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2长大后,如何对待逐渐疏远的朋友?

所属系列:敏感一点又何妨:高敏感人士自救手册

知乎盐选 长大后,如何对待逐渐疏远的朋友?

学生时代里,你可能跟我一样,其实都没怎么吃过爱情的苦,然而却遭受了不少关于友情的伤。

比如前些天夜里,就收到某个大一姑娘的来信。

她在信里说,好友不跟她玩了,而突然跟自己的一个室友接触得更频繁、玩得更好、也笑得更大声,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丢弃了!于是很痛苦。

明明昨日还跟自己手挽手上厕所形影不离如胶似漆的好友,为什么可以这么快就跟另一个人那么亲密而把自己抛诸了脑外?

特别是当这另一个人还是自己的室友,她该如何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个事实?

要怎么眼睁睁地看着好友跟另一个人相亲相爱形影不离而自己不纠结、不伤心、不受其影响呢?

嗐,如果能以过来人的傲娇姿态,一句话作答,那么就是:

忍着啊,不看她们避开她们啊,去学习啊去工作啊,去跟其他人玩交其他朋友啊。

没有解药,时间是唯一的解药。

过两年,最多到毕业,你就会觉得这事不值得你如此伤心和耗费心力的,不值得。

但,这么说能有多大帮助呢?

不要搞云淡风轻、秀优越感了好吧。

  1. 高中躺坑里

看到信的当下,内心泛起点点涟漪,那早已放下和淡然的多年前记忆,又恍如昨日般重现。虽然细节已经不那么清晰了,然而疼痛感似乎没有削减半分。

大概是高二下学期吧,我第一次遭受到友情危机。

事情是这样的:在县重点高中理科班,学习压力可想而知。而一个班 80 同学里只有 10 多个女生,就算两两结交,也有被落下的可能。

于是这时每个内向敏感的女生最大的安慰,或者说叫安全感,不过是早点确定下来有一个这样跟你肩并肩形影不离的女友,一起吃饭,一起努力,互相打气,共同扛过这 3 年。

很幸运地,高二时,我跟同桌又同宿舍的 Q 同学,早已成为下课手挽手上厕所、放学一起去食堂排队吃饭、下晚自习同回宿舍打水洗漱收拾睡觉的,连体婴儿般的死党好友——至少那时在我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在高二下的某天,同班女同学 A 突然跑来插进了我们的关系。

A 同学,漂亮、外向、主动、热情,还会撒娇:「我落单了,可以跟你们一起吗?求收留啊!」她开玩笑般又很有诚意的口吻,谁会舍得拒绝她呢?

于是 Q 一口答应了,我也只得在心里默认了。A 就这么帅气(硬生生)插进了我和 Q 之间,变成了三人行。

然而接下来,事态发展超出想象。

因为 A 以她的嘴甜和热情的劲儿,三下五除二般变成了至少在明面上像是跟 Q 关系更好的朋友。譬如放学后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常常是她们两并排走说说笑笑,我在一旁或是跟在后边默默无言。我倒像是三人行中的侵入者和跟随者。

于是,故事就开始往事故的方向发展了。

当年内向敏感不擅表达的那个女孩啊,当然早早地就嗅到了好友即将被抢的气味,但她只在那里生闷气,强忍愤怒,打死不直说。

就以不咋说话和生气的别扭姿态,希望好友 Q 意识到自己不该因为其他人而冷落我、减少跟我聊天和一起玩的时间,我必须是 Q 最好的甚至是唯一的好朋友,Q 应当适当跟 A 保持距离,让我们两人的关系恢复到到原来的亲密模样。

然而结果总是不会如人所愿。

「你怎么了?干吗老是一团火的样子?也不说话?」好友 Q 觉得我莫名其妙生气,搞得大家都很尴尬,根本是我在无理取闹。

她好像根本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确实,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故

然后,生闷气和尴尬持续了挺长一段时间(具体有多久以及期间发生了什么,其实都不太记得了。大概是过于痛苦难受而大脑的防御系统将它封存了吧),过程中 A 假装不以为意,只继续跟 Q 说说笑笑。

终于有一天,Q 主动跟我提出来,「如果我们在一起不舒服,那不如分开,以后大家别一起走了,各自吃饭吧」。

听到这话那一刻,心就如同被钉子狠狠地刺中,血流了出来,但一点儿也感受不到疼。

「事情怎么会是往这个方向发展的呢?再这么下去,我们的友情就要破裂了啊!」紧张、恐惧、后悔不已。

于是终于在放学后将她拉到操场边无人的草坪那里,想要说出心里话,去拯救和挽回。

「我只是觉得,你越来越不把我当朋友了,反而跟 A 玩得更好。我想要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你只跟我一起吃饭不行吗?」

这尴尬又羞耻的话啊,总算是说出来了…… 但……

大概是对方早已不堪其扰,不只是听不进去,还觉得我太莫名其妙。

总之,她已经不想要跟我玩这场友情游戏了。

「我搞不懂你这些心思,只是觉得大家这样下去,对彼此都没什么好处,而只会影响学习。」

「我现在只想考虑学习,把学习放第一位。所以,不必了,我们就分开吧。你也好好学习。」

这是好友 Q 对我终于坦诚相告的所有回应,也是我们高中里最后一次面对面交谈。

  1. 大学在成长

大学伊始,内心里从高中惨痛经历里收获到的关于结交朋友和维系友情的原则大概是这么几条:

与人相处,你首先要展示出自己的友好和宽容。

对朋友不能只是索取,而要有所付出。你们要互相能给予也愿意给予对方一些东西,友情才算是真的缔结而成,并有可能持续存在。

不能对朋友有过高要求,比如她不可能只有你一个朋友,你也不要奢求成为她最好的朋友。

你不能只有一个朋友——这对对方是压力,对自己是危险,千万不要踏入同一个泥沼。

多认识一些人,你更有概率收获到朋友。

兴致勃勃地,去竞选学生会,去参加记者团,去报名社团——其实并非想在其中获得什么职位,成就什么丰功伟绩,而只是想要通过这个身份接触到更多人,有机会从中结交到适合自己的朋友。

然而最终,我收获到的最好朋友,却是近在咫尺的同宿舍室友 J 同学。

我们同样属于偏内向又很敏感的类型,在遭受着另一个室友「夜猫子加游戏迷」的神经般的攻击:凌晨 1-2 点还在开着电脑打游戏和外放声音聊天,虽然一直被提醒,但她北方人的大嗓门最多是刻意降低一点点声音,死活不肯放弃自己的「凌晨大餐」。

我们同样成长于条件普通需要自己拼未来的家庭,不打游戏、没放弃分数和学习,面对很多问题有相似的看法,面对未来工作有很多困惑和压力。

我们经常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一起去机房做实践作业,周末也奔波不停

也就是说,我和 J 同学成了日常常相伴,精神层面也能沟通和共情的朋友。

最重要的是,我一直敬佩她的勇敢和成熟。

我一直都记得那个场景:

20 岁的那个女孩,肤白,貌美,细腰,长腿,坐在桌子前,忍着眼中打转的泪水,对着电脑摄像头对面的那个男孩,一字一顿地说出「我喜欢你 4 年了,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以首次表白作为分手的宣告,主动结束青春里的那场似乎只有她一人知道,但确实只有她一人参加的爱情。

震惊于这个 20 岁女孩的勇敢,勇敢点破窗户纸,勇敢放弃对面那个不承担不拒绝也不保持距离反而处处靠近的男孩,决绝切断自己对那份爱情继续迷思的可能性。

她用勇敢果断主动的放弃,拿回了自尊和未来爱情的可能,也吸引了我的目光和心的方向。

然而谁能知道,不过时隔 3 年后,我也同样接收到了她的那句放弃宣言。

「七夕,那个,不好意思…… 但是,我真的很想要多年后翻看照片时,回想到的是毕业那几日的欢乐记忆和温暖场面。所以,我想要加入她们,拍一些好看的照片,记录下快乐的画面。那么,就只能…… 不跟你一起了」

当她吞吞吐吐断断续续终于对我说完这段话,我先是一脸懵,而后才是震惊。

我当然能理解 J 同学同样作为内向人士,不可能有很多乏乏之交,且大学 2~3 年里都在跟隔壁学校男孩谈恋爱,花去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于是学校里呆得少、参加班级活动少,也就跟班里其他同学没什么接触和交情,因而她想要加入那几个外向积极的女孩组成的拍照小分队,获得一些精美的毕业艺术照片,那么选择临时去抱另一个室友的大腿,是最为捷径不过的了。

然而我并不觉得,那没有真实欢乐感受,唯有装出来的笑脸和美装搭配而咔嚓拍出来的照片,待她来年他月、七老八十时翻看,能创造出什么真正的真实的快乐回忆。

我说过,进入大学之初,我就拥有了对朋友「不苛求成为她最好或唯一朋友」的认知和理念。

然而在毕业钟声即将敲响之际,她却那么做了,她放弃了我。

或许你会挺佩服她,没有玩什么两边都要的暧昧游戏,而是像自觉在遵守那无形的规则般:我想要什么,那么我就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只是,我不幸或是幸运地,成为了她付出的那个代价。

在被放弃的那个当下,觉得内心麻木,或者是假装麻木,觉得无所谓,一点儿都不在乎。

后来,大家拍完照领完毕业证,也就各奔东西,离校去工作,一直在不同的城市。我们再也没见过面,虽然老家离得很近。

偶尔会线上聊天,但只是流于表面的寒暄,不可能倒出全部真心。偶尔一方会提议见个面,但另一方这时绝对会默契地把它掐灭、拒绝,心照不宣。

  1. 毕业后成熟

或许是在毕业工作之后,你才会了解到,真正成熟的友情的缔结,更可能发生在毕业钟声敲响之后,你成为社会职场人的过程中。

我就很荣幸地,在毕业工作 3 年之后,交到第一个几乎是完全交心的朋友 Z 姑娘。

Z 姑娘是我 3 年前在深圳南山图书馆偶然撞见的新朋友,我们的结识像是命运,曾经互相鼓励和打气,一起度过了工作的转型期,以及陪伴了对方最迷茫低谷的时刻。虽然后来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广州,并不能常常见面。

她好像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超强的行动力,因为她说的和做的,永远能给予人更大勇气和信心,让你不得不为之动容,好像自然而然也会因此汲取到一些生命能量。

忘不了在我遇到挫折的至暗时期,她跑来广州,拉着我去菜市场入口观察来往行人,并且跟我玩猜行人来历、工作岗位身份、心情状态游戏的场景。你都不需要她一直在身边,因为只要后来想到她,似乎都能赋予自己一些前进的勇气和能量。

以及我过去深圳,我们一起欢度圣诞节的走走吃吃停停吹海风看风景。

自然而然地,我们成了交心的好友。

曾跟她深夜畅聊,分享了自己的原生家庭,跟父母的爱与恨,能和解的,还放不下的,那些忧虑和迷思。那些从来未与第二个朋友透漏过的东西。

她给予了我拥抱,虽不能认同,但表示理解。也向我坦诚了自己当下的忧虑,和未来并不明朗的打算。她跟我分享结婚和婚姻或许不能指靠,只能随缘,但是养老存钱必须从现在做起,于是从去年起就坚定地开始每月为养老存下 500 块钱,说以后希望能逐渐增加到 1000。

她有新疆自驾游的想法,于是立马报名练车考到驾照,去二手车市场考察面包车行情,学习改装的关键注意事项等,在存钱为买车做准备,买好车找人改装然后开启新疆之旅。

……

然而就是这么一段深刻的交心友情,似乎也免不了遭遇「危机」。

某天夜里,我得知 Z 姑娘,其实几个月前就已经回了老家小城工作。还是在闲聊中,她云淡风轻地提到了这个消息。

我当即听得一震:原来她一声不吭回了老家,都好几个月了。心有点痛!

确切地说,我伤心的不只是她的归家离去让我不能在心理上觉得她就在隔壁,失去了些许安全感,以及在现实中不能随时去找她或者邀请她过来玩,少了一个切实的玩伴,尽管我们实际上一年最多也就见个三四五六次。

我更为伤心的是,她或许没把我当朋友。因为她做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决定,从头到尾都是静悄悄的,决定了,然后执行了。

她决定离开深圳回家乡工作时,丝毫没有要主动告诉我一声的意思吗?

我知道,Z 姑娘一直是那个有事说事的风格,很愿意主动帮助别人,但不太经常分享心情和琐事,特别是几乎不主动分享坏消息和负面情绪,就好像她自己的事不算事,总能扛过去!她似乎一直是在帮助我梳理问题指引方向以及提供陪伴和安慰。

这一刻我才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也是到这时,我才终于认识到:少年时代的友情,跟成年后成熟的友情,是非常不一样的。

学生时期的友情,我们可以只为简单的陪伴和对事物问题等的并不深入的认识和理解,因相似点而走到一起,因暂时陪伴而变成所谓朋友。这种友谊,何尝不是一种利益交换,亦或是一种简单的心理依赖?

它其实不堪一击:只需要物理位置的阻隔,稍长时间的断联,就能让曾经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慢慢成为微信列表上不再有消息弹出的那一个。

而成年后能否建立和维系友谊的一个最关键的点或许是:脆弱的互相承担——对于自己的脆弱之处,你愿意也能够说给透漏给对方知道,而对方也有意愿和有能力去接住这份坦诚的重担。

所以,得知消息的那个当下,我也没敢接着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做出回家决定?怎么不事先告诉我?」

我怕问出这些,对方有压力,不想回答,更怕我其实没有资格这么问她。

我猜想,或许她认为,当下的我是没有那个能力和能量,承担住她的脆弱和负面情绪,为她提供安慰付出实际支持的吧?

我为这一点感到深深的悲伤。

我相信我们仍然是朋友。但是如果只有她一直在为我付出友情,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或者能为她做的很少很少。那这几乎就是单方面的友谊,不就好似一场掠夺?好难过。

好在,过了一段日子的某天,广州的冬天来临,那一日格外地冷,我借着冷劲儿点开了 Z 姑娘的微信,「zz, 广州今天好冷,我有点想你了。你一声不吭就回去了,嗐~」

大概因为我的直白,劈开了看似外向热烈活力四射实际上也很内敛的 Z 姑娘的话夹子,于是两个人细致聊起近来的工作情况和生活状态,慢慢她也道出了几个月前决定回家乡工作的原因…… 我们似乎又恢复了亲密的无话不谈。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认识到:自己终究是还不够自信,对朋友、对友情不够从容,对人的复杂性、事情的复杂性、那些每个人在疲惫和脆弱时需要的踹息空间等,理解得不够透彻。又因为自身的高度敏感体质,所以也就那么纠结、想太多!

然而这一切,我觉得也还是值得的。

有些弯路,其实就是你成长和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

  1. 回信

回到开头那个来信问题,我最后的回答大概是这样的:

少年时期,人对于朋友和友情的认知,容易狭隘和出错。

比如,凭什么要求别人只跟我一个人玩呢?凭什么有话不直说,而是憋在心里却妄图对方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呢?凭什么明明是自己在意,而在仅有的、不多的几次交流里,责怪对方「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主动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积极沟通,真的很重要。

有时候,当你与朋友之间产生矛盾隔阂和疏远,其实是你自己还处于很混沌和不够自洽的状态,是你跟自己没有相处好,于是怎么也无法跟朋友和谐融洽地相处。

在工作几年后,你终究会体会到,友情也好、爱情也罢,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美好也很脆弱。真正成熟的感情、情谊,其实都是不可强求的,能走多久却非常看运气。

而且,普通的喜欢和好感,是因为欣赏对方,且你能从双方的相处里得到一些东西,但真正成熟的友情的建立和维系,是靠互相的付出而非一味的索取,首先得要双方中有人愿意付出才对。

如果一方主动离场,而你努力挽回也于事无补,那关系只能搁浅或结束,你就认了好了。友情是流动的,或许哪天可能因为某个机缘而注入新的活力从此死灰复燃了呢?

其实当对方走向了其他朋友,也不跟你一起玩了,那就说明她不能在跟你的相处中获得她想要的东西,而在其他人那里可以。既然她的需求已经得到满足了,她没必要也不愿意去对你们的关系付出什么了,那么你只能成全对方、学会告别吧。成全是你最后能做的付出。所以,不要纠缠。

友情这里,我们本没有资格要求做别人的唯一,除非结婚,而婚姻也是不保护感情而只保护(有产者的)财产的。

至于如何走出这种伤心?

不要以为有什么速成法,根本没有解药。

心理上,不要老想着「自己失去了友情」,然后陷入悲痛伤心里不可自拔。不如想想,是不是你根本不曾获得这份友情呢?毕竟只是认识几个月的关系,大家真的有那么熟吗?有成为朋友吗?想通了,就别再想了。

行动上,转移注意力,去学习、去干活、去看书、去找其他人玩…… 做什么都好,只要别停下来盯着这事、盯着那个人看。

你要知道,你是可以一边伤心流泪一边吃饭做事的。

在做事过程中,你会暂时忘掉伤心,还会获得做事的反馈激励,收获自身的成长啊。而那不可避免的偶尔袭来一些疼痛和眼泪,你只能忍受。你可以看着它来,看着它走,然后继续做事。

总之,一切交给时间,给自己一些耐心去经历、去成长、去成熟,多看看书,好好学习,好好做自己的事,莫愁前路无知己。

  1. 总结

记得曾看到一个数据,说成年人的朋友数量在 25 岁左右达到巅峰,而在这之后,朋友数量会持续减少。或许现在这个数字也可以改为 28 岁、30 岁。

因为当你有了稳定的恋爱关系或是进入了婚姻养娃挣房贷奶粉钱的柴米油盐,那么你还能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维系老朋友,以及有多少动力去结交新朋友呢?

30 岁以后,不管你是已婚未婚,朋友就是会逐渐疏远越来越少,也很难再交到新的好朋友的。

所以,请接受这份友情宿命的到来。

然后尽可能地去维系自己目前所拥有的部分,并报之以感恩吧。至于他日遇见好朋友的概率越来越低,那只能尽量先让自己成为一个自洽有趣的人,从而有可能吸引到合适的朋友到你身边来,或许也能提升自己慧眼识别同类的能力,稳准狠结交到朋友。

愿你在遭受友情的拉扯、伤害或是渐行渐远之后,能继续「敞开心扉」,勇敢而主动地去接触和认识新朋友,付出时间和努力去维系老朋友。

但愿你在生活的快乐、平淡、疲惫和挣扎里,永远有朋友与你同欢乐和共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