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男神在偷偷暗恋我

所属系列:恋爱野心家:第一人称扩列

知乎盐选 男神在偷偷暗恋我

1

庄思远是那种贴在光荣榜上高高在上的法学大才子,而我只是仰视他芸芸众生里面的小尘埃。

不是我不够勇敢,而是喜欢他的人太多了,没点本事都不好承认。

就拿宿舍里的李莫雪来说,播音系系花,够豪横吧。典型白幼嫩的外表,吹拉弹唱样样出色。

就这么个人见人怜惜的大美女,在一个阳光明媚午后邂逅了庄大才子。

李系花说:「好巧啊。」

庄大才子不说话,低着头看书。

李系花说:「你觉不觉得今天有点冷?」

庄思远斜了她一眼,凉凉地补刀:「门口太阳大,你出去站站吧。」

而对于庄思远这般直男操作,高傲得像只孔雀的李莫雪却还是甘之如饴。逢人就夸他洁身自好,君子如兰。

说起这个故事,都不忘感慨一句:「果然只有五官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

是的,庄思远就是这么个才华出众,颜值爆表的存在。

甚至成为一种量词般存在,例如招聘时:超高福利政策,能顶半个庄思远!

就这样,只是派传单的兼职招聘,当晚招聘人员邮箱爆了。

2

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喜欢就意味着市场,钟恒就是这么个把握商机的人。

在我尾随庄思远的某天,钟恒把我堵在墙角,弱弱地问句:「要货不?」

他边和我说话,眼睛还四处乱瞄,一副生怕别人发现他和我有联系的样子。

啊这,我熟,一定是卖片的!铁窗泪,日子越过越有判头!

我果断把钟恒推开,没跑几步,钟恒一把把我扑倒在草丛,我咽了下口水,钟恒往前向我靠近一步,我就往后挪一步。

或许是我表情太过惊恐,钟恒皮笑肉不笑看我,然后从兜里掏出个大宝贝,问:「庄思远游戏好友位,加吗?」

我看了看不怀好意的钟恒,再看看游戏页面庄思远亮起来的头像,屈辱泪水从嘴角滑落。

钟恒这个生意人就是讲究,一个好友位,替打卡半学期跑步。他说:「钱我不感兴趣,做事我更不感兴趣。」

钟恒听到我的抱怨,安慰道:「做情人需要缘分,但做兄弟需要一句话,约吗?」

我虽大受震撼,但深以为然!

于是,我故意取个葬爱家族的游戏 ID 来伪装自己是个乡土气息浓厚、性格老实的汉子。

而我为了加庄思远的游戏好友,硬撑着帮他周围同学跑了半个学期的步,代为打卡,活生生把我那微胖身材逼往健硕型发展。

原本一切都很美好,我菜故我浪,他神故超神。

在互联网里有社交牛逼症的我,从来都无所畏惧流言蜚语。

「又有金主爸爸带陪玩虐菜。」

「程咬金你是来秀智商下限的吗?」

「又是来人间凑数的一天。」

面对敌方质疑,我当然毫不留情回怼!

「就你这秒送速度,起码比床上坚持得久。」

「不知道还以为自己下馆子,个个都把自己当盘菜。」

「感谢对面老铁给我们送来回程特效。」

现实有多怂,网上就有多嘴臭,唯有庄思远始终如一,五连超神光芒万丈。

要说,我和庄思远在游戏里接触,真是个意外。

3

起初完全没有想过要主动拉他打游戏的,实在是自己太菜了,想说默默窥屏观战就好。

结果看多了吧,加上不小心手滑点赞,结果让庄思远开始注意到我这个葬爱家族了。

「来一局吗?」

当时我收到私信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

虽然心里很想,但是很认清现实:「谢邀,宝友,厂里信号不好,怕连累你。」

可庄思远还是很善良的表示不介意,说真的,这诱惑力,让我当场沦陷。

连开三局,场场 0 杀,但不要紧,在别人要伤害庄思远时候,我毫不犹豫冲了上去。

庄思远说:「兄弟,我能走。」

我说:「你有 buff 在,让人抢了多亏。」

「你是输出,你死了,我守不住。」

总之借口五花八门,后来庄思远再也没有提过此事,但只要他打游戏,总会邀请我。

我想做你的猫,但你只想和我拜把子!

这话讲的就是我和庄思远的现况,他玩游戏时间不多,但一场场并肩奋战下来,我以为我们有了革命友谊。

直至昨晚,有个队友选了瑶瑶公主。

起初,我也不是很在意的,因为不是第一个尝试骑在他头上的女生。

可这个瑶瑶,凭一己之力扛起整片碧螺春田。上来直接第一句:「哥哥,你慢点,我受不了。」

当场我就想问,康师傅给你多少钱,我农夫山泉给你两倍。

然后中路打团的时候,瑶瑶死了,她又说:「啊,哥哥我死了,再也保护不了哥哥。」

一个娇滴滴的妹子这么说,其他男队友,怎么受得了,就跟打了鸡血般往前冲。

结果光荣团灭,游戏嘛,毕竟是游戏,我都还没说话。

瑶瑶说:「对不起,都怪我,连累大家,气得程咬金都不说话了。」

特么我从没开过语音好吗?对,都怪你,你就是个罪人。

于是中路战火就莫名其妙烧到我身上,其他队友对我口诛笔伐。

「普信男吧,跟个小姑娘计较什么,这么输不起。」

「就是,看他战绩,一个人养活对面整个队伍。」

我是谁,就凭几个网友还敢当着男神面吐槽我?

你可以笑我菜,你可以说我蠢,但你不可以在男神面前不给我面子。

于是我连忙打字回复道:「就你们一群圣母心,吓得我连华子都不敢点,生怕把你们烧出几颗舍利子。」

然后,庄思远掉线,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游戏结束后,我再次被队友举报,但那种难以言喻的伤心还是无法掩盖。

尤其是接下来几天,都没有等到他上线,我甚至希望自己格局大点,说不定没有联系你的人,已经死了呢!

4

等庄思远一个星期后,他终于上线,可是没有对我发出邀请,反而和瑶瑶公主甜蜜双排。

第二食堂的饭菜个个都超出色,麻婆豆腐炒草莓,西瓜青瓜大乱炖,包包裹裹不见馅的包子。

就连普普通通的大猪蹄子,都泪点满满。

每吃一口,眼角都在泛泪,几层猪油花差点没把我噎死。

平时兴致勃勃穿越大半个校园,都得每日走一遍的光荣榜,我再也不去了。

原以为我一个人默默疗愈悲伤,谁知道庄思远的同学又上线撩我了。

「集美,新鲜出炉关于庄大才子的超级大瓜,冲不冲!」

膝盖软的我,还是没顶住诱惑。

「啥条件?」

「期末帮忙霸图书馆桌子一星期。」

「请开始你的表演。」

「注意啦!特大资讯!天大惊喜,庄思远有喜欢的人了!」

看到这几个字,我咻一下就坐起来,赶紧回复:「是谁?假料挂全科!」

「网友,他亲口承认的,这事就宿舍的人知道,你别张扬出去。」

突然之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复,有种强烈预感告诉自己,那个人很有可能是瑶瑶公主。

没有万般喜欢,怎么会有他百般维护呢?

想到这,我顿时心碎成渣渣,再也没有回复任何人。

正当我很想伤心时,突然发现自己连伤心的资格都没有。

李莫雪冲进宿舍,大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庄思远有喜欢的人了!」

躲在上铺的我一动都不敢动,静静听着大家讨论到底花落谁家。

有人说是外语系那个长发及腰的班花。

李莫雪说:「明码实价的货色,就凭她能拿下高岭之花,我倒立吃翔。」

的确,因为我不止一次在食堂看到那个班花给庄思远递饮料,而庄思远微笑,鞠躬,转身离开,潇潇洒洒都不曾留下半片云彩。

还有人说:「那一定是航空专业的名模,肤白貌美大长腿。」

李莫雪撇撇嘴,说:「她经手的主刀医生估计比你吃的米都多。」

有道理,因为我曾见过,那名模和庄思远打招呼时,他回了一句:「老师好。」

我撩起窗帘,故作淡定问:「那会不会是你啊,雪儿。」

李莫雪挺直腰背,清清嗓音回答道:「还是宝珠,有眼光。」

「我叫玉华……」

李莫雪说:「统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他现在属于谁,最终只会属于我。」

她骄傲得仰起头,阳光打在她那粉雕玉琢的五官上,显得格外魅惑。

我想裂开嘴对她笑笑,但最终还是尝到心底苦涩。

喜欢庄思远的人如繁花,万紫千红,而我只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渣渣,连提及资格都没有。

5

可惜时间没给我多少机会悲伤怀秋,为了获取喜欢的人脱单消息,我不得不早起霸座。

等到那位仁兄姗姗来迟时,我已经在偌大的图书馆再也找不到容身之地,不得不去之前秘密基地复习——后楼梯间。

以前,我真的贼喜欢那里,夏天炎热没有一丝风,沉闷空气中伴随着丝丝食物变质的气息,但因为那里视线好,我总爱待着。

只有站在那里,我能够肆无忌惮看着庄思远在清风亭背书的身影。

和躲在暗处的我不同,庄思远无论身在何处,都一副清风明月样子。

我怀着沉重步伐一步步往下走,在第六格时,一眼望出窗外,庄思远身着深色衬衫,一丝不苟低头学习。

喜欢的时候,有多开心,割舍时就有多难受。

更让我难受的是,明明是单相思,却放不下心底里的奢望。

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看着他多久,身体都变得僵硬,等到庄思远抬头看向我这边时,阴暗不明的神色,让我甚至又开始忍不住自欺欺人。

或许他注意过我,也未可知呢?

6

那天浑浑噩噩回到宿舍,我就忍不住发信息给爆料的兄弟,说有事帮不了他占座了,能换别的愿望不?

还好那哥们和我做惯交易,并没有为难我,只是要求我每天去第二食堂给他打份糖醋鱼。

我想了想,不就是排队嘛,终究是不想欠别人,果断答应。

他说:「打好了,我会派人去拿,你找位置坐着等。」

反正我都是要干饭的,边吃边等也行。

等到第二天十一点半,我来到第二食堂,看到糖醋鱼窗口乌泱泱排满人,才知道自己到底年轻。

好不容易买到,又跑了两层楼才找到位置,赶紧发信息给他。

然后我就开始大口吃饭,嗯,真饿,却一点都不香。

我拒绝了第四个要求拼桌的同学,终于来人了,但又不完全来人。

因为庄思远一声不吭坐下了,瞬间我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心。

嘴里的饭,都快要咽不下去了。

我到底要不要提醒他,这个位置有人?

天啊,这是什么运气,平时满校园找的人,今日偏偏坐在我眼前。

顿时,我感觉自己坐立难安,他盘子里装的都是清淡菜,均衡营养,再看看自己,三肉一汤,属实硬。

我咬了咬牙,恨不得把头埋在饭里掩饰尴尬。

突然,一双修长的手伸到眼前,我抬眸一瞅,庄思远的笑容如沐春风问:「同学,这是我的鱼吗?」

啊这,啊这,仗色行凶,可耻!

我说:「啊……是,你快趁热吃吧。」说完,着急忙慌的把糖醋鱼递给他。

庄思远歪头一笑,说:「谢谢你,我把钱还给你吧。」

「这话说的,哪能收你钱,你这是在帮我。」

话一出口,我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让你嘴比脑子快!

「那怎么行,毕竟劳烦你帮我买的。」

「可以的,可以的,啊?帮你买的?」

我卡姿兰大眼充满疑惑看着他,满脑子十万个问号。

「钟恒没和你说吗?这鱼是我想要,可惜我最近有点忙,经常买不到,真没想到他找你帮忙,真的是麻烦你了。」

啊这,钟恒!今天我把话放下了,从此你就是我异父异母兄弟!

虽然心里十分暗爽钟恒给我创造机会,但还是得谦虚一下。

我又话不过脑地说:「小事,论买肉,我就是行家。」

庄思远弯了下嘴角,我老脸通红,赶紧转移视线,而他慢条斯理开始挑鱼刺。

我后悔今天选的大肘子,太大了,怎么可以当着男神的面前啃!

但是不吃的话,他会不会觉得我浪费食物?

我无意识戳着大米饭,表示很为难。

「你要不要尝试我的鱼?」

「啊,尝试你的什么?」

对上庄思远黑白分明大眼,我肯定想歪了。

只见他细细拨开配菜,把整理好的鱼肉滑入我的碗中,再自然不过的举动,却惊得我下巴都合不上了。

吓得我赶紧挖一大勺往嘴里塞,好像担心迟了他会后悔。

鱼肉加上大米饭,吃得我腮帮子鼓鼓的,而憨憨的我向他投去肯定的目光。

我的举动愉悦了庄思远,他眼含笑意,不疾不徐地说:「慢点吃,别噎着了。」

他不说还好,刚说完我鼻子开始发痒,一股暗涌从胸腔里呼之欲出。

「啊嗤……」

口中食物呈喷射状,飞往四周,和我面对面而坐的庄思远更成了重灾区。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移民,我要离开这个星球,立刻!马上!

7

我和庄思远吃饭的照片被很多同学挂在网上,毕竟这是他在校期间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然后足足挂有一个多月,还处于热榜状态。

原因无他,毕竟也没有女生敢这样对庄思远。

就在这一个月里,我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简直就是大型社死现场。

尤其是撮合我的钟恒,更是走在吃瓜第一线。

「你真的对庄才子射了?」

「你真的确定以及肯定没有食物从你嘴里飞往他的嘴内?」

「你还喜欢他吗?」

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提问,我赶紧否认三连。「没有,不会,我不配!」

而钟恒的回复就简单明了,一段锤墙笑声。

如果说我和庄思远有什么缘分的话,就在那天,那个食堂,统统被我赶走,还把门给焊死了。

更可怕的是,因为事发突然,我完全没有任何后手,以致于我当场落荒而逃。

是的,我跑了,果断起立,转身飞速奔跑,连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我躺在宿舍床上,登录游戏,盯着庄思远黑灰头像发呆。

普普通通网络上的背影照,变成一幕幕当时的画面涌在眼前,毁灭吧,我累了。

李莫雪知道这事,简直花式嘲讽我,哦,用她的话来说,不是嘲讽,是安慰。

「琳儿,你别难过嘛,只是打个喷嚏而已,总好过你当着他面放屁吧。」

「我叫玉华……」

「这都不重要,起码你也算变相的和庄思远水乳交融。」

啊这,企业级理解,但我不理解。

8

我还在发呆,庄思远已经悄然上线。

「打吗?」他发来私信问。

从感性层面来说,我现在不是很想面对庄思远,可理性角度提醒我,在他眼里,目前你是大厂里很有前途拧螺丝的工人。

我不得不回复:「开,兄弟!」

原以为如往常一样,两人只是沉默进入游戏,谁知庄思远开了语音,清澈的嗓音透过无线电波传达到我耳边,引起一阵酥麻。

我赶紧打字提醒他:「铁子,你麦克风开着。」

「嗯,我知道啊,怎么?你那边不方便吗?」

啊这,都混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啥不方便的,从台前瞬移到幕后,这样求爱之路,唯我一人。

于是,我赶紧打字说:「很少见兄弟你开语音。」

庄思远说:「不知道怎么,就是突然很想和你说说话。」

队友 1 说:「玩个游戏你两能不能安分点?」

队友 2 说:「真不知道现在小年轻都在想些啥,好好的人不认识,搁着网恋,不自爱。」

面对这样的人,我肯定不能惯着啊,直接开启怼人模式!

「对,你就站在塔下别动,收垃圾的来了。」

「你们是来王者峡谷刷步数的吗?出门就死。」

这下简直戳中他们玻璃心,疯狂吐槽我。

队友 1:「就你胸前的平平无奇,都能饿死娃。」

我怼道:「单身久了,看谁都像女的。」

队友 2:「好好爷们不做,非要做兔爷。」

我怼道:「你整天不穿衣服,是怕别人不知道你多一点吗?」

战火一触即发,还没和对方开团,我方已经陷入瓶颈。

庄思远说:「玩个游戏,都给你们玩出存在感了?」

庄思远接着又说:「觉得吵,可以屏蔽语音,觉得打扰到你游戏体验,你可以挂机。」

顿时,我觉得自己很委屈,但还是狗腿的说:「对不起,吵到你了,我会好好打游戏的。」

庄思远无奈叹口气,解释道:「我没有说你……」

然后耳麦传来了,其他队友无情的嘲笑声,原来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匆忙结束这场战斗后,我私信庄思远,说不想玩了。

他发来一个问号。

仙人哪里懂凡人的烦恼,像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犯错呢?就连和他生气,都恨不得扇自己巴掌。

我说:「累了,休息下,你去玩吧。」

庄思远说:「没事,我也觉得这游戏很无趣。」

我忍不住可怜巴巴的说:「少了瑶妹,少了点味道。」

庄思远说:「你想要瑶妹?这简单!」

我气抖冷,面对他再次发来游戏邀请,我还是败下阵,一进房间果断开游戏。

而这局,庄思远秒选了瑶瑶公主……

9

或许是庄思远的直男操作逗笑了我,抑或是我实在舍不得和他断了联系,从那天起,我们每天都有在游戏上聊天。

庄思远问:「最近工厂效益这么不好吗?总是见你在线?」

我说:「你当我是生产队的驴吗?上吊也得喘口气啊。」

庄思远说:「哈哈哈哈哈,你很可爱。」

可爱是什么鬼?男生都喜欢夸男生可爱吗?

我说:「你好像有什么大病。」

说实话,越和庄思远聊天,我就越觉得世间怎么会有这般美好的人。

怼个网友都能很好脾气,甚至还主动说要加微信。

对此,我一点都不慌,在人物设定这块拿捏死死的。

申请小号的时候,我很果断连发几天朋友圈,有厂房生活,有心灵鸡汤,就连家族群里盛传养生法宝,都发了好几条。

很快我们就通过好友,怀揣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点开他的朋友圈。

没有什么悲伤怀秋,没有无病呻吟,更多的都是和自己专业相关的资讯。

难得的是,每个链接都带有自己专业看法,而不是普普通通的分享,在评论区甚至回复自己的看法依据是来自哪一年资料哪一章。

就和他聊天方式一样,就算发个你好,后面都得跟个句号。

真的好严谨,好喜欢怎么办!

自从我们加了好友后,庄思远就没有怎么提起游戏,更多的是主动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

例如,他说:「我要复习了,五点再聊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简直太可以了!

然后他就在清风亭里面看书背书,我还是老地方,安安静静边偷窥他边学习。

虽然是两条无法交集的平行线,但我能看着他奔跑的方向,也是欢喜的。

10

庄思远发信息问:「中午好,吃饭了吗?」

哎呀,这老干部的口吻,硬是能被我嚼出糖,一板一眼的男人永不塌房。

我说:「在吃呢,今天有肉,同事还多分我几块。」

事实上,经过上次的社死,我只能躲在小花园里,一个人吃饭了。

期初,我还是很难过,因为李莫雪总是在宿舍里念论坛上的评论,难听的话如潮水般涌来,一字一句不断在提醒我不配。

就连钟恒都发信息问为啥最近在饭堂没遇到我了。

唉,还能有什么原因,我只能硬着头皮说:「喜欢户外野餐,饭堂人多味杂。」

还好没过多久,加了庄思远的好友,不然我就成为第一个饿死的宿舍女大学生。

庄思远问:「吃完饭有什么安排吗?我有个朋友想打游戏。」

我说:「太好了,我想打很久了。」

为了应邀,我连买的鸡腿都没啃干净,生怕庄思远等久了。

结果一进游戏房,那个瑶瑶公主竟然也在!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现在我恨不得去翻垃圾桶把鸡腿找出来,重新啃干净,让他慢慢等!

游戏开始,果其不然,瑶瑶表示:「哥哥,我要骑骑。」

特么是腿退化了吗?路都不会走,动不动就要挂人身上。

庄思远什么都没有说,默许了瑶瑶跟他一路打野。

我呢?在上路快杀红眼,一个程咬金单挑对方射手和辅助,气得他们越塔也要强杀。

一次次上演极限一换一,队友直夸:「史上最强守门员。」

这可把敌人气坏了,一点都不讲武德,三人齐上对我进行堵截。

我程咬金是谁,一把菜刀走天下,江南东北一条街,也不打听打听谁是爹。

上路就上演一幕幕遛狗场景,我还特别坏,就死守不出,带着他们转圈圈。

庄思远抓住机会,带着瑶瑶前来支援。

不争馒头也得争口气,凭什么朕打下的江山,给你烽火戏诸侯。

我看准时机冲上去,一个斩杀带走三位大兄弟。

庄思远都懵了,站在塔下一动不动,我静静听着系统念我辉煌战绩。

是的,从瑶瑶进游戏那刻起,我就决定不给庄思远秀的机会。

我立志要做个人头狗,但凡他拿四杀,我一定要拿下第五杀。

瑶瑶公主看到庄思远得到如此待遇,怎么坐得住,立马就说:「穷人乍富,没见过世面。」

哎哟喂,姑奶奶你终于不装了?

面对这样的表扬,我肯定得接受:「感谢对面铁子送来的战绩。」

对,我谢天谢地,就不谢狗男女。

瑶瑶公主说:「哥哥你看,他太欺负人了,讨厌!」

好好的姑娘,可惜长了张嘴,巧了不是,我也长了。

我说:「哥哥你看,我还要!」

耳机顿时传来庄思远低沉的笑声,瑶瑶公主哪能乐意,于是她说:「好好男人不做,非要夹着腿说话。」

我喜欢庄思远,舔他我乐意,瑶瑶公主算老几,搁着互联网谁乐意惯着你。

我回复道:「总好过有些人,都快合不上了。」

瑶瑶公主破防了,连形象都不要,大骂三字经,她越说我就越开心,谁先急眼谁先输。

庄思远一点看热闹的机会都不给我,他说:「够了,书晴,玩游戏能安分点吗?」

书晴是谁?瑶瑶公主吗?好家伙,连名字都叫上了!

你以为先说她,难道我就不会委屈吗?

滚烫的泪水还是夺眶而出,我拿衣袖一抹,吸吸鼻子,打字说:「有事,先撤了。」

然后退出游戏,庄思远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次次见我被骂,不出手也就罢了,我可以安慰自己说他并不会吵架,但次次这样冷处理,我这么笨,哪里还能想到新借口。

我坐在床上无声哭泣,胸口仿佛被千斤压着般喘不过气来。

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回应不是最难受的,而是看到他能热烈回应别人。

他不是没有爱人的能力,他只是不爱你。

11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我恨不得呼自己巴掌,竟然又没有去上课。

划开手机,竟然看到庄思远发了十多条信息。

1245 庄思远问:「你先去忙吧。」

1412 庄思远说:「我要学习了,你也要注意休息。」

1736 庄思远问:「忙完了吗?吃饭没?」

随后几分钟,庄思远开始有点急促了,问我是不是不舒服?然后不断给我发视频电话,结果手机压身下完全没有听到。

最后消息是问:「你在哪?」

看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叹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啥关系。

想想睡醒了,气也消了,于是就大发慈悲回复一句:「刚忙完,有事?」

庄思远秒回:「你现在在哪?」

我勒个乖乖,他不会是要替瑶瑶出气,想来打我吧?

我肯定不能坦白,硬着头皮继续装:「在厂里啊,怎么了吗?」

庄思远说:「你怎么不回我信息,你在忙什么?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宝友,这可不兴聊啊。

我还在想怎么敷衍他,庄思远就说:「我在你宿舍楼下,你下来。」

这几个大字一出现,就变成炸弹在脑海里爆开。

我颤颤巍巍地走到阳台往外探,庄思远挺拔身姿就站在宿舍楼下,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宿舍方向,完全没有给我躲的机会。

等我回过神时,二话不说就冲回房,还把门锁上。

桌子上的镜子,照出我凌乱的发型,憔悴的面容都遮不住黑眼圈,红配绿的睡衣,都快赶上市场大妈的审美。

啊啊啊啊啊啊,我又社死了!

「叮」一声,床上手机又收到一条信息。

我咽了咽口水,迈着小碎步,一点点往床上挪。

庄思远说:「无论多久,我都等。」

脑海里有种答案呼之欲出,想信,但又不敢信,怕是我自作多情。

庄思远又发来信息问:「饿了吗?」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了,全身都在抖,火速换衣服梳头发,冲到楼下。

见光死就见光死吧,再难堪毕业一散,谁还联系谁啊。

12

发黄的路灯打在庄思远身上,增添几分柔和,深色衬衫折成七分袖,露出光洁手臂,白色休闲裤恰到其份拉长腿部线条。

我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庄思远,而他也一脸平静的看我,两人诡异行为引得路人频频侧目,可是从他看我的那刻起,我的世界只有他。

揣兜里的手握紧,我迈着稳定的步伐朝庄思远走去。

他真的好高啊,160 个子的我站在他身边,连影子都变得和垃圾桶一样,圆滚滚。

我强烈克制心底自卑问:「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

庄思远嘴角含笑,明亮双眸璨若星河,他说:「饿了吗?我带你去吃饭好吗?」

虽然庄思远说出的是疑问句,但却没有给我反驳余地,直接就走开了,留下呆呆的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走了几步,庄思远终于发现我没跟上,他停下脚步,企图要等我。

「为什么?」

庄思远说:「什么为什么?」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早就知道什么?你喜欢我的事?」

他的话音刚落,我惊呆了,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原来他一直都知道,那庄思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说:「你是在可怜我吗?是在尝试同情一个自不量力的傻子吗?」

声音里暗藏着哭腔,被晚风轻轻吹散。

「章同学,你觉得一个每周只能休息 35 个小时的人真的有那闲工夫玩游戏吗?」

「喜欢,只要没有说出口,你永远都不知道谁先动心。」

「钟恒胆子再大,没我的允许,他不会敢卖我信息。」

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颤抖的嘴唇出卖了我的故作坚强。

「我有尝试主动,在饭堂里只要看到你,就会忍不住给你留位,但你宁愿端着饭一圈圈两层楼的找,就是始终看不到我。」

「在图书馆,好几次我都想问你愿不愿意坐我旁边,但你还是躲在书架后,哪怕去楼梯间蹲着,也看不到我身边空位。」

「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清风亭,夏天太热,冬天太冷,经常很吵,但只有那个位置,你能看我,我也能一直看着你。」

「我以为慢慢跟上你的节奏,你终有一天能给我认识你的机会,但熟了之后,我变得贪心了,太慢了,等得我很难受。」

这么大的信息量,主机当场烧坏了,我感觉自己都不能呼吸。

庄思远看着我还是这样没有改变,揉了揉眉心,一步两步走到我跟前。

偌大身躯笼罩住我所有视线,我的头都快缩到胸前,庄思远认命牵起我的手,转身就走。

他说:「先吃饭,好吗?」

13

校门口人来人往,庄思远本来就是万众瞩目存在,一经出现,瞬间引起轰动,跟别说还牵着我的手。

路人吃瓜的目光,让我好不适应,不断被别人打量,被别人指指点点,我下意识想把手抽出来,庄思远握得更紧了。

他笑着说:「快到了,你先忍一下。」

我很禽兽地脑补成:我很大,你忍一忍。

脸颊都开始发烫,还好天黑,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是关公。

庄思远带我去一家砂锅粥,窄小桌子都容不下他的长腿,只能侧身坐。

他问:「要吃点什么?你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最好先喝点粥,好消化,如果还想吃肘子或者鸡腿的话,我再去买。」

庄思远的贴心问候,让我的头垂得更低了,原来在男神眼里,我是酱紫的人,虽然他看得没错,但我也是要脸的。

我小声说:「不用,不用,不用,我吃得很少的。」

庄思远笑了,我也用脚趾成功抠出三室一厅。

淡淡米粒香甜伴随海鲜香气,笼罩在身边,我不争气的肚子发出「咕咕」响声。

毁灭吧,我累了。

庄思远还是一脸淡定的擦着桌子,但也追加一碗莲藕汤,一碟炸豆腐,加上刚来就点的菜,一共七种食物。

我觉得两个都不说话,场面有点尬,就想打破这片平静,于是说:「你今天找我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吗?」

所谓嘴比脑子快的蠢货,一定是说我这样的人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庄思远说:「钟恒说你生气了。」

啊?关钟恒什么事啊?

我疑惑地看着庄思远,他停下手里的活,眼神清澈望着我,浅棕色瞳孔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我的倒影。

他说:「钟恒说你下午没去上课,连食堂都不见你,我就把中午发生事情告诉他,他说你生气了。」

我说:「钟恒就是个大嘴巴子。」

庄思远说:「不关钟恒的事,是我的错,是我一直没有注意到你的情绪变化,以为你是在和大家闹着玩。」

「我以为你是个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人,完全没有考虑到你是女生,也会有心思细腻的一面。」

「对不起……」

我「哇」地一声,坐在凳子上大哭起来,吓得庄思远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世人皆知我疯疯癫癫,不记仇,殊不知背地里其实都是我强撑。

我不是不计较李莫雪连我名字都记不住,但我太怂了,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小心翼翼维持一切,结果在校园社死都没人问。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大哭,就连上菜的老板娘都看不下去了,用谴责的眼神看待庄思远。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也有吃瘪的时候。

店内粗糙纸巾擦得我满脸通红,庄思远更加着急,连忙说:「你别擦了,等我一下。」

然后他就冲出去,都没给我反驳机会。

原来有人愿意为你奋不顾身的样子,是这么的幸福。

14

我就坐在砂锅粥店里等庄思远,不一会儿,他就拎着大袋小袋的跑了回来。

湿巾,抽纸,卷纸,小包纸一一摆在我面前,看他这阵势估计都快把小卖铺搬空了。

庄思远看着我愣着没动,随手拿起一包,边帮我擦眼泪边解释:「我不知道哪款比较柔软,所以我都买回来……」

我注意到他白嫩的耳垂开始泛红,一时之间语凝了。

这家店上菜速度还可以,转眼间,就把桌子堆满食物,庄思远主动拿起我的碗装粥,然后再装一大碗给自己。

他说:「你先吃,垫垫肚子,我这里帮你放凉。」

软糯大米在嘴巴里生香,我一点都不觉得烫,反而被心头上的炙热给灼伤。

我若无其事地搅拌碗里的粥,说:「你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

庄思远说:「很早很早就发现了。」

「你胡说,明明是我一来到学校就发现你的!」话音刚落,眼睛不自然往下垂。

庄思远笑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总是让人牵肠挂肚的念念不忘。

庄思远说:「第一次见你,是在地铁上,你坐我旁边,睡着了,倒在我肩上,吧唧着嘴,当时我在想那个女孩在做什么香香的梦。」

「胡说,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你还说,你当时把我衣服都咬湿了,害得大家都看着我,我原本也以为你装睡,后来听到你打呼,我才确定你是心大,结果一到站,你嗖得站起来,拎包就走。」

尴尬得搓搓小手,我果然是来人间凑数的。

庄思远说:「第二次见你是在社团,大家把行李扔给你,你还拍着胸口笑着说没问题,结果上车就傻眼了。」

「我当时就在想,不亏是敢在我身上睡觉的女生,真的憨得可以。」

我说:「那是因为……啊……总之我不是故意的!」

庄思远说:「后来我发现你经常出现在我身边,起初还误会你是不是想为地铁里的事和我道歉,谁知你只是出现,却从不走进。」

我委屈说:「那你也可以主动啊!」

庄思远说:「我想啊,想在饭堂和你打招呼,结果你眼里就盯着窗口看,嘴里还念叨着肉啊好多肉肉啊。」

好吧,毕竟干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虽然但是,我只能算错两成。

我说:「那瑶瑶公主是怎么回事?」

「她是我妹,故意找来气你的。」

我顿时瞪大眼睛,敢情我把小姑子得罪了?

「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这么坏,天啊,我都把人得罪死了……」

庄思远宠溺地说:「没关系,只要是我喜欢的,她不敢不喜欢,因为我不允许。」

这是什么霸总言论,我好爱,怎么办?!

16

和庄思远确定关系后,我发现,原来一本正经的大才子其实是个铁憨憨。

就拿校园论坛来说吧,自从我们牵手的那晚,舆论都要炸锅了,人人都说一定是假的,可能是江大才子企图拯救迷途少女。

简直一天一个故事,我在李莫雪冷嘲热讽下吃着自己的瓜,保熟贼甜。

结果,不到一个星期,论坛里面的人全部删帖,因为庄思远发了律师函。

是的,他竟然对自己同学发了律师函,我都要气死了。

看不过眼,就官宣啊,结果他发律师函,还是以我名义,上面赤裸裸写着代理律师是庄思远兼职地方。

我怒了,冲到他宿舍楼下找他对质!

「我什么时候给你代理权了?」

「不是给我,是给我工作的事务所代理了。」

「好吧,那我什么时候给你事务所代理了,你法学系大才子竟然知法犯法,冒充他人名义。」

「星期四中午,吃饭的时候。」

哦,我记得了,当时他份文件给我签,结果我满眼就是今天饭堂做的肘子,看都没看就写上大名。

我说:「我根本就没看,再说了,我哪里请得起你们律师事务所代理啊。」

庄思远说:「我舅说不收侄媳妇的钱。」

哎呀,这是什么人间绝色啊,这么撩的吗?

庄思远说:「但我还是要好好给你普及一下,签合同法律知识,竟然什么都没看就乱签。」

于是,他就站在楼下一本正经的给我教育,列数据,讲案例,甚至延伸到法学各种科普。

最后我嘟着嘴说:「知道啦,你别再念叨我了,我还不是因为相信你嘛。」

庄思远说:「我很高兴你能信任我,但我也很不高兴你不会保护自己。」

我说:「我那不是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你现在对同学发律师函,影响多不好啊。」

庄思远说:「首先,我们正常恋爱,合法合规,别人可以不理解,但不能随意伤害,其次,所谓的朋友,不应该是喜欢我,但却不尊重你。」

他说:「是我选择了你,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更何况是恶意揣测。」

「你可以继续善良,但作为你男朋友,我不能冷眼旁观别人利用你的善良……」

没等他说完,我就堵上他的嘴,阳台上传来一阵欢呼声。

庄思远反应过来死死把我扣在怀里,咬牙切齿说:「你!在!干!什!么!」

我一脸得意说道:「在宣告主权啊,你让所有人知道我是有人护着,那我也要让大家知道你是属于谁的!」

(全文完)

署名:猪女侠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