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老板的故事

所属系列:面目全非的爱:我爱的人伤我最深

老板的故事

面目全非的爱:我爱的人伤我最深

睡懵的老公喊出来的地址,是我平时去按摩的美容院!

「呼~呼~呼~」

静谧的车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呼噜声。

我和闺蜜陈帆对视一眼,忍不住轻笑出声。

「宁宁,你们家老闫真是上年纪了,这都能睡着。」

陈帆小声打趣说道。

我坐在司机背后的位置,微微探头去看副驾驶位置上的闫景峰。

他眼睛紧闭,嘴巴半张,鼾声如雷,竟然真的睡着了。

「嗯,毕竟快五十岁的人了。」

我也低声说了句。

今天难得闫景峰有空,陪我和闺蜜逛街,也不过是逛了两个多小时,谁知道,他竟然能累的在车上睡着了。

眼看到小区大门了,我让司机慢点开,先把闫景峰喊醒。

「怎么回事?谁让你回家的?不是说了去迦南小区么?」

没想到,闫景峰一睁开眼睛就对着司机大吼。

我眼睛眯了眯,侧脸去看他:

闫景峰两颊泛红,眼神迷蒙,显然是睡懵了。

迦南小区?

我家可从没在迦南小区买过房。

不过,我对迦南小区倒是相当熟悉。

那是我经常去按摩的地方。

司机脸憋得比闫景峰还红,死死盯着前方,一声不敢吭。

陈帆显然也被闫景峰这声怒吼镇住了,她怔怔看着我没出声。

我清清喉咙问了句:

「你还要出去办事?」

闫景峰猛然回头,看到我和陈帆时,眼神顿时清明。

他驰骋商界多年,早就练就了处惊不变的好本事。

所以立马脸上堆笑:

「瞧我这记性,今儿天大的事也不办了,就陪太太。哈哈,哪儿不去了。」

我不动声色看着他。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闫景峰有猫腻。

不能怪我多心,我们这种半路夫妻,本身就缺乏信任感。

嫁给闫景峰之前,我有过一段婚姻。

前夫名叫刘伟,年轻时候,我和他白手起家,创立了一家物流公司。

后来我们夫妻联手,一步步把公司做大。

但随着事业的发展,我们夫妻的隔阂却越来越大。

刘伟希望我能够退出公司,回家做家庭主妇,专心照顾儿子和家庭。

而我则希望能够和他共同经营公司,进一步把公司做大做强。

随着隔阂渐深,刘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甚至还有夜不归宿。

外面风言风语越来越多。

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当然是有几分手段的,很快就找到了刘伟在外面的女人。

看到那龌龊不堪的一幕,我当机立断,和刘伟离了婚。

离婚后,我带着儿子独自经营分到的一半公司,日子虽然辛苦,但我却充满干劲。

我憋着一口气,就是想把公司办的比刘伟更好。

闫景峰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他打着投资的旗号找到了我们公司。

闫景峰那时快到四十岁了,但浓眉大眼,身材挺拔,体型匀称,健壮的体魄里透着一股难得的诗意气质。

一点也不像大叔。

整个人看着意气风发。

闫景峰很会说,面对着我侃侃而谈。

但我很快就得知,其实他不过是个花架子。

真正的有钱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香港老女人。

闫景峰就是老女人包养的小白脸。

我对公司有着自己的规划,所以拒绝了对方的投资提议。

但闫景峰往我们公司却跑的越来越勤快。

闫景峰追女人很有一套,甜言蜜语,嘘寒问暖,礼物陪伴。

样样不缺。

开始我不屑一顾。

靠女人吃软饭的男人,也叫男人?

但真正和闫景峰相处多了,却发现了他的魅力。

他告诉我,他结过一次婚,有个女儿,之前创业失败,全部家底赔了进去,老婆提出离婚,并带走了女儿。

他不甘心,曾到处拉投资,想登山再起。

但这个世道太过现实,一旦你混不好,人人都要踩你一脚。

眼看在本地没有机会,他只能远赴香港打工,想着先存点钱再说。

后来碰到了香港女人,女人喜欢他,提出每个月五万人民币包养他。

他一是为了钱,二是为了跟在女人身边积攒点经验和人脉,就答应下来。

听了他的故事 ,我对他的厌恶和鄙视少了很多,反而对他多了几分同情。

英雄落魄,总是能引起美人怜爱的,何况还是一个多情帅气的落魄英雄。

为了表示追求我的决心,闫景峰和香港女人彻底分手,每天陪着我,百般呵护和关心。

不久后,我就和他领了结婚证。

闫景峰确实是个有能力的人,陪着我一路把公司做成了业内翘楚。

公司步入正轨后,闫景峰请了职业经理人来管理。

这种经理人年薪特别高。

我开始不愿意,有些心疼钱,闫景峰却告诉我,公司要想真正做大,就得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眼看公司业绩逐年更好,我也放了心。

慢慢的,我很少再插手公司的具体事务管理,大多时候就是和小姐妹一起逛逛街,吃吃饭。

这么多年,闫景峰对我一直很好,体贴温柔,百依百顺。

我知道,他多少有点作秀的成分。

但那又如何?

我名下有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公司每年的盈利分成全都是打入我账户。

财务经理是我的亲表妹。

我不信闫景峰能在我眼皮底子下敢有什么不轨动作。

事实证明,这么多年,他确实一直规规矩矩,从没有任何桃色新闻。

只是今天这突然的一声喊,引起了我的警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直接杀到了迦南小区。

我腰椎不好,喜欢按摩。

这么多年,只有一个按摩师最得我心。

就是迦南小区里面迪嘉按摩院的王欢。

王欢是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身材粗壮,按摩手法和力道都恰到好处。

她还学过中医,会认穴位,所以每次按完,我的腰椎能轻松好几天。

我感激她缓解了我的腰疼,每次去按摩都会给她带个小礼物,把她当朋友一样对待。

为了帮她完成销售任务,还把她引荐给了闺蜜和闫景峰,特意多办了好几万的卡。

迦南小区?难不成闫景峰和王欢有什么猫腻?

王欢跑着出来迎我。

然而,看着面色黑黄,皮肤粗糙,身形健壮的王欢,我心中又忍不住嘀咕起来:

闫景峰不会眼光这么差吧?

大概看我脸色不大好,王欢带着讪笑,讨好的说:

「闫太太,您先坐,我去给您倒茶。」

说话间,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结伴走了进来。

我装作无意的问王欢:

「你们这年轻客人多么?」

王欢殷勤的给我讲八卦:

「咱们小区里住了好多年轻漂亮的姑娘,经常来店里消费。」

「啧啧,越漂亮的女孩出手啊越大方。」

「就刚刚您在大堂里碰到的俩女孩,上个月在我们这里办了七八万的卡呢。」

「这些年轻姑娘可真是有钱,不过啊,我听人说,钱都不是正道来的。」

我心中一沉:

「你们小区,这样的女孩多么?」

「不少呢。」

「见过我们家老闫来么?」

我故意问。

王欢脸色一僵,似乎有些尴尬,但很快就说:

「闫太太,闫先生确实来按摩过几回,但次数不多,都是划的您的卡,您可以去查的。」

「我是说,你碰到过,他来迦南小区办别的事么?」

王欢连连摇头:

「闫太太,闫先生很规矩的,每次来按摩完就走的。」

我看她神色惶恐,笑着上前拉住她的手,塞给她一条丝巾:

「这个是我前几天去海南玩带回来的,我觉得图案很适合你。」

「你别怕,我也不是要你做什么,你呀,就是留留心,如果在迦南碰到我们家老闫,你就来告诉我可以伐?」

王欢连连推辞,我硬塞给了她,还顺便续了两万块的卡。

王欢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接下来几天,不知道闫景峰一反常态,开始每天准时回家吃饭。

应酬和出差全部都推掉了。

对我体贴周到得不得了。

这么多年夫妻下来,我早就知道闫景峰是个聪明人。

当初他前妻带着女儿来投奔他的时候,他坚定的当众表示,抚养费他会按时付,但其他要求全部要听我的安排。

给足了我面子和安全感。

他前妻杨燕一听这话,当场开始撒泼,吵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勾引他男人的狐狸精。

他十几岁的女儿闫晶早早辍学,骂人功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她妈还厉害。

站在厂门口诅咒我黑心烂肝,不得好死。

热闹的场面一度招来了无数人围观。

闫景峰嫌丢人,要赶她们走。

我拦住他,搬把椅子坐在一楼大堂口,静静观赏那娘俩的精彩表演。

最后,那娘俩见我压根不怕,自己的嗓子也实在是吃不消,便主动停止了吵闹。

杨燕腆着脸上前问我要钱。

我淡定地告诉她:

好好和我说人话,我就好好接待你们,该给钱自然会给钱。

撒泼耍横这一套对我没用。

杨燕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一听我答应给钱,立马换了一副嘴脸。

她笑着喊我妹子,夸我有能力,把厂子干的这么大,然后哭诉她们娘俩这些年的不易,让我帮帮她们。

我也笑眯眯告诉她,有事就来找我,别客气,闫景峰的闺女就是我亲闺女,我绝对不会亏待了闫晶。

那天最后,闫晶拿着我给的两万块钱,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嘴里甜甜喊着宁姨。

我心里冷哼。

这娘俩虽然贪财,但愚蠢,目光也短浅。

对经营更是一窍不通。

我经常对她们说现在经营环境不好,公司没什么业务。

也不时暗示她们,如果她们俩不知进退,狮子大开口的话,我一分都不会给她们。

所以杨燕母女从不敢放肆。

我隔三差五给闫晶扔个万儿八千的,她们娘俩也很是感恩戴德。

闫景峰曾提出把闫晶弄进公司工作。

我表示,应该的,不但要进,还要按照接班人的标准来培养。

我亲自给闫晶找了我信任的师傅带着她熟悉工作流程,一切当然都从基层开始。

可惜,闫晶好吃懒做惯了,加上带她的师傅在我授意下,特意带她专挑吃力的工作干。

没干几天,闫晶就自个跑了。

她死活不肯再进公司干活,说吃不了那个苦。

杨燕也蠢,认为自己女儿以后找个有钱人嫁了当少奶奶就行,哪里用上班?

闫景峰又气又急,却丝毫没办法。

闫景峰曾提出让我给他生个儿子,但被我拒绝了。

我怎么能保证自己一定会生出儿子?

万一是女儿要怎么办?

再者,我和刘伟的儿子刘轩自从我再婚后,渐渐变得很沉默。

我心里对他颇多愧疚。

儿子已经没能享受父爱,所以我绝不会再生个孩子来分走本该属于他的钱和母爱。

那天,我没有通知闫景峰,直接去了公司。

闫景峰不在公司,秘书告诉我,他去参加行业协会的会议了。

我点点头,当着秘书的面接了一个约饭的电话,然后在公司里转了一圈很快走了。

为防止秘书给闫景峰通风报信,那个电话是我和陈琦故意说好的,实际我直接去了迦南。

刚进按摩院的大门,我就看到了闫景峰的车。

呵呵,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行业协会搬家到迦南这里来了?

进去时,王欢没有像往常一样迎上来。

我提着包直接冲进了 VIP 包房。

眼前的一幕让我说不出的膈应。

王欢确实在给闫景峰按摩。

闫景峰这几年发福不少,尤其是肚子,鼓鼓囊囊像个皮球。

此刻,他正挺着大肚子仰面闭眼躺着,脸上一片潮红。

王欢上身前倾,两只手正卖力在闫景峰大腿上用力揉搓着。

她圆润上身的肥肉不停抖动着,尤其胸前那一对,和闫景峰的大肚子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我看得一阵恶心。

看到我进来,王欢立马住了手,身子也抬起来,人条件反射一般站得远远的。

闫景峰睁开眼,看到我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

「老婆,你来了?」

说完仿佛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我的脸,又接着说:

「你这是从哪过来啊?」

我把手里的包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坐定,看着闫景峰说:

「我从公司直接过来的。」

闫景峰的脸色瞬间有些不大好看:

「怎么突然想起来去公司?」

我漫不经心回道:

「陈琦推荐了我家吃本帮菜的新店,我想找你一起去试试,结果你不在。」

闫景峰哂笑:

「好,咱们一会去吃。」

说完又试探性问了一句:

「咋不给我打电话啊?万一你来这里扑空,找不着我,不是浪费时间?」

我抬头深深看他一眼: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王欢终于回了神,开始殷勤的给我倒水,铺床,按摩。

躺在按摩床上,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着:

我来的这家按摩院确实是正规的,老板我也认识,借王欢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真在这里和闫景峰发生点什么。

另外,我也不相信闫景峰能够看上王欢,不论样貌,能力,身材,我自信样样都能甩王欢十条街。

可想到闫景峰刚才那一脸高潮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止不住的膈应。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迦南小区。

我找到迦南小区的物业,要求开停车费发票。

负责开票的男人帮我查询了闫景峰的车号,确认是长期在本小区包车位的车辆以后,同意给我开票。

我轻笑着低声说:

「师傅,开票的时候麻烦您给带上门号行么?我们单位报销要求的。」

说着递给他一包软中华。

本来不耐烦的男人瞬间脸色和缓,他顺手接着那烟:

「行吧,你报个地址给我,我给你打上去。」

「单位在这小区租了好几套房子,我一时想不起来这车是登记在哪个房子下面了,您能帮忙给查查么?」

「行,我给你查查。」

「查到了,69 号 602,你自己记好了,下回开发票啊,也方便。」

男人热心地说道。

我拿着发票,连声道谢。

走在小区里,我慢悠悠转了半天,确认了 69 号的位置。

我直接在楼下按了 69 号 602 的门铃。

里面竟然真的传来了王欢的声音:

「谁啊?」

我没有回话,快速走了。

虽然心中的猜测被证实,但我实在有些想不通。

闫景峰到底看上王欢哪一点?

四十多岁,皮肤粗糙黝黑,体型五大三粗,也没什么文化。

难道仅仅因为她按摩的好?

可是就算不包养她,也能享受按摩服务啊?

那天,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压住了自己内心的怒火。

当天吃好晚饭,我告诉闫景峰,我准备换一家按摩院,最近腰疼的厉害,王欢的手法不太管用了。

闫景峰眼神发亮,连声说:

「对对,迦南太远了,你不如找个家附近的,方便。」

我不动声色看着他,故意说道:

「呦,舍得换?你不是挺喜欢那个王欢么?」

闫景峰神色镇定:

「舍不得什么?按摩不都一样么?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怎么会去那么远?」

我心里冷笑,面上还要装作漫不经心:

「那我明天就去把卡退了。」

闫景峰一怔,很快说:

「算了吧,也就几万块的事,不值得你跑一趟。」

「几万也是钱那,咱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

说完,我就扔下他就回了房间。

坐在卧室里,透过刚装的隐蔽摄像头,我看到闫景峰掏出手机开始发信息。

我立马起身去卫生间帮闫景峰放好洗澡水,喊他赶紧洗澡。

他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我一把夺过手机:

「泡澡也带着手机,成天哪那么多事忙?赶紧好好泡泡,解解乏。」

闫景峰看了眼手机,讪讪一笑,走了进去。

我们夫妻互相都没有查手机的习惯。

以前,我觉得这举动伤害夫妻感情。

如今这情形,却不得不伤害了。

还好,他没改密码,密码还是我生日。

刚打开,王欢的信息就跳了出来。

「宝贝,我不在乎钱,只要你陪着我就好。」

快速往上翻看对话记录:

「宝宝,她想换个地方按摩,要去你那里退卡,你不要生气,老公明天会把钱补给你。」

我忍着恶心,继续往上翻。

不知道闫景峰是太自信,还是不舍得删除对话记录。

他和王欢全部的对话几乎全都在。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看到这么多精彩内容。

闫景峰和王欢苟合一年多了。

我算了下时间,基本就是我把王欢引荐给他,俩人就勾搭在了一起。

俩人对话记录里有裸聊照片,有亲昵的聊天,更多的则是大量的转账记录。

难怪人家说中年人恋爱是老房子着火,势不可挡。

看这两个人在微信里腻腻歪歪,黏黏糊糊的样子,真的令人作呕。

我冷笑一声,用力把闫景峰的手机往地上一摔,屏幕登时碎成了渣渣。

然后,我调整情绪,拿着手机,面带歉意的告诉闫景峰,刚才放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摔到地上了。

闫景峰慌忙起身去看手机。

我让他别担心,说已经打电话找我弟弟宁杭过来处理了。

宁杭大学是学电子的,平时家里电脑手机有什么问题,都是他来帮忙。

因为住的不远,宁杭很快就到了,他看了下说问题不大,就是屏幕碎了,换个屏幕就行。

闫景峰松口气,伸手去想拿回宁杭手里的手机:

「问题不大的话,我自己去换个屏幕得了。」

宁杭却避开了他的手,热心说:

「姐夫,我正好要给自个手机贴膜,顺便帮你一起换了得了,很快就给你送回来。」

闫景峰伸出去的手一滞,他侧头看看我,没好意思强行夺回。

接着,闫景峰竟然直接套上衣服跟在宁杭身后:

「走,我和你一起去。」

看着闫景峰眼不离机的样子,我故意拿起高血压的药,端着水,上前拉住了他:

「就这么点小事,就让宁杭去办得了,快,赶紧把药吃了。」

闫景峰脸色微微发红,显然是有些焦急,他接过水和药,急忙往嘴里塞。

宁杭却趁这个机会出了门:

「那行,姐,姐夫,我先去了。」

眼见宁杭走远,一口水来不及咽下去的闫景峰立马被呛住,连连咳嗽。

我上前用力拍他后背,嗔怪:

「看看你,多大年纪了,喝口水还能被呛住?」

闫景峰眼睁睁看着宁杭远去的背影,手有些抖。

我冷眼看着一切,没有说话。

二十分钟以后,宁杭给我微信:

「姐,东西都复制出来了。」

根据宁杭给我的提供的记录,我查到了闫景峰给王欢买过的东西。

首饰不算,光房子,他都买了两套给王欢。

其中一套,就是迦南小区的 602。

房子全部登记在王欢名下,但付款记录显示,是从闫景峰账上划出去的款项。

我暗中忙了几天,把闫景峰名下账户的大额消费记录做了一个整理。

我发现闫景峰对王欢,真的非常舍得。

这些年,断断续续在她身上,加上两套房子,花了二千多万是有的。

我到真是小看了闫景峰,公司每年盈利都打入我的账户,财务经理还是我的表妹。

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呢?

我把交易记录交给表妹,让她对照公司账户查看一下,猫腻到底出在哪?

表妹是财大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就跟着我干,这些年,我把她一点点培养成财务经理。

为的就是提防闫景峰耍花样。

没想到,还是没能防住。

根据我提供闫景峰几次大的支出时间,表妹查了前后半年相关金额的账目。

很快发现其中的问题,就在于闫景峰外聘来的职业经理人周成。

几次支出,都恰逢周成提交新的投资计划。

计划都得到了闫景峰的首肯,钱也很快划到了对方账户。

但后续却没有了任何下文。

但作为职业经理人,寻找合适的投资渠道也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

既然是投资,必然是有得有失。

我们公司年营业额十几个亿,利润也有上亿,所以他每次投个几百万没有回响,也算在可控范围内的合理损失。

我让表妹帮我去查这几笔钱汇入的账户情况。

查下来,发现收款账户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我按照经营地址追过去,发现那里是个小的只有一张办公桌的破屋子。

里面一个老爷叔倒是满热情的,他告诉我们,他这里可以代为注册营业执照。

事情渐渐明朗。

闫景峰通过周成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假借投资的名目,暗中分几次,把钱转了出来。

实际这些钱最后全都投资在了闫景峰的小三身上。

真相一层层揭开时,我反而没了最初的愤怒。

我们从来不是善男信女,我信奉的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王欢拿了我的,我一定会让她原封不动给我吐出来。

至于闫景峰,既然他做了初一,就别我怪我做十五了。

我暗中找了周成,把他几次作假套取公司资金的证据甩在了他面前。

周成吓得脸都白了。

我看着他说:

「周经理,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懂得应该比我多,你说说看,像这种经济犯罪,要判几年啊?」

周成额头的冷汗岑岑而下:

「宁总,这个,是闫总吩咐的,具体,您要么去问一下闫总?」

我冷笑:

「我知道,你是按闫景峰的指使行事。但钱是通过你转出去的,我要是坚持告你,你也跑不了吧?」

「听说你妻子全职,女儿才五岁,啧啧,你这要是进去了,你的娇妻弱女可怎么办呢?」

周成擦擦额头的汗,嘴唇哆嗦着哀求我:

「宁总,您手下留情,如果有用得着的我地方,您尽管说话。」

我满意地点点头,掏出一台笔记本,拿出手机对着他开始拍:

「写吧,把闫景峰吩咐你做过的不法的事都写出来。」

周成一咬牙,开始奋笔疾书。

写完后,周成提出了辞职。

我没同意,提出要和他合作。

周成思忖半天,还是同意了。

闫景峰最近很高兴,在家天天哼着小曲.

我问他什么事这么高兴?

他说周成有了新的投资方向,公司要赚大钱了,他高兴。

但其实我知道他高兴的真正原因—王欢怀孕了。

闫景峰那个手机,上次宁杭帮我装了一个窃听器。

这些日子,我听到的污言秽语和背后诋毁,还有不为人知的隐秘真的是太多太多。

闫景峰告诉王欢:

我霸道,强势,毫不温柔,和他那个泼辣前妻杨燕是一路货色,他和我一起生活十分压抑,只有在王欢这里,他才能找到幸福安宁的感觉。

说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我的公司和钱,从没真正爱过我。

王欢骂我是个傻逼,竟然还求她来帮我查小三。

她给闫景峰出主意,花钱雇个男人诱惑我出轨,然后想办法拍到我出轨的照片,弄臭我的名声,逼我离婚,然后净身出户,这样,他们俩就能双宿双飞了。

两个人还感慨彼此的不容易,为了瞒住我,王欢一直委屈做着按摩师的工作,不敢贸然辞职,生怕被我发现什么端倪。

闫景峰承诺王欢,等孩子生下来,他就再给她买套房子,还要把她大儿子接来江城读书。

我心里一阵阵发冷。

我同床共枕了十年的老公,竟然从一开始就是算计我?

我自认对她不错的按摩师,为了对付我,竟然想出如此阴狠毒辣的损招?

我从没想过,人心可以险恶至此。

我打电话给闫晶,说我去海南给她买了礼物,让她过来取。

闫晶很高兴,屁颠屁颠就来了。

看着坐在沙发上爱不释手摆弄化妆品的闫晶,我长长叹了口气:

「晶晶,我和你爸,恐怕要离婚了。」

闫晶眼珠一转,看着我没吱声。

我知道,闫晶就是喂不熟的狼,虽然我经常给她钱,但她暗地里却不时挑唆闫景峰和我离婚。

她一直觉得,我们离婚了,她就能拿到闫景峰全部的财产。

呵呵,简直可笑。

我看着她,语带凝噎:

「你爸出轨了,如今正和那小三打的火热呢。」

此话一出,闫晶果然震惊。

但她一向是个利己主义者,只要不危害自己的利益,她肯定不会多管闲事。

我接着说:

「如果你爸只是在外面随便玩玩,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哪个男人不偷腥是吧?」

闫晶忙不迭点点头:

「宁姨说的对,没必要为了不重要的人生气,不值得。」

我佯做义愤填膺:

「可你爸现在为那个女人着了迷了,晶晶,你知道么?他挪用了公司两千万多,给那女人买了两套房子。」

「什么?多少?两千万?」

闫晶声调陡然升高,人都不自觉站了起来。

我赶紧说:

「对,两千多万,公司账上都空了,我都没钱给你了,你说是不是很过分?」

闫晶气得直跺脚:

「我爸个老不休,昏了头了,我倒是要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小婊子,竟然骗了我爸这么多钱。」

「宁姨,你告诉我,那个骚狐狸住哪呢?」

我遮遮掩掩,没有正面回答:

「晶晶,地址我是知道的,但我不敢告诉你,因为,那个女人怀孕了,你这么激动冲过去,万一出个三长两短,你爸的儿子要是没了,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闫晶整个人都愣住:

「什么?贱女人还怀孕了?还是个儿子?」

我装作怯怯的样子点头:

「我一直没要孩子,就是想着以后我和你赚的钱啊,给你一半,给我儿子一半。但你爸一直想个亲儿子,他觉得啊,只有儿子可以传宗接代,继承家业。」

闫晶重重跺脚:

「去他妈的传宗接代,看老娘不打死那个贱女人。」

然后坚持让我说出那个地址。

我「被逼无奈」只能告诉了她地址。

然后装作关切的样子说:

「那女人很厉害,我怕你要吃亏的,你看宁姨这小身板,恐怕也帮不上你忙。」

闫晶手用力一挥:

「走,咱去接着我妈。」

我立马开车接上杨燕,三个人一起杀去了迦南。

王欢打开门看到我时惊呆了。

还不等我说话,杨燕率先给了她一个嘴巴子:

「你还挺能耐啊?长个鬼画符的样子,还敢出来勾引男人?」

王欢捂着嘴委屈地喊:

「你谁啊?怎么还打人呢?」

我赶紧上前:

「你勾引我老公,打你还委屈你了?」

王欢看着我,想往后缩。

结果被杨燕一把死死扯住头发,闫晶上前帮忙撕扯王欢的衣裳:

「臭婊子,烂女人,敢勾引我爸,不要脸,老娘打死你!」

王欢虽然长得粗壮,但杨燕也不遑多让,何况还有壮硕的闫晶助阵。

很快,王欢就被打得直不起腰来,她死死护住肚子,央求道:

「别打了,别打了,我怀孕了。」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闫晶整个人都发了疯,拼命对着王欢的肚子踢了下去:

「想生儿子来抢我家产,做梦去吧。」

「我让你生不出来!」

杨燕和闫晶,一个人抱着王欢,一个死命踢,很快王欢就晕了过去。

我偷偷收起拍了全程视频的手机。

看着王欢躺在血泊之中昏迷的样子,我语气不安地说:

「不会出人命吧?要不然,咱们打 120 吧。」

杨燕还是挺有心眼的,她喘着粗气摇摇手:

「这女人壮的像头狗熊,死不了的。」

「不能打 120,万一引来警察可就麻烦了。」

我装作手足无措的样子求教她:

「大姐,那咱现在咋办?景峰肯定会生气的,他可是一直盼望有个儿子呢。」

杨燕冷哼一声:

「现在儿子没了,他总不能忍心把亲闺女也毁了,闺女,打电话给你爸,让他过来。」

闫景峰飞速赶来,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手指哆嗦,指着我们三个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杨燕先发制人:

「你个老东西,出轨就算了,还敢在外面偷生野孩子,老娘决不能让外面的野种抢了我晶晶的钱。」

闫晶紧随其后,语气咄咄逼人:

「爸,你不是和我说,将来钱都留给我么?为啥还让这个女人给你生孩子?」

闫景峰又气又急,脸涨得通红,身体不停打着摆子,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我开始掩面哭泣:

「你怎么能背着我偷人呢?闫景峰,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我对你那么好,你对得起我么?」

一时间,602 房间里,又哭又闹又骂,好不热闹。

混乱中,我偷眼去看躺在地上的王欢,自始至终,闫景峰没有关心过她的死活。

呵呵,看来,所谓真爱,也不过如此。

果然,当闫景峰听说动手打人的是闫晶时,他迟疑了。

最后,没把王欢送医院,而是打电话叫了个私人医生过来。

医生帮王欢止血后告诉闫景峰,情况不妙,还是要抓紧时间送医院,不然不光孩子保不住,大人也要不行。

人命关天,闫景峰不敢大意,准备送人去医院。

杨燕一把拦住说:

「送苏县医院。」

闫景峰瞪着她:

「你疯了?苏县医院这里开过去要三四个小时,去那么远干嘛?」

杨燕把他拉到一旁低声说:

「那里偏僻,而且你认识院长,好办事,你嘱咐一声,治好就行,其他的,别节外生枝。」

闫景峰回头看看闫晶,终于还是点了头。

后来因为送去医院太晚,王欢虽然保住一条命,子宫却保不住了。

处理完王欢的事后,我当着闫景峰,杨燕母女的面,把两套房子的资料扔在桌上。

杨燕看着买房发票,眼都红了,用力撕扯着闫景峰:

「你都没给我和晶晶买这么贵的房子,你个老东西,你没良心啊。」

闫景峰一边躲避着杨燕的撕打,一边偷偷打量我。

我不露声色看着眼前这几个人,慢条斯理说:

「你买房子的钱,是咱们婚后共同财产,我有权全部追回。」

杨燕连连点头附和:

「对,要回来,不能便宜了那个贱女人。」

我接着说:

「房子我是一定要追回来的,不是两套么?一套送给晶晶,一套还给我。」

话一出口,我看到闫晶和杨燕的眼神同时亮了。

我故意叹口气:

「老闫,晶晶是你女儿,你给她花再多钱,我都舍得的,但你把钱花在外面人身上,我是坚决不能同意的。」

杨燕松开闫景峰,簇拥在我身旁,谄媚的样子像是条哈巴狗:

「对对,还是妹子通情达理。」

闫景峰却支支吾吾说,如今王欢这个样子,他实在不忍心。

问我能不能给王欢留一套房子?

我冷冷看他一眼,二话没说,扭头就往外走。

闫晶急了,追上来:

「宁姨,您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那不是便宜那个老女人了么?」

我气呼呼地说:

「你爸舍不得,我有什么办法?」

说完我掏出一份资料,絮絮叨叨吐槽:

「我啊,就是不想得罪你爸,你看看,我其实都准备好了王欢的资料,准备治治她的。」

「但你爸如今这态度,唉。」

「我们这种半路夫妻,难啊,唉,你不懂的。」

闫晶一把夺过那份资料,眼神凶狠:

「您怕得罪我爸,我可不怕,我是他亲生女儿,他不敢真拿我怎么样,我来。」

说完,扭头跑了。

我冷冷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过了没两天,闫晶拿着两本大红的房本,得意洋洋的来找我:

「宁姨,走,咱们过户去。」

对于她们母女的效率,我真心佩服。

我虚心求教,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闫晶头高高昂着,一脸骄傲:

「那女人有软肋,就是她儿子。她儿子学习还挺好呢,在他们那县一中上学。」

「我和我妈带着人,在她儿子学校门口拉横幅,指名道姓说 XX 的亲妈勾引我爸。」

「那个儿子要面子,当天就死活不肯去学校了。」

「我们又去他们村,在村头拉横幅,继续指名道姓骂那女人。」

「我们还印了特别多照片,见人就发,让他们全家都没脸在村子里抬头。」

「那女人被她老公狠命打了一顿,她儿子闹着要自杀,家里啊,乱成了一锅粥。」

「最后,她同意把钱和房子都吐出来,我们才放过她。」

「啧啧,晶晶真是长大了,这事做的,真是漂亮利索,走,咱过户去。」

我衷心夸赞闫晶。

闫晶趁机提出,她想要迦南那套房子。

迦南的房子大,总价高,闫晶那点小心思我摸得一清二楚。

但这点钱又算什么呢?

我当即拍拍她肩头说:

「行,听你的,宁姨哪能和晶晶争?」

闫晶乐得一蹦三尺高。

在房产交易中心过户时,我最后一次见到了王欢。

不过几天不见,她竟形如老妪,头发花白了一半,脸色黑黄,身子佝偻着,嘴唇干裂发白。

她见到我还想说什么,被闫晶一把推开:

「离我宁姨远点,别看她好说话,就想耍幺蛾子。」

王欢肩膀一抖一抖的,哭得很伤心。

至于闫景峰,他甚至都没出现。

当天办完手续回到家时,闫景峰瞪着赤红的眼,问我:

「这一切都是你谋划的吧?杨燕娘俩不可能有这个心眼。」

我气定神闲看着他:

「闫景峰,你出轨了我的按摩师,给她买房子,买首饰,送钱,现在反过头来质问我?你凭什么?」

闫景峰哑口无言,很快又理直气壮反击我:

「要不是因为你不肯给我生儿子,我会这么做?还不都你逼我的?」

我瞪他一眼,态度比他还强硬:

「好,你如果对我不满,那我们就离婚好了。」

闫景峰愣住。

他没料到我竟是这个态度。

我看到他眼珠转了又转,最后上来扶着我的肩头说:

「老婆,对不起啊,这事是我不好,我心里还是爱你的,怎么可能和你离婚呢?」

我心下暗自冷笑:

就知道你不敢离婚。

你不是怕分财产么?老娘会让你最后一分钱拿不到。

周成最近准备投个大项目。

和其他公司合作,做海外房地产开发。

我们公司之前从没涉及过这方面,闫景峰也有点拿不准,所以带着计划书来找我商量。

房产地可不是几百万能搞定的事。

没有几个亿的资金保证,拍地的资格都没有。

我仔细看了计划书,然后高兴对他说:

「虽然周成帮着你欺瞒我这事让我很生气,但说真的,他可真是个人才啊。」

「你看他这计划书做的多详尽,这次投资要是做的好,咱们公司可真要上市了。」

闫景峰有些犹豫:

「投资额实在太大了,如果出个差错,我们可就血本无归了。」

我瞥了他一眼,摆出恨铁不成钢的态度:

「周成投资方向肯定是没错的,你看老王,老李他们,都是通过海外地产投资大赚一笔。」

「原来他们公司规模都没咱们大,现在可比咱有钱多了。」

「公司以前没有这方面人才,我也没敢想。」

「现在有人才有路子了,你怕什么?」

「你现在怎么前怕狼后怕虎,畏手畏脚的?」

闫景峰讪笑:

「人年纪大了,投资也该谨慎点才好。」

我不屑:

「你当初找周成来的时候,不是告诉我,他多么多么厉害,二百万年薪物超所值么?」

「怎么?如今又信不过人家了?」

闫景峰很纠结,我建议他约着合作伙伴老李和老王一起飞国外,去做一下实地考察再决定。

闫景峰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便带着周成一起去了。

等闫景峰回来,整个人都很亢奋,告诉我项目很稳妥可靠,这次我们要发大财了。

几个月后,闫景峰把手头的资金全部整合完成,一股脑投资了那个大项目。

钱汇出一个月,项目还没正式启动,全球疫情爆发。

闫景峰开始还天天给周成打电话,唯恐项目出意外。

后来,随着疫情加重,大家都开始闭门不出。

项目彻底搁浅,但对方表示我们公司拍地已经中标,就算不施工,投资也无法退回。

闫景峰疯了一样,因为他发现,这个时候本该从中交涉的周成联系不上了。

拿了全部的身家赌这次的闫景峰彻底崩溃。

他躺在家里茶饭不思,整个人看着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钱不见了,人也联系不上了。

如果说其中没有猫腻,闫景峰自己都不相信。

他选择了报警。

可是,周成已经带着妻女移民了,根本没办法进行调查取证。

闫景峰抱着我在家嚎啕大哭。

他告诉我,本来以为这次投资十拿九稳,所以他不但把公司全部资金调出来投了进去,还把我们名下的房子也全部抵押投了进去。

如今,全部打了水漂,我们真正的身无分文了。

我一把推开他,递给他一份离婚协议书。

闫景峰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对着他嘲讽一笑:

「老话说的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何况,咱们俩还是半道夫妻。」

「你不会以为,我会乐意陪着你登山再起吧?」

「你在外面寻欢作乐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

「真是人在做,天再看,你这也算是咎由自取吧?」

闫景峰本身有血压高,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病,以往我生怕他身体有个闪失,不敢让他着急上火。

今天,却毫不客气,什么难听说什么。

闫景峰被我气得直接翻了白眼。

120 来的时候,他已经半边身子不能动了。

到了医院,医生说他是中风导致的偏瘫。

闫晶来的时候,看着嘴歪眼斜的闫景峰,傻眼了。

我掏出离婚协议书,告诉她,我们准备离婚了,请她照顾好闫景峰。

闫晶嫌弃地看了闫景峰一眼说:

「要我照顾可以,你们离婚也行,但公司得归我爸,我爸看病要钱。」

我毫不犹豫点点头,一个空壳公司,我要了何用?

闫晶用力拉着神色清明,但明显不愿意签字的闫景峰的手,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还不到一天,杨燕和闫晶就来找我。

娘俩骂骂咧咧,问我为什么留了一个什么也没有的破公司给他们?钱去哪了?

我把闫景峰签字的投资计划给她们看,告诉她们,钱被闫景峰拿去投资,全部亏了。

闫晶目瞪口呆。

杨燕当场嚎叫。

「不行,你得管我爸,你们才是夫妻呢,我妈早就和他离婚了。」

闫晶反应过来,立马上前拉我。

我好意提醒她,昨天离婚协议书上已经签过字了。

闫晶上前就想撕扯我:

「你故意的,你个烂女人,你想甩开我爸,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明天就把我爸送你家来,你必须得照顾他。」

宁杭听到动静,从屋里跑出来,一把推开闫晶,警告她如果再这样就报警。

闫晶和杨燕又想撒泼。

我从包里掏出一个手机,开始播放她们那天殴打王换的视频:

「王欢当时被你们打的失去了孩子,还丧失了生育能力,名声更是被你们搞臭了,你说,如果我把这段视频给她,她会不会去告你们啊?」

「她要是不认识律师也没关系,我认识啊,我可以介绍给她认识。「

「就凭这视频,闫晶进去蹲个三五年,应该不成问题。」

「还有,迦南那个房子,如果你们住的太舒服了,那我就收回来,毕竟也是我当时婚内的房子。」

我的话,成功镇住了杨燕和闫晶。

她们俩互相搀扶着,落荒而逃。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

我最后将承诺周成的两千万直接转入了他的账户。

是的,这是我做的一场局。

周成找的所谓合作单位,其实是前夫刘伟注册的新公司。

刘伟为了儿子,配合我安排了国外的所谓拍地项目。

和闫景峰合作多年的老王和老李也全都被刘伟暗中买通。

至于周成,我恩威并施,手握他作假的证据,同时许他高额回报,他最终答应了同我合作。

周成的太太本来就很想在国外定居,索性这次,拿着钱直接办了移民。

闫景峰一定没想到,他周围所有人都背叛了他。

莫说闫景峰不知道这一切,就算他知道了,我也不怕。

周成当初写的东西,闫景峰出轨的证据,样样我都保存得好好的。

如果他敢打官司,我就敢送他进去蹲几年。

这场婚姻,说到底,也不过是你不仁,我不义罢了。

好在,我还有钱,还有儿子。

点击查看下一节

红杏出墙 ? 赞同 96 ? 目录 12 评论

分享

面目全非的爱:我爱的人伤我最深

初见青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