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飞头,鬼村

所属系列:谋杀启事 3 :迷离悬案追踪手记-第三章 金童子凶尸案

飞头,鬼村

谋杀启事 3 :迷离悬案追踪手记

在范雨希的记忆里——

恭临城总是孤寡一人,常常伫立在偌大的院落里,抬头望着天,无论是天晴抑或是天阴。那道负手而立的背影,从神采奕奕渐渐变得尨眉皓发,拄上了拐子。

范雨希每一年陪着恭临城过寿辰,都会替他细细地梳理随着岁月逐年增长的白发。那么多年来,唯一不变的,便是恭临城脸上一如既往和蔼的笑容了。

范雨希还记得九岁那年,因追问父亲身份无果与范巧菁怄气出走的那个雨天。

她撑着伞,转乘了不知多少站公交,跑到了连她也不认得的地方。

夜幕降临,她蹲在一条湿答答的胡同里,听着忽远忽近的猫吟和犬吠,初生牛犊的勇气顷刻间无影无踪。

夜里拾掇破烂的披头散发的老婆子走进胡同里时,她吓得丢了伞,鬼吼鬼叫地跑上了大街。

寒冷的深夜,南港大街上人影稀疏,她在街边懊悔地狂奔着。她想回家,喝一碗热腾腾的甜汤,窝进暖和的被褥里,可是却记不得回家的路了。

当她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时,是记忆中宽厚且温暖的双肩背起了她。

后来的范雨希才知道,恭临城听说她离家出走后,罕见地斥责了范巧菁,带着人翻遍了南港,亲自寻她。

那一天,恭临城来来回回奔走了十几公里,连伞都顾不上撑。恭临城背着她回家后,发了一场持续数天的高烧,她被拦在病房外,数次求见而不得。

她以为恭临城再也不肯见她,直到许多天后,病房的门才终于打开。

「恭爷,您生我气了吗?」

「丫头,我是怕把病传给你呀!」恭临城的脸上仍旧带着亲蔼的笑意,只是双唇没了血色。自那之后,恭临城落下了时至今日仍无法痊愈的病根,每到寒冬,总会剧烈地咳嗽。

范雨希把那件事牢牢地记在心里,再也不敢闯祸,直到许多年后,仍然会想起恭临城对她说的那句话:「丫头,我愿意护着你一辈子,只希望你无灾无难。」

恭家大院被查封了。

南港支队发布警讯:恭临城因涉嫌多起故意杀人罪而被通缉。

南港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不久前才协助警方取缔南港达和破获毒品案的恭家大院竟与传说中不为人知的暗光有关系。

南港支队外的十几辆警车,走走停停,时不时地有警察羁押犯罪嫌疑人进支队。

「江队,朱晓传来的名单上的犯罪嫌疑人,技术队通过联系方式锁定了他们的身份和位置,已经全部逮捕,无一人落网。」赵彦辉推门而入,大快人心道,「我已经按照程序申请曼谷警方协助,一旦发现恭临城的踪迹,即刻逮捕,遣返回来。」

「老赵,你又立功了!」江军乐呵呵地说。

赵彦辉摆了摆手:「我哪敢请功啊,部署策略的是京市,在外跑动的是朱晓。不过,您那么确定恭临城会前往曼谷吗?他老谋深算,恐怕不会去找朱晓报一时之仇。」

「但他会去找范雨希。」江军意味深长地笑道,「老赵,你该看出来了,恭临城对你家闺女,是真心好。」

「我谅他也不敢对她不好!」赵彦辉怒而拍桌,旋即如梦初醒,「江队,您最终决定不把那丫头召回来,是这个目的!」

江军点头:「恭临城在南港的眼线和帮手众多,若真想逃,未必不能成功。天大地大,一旦恭临城逃亡出境,咱们鞭长莫及。倘若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让他牵挂,便只有范雨希了。范雨希在哪儿,恭临城便最有可能去哪儿。我这算是替恭临城规划好了路径。」

「妙!」赵彦辉竖起大拇指夸道,接了一个电话后,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什么!是谁?」

朱晓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地说:「我们找旅店调了大门的监控录像,掳走范雨希的人,是恭临城……」

赵彦辉咆哮:「朱晓,你三番四次让范雨希身陷险境,要是救不回她,我扒了你的皮!」

曼谷,尚且晴朗的蔚蓝天际,一朵黑压压的乌云孤寂地随风飘动,正悄悄酝酿着一场暴雨。

井娅跪在地上,战栗地抬眼偷瞄恭临城的表情。恭临城坐在椅上,闭眼轻抚龙头拐杖,并没有如她预想中的大发雷霆,但恭临城表现得越是平静,越是令她胆寒。

「恭爷,是我错了。」井娅死命地求饶。

「起来吧。」

井娅不敢起身,恭临城缓缓地睁开眼睛,略显老态地撑起身体。秦力站在一旁,伛偻着背,蒋海则高昂着头。

「终于走到这一天,我的心里又喜又忧。」恭临城云淡风轻地说,「喜的是,方涵终于成功地将我踩在脚下,接过了我的班;忧的是,这一天竟来的如此突然,出乎我的预料。」

「恭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杀了白洋,杀了关闻泽!」井娅心惊肉跳,时刻关注着恭临城手里那支随时可能变成杀人利器的拐杖。

「「毒姐」,我记得你说过,猎手榜上的每一个人,都经过你的千挑万选。我想知道,为什么猎手榜第四的白洋成了方涵的人,你都毫无察觉。」蒋海落井下石道。

「你不也丝毫没有察觉?」井娅咬牙道,「方涵和白洋的确有手段,从我手里获得了所有猎手的名单和联系方式,但是,警方是怎么知道恭爷身份的?」

「你在怀疑我?」蒋海反问。

「我手机里的猎手名单,不涉及恭爷的名字。知道恭爷身份的,除了我们几个,只有近期被替换到恭家大院看守姜妍的几个猎手,方涵搭救姜妍时,把他们也掳走了,警方不可能是从他们口中知晓恭爷身份的。」井娅死死地盯着蒋海。

蒋海冷笑道:「方涵与恭爷相斗,就不能是他向警方告的密吗?」

「方涵若是要向警方告密,早在刚猜测到恭爷身份时就那样做了。」

蒋海驳斥:「你当南港支队蠢吗?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随便有人告个密,就会发出通缉令?」

「够了!警方必然已经掌握了证据,才会下令抓我。」恭临城不怒而威,忽地想起了最后一次与朱晓的通话,「早些时候,朱晓的反应就有些古怪,现在想来,那时候,他就已经有所察觉。」

井娅仍跪在地上:「恭爷,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

「找到孟萧,带他和范雨希一起离开。」恭临城说着,扫视内屋的门。

此时,范雨希正熟睡在内屋里。

「王雅卓来到泰国后,杳无音信。」井娅汇报道,「朱晓为了找人,还请求一个自称「沈探」的华人侦探帮助,我们已经核实过,沈探徒有虚名,想来,朱晓等人也还未觅得王雅卓的踪迹。」

「姓沈?」恭临城突然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不早些向我汇报?」

井娅掏出手机,翻出一张偷拍的照片,递给恭临城:「就是这个人。」

恭临城眯着眼睛,打量了沈探的照片一番后,失声笑道:「我恭临城何其有幸,竟间接与此等人物交手。」

井娅一惊:「恭爷,您认得这人?」

「近二十年来的警界传闻中,有几个不可不谈的人物。一是警方顾问、侦查学教授李可,他不仅教导出江军这样叱咤一方的优秀警察,更是协助警方屡破重案;二是后起之秀方涵,他凭借过人的头脑,以卧底的身份,破获多起奇案,取缔当年影响最恶劣的犯罪团伙。」恭临城叹道,「李可名声鼎沸的那些年,警界群英并起,渝市出了两位不可不谈的警察,被称作南区和北区的破案王,一个叫鲁南,当年协助李可破获「330」大案和「红衣女连环案」时,牺牲了,另一个……」

井娅看着照片上流里流气的沈探,诧异道:「难道……」

「不错,他是渝市破案王之一,沈承。后因一些外界不知的原因,离开警队,下落不明。警方为了保护侦查机密,不再对外公开他的资料,久而久之,知晓他的人不多了。」恭临城接过话,「我曾因机缘巧合,知悉了一些关于此人的些许消息。原来,破案王来到了清迈。」

「他这么厉害,会不会已经有了王雅卓的下落?」

几个月前的夜晚,一对和旅行团走散的情侣,误入清迈的一个村子的角落。

「这是拉达村,清迈当地最出名的「鬼村」,听说经常闹鬼!」男人背着偌大的行李包,吓唬身旁的女人。

女人四处打量,望着远处夜色中半隐半现的屋子,不自觉地缩进了男人的怀里:「咱们还是走吧。」

男人的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来都来了,咱们逛逛吧。」

「可是周围都没人。」女人的呼吸局促,每一次风吹草动都让她紧张不已。

男人环视四周,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咱们好像走到村子的角落来了。」

「回去吧!」女人疑神疑鬼地说,「大晚上的,怪吓人的」

男人还未回答,便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知什么方向飘过来,像是僧人在虔诚地诵经,又像是婴儿凄幽地啼哭。男人再侧耳仔细听时,那声音又消失在了村落里。

「你听见了吗?」男人问。

女人的心弦紧绷着,指着一个方向:「好像是从那里传来的。」

那是一片林子,林子里的树在微风和月影下张牙舞爪。男人向前看去,犹疑着迈动脚步,女人拉住他,使劲地摇头,男人轻拍女人的手:「不打紧,我去看一眼。」

女人只好站在原地,等着男人回来。

男人走近林子时,屏住呼吸,脚步放慢,心跳莫名地加速。他端着手电筒,将脑袋探到树后,瞄了一眼黑漆漆的草丛,见什么也没发现,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转身冲着女人挥手,大喊道:「放心,没东西!」

女人突然捂着嘴,指着男人尖叫。

男人的背脊发凉,身后刮起了一股凉风,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后面飘来飘去。他的双腿像钉在地上,怎么也跑不动,只好慢慢地扭过脖子,朝身后看去。林子里的风刮得更猛了,空中,正有一颗圆滚滚的东西在迅速地飞来飞去。

男人冒出了一身冷汗,还未看清那颗东西的模样时,它不见了。下一秒,又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掉落下来,他不自觉地伸手接住,低头一看,那竟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正瞪着两只眼球,直勾勾地凝望着他,嘴里还发出桀桀怪笑。

男人尖叫一声,连滚带爬地冲向女人,和女人一起跑走了。

落在地上的那颗人头,忽地慢慢升了起来,面朝情侣逃走的方向凝视一会儿后,缓缓地飞到了树上。

恭临城向众人继续说起沈承。

「他虽不再是警察,但这些年扎根清迈,想必为警方提供了不少偷渡到泰国的犯罪分子的线索。凭借他的能力,必定已在这里建立了深厚的人脉和通达的眼线。」恭临城对着井娅勾了勾手指,终于让她起了身。

「我去把他掳来!」井娅说着就往外走。

蒋海冷嘲热讽道:「「毒姐」,你已经是朱晓等人的手下败将,若不是留了个心眼,瞒过我们所有人在废楼里事先安排了宣尚烨,早就死在废楼了,如今再去,恐怕有去无回。」

恭临城面前站着的,除了井娅、蒋海和秦力,还有另外一个身着运动服的男人,正是以擅长极限运动而立足猎手榜第七的猎手宣尚烨。

「蒋海,你的意思是,你不肯帮我了?」井娅质问。

蒋海不屑地看了一眼对恭临城毕恭毕敬的秦力和宣尚烨,笑而不答。

「井娅,你不必去,我自有打算。」恭临城说着,又说透了蒋海的心思,「蒋海,你认为我如今大势已去,不想再替我卖命了,是吗?」

「你安排方涵当你的接班人,如今,他做到了,你不会找他报仇。至于南港支队,你想报仇,也没那个实力了。」蒋海嘲讽,「你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到孟萧,带上他和范雨希一起逃走。我从不与如此窝囊的人为伍。」

「你要走,便走吧。」恭临城轻轻地挥了挥手。

蒋海大步地向外走去,警惕着秦力和井娅的动静,随时准备反击。

「蒋海,如若有一天,你遇上了榜上第三的猎手,切记,不要逃。」恭临城的声音,从蒋海的身后飘来,「那样,你会死得不那么痛苦。」

蒋海的脚步戛然而止,猛地回过头:「你吓唬我?」

「我从不吓唬人。」恭临城淡然道。

蒋海忽地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猎手榜名单:榜首关闻泽,榜次蒋海,第四白洋,第五井娅,第六秦力,第七宣尚烨,第八吴点点,第九小 R。十人之中,唯有零序猎手孟萧和排行第三的猎手还未露面,而唯一连名字都没有的,只有排行第三的神秘猎手。他心里揣测,排行第三的猎手如此特殊,必然是恭临城安排的不输于关闻泽的棋子。

「待我找到孟萧后,我恢复你的自由,如何?」恭临城说。

蒋海想了想,咬牙道:「好,反正我也要杀孔末和朱晓,就再与你合作一次。」

忽然间,内屋的门被推开,范雨希的双眸含泪,面色惨白地走向恭临城。

秦力拦在范雨希的面前,她冷冷地喝道:「滚开!」

秦力刚想动手,恭临城便叹了一口气:「让开。」

范雨希绕过秦力,来到了恭临城的面前,盯着恭临城脸上被岁月侵蚀的沟壑,悲痛欲绝:「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

「我没有再瞒着你的打算。」恭临城难得地露出了一道和蔼的笑。

「我宁可你瞒着我一辈子!」范雨希的胸口像被刀绞一样疼,压抑在心头的怒意倏地迸发,举起握在手里的刀子,扎进了恭临城的肩膀,「你说过,你要护着我一辈子,让我无灾无难,这就是你守护我的方式吗!」

井娅上前去阻止,却被恭临城一个眼神阻止。恭临城忍着痛:「丫头,我早已经将你当成了亲人。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只剩你了。」

范雨希无力地后退,苦笑着问:「你害死了我的妈妈,还不算伤害我?」

「我希望你留在我的身边,但她要将你带走。」恭临城捂着肩头的伤口解释。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范雨希的双目猩红,二十多年来,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井娅担心范雨希危及恭临城的性命,擅作主张将她打晕了。

恭临城将范雨希搀在怀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我更加必须找到孟萧。」

井娅震惊道:「恭爷,这才是您找孟萧的真正理由?」

「孟萧虽与我有手足之情,但生死各安天命,如今,我的身份已经曝光,更不怕警方从他口中探知我的身份。可是,他还不能落到警方的手里。」恭临城轻轻地替范雨希整理细碎的发丝,宠溺地说道,「我要这丫头能陪在我的身边,无论是痴了,还是疯了,只要忘却这段记忆,不再恨我就好了。」

沈探进旅店前,接到了「双喜」发来的消息:时候到了。

沈探抬起头,望向原本只是一缕、现今已占据整片天空的乌云,嗅着暴雨前空气中特殊的气味,喃喃自语了一句:「是啊,时候到了。」

天黑了,众人寻了范雨希一天一夜,依旧没找到踪迹,只差报警了。

朱晓查看监控录像,发现范雨希是被恭临城电晕掳走时,狠狠地摔了自己两巴掌,直到现在还无法原谅自己。

「老朱,找人要紧,先别自责了。」包一倩轻拍朱晓的肩膀。

朱晓揪着自己的头发,咬着牙说:「如果我早一点告诉那丫头真相,她就不会一点防备都没有!」

孔末安慰道:「朱队,小希接二连三地生病、受伤,我知道,您是不敢打击她。这个真相,我们谁都觉得震惊,更不要说她了。」

沈探走了进来,包一倩马上问:「有消息了吗?」

「没有,附近都找遍了,也没找着人。」沈探摇头。

「你不是自称神通广大吗,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找着!」包一倩一着急,忍不住吼道。

沈探无奈地摊手:「我再神也需要时间,这人才刚丢一天,我上哪儿给你找去?」

「沈探,如果再找不着人,范雨希或许会有危险。」齐佑光担忧道。

「不会。」朱晓和孔末同时说。

孔末见朱晓正发愁,替他向众人解释:「几次交手,暗光都没对小希动手,上一次,井娅误伤小希后,神情恍惚,如果我猜得不错,恭临城下了命令,不允许伤害小希。恭临城虽然坏,但对小希的疼爱,恐怕是真的。」

「那也不能让她落到恭临城手里,他可是「天叔」!谁知道那老家伙狗急跳墙,会做出什么事儿来!恶魔就是恶魔,我们不要妄想恶魔的情感那么复杂!」包一倩的话,又一次让大家陷入担忧。

许久后,沈探慢悠悠地说:「范雨希的下落是没有,不过王雅卓的行踪,我倒是有消息了。」

朱晓猛地抬起头,后知后觉地问:「我几次请求你都被你以价格原因拒绝,我记得,我只提到让你帮我找人,从未提及王雅卓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要找的人是王雅卓?」

沈探坐在椅子上,翘起了腿:「小子,回去向江军那小子打听打听我的名号,这么些年,我性格和样貌变了不少,但江湖里的威名,总该没变。」

「难道,你是「双喜」!」朱晓笃定道。他离境后,「双喜」传来情报的频率更加密集,他不止一次地怀疑「双喜」也身在泰国。

沈探摇头:「我不是。」

「真的?」朱晓将信将疑地问。

「真的,这么中二的代号,不适合我。」沈探的表情忽地严峻,「王雅卓来到泰国后,我在清迈和曼谷两地积累多年的眼线第一时间捕捉到她的踪迹。但是,她行踪不定,为人谨慎,每一次刚发现她的行踪,又让她给跑了。」

「她来泰国干什么?」朱晓问。

「她往返多地,好像正在找人。」沈探说。

「方涵被暗光挟持,王雅卓行动自由却又躲着警方,想必是暗光以方涵的性命胁迫她做事。那王雅卓要找的人,很可能也是暗光要找的人。」朱晓分析着,又觉得矛盾,「可是,京市市局刑侦总队和南港支队查出,暗光也在追捕王雅卓的下落,倘若王雅卓真的被胁迫,暗光又怎么会失去她的踪迹?这王雅卓,到底是黑是白?」

「找到人后就真相大白了。」沈探说,「我的人发现,昨天,王雅卓夜探拉达村,就在刚刚,她又一次摸黑进了拉达村。我怀疑拉达村里有王雅卓要找的人。」

「拉达村?」包一倩忍不住问,「一个村子,她去那么多次干什么?」

「拉达村是清迈的一个村子,很大。王雅卓两次夜间探查,未必能摸透,因此,我怀疑明天夜里,她还会去。这是我们找到她的绝佳机会。」沈探把车钥匙丢给了包一倩,「去开车吧,从曼谷到清迈,需要一些时间,立刻出发。」

众人匆匆收拾完行李后,沈探的工作手机响了。

电话里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我要个人的下落。」

「沈氏探馆,寻人八百人民币起,您是要定位小三呢,还是要定位奸夫?」沈探笑脸嘻嘻地问。

「我要孟萧的下落。」

沈探微微一笑,把手机开了免提,朱晓分辨出恭临城的声音后,怒斥:「恭临城,把范雨希放了!」

「拿孟萧的下落来换。」

「孟萧?」朱晓啐了一口,「我不认识什么孟萧!」

恭临城沉默片刻后,意识到朱晓等人还未查出孟萧的任何线索,改口道:「那就拿王雅卓来换。」

朱晓刚要回答,沈探抢过话:「后天清晨,天刚亮的时候,带上范雨希,拉达村见。」

「这是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不允许报警。」

通话结束后,朱晓皱眉问:「真要换?以人换人,警界没这套解救人质的规矩。」

沈探抡起雨伞,指着被倾盆大雨肆虐的窗子说道:「在我这儿,没规矩。」

车子在暴雨中疾驰了一夜,走走停停,终于在隔天傍晚抵达了清迈。

途中,众人已经听沈探介绍了拉达村的情况。

拉达村是清迈的旅游景点,因「鬼村」的传闻而闻名,吸引大量胆大的游客。传闻,拉达村曾发生过一起灭门惨案,凶手至今没有落网,后来,死者一家生前居住的屋子,成了赫赫有名的「凶宅」,总有目睹离奇诡异的人影在那出现,久而久之,拉达村内的居民不堪重负,纷纷搬离,拉达村因此成为了荒村。近年来,随着清迈当地的游客量增加,这一座废村成了为年轻人必访的地标。

「这么玄乎?」包一倩将车子停在了拉达村外,看着零星的几个游客,不信任道,「要真有怪异的事儿发生,就不会游客趋之若鹜了。」

沈探不置可否,说:「拉达村里发生的事儿,只是清迈当地的传闻罢了,是真是假,和咱们没关系。但是,我刚刚查到,拉达村里有一个角落,自三四年前开始,便没有人敢去,即使游客,也会在导游的警告下,绕路而行。」

「为什么?」朱晓问。

「三四年来,不断地有目击者宣称在那片林子里,看到过四处乱窜的人头,听到过婴儿的啼哭声。」沈探说,「就在前几个月,又有一对情侣误入村角,吓疯 了,在医院待了好几天才恢复正常。」

「我不信。」包一倩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说。

「今晚去看看就知道了。」沈探说。

包一倩立即打起了退堂鼓:「找王雅卓要紧,改天再探村角吧。」

「王雅卓进了拉达村后,接连两夜直奔村角。我的眼线正是因为诡异的传闻,才不敢进树林。这地儿,咱绕不过去。」沈探撑着伞,下了车,「趁着天黑,咱们进村,在村里等着王雅卓现身,只有今晚抓到了王雅卓,明儿天亮,咱们才有资本和恭临城谈。」

很快,大家来到了村角的树林前。天还没黑,但林子里的光线很弱,雨水从繁密的枝叶上倾泻下来,打在堆满落叶的草地上,一眼望去,树林就像是一个漏了水的巨型帐篷。

朱晓和沈探走在最前,包一倩和齐佑光居中,切换了人格后的孔末护在队伍的尾部。一路朝前,大家提心吊胆,但直至穿过林子,怪异的事也没有发生。包一倩长舒了一口气:「我就说是假的吧?」

齐佑光指向前方沿着潺潺溪水建起的一片木屋:「那里有人住!」

沈探环视木屋外长达几十米长的篱笆,迟疑道:「我自以为摸透了清迈的每一个角落,想不到,有人竟然在这里建了十几间木屋。」

朱晓看了看手表,又望了望成片的木屋,说:「今儿下雨,天黑得快,都这会儿了,木屋里还没亮灯,也闻不到饭香,我觉着是没有人住了。」

孔末打开手电筒,率先越过篱笆,进了其中一间木屋。屋子里,床铺、灯具和厨具一应俱全,他按下木墙上的开关,灯却没亮。不一会儿,齐佑光跑了进来,说是在木屋后发现了一台发电机。此处的供电,源自那台发电机。

朱晓翻开衣柜,往里瞄了一眼,只发现了一件落在底部的衣衫,继而作出推断:「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搬走了,而且走得很急。发电机和其他用品,虽然值钱,但转移不易,他们只能舍下。但衣服却是必需品,又轻便,所以他们全都带走了,剩下的这件,应该是不小心落下的。」

齐佑光和包一倩又查探了其他木屋,发觉果真如朱晓所说那样,衣柜都被搬空了。

朱晓被最大的那间木屋吸引,推门走了进去。这间木屋与其他木屋不一样,没有摆放床具,倒是堆了好几个高达两米的铁笼子,铁笼子里还放着食盆和水盆。

包一倩打了一个哆嗦:「这笼子长宽高各两米,这么大的空间,好家伙,他们该不会在这里面养了几头熊吧?」

齐佑光拿起饭盆,在鼻前嗅了嗅,迅速说:「除了饭的味道,还有残留的药剂味。」

「什么药剂?」朱晓问。

齐佑光摇头:「无法分辨。」

沈探在一张桌子上,找到了一些医用器械,齐佑光立即认了出来,那些东西里,简单的器械有听诊器、血压计和氧气袋等,稍高级的器械有心率检测仪、麻醉机和呼吸机,甚至连抢救心脏骤停的病人的除颤仪都有。

「这些人,究竟在这里干什么?」朱晓莫名地觉得身体发冷。

「齐大夫,过来看看,这是药箱吗?」沈探将齐佑光唤到一个大纸箱前。

齐佑光立即动手,将箱盖掀开,却什么也没看到:「这种纸箱,的确常用来装药。」

「里面那张纸,会不会是药的清单?」包一倩指着纸箱内被大家忽略的一页纸说道。

朱晓弯腰,将那页纸捡了起来。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英文,他只看懂了几个字:进药清单。他立即将纸递给齐佑光:「看看,这些人进的什么药。」

「全是用于治疗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的药,还有几个药是被严禁使用的致幻剂。」齐佑光看向那几个铁笼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隐隐地有所猜测,「这些药,如果用量过度,很可能诱发癫痫,致人产生幻觉,甚至使人精神失常。比如进药单上的「马普替林」,可以诱发狂躁症。」

朱晓又一次翻箱倒柜,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独自在外绕了一圈的孔末走了进来,对大家说:「来。」

大家跟着孔末进了另外几间木屋。木屋里一片狼藉,显然被人搜查过。

朱晓分析道:「是王雅卓。她凭借一己之力,找了两个晚上。如果她今晚还来,目标应该是剩下的几间还没被她搜过的房间。」

「那咱们先找找?看看她究竟在找什么!」包一倩说着,立即动手。

孔末则来到了小溪旁,在草地上找到了几个可疑的坑。坑是人挖开的,每一个坑都半米深,里面放置着诸多烧尽的木炭。他回到木屋向众人汇报时,包一倩找到了一册厚厚的本子,对着所有人大喊:「快来看看!」

本子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英文,齐佑光接过本子,看过后,再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我猜得没有错。」

「说来听听。」朱晓说。

「你们听过「SP」吗?」齐佑光的脸上写满了惊诧和愤慨。

「齐大夫,别卖关子!」包一倩催促。

「Simulate Patients,简称「SP」,「标准化病人」的意思,又称「模拟病人」,指的是经过标准化、系统化培训后,能够准确表现病人的实际临床问题的正常人。」齐佑光将本子递给了朱晓,「这是一本试验记录,记录了对众多正常人试验品进行「标准化病人」培训的记录。本子的主人,正尝试将一个正常人,变成精神病患者。」

包一倩大呼不可能:「正常人怎么可能变成精神病患者?」

朱晓翻阅着试验记录本,断断续续地翻译——

「最近一年,共有三个人接受了「SP」试验,试验对象的年纪分别为二十岁、三十岁和四十岁,均为男性,试验期为十二个月。试验结束后,三个人回归正常生活,有两个患上间歇性和完全性失忆症,忘却了某段特定的记忆,同时患有重度狂躁症,最后均不堪不重负而自杀,一个患上痴呆症,至今留在精神病院治疗。」

「试验者喂试验对象食用大量的精神类药品和致幻剂,并通过极其严厉的酷刑和摧残心理的行为对试验对象施压,使试验对象的心理和精神崩溃,又通过反复的心理暗示或明示,达到洗脑和催眠的目的,操控人脑的某段记忆甚至所有记忆,成就试验的成功。」

齐佑光看过试验记录内记录的手段后,怒火中烧。

令大家更意想不到的是,试验期结束后,试验者会放不知从哪里掳来的试验对象回归正常生活,继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并在试验记录本的最后一栏进行长期跟踪记录。试验记录本是在一间木屋的抽屉里找到的,看上去像是复印件,而非手写的原件。大家推测,原件已经被试验者撤离时带走了,复印件是不小心遗落的。

「这根本不是「标准化病人」!试验者为他实施的毫无人性的禁忌试验,戴上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帽子!」身为医生的齐佑光最清楚不过,真正的经过训练后的「标准化病人」所表现出来的临床症状,并非真正的病状,「标准化病人」的存在为众多医学难题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意义重大,绝非如此肮脏。

孔末将从火坑旁找来的东西,递给朱晓,但朱晓正仔细翻阅那本试验记录,没伸手接。

沈探将头凑到孔末手里扫了一眼,不确定道:「这是烧过的锡纸?哪儿来的?」

「溪边。」孔末黑着脸,担忧范雨希安危的他喜怒无常,「自己去看。」

包一倩到溪边查探过大大小小的火坑后,跑了回来:「齐大夫,外面有好几个火坑,还有这锡纸,和那试验者做的试验什么关系?」

齐佑光陷入沉思之际,朱晓忽地双腿一软,幸好早就候在一旁的沈探扶住了他。

朱晓觉得头晕目眩,将本子颤颤悠悠地递给了沈探:「是我看错了吗?你替我看看,这一页记录的试验对象的名字,是谁……」

「哟,这好像是第一个被试验者记录为成功的试验,发生在好多年前,试验地是京市。试验记录上记载,试验对象成为了一名精神分裂者,善良、正义的性格经试验后,变得阴狠、暴戾。试验者在试验结束后,对试验对象进行了长达多年的远程观察,上面记录试验者加入了……」沈探捧过试验记录,大声念着,突地语气骤变,「加入了暗光,如今成为了暗光第二派的首领!」

包一倩一听,大喜:「这试验者记录的这么详细!咱们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试验对象叫啥名儿?」

「方……方涵。」沈探念出了试验记录上的名字后,冷汗从脸颊滑落。

此时,木屋传来了一道轻盈的脚步声。

备案号:YXX1kYY3ZbaH111p8eDTz4KP

编辑于 2022-02-10 13:1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试验,歌犬 ​ 赞同 19 ​ 目录 4 评论

谋杀启事 3 :迷离悬案追踪手记

黑眼圈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