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死亡游戏

所属系列:凝视深渊:聚焦罪恶狩猎场

死亡游戏

凝视深渊:聚焦罪恶狩猎场

我的梦里出现了一个按钮。

梦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按一下你就会获得一百万,但是相对应会有一个人死去。

我毫不犹豫按下按钮。

我以为这只是一个梦。

但是第二天,我的银行账户上却忽然多出了 100 万。

1.

「嘭!」

我看着面前毫无预兆从楼上摔下,睁大着眼睛脑浆崩裂的女人,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明明在几分钟之前,我的邻居,也就是死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还笑着跟我打招呼。

可现在,她却像一摊肉泥一般摔死在了我的面前。

她那双眼睛正一瞬不眨地死死盯着我,鲜血溅在我的鞋子上,裤脚上。

我几乎崩溃地瘫软在地上,头脑发昏。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正在散步的邻居听见动静纷纷围了过来,我才终于从惊吓之中稍稍缓过神,哆哆嗦嗦掏出手机报了警。

「沈小姐,喝杯热茶缓缓吧。」

我应该是被吓傻了,只是普通的拍肩,都能让我猛地战栗。

回过神时,我已经被带到了警察局,作为见证人配合警察录口供。

手中的热水,丝毫不能缓解我浑身的冰凉,我双眸失神,端起茶杯嘴唇颤抖的抿了一口热茶,便听见坐在我面前的警官刻意柔声道:

「沈小姐,我姓陈,你别害怕,我们就是问一下你的基本情况,和当时的一些状况。」

听得出,对方已经尽量放柔声音想要缓解我的恐惧。

我抬起头面色惨白地看着他,随后点了点头,虚弱道: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现在只想尽快回家休息。」

「那么沈小姐,请问你认识死者吗…….」

我根据他所提出的问题一一回答。

我和楼上邻居当初是一起搬到这栋楼的,因为搬家时间正巧在同一天,家里又都养着狗,于是便互相加了微信。

周末有时会时不时一起约着遛狗,一来二去便也熟悉了起来。

「我出门的时候,她刚刚遛狗回来,当时还互相打了个招呼,谁知道没有几分钟——」

我捂着脸,显然没办法接受这一切。

「我现在一闭眼,眼前就全是她脑浆迸裂的样子,我真的很害怕!」

我哽咽着声音也有些快要崩溃的趋势。

见我快要支撑不住,对面的警察放下了手中的笔,缓缓站起身走到我面前轻柔地拍了拍我的肩,对着我柔声道:

「沈小姐,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可以介绍给您,为您疏导开解。」

「我现在只想回家,你们能不能送我回去。」

我扯住了陈警官的袖子,哀求一般地看着他,以我现在的样子,恐怕真没办法自己支撑着回到家。

陈警官显然一愣,似乎是见我状态真的很差,又或者担心我恍惚着在回家的路上出现意外,最终点了点头,将我送回了家。

我将家里所有的灯全部打开,冲进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整个人钻进了被窝里。

我同公司请了假,称自己身体出现了问题,想要好好在家休息几天,可刚挂断电话,我的手机里便出现了一个信息。

那是一条银行卡的入账消息,疑惑之下我点了进去。

「尊敬的客户您好!您尾号****的银行卡入账 100 万元,银行卡余额:113.86 万元……」

「无聊。」

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这种诈骗短信,这半天的事情将我弄得简直是身心俱疲。

我索性将手机放到一旁,眼皮一沉,随后昏睡了过去。

梦里,我又做了那个和昨天一样的梦。

我站在一个红色的按钮前。

有一个声音飘飘忽忽,远远近近。

像是询问,却又像是蛊惑。

他说:「只要你按下你面前的按钮,你便会获得 100 万,但代价是,会有一个人从世界上死亡。」

这个声音不断回旋在我的耳边,一时间我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拍吧,死一个人获得一百万,多么划算的事情啊!」

他蛊惑着我诱导着我缓缓抬起手放到了那个按钮上。

下一秒,我按了下去。

就在按下按钮的那一霎那,原本空空荡荡的场景却忽然变换。

我所在的位置也不再是那红色的按钮之前,而是我家单元门的楼下。

等我回过神时,我眼睁睁地看着邻居的身体如同羽毛一般在我眼前缓缓飘下,最后快速坠落,猛地摔在了我的面前。

脑浆迸裂,鲜血四溅。

温热的血液飞溅到我的脸上,触感是那样真实。

我意识到这是梦,我惊吓地想要逃走,可是我挪不开步子,我仿佛被人钉在了原地。

恐惧,害怕,我想要失声尖叫。

可我叫不出。

似乎有无数双大手扼住了我的喉咙,此刻我只能感觉到我浑身的血液正在倒流,那是在梦里也能感觉到的冰冷。

惊恐之间,我忽然感觉到了些什么。

有人在扯我裤脚。

我颤抖着僵硬的低下脑袋向下看去,却只看见邻居碎了半边脑袋死相可怖,四肢被摔得歪七扭八,姿势诡异的伸手抓住了我的裤脚。

她睁大着眼睛,口中流着鲜血,对着我发出了声带断裂一般的刺耳声音。

那些声音断断续续拼凑在了一起,她说:

「是你——拍下了,那个按钮——」

「我都——都看见了。」

她说着,扭曲的四肢歪着脑袋,从血泊之中,如同蜘蛛一般爬上了我的身体。

我看着那张支离破碎的脸,离我越来越近。

我似乎能够闻到她身上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我害怕地想要挣扎,想要大喊,想要逃离。

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碎了半边,还在流着脑浆的脑袋慢慢贴近了我的脸。

黏腻的血液粘上了我的脸颊,她的喉咙忽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是你害死了我,害死了我,是你害死了我!」

「我没有!」

我流着眼泪惊恐地怒吼出声,在我一声支离破碎的恐惧之下,我的眼前又重新恢复了一片黑暗。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

冷汗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2.

这个噩梦实在是太过真实。

直到梦醒之后,我的脸上甚至还能感受到那黏腻又温热的血腥气息。

后半夜,我没敢再闭眼。

翻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小区群里邻居的死讯已经传开了,甚至有人将拍得现场照片和视频发在群里。

我没有点开,那些透着血腥的小照片不用点开便让人感觉一阵反胃。

我连忙关掉群聊,刷起了视频,就这样强撑着一夜未睡。

一连许多天我都没有休息好,只要一闭上眼,眼前便满是邻居惨死在我面前的扭曲模样。

小区内有人自杀的消息很快便被传了出去。

网上的帖子里标明了准确的时间和地点,就连单元楼都有所标注。

我最好的闺蜜李雨似乎是看到了消息,连忙打电话询问我事情的经过。

好多天没有睡好觉,我如今的精神状态很差,似乎是听出了我的不对劲,她挂断电话之后,二话没说便跑到了我家里。

见她来,我心中这段时间绷着的弦总算是松了一大截。

为了改善我如今的精神状况,我找陈警官要了那位心理医生的电话,由李雨陪着我接受了心理干预。

心理医生告诉我,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下了太大的阴影,忘掉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可以做些其他的事慢慢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并给我开了几盒安神的药,辅助我进入睡眠。

回到家后,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李雨开始变着法的逗我开心,有她陪着,我原本恐惧的心倒也放松了不少。

晚上睡前,我去浴室洗澡,洗好出来之后,便看到李雨正拿着我前段时间买的一款包在镜子面前不停地比画。

见我出来,她略有些兴奋地对我道:

「姗姗,这是你新买的包啊!」

李雨看着手中那款名牌包惊叹了一声,见我点头,又继续道:

「我前段时间在官网上看过,这款包可不便宜,就连最便宜的普装都要十几万呢!」

「你哪来得这么多钱啊?你还真是舍得!」

我擦拭头发的手顿了顿,随后朝着她笑了笑,解释道:

「什么啊,这又不是正品,就是个高仿的。」

「我平常陪老板见客户多少也不能掉价啊,买不起真的,还不准我买个假的装装面啊!」

我不留痕迹地从她手中把包拿了回来,随手放到了一旁。

李雨撇着嘴啧了一声,沉思道:

「这走线,这手感,我看着不像假的啊!」

「现在高仿都做得这么真了吗?」

李雨盯着那个包纠结了一阵,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我直接推进了浴室。

「真啥真啊,都说了是高仿。」

「赶紧去洗澡,洗完澡早点睡觉,你明天不还要上班的吗?」

将李雨推进浴室,我将被我随手搁置在茶几上的包又重新装好放进了卧室衣柜里的角落。

隔着卫生间的门,却听见李雨在里面同我说道:

「我没跟你说吗?我前段时间刚辞的职,找新工作之前,正好可以陪着你在外面散散心什么的。」

我关衣柜门的手忽地一顿,诧异地望了一眼外边。

李雨辞职了?

她和他男友年前领的证,马上就要办婚礼,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怎么忽然就辞职了?

我有些奇怪,毕竟先前还听她抱怨过结婚要用的钱太多,以她和她男友现在的工资多少每个月有些入不敷出。

再加上每个月的房贷车贷,她现在辞职,以她男朋友的那些工资够交贷款的吗?

我皱了皱眉,想着一会等她出来再问个明白。

没过一会儿,李雨擦着头发从浴室之中走了出来。

我才问起她为什么要辞职,她却忽然有些含含糊糊:

「害,辞职还要什么理由啊,就是不想干了呗。」

李雨的眼神有些飘忽,可我觉得这不是主要原因。

李雨在现在的公司待了五年,好不容易才等来了她的上司退位,她顶替上司职位的那个机会。

眼瞅着就要升职加薪,怎么可能说退就退。

我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她哪句话是说谎,我多多少少能够分辨得出。

李雨似乎有事瞒着我。

我没有多问,毕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朋友,至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

睡前,我吃了医生开的药,和李雨一起躺在床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似乎得益于李雨帮我分神还有安神药物的作用,今晚一夜无梦,我睡得格外的安稳。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和李雨正坐在桌前吃着早餐,商量着今天要去哪里逛逛。

吃完早餐正准备出门,李雨却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我看着李雨的神情从一开始放松,到慢慢紧皱起眉头,再到最后的满脸震惊,与哭泣焦急。

我顿时预感,今天的行程怕是要泡汤。

李雨挂断了电话,扶着门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却瞧见她神情恍惚,回过神一把用力抓住了我的手,随后双目通红对着我着急哽咽道:

「姗姗,能不能陪我去医院,阿阳出事了!」

3.

李雨口中的阿阳,是她的未婚夫王阳。

我陪她赶到医院的时候,王阳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

王阳的父母都守在手术室外,满脸焦急。

听说王阳是因为在新房,自己动手安装灯泡的时候,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后脑勺磕到了后面的茶几角上。

王阳的父母在卧室打扫卫生,听到动静就发现王阳倒在地上,后脑勺血流不止,赶紧将人送到了医院。

我陪着李雨等在手术室门口,她一直在哭,似乎是担心过头,神情开始有些恍惚。

没过一会,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遗憾地告诉他们,王阳没能救活。

王阳的妈妈,听到这个噩耗,顿时眼前一黑,当场昏了过去。

李雨也顿时一个踉跄,瘫软在椅子上抱着我失声痛哭。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不仅是李雨,我也有些缓不来神。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身边人接二连三的死亡,让我感觉到有些许的不正常。

今早,网上的新闻上交代了邻居自杀的案情,说是排除了邻居他杀的可能,最终将案情定为自杀。

而王阳也是死于意外。

这么一想,或许是偶然,应该是我想得太多。

因为害怕李雨出事,我一直陪着李雨。

王阳的妈妈因为当场得知儿子的死讯,情绪激动突发脑溢血,瘫在了床上。

王阳的后事便只能由李雨来操办。

这场由意外开始的葬礼办得十分简单,我一直陪着李雨,眼睁睁看着好好的一个人因为这些天的伤心和操劳,憔悴得如同换了一个人。

葬礼结束之后,从公墓出来,李雨接到了一通电话。

说是王阳生前曾买过一份受益人为李雨的意外险,金额足足有 180 万。

我看着李雨挂断电话后脸上的表情,憔悴之中带着些许的虚弱。

「王阳居然还能想到这一步。」

我挽着李雨的胳膊叹出了一口气,没想到王阳居然会在婚前买下一笔巨额的意外险,并且受益人只有李雨一人。

我看了一眼李雨,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李雨好像松了一口气一般轻叹了一声。

虽然这样想有些不好。

但是,这些天跟着李雨在一起处理王阳的葬礼,我总觉得李雨的外表的悲伤之下似乎隐藏着些别的情绪。

像是窃喜,又像是得意。

有的时候我在外面帮着招呼客人时,偶尔会意外瞧见靠在墙角休息的李雨正低着头,看着手机上的东西盘算着些什么。

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几乎没有丝毫的痛苦和悲伤。

像是一种,早就算好结局的感觉。

这种感觉的由来不是没有原因。

前些天李雨正在接待客人,我用她的手机记账时,收到过一条入账 100 万元的短信。

100 万!

因着那个令我难以忘怀的噩梦,我对这个数字格外的敏感。

在看到短信的那瞬间,我差点一个手抖,把方才所有的记账信息全部删掉。

可回过了神仔细想想,那条短信和我之前收到的那条短信实在是过于相像,我便以为李雨同我一样,也收到了诈骗短信。

我原本打算将这件事当做笑话一样说给李雨,可却又觉得不是时候,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我垂下眼睛摇了摇头,阻止了自己的遐想。

将这些不该想的东西,全都怪到了因为睡眠不足导致神经质的上面。

安顿好李雨过后,我决定回一趟老家。

我同公司总共请了半个月的年假,这么一折腾只剩下了几天。

想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我便准备趁着这几天休息回家好好散散心。

三年前,曾经出现过一场意外,我妈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拖到了没有监控的小巷子里,被人捅了整整八刀,当场死亡。

被人发现尸体的时候,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没有了。

警方便怀疑,我妈很有可能是被人盯上,谋财后杀人灭口。

杀害我妈的凶手至今都没有被找到。

家里如今,便只剩下了我爸一人。

我没有告诉我爸我忽然回来,所以在看到我在家的那一刻,他的脸上闪过了一瞬诧异。

当然,这诧异不是惊喜的诧异,而是尴尬。

我妈死后没过多久,我爸靠着买彩票中了 100 万,一夜暴富。

两年前,他不顾我的阻止,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了近乎十七岁的女人当了我的后妈。

那个女人,又在一年前生下了一个男孩,自此之后我便再也没有回过家。

换句话说,现在的家里或许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

「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回来了,我都还没来得及收拾你房间。」

我爸扯着嘴角对着我笑了笑,任谁都可以看得出他脸上的牵强。

「就是回来散散心,待几天就走。」

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无所谓。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身边发生的事情太多,让我忽然对亲情产生了些怀念和依赖。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我爸……勉强算上那个和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想起弟弟,我忽然想到,刚刚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继母和弟弟并不在家。

我继母这些年没有工作,跟我爸结婚之后便怀孕专心在家生产带孩子,按理说这个时候已经到吃饭的点,她应该在家才对啊。

我有些好奇,随口问了一句我爸,继母去了哪里。

可谁知,我爸的脸色却顿时一沉,表情也开始有些不自然。

原本只是不在乎的随口一问,可是现在看着我爸这样的反应,却让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皱起了眉头。

「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我爸表情懊恼地走到沙发前坐下,随后抓了把自己的头发。

我跟那个女人交集得不多,但是我了解我爸。

上一次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是五年前,家里因为家里欠了高利贷,被人催债走投无路的时候。

只是一瞬间,我便明白,这家伙一定在外面欠了债!

「我从一个人那进了一批货,原本是想着有便宜的渠道,索性就多进一些,可谁知道,那王八蛋居然卷钱跑了!」

果然!

我的心中了然,看着他满脸颓废的样子,便猜出了个大概。

「被骗了多少?」

「200 万。」

「什么?」

我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满脸心虚的他满脸震惊。

「什么货要 200 万?」

我惊的声音都直接变调,却见他坑坑巴巴地解释道:

「不止,不止我的钱,我是介绍人,和好几个人一起进的货。」

「现在被骗了,他们闹着要我负责。」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我踉跄了一步,双腿无力顿时瘫到了沙发上。

当初他拿着那笔奖金做生意,这些年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这生意倒是做得有声有色,赚了不少钱。

不然,也不会引得那个比她年轻那么多岁的女人,倒贴着也要嫁给他。

本来就是为了钱,现在他被骗了 200 万,难怪那女人要带着孩子回娘家跟他闹离婚。

但这些,我都不在乎。

4.

「你打算怎么还这笔钱?」

我捏着眉心整个人靠在沙发上仰着头浑身无力。

我爸却忽然殷切的抓住我的手,通红着眼,老泪横流地恳求道:

「姗姗,你一定要帮爸。」

「我现在是真的一分钱也没有了!」

我惊了!

满脸诧异地看着他,胸口一口浊气,直接被他气笑:

「我就是个部门经理,一个月工资撑死了 5000,我怎么帮你还这两百万?」

「你与其在这求我,不如现在赶紧去报警求警察,看看能不能把这笔钱给追回来!」

我气急了冲着他吼了起来,吼完之后,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

我怎么就摊上了个这样的爸!

我爸的脸上满是颓废,整个人失神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没再说话,客厅之中一阵沉默,我闭上眼睛,重重叹了口气。

「我先找人借钱,能还一部分算一部分,剩下的再想办法吧。」

说罢,我掏出手机出了门。

坐在家门口的楼梯上,我点开手机通讯录,看着里面的联系人犹豫不决。

最后,按下了李雨的名字。

我身边朋友之中,现在能够借一大笔钱给我的,恐怕也就只有拿到一大笔理赔的李雨了。

可电话拨了出去,那边却迟迟没有接通。

我耐着性子又拨出去了几个,可那边却依旧都是一阵忙音。

我蹙了蹙眉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现在的时间。

这个时间,李雨应该还在休息才对。

我有点开微信,给李雨发了几条消息,等了好一会儿,可那边却依旧没有回复。

想到自己要找李雨借一大笔钱,这种事情恐怕要当面商量才行。

于是,简单地和我爸打了个招呼,我又连夜赶回了家,准备第二天去找李雨商量借钱的事。

可第二天,我依旧没有联系到李雨。

我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立刻冲到李雨的家去找她,可敲了好半天的门,都不见有人开门。

我有些着急,情急之下拨通了李雨妈妈的微信电话,可对方却告诉我,她一直以为李雨和我在一起。

得知我联系不上李雨,对方似乎也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连忙挂断电话,拿着备用钥匙便赶了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钥匙插进门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猛地跳得极快,眼皮也在不停地抽搐。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的鼻尖忽然萦绕上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脑中的弦断掉了。

李雨死了。

在她公寓的浴缸里。

割腕自杀!

鲜血将浴缸里的水染成了红色,鲜艳的红顺着她的手腕滴落在地上,流出浴室。

在看到这一幕的一刹那,我几乎两眼一黑,受不了刺激,当场便昏了过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

我无法接受这个噩耗,躺在床上不住地流泪。

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交好的人,李雨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会第一时间赶到我身边的朋友。

可如今,她死了。

我将整个脑袋埋进了被子里,痛苦,悲伤,恐惧……

无数种情绪包围着我,我裹在被子里,整个人猛烈地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红肿着眼探出脑袋,便看到陈警官正穿着警服站在我的床前。

「沈小姐,节哀。」

我缓缓坐起,将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心脏像是被一双手紧紧捏住一般的疼痛,又浑身发冷。

陈警官搬了张椅子坐到了我的床边,我大概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

作为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他需要像先前一样同我做笔录。

我此刻的精神比之前更加的恍惚,勉强将我那天为什么去找李雨的事情说了出来。

随后,陈警官又问了几个问题,似乎是见我精神情况是真的不好,便没有再继续久留。

走出病房之前,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叹了口气,对我缓缓道:

「沈小姐,抽时间,再去和那位心理医生见个面吧,逝者已逝,生者还是要节哀才好。」

警察局那边认定,李雨是因为受不了未婚夫出现意外,精神不稳定选择殉情。

我帮着李雨的爸妈,处理完了李雨的后事。

又联系了之前陈警官介绍给我的心理医生。

开的安定的药片一开始吃一片,到后来两片三片,再到最后就算吃得再多,吃地再频繁也都没有用了。

我开始整晚整晚的失眠,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也差到了极致。

李雨没了,我没能借到钱。

我爸三天两头地打电话问我,怎么还没借到钱。

从一开始的哭诉逐渐到不耐烦,甚至催债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扰得我几乎快要崩溃。

楼上邻居家的东西已经被清走,只剩下邻居生前养的那条狗没人带走。

我收养了那条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法适应环境的缘故,那条狗一见到我便冲着我不停地大叫。

我只能将它关在笼子里,避免它过度应激。

我回到了公司上班,为了早点还上那笔巨额欠款,我开始比之前更加卖命。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

过度的工作,能够让我暂时从好友的死亡之中脱离出来。

李雨死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每每因为劳累被迫闭上眼睛的时候,眼前便总会浮现李雨割腕自杀的那个场面,同邻居坠楼身亡的画面一起,不断地交织在一起。

就这样过了大概三个月,有天我爸忽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告诉我,之前骗他钱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欠的债基本上也可以还上,让我回家一趟。

浑浑噩噩了许久,如今总算有件事情可以让我暂时放下来。

我心中一喜,便趁着周末休息,回家了一趟。

我爸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那般惆怅。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今天和以往相比格外的殷勤热切。

他破天荒的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的菜,一进家门便招呼我赶快吃饭。

吃饭的时候,他告诉我家里的债已经不需要我担心了,说着便给我倒了杯酒递到了我手边。

「先前是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

「当初,要不是我被人猪油蒙了心,被人唆使着赌博欠下了一大笔高利贷,你妈也不会到了退休的年纪还在外工作,被人抢劫死在了回家的路上。」

「是我对不起你妈!」

他说完,忽然红了眼睛,猛灌了一口酒。

我听着他的忏悔,心中五味杂陈,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白酒的辛辣在我的喉咙之中四散开来,我似乎有些上头,叹了口气对他安慰道: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我欠了你妈很多很多,那些东西我怕是辈子都还不清。」

「所以,只能你来帮我还了。」

5.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似乎有些昏沉,眼前的事物也渐渐开始模糊不清。

我爸话落没多久,我只觉得自己的思绪开始逐渐模糊,思绪迷离之间,只听见我爸忽然变了语调,看着我的眼神似乎也不再是方才那般内疚。

那是一种屠夫看着待宰猎物的神情:

「我欠你妈一条命,我还不了,只能你帮我还了。」

说着,他拿出了把刀,缓缓朝我走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说的话吓到,此刻我的脑中思绪开始逐渐清醒了起来,看着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眼神之中溢出了恐惧。

「别怪爸无情,杀了你我就可以拿到那两百万,到时候拿着这笔钱逃到国外,下半辈子就再也不用愁了!」

他满脸狞笑,将刀对准了我的手腕,眼神之中闪着近乎于兴奋的光,接着道:

「当初,你妈也就值个 100 万,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值钱,比你妈多了整整 100 万!」

「早知道,当初就先杀你了!」

说着他的手腕便要用力,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冰凉锋利的刀刃即将划破我的手腕,我绷紧了身体,可那刺痛感却迟迟没有传来。

只听见「咚」的一声,我爸倒在了地上,手里的刀也掉落在了一旁。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捂着胸口,表情十分痛苦,口中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似乎根本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变成这样。

我在他惊恐的目光之中,视线逐渐恢复清明,眼中原本恐惧的情绪,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他眼神之中浮现出了笑意:

「有一点我需要纠正你一下,不是我值钱,当初妈妈的命也是 200 万。」

我在他诧异惊恐的目光之中缓缓站起身,随后伸了个懒腰。

这场游戏玩了太久,终于要结束了。

演了这么久悲伤的死亡见证者,这实在是太累了。

好在,这场戏的稿酬还不赖。

我慢慢走到我爸的面前蹲了下来,看着他那张贪婪的脸上,第一次漏出恐惧的表情,我感到十分的满足。

「你知道吗?当初妈妈死的时候,脸上也是这样表情呢!」

诧异,害怕,颤抖,绝望。

这些东西汇聚在一切,刚好能够构成我最爱的东西。

死亡!

「不枉我三年前费尽心思,引你参与进这个游戏,还有什么比杀掉自己的血肉至亲更令人觉得兴奋的呢?」

所有人都以为,我妈是在下班的路上遭遇了抢劫,被谋财害命。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其实那个谋财害命的人是我爸。

三年前,他因为赌博欠下了十多万的高利贷,以我妈的那点工资要想还清利滚利的巨额债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于是,我找人设计我爸,让他入了局。

更细致地说,是一场游戏。

杀人游戏。

游戏一旦开始,便不可能结束。

或许你听说过暗网。

而这场游戏的组织者,便是暗网上的人。

玩家自愿参与游戏,互相屠杀,每杀死一个参与者便会获得 100 万,杀死参与游戏的血肉至亲,则奖金翻倍。

参与游戏的大多数人是为了钱,我也是。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

我从小便与别的孩子不一样。

我喜欢虐杀动物。

我会先和他们建立很深厚的感情,随后在他们最依赖最亲近我的时候,一把折断它们的脖子。

看着它们慢慢窒息,不停地挣扎呜咽,最后慢慢在我手中咽气。

这种感觉,实在是足够美妙。

可是这种虐杀动物的快感,随着年纪的增长,已经完全不足以满足我。

我承认我精神扭曲,我是个天生的坏种。

五岁前,我甚至不会笑,感知不到任何情绪。

唯有死亡,和施虐才会换来我强烈的兴奋感。

我喜欢看人在面对死亡时,露出惊恐般各种各样不同的表情。

为此,我补刀杀掉了在血泊之中挣扎的我妈,训练自己的宠物狗,并托付给同样是游戏参与者的邻居。

让我的狗在听到信号之后,将在阳台晒衣服的邻居撞下楼。

故意引诱李雨入局,让她害死自己的未婚夫,再在她收到巨款沾沾自喜的时候,给她下药,让她意识清晰地躺在浴缸里,看着我割破了她的手腕。

这种大梦初醒之后的绝望与恐惧,简直让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

每晚,当她们那张脑浆迸裂的脸扭曲的身体,和惊恐的脸在我梦中出现的时候,都让我幸福到不想醒来!

啊~

能亲手杀死他们,实在是太好了!

想到这,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幸福到极致的表情。

我看着恍然大悟,却又即将在痛苦之中死去的父亲,握住了他的手:

「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很久呢!」

「我从来没有这么用心过呢,为了让你入重新入局,我前前后后用了很多的钱和人脉呢。」

「不过结局是好的,杀了你我能一共拿到 400 万呢!」

「爸爸,你应该感到很荣幸,我选择了你,作为这场游戏的高潮。」

毕竟是我的爸爸,我想让他死个明白,于是我贴心的用了一点时间,给他解释我是如何找人诱骗他进货,又是如何引诱他对我动了杀心。

还有他下在酒里的药,也是我托人给他,让他下在我的酒里。

可实际上那根本不是药,只是糖粉。

真正的药,已经趁他进厨房端菜的时候,被我下到了他的酒杯里。

「爸爸,Game over!」

他最终睁大着眼睛,在惊恐之中彻底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或许,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会在这场游戏之中丧命。

又或许,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自己女儿的圈套之中。

这才是这个游戏最有趣的地方,不是吗!

我在愉悦之中缓缓站起,走到电视机旁的盆栽前,从那后面拿出来了一个隐藏的摄像机。

我对准摄像机露出了一抹笑,朝着镜头伸出手指比了个耶。

下一秒,我的手机震动,奖金已经入账。

镜头后,是无数观看这场游戏的观众。

这是场直播。

那些隐藏在这镜头后的人,亦是观众,也是评判者。

要小心你身边的人。

他们或许是游戏的规划者,又或者是参与者。

但是现在。

这场游戏,已经结束了!

我飘飘然回到了家,没过多久警察便通知,我父亲服毒自杀在了家中。

我当然不必担心会被警察发现或者怀疑,总有人会帮我做好不在场证明。

我为他,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

脸上挂着的,依旧是恍惚一般悲伤的痛苦表情。

所有人都怜悯一般地看着我,甚至有人劝我去寺庙烧烧香。

天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笑出声。

办完葬礼,我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准备外出远行。

当然,这只是表面。

如今我可谓是「一夜暴富」,我当然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更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我已经待腻了。

我提着行李箱正准备出门,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有人敲门。

我皱了皱眉头,将行李箱推到一旁,打开门便发现陈警官正站在门外。

似乎是看到了我身旁的行李箱,陈警官微微一笑,对着我开口道:

「沈小姐,这是要出去旅游?」

我点了点头,却忽然发现他的手里拿着手机,并且手机的摄像头正对着我。

「现在外头不太平,出去旅游什么事情都是会发生的吧。」

我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却总觉得他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有些奇怪。

「你——」

我的神情有些困惑,可下一秒却见他的脸上出现了近乎于疯狂的表情,对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受到恐惧的话语:

「沈小姐,游戏还没有结束哦!」

「Game will come again~」

作者:贤小贤

(全文完)

备案号:YXX1EmmayORFRRRJ1ZrTQR1B

编辑于 2022-12-23 17:4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多出来的人 ​ 赞同 8 ​ 目录

评论

凝视深渊:聚焦罪恶狩猎场

禾木暖阳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