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死胖子

所属系列:轮到谁了?:让人直冒冷汗的脑洞小故事

知乎

死胖子 》 轮到谁了?:让人直冒冷汗的脑洞小故事

深夜,宋瑶脱下衣服走进浴室,在热水蒸腾出来的朦胧雾气里,她缓

缓地站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被蒸汽润得有些模糊,但隐约能看到女孩子的影子。

深褐色的长发毁子一般披散在肩膀上、五官端正清秀、皮肤日智光

滑,这三者中的每一样,拿出来都是一样很吸引人的资本,但偏偏组

合在一起,便成为了让人不愿多看一眼的丑陋模样。

宋瑶将视线从镜子当中移开,她站在花酒下方,伴随看温热的水流冲

刷看不看寸缕的身体,她低下头,看到的是自己身体上堆积的一层文

一层油腻的肥肉。

没错,宋瑶是一个胖子。

一个体重一百七十四斤的丑陋的死胖子。 1 都说养生有两大秘,一个是管得住嘴,一个是迈得开腿,

只可惜,宋瑶一个也做不到。

宋瑶爱吃,自小就被父母惯坏了,一张嘴除了睡觉几乎没有停着的时

候,各种零食营养品疯狂地从那张嘴巴进入她的胃,将她塞得整个人

员滚滚的,可以和某种国宝相美

而她不喜欢运动,别的孩子在沙子堆上摸爬滚打的时候,她正坐在

电视机前,一边啃看鸡腿,一边看小朋友的节自。

宋爸宋妈曾经为自己肉墩一样的女儿自豪了很久,只是当有一天宋瑶

站直身体,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采爸宋妈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性,只是已经晚了。

小孩子肉多一些可以称之为可爱,但当宋瑶慢慢地长大了,身上还是

那么多肉,体重甚至一度呈几何倍数的上升状态,她便不再被别人觉

得可爱了,而是对她投以嘲讽。

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胖子不被任何人认同。更何况提到女孩子

人们所想起的代言词往往都是纤瘦、灵活、优美,而不是肥胖、迟

钝、臃肿。

宋瑶想不起来自己从小到天受到了多少白眼,也算不清楚自己普被多

少人嘲讽,在整个学生时期乃至到后来的就业工作,她几乎没有听过

别人喊过自己的名字,而是那些为她取的各式各样的代称。

胖姐、肉姐、肥猪、饭桶….但凡和胖挂得上钩的词汇,最后都会被

淋漓尽致地用到她的身上。

宋瑶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减肥,只是她节食超过一天便两眼昏花路都走

不动,跑步还没有一于米便两腿无力地直接瘫在地上。她的心脏和她

的外表一样都是肥腻的一坨,生活习惯突然之间改变让她整个身体无

法适应。

于是她少食多餐,去报瑜伽班,多吃水果蔬菜,甚至还买了昂贵的减

肥药,但是她的体重一直反反复复地降下又升起来,甚至从没有低于

一百五十斤过。

在越来越多人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的时候,宋瑶她一度律何在崩溃的

边缘,而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暗恋对象在办公室里玩笑一般

说起她时毫不掩饰的讽刺。

宋瑶上辈子天概是一头猪吧,你看她那个身形,都能装下两个普通

人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拉去屠宰场了?!

办公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深夜回到家的时候,宋瑶站在镜子前狼狼地掐看自己肚子上的赘肉

她的脑中不断地回响着那个男人说出的话,和周围人们笑起来的声

音。

于是她发狼,掌看颜色鲜红的口红在自已肥硕的身体上挥舞,像是

尖刀滑过皮肤,鲜而血顿时流出,看上去格外的触自惊心

当她停止动作,她的身体上多出了极刺眼的六个大字。

「要么瘦,要么死!] 2 当宋瑶消失一年后重新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她的模样惊呆了

纤瘦、优美、动人,这些词语全都可以用在现在的宋瑶身上,那窈窕

的身段甚至让人完全移不开目光

宋瑶,你现在完全就是个大美人耶!

同事围在她身边叭叭嗜地议论个不停,有人美慕有人忌也有人不

屑。而宋瑶则从始至终都微笑不语,模样看上去十足的温雅。

这当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人还是那个人,但不过就是少了几十斤肉,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就不一

样了,像是瞬间从一个土肥圆的老母鸡,变成了一个优雅高贵的花孔

雀。

有人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瑶轻描淡写地笑笑,眸光却渐渐地冷了下来。

简单脱层皮而已。

既然是脱层皮,又怎么可能会简单?

于是周围人纷纷闭了嘴不再多问各自散了,宋瑶回到自已的工作岗位

上,才刚刚打开电脑,高泽便来到了她的办公桌旁。

「瑶瑶,晚上有空没?] 高泽便是宋瑶曾经喜欢得不能再喜欢的那一位,曾经她把自己的感情

全都明明日日地摆在自己的脸上,高泽却连一个微笑都各高施与她

现在她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逆袭归来,高泽就主动过来找她说话

她看看这个表情如同哈巴狗一样的男人,心如止水

「有阿。」宋瑶笑道,长睫微闪,眼角眉梢便流露出来了几分媚气

怎么大师哥要请我吃饭吗?

高泽不地点头,宋据唇微笑,她大天的眼晴很亮,像是装进了满

天繁星。

高泽愣住了。

也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宋瑶如此迷人的一面呢?

在餐厅推杯换盖过后,瑶的脸在酒气的作用下微微泛红更显动人

直看得高泽心猿意马恨不能马上一亲泽。宋瑶适时地说头晕想休

息,于是高泽顺理成章地跟看宋瑶一后去了她的家

宋瑶住的地方并不天,似乎只是一个出租屋,屋子里面的东西也不

多,很多地方其至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看一去似平有很久没有住过

人了。

只是奇怪的是,明明房间看起来都有些霉气了,但是却隐隐约约地弥

漫看一股奇异的香气,那味道道起来就像是某种香料和油脂的结合

体,虽然是香的,闻起来却让人莫名地觉得有些恶心。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高泽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身上

他的眼里只有浴室磨砂玻璃墙内那个隐隐约约的动人身影,他的耳朵

里是一阵又一阵悦耳的哗啦啦的水声,如同塞王的歌声一般让他血脉

贯张控制不住自己

片刻后,宋瑶缓缓从浴室中走出,她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卧室里顿时

漫起了一阵浓郁得有些刺鼻的香气。

高泽迫不及得地将佳人拥进怀中,他抚摸看女孩子光滑的脊背,不知

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股子香气变得越发浓郁了,甚至像蛇一般

将他和宋瑶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

「亲爱的,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这个气味……… 「很香是不是?】

未瑶柔柔地笑看,她轻轻抚摸看高泽的脊背,媚眼如勾,这可不是

一般的沐浴露,这是用我抽出来的脂做出的肥皂,效果真的不是一

般的好

高泽猛地松开了手,他一边玉抑看恶心感一边后退,眼前的世界却在

这一刻逐渐发生了扭曲。

也面前的宋瑶不再是那个窈來动人的美人,而是一个小山一般梧肥

腻的胖子,胖子浑身的肉随看她的动作而艰难地颠动看,颠动看

忽然那些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了,肥肉一块块地拉看长长的丝掉

落在地板上,流出了一滩黄乎平的散发看恶臭的油

高泽的心跳得飞快,他翻起了日眼,伴随看碎!的一声呵男人

高大的身体猛地摔倒在地上。 3 第二天,高泽并没有去公司,据说是喝多了酒,脚步不稳,从楼梯上

摔了个跟头,头破了,现在正在家中修养。

高泽为何会喝酒的缘由天家都很清楚。前一大高泽找朱瑶休聊的时

候,大家都看到了,几乎每个人经过宋瑶办公桌前面的时候,都会微

微票一眼她,同时在心里思付。

喷,狐狸精。

高泽人长得很精神,有着几分韩国欧巴的味道,颇符合当代年轻女孩

子审美的潮流。想当初,宋瑶还是个死胖子的时候,就一直对高泽有

心思。只可惜高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貌协会,对宋瑶胖得跟猪一般

的模样很是厌恶,没少在背后或者是当面讽刺她。

真没想到,宋瑶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高泽搞到了手,还是以这样

快的速度,这样雷厉风行的作风真的不像以前的她。

事实上,宋瑶也是真的变了很多。

以前的她总是闷在办公桌前一声不地工作,一句话都不多说,别人

她说一句话她便整红了脸,心声心气的,半天也回不出一个字来

而现在,她显然自信多了,会主动和办公室里的人打招呼,会在公司

会议上主动发表自已的看法,声音清脆,语气不急不缓,内容清晰而

有条理,着实令人刮自相看。

原来脱胎换骨的宋瑶居然是这样优秀,所有人都在心单这样想看

忙碌了一整天,当夜里回到家中的时候,宋瑶开了灯,她径直走进浴

室,走到了被一根铁链子紧紧绑在暖气边的男人身旁,尊下身,平视

着他。

嗨,阿泽,我回来了。

高泽赤身裸体地缩成一团,看到宋瑶的一刹那,他的瞳孔猛然间缩

小,脸色也一间变得日,他似平想喊出声来,但由于他的嘴巴上

紧紧地贴看封口胶,所以只有压抑的鸣鸣声隐隐地传了出来。

未瑶拍了拍高泽的脑袋,随即猛地一把揭下高泽嘴上的封口胶,伴随

看刺耳的啦声和男人的惨叫,宋瑶起身打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流

顿时酒在了男人的身上。

乖,别怕,姐姐给你洗澡。

宋瑶现在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洗澡,不过不是给自己洗,而是给高泽

洗。

听到,洗澡两个学,高泽的脸顿时没了血色,他恐惧方分地不住向

后退看。但是他的身体没有多少力气,宋瑶很轻易地便将他一把拖了

过来,将已经揉搓出泡沫的肥皂一下下地抹在高泽身上。

狭小的浴室单弥漫看怪异的香,在那一阵阵香气中高泽开始呕叶,他

的呕吐物和他浑身的泡沫混合在一起,透着淡淡的黄色。

宋瑶抹得很仔细,哪怕高泽的挣扎弄得她被贼了一身的污物,她也不

生气,而是更加卖力地为高泽清洗着身子。

高泽的身体太脏了,他睡过的女人太多太多,她一定要洗于净,好在

她的肥皇有很多,足足有十几块那么多。

她的自的很简单,就是想让高泽洗完这些肥臭,当然,高泽能不能坚

持到那时候,这个就没人知道了。

宋瑶知道现在的自已在高泽的眼中是什么样子。

也许是一个面自挣的凶残恶鬼,也许是一个拖着残肢断体的活死

人,也没准是一个浑身伤口的胖子,黄色的脂防层从伤口炸裂而出

就像是午餐时刚刚食用过的黄油

这并不是宋瑶自己的胡乱臆想,而是高泽一直都沉浸在幻觉里,这也

不是因为他的心理太脆弱,被几块肥臭就吓得得了失心疯,而是宋

早有准备的一场预谋。

很多天过去,当高泽一直没有出现在公司,且怎样都联系不到人的时

候,公司领导层急了。

他们想找宋瑶问问,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宋瑶也莫名其妙地从公司消

失了。

两个大活人突然失踪,公司开始察觉出来不对劲了,派了人事部的几

个人找了找宋瑶家的住址,当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冲到宋瑶家楼下的时

候,只见一个瘦得跟纸片一样的人形物体猛地砸落了下来,在地面上

炸开了一朵血红的花。

四周尖叫声顿起,人事部的经理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她惊

恐地朝楼上望过去,只见宋瑶家所在的七楼阳台窗户天开,一个年轻

纤瘦的女孩子正站在那单,看看楼下发生的一切,和她的视线对上的

时候,女孩子还对她微笑着摆了摆手。

只是女孩子的手中正捧看一张黑日照片,

照片中的人有着很大的一张脸,戴着一副有些老气的黑框眼镜,正沉

默而木然地看看楼下的所有人。

经理住嘴巴,惊叫了一声,昏了过去。 4 想要瘦,又何止脱一层皮那么简单?

宋瑶当初真的是下了狠心,她拿出了自己半年的工资,去医院做了抽

脂手术,在医生拿着笔在她需要抽脂的部分做标记的时候,她强忍着

对即将到来的手术的不安,在心里想象着瘦下来之后自己被所有人赞

叹的样子,咬牙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变好的,

她最先抽取的是腹部的脂肪,在手术台上躺尚下来的时候,医生为她进

行了局部麻醉,但是她依然能够感觉到皮肤被割破了一个小小的口

子,同时一个针状的物体刺了进去在里面来回搅动着。

手术过程不疼,但手术结束之后很疼,她在病床上疼得眼泪直流。怕

脂肪抽走之后腹部会变形,她还穿了专门的塑身衣,虽然这样会让她

腰酸背痛,弯腰都费劲,但是她都咬牙忍了,并告诉自已,只要能

瘦,一切都是值得的。

未瑶就这样按照顺序依次抽了腹部、天腿、手臂….的脂肪,她看看

自已那些掺杂看血液的淡黄色的脂肪,莫名地感觉到儿分快意,

她终手摆脱这些肥肉了。

她咬牙接受肿胀剂带来的剧痛,穿着塑身衣咬牙熬过漫长的恢复期

以为她能羽化成蝶迎来新生,却没想到,迎来的会是一个更加残忍的

梦。

脂肪虽然没有了,但是她的皮肤依日保持看包裹肥肉时的那般的面

积,她的双臂双腿乃至腹部,全都是松跨跨的、和布袋子一般的肉

皮。

那些堆积得一层层的肉皮,将她整个人牢年牢地包裹住了,随看她的动

作而不住地晃动,她只需要轻轻一扯,便能将那层皮拉得很长,她的

皮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太大,像是穿了一件不合身的衣服,和公鸡下色

上的瘤子一般让人觉得恶心。

于是宋瑶不敢穿短袖短裤,在炎热的八月里,她每逢出门都要将自口

裹得严严实实,她害怕自已才刚刚从「肥猪」这个称号当中走出来

马上又变成了别人眼中丑陋的怪物。

可就算这样,依旧有人发现了她的秘密

那个人是路时不慎撞倒了她,一边道款一边将她起的时候,发现她

手臂上一片绵软。而宋瑶在起身时,无意间露出一点自己满是赘皮

的腹部,而后,那个人便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天声地骂了出来,

他说:「我靠,长成这样就不要出来吓人了好吗?# 也说:「怪胎,你真的是个女人吗?女人单怎么会有长成这副德行

的,你怎么就不去死呢?

偏偏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她一直深深喜欢的高泽。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她戴着口罩,穿着厚厚的连帽衫,站在人群中

间,耳边是那人不间新的驾声,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

丑。

是啊,她怎么就不去死呢?

宋瑶转身挤开人群,坐公交来到城市周边的跨江大桥上,看着桥下泌

涌奔腾看的江水,她什么都没想,动作利索地爬上栏杆,跳了下去 5 宋瑶不会知道,在她的葬礼上,有一个女孩子哭得像是断了气。

那个女孩子名叫宋音,是宋瑶的远房小表妹,两个女孩自小便时常在

一起玩,她们最喜欢玩过家家,宋瑶扮妈妈,宋蔷做爸爸,

未蔷的父母在她幼年时便离婚赠了,他们的女儿在他们眼里更多的像象是

一个拖累品,今天你踢给我,明天我踢给你。

他也们抚养女儿更多的是出于法律和理性,而不是因为亲情。

未蔷在父母的日眼中度过了整个童年,她的生活儿乎是灰色的,而唯

有宋瑶不同,她是真真正正的待她好,真真正正的喜欢这个妹妹。

宋瑶的人真的很善良,哪怕在学校里被人喊作「肥猪」一整天,回到

家中面对她的时候,依能露出灿烂得好像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笑

宋瑶就是宋蔷生活里的唯一亮色,这苍日世间,唯有宋瑶是支撑宋普

的全部信念。

姐妹之间关系亲密,自然无话不谈。

未瑶有大忽然有了一个烦恼,她红看脸对宋说,,她喜欢上了一个男

人。

高泽天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宋瑶有多喜欢他。

未瑶偷偷拍了他很多张照片,贴在自己的床头,宋瑶会躲在角落里偷

偷地观察他,宋瑶了解他所有的喜好,宋瑶甚至知道他每一个习惯性

的小动作.. 但高烨却不喜欢宋瑶。

不止不喜欢,甚至奚落、厌恶、夷。

全世界说她胖她都可以不在意,但是只需要高泽满含厌恶的那一警

更足以计她陷入方不复的境地

宋蔷陪着宋瑶一起减肥,那些日子,她看着宋瑶咬牙切齿地拼命做瑜

伽动作,看着宋瑶饿到眼睛发花也坚决不吃一口,看着宋瑶冒着危险

跑到医院关做抽脂,看看宋瑶术后看自己一身松跨跨的整皮放声大

哭。

那个时候,她是真的真的,心疼她。

心疼她的坚强,心疼她的执着,也心疼她的遭遇。

只是她的表姐,她这样好的表姐,最后会这样走了

宋蔷在宋瑶的葬礼上,她看着照片里那张胖胖的脸,眼泪一点一点地

慢慢地止住。

宋瑶喜欢高泽,这很好。

然活看不能在一起,那在阴间相遇也不错,高泽量不在意的儿包

活,便造成了现在这个后果,他总要为自已的错误付出代价。 6 宋瑶曾说过,她平生有两个愿望。

一是能够瘦下来,二是能和高泽在一起。

只是她瘦了,却也死了,剩下宋蔷一个人,为宋瑶的愿望继续努力

未瑶工作很认真,她留下了很多的资料和笔记,宋用了整整两个

的时间,消化掉了宋瑶留下来的东西,随即她假扮成宋瑶,重新进入

了宋瑶所在的公司。

宋瑶一向沉闷低调,就算她死了,公司里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再

加上宋和宋瑶互为表亲,五官本就很是相似,所以她进入公之

后,她的身份没有半个人怀疑。

果不其然的,和她调香到的结果一样,高泽是一个极花心的男人,看

到美女就移不开视线。宋蔷本就讨厌男人,看到这副样子的高泽,她

更是恶心到了骨子里。

脏,太脏了,和那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这样的他不配和表姐在一

起。

不过也许还可以洗洗。

宋瑶当初做抽脂手术时,她曾因为一时觉得好玩,而将吸出来的七十

斤脂肪做成了肥皂,想要当作一份有意义的收藏,现在刚好,这些肥

皂全都派上了用场。

在和高泽共进晚餐时,她在高泽的酒里偷偷加了LSD。 [LSD是什么呢?是1938年瑞士的一个化学家合成的一种化学物

质,学名叫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无色无味无膜,服用了之后,视觉会

出现障碍,无法瓣别颜色,精神方面会出现极度的恐惧、焦虑、甚至

会出现幻觉。

高泽在重重的幻境中度过了很多天,最后他还是崩溃了,宋瑶把锁住

高泽的铁链子打开,于是高泽便看从七楼跳了下去。

宋蔷在阳台上抱看宋瑶的照片,看看下方而肉模糊的男人和聚集在一

起的路人,听着远处传来的阵阵警笛声,她这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发

自内心地笑了。

现在,她想做的都做完了,再没有什么负担了。

女孩子抱看相片,她想象看自己是一只鸟,从阳台处没有半分犹豫地

一跃而下。

作者:海泊蓝

备案号:YXX1azPQn8eCoL5PamUQ4rk 编辑2021-06-3021:04·禁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血色婚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