记者时,跟人虚与委蛇养成的习惯,可以用最真诚的口气说出最虚假的话。

很多时候,我都会被她这种真诚所蒙蔽,我非常讨厌她的虚伪。

可偏偏我也是这种人。

车子开进她的小区,环境很不错,到处修得古香古色,绿化带里种的全都是樱花,想来春天一到,这里必然是一片粉红的海洋。听说这里的房价已经到了五万一平,在 Z 市算是富人区了,顾明明已经能买得起富人区的房子了!

说是让我来帮她搬家,其实她早已经请了搬家公司的人来帮忙,我只是帮她看看门。

她送走搬家工人,笑吟吟地请我到二楼的卧室去坐坐。

房子是复式的,客厅里堆满了各种箱子,她径直把我领到了二楼的卧室,一推门,一股清爽的风迎面扑来,站在窗前,能眺望到淡蓝的天空和大海。

卧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超大的衣帽间和一张榻榻米,我们坐在榻榻米上,吹着海风喝啤酒。

「三十六岁了还单身是一种什么心情?」我好奇地问她,「有没有嫁不出去的恐慌?」

「你觉得呢?」她问我。

「我觉得有点可怜。」她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有点空空荡荡的。

她听了我的话,忽然大笑起来。

我被她的笑搞得莫名其妙。

她喝干了手中的啤酒,看向我的时候,眼神中多了一丝怜悯,「三十六岁没什么可怜的。跟三十六岁的我比起来,二十六岁的你才可怜。」

不等我反驳,她又继续说道:「房子、车子、金钱、事业、人脉以及各种资源,三十六岁的我全都有了,可你没有。如果你只把男朋友作为衡量可怜与否的标准的话,那咱们全都没有,你又有什么好得意的呢?」

听了她的话,我竟无言以对。

「更重要的是,二十六岁的单身女人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殊不知年轻让她无知无畏的同时,还助长了她的自以为是,让她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争强好胜、咄咄逼人的气质。

「她自以为这是气场,其实呢,在聪明人看来,不过是看了一场自以为是的笑话罢了。」顾明明笑得春风和煦,「真正的气场是敛尽锋芒,杀人于无形的。」

我看着顾明明那张笑靥如花的脸,忽然明白了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处。

原来我暗中跟她较劲,想要打败她的事,她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戳破而已。

原来她平日里的平易近人、待人温和有礼,都是她在职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研究出来的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像她写的那些文章一样,看上去朴实无华、毫无文采可言,但却是最能引发读者共鸣,促进传播分享的套路。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二十六岁的我根本就不是三十六岁的她的对手。

「其实当时王总想要留下你,给你的实习工资是四千,转正后是五千,当然绩效是一样的。」她缓缓说出当时让我最介意的实习工资背后的真相。

听了这话,我几乎倒吸了一口冷气,「你给我砍掉了一半!」

「对!」她笑得人畜无害。

「你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我恨不得把手中的啤酒浇到她头上去,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我不这么做,怎么能挫败你的傲气?」她对我的指控毫不介意,「从北京鼎鼎有名的 S 公司出来的,背景好,有野心,也有能力,从面试开始,眼睛就长在天上,丝毫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如果不把你身上的傲气消磨干净,根本就没人能掌控你。那时候就算给你一万块的工资,也根本满足不了你,更别指望你能为公司效力。」

「那你就不怕,我嫌弃你们的工资低,放弃这份工作吗?」我反驳道,试图扳回一局。

「你找工作那段时间,我把网站上的所有招聘信息全都看过了。当然了,这是做记者时养成的习惯。」她惬意地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道,「当时我们公司提供的这份工作是所有工作中最好的,我说的这个最好,是指发展前景。如果你有辨别能力,自然会选择我们。」

我听说顾明明为了留住我,竟然也到网上去翻查招聘信息,惊愕不已。

原来,我早就掉进了她的陷阱里。

「不过我也怕逼你太紧,万一你离开 Z 市回北京了怎么办?所以我又给你多加了五百块钱。」欲擒故纵这一招顾明明玩得得心应手啊!

我对她的嫉妒和不服输,在她看来,跟二十六岁的我一样幼稚可笑。

我不服输有什么用?我嫉妒又有什么用?我不愿意承认,我早就输给了顾明明。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闷声问道。

「做到什么?」她又开了一罐啤酒,随口问我。

「成功啊!你有自己的公司,能住得起豪宅,买得起好车,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口气有点儿迫切。

「现在你肯承认二十六岁的单身女人生活过得很惨了吧?」她嘲笑我。

「是挺惨的。」我承认。

「可是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啊!」顾明明悠悠感慨,「那时候我工资只有八百块,只能住在地下室里。为了省钱,早晨就吃一个玉米,中午在报社的食堂里吃,晚上买个馒头,一包榨菜,有时候是一包海带丝,就这么凑合一顿。

「生日那天,咬了咬牙,我进了一家小餐馆,花八块钱点了一碗青椒肉丝面。那是我那个月第一次吃肉,我从来没有觉得肉丝能有那么好吃,青椒也非常好吃,连面汤都非常鲜美好喝。二十六岁的时候,一碗面汤就能让我感到幸福,比你是不是惨多了?」

「可是你采访了那么多人,名声在外,还做到了首席记者的位子,多好啊!」想到她的成就,我还是有点嫉妒。

「名声在外又能怎么样?换不来钱的。我那时候哪有什么新闻理想啊,我就是想多写稿子,稿子多了,才有稿费赚,才能远离那种饥寒交迫的生活。

「当然了,稿子的质量也要上去,评稿的时候,就算你一个月写了三十篇稿件,如果三十篇都是 D 稿,还是要扣钱的。我只能写又多又好的稿子,才能赚钱。」顾明明坦白得让我有点吃惊。

「你怎么这么势力?难道你做记者就是为了赚钱?」

顾明明有些惆怅,「如果真的是为了赚钱,我就不会去做记者了。我当时要跟男朋友结婚了,可是我没有钱,他也没有,那时候我做梦都想赚钱。只要赚到钱,我们就能买房,就能顺利结婚了。」

「那后来呢?」我问。

「没有凑到首付,分了。」 6

顾明明说,她一共谈过四次恋爱,然而最刻骨铭心的那一次,是她的初恋,男友是高她一级的学长。

顾明明在大学就已经是全校闻名的才女了。她在学校的广播站里写稿子,她写的不是那些无病呻吟、歌颂青春美好的文艺稿,她写时评,文笔犀利泼辣,又带着一点幽默调侃,时而振聋发聩、时而会心一笑。

读了她的时评,你就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她,爱她的博学、爱她的性格,也爱她的才华。

学长是每天在广播里播读她时评的人,他的声音醇厚低沉,带着恰到好处的磁性。由他读顾明明的时评,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让人欲罢不能。

那时候顾明明就爱上了读她稿子的声音,只不过高傲的她从来没有主动去了解过那声音的主人。

然而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她和学长还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

她溜出去接电话,迎面撞上一个穿浅蓝牛仔衬衣的男生。顾明明的脸撞到了他的胸口上,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味,脸一下就红了,再抬起头来时,正好看见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他的脸俊朗又干净,顾明明觉得自己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你没事吧?」男生退后一步,问道。他的声音低沉好听。

顾明明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声音。

她摇摇头,仓皇失措地跑开了。

直到现在,想起那场仓皇又浪漫的邂逅,顾明明还会怦然心动。

大学是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少男少女们的爱情像水晶般纯净透明。

可一旦离开那个乌托邦,所有美好的爱情都会在尘世中被碾得粉碎。

因为凑不齐首付,那个曾经向流星许过愿要跟她永远在一起的男人,选择了一个银行副行长的女儿。

那次失恋给顾明明的打击是致命的。

以前她对爱情充满甜蜜的幻想,以为她和学长的爱情情比金坚、无坚不摧,没有人能拆散他们,他们是相依相伴,白头到老的伴侣。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在学长的心目中,竟然比不上一套房子。

她恨极了自己的不争气,她每天都在算计着自己如何才能赚钱,赚更多的钱。

作为记者,她能赚钱的途径只有写稿子,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扑在工作上。天天外出采访,从扫大街做起,只要写出一篇 A 稿,她那个月的工资就会多几百块。她成了报社里最努力的那一个,终于做到了首席记者。

「后来呢?」我问。

「分手后我为了他差点得了抑郁,抓住一个朋友就诉说自己对他的感情,我忘不掉他,那时候真的就像祥林嫂一样。我的朋友们都远远避开我,生怕被我的负面情绪影响。」

顾明明笑得云淡风轻,仿佛在说别人的事,「可是我那个初恋男友竟然把我的伤心当做他炫耀的资本。他四处跟人说,Z 市的首席记者,到现在对他都念念不忘,以此来证明他的魅力。呵,这就是我爱过的男人!」

纵然没有见过那个人渣,但我还是对顾明明那个初恋男友恨得咬牙切齿,「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无耻的人!」

「这算什么呢?更无耻的还在后面,我还给他当过一段时间的小三呢!」顾明明说到当小三的经历,皱起眉头,简直就像是踩了屎一样恶心,「那时候,他口口声声说忘不掉我,我那时候脑子里大概进了水吧,竟然就信了。

「有一次他半夜打电话给我,说在 XX 旅馆,我就打车去了,结果呢?一进房门看到旅馆那脏兮兮的房间,忽然就想通了。

「他睡我都不舍得花钱找一家干净的酒店,我到底爱的是他的什么呢?我爱的那个干干净净的学长,大概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死掉了吧。」顾明明口气怅惘,再一次喝干了手中的啤酒。

经过这次把酒畅谈,我和顾明明的关系似乎更亲近了。

不过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聊私事,她打算在本省的省会城市开一家分公司,天天出去考察。整个公司的宣传计划全都落在我的身上,我既要负责公众号的运营,又要负责产品的推广宣传,每天忙得焦头烂额。跟她聊天,聊的也全都是工作上的事,根本没空再谈感情。

等到再一次聊到感情已经是在三个月之后了。周五晚上,顾明明出差回来,给我打电话,「这段时间辛苦了,我明天请你在 XX 餐厅吃饭,算是对你的补偿吧。」

「你真想补偿我,涨工资更实在。我不去,这段时间累死了,明天我要在床上睡一整天懒觉。」我拒绝了。

「你必须得来。」顾明明在电话那头饶有兴致地说服我,「吃饭倒是次要的,我要请你看一出好戏。」

「什么好戏?」

「明天你来了就知道。」顾明明故作神秘,还不忘叮嘱我,「明天别忘了化妆,穿得正式一点。」

我被顾明明搞得一头雾水,不过第二天还是按照她的要求去了。

下午四点钟,餐厅里的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人群中顾明明非常耀眼。她穿着一件红色碎花裙,化着淡淡的妆,越发显得唇红齿白,肤色白皙。她的笑容耀眼,整个人坐在那里就像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石榴花,又像是一团跳动的火焰。

她看见我,招手让我过去,手势优雅。

走过去才发现在她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老男人,我一下子愣住了:这是顾明明的相亲对象?

「这是我的朋友,刚好在附近逛街,我就让她过来了。」顾明明对男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随后就往里挪了挪,让我坐在她身旁。

「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多大了?有男朋友了吗?」男人开口问道。

他一开口就问这么突兀的问题,我对他的印象就更差劲了。

我装作没有听见,微笑着端起杯子喝水。

餐厅装潢很有情调,餐桌上的灯发出朦胧而暧昧的光芒。

人人都说,月下看美人,就是因为月光昏暗,更给美人增添朦胧美感。可眼前这个男人即使在这么浪漫的氛围里,依然掩盖不住他浑身散发出那种中年男人身上的市侩、油腻,就像是丢在垃圾桶边上的一块肥肉,苍蝇乱飞,令人掩鼻。

如果嫁给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还不如单身一辈子。

顾明明倒是不觉得,她脸上还是挂着得体的微笑,就是那种真诚到即使说出最虚伪的话,也会有人相信的笑容。

我察觉出来了,但是对面那个男人却并没有察觉到。

他还在唾沫横飞地说着,从国际形势说到公司里勾心斗角,说到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帮着老板谈下了一单大客户,如何摆平了小人的陷害。

顾明明依然诚恳地微笑,但我知道她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这里了。

我陪着顾明明坐了两个多小时,那男人终于吃饱了,话题也说得差不多了。他看看我,又看看顾明明,「明明,我开车来的,不然我送你回去?」

顾明明指指我,依然笑得很诚恳,「我跟她一起回去就好了。」

男人好像有些不甘心,可碍于我在场又不好说什么,只好悻悻地说道:「那好吧,我们下次再聚。今天这顿饭,就当我请的,我来买单吧!」

「好。」顾明明对着男人妩媚一笑,美得就像是红花绽放。

我忽然觉得顾明明是在故意勾引这个男人。

果然男人看到顾明明的笑容,脸上是不甘、矛盾、纠结、猥琐。让我忽然想到了猪八戒看到美女时百爪挠心、抓耳挠腮的丑态。

赶在我的耐心耗光之前,男人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你的相亲对象?」

顾明明笑得更加灿烂了,「不是说让你来看好戏吗?他就是当年我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我的学长。」

「我 X,你还跟那人渣有来往?」我一生气,早就忘记了我们的上下级关系,只把她当成一个可恨又可怜的弃妇,连脏话都从嘴里蹦了出来,「就他那样长得跟个猪八戒一样,你还上赶着去给他当小三,你是不是犯贱?」

显然是我想多了,顾明明怎么可能会犯贱到这一步?她比任何人都活得明白、潇洒。

「是他纠缠我,几次三番想找我约炮。」顾明明笑得很无辜,一双干净如水的眼睛盯着我看,让我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疑惑: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为什么眼神还能干净得像是未涉足尘世的天真少女?

这样的女人八成是妖精变的吧?

「我 X,就他那模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算约炮,谁找他那样的啊!」我越想越生气,又飙了一句脏话。

「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这样子啊,他还以为自己魅力无穷,是女生们心中的梦中情人。」

顾明明又抬起头来,这次她脸上的笑容却有点鸡贼,「在宾馆那次以后,我就彻底死心了,我早就不爱他了。我就是想看看我曾经爱过的男人,到底会被岁月折腾成什么样子。现在看着他这样,我觉得特别好笑!」说着她就笑起来。

「顾明明,你是不是变态?」我也笑着骂了一句。

「没有,没有。」顾明明笑着澄清,「看着曾经的爱人变成了我最讨厌的样子,我就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活成他那样子。」

看着顾明明这恶作剧得逞的表情,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搞不懂你每天忙得要死,怎么还有闲心做这种事。」

「生活嘛,就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啊。」顾明明回答。

看着她那副享受生活的表情,我有些好奇起她的爱情观来,「我很好奇,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一谈到爱情,她的表情立即变成了怀春少女,「我喜欢的人没有形状,爱上了就全心全意去爱,他是大叔,我也爱;他是小奶狗,我也会爱。爱情,不就是全心全意去投入,去享受吗?」

「如果你爱上一个比你小十岁的男人,你也会去爱吗?」

「当然。」她回答地相当干脆,「只要他也是真心爱我。」

「家人阻挠怎么办?」

顾明明忽然又笑出声来,「像我这个年纪,还会在乎这个吗?我的生活从来都是自己的,我只为自己而活。」

随心所欲、只为自己而活的顾明明让我羡慕。

顾明明收拾东西要回去,「不早了,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记得来公司加班。」

我一听说又要加班,刚刚对她产生的那一丝好感瞬间灰飞烟灭,「为什么又要加班?」

「当然是讨论开分公司的问题啊!」顾明明笑眯眯地看着我,「你不是也想要过我这样的生活吗?现在离那种生活还早着呢!」

备案号:YX01KwM4wb0DePMgA

编辑于 2021-01-15 15:1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被包养的陆小姐:闺蜜能力差,工资却是我 6 倍,她被总裁夫人泼一脸咖啡后我懂了 ​ 赞同 273 ​ 目录 49 评论

女子生活图鉴:职场、情场上的人性抉择

匿名用户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