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论被众大佬攻略

所属系列:满级女主虐渣日常

论被众大佬攻略

满级女主虐渣日常

当我得知所有大佬都要攻略我后,我摆烂了。

结果一眨眼,大佬全部黑化了……

1

「你想要哪个角色?」

我诚恳地看着身旁双腿交叠、懒散的男人:「都可以吗?」

他扬了扬眉,带着薄茧的指腹刮蹭着我的下巴,旖旎又危险。

半晌后,他低低地笑道:「你乖乖的,就都可以。」

2

以上对话,出现在了微博热搜。

铺天盖地的骂声。

有说我人设崩塌的,有说我钓鱼的,还有让我直接滚出娱乐圈的。

我沉默了。

被算计咯。

没人能算计得了池青砚,只可能是他自己设计的。

我知道池青砚想的什么剧本——这不就纯纯「把你的世界都摧毁,我来拯救你,成为你黑暗世界里的一束光」吗?

我呸!

我不就是摆烂了,两个月没给涨好感度……一群男的都没涨,就你池青砚忍不住先行动是吧。

经纪人电话来了。

我接通了经纪人的电话。

冷淡的嗓音传来:「热搜解释一下。」

我瘫在沙发上,无所畏惧:「没什么好解释的。录音不是合成的,是真的,就昨晚。」

兰礼冷笑一声。

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想象到他在那边,金丝眼镜下上挑着的矜贵又清冷的丹凤眼。

「我当然知道不是合成的。宋小姐,提醒你一下,你是单身人设。」

我耸了耸肩。

家人们,想不到吧,就这玩意也要攻略我。

天天对我这副鬼态度,狗才给他涨好感度。

我再呸!

「那你说怎么办?」

兰礼那边毫不迟疑:「有个恋爱综艺,你今天下午就参加。」

我:「?」

「池青砚也去。你的人设是被他逼迫的良家妇女,要以最快速度跟他撇清关系。」兰礼言简意赅,毫不含糊。

我咬牙,小声试图挣扎:「可是昨晚我刚问他要了个女主角。」

这不过河拆桥吗?

兰礼淡漠:「他能给的,我不行?」

说完,他挂断电话。

我:「……」

3

谢邀。

我和池青砚四目相对,很是尴尬。

不,只有我尴尬地窝在沙发角。

他懒洋洋地朝我勾了勾手:「昨晚还很热情,今天怎么跟只瘟鸡似的?」

我瞄着旁边的摄像头,憋了半天反击道:「但是你不太行,我没兴趣了。」

你才是瘟鸡!不对,昨晚我们不是单纯讨论剧本?乱带节奏!

池青砚屈指抵住下颚,扯唇轻笑,密长的睫毛掩下他黑眸中的情绪。

他朝我靠过来,掌心贴在我的后腰,一把将我带进他的怀里。

他的另一只手利落地拽过外套盖住摄像头。

男人呼出的热气萦绕在我耳边,我想躲,推不动。

「不行?」他散漫地跟我咬耳朵。

我咽了咽口水,他把我一直戴着的睡衣帽子拉回去,我与他如墨浓的眼眸对视上。

池青砚声音很小,气音低哑,尾音却像个钩子似的:「乖乖,这么不听话。造个笼子给你关起来,好不好?」

我吓得重新扒拉起帽子戴上,严严实实遮住眼睛。

不是哥们,谁教你这么攻略的啊?

我脑海中响起了机器音提示:「宿主池青砚,您的攻略对象宋小安对您的害怕值+5。」

没错,这种机器音是说给那些要攻略我的大佬们听的,但是我也一直能听到。

很奇怪又很可恶,一点秘密都没。

池青砚听到提示音先是微怔,随后弯了弯唇,像是很认真地问我:「你不喜欢笼子,那就给你造个金屋?」

空气安静了三秒。

兰礼打进来的电话难得成了救命的稻草。

我赶紧接通:「喂?」

「宋小安,确认扬声器是关闭的。」他停顿三秒,在等我关闭扬声器,随后道,「打开你的手机,点开直播评论页面。」

兰礼语气还是那么冷淡。

池青砚跷着二郎腿,双手抱胸:「谁?兰礼啊,吃醋了?」

我打开手机赶紧滑,滑到了评论页面。

评论刷新的速度很快。

「什么?什么吃醋?」

「到底有没有人告诉我,他们俩刚刚在干嘛啊?」

「信息量太大,6。」

「另外几个大佬呢?这别墅空荡荡的,怎么还没来?」

「听说那几个都不喜欢宋小安,这恋综有得看了。」

我盯着最后一条评论,心里咯噔一跳。

刚咯噔完,别墅大门开了。

我跟一头栗毛,长相精致的少年对视上。他背着书包进来,左手拖着简约风的行李箱,右手提着一杯奶茶。

不错,熟人,都特么是熟人。

少年递给我一杯奶茶,冷冷地扫了池青砚一眼,上了别墅楼。

我插上吸管,吸了口奶茶,冷静评价:「这节目真不是人,竟然拉来刚成年的弟弟。」

池青砚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4

说是恋综,其他几个女嘉宾没听说什么时候到,要攻略我的好几个在恋综名单上,不过都还没到。

恋综是三对三,三男三女。

不过还有个神秘的不知名的特邀嘉宾。

现在已经停止拍摄了,我们各自回节目组准备的房间,等剩余的嘉宾到达。

哎,真麻烦。

不对。

是他们攻略我,又不是我攻略他们,我怕什么?

想到这里,我安心地趴在床上。

他们都不知道我知道他们要攻略我这件事。

其实本来我也不知道的。

突然有天,一个机器音在脑子里冒来冒去,提示着我给别人加好感度,想忽视都难。

……

叮——

微信有新消息,还是群消息。

「你们不会全来吧?」我的栗毛弟弟。

我:「???」

池青砚:「一群人,闲的。」

兰礼:「没必要这么多人。」

池青砚:「不就是没涨好感度,急的呗。」

我跟他们是有个群,之前意外拉的,平时根本没人说话。

看这样子,他们自己似乎还有个群?

啧啧,没想到啊。我再观望观望。

江巡:「今晚懒得赶回去了。我大概明天到。听说你在海边造了个黄金笼子?at 池青砚」

池青砚:「你管?」

江巡:「马上就给宋小安打电话,你完了。」

池青砚:「你以为你干的那些事能瞒天过海?宋小安之前见面会的乱子是你搞出来的吧?」

江巡:「你管?我会帮她解决所有的事。」

兰礼:「脑残。」

我的栗毛弟弟除了刚开始的那句话,终于再次开口:「你们竟然一直这样算计姐姐。(委屈)(委屈)」

池青砚:「6。」

江巡:「6。」

我没忍住,也接了一句:「6。」

群里瞬间安静。

5

我摸了摸鼻子。

三秒后。

江巡打来电话,嗓音低哑:「宋小安?」

我停顿了下,吸了吸鼻子,开始抽噎:「江巡,之前见面会有人打架引起的乱子,是你……」

呵,我当然知道是你干的,不过这不妨碍我演戏。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狡辩。

江巡呼吸发沉,就在我以为他狡辩不出来要挂断电话时,他道:「宋小安,我是真心的。」

我:「?」

「你倒数十下。」

我倒数个鬼。

他想干嘛?

十秒过后,拍摄恋综的这片别墅区上空,绽放出绚烂的烟花。

五颜六色,到最高点后又呈流星状散落下来,俗套的浪漫。

我有些愣。

与此同时,机器音响起:「宿主江巡,您的攻略对象宋小安对您的好感度+3。」

不好意思,没控制住。

就在这时,我的房门被敲响了,我挂断电话。

不会吧,江巡这么快就来了?

我去打开门,栗毛弟弟挂着无辜的笑,给我送来了夜宵。

我开心地接过夜宵放到桌上。

他的目光落到我身后的窗户,眉毛轻轻一挑,声音不轻不重:「把戏真多。」

我装作没听到。

「你怎么在这?」池青砚不耐烦的声音。

等等,池青砚怎么也来了,大晚上的,这是修罗场的节奏?!

「我啊,怕姐姐伤心。你又来做什么假好人?」司沥弯了弯眼睛,看上去很无害,语气却又冷又冲。

我默默地吃着凉面。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年下不叫姐,心思有点野。

司沥会在有其他男人的时候喊我姐姐,而在私底下喊我全名。

他经常会用乖顺的笑容让我放松警惕,然后把我堵在墙角,跟我说各种令人面红耳赤的话。

我赶紧摇了摇头,让思绪飞出脑子。

池青砚嘲讽地勾唇,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刚说出个口型,下一刻被司沥一把推出房间。

速度之快。

一秒后。

池青砚推开门,将司沥拽走。

速度更快。

门被关上。

我咂咂嘴,看来刚刚池青砚是想爆司沥的料,但是司沥估计也知道些什么,这俩估计要拳脚相向了。

我再一次打开之前的那个微信群,群里的人,除了兰礼和那位一直没说话的,全退完了。

我:「……」

我想了想,打开了微博。

一打开,几个「爆」字闪瞎我的眼。

第一条:「江巡放烟花博恋综某位女嘉宾笑颜」。

我点进去。

原来某位女嘉宾,是真的某位,因为没人知道是谁……

评论区都在猜测,就是没人提我的名字。

真没面子。

不对,有一条提了我。

热评第三:「但是除了宋小安目前没其他女嘉宾,会不会是江巡放烟花想恐吓宋小安一下?让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特么的,谢谢您啊。

我划到第二条热搜:「江巡连夜乘私人飞机回 H 市参加恋综」。

我摇了摇头。

第三条热搜:「池青砚司沥恋综大打出手」。

???

啥时候大打出手了?

就在我不解的时候,我听到了房门外什么东西轰然倒地的声音。

我受到惊吓,赶忙再吸了口凉面压压惊,犹豫着要不要出去。

兰礼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信息很快就发了过来:「别出去。」

我一身反骨:「看热闹也不行吗?」

兰礼:「给你压热搜呢,还添乱?」

不知怎么的,我竟然从兰礼的这句话中感受到了一丝无奈。

不过,我有什么热搜需要压?

我右眼皮跳了跳,手指迅速地往下滑热搜,在几十条处看到了那行:「恋综半夜司沥池青砚相继进入宋小安房间」。

?!

我靠,节目方说晚上九点后关闭摄像头是哄人玩的?

哦对,是哄人玩的,不然池青砚和司沥打架怎么会上热搜。

真完蛋了,这怎么解释得清?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难为兰礼了。

外面池青砚跟司沥还没打完。

我想了想,给江巡发信息:「你到哪儿了?要不来劝个架?」

他秒回:「谁打架了?死了没?还有这种好事,需要我喊殡仪馆的人来吗?」

我满脸黑线。

没再理他,点开那条被一压再压的热搜。

热评第一:「我的小司沥干嘛去宋小安房间,救命,世界观崩塌!!」

下面有人回复:「宋小安想潜规则司沥!」

这条回复三万个赞。

我:你好,司沥想潜规则我还差不多。

我瘫软在椅子上,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不,此时我不应再摆烂,我要整活!

我打开直播,直播间人数增加飞速。

弹幕刷新得很快,我简单扫了一眼,都是骂我或者看我想整什么幺蛾子的。

我举着手机,清了清嗓子:「想必大家在这个寂静的夜都很无聊……」

我话没说完,弹幕就有骂骂咧咧地接:「无聊?你看看热搜你觉得无聊不?」

我:「我来带大家看看池嘉宾与司嘉宾的战况哈。」

我推开房门,低头往一楼望去。

好家伙,一片狼藉。

我本想着看戏,没想到战况已经大大超出我的预期。

就在我震惊的时间里,池青砚已经挥着拳头朝司沥砸去,拳拳到肉。

司沥抹了一把唇角的血迹,直接抄起一旁的花瓶……

说时迟那时快,由于我趴在二楼的栏杆上,而场面又过于刺激,在我发愣的时候,手机慢慢从我的手中滑落,最后直直地掉了下去。

发出不小的闷响。

世界一下子寂静无声。

池青砚抬眼,视线停留在我身上,墨色的眸底残留着戾气。

我尴尬:「要不咱们还是别打了,有啥事坐下来好好唠唠?」

司沥喉结微动,琥珀色的眼睛注视着我,薄唇轻轻抿起,乖得不像话,仿佛刚刚那个利落不留情地抓起花瓶的人不是他。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司沥扔掉手中的花瓶,坐到了沙发上。

花瓶撞到地上,碎裂声很是刺耳。

池青砚扯了扯唇,坐到了另一旁的餐桌边。

随后我下到一楼,小心翼翼地捡起手机,哦嚯,黑屏打不开了。

我咳嗽一声:「为什么打架,都不是小孩子了!」

司沥抽出纸巾擦去额角的血,眼尾泛红,唇瓣没有血色,活脱脱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姐姐,我上个月才成年。」

我还没说话,池青砚便冷哼一声。

他长腿交叠,凌乱的发丝给他多添了几分不羁,半晌凉凉吐出一个字:「装。」

我扶额。

我没想好对策,老天爷生怕现在不够乱。

直升机降落的声音响彻整片别墅区。

一分钟后,别墅大门被拉开,两列保镖恭恭敬敬站着。

红发男人戴着墨镜,露出流畅的下颚线。

身后三四个人替他拖着行李箱。

我:「……」

池青砚:「傻逼。」

司沥:「神经。」

江巡潇洒地摘下墨镜,四处看了看,无趣地撇撇嘴:「哟,没死人啊,没意思。」

说完,他从身后的其中一个保镖手里接过一大捧花束,扬着唇走来:「宋小安,答应你的。」

灿烂的红玫瑰。

我咽了咽口水,余光瞄了眼还一闪一闪发着红光的摄像头。

很难想象,现在的舆论发展到什么样了。

我迟疑地接过花,江巡薅了把我的脑袋,然后无比欠揍地摇着头来到池青砚面前:「哥们,嘴角怎么青了啊,这么狼狈?」

池青砚抬脚踹他,江巡闪躲,再到司沥旁边,他啧啧:「小弟弟,你不行啊,被揍得有点儿惨。」

司沥冷静地弯腰捡起碎玻璃。

「哎哎,开个玩笑。」江巡笑嘻嘻地回到我身边,一张帅脸怼近我,「宋小安,想哥了没?」

我仰天长啸,这究竟是什么奇怪的发展啊?

6

恋综成功霸榜热搜前十,这个「喜讯」是第二天早晨,兰礼给我送新手机时告诉我的。

我真诚地眨着眼睛:「你满意不,我就是下一个顶流哦。」

他扶了扶金框眼镜,举手投足间贵气又清冷:「确实,找你的代言和剧本堆满了邮箱。」

「真的?!」我兴奋。

「黑红也是红。」兰礼冷静道。

我默然:「……」

「今天剩下的女嘉宾要到场了。」兰礼提醒我。

我点点头,不动声色地掩盖下内心的激动——太好了,这下应该就没有什么修罗场了吧!

「宋小安!」突然一头耀眼红发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并且一个手机屏幕横在我面前。

江巡凑近来揽过我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弹幕都在刷你,我就来找你咯。」

他说着,把兰礼往旁边挤了挤。

我瞅着江巡的手机屏幕,在开直播。

屏幕内的画面是我跟江巡紧紧地贴在一起,还有兰礼的小半部分身子。

兰礼双手环胸站在一边,看似客观地评价江巡新染的红头发:「红色不适合你,太过丑陋。」

江巡舔了舔后槽牙:「兰礼,怪不得池青砚那么烦你。」

兰礼冷呵一声,拽住我的手腕,将我从江巡的臂弯中拉了出来。

我抽空瞟眼弹幕,真如江巡所说,都在刷我。

只不过……都在说我给江巡下蛊了。

我(冷汗 ing):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造谣犯法的啊!

兰礼皮笑肉不笑:「宋小安。」

「啊?」

「我在这监拍。」

「啊?!」

7

「第一个活动是什么?」池青砚敛眉,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恋综活动剧本。

我摸了摸下巴:「真心话大冒险。」

「……」现场一片安静。

过了会儿,江巡瘫在一旁喝咖啡,有些疑问:「会不会太幼稚了?」

司沥站在我身旁,给他的管家发信息,略带鼻音:「珍珠还是芋泥?」

我乖乖答道:「要不都加吧。」

司沥琥珀色的眼眸闪过笑意,点点头。

池青砚将剧本扔到一旁,薄唇轻启:「有点想踹他呢。」

江巡磨牙凿齿:「这把我赞同。」

距离定好的拍摄时间还有十分钟,两个女嘉宾姗姗来迟。

其中一个我认识,另一个我听说过,并且经常在屏幕中看到。

陆臻儿见到我,眼睛亮晶晶地扑过来,嗓门不小:「哪个是官配?哪个?快告诉我!」

「什么官配?」我嘴角微抽。

「你的经纪人没给你安排绯闻对象啊?那好吧,我跟你说昨天的播前直播我都有看,所以你最喜欢谁呀?」

她一脸吃瓜,话中的劲爆语句成功地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

我颤颤巍巍地跟优雅贵气地站在导演旁边的兰礼对视上。

他淡然地整理袖口,移开了目光。

「大小姐,别说话了……」众目睽睽,我欲哭无泪地小声提醒。

「那好吧,还有几分钟,我去网上帮你骂那些黑粉!」陆臻儿雄赳赳气昂昂地打开手机,快速地摁着键盘。

还有一个女嘉宾,她的裙尾轻轻地摇曳着。人笑意盈盈地掠过我和陆臻儿,直直地向池青砚和江巡走去。

我暗自点头,看来这是目标明确。

「陆杏。」她自如地介绍自己。

陆臻儿同父异母的姐姐。

江巡没个正形地歪在沙发上,翻着被池青砚扔到一边的剧本,没有作声。

池青砚先是往兰礼那里望了一眼,眸底晦暗不明,随即点了点头:「池青砚。」

导演见嘉宾到齐,拍了拍手:「再确定一遍,妆容没有问题,就开拍第一场了。」

8

没想到,真心话大冒险评定输赢的方式是——

飞花令。

飞「月」,很简单。

六个人围坐一张桌子。

我正好是最后一个接,他们把我会的都说完了。

我努力憋了半天:「月饼……」

「……」

池青烟挑了挑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泄气:「真心话。」

江巡张开嘴,池青砚顶着所有人的视线,毫不留情地捂上江巡的嘴。

「喜不喜欢我?」池青砚勾唇。

「她不喜欢。」司沥笑容纯良,接得飞快。

就在我心虚摸鼻子的时候,江巡挣脱开池青砚的手,瞪着一双桃花眼,一拍桌子:「你有病吧?宋小安只喜欢我!」

池青砚轻喝:「尽做白日梦。」

司沥正好坐在我身边,他悄悄钩住我的小拇指,另一只手懒懒地支着头看我:「姐姐最喜欢我了,是吧。」

陆杏的笑容有些勉强。

倒是陆臻儿吃瓜很兴奋,她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我宣布,你们一起好好生活!」

我震惊,立刻转头寻找兰礼求救,嘴里念叨:「剪掉剪掉,这段全部剪掉,都疯了……」

在我惊恐的表情下,兰礼冷淡地施舍了我一个手势。

我看懂了,那个手势的意思是,「在直播中」。

救命啊!什么玩意?这不是录播吗?!

我颤抖着双手慢慢举起:「投降,我投降。」

陆臻儿兴冲冲地跑到我旁边来:「你们洞房的时候我能不能围观?」

我宛如行尸走肉:「不……」

「你连这个小小的请求都拒绝我!」陆臻儿不高兴。

洞房?围观?小小的?请求?

直播啊!这是在!直播!

池青砚比我想象的更野,他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沓房产证,放我面前。

都是最豪华地段的。

「在一起,除了女主角,这些都是你的。」

我咽口水,这攻略得,太卖力了吧。

我没忍住,直接涨了 10 个好感度。

「宿主池青砚,您的攻略对象宋小安对您的好感度+10。」

正在慵懒卷袖口的池青砚一怔。

我已经很久没给他涨好感度了,不知怎么的,竟然没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的愉悦或者高兴。

他抿了抿唇,低下眼帘,敛去情绪。

江巡骂了一声:「跟我比豪?」

骂完他拍了拍手,不知道藏哪儿的一群保镖忽然出现在视野中。

每个保镖手中端着一个盒子,江巡上前一个个打开。

第一盒,全是金条。

第二盒,全是翡翠。

第三盒,全是珍珠饰品。

第四盒……

我倒吸一口冷气,芥末豪!

「宿主江巡,您的攻略对象宋小安对您的好感度+10。」

司沥从口袋里摸出一条吊坠,上面有一个空心爱心。

爱心里装着红酒。

司沥轻声:「没带其他东西,这个吊坠里装的庄园里葡萄酿的红酒。」

我犹疑:「传闻中一口十万块的红酒?」

司沥露出浅浅的酒窝:「没那么夸张。等录完综艺把庄园过到你名下。」

「宿主司沥,您的攻略对象宋小安对您的好感度+10。」

我尔康手:等等,玛丽苏含量超标了!

陆臻儿瞪圆眼睛:「我嗑的 CP 全是真的……」

她低声摇头,喃喃自语:「怪不得我经纪人说不用买热搜,这特么自带热搜啊。」

……

最终,这场闹剧以陆杏冷着脸离场结束。

9

导演被一群人整得没有主心骨了,拉着兰礼商量对策。

兰礼清清冷冷地屈指抬了下眼镜:「如果是录播,一切都有商量的余地。」

导演知道兰礼在内涵他没提前通知直播的事,擦了擦汗不敢多说。

我躲在墙角,打开微博,心惊胆战地点进热搜。

这次不会说我给三个人都下蛊了吧?

没想到,热搜第一竟是「宋小安开班吧」。

热评第一:「宋小安开班我跪着听……」

热评第二:「她怎么给我一种又搞笑又牛批,但是又有点孬的感觉。」

热评第三:「其实我感觉她跟江巡挺配的,见见的男人好有意思。」

第三条热评下面有回复:「池青砚 yyds,池青砚看宋小安眼神都拉丝了好吧?」

「这条不赞同哈,司沥弟弟看宋小安的眼神才最好嗑!!」

我不敢置信地划出去,看其他的热搜。

热搜第二:「宋小安哪对 CP 最好嗑」。

热搜第三:「跟着陆臻儿嗑 CP」。

我的妈呀。

这是什么走向。

我关掉手机,小跑去找兰礼,跟他贴着咬耳朵:「你看热搜了吗?你买水军了?」

兰礼低首看我,半晌轻咳一声,后退半步,与我拉开距离。

我眨了眨眼,装作没看到他泛红的耳根。

「没有。」他有些勉强和别扭。

「那、那这个走向……」我结巴。

兰礼抬眼,没等他开口。

陆杏换了身裙子,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径直走到导演面前,表情不悦:「怎么没有通知是直播?」

我了然,网上有不少言论说陆杏耍大牌,全然没有她妹妹陆臻儿可爱。

但这次我站陆杏,跟着点点头:「对啊,这不就是为了博取关注点吗?哪有这样的?」

陆杏不解地扫了我一眼。

导演尴尬:「毕竟直播更真实……」

有工作人员帮导演搭腔:「人家是导演,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话不能这么说,本来说好是录播,现在变成了直播。都是合作伙伴,导演你这样根本就没有想要一起录直播的诚意。」我皱眉。

「干嘛呢干嘛呢?」江巡听到吵闹的声音,赶了过来。

陆杏脸色不好,没吭声。

我耐着性子给江巡解释,他听完「嗷」了声:「导演换掉!」

我:「???」

巡哥厉害!

我适当提醒:「他旁边的那个工作人员啊……」

江巡:「也换掉!」

一旁啃苹果的陆臻儿手中的苹果慢慢掉落:「我靠,还能这样?」

池青砚冷静地打电话:「对,换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演。」

司沥见我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收起乖顺的表情,倚靠墙壁,把玩着手中的饰品:「别换了,罢演吧,我要带宋小安去庄园吃葡萄。」

「你也……」

「配」字还没从池青砚口中出来。

别墅大门又被拉开,门外的阳光涌了进来,洒满屋内。

连带着来人身上都满是稀碎光点。

整个别墅没有了方才的吵闹,我也一时间忘记了对导演的不满。

「不是吧。」江巡扯嘴角,「这家伙竟然会来。」

陆杏在一边低语:「季怀齐。」

「季怀齐……」我捂脸。

这下好了,五个男人,来齐了。

季怀齐一身西装,挺拔整洁。

他拖着黑色的不算大的行李箱朝我走来,嗓音平和:「小安,好久不见。」

我哑然:「季总,你还有时间参加恋综啊?」我这是真心话,他平时可忙了。

原来恋综名单上的神秘特邀嘉宾,是他啊。

他是五个男人里,最不像要攻略我的。

除了他是工作狂以外,他似乎对攻略不以为意,只是闲暇时候找找我。

我跟他的接触在五个男人中,算最少的了。

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会是一个很优秀、很有魅力的伴侣。

以上是我实在闲得无聊的时候通过观察得出的结论。

「嗯。」他笑,「给自己放了假。」

兰礼整合好新的活动表,抽空看了眼这里,毫不客气地开口:「如果我没记错,特邀嘉宾不是你。」

季怀齐毫不慌乱:「这事不难办,谢谢关心。」

另一边——

司沥眉眼戾气不掩:「他不是一直不参与这些事吗?」

池青砚探究的眼光落了过去:「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甚至连喜欢估计都不知道是什么。」

司沥听了这话,古怪地看池青砚:「怎么,你知道?」

「知道。」说这两个字时,后者不太自在,他又补充,「肯定比你清楚,刚成年的、弟弟。」

10

「你怎么会来?」我好奇地问,「别说度假啊,你之前度假不都去马尔代夫的吗?」

季怀齐与我站在他房间的阳台上,他笑了笑:「我说想你了,你会相信吗?」

我摇摇头。

季怀齐也很少跟我说出这么直抒胸臆的话。

「最近总是在热搜上看到你。」他道。

我挠头:「不太好听吧,娱乐圈嘛,很正常。」

一阵嘈杂从一楼的草坪上传来。

我跟季怀齐低头。

江巡戴着墨镜,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晒太阳,还给我们挥了挥手。

我:「……」

季怀齐扬眉,半晌后他又说:「他喜欢你。」

我听了一愣,想到什么,质疑:「你之前跟我说过,成年人不说喜欢。」

这次轮到季怀齐一愣,他无奈:「现在觉得,喜欢这个词,也挺有意思的。」

冷不丁地,一个幽幽的女声在下面响起:

「是喜欢这个词有意思,还是喜欢的人有意思?」

陆臻儿不知何时,站到了楼下,她表情兴奋,仰头望着我们。

我同季怀齐的声音不算小,如果有意要听,偷摸着站在阳台下面的草坪上,也能听个八九不离十。

我刚想吐槽她,季怀齐深深地看了我片刻,嘴角始终挂着客气疏离的笑:「喜欢的人有意思。」

我心里叹气。

是喜欢的人有意思,还是好感度有意思?

我一直以为,季怀齐对好感度不是很在意,没想到还是会为了好感度舍身啊。

我就纳了闷了,如果不能成功攻略我达到好感度 100,他们会有什么后果啊?

「啊嗷嗷嗷嗷嗷!」陆臻儿尖叫,「我嗑的所有 CP 都是真的!」

草坪上的江巡捂耳朵:「真吵。」

我扶额:「你别见怪,她就这样,人不太正常。」

季怀齐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点开:「新导演……」一向沉着的他难得停顿,「由兰礼代任。」

11

别墅里喧闹一片,拍摄设备角度全部调整。

「你为什么会代任导演?!」我抓住兰礼的袖口,开心道,「那是不是说你会给我加镜头!兰礼~」

兰礼想挣脱的指尖停滞,他微微叹气:「两个公司的权宜之策,不录播了,还是直播。」

我呆滞:「那发疯都剪辑不了了。」

兰礼伸出手,不太自然地将我歪掉的领口理正,语气不甚在意:「那就让他们发疯,给你带来热度是他们仅剩不多的作用了。」

我哑然。

客厅里——

「大、富、翁?」

池青砚难得面露犹疑。

江巡呵呵一笑:「这个我会,有的人不会不会玩吧?」

池青砚:「滚。」

12

二十分钟后。

「这里我买。」季怀齐整理出钱,交给兰礼。

兰礼接过,给他地契。

对,兰礼因为长得好看被迫出镜。

我弱弱道:「季总,能不买了吗……」

季怀齐笑而不语,陆臻儿笑嘻嘻地把骰子递给我。

不是三不是三不是三……

我拿过骰子,深吸一口气,破罐子破摔地掷下——

三。

「噗。」江巡没忍住,「你这也太惨了吧。」

第四次,第四次了!

因为我在季怀齐后面掷骰子,每次他到一个地方,他就买下来。

每次我都正好跟他掷的点数一样,他去哪我就走哪。

每次都要给他过路费!这样,他又有源源不断的钱买地了。

「我要……破产了。」我生无可恋地瘫在椅子上。

兰礼嘴角难得也挂起一抹笑意。

陆杏递给我一张地契:「你把这里卖了交过路费吧。」

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眼底的嫌弃,一点都不符合她温柔的外表!

不过我还是感激涕零地接过:「杏姐,我爱你。」

她一怔,没说话。

陆臻儿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看我,又打量打量陆杏。

我交完过路费给季怀齐:「别买地了,季总……你的地已经够多了。」

季怀齐笑容温和。

13

最后,季怀齐以巨大优势,压倒性胜利。

江巡评价:「专业对口了属实是。」

池青砚与司沥难得赞同。

季怀齐是地产大亨。

我去找兰礼:「直播的风评怎么样?没再骂我了吧……」

兰礼没有言语,目光落在我身后。

我转头,季怀齐颔首:「小安,借一步说话。」

我跟着他去了别墅的厨房,拉上了门。

忽略透过透明门看我们的几道虎视眈眈的视线。

季怀齐开门见山:「我很喜欢你,要不要跟我试一下?」

?!

我「啊」了一声,在巨大的吃惊中僵住,最后回过神来猛地摇头:「季总,我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他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这是我的诚意。」

我没接:「什么意思?」

季怀齐神情自若:「向你证明真心。」

「我不需要银行卡,也没有计划谈恋爱。」我尴尬。

门外的几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拉走我,一个拉走季怀齐。

还能听到季怀齐与江巡的声音。

「你看着挺靠谱啊,怎么……」

「我是认真的。」

「不是,你直接给人家银行卡算什么?」

「这样很直接方便。」

「六。」

陆臻儿拉着我的手,悄咪咪道:「他想包养你?」

「好像不是,」我迟疑,「应该算表白?」

「表白直接给银行卡啊……」陆臻儿震惊。

我摇摇头:「不知道。」

14

江巡拉着季怀齐谈心,池青砚表情不算轻松,司沥继续给我找吃的让管家送来。

兰礼在跟各人员商量,进行营销和控制网络舆论。

我伸了个懒腰,打算回房间里好好躺一下。

脑海里却响起和往常不一样的机器音。

「绑定解除,攻略取消,好感度保留。」

这是……没有攻略了?

我试图像以前一样,回想他们的好,然后增加一两点好感度,结果机器音全然没有反应。

我心跳一滞,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

如果不需要攻略,他们都会走吧。他们本来也不需要靠娱乐圈吃饭。

我撑着头,现在我吧,热度也还好,流量也还好。

就像兰礼说的,黑红也是红,更何况好像网络上对我的风评都还好。

虽然有点奇怪。

就像一分钟前,陆臻儿给我发的链接:「惊!原来宋小安跟陆杏也这么好嗑!」

我:「……」没事,习惯就好。

就算他们全部取消录制,最起码要跟我打声招呼吧?唉。

等等,不会兰礼也不做我经纪人了吧?!

就在我感伤的时候,兰礼给我发来了微信:「有几本还可以的剧本发给你邮箱了,你看看。」

我一愣,颤着手打字:「你……不打算辞职?」

兰礼:「?」

我的房门被敲响,打开门后,池青砚散漫地单手插着口袋:「宋小安,之前答应你的女主角……」

我紧张地看着他。

「他们剧组要开机了,我跟兰礼说过了,你要做好准备进组了。」

这是「交代后事」了?

见我表情不对,他拍了下我的脑袋:「嗯?明天不拍摄,带你去海边玩。」

还带我去海边玩?

「啧。」池青砚有些不悦,「就是江巡跟司沥那俩脑残非要跟着。」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楼客厅发出江巡的嚎叫。

「这是我给宋小安买的!陆臻儿你不许吃!」

司沥在一旁火上浇油:「没事,她吃我买的就行了。」

池青砚看我发愣,轻轻弹了下我的脑门:「季怀齐出国了,他没追过人,你别被吓到。」

「出国啊。」我喃喃。

「他那边有个新生意,好了就回来。」

我点点头。

池青砚俯身靠近我,呼吸的热气洒到我脸上:「他追人的方式一般,要不要看看我?」

我耳朵有些热,后退一步。

一楼又传来声音——

「给我吃!!我可以给小安吹枕边风,说说你们的好话!」陆臻儿嚎道。

「陆杏你能不能管管你妹妹?」江巡骂道。

陆杏温柔的声线里没有一丝感情,满是嫌弃:「我没有这个妹妹。」

「傻子。」池青砚捂住我的耳朵,脸上笑意分明,「时间会证明一切。」

番外

「其实,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陆臻儿跟我坐在海边,她打了个哈欠。

我翻看着剧本:「我有好几个组要连着进,感情的事以后再说吧。」

虽然他们不再需要攻略我,对我却没有丝毫的冷淡。

但是毕竟有了前车之鉴,我不想我的感情只是因为什么所谓的攻略。

「这个我赞同!女人嘛,还是要搞事业。」陆臻儿挽着我的手臂。

「陆杏呢,怎么没来?」我问。

陆臻儿耸肩:「进组了,她现在好像不想钓男人了。」

「啊?」

陆臻儿撇撇嘴:「她小时候挺缺爱的,我爸不怎么关心她,她妈也不是个好东西。她就喜欢往男人身边凑,也没什么朋友。不过她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好多了。」

我听后,给陆杏发信息:「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和臻儿去剧组找你玩。」

陆臻儿瞪眼睛:「你说你就行,带上我干嘛?」

「之前恋综的时候,不是你偷偷去找之前的导演,让他多把你的镜头给陆杏?」

陆臻儿嗫嚅,最后捂上脸不说话。

陆杏回道:「谢谢。」

海浪拍打着沙滩。

本该宁静的时刻却不宁静。

「你胡椒粉放多了!」江巡开吼。

「啧,明明正好。」池青砚不耐。

司沥:「把你手拿走,这是给宋小安烤的。」

兰礼在一边加炭:「给她烤点蔬菜。」

「烤肉就挺好的,不用蔬菜。」我讪讪。

「不行。」兰礼不留情地拒绝。

季怀齐给我打来了视频电话:「酒收到了吗?」

「收到了!」我笑眯眯,「你最近在国外怎么样啊?」

他弯唇:「下个月就回来了,少喝点。」

「嗯!我跟你说,兰礼非要给我烤蔬菜……」

季怀齐在屏幕里静静地看着我,听我吐槽。

「小安!」

我身旁的陆臻儿举起自拍杆:「拍照拍照!」

我把手机贴到脸庞,跟屏幕里的季怀齐并排。

陆臻儿露出她半个脸,比了个耶。

我们身后,司沥微长的发丝遮住他的眉眼,他弯着腰认真地烤着鱼。

江巡抓着胡椒粉就往池青砚脸上撒。

池青砚一边躲闪一边朝江巡扔小西红柿。

兰礼神情无奈,在一边整理着烧烤用具。

微风拂过,吹乱人的衣角和心弦。

「茄子!」

画面定格,在最美好的时刻。

-完-

备案号:YXX1jppOj60TOOOXEPzTPM3Y

编辑于 2023-01-04 17:33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他是会鉴茶的忠犬男友 ​ 赞同 118 ​ 目录 20 评论

满级女主虐渣日常

三万梧桐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