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毒药,电击

所属系列:谋杀启事 3 :迷离悬案追踪手记-第二章 死神杀人案

毒药,电击

谋杀启事 3 :迷离悬案追踪手记

十多年前,五十多岁的恭临城早已富甲一方,却仍不满足地暗中贩毒。

「恭爷,您吩咐的,我都部署好了。」关乙微微屈身,恭敬地说。

恭临城望着关乙,轻笑地拍着他的肩膀:「关乙,这些年,你给我当管家,辛苦了。」

关乙低着头,纵使心中万般不愿意也不敢抱怨半句。这些年,他名为恭家大院的管家,替恭临城打理宅院,私底下却替恭临城联络各方毒贩。他与爱人姜妍育有一子,在外人看来,姜妍沉迷毒品,跟着毒贩子跑了后,恭临城待他与关闻泽如同亲人,但事实上,是恭临城用毒品迫害了姜妍,将之囚禁,逼迫关乙为之卖命。

恭临城将关乙的微妙的表情尽收眼底,招呼他坐下:「南港支队查的严,如果再继续贩毒,恐怕用不了多久,南港将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此次让你将毒品全部清空,就是为了金盆洗手。」

关乙的心中一喜:「那我和小泽,是不是能见到姜妍了?」

恭临城还未回答,门外走进了一个憔悴的女人,一脸焦虑地唤道:「哥。」

恭临城看着女人忧心忡忡的脸,心中突然不祥,正声道:「美琪,你是不是闯祸了!」

恭美琪是恭临城的妹妹,年纪比恭临城小上几岁。

恭美琪跪在恭临城面前,抽泣道:「南港支队有个警察,发现我了。」

恭临城一愣:「发现什么了?你从不参与贩毒,不可能会发现。」

「他……发现我吸毒了。」恭美琪支支吾吾地说。

「你吸毒?」恭临城的心中诈起一道惊雷,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我警告过你多少次,这玩意儿碰不得!」

恭美琪抱住恭临城的腿:「哥,你救救我!求求你了,嘉明不能没有妈妈!」

「你还知道你有个孩子!」恭临城的目光阴冷,迅速冷静,「那个警察叫什么?」

「余严春。」恭美琪哭得眼眶发肿,「他的卧底和线人发现了我,带队查房,我跑了,但是屋里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处理掉。」

「恭爷,我知道这人。」关乙说,「余严春,此人是南港支队某一中队的中队长,三十岁,近年来在南港警界崭露头角,是号人物。他最擅长部署卧底和线人。」

「有收买的可能吗?」恭临城问。

关乙摇了摇头:「余严春向来以刚正立足。」

恭临城揉着发昏的太阳穴,怒问恭美琪:「你就算吸毒,为什么要去酒店!」

「哥,你不让我碰那东西。」

恭临城气得面色涨红,沉默了数分钟后,蹲到恭美琪的面前,哀怜地轻抚她的脸:「哥只剩下你和嘉明两个亲人了,会帮你的。」

恭美琪的心中一暖:「哥,我错了。」

恭临城将她扶起,招呼她回房休息。

恭临城目送恭美琪的背影消失在厅堂的角落后,才不忍地落下了两滴眼泪:「关乙,替我安排,向警方举报。」

「举报?」关乙的心中一怔。

「我这妹妹,从小到大闯了祸,我都会替他摆平。但这次,我是自身难保。」恭临城哀叹,「她在我打算金盆洗手的时候,被查出吸毒,警方恐怕会顺藤摸瓜,使我不得全身而退。」

关乙从恭临城的眼中看出了对恭美琪的无比真心的怜爱,却不料他竟会如此狠心。

「以我的名义,大义灭亲。」恭临城背着手,缓缓地往外走,在门外驻足,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岁,「我要她永远都不会开口说话。」

包一倩开着破破烂烂的车,忍受了沈探一夜喋喋不休的抱怨后,终于来到了曼谷。

「你们把我新买的车撞成这样,一定要赔!」沈探叨扰着。

包一倩不耐烦地说:「我都说了,一定赔你!你干嘛非得跟到曼谷来?」

沈探双手叉腰:「我要不跟着,你们开着我的车跑了怎么办?」

朱晓攥着手机,愁眉不展。他已经许久联系不上范雨希和孔末了,担心二人出事。

「老朱,咱们去哪儿?」包一倩问。

朱晓的手机震动了两下,说了一家旅馆的位置。他担心之下,不得不请求「机器」帮忙,定位范雨希和孔末的位置。「机器」身在国内,远距离的技术定位,耗费了不少精力和时间。

半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了目的地。

沈探一下车,便色迷迷地钻进了旅店旁的风俗店。

朱晓和包一倩迅速进入旅店,打听之后,找到了范雨希下榻的房间,来到房门口时,意外地发现门没有上锁。

朱晓推门进去,一眼看到正躺在床上昏睡的范雨希和地上的匕首,四下打量了一番,没发现血迹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包一倩将范雨希叫醒。

虚弱的范雨希一脸苍白,眼睛里布满红血色,喉咙干得像火烧一样。

「孔末呢?」朱晓问。

「孔末?」范雨希吃力地呢喃着,突然猛地坐了起来,「他被人抓走了!」

朱晓的心一冽:「谁,是井娅吗?」

范雨希努力地回忆着,摇头:「不是,好像是警察。」

昨天,范雨希手持匕首刺向刚波时,孔末突然出手,将刀子夺了去,阻止了差点坠入万劫深渊的她。她激动地抢刀,不料身子虚脱,瘫倒在了床上。迷迷糊糊中,她看见了一大波穿着警服的人冲进了旅馆,将孔末和刚波都铐走了。

「泰国警察抓孔末干什么?难道,孔末去风俗店找刚波时,惹了祸?」朱晓听范雨希的描述后,猜测道。

包一倩安慰道:「孔末虽然头脑简单了点,脾气暴躁了点,但总不至于杀人放火,没事儿没事儿。」

朱晓放心不下:「这丫头病得不轻,包一倩,你照顾她,我去风俗店探探,顺道买些药回来。」

另一个旅馆内,蒋海擦拭着坚硬的黑枪,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昨儿风俗店发生的命案,是你干的?」

井娅顺着电视望去,新闻正播报一起案件:风俗店内的一名女子,昨日突然倒下,被送医抢救一夜后,于今晨不幸身亡,警方怀疑是遭人下毒。

蒋海见井娅没有回答,笑道:「下毒是你的长项。昨儿你去风俗店杀刚波,让我去找孔末和范雨希,我这人还没找到,就听见警笛的声音。你把我支开,该不会是瞒着我要杀人吧?」

井娅不屑地摇了摇头:「风俗店里的一个妓女而已,我杀她干嘛?」

「刚波和孔末被警方抓了,我还以为这是你的策略呢。」蒋海耸了耸肩,「你要杀刚波,我要杀孔末,这俩人都被警方抓了,咱们怎么动手?」

「等他们被放了。」井娅淡然道。

「孔末不可能杀人,刚波就不一定了。你那么确定,警方会放了他?」

井娅提起了背包:「他不是凶手,我见过凶手。」

昨天,孔末和刚波在风俗店内大打出手。

尚不知情的井娅来到了风俗店楼下,还未上去,便见一个又黑又瘦的男人从风俗店里跑了出来,慌张地骑上摩托车逃离。现在想来,那个卷发的泰国男人,就是风俗店命案的凶手。他骑摩托车逃离时,还撞上了井娅。

不久后,风俗店里传来呼救声,附近的巡警闻声进入风俗店,井娅只得先行离开。

再后来,井娅和蒋海通过打听,发现孔末和刚波在风俗店旁的旅馆内被抓了,旅馆内只剩下范雨希一人,恭临城下令不得伤害范雨希,于是他们没有找上门。

「撞上了你?」蒋海调侃道,「要是换个没人的地方,你早就杀了他吧。」

井娅的表情突然僵住了,猛地将背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匆忙地乱翻。

「怎么了?」

「手机不见了!」井娅的声音颤抖。

「不是在这儿吗?」蒋海拿起一个手机。

顷刻间,井娅的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还有一个手机。」

井娅仔细地回忆着,忽然间,想起骑摩托车的男人撞上她时,她的背包落到了摩托车的前篮。

「手机一定是我拽包的时,从缝口掉出,落到了摩托车上。」井娅的神情无比凝重,「我们必须找到他!」

蒋海不解地问:「为什么非要找回来,一个手机而已。」

「那是我用来与所有猎手联络的手机。」

风俗店已经不营业了。

沈探正和许多泰国女人聊着天,见朱晓进来,兴奋地招手:「你听说了吗,昨儿这发生了一起命案,还抓了俩人。」

朱晓的心猛地一沉,详细地听众人说起店内发生的事后,终于明白,孔末和刚波不是因为在店内打斗被抓的。

「你说什么?」沈探惊呼出声,「孔末和刚波被抓了?」

「他们绝不是凶手。」朱晓使劲地挠着后脑勺,简直要被逼疯了,「泰国警察,该不会草草结案吧?」

「那可说不准。」沈探的眼珠子转溜两圈,和店内的老板娘做起了生意,「被抓的俩人,我认识,他们不可能是凶手。你瞧,这店里发生了命案,如过不破案,以后恐怕一辈子都没生意。沈氏探馆听过吧,物美价廉,我来替你们破案!」

沈探愣是用三寸不烂之舌,将老板娘吓得脸色铁青,攀谈了半个小时后,老板娘同意花钱消灾,让沈探替风俗店破案。

老板娘将朱晓和沈探带到了受害者倒下的房间,指着地面,介绍起了昨天的情形。

受害者名为卡辛娅,昨天,孔末和刚波大打出手后,店内的客人有的仓皇而逃,有的跟随店内的女人躲进了这个房间。房间外没了动静后,大家才放心,正准备离开房间时,卡辛娅突然倒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就连小便都失禁,卡辛娅手里的杯子也摔碎了,透明的饮料洒了一地。

救护车赶到后,迅速将卡辛娅送医。警方将玻璃杯的残渣全部取走化验,后来又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一瓶包装简陋的饮料罐子。据风俗店的其他女子目击,卡辛娅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那瓶看上去像是街边摊贩自制的饮料,倒进玻璃杯后,一直拿在手里喝着。

「帮我问问,那饮料除了没有颜色外,还有什么特征。」朱晓语言不通,只能求助沈探。

沈探翻译过后,告诉朱晓:「非常香,按照她们的形容,香味非常浓烈,即使不凑近闻,都能闻到香气。」

朱晓掏出手机,给齐佑光打了一个电话:「齐大夫,您忙好了吗?既然在曼谷,赶紧与我们汇合吧。」

朱晓挂断电话后,蹲下身体,在地面上细细地摸索,许久后在柜子下,找到了一块被警方忽略的玻璃碴子,小心翼翼地用袋子包好,带在了身上。

齐佑光来到旅馆,开了一间房间,安放好行李后,来到范雨希的房间,与众人汇合。包一倩一把揪过他,质问:「告诉我,你是不是猎手!」

「猎手?那是什么?」齐佑光看上去满头雾水。

「还不承认?我都看见了,你和井娅在沈氏探馆门口交谈了那么久!」包一倩气势汹汹。

「井娅?」齐佑光一拍脑袋,「你是说那个女人啊?我不认识她,她向我打听你们。」

「不认识?」包一倩一脸不信,「那她向你打听我们,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不知道。」齐佑光扶了扶眼镜,斯文道。

「我们没有交待过你,你怎么会对她撒谎!」包一倩抓住了齐佑光话语间的漏洞。

「行了,有完没完!」朱晓将包一倩拉开,把装着玻璃碴子的袋子递给了齐佑光,「齐大夫,孔末被抓了,我必须拉他出来。劳烦您看看,死者中的什么毒。」

齐佑光接过袋子后说:「巧了,有国内的朋友替我在泰国安排了一套化验的设备,这次到曼谷来,就是取设备来了。你们等我一下!」

齐佑光出了房间后,包一倩狠狠地锤了锤朱晓的胸口:「老朱,你也太没原则了,他很可能是猎手,你找他帮忙?」

「不然你有更好的办法?」朱晓翻了一个白眼。

包一倩一跺脚:「我懂了,你是想等救出孔末后,再来个瓮中捉鳖!」

此时,在外徘徊许久的沈探也回来了,还带了四幅画。

沈探在附近打听了一番,昨天,案发时间,有四个可疑的人在风俗店外出现过。曼谷不比国内,到处都没有监控探头,所以他找了画师,按照目击证人的描述,将四个人的样子画了出来。

沈探举起其中两幅画:「虽然有些粗糙,但看看,像不像孔末和刚波?」

朱晓仔细瞅了瞅,果真在画上认出了孔末和刚波。另外两幅画,一幅是个女人,另一幅是一个干瘦的男人,卷发,皮肤黝黑。

「女人是井娅吗?」躺在床上的范雨希咳嗽了两声。

「是。」朱晓凝重道,「她号称「毒姐」,毒难道是她下的?」

「我回来了。」齐佑光抱着一套沉甸甸的设备,走了进来。

范雨希想要下床,朱晓替她盖好了被子,不允许她起身。

「孔末是因为我被抓的,我要救他。」范雨希倔强道。

「那你就更要养好身子了。万一孔末洗刷不了嫌疑,我就是用强,也要劫他出来,带着病怏怏的你,怎么行动?」朱晓说。

范雨希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躺着休息。

齐佑光将玻璃碴子放在鼻前嗅了嗅,又将它放在了设备下观察。十几分钟后,他起了身:「经过一整夜,玻璃残渣上仍留有余香,根据气味判断,这是苯。」

「受害者傻傻地喝了一整瓶苯?」朱晓不敢相信。

「准确的说,是苯和某种有机溶剂的混合物。因设备受限,我暂时无法筛查出有机溶剂为何物,但可以确定,饮料里的苯含量并不多。」齐佑光解释。

苯在常温下是一种味甜、无色透明、散发强烈芳香气味的液体,难溶于水,但溶于有机溶剂。苯有致癌性,摄入过多的苯,通常会导致呕吐、胃痛、抽搐甚至死亡等急性中毒症状。

「你不是说,苯的含量不多吗?」朱晓疑惑道,「医院愣是没抢救过来?」

「的确,这种含量的苯,或许不至于要了受害者的命。但是,凶手使用苯溶剂的目的,是为了另一种化学剧毒。」齐佑光的嘴里吐出了几个字,「四亚甲基二砜四胺。」

「啥玩意儿?」包一倩问。

「俗名,「毒鼠强」。」齐佑光继续解释,「以前用来毒鼠的药剂,为剧毒物品,早已被我国禁止生产使用。它是白色的轻质粉末,不溶于水。」

「我明白了。」朱晓恍然大悟,「它溶于苯!」

十几年前的深夜。

南港支队的警察余严春从手下的卧底和线人口中得到关于恭美琪的不少情报,带队抓捕四处逃窜的恭美琪。

恭美琪在空荡荡的后巷里奔跑着,目光迷离,世界在她的眼里天旋地转。

远处,恭临城拿着望远镜,紧张地观察着恭美琪和警方的动静,一旁的关乙躬身说:「恭爷,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她吸食了过量的白粉,这会儿,她的脑袋是晕的。」

「还有呢?」

「我已经告诉她,一旦被警方发现踪迹,就上那栋高楼,您安排的直升机就在那等着。」关乙指向远处破旧的大楼,楼墙上连接着的金属梯子早已生锈,「金属梯子,我亲自动了手脚,只要她爬到最高的地方,就会摔下去。」

恭临城放下手里的望远镜,狠狠地打了关乙一巴掌,眼里带着泪,嘴里带着笑,情绪复杂地说道:「干得不错。」

余严春终于追上了恭美琪,眼见她正要登上了高楼。

这是一栋老式的民楼,梯子建在墙外。余严春判断,恭美琪此时吸了毒,异常兴奋,登上如此危险高楼,稍有不慎,就将丧命。余严春一路追赶,不敢跟得太紧,以免神志不清的恭美琪被过往的车辆撞倒。

「站住!」余严春大喝一声,想要制止恭美琪。

不料恭美琪更加匆忙,迅速往上爬。

金属梯子摇摇晃晃,余严春只身上楼实施抓捕,眼看恭美琪马上要登上天台时,金属梯子最高处的台阶突然坍塌,恭美琪惨叫一声,往下坠去,余严春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

「救下了!」拿着望远镜的恭临城的心猛地一揪,欣喜道,但很快,又怒气冲冲地说,「他怎么能救下她!」

但下一刻,望远镜的视野里,恭美琪的衣角裂开,坠下了高楼,化作一滩肉泥和血水。

恭临城将望远镜丢到一旁,擦拭眼角的泪水:「从今儿起,恭家大院所有人,都不允许碰毒品,与毒品划清界限!」

「她的孩子呢?」

「告诉恭嘉明,他的妈妈因吸毒,坠楼而死。以后,你好生照顾他。」恭临城将心头的悲伤叹出了声,「不要给他任何权力,有朝一日,即使他知道了真相,也无法向我复仇。」

「是。」

「我会杀了余严春,替美琪报仇!」恭临城握紧了双拳,「他的卧底和线人,我也要赶尽杀绝!是他们害死了美琪!」

「恭爷,不容易呐。余严春如今已经是中队长,未来前程光明,不是说杀就杀的。」关乙劝说,「听闻,南港四处遍布他的卧底和线人,要查出他们的身份,不容易。您刚刚金盆洗手,不能再惹祸上身。」

恭临城的语气冰冷:「那就许他们多活几个年头。」

范雨希休息了一夜后,终于退了烧。

出了旅馆,范雨希与众人一同前往一家泰国的地下拳场。

「沈探,您的消息准确吗?」包一倩将信将疑地问。

沈探拍胸脯保证:「我的消息,从来就不会错。我在泰国也混了有些年头了,眼线还是有的。画像上那个干瘦的卷发男人,是个泰拳手,名叫克劳西,常年以在地下拳场打拳谋生。那个地下拳场,传闻经常打出人命。」

朱晓也怀疑沈探得来的消息:「一个知道常人不知道的化学知识的人,为什么要以体力和性命为代价谋生?」

「毒鼠强」作为一种神经毒素,能引起致命性的抽搐,毒性比常见的化学物氰化钾要强上一百倍,重度中毒的患者表现为突然晕倒,呈癫痫样,发作时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小便失禁。「毒鼠强」没有特效解药,卡辛娅倒地时的症状与「毒鼠强」中毒症状吻合,齐佑光推测,卡辛娅中毒后,又引起了其他并发症,这才短短一夜内丧命。

「毒鼠强」通常被制作成晶体或粉末,正常人和有警惕心的人不会直接吞服。它不溶于水,易溶于苯和乙酸乙酯,想将之混入水中,让受害者大量食用,可能会被察觉,从而少服或不服,无法达到致命的效果;而乙酸乙酯浓度较高时,有刺激性气味,不易被制作成「饮料」,于是,散发香气的苯成了凶手制作「饮料」的绝佳选择。苯也不溶于水,为了让受害者放心喝下饮料,凶手又将苯混入有机溶剂中。这瓶饮料,由「毒鼠强」、苯和某种有机溶剂混合而成,不具备化学常识的人,很难制作而成。

沈探动用了人脉,从曼谷警察口中得知,装有「饮料」的罐子上,发现了两个人的指纹,其中一个为死者卡辛娅的,另一个为犯罪嫌疑人的,与孔末和刚波的指纹不匹配,但因二人在风俗店内闹事,暂时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如今,犯罪嫌疑人的指纹特征图复印件,就在沈探手中。

入夜后,范雨希等人抵达地下拳场。拳场里异常拥挤,空气闷得让人汗流不止。范雨希一踏入拳场,就被擂台上的拳击赛吸引了目光。擂台上,一个赤裸着上身、肌肉健硕的短发男人彪悍地手锤擂台的地面,嘴里发出声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他足足有近一米九高,体重目测三百多斤。他呲牙咧嘴的样子,十分可怕,擂台在他的捶打之下,竟摇摇欲坠。

「那个拳手,长得像中国人。」范雨希对朱晓说。

朱晓也注意到了拳手,点了点头:「看样子,很凶悍。」

沈探溜达了一圈后,回来了,指着擂台:「的确是个中国人,今天新晋的拳手,是第一个敢挑战克劳西的,叫秦力。」

「克劳西?」朱晓四处张望,「他在哪儿?」

「一会儿应该就登场了。」沈探搓着手,「我刚刚押了秦力赢,希望能爆冷,让我赢一把。」

包一倩不敢相信:「克劳西不是瘦的干巴巴的吗?很能打?」

沈探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最可怕的泰拳手,就长克劳西那样。克劳西是这儿的「拳王」,少有败绩。」

众人攀谈之际,场内爆发出一阵轰鸣,掌声下,一道与秦力相比显得瘦小的多的身影,蹿上了擂台,正是克劳西。秦力的嘴里爆发出一声怒吼,叫嚣了几句后,冲了上去,没有任何技巧地挥拳砸向克劳西。克劳西的身形矫捷,蹲身躲过后,出拳发腿,将秦力击退两步,又高高跃起,双肘击打在秦力的脸部。秦力应声倒下,口鼻顿时鲜血直流。

「输惨了!」沈探掩面,心疼得不得了。

「泰拳被称为「八臂拳术」,双手双脚,双肘双膝,皆为武器,杀伤力极强。克劳西是个成熟的泰拳手,在无规则的拳击赛下,的确很强。」朱晓赞叹着,倏地话锋一转,「不过,在绝对力量面前,恐怕任何技巧都没有用。」

「你觉得,秦力会赢?」范雨希盯着擂台问。

「刚刚这会儿的功夫,我查了一下。秦力这个人,不简单。」朱晓点开网页,给范雨希递去手机,「秦力,是国内坊间举办的「力量大赛」的记录保持者,举起过四百多公斤的杠铃,曾经拒绝了职业邀请,是个大力士。」

「坊间举办的比赛,数据准确吗?」包一倩见秦力还倒在地上,迟疑道。

「虽然数据不权威,但高手在民间。」朱晓嘿嘿一笑。

只见擂台上的秦力突然慢吞吞地爬了起来,愤怒地犹如一只猩猩,双拳不断拍打着胸脯,再一次朝着克劳西冲去。克劳西飞身而起,一脚横扫向秦力的脑袋。秦力直勾勾地将克劳西的腿抓住,砸向地面。克劳西想要挣扎,可秦力死抓不放,毫无技巧地摔打着他。克劳西好不容易挣脱,秦力又一拳打去。克劳西用双手格挡,不料竟被击退数步,一没站稳,落到了擂台下,起身时,双手痛得无法动弹。

拳场内刹那间鸦雀无声,紧接着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喝彩声。

另一个角落,蒋海在人群里发现了朱晓等人的身影,侧身问:「动手吗?」

井娅摇头:「找回手机要紧。」

蒋海舔了舔嘴角,收起嗜血的目光,看向台上的秦力:「这么刚猛的一个人,竟然来这打拳。你要将他收入麾下吗?」

井娅没有回答,紧盯着落败的克劳西朝着后台走去。她花了不少钱,找出了克劳西的身份。她早就猜到,朱晓等人一定也会找到这个拳场,而且,恐怕不久之后,警方也会来这,她必须尽快从克劳西的手里拿回手机。

克劳西坐在后台休息,大口大口地喝完水后,将水瓶丢在了垃圾桶里。

朱晓和范雨希趁克劳西不备,将水瓶取出拳场,递给了早已经在车上等候的齐佑光。

齐佑光迅速提取水瓶上的指纹后,与犯罪嫌疑人的指纹特征图进行比对,一分钟后,确认两枚指纹特征同一,属于同一个人。

「丫头,克劳西受了伤,咱俩一起擒住他!」朱晓拉过范雨希,朝着拳场冲去。

恰好,包一倩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井娅和蒋海在拳场里!」

朱晓一怔:「他们怎么会在这儿!」

包一倩火冒三丈,指着车内的齐佑光骂道:「你还说你和他们没有关系,一定是你通风报信!」

齐佑光一脸无辜:「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他们发现我和你们一道儿,我应该是暴露身份了。」包一倩心急如焚,带着哭腔说。

「你和齐大夫待车上,如果有异动,立刻开车逃走。」朱晓将包一倩推上了车。

「你要我和他待一起!」包一倩不可置信道。

朱晓不再回答,与范雨希冲进了拳场,来到后台时,克劳西早已经不在此处了,问起后台的人,才知道他看了垃圾桶后,突然跑了。

「这家伙应该是发觉瓶子不见了,跑路了!」朱晓带着范雨希,出了拳场后门,来到一条暗巷里。

范雨希想了想,推测:「他出来时什么行李也没带,警方还没找上他,他要跑路,应该会回家收拾行李。」

朱晓点头同意,求助沈探。很快,沈探传来了克劳西的家庭住址,距离拳场不远。不久后,井娅和蒋海也从拳场的后门走了出来。他们好不容易等到克劳西主动离开拳场,打听了克劳西的住所后,决定到没人的地方动手。

南港正值夜晚,赵彦辉正坐在南港支队的办公室里,黯然神伤。

电话铃响起,赵彦辉接起电话,调整了情绪:「江队,朱晓抵达曼谷,「猫」和「影子」闯了祸。」

「我听说了。」江军并不担忧,「要是朱晓连这点小麻烦都解决不了,可以撩警衔不干了。」

「南港支队在抓捕井娅等人时,没有竭尽全力。这样做,真的正确吗?万一真放跑了他们,怎么办?」赵彦辉没有自信。

「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们最终可以启动引渡程序,逮捕回来。」江军说,「只要别放跑了恭临城就好。」

赵彦辉想起恭临城和善的面孔,不由地背脊发冷:「恭临城家大业大,但向来守法,甚至主动配合警方打击犯罪,还以「声音」的身份欺骗警方,如若不是朱晓的线人「蜘蛛」,我们还真怀疑不到他头上。」

「的确有几分本事。」江军应和。

「「蜘蛛」的筷子,位于恭家大院内,既然有证据,我们何不动手抓人?」赵彦辉提议。

「不。暗光的水深着,光抓一个恭临城,远远不够。」

「也是,即使恭临城落网,也不会供出众多榜上和榜外的猎手。」赵彦辉点了点头,「江队,比起「影子」,我更担心「猫」,虽不了解其母遇害的细节,但我怀疑她在面对杀母仇人时能否保持冷静,更何况,她与恭临城关系密切。」

「我也在考虑是否需要将范雨希召回。我给你传一份范巧菁遇害案的卷宗,你与我一起定夺吧。」

赵彦辉同意了,几分钟后,范巧菁遇害案的电子卷宗,传进了他的邮箱。他打开文件,翻阅从未接触的这起案子的卷宗时,愣住了。

克劳西回到住处后,发觉家里停了电。

他马不停蹄地摸着黑,收拾起行李,忽然间在桌面的袋子上发现了一个精致的手机。袋子原本放在摩托车的前篮,昨日被拿回家里后,他就再也没动过。他拿起手机,仔细地打量这个看上去经过特殊加工的手机,无比纳闷:手机看上去很贵,不是他的,他根本买不起。

克劳西想起刚刚在拳场里四处游荡的井娅,立刻将她与昨日被他撞上的女人对上了脸,自言自语地说:「手机是那个女人的。」

克劳西来不及多想,迅速整理了行李,背着包匆匆下楼。

克劳西朝着摩托车跑去,但很快就有人叫住了他,是朱晓和范雨希。

克劳西十分紧张,拿出井娅的手机:「你们是来找这个手机的吗,我给你们,我不是小偷!」

朱晓茫然地看着克劳西奇怪的举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于是尝试用英语与他沟通:「人是你杀的吧,跟我去警察局!」

克劳西听懂了,惊得往后退了两步,手机掉在了地上,操着一口浓重口音的英语:「不是我杀的!那瓶饮料,是街边一个摊贩那里买的!」

「丫头,他有说谎吗?」朱晓问身边的范雨希。

范雨希远远地看了看克劳西的脸:「很慌张,但感觉不像撒谎。」

朱晓对克劳西招手:「我相信你,但是你得先和我去警察局。」

克劳西又往后退了几步,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他们扔去。

朱晓和范雨希轻松躲过。

克劳西见状,迅速跑向摩托车。然而,当他即将要上摩托车时,意外发生了!

克劳西的身上突然闪起一道电光,伴随着浓重的烧焦味,连呼救都没来得及便倒在了地上。

范雨希刚要上前查看,朱晓拉住了她:「别去,是高压电!」

范雨希这才注意到,克劳西的摩托车停在了一根电杆旁:「怎么办?」

「绝对没救了!」朱晓咬牙,四处看了看,「孔末已经进了警察局,我们不能再招惹嫌疑,撤!」

孔末和范雨希撤离没多久,井娅和蒋海赶到了现场。

井娅一咬牙,想要上前,蒋海阻止了她:「你疯了?那是高压电,不要命了!」

「那个手机里存着的,不止榜上猎手的名单和联系方式,还含括众多榜外猎手。一旦名单泄露,我们这一派就完蛋了!」井娅的头脑发热。

「别着急。」蒋海突然在沙地上发现了一个轮廓,「是这个吗?」

井娅低头扫了一眼,根据沙地上的印子的轮廓,确认道:「我的手机经过特殊加工,的确是这个形状。」

蒋海推测了出来:「你的手机,刚刚应该掉在沙地上了,有人捡起来了。」

井娅望向克劳西的尸体:「是他捡起来的吗?」

「朱晓和范雨希应该比我们先到了这儿。等泰国警方收了尸体,我们花点钱,就知道了。要是落在警方手里,我们花钱搞出来,要是不在,那捡了手机的,就只有朱晓和范雨希!」

井娅的双眼微眯:「那就杀了出了范雨希以外的所有人,把手机抢回来!」

就在此时,井娅接到了白洋的电话。

「我和吴点点去曼谷,与你们汇合吧。」白洋说。

「来吧,正缺人手!」井娅的手探向腰间的毒剂。

备案号:YXX1kYY3A0Of111p8eDTz4KP

编辑于 2022-01-27 16:03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座椅,幸存 ​ 赞同 19 ​ 目录

评论

谋杀启事 3 :迷离悬案追踪手记

黑眼圈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