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爱,在初遇之时

所属系列:民国最美的爱情-第三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林徽因与金岳霖

爱,在初遇之时

民国最美的爱情

1904 年 6 月杭州湖畔的微风习习,刚下过雨,空气中飘荡着泥土的芬芳,一户朱门大院里,小女孩的呼喊声传来,围在外面的众人无不松了口气。  一个男子抱着怀中刚出生的婴儿道:「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就叫她徽音(后因常被人误认为当时一作家林微音,故改名徽因)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女孩逐渐长大,江南女的婉约飘逸在她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最难得的是那份才气。红墙灰瓦的高檐下,青石板路上浅浅的脚印偷走了年华,岁月的篱笆爬满枝头,少女亭亭玉立犹如玉兰花。她并不知道未来这个世界将会因她上演怎样的故事,红尘里的滚滚牵绊将让她遇到生命中最爱的男人,和最爱她的。  命运有时真是捉弄人,1925 年,林徽因已经身在海外,学习她热爱的建筑,而一个叫金岳霖的男子却在此时回国了……也许正是这份捉弄也注定了他们后来即便相遇、相爱,也只能在精神上聊以慰藉,也正是因为这份尊重成全了世间最真挚的爱恋。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想这大概是金岳霖一生中最常想起的一句。1931 年的一天,阳光灿烂,徐志摩追林微因追的正紧,而金岳霖则是徐志摩的好友,就在这天他在徐志摩的带领下,敲响了北平总布胡同一家的朱红色大门。大门略有斑驳,犹如似水流年,灰色的院墙有树影摇曳,静谧而安逸。那时候他并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虽然来前,徐志摩已向他透露,说这朱门内住着一位才貌双全的佳人,绝对让他大开眼见。而金岳霖只是笑了笑,毕竟有才华的女子不少,才貌双全的虽不多但自己也不是没见过,这朱门内的女子又能有怎样的特别。  大门吱呀开启,一位面容清秀的短发女子,如一缕带着浅淡幽香的莲花,阳光在她头发上留下淡淡的光晕,那双眼睛灵动而秀美,嘴角挂着微笑,她就是林徽因。尽管早就耳熟能详,但初次相见,金岳霖还是为其美貌气质震惊,她是不一样的。他也是用一生的情感来证明了这份感觉,她果真是不同的。  两人在林徽因带引下步入室内,屋里还有很多人,大都耳熟的很,沈从文、朱光潜、萧乾……那时林徽因很活跃,他和丈夫梁思成在自家客厅里举办沙龙,金岳霖寻了个角落坐下,他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林徽因。作为研究哲学的学者,金岳霖理智而隐忍,他将对林徽因的感情藏在眉眼间,窝在心头上。  林徽因一卷书,一炷香,一袭白裙,沐浴在阳光下,被一群文人围绕其中,犹如一朵盛开的玉兰,任何男子见了此景,恐也难逃动心。他们在这里自然不只是因为林徽因的容貌,更是因为她的学识、见解、独特!可以想象一个女人得是怎样的绝代风华能吸引如此多的有识之士!而金岳霖更是愈加不可抑制地爱上了林徽因,每次见到她爱情便更浓烈一分。  金岳霖从青年时代就饱受欧风的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仪表堂堂,再加上博学多识,在英国读书时,就受到许多美女的青睐。在美国游历时,他认识了一位标准的金发美女,名为 Lilian Taylor,中文名字叫秦丽莲。1925 年 11 月,金岳霖回国时,秦丽莲为她不远千里追随到了北京,她并不要求结婚,只要两人能够朝夕相处足以。所以这些年来,秦丽莲一直陪伴在金岳霖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而且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金岳霖是个性情中人,对秦丽莲的付出他怎能不感动,可是他却偏偏遇见了林徽因。自见过林徽因,金岳霖就开始纠结,是该埋怨命运的捉弄,还是该骂自己无情?但爱都爱了,虽然他读过很多书,明白很多道理,可是感情这种事谁又能掌控?心已经付出了,人已经神魂颠倒了,他怎么办。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那几天,他时时地对月空叹,眉头紧皱,这自然引起秦丽莲的留心。面对金岳霖的情绪的瞬间反差,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告诉她,她和他的生活就要风起云涌了,原本属于她的男人也许下一刻就要离开。秦丽莲看着心爱的男人,不忍他如此纠结,便默默地开始收拾行李,金岳霖见状,本想安抚她几句,没想到不曾开口秦丽莲却先说:「我已经知道,你再也没办法和我在一起了。」一句话说得金岳霖语塞,面对与之生活许久的女人他的心里满是愧疚。秦丽莲知道情之于人,无法自控,就如同当初追随他来到中国的时候一样,她不祈求于他任何,只求朝夕相对,如今这份感情既然有了别的,那么她也应该离开了,至少他们之间还有个孩子。  恋上一个嫁与人妇的女子,金岳霖的内心是为更凄惶。在风和日丽的一天,秦丽莲带着女儿回了美国,亲手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写下了句号,一切犹如回到当初,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为了能每天都见到林徽因,金岳霖搬到了总布胡同 3 号,与梁家相邻。除了每周雷打不动的梁家沙龙之外,金岳霖和老朋友们聚会时,梁氏夫妇也会欣然前往。他们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同样的学识渊博,交情也越来越深,而金岳霖对林徽因的爱更犹如陈年老酒,作为一个哲学家他是理性的,不曾因为爱情而冲昏头脑,他深知林徽因已婚身份因此不曾越雷池一步,柏拉图式的爱恋让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那时候金岳霖家的面包做的极为好吃,得知林徽因喜欢之后,每天清晨林徽因家的餐桌上总是定时出现金岳霖家的烤面包。后来林徽因有孕在身,梁思成又经常外出考察,金岳霖理所当然的担当起照顾林徽因起居的任务。他每天早上亲自做好面包,给林徽因送去,然后两人便在淡淡的香味间开始一天的生活,他们一起喝茶聊天,一起谈论文学也评述时事。1931 年徐志摩因飞机失事去世,金岳霖与林徽因聊得更多的是徐志摩,不仅是因为他是通过徐志摩遇见的林徽因,更是因为他是他们共同的好友,他们同样悲痛,同样心怀思念与哀悼,共同的话题加深了彼此之间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