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董竹君:13 岁典给青楼,35 岁成为锦江饭店的创始人,她对人生坎坷从无怨言

所属系列:民国女子图鉴:逆流而上,她们曾经这样精彩

知乎盐选 董竹君:13 岁典给青楼,35 岁成为锦江饭店的创始人,她对人生坎坷从无怨言

她是民国时期的传奇女人。

她是民国时期的传奇女人。

她是一个洋车夫的女儿,被迫沦为青楼卖唱女,结识革命党人跳出火坑,成了督军夫人。

她不堪忍受封建家族和夫权统治,再度冲出樊笼开创新的人生。

她历尽艰难险阻,成为上海锦江饭店女老板。

90 岁高龄的她,拖着病体开始写自传。

1997 年 9 月,三联书店出版了她的《我的一个世纪》。

3 个月后,一个世纪的老人,溘然长逝。

1999 年,以她为原型的《世纪人生》电视剧上映并获得十九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作品奖。

2002 年,电视剧上映 3 年后,与她个性相似的,她的扮演者李媛媛因病去世,41 岁。

《世纪人生》是李媛媛生前的最后一部影视作品。

一个世纪,就是她的坎坷曲折而又多姿多彩的一生。

她就是创办近百年的老店上海锦江饭店的创始人董竹君

加载中… 董竹君

1

1900 年,董竹君生在一个贫困家庭,江苏海门人,出生在上海。

父亲是黄包车夫,母亲是个洗衣妇,家里穷的叮当响。

从小就见惯了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生活,见惯生死离别。

家里的老房子着火,家里二叔的两个外孙和 4 岁外孙女被活活烧死。

很快,三叔因劳累过度也去世了。

她的妹妹和弟弟,因为吃不到奶水饥寒交迫、生病没有钱治病夭折。

从头到尾、自始至终,这就是一个穷人的家庭的生活。

6 岁那年,她的父母不顾经济拮据,把小竹君送去私塾,她学习很努力。

9 岁那年,他的父亲终于累的病倒了,家庭的经济来源断了大半。

而她的母亲始终不愿意小竹君的学业半途而废。

怎么才能渡过这个难关?

她想到了去比较有钱的亲戚借钱,她是张不开这口了。

于是,她让 9 岁小竹君去借钱,或许看在她还是个孩子的份上能借点呢?

借钱借的非常不成功。

2

那一天小竹君走了很长的路到了有钱的亲戚家,带着被厌烦和鄙夷又走回去。

那时的中国,混乱到极点,辛亥革命酝酿中,清朝的腐败继续,百姓水深火热。

从借钱那一天开始,董竹君就萌生自强靠自己的决心,她沉默起来,开始帮母亲做这做那。

我写了很多人物、看过很多悲欢离合,见过很多不幸和不公平,也见过一些温情。

我们一直在说人情淡薄,曾经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翻开一页页的历史,在所有行为的背后,只有两个字诠释为什么会这样的——利益。

你的贫穷不能让他看到利益,凡是不能看到的利益都是要抛弃的。

只有有利益的事才让很多人趋之如骛。

想明白也没有用,还要回归自己的生活。家里一如既往的穷。

可喜的,父亲, 身体渐渐好了,虽然不能拉车,这总算一个好消息。

12 岁那年,家里穷的连房租都付不起了,她只好辍学。

13 年那年,她被典给青楼,沦为青楼卖唱女。

《世纪人生》中,李媛媛扮演的董竹君在中间人要求下给她母亲跪了下来,告别,没有任何挣扎。

她母亲眼中的泪水打转,作为那个时代的女子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对抗贫穷和尽自己的孝道。

所有的一切,早在出生那个时刻注定,无法改变。

3

妓院的生活让她明白了,青楼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人间地狱。

因为这些妓女的肉体可以换来更多的利益,这是妓院所有人评判和实施行为的唯一的标准。

董竹君还没有长成大姑娘,暂时还没有到卖个好价钱的时候。暂时放过她。

这段时间,董竹君得以保全,有一个喘息时间,她想筹划逃出去。

唯一正确和可行的方法:找到一个可靠的男人逃出去。

到这个烟花之地能有值得托付的男人吗?

有。但是,不多。

要是多的话,这边的姑娘剩不下几个了。

从此董竹君进入扫描模式,观察、旁观。

终于如愿,她遇见四川省副都督夏之时。夏之时那时第一任夫人得病多年,她的朋友希望他能再找个老婆。

而他对有文化、知礼节、漂亮的董竹君情有独钟,直接忽视了她的青楼身份。

她虽然想快点走,当时还是坚持等她的第一任夫人晏氏病逝才应允。

并对夏之时提出三个条件:

1、不做小老婆。

2、结婚后送到日本求学。

3、将来从日本读书回来,组织一个好的家庭,你管国家大事,我当你的内助。

很多人看到这段历史,都认为董竹君脑袋进水了。

实际上,董是一个聪明的女子,活要有骨,为了出去,降低身价,只能让别人看的轻。

这个聪明的女子看清人世、看懂人性。

夏之时全部应允。

这一年,在青楼要被破身的前一夜,在夏之时的安排下,董竹君离开了青楼。

这一年,1914 年,她才 15 岁。他们结婚了。

4

婚后几天,她就随夏之时去了日本。

一年后,大女儿国琼出生了。

那时夏之时忙于事务,顾不上照顾家庭,董竹君又要学习,又要带孩子,日子过得十分忙绿。

就这样到 1917 年,夏之时随着时局的需要,带着妻女回到四川合江老家,在这里彻底点燃他们离婚的导火索。

他们的儿子夏大明在回忆他爸妈时说,「两人一定要离婚,非离不可!」

夏大明说,他们的感情非常好,两人离婚的根本原因是价值观不同。

他的母亲一辈子追求社会公正,认为女人应当独立,要有才干。

而他的父亲是「大男子主义和儒家思想的坚定支持者,要求我母亲不要在外面工作,就应该在家里带孩子。

就这样谁也搞不定谁,就离婚了。

这是后话,其实夏大明先生只说对了一半,没有统一的价值观的人在一起,事实证明,这是属于生不如死的行为。

5

而我研究很多人离婚的案例,很多女人都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

一开始这想法是错的。

不仅是错的,而且是错的离谱。

女人嫁的只是婚姻,嫁给琐碎的日子,嫁给子女和无尽的等待。这是另外一半原因。

等她到了这个封建大家庭,就有点疯掉了,他现在丈夫的前任老婆就是被气出病的。

她给自己制定的策略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我必欺人。

接下来的生活,董竹君身心俱疲,婆婆不是好鸟,天天欺负她,学习裁缝、绣花、洗衣、做饭,还要教侄子们学习、管账,她进入全面战斗的模式。

但是,这些付出夏家不认可,原因太简单了——青楼出身的,而且家里没有钱。

此时的董竹君也慢慢冷淡。

家里的破事她觉得可以忍,只要丈夫有一点体贴,忍让算不得什么。

而最后一个依靠都倒下了,她崩溃了。

她与路过卫兵说话,他对她破口大骂说她不守妇道。

他变成一个无权无势的闲人后,心情不好,闲的无聊骂老婆。

他迷上赌博,经常输得空空如也。

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快临产前,他嫌弃她动作太慢,拿家具砸向董竹君。

她得了产后抑郁症,绝望的在独屋呆了三个月,他未曾去探望。

她把父母接来照顾孩子,有一次她外面回来,看到丈夫夏之时对她父亲大骂不止,而父亲唯唯诺诺缩在树下,窘迫可怜。

她的母亲丢了一个簪子,心疼哭了起来,夏之时听见觉得烦,火冒三丈叫人把她的丈母娘绑起来了。

他反对孩子在上海读书,有一天早上,抓住女儿夏国琼的头发把她拖进卧室打骂,给她一根绳子和剪刀,让她自己选择一样了断。

他把董竹君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还拿起菜刀要砍董竹君。

好吧,这就是当时追随的那个愿意终生的说爱自己的男人吗?

直到这一刻,董竹君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

离婚。

在董竹君看来,夏之时的思想蜕变与专横跋扈已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她不愿意眼看着自己与几个心爱的孩子都将要在这个死墓中陪葬。

29 岁的董竹君毅然决定与丈夫离婚。

华贵、富裕、悠闲的生活,与自由相比什么都不是。

董竹君带着四个女儿离开夏之时(儿子不给带,留给夏家延续香火去了),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分居生活。

1934 年秋分居期满,两人才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

从此,上海滩,多了一个 赤手空拳闯荡创业的奇女子……

加载中… 董竹君

6

1934 年冬天,在董竹君父亲逝世前几日,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四川人李嵩高。

李嵩高对她十分钦佩,这次是专程来送钱的,拿出两千元资助董竹君。

董竹君用这两千元在上海华格臬路 31 号租房开办四川菜馆。

从此她开始一个女人真正的传奇,在上海立足、在菲律宾飘荡、回国创办锦江饭店、迎接新中国,六十多岁的高龄在监狱呆了五年。

她自己说:「我不向无理取闹低头,对人生坎坷没有怨言。

1997 年,这位 98 岁的世纪老人离开这个世间。

7

董竹君说:我从不因被曲解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董竹君临终愿望的入葬时播《夏天最后一朵玫瑰》,这首歌是她跟夏之时到日本后听到曲子,她认为这是属于他们的。

这个世纪,他们遇见、相爱、在一起、生了孩子、争吵、离婚。

他们的风风雨雨、恩恩怨怨,就在这个曲中散去,好似从未来过,又印刻在那一段岁月中。

我想了很多结尾的话,总是不能满意。

在书房与民国的每一寸土地接洽、交流,这份来自日子的悲悯,我尽全力去还原和感受。

我能知道的,在她写下自传的那一刻、她不再怨恨、不再失落、不再痛苦、不再绝望、不再心伤,在她的心中,直到生命的那一刻,她在感恩他与她的遇见、感恩这些年的坎坷。

人的一生,真的无外乎如此吧。

来和去,只为感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