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蜜糖白莲花

所属系列:鎏金璀璨:女主她比星光还灿烂

蜜糖白莲花

鎏金璀璨:女主她比星光还灿烂

为了陪衬白莲一姐,经纪人给我接了一档亲子类综艺。

我:「亲,我哪儿来的子?」

……

陪衬,行吧!

不就是摆烂嘛!

谁叫咱是糊咖,给人陪衬不说,就连儿子都是借的。

白莲一姐母子琴棋书画,高端优雅,过得媲美贵族。

我和便宜儿子撵鸭子追狗,吃喝玩乐,疯得像俩纨绔。

结果,我们这队野生母子竟然爆红了。

一姐怒了,当天晚上我就接到高层的电话。

「你说谁是太子?」

我拿着手机,惊悚的看向被我指使着烧火做饭的便宜儿子。

1

作为陪衬,官网官宣的当天,我就被骂上了热搜。

「顾棠怎么又出来了,这女人竟然还没糊!」

「上次就是她在红毯上故意踩薇薇女神的裙子,这次和薇薇女神同一个综艺,可别又给女神使绊子!」

「还有,还有,上次品牌方活动,她还偷了我女神的钻石笔,也就我女神是大家闺秀,没跟她计较,否则,都能立案把她抓进去的。」

「心疼女神,抵制顾棠,滚出娱乐圈!」

我大概扫了一眼评论,关机,睡觉。

三天后,正式开拍,还是直播。

「顾棠,按你平时的作风就行,放轻松。」

开拍之前,白莲一姐陆云薇特意过来「关照」我一句。

「谢谢薇姐关心,我已经很轻松了,再松我怕鞋底子飞你脸上。」

我扯了扯嘴角,给她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然后拉着我那半路捡来的便宜儿子,昂首挺胸的走了。

哦,对了,我那便宜儿子叫陶非,7 岁,是个有点傲娇的帅气小正太。

这次综艺除了陆云薇和我,还有影后宋远晴和歌手白星,一共四对母子,陆云薇为了博眼球还将她家里的贵宾犬带了过来。

正式开拍,几组家庭相互打招呼。

陆云薇处处争风头,带着她的儿子和狗热情的跟宋远晴和白星打完招呼后,转向了我。

「子誉,这是顾棠阿姨。」陆云薇把她儿子领过来。

「姐姐好,我叫陆子誉!」陆子誉一脸天真地朝我露出笑脸。

他刚打完招呼,就听旁边众人忍不住夸赞。

「这孩子可真是嘴甜!」

「小小年纪,就有这么高的情商,云薇把他教得真好!」

我:「……」

虽然我不应该说一个小孩子的闲话,可陆子誉这表情和陆云薇真是如出一辙的……假啊!

看着儿子被人一顿夸,陆云薇更是得意。

她看向我身边的陶非,立刻摆出笑脸,「哎呀,你就是陶非吧?」 

「我是陶非,阿姨好。」 

陶非抬头,酷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看向了她手里拽着的狗,「我能摸一摸你的狗狗吗?」

陆云薇似乎对「阿姨」这个称呼很不满意,扯了扯嘴角。

「叫姐姐。」

「哦,阿姨,我能摸一摸你的姐姐吗?」

陆云薇的脸都绿了,旁边的摄影师的手都憋抖了!

众人:「???」

我:「……噗!」

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真是我非哥!

我偷偷朝陶非伸了个大拇指,他酷酷的给了我个白眼。

2

拍摄地是一处农家乐形式的度假村。

和某爸爸一样,上来就要我们来一个增进母子感情的比赛,然后挑选房子。

比赛是妈妈袋鼠抱孩子,然后让孩子捡地上的鸡蛋,捡来的鸡蛋作为晚上的食材。

听着一声口哨响,小袋鼠们搂住了妈妈的脖子,留下我和陶非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这……还不熟呢,就搂脖子抱?

我倒还行,主要是这小子那一脸排斥的表情,仿佛遭了什么大罪!

姐姐我好歹也是流量小花好伐,你至于这么嫌弃嘛!

我俩别扭了一会儿,最后,我不情不愿的抱住陶非的腰,陶非不情不愿的搂住我的脖子。

比赛正式开始。

别人家的孩子兴奋大喊:「妈妈,抱紧我,妈妈,捡到了!」

再看我家孩子,「你别离我这么近,你别搂这么紧!」

别人家妈妈:「宝贝,搂紧妈妈,小心点哦。」

我:「你低点,伸手,快快,我支撑不住了……」

话还没说完,老腰「咔嚓」一声,我和陶非就摔在了地上。

好不容易捡到的一颗蛋也壮烈了。

「哎呀,你们这样,晚上可是要没饭吃的。」

陆云薇经过我身边,朝我幸灾乐祸的眨眨眼睛。

我看着她小半篮子鸡蛋,眼珠子一转。

「导演,只要姿势正确就行是吧?」

见导演点头,我转身,陶非一个跳跃窜进我怀里,然后我俩扭头冲到陆云薇身边,抢过篮子就往终点跑。

众人被我们这一系列操作惊呆了,就连导演也瞪大眼睛,嘴巴张老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

旁边工作人员也啧啧出声。

「这是个狠人啊!」

「好家伙,她是真不怕被骂啊!」

等我到了终点,扭头,迎着陆云薇那一脸吃屎被噎住的表情,眨眨眼睛。

「公司让我衬托你。」我小声哔哔。

什么叫衬托,说直白一点就是来找骂。

因为陆云薇,我已经被黑出翔了,骂就骂呗,反正我今晚有饭吃!

3

最后,我和陶非以绝对优势获得了选房的优先权——农家乐的豪华套房!

除了豪华套房,其他三家其实也没太大区别,都是乡下的土坯房子。

导演助理刚把住房照片分给大家,陆云薇就转向了我。

「顾棠,子誉有洁癖,我们能不能跟你们换换?」

她皱着眉头,一脸为难,仿佛那房子是她的生死考验似的。

「不换!」

我回答得毫不犹豫,然后一转手,将钥匙送到了旁边影后陆远晴手里。

「远晴姐,我和陶非想体验一把纯乡村,咱们换换吧?」

宋远晴愣了一下,神情微动,「这怎么好意思,你们也是好不容……」

后面半句她又憋了回去,这「好不容易」实在说不出口。

「没事,陶非听说你们那院子里有羊,他想狂野一把!」

我朝陶非眨眨眼睛,陶非朝我「哼」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房子照片递给了宋远晴的儿子宋博宇。

陆云薇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奈何又不能咬我,拽着她的儿子和狗怒气冲冲去找导演了。

要不说贱人就是矫情呢,她刚找完导演,回头我们的鸡蛋就被没收了,说是让我们自力更生。

我气得跳脚,奈何又不敢蹦跶。

谁叫咱是糊咖,小细胳膊拧不过大粗腿。

我只能摸着陶非的狗头哀叹一声,「儿啊,苦了你了!」

陶非嫌弃地把我的手扒拉下去,「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是啊,吃什么?

我低头看了一眼陶非手里的房子照片,眼珠子一转。

「嘿,这可是在农村,随手抓把草都能吃,鸡蛋算什么!」

我和陶非拖着两个行李箱吭哧吭哧的找到了房子,进门之前,我找导演确认。

「你说自力更生的意思是,弄来什么吃什么?」

这次导演有防备了,警告道:「不能拿老乡挂在房梁上的腊肉!」

我连忙摆手,「不会不会,我怎么可能那么丧心病狂!」

导演组这才松一口气。

几个助理还小声哔哔,「到底是女明星,最多也就是挖挖野菜,闹不出太大动静。」

嗯,我尽量动静小点……

等导演组刚撤出院子,我朝院子里鸡窝一指,「儿砸,抓肥的!」

4

导演组再回来时,我的鸡汤已经炖上了。

大冷的天里,大铁锅里正咕嘟咕嘟冒着泡时,总导演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

「顾棠,你怎么能杀老乡的……小鸡炖蘑菇?」

「嗯呐!」

总导演眼睛一亮,然后又强行威严道:「谁叫你杀老乡的鸡的?」

「我问过你啊,弄来什么吃什么,除了老乡房梁上的腊肉。」我一脸无辜。

总导演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还没想好说什么,就听我非哥悠悠开口。

「你们想吃的话,得交钱。」

导演组:「???」

头回有种被拿捏了的感觉!

最后,我用半锅鸡汤换了导演组的半盆米饭。

正吃着,宋远晴和宋博宇端着一盘西红柿炒鸡蛋送了过来。

「听说你们的鸡蛋被没收了,我想着你们没吃的,就送……」

她一进门看到我和陶非围着半锅鸡汤吃得满嘴油,后面半句愣是收了回去。

「你们这是……」

「远晴姐,大冷的天,来喝碗汤啊~」

宋远晴还想客气,奈何宋博宇盯着我的锅挪不动眼。

「挺好喝的。」我非哥难得夸我。

我们四个,吃着炒蛋,喝着汤。

宋远晴看向我,说道:「顾棠,你知道我们的综艺是直播形式吧。」

「知道啊!」我吸溜了一口鸡汤。

「那你知道你有热搜了吗?」

她朝外面看一眼导演组,偷偷说道:「其实我们偷偷跟导演要了手机,能看到实时动态,你……有热搜了。」

「哈?还能这样?」

我猛地抬起头,然后更震惊地看到陶非慢条斯理的掏出他的手机。

合着,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我立刻起身,却被陆远晴拦住。

「现在拍摄中,不会给你的。」

「儿砸,给我看看你手机!」我朝陶非伸手。

「不给!」陶非连犹豫都不带的!

「不让我玩你手机,你就自己做饭!」我一叉腰!

陶非艰难的犹豫了一下,把手机交给了我。

嘿,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

我赶紧看热搜,好家伙,最上面五个,我占了四个!

热搜一——能摸一摸你的姐姐吗?

热搜二——顾棠抢鸡蛋。

热搜三——顾棠舔狗影后。

热搜四——当代土匪女明星,顾棠。

前面两个,一水的纯骂,就连陆云薇的狗放个屁,都是因为我走在旁边吓到了它。

这届网友有毒吧?

到第三个,开始有几个不同声音怂戳戳的藏在一众谩骂声中。

到了当代土匪时,当然骂声还是大部分,但出现了不少整片的「哈哈哈」。

宋远晴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顾棠,害你被骂,要不等这期播出来,我澄清一下吧。」

她握着膝盖,一脸为难。

我摆摆手,不以为意,「没什么,反正我也被骂习惯了。」

她三年前拍水下戏,撞到膝盖,农村的土房潮湿,会疼。

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问就是娱乐圈八卦多。

「说你是条咸鱼还真不是冤枉你。」一直没开口的,我非哥突然出声。

「谁说的!」我不认。

「我叔……」

陶非顿了一下,「没谁说,看都能看出来!」 

5

大冷的天,我们四个围着锅喝鸡汤喝得稀里呼噜,抬头,就听到外面有人喊我,抬头,是陆云薇。

她在门外不知跟导演组说了什么,竟让他们都从我院子里撤了出去。

「顾棠,出来!」她在门外朝我招招手。

我犹豫了一下,起身往外走。

「顾棠,听说你做了鸡汤?给我一些。」说着,她隔着栅栏门递过来一个大碗。

「咱俩水火不容的,我为啥要给你?」

我低头瞥了一眼,甩给她一个白眼,「女神,注意你的人设。」

「我已经让导演组暂时中断拍摄了,我跟你要鸡汤这事儿,不会有人知道。」

她得意的扬了扬眉毛,随即又冷着脸,「让你给,你给就是了,废什么话!」

「可是……」

我抬手,朝自己胸前一指,「我的麦没有关啊。」

「什么!」

陆云薇瞬间惊恐地瞪大眼睛。

要不说人家是拿过奖的演员呢,很快就反应过来,找补道:「都是为了孩子,你至于这样吗,你不给,我不要就是了!」

说完,转身就走。

夜黑风高的,我隐约之间仿佛听到「哎哟」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摔沟里了。

往回走,我拿出手机,直播又炸了。

「不是吧,刚才那是薇薇女神?不是说顾棠排挤欺负她吗?可刚才那语气,似乎不是那样啊!」

「陆云薇让中断拍摄,导演组就能中断,她什么身份?」

「没听到吗,女神说了都是为了孩子。」

「顾棠故意开着麦,明显是陷害女神!」

「可,是陆云薇来找顾棠的啊,如果顾棠没告诉她还开着麦,她保不齐还要说什么吧!」

我看着屏幕哼笑一声,她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吗?人设立太高,等崩塌的时候,可是会被炸很惨的。

6

晚上刚收拾好准备睡觉,任务卡又来了。

我的任务是每个妈妈必经历的崩溃瞬间——辅导作业。

「你还带作业了?」

我看向陶非,他已经把习题册拿出来了。

这年头,学生比我们辛苦啊!

我也得做做样子,转身翻了翻包,只从里面找出一支钻石笔。

陶非拿的是一年级语文,第一题,用「长城」造句。

陶非想了一下,回答:「长城很长。」

「这么短?再造一个。」我摆出家长的架子。

「凭什么?我又不是秦始皇。」陶非翻了翻眼皮。

我:「……」

这会儿,我拿着陶非的手机,看到弹幕狂飙一阵「哈哈哈」。

「小朋友说的没错啊,哈哈哈!」

「好家伙,真是名副其实花瓶,被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拿捏了!」

「不是说华夏大学毕业的吗,文凭买来的吧!」

我大概扫了一眼评论,正准备关,就在一片嘲笑声中看到一个 ID 名字为秋风落的人留言。

「现在因为辅导孩子崩溃跳楼的有的是,你自己体验一把就知道了。」

然后这条信息就被反驳声顶到了最顶上。

唉,真是委屈这个帮我说话的人了。

这时,又一条热评被顶了上来。

「快看,就是那支钻石笔,顾棠偷薇薇女神的那支!」

这个?

我低头看了一眼,捏着笔转了一圈,然后放在陶非的习题册旁边。

果然,弹幕又飘了。

「有刻字!这支笔上有顾棠的刻字啊!」

「说起来,当时品牌方也邀请顾棠了,虽说最后陆云薇拿了代言,可作为受邀嘉宾得到品牌方的纪念品也很正常啊!」

「可当时顾棠被骂小偷时,陆云薇的声明只是让大家不要找她麻烦,却并没有说明原委啊!」

「这么看来,薇薇女神……别骂,我不说,自行体会。」

我正看着,画面突然切换到宋远晴和白星家,弹幕也被压了下去。

7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陶非是被导演组的起床铃叫醒的。

我们两个眼睛都没睁开,任务卡就来了。

今天的任务是,保卫白菜。

四家院子里都有冬天储备的白菜,我们的任务是,要在任务卡指定的人家去拿白菜。

这所谓「保卫」嘛,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各家院子里肯定有用来守护白菜的装置。

我们院子里的保卫装置是荆棘藤。

我看着那些带刺的藤条,气得想骂导演。

不就是糊嘛,至于这么为难人吗!就算戴着手套,这玩意也能穿透啊!

更何况这还有个孩子。

更倒霉的,我又抽到了陆云薇。

我和那一团张牙舞爪的荆棘对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了。

「陶非,你去看看陆云薇家是什么?」我把陶非支走。

他看着我又看看荆棘,叹一口气,「算了,我帮你拉着吧。」

我俩吭哧吭哧半个小时,终于把荆棘防护栏铺好了,背上小竹篓就朝陆云薇家走去。

「汪汪汪!汪汪!」

刚到门口,一条大狗「呼」的一下扑过来。

我当即「嗷」的一嗓子,蹿出老远。

特码的,死穴啊!

我小时候被邻居家的狗咬过,从此就有了阴影,我怕大狗,贵宾那种勉强能接受,体型大点,看见就想跑。

眼前这个半人高,它一龇牙,我都想给它跪下!

呃,总之就过不去这道坎!

「你怕狗吗?」陶非看向我。

我缩在墙角,脸色难看得很,甚至都没回答。

就在我哆嗦的时候,手心一暖,低头,陶非竟主动牵上了我的手。

没想到,他还挺暖。

陆云薇拉着陆子誉出来,瞧见我第一眼就飞过来一记眼刀,不过有了昨晚的教训,她也不敢太嚣张,很快换了笑脸,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你们来的可真早!站着做什么?快进来呀,知道是你们,我连栅栏都没围呢!」

我当即一个大白眼甩了过去。

你一条狗就按住我的命门了!

「陆云薇,你过分了吧!导演组给的是设备道具,你牵条狗挡着什么意思?」我咬牙。

「没什么意思啊,我只是看它可爱才带回来的。」

陆云薇一脸无辜,「这里不是农村吗,很多人家都养狗的啊。」

我站在原地不动,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弹幕又开始飘。

「我怎么觉得画风有点不对啊?我记得,顾棠是怕大型犬的吧?薇薇女神这样会不会有点故意?」

「我也怕狗,感觉这样是有点过分了。」

「这有什么,昨天顾棠难道不过分?薇薇女神还不能反击了?」

「女神说的没错啊,农村本来就养狗。」

难得的,弹幕开始因为我掐了起来。

我却看着弹幕,眼睛一亮。

「陶非,咱们走!」我拉着陶非往回走。

陶非也不知道我要干嘛,就跟着往回走,身后传来陆云薇的声音。

「你们不进来吗?拿不到白菜是没有早餐的哦~」

哦,哦你奶奶个腿儿!

十五分钟后,我和陶非又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只大鹅。

大鹅扯着嗓子一一嚎,那狗直接一个哆嗦吓回了狗窝。

开玩笑!

我鹅姐可是传说中的村头一霸!

陆云薇也吓傻了,拉着陆子誉往屋里跑。

结果这一跑直接引起了鹅姐的注意,鹅姐脑袋往前下方一探,呱嗒着两对翅膀就奔了过去!

「啊……救命啊,快来人!」

陆云薇撒丫子就跑,哪里还顾得上端庄优雅?

我拉着陶非往旁边一靠,从兜里摸出一把昨晚烤的瓜子,咔哒咔哒磕着看戏。

这会儿,弹幕又疯了。

「我去,村口一霸啊!哈哈哈哈哈……这谁能受得了?」

「第一次看到薇薇女神这么慌,顾棠这是故意让女神出丑,这也太恶毒了吧!」

「可……难道不是薇薇女神先为难的吗?」

「突然觉得,顾棠和陆云薇好像不是传得那么简单。」

我看着弹幕的走向,撇了撇嘴,这会儿,陆云薇已经被追出院子了。

「儿砸,走,收战利品去!」我一挥手!

五分钟后,我和陶非抱着白菜,拎着水果,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出来了。

陆云薇看到我把她水果都扫荡了,当时就怒了。

「顾棠,你是强盗嘛!」她憋得一脸屎色。

「是啊!」

我将手里的水果袋子在她面前晃了晃,「剧组规定不准带食物,我替节目组维持规则!」

「你还有脸说规则!」

陆云薇气得脑袋顶都冒烟了。

我迎面看着她,拍着她的肩膀,笑了笑。

「晚姐让我衬托你,你可别自己崩了。」

这种时候,我当然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

陆云薇心虚地缩了一下,我刚好拉着陶非从她身边过去。

我把水果分给了宋远晴和白星两家,回来时,白星告诉我,下午会有特邀嘉宾出现。

8

其实大家也都心照不宣,这特邀嘉宾毫无疑问应该是孩子的爸爸。

可我没孩子啊!

不是,是我这孩子没爸爸啊!

也不是,是孩子爸爸应该是素人,和我强行 CP 多尴尬!

我低头看陶非,「你爸来?」

「不来。」陶非依旧酷酷的。

「哦……」

我松一口气,然后偷摸拿出手机给晚姐打电话。

电话那边一直占线,我扭头,就看陆云薇一脸兴奋的在打电话。

唉,糊咖不配被关爱。

而此刻,大家也都在猜测我们组的神秘嘉宾是谁。

「就她这人缘,圈里也没什么朋友,谁来?」

「她都黑成这样了,还有资源,背后肯定有金主。」

「总感觉,通过看真人秀,她好像并没有传得那么烂,尤其是,一个女明星能在节目里生抢,大概也没什么做绿茶的脑子。」

后面这一条下面在评论里点赞到了首位。

我:「……」

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我正翻着,看到秋风落的回复。

秋风落:「有没有一种可能,她那些黑料是被人算计了?」

这条消息下面回复数量瞬间激增。

我盯着屏幕,突然有点好奇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有点子智慧啊!

中午的任务是让小孩子找食材。

我一点都不担心非哥,开门放出孩子就心安理得地在院子里晒太阳玩手机。

中间还接到了晚姐的电话,她没告诉我我的嘉宾是谁,但严重警告我不许再跟陆云薇作对。

行吧,她不招惹我,我也懒得搭理她。

下午,他们心心念念的嘉宾终于来了。

揭秘形式跟老套,让嘉宾待在一个小房子里,伸出手让我们猜。

宋远晴和白星的老公都是公众人物,肯定没悬念啊,接下来就到了陆云薇这里。

我眉梢一挑,看向帘子后面。

倾城集团老总方特,也是天娱原来的大股东。

这就是,这些年公司为啥往死里捧她不说,还拉我这个垫背的给她立人设的理由。

不过,方特三年前才公布离婚,现在和陆云薇的孩子都七岁了,这是准备在节目里炸个大瓜?

我满心期待的等着,结果出来……神特么戴着面具!

还是个蝙蝠侠!

果然是见不得人啊!

「我老公是圈外人,这次是配合我才来的,大家不用过多关注哦~」陆云薇面向摄像机,解释一句。

导演组心照不宣,很快将镜头转向了我。

我看了一眼那只手,手指白皙纤长,虎口处有一颗小小的,红色的痣,看起来有些熟悉。

妹子?

下意识里,我觉得我应该跟她认识,加上导演朝我挤眉弄眼,我当即来了玩儿心。

「小美人,让大爷看看你……陶总?」

我后退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9

不是,谁能告诉我这是几个意思?

不是嘉宾吗?为什么我这里出现的是我们公司老总!

刚上任一个月的老总!

关键我刚才还调戏他了!

简直苍了天了!快来道雷劈了我吧!

而此刻,宋远晴朝我晃了晃手机,弹幕都爆了。

「哈哈哈哈,神踏马小美人!」

「哈哈哈哈哈,这是个憨憨!」

「没想到,请的竟然天娱是老总,顾棠到底什么来头?」

「莫名觉得这一组家庭很有 CP 感怎么肥四!」

我:「……」

这可不兴瞎说!

「我的手那么好看?」陶以行朝我伸出手。

不得不承认,他的手真的很好看!

我的梦中情手!

「陶,陶总好!」我愣了一下,赶紧抓着他的手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我就是把天灵盖掀起来也猜不到来的是他啊!

「刚好经过这里,被导演拉来客串。」他回答得一本正经。

「哦……」

我应声,然后把陶非拉过来,「这是咱们儿子……」

「不是,这是我儿子……」

「也不是,这是……」

「小叔。」 陶非看不下去了。

小叔?

我陡然瞪大眼珠子,震惊地看看陶以行又看看陶非。

陶以行,陶非!

我怎么没想到他们会是这种关系!

别说我,弹幕也炸了。

「什么情况?这小孩是天娱的太子爷?」

「我去,难怪非哥身上一股霸总味儿,原来真是啊!」

「顾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吗?竟然和太子一组!我就说她怎么敢当土匪。」

「楼上,你没看她也一脸惊悚的表情吗,她应该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啊!

旁边陆云薇不屑的「切」了一声,然后朝她老公挤眉弄眼。

这女人精得很,每次作妖都让别人出手,所以,即便被责备,她还是受害者。

长明村是旅游景点,除了农家乐还有高档酒店。

节目组说为了节省预算,下午直接去酒店录制室内。

这一次,节目组倒是做人了,给我们安排了套间。

「我去做作业了。」

陶非背着包就去了里间,剩下我和陶以行大眼瞪小眼。

陶非一走,我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

录制节目这几天,我为各种指使陶非干活,烧火,做饭,追鸭子撵狗,甚至还让他拉磨。

老天爷呀,我都做了些什么!

「听说你做的饭很好吃。」

他看向我,眸光深邃,「我很好奇有多好吃。」

他的气息靠近,我的心跳炸了。

怎么感觉……他在撩我?

我感觉头顶冒烟,猛地转身,「我,这就去做!」

我没什么跟高层领导近距离接触的经验啊!

「好,我等着。」

陶以行笑了笑。

他笑得真好看,救命!

我做饭,他就在旁边看着,时不时跟我说句话。

一会儿,门铃响,是陆云薇,来找陶以行的。

「我先出去一趟。」陶以行跟我知会一声。

他刚出去,陶非就出来了,看起来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我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们大人真笨。」

我:「……」

我可真是对不起你。

陶非拿了瓶水又回去做作业,这时,陶以行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

手机「嗡嗡嗡」的一个劲儿震动,我被嗡得脑袋疼,准备过去给他按了,结果,拿起手机发现无数@秋风落的评论在屏幕闪过。

秋风落?

我掏出我跟导演组要回的手机,看到评论区秋风落的评论再次被顶到了最上。

他回复一个评论我抢陆云薇蛋糕的评论:「顾棠芒果过敏,不可能在公司庆典上抢陆云薇的芒果蛋糕。」

我看时,下面跟过来一条评论;「顾棠从没说过芒果过敏,你怎么知道。」

嗡——

陶以行的手机响了一下,然后页面闪现出那条评论。

我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半晌没反应过来。

陶以行……是秋风落?

我不过是公司里一个黑红的小明星,他一个大总裁,为什么要注册这种 ID 帮我说话?

他刚任职一个月,就算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至于关照到这种地步吧?

更何况,一个总裁给下属撑腰就是发发评论?

不行,我有点晕,上头似的。

我正晕着,陶以行回来了,他看到我拿着他的手机,把收音对讲机关了,也关了我的。

「你……」

「你就是秋风落?」我提前开口。

他「嗯」了一声,「为什么不澄清?」

「嗯?」我看他。

「你跟陆云薇之间不是传的那样,为什么不澄清?」他又重复道。

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黑红也是红,这是公司给我的设定啊!你是老板你不知道吗?」

「才知道不久。」他蹙眉,然后淡淡又补了一句,「还不晚。」

我有点恍惚,也没听太清楚。

我拿脚指头抠了半天拖鞋给自己打气,问:「陶总,你为什么要注册秋风落这个 ID 帮我说话?」

我的 ID 是春风起,由不得我不胡思乱想啊啊啊!

陶以行眸光微敛,伸手,落在我头上。

「看你那么黑,又一直话题不断,就去看了你的作品,发现……你还挺有趣!」

说着,揉了揉我头发。

什么嘛,只是有趣吗?

10

吃完饭,任务继续。

本来导演组已经发出消息,下午还是竞技类游戏,结果,临时通知改成了水上运动。

游泳,又是我的短板!

肯定是陆云薇这个贱人!

「大家的资料中显示都会游泳,相信这一项也没什么难的。」

总导演看向众人,一一征求意见。

众人都没意见,只有我一脸菜色,

「怎么了?不方便吗?」陶以行问。

我为难的咧咧嘴,「也不是不方便,就是 ……我只会蛙泳,女生游起来不太好看。」

小时候在河里学的游泳,要么是蛙泳,要么是狗刨。

「蛙泳也是游,怕什么,不还有陶总吗?」陆云薇朝我挤挤眼睛。

「没事,有我呢。」

头顶传来的声音瞬间浇灭了我腾起来的火。

算了,死就死吧,反正我也够黑了。

这次第一名的奖励除了房间还有一套汪汪队手办,陶非说他想要。

指令枪声响起,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拼了命的往对岸游。

我听到耳边哗啦啦的水声和陆云薇隐约的笑声。

同时,直播弹幕又炸了。

「好家伙,头回看到蛙泳这么快!一下水,那蛙泳游得跟蛤蟆疯了似的,蹬飞了好几条鱼」

「陶非好像说想要那手办来着,她可真拼。」

「人家是太子,献殷勤呗!没看她之前怎么指使陶非的吗?」

「可后面铺荆棘,她并没有让陶非动手啊?」

大家又围绕我的人品开始讨论,而我的「蛤蟆疯了」再次上了热搜。

这会儿我没时间理会什么弹幕和热搜,我们组和陆云薇组持平了。

我一个青蛙跳跃夺过陆云薇手里的球,可就在我转身时,小腿肚子突然受了一重击!

她踹我!

我一个不稳,直接扑在水里,腿抽筋了。

趁着大家凑在一起,她又特么暗算我!

我去你妈的陆云薇!

我顿时怒气直冲,趁着挣扎的瞬间,一脚踹在陆云薇老公脸上,直接给他的蝙蝠侠面具掀翻了!

而我也被灌了几口水,空气逐渐被剥夺,好难受。

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顾棠!」

迷糊之中,我听到有人叫我,可是我无法回应。

就在我感觉窒息时,身体突然被捞起,空气再次灌来!

「救护车!」

这次我听清楚了,是陶以行急促的声音。

我住了三天院,醒来时热搜还挂着,这一次热搜第一是陆云薇第三者。

因为我那一脚,陆云薇老公的身份曝光,随着网友扒皮,陆云薇当年插足倾城老总的料再次被挖出来。

加上陆子誉这个七岁的儿子,陆云薇这次是被捶死在耻辱柱上,无从翻身。

我也在热搜榜,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开始有人为我说话。

我倒是没什么太大变化,听说陆云薇和晚姐又去找了陶以行。

我不知道这件事陶以行是怎么处理的,但陆云薇踹我时,他看到了。

「铃铃铃……」

电话铃响起,是陶非。

「听说你醒了,我想去看你,但他说要等你出院。」

我顿了一下,回过神来,这个「他」说的是陶以行。

「哦。」

我应声,「抱歉啊,手办没拿到,回头我再买一套送你吧。」

「我才不要,小孩子玩儿的东西,幼稚!」

我:「???」

你不喜欢我是为了什么又出洋相又拼命的?

11

出院那天,陶以行和陶非来接的我。

晚姐被他们挤在后面,耷拉着个脑袋,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看到她几次想跟我说话,但我没搭理,虽然我能力有限,但一个只会把我往火坑里推的经纪人,我真跟她没什么说的。

这次综艺后,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我在衡量,如果我跟陶以行提换经纪人,他应该能答应吧?

回家之前,我们先回了一趟公司,刚进门,彩带爆竹「砰」的一声响,给我吓一哆嗦。

「这是……」我惊诧地看向陶以行。

「欢迎你康复归来。」

陶以行对我抿唇笑了笑。

他又撩我!

「顾棠,欢迎康复归来。」

宋婉晴把花束送到我跟前,「也祝贺你从舆论的漩涡里挣扎出来。」

「嗯?什么?」我没明白。

「你自己看。」陶非把手机递给我。

陆云薇白莲表。

陆云薇被踢出天娱。

顾棠专业背锅。

「傍着当时的大股东,还陷害顾棠欺负她?真没想到,陆云薇竟是这种人,怪我眼瞎粉错了人。」

「顾棠被冤枉这么多年,竟然也不反驳,她是怎么受住的?」

「陆云薇道歉!」

「陆云薇滚出娱乐圈。」

铺天盖地的谩骂声,还是那个味道,不过现在的对象换了人。

就……挺戏剧化的。

「发生什么了?」我还是一脑袋懵。

我可不会单纯的认为,陆云薇只是因为在水里踹了我一脚,就被踢出天娱,毕竟,她还是公司的一姐。

「陶总彻查了当年你那些黑料,结果这一查,发现里面都是猫腻。」

宋远晴调出几个视频递给我,里面都是当年我断章取义黑的完整版。

「你还是混娱乐圈的呢,竟然一次都不发声明,你就那么享受黑红?」

我看了陶以行一眼,没说话。

以前公司一直允许她黑我的啊。

我不过是个打工人,陆云薇是有靠山的人,我能怎么办,只能任人拿捏呗。

12

黑转红,我换了经纪人后,就连接了好几个代言,还有几个大 IP 女主找我。

生活一下子忙碌起来。

还有一样和之前不同的是,每次工作回来,陶以行和陶非都要来我这里蹭饭。

这不,今天又点了糖醋排骨。

我正做着,门铃响起。

「今天怎么这么早……陆云薇?你来做什么?」

我说话间就要关门,却被她一把扣住。

「怎么,见到我很惊讶吗?」

陆云薇瞪着眼睛,一脸狰狞,「顾棠,为什么又是你!你为什么处处跟我作对!你明明什么都不如我,凭什么跟我抢!」

「你在说什么,语无伦次!」我皱眉。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现在什么都没了!你满意了吗!」

陆云薇突然激动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

「顾棠,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死我也要拉上你!」

她尖叫着,手里的匕首朝我刺了过来。

我惊慌后退,眼看着匕首就要落在我身上,陆云薇后背猛地一晃,被一脚直接踹在地上。

「陶非,报警!」

陶以行大喝一声,上前护在了我跟前。

陆云薇抬头,冷喝一声,「陶以行!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把我老公踢出天娱,我也不会沦落至此!」

「神经病!」

陶以行神色微敛,蹙眉,「既然在这个圈子里,你就应该知道,不只是你一个人有人护着。」

他护着我,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很温暖。

正说着,警车鸣笛声从楼下传来。

警察带走陆云薇时,她还在大喊着不会放过我。

蓄意伤人,够判的了。

陶以行拉着我坐好,给我递来一杯水。

他看着我,犹豫了片刻,问:「你还记得三年前在明月别墅救过一个孩子吗?」

我一顿,想起来了。

三年前,在晚宴上,我的确救过一个孩子,但当时我也呛了水,缓过来时,孩子已经不见了。

「难不成,是陶非?」我惊诧。

「嗯。」

陶以行点头。

「去年陶非看到你被黑的视频,一口咬定那个人是你,所以,我就投资了真人秀。」

「最后室内游泳馆的那场,是你让改的?」我突然明白过来。

「嗯。在看到你游泳后,陶非确定了,那个人就是你。」陶以行点点头。

话说到这里,我全明白了,不过又有点不明白。

「话说你为什么把陆云薇老公踢出天娱?是因为感恩?」

陶以行的眼神有一秒躲闪,随即看向我,一脸认真,「感恩当然也是有的,但我说我曾经对你一见钟情,你相信吗?」

「哈?我们之前认识?」我震惊了。

这是什么小说情节展开?

「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他将我往他身边拉了拉,眼神蓦然深邃,「所以,我现在准备追你,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

我心口一晃。

妈耶!

他这次是真撩,是真撩的吧!

「可是,你这样让我怀疑你的真心。」我捏着衣角。

「没关系,我先追着,你能感觉到真心时,再做决定,我们,来日方长。」

说着,他俯身压了下来。

旁边,陶非张开巴掌捂住了眼睛。 

——全文完——

番外

我是陶以行。

三年前,我曾随父亲参加了天娱举办的晚宴。

在一众盛装美艳的女嘉宾中,我看到一个穿着稳重的旗袍,却又满脸俏皮的姑娘。

别人都在这种场合都是忙着四处扩充自己的圈子,她在各个点心台处奔走着扩充自己的胃。

这时,个小男孩端着奶油蛋糕追着一个小女孩到了她跟前。

小女孩担心被男孩弄脏衣服,都吓哭了,她见状把小女孩护在了身后。

「你为什么要在人家衣服上抹?」她问。

「我妈不让我吃蛋糕,你们也不准吃,否则我就弄脏你们的裙子!」男孩一脸蛮横。

「你妈不让你吃?」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一把抱起女孩,拿起一块蛋糕对着那男孩吃了起来。

一边吃着还故意发出享受美味的声音和表情。

结果,生生把那男孩馋哭了!

这么俏皮可爱又聪明的女孩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她真是太有趣了!

有趣到,让我想在宴会结束后跟她要电话。

可陶非意外落水,等我想起来时,那姑娘已经不见了。

真是太可惜了。

后来因为我家公司业务拓展,我哥让我带着陶非去了国外。

再有她的消息,是在去年,陶非看国内新闻时看到她的黑料。

他告诉我,当年救他的那个人就是新闻里这个姐姐,他记得,这个姐姐游得可快了,就是姿势和我教得不一样。

我看着平板电脑上那张俏皮可爱的脸时,心里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是她!

我当即查了和她有关的资料。

原来,我的有趣小姐叫顾棠,是个明星,但是黑红的那种。

不对,这和我见到的她不一样。

我让助理彻查和她有关的黑料,发现她的黑是被人一步步谋划布置好的,我的怒气开始翻涌。

我想要守护的女孩竟然被他们这么糟践,看来,天娱是该换天了。

我用了半年时间准备,回国后,快速对天娱出手,踢出原来热捧陆云薇的金主,成为了最大的股东。

这下,我就能名正言顺的护着她了。

在陶非的要求下,我投资了一部综艺,让他和陶非组成一组。

然后还注册了一个和她春风起 ID 对应名字秋风落,以便帮她怼人。

几场综艺下来,我再次确定,我的有趣小姐还是那么有趣,我忍不住,去做了她的特约嘉宾。

陶非也再次确认,当年救他的就是顾棠。

大概是这些年受了太多委屈,这个傻丫头,在被陆云薇算计后,踢飞了方特的面具,导致溺水。

怪我,没能早点找到她。

我很生气,直接将准备综艺结束后才发布的消息,提前爆料了。

都是陆云薇勾结高层,陷害顾棠的证据,比实锤还有力的证据。

同时,我还把方特行贿,走黑的证据提交给了警方。

陆云薇和方特双双进了监狱后,我撤了顾棠的经纪人,把她身边的人都换成了我的人。

这下天下太平了,我又着手安排她的行程,确保我和陶非能赶上她回来时去蹭饭。

表白这件事,我酝酿了好久,最后陶非都烦了,吐槽我,屁股都有另一半,你找个女朋友怎么这么费劲!

也不是费劲,只是,她这么耿直的姑娘,我怕说得太直接,她会以为我要潜规则她!

可我没想到,意外比计划来得快,陆云薇被人拿钱保释,竟跑来伤害顾棠。

这一次,我护住了她,也说出了那句话。

她不想我对她的感情里掺杂着感恩,但是答应我,来日方长。

嗯,来日方长,我不急,至少,现在我可以护着她。

(全文完)

备案号:YXX18ggKEYms555nmk2CdlwA

编辑于 2022-12-20 20:50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捡来的便宜儿子 ​ 赞同 610 ​ 目录 11 评论

鎏金璀璨:女主她比星光还灿烂

洛溪儿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