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年年不忘

所属系列:鉴爱高手,秘密日记(已完结)

年年不忘

鉴爱高手,秘密日记

上个礼拜,我发现男朋友外面有狗了,锤得很全面,女方的身份我也知道了,是一起聚过餐还来我家玩过的一单身女的,我甚至不记得是怎么认识她的。

俩人想趁我洗澡的 15 分钟里做点什么,结果那天,燃气用光了。

结果被提前出来的我看到了……

你们可能也发现了,上述剧情提到了时间。

考虑到男朋友身体也就那么回事,就暂时称呼他为「杨玮」吧。

我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恰好,杨玮的好哥们,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

1

此刻,我坐在餐厅卡座里,点了一瓶红酒,不停地喝着,等待他的到来。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来了。

他右手夹着黑色头盔,走进来,坐在了我的对面。

抓着头盔放到桌上的时候,能看到他双手手指白皙修长,用力时,手背的筋凸起得刚刚好,指甲剪的干净整洁,很好看。

看人先看手,可能是我的小怪癖吧。

当然,人也不差,是男朋友一群兄弟里,脸最好看的。

「给你。」

这只好看的手从口袋掏出来一个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我的手机,上礼拜坏了,杨玮拿走说帮我找人修,现在,手机还没来得及修,男朋友就先没了。

我「嗯」了一声,并不伸手去拿,只是盯着手机看。

「他怎么自己不拿来?」

酒精作用下的我,说话有一些不顾及了。

男人疑惑了一下,好半天才出声。

「杨玮说他临时要出差,我顺路给你送来。」

真是个怂狗。

自从出轨被我发现后,他跟我提了分手,我让他解释清楚,结果就开始躲着不见我。

怎么?在一起一年了,我连个解释都不配拥有吗?

我越想越委屈越不甘心,眼睛就有些湿了,喝了酒之后,情绪有些外露,甚至不顾及他人,开始无差别扫射。

对,我就是想发泄。

我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质问道,「你知道杨玮出轨了吗?」

他被我问懵了,一句话说不出口,甚至开始有些尴尬。

杨玮这孙子,真孙子,把别人推出来,面对我的怒火和质问。

我控制了一下情绪,「杨玮出轨了,和朱莉莉,俩人……被我发现了,现在,躲着不敢见我,妈的。」

我就是想听个公道话,想听到对方骂杨玮几句,露出点大义灭亲的态度。

可是,他没有。

他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看来,是我想多了。

臭鱼配烂虾,杨玮不是个东西,他能是什么好玩意儿,没对我说什么「他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就算嘴上积德了。

2

他叫宋耀年,我只知道他和杨玮一个高中毕业的,我们有一个群,大家在群里平时会闲聊天。

我灌下最后一杯酒,抓起桌子上的手机,起身离开。

可刚走到门口,我停下了。

宋耀年本来紧跟着我,此刻也停住了,垂手站在我身边。

我俩,一起看向玻璃大门。

门外的两个金属手上,此时明晃晃有一个超大的 U 形锁挂在上面。

我才发现,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只剩我和宋耀年两个人。

绝了,怎么什么事儿都让我赶上了?

酒劲儿已经上来了,走路都有点晃,我扶着身边的桌椅往回走,还没迈出去两步,宋耀年就把我扶住了,一直扶到了刚刚的卡座。

他已经打电话联系了,商家说正在来的路上,让我们等一下。

可是这店里,越待越冷,闭店后,连暖风都关了。

我裹紧了大衣和围巾,却依然冷的发抖。

宋耀年突然站起来,站在我身边,大腿挤了挤我胳膊。

「你坐里面。」

我不解,「干嘛?」

「坐一起你不就不冷了。」

「我干嘛跟你坐一起?」

结果他吊儿郎当的声音在我脑袋上方响起。

「我又不是杨玮,别冲我发脾气,往里点。」

这人一边说还一边用大腿怼我,直到我坐到了里面。

让出了一个座位后,宋耀年直接坐下。

紧挨着我,他的左腿甚至贴到了我的右腿。

我立刻靠墙挪,可我挪一点,他就蹭过来一点,挪一点蹭一点。

最后,我就被紧紧地夹在了墙和他之间,像个鹌鹑。

然后,宋耀年脱了他的外套,扔在了我脑袋上。

「穿上。」

「拿走,不穿。」

我反手就把衣服扒下来想还给他,可他动作比我更快。

一展臂,就把衣服压回了我身上,手还死死扣在我另一边肩膀上,动弹不得。

「穿好。」

我低头看着宋耀年放在我胳膊上的那好看的手,这个姿势,如果我没脑补错,是他正在搂着我。

我立刻挣扎啊!

但根本动弹不了,这个宋耀年看着挺瘦的,怎么劲儿这么大。

宋耀年突然发问,「你刚才哭了?」

刚刚还在挣扎的我突然安静了。

妈的。

「没有。」

「你还喜欢他?」

我看着他,都是臭男人,狠狠瞪了回去。

「喜欢个鬼,都是渣男!」

「不喜欢就行了。」

宋耀年突然幽幽地说出口,可他这一句话就让我愤怒了。

「不喜欢就行了?哈?」

「你可真是杨玮的好兄弟啊,还挺会替他解决难题的。」

「我不喜欢他了,所以我就得放过他吗?他出轨啊!这是背叛,现在还躲起来?别让我看见他!还有那个什么朱莉莉!狗男女!」

说完,我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宋耀年转过头看着我,神情很是轻松,甚至嘴角都有掩不住的笑意。

「都喝醉了,力气还这么大。」

这个人是在看我笑话吗?

我怒目瞪着他,我要把他瞪到不好意思,懂得收敛。

可他完全没有。

还是笑着看我。

我和宋耀年,就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地方,看着对方,四目相对,十分暧昧。

逐渐的,气氛就不对了。

他的笑慢慢收了起来,看我的眼光从我的眼睛往下移了些许。

我咽了口水,十分害羞,可却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

只许杨玮那逼出轨,我就不能报复他吗?

面前不正是他的朋友吗?还是他背后一直看不上却又追赶不上的好哥们吗?

如果我和他发生点什么,肯定能气死杨玮。

想到这,我就对着宋耀年的唇,碰了上去。

宋耀年没有拒绝,甚至回应了我,拦着我的手松开了,加深了这个吻,身体也面向了我,呼吸阵阵扑在我的脸上。

感觉到他的动作,我立刻推开了他。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我只是想报复一下,不能沉迷下去。

我扭过头开始躲闪宋耀年的目光。

可宋耀年没打算放过我,他上半身压了过来,我不自觉地后移,可又有多少空间,身后就是墙,他整个人压住了我。

宋耀年伸出手,捧住了我的脸颊,另一只手伸到了我的后腰。

猛地低下了头。

我唇上一烫,心跳不断加快。

他在吻我……很用力……

……

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开门的声音响起,宋耀年才放开我。

被松开的我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大口大口呼吸。

吸进的冷空气终于让我的理智回来了,我用力一把推开了他,他差点没扶住被我推下去。

稳住后宋耀年根本不生气,只是揉着自己的腰,笑眯眯地说:

「你离我这么远,废腰。」

什么?

「下次靠近点。」

……

3

我怎么会和宋耀年接吻?

天爷啊――――――

我根本不想承认是我意乱情迷,并非真的只为报复,不然不会到现在了,还在午夜梦回,一遍遍想着那个吻,那种被人死死缠住逃不开的感觉。

妈的,烦死人的宋耀年。

而且那天在餐厅,有人来了,灯光打开了,他还是那副沉迷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后,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嘴怎么破了?」

还说完就伸出手要帮我擦掉,我立刻拍掉他举起来的胳膊。

落荒而逃。

那一霎那,我甚至忘了我到底为什么来见面,忘了他也是个渣男,我只想逃。

这些天,我也顾不上找杨玮撕逼,整个人情绪都被搅乱了。

宋耀年给我发过两次微信,第一次问「晚上我想吃什么」,我没回。

第二次连发了三个表情包,分别是「格局小了」「格局打开」和「格局要超级无敌大」。

我找到了那个「给老子死」的表情,想发过去,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我也不敢拉黑,担心万一宋耀年来质问我,我要怎么回答,我哪一句都回答不上来。

剧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明明掌握主动权和审判权的我,怎么变得如此被动?

只敢默默地把宋耀年的微信备注改成了「晦气玩意儿」,然后对着头像戳屏幕发泄。

4

我和杨玮共同的朋友,光哥生日,如果我没和杨玮出这档子事,应该是一起出席送上礼物的。

光哥在群里发了邀请函后,杨玮没跟我说过一个字。

他去不去?我去不去?要是都去了要怎么办?

都没个说法。

男人做成他这样,也真是恶心。

所以那一天,我只好私聊光哥说今天晚点到,打算送完礼就离开。

到了八点半,我拿着礼物到了,果然,杨玮在,朱莉莉也在。

举止亲密,动不动就拍拍对方胳膊,说到好笑的地方,朱莉莉那狗头还倚在了杨玮的肩膀上。

以好朋友名义,行狗男女之实。

大家看到我之后,就把杨玮身边的座位让了出来,「你可来了,迟到自罚三杯啊。」

我顿了一下,只好满脸微笑坐过去。

朱莉莉见我后脸瞬间垮了,我心里轻哼,我看着她的时候,依旧微笑。

杨玮也假模假式叫服务员,给我要了新餐具,还给我摆好。

我把礼物给了光哥,说了几句祝福光哥光嫂的话,再坐个五分十分钟就准备撤。

就在此时,我的椅子背,被人扶了一下,手指碰到了我的背。

我不自觉抬头看了一眼。

宋耀年?

他怎么也在?

光哥去年生日,他都没来。

「老宋,你这厕所去的够久的,尿遁?」

宋耀年也没看我,只是自顾和桌上的人聊天,彷佛刚刚只是没站住,扶了一下离他最近的椅子,而已。

我的心,已经开始「砰砰」乱跳了。

因为,刚刚他的手,不止碰到了我的背,还故意抠了两下。

我的手已经藏在桌布下,狠狠握紧了拳头。

宋耀年坐下后,看了一圈桌上的人,然后说:

「下周末去滑雪吗?崇礼?」

……

虽然,我们以往确实每年都有滑雪活动,但宋耀年从不是那个组织者,只是个参与的,给钱不出力。

今年,他抽风了吗?

桌上的人自然很多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开始打开日历看自己排期。

对呀,我也打开手机,一会就说自己那天有安排了。

结果,宋耀年像是看穿我,对着大家又补了一句,「酒店我包了,就雪场里面那个吧。」

果然,还在看手机的大家纷纷来了兴致。

「那肯定去啊!五星级呢!」

「谢谢宋少爷了!」

我没有回答,这我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接这个茬。

和我一样没说话的,还有杨玮。

可杨玮是核心人物,没两分钟就被点名,一个大哥说要和他大战高级道。

来来回回几句后,不得已,杨玮从了。

朱莉莉也「适时」地说了句「肯定得去啊」。

神情自然,彷佛那天在厨房,裙子都褪到腰上的根本不是她。

看来,是拿捏住我不会当着朋友面撕破脸。

我像吃了屎一样恶心,很想直接开卷,撕破这俩人的伪装。

可最终还是没能开口,只能一口闷气憋着。

可是,此时宋耀年却对着我说。

「你去吗?」

???

他是故意的!

要命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不去」在大家面前显得跟杨玮有事儿,说「去」显得我答应了宋耀年这暧昧的邀请。

果然就如给他的备注――晦气玩意儿。

所以就是死死瞪着他。

但我不回答,也有热情的朋友回答。

「杨玮都去,谁谁怎么会不去!」

「人数自动+1 就行了。」

……

我还是没说话。

然后,手机亮了。

宋耀年给我发了微信。

「真不去?放任狗男女郎情妾意?」

我不回复,他又发来一条条的成语。

「颠鸾倒凤」

……

「巫山云雨」

………………

「耳鬓厮磨」

……………………

宋耀年每发一个词,我就脸红一层,心跳也放佛加快了一分。

他就是故意的。

我拿着手机的手都不自觉握紧了,然后,又看到屏幕上放的「对方正在输入…」。

我立刻抬头,迅速调整表情说,「我去。」

宋耀年,你别再发了。

我说完,宋耀年没回答任何,彷佛刚刚就是随口一问。

但却回到我和他的对话框里,给我发来了一个字。

「乖。」

5

原来,搞定酒店,就是宋耀年的阴谋。

表面上,他给我和杨玮定了一间房,给朱莉莉和她的女性朋友定了一间房。

但在杨玮和朱莉莉面前,他像个贴心知情者,说知道我和杨玮闹矛盾了,所以多准备了一间房,如果吵架了,我去那个房间睡就可以。

杨玮觉得这个安排甚是巧妙,我肯定一到酒店,就会主动去那个房间,什么都不影响。

连我也觉得,他的安排,没毛病。

可我们谁都不知道是,宋耀年,他没给自己订房间。

他晚上睡哪里?

6

当天到了酒店之后,按照本来的预想,我直接去了那个多出来的房间。

房间离其他人的房间很远,甚至不用同一个电梯。

宋耀年很通人性啊,直到去雪场,都无事发生。

雪场里,我朝着初学者道走去,我不会滑,每次来都是在这陪小学生摔屁股蹲儿的。

但是杨玮和朱莉莉不是,他们都是可以独立滑高级道的,是追求速度与激情的狗男女。

然后,我走进雪场地时候,偏偏看到了那对狗男女和一群朋友走过来。

那个朋友先看到了我,作势就要招呼我过去。

我装作没看到,只好跟上身边的人群进了缆车。

上了缆车,你们总不会再来烦我吧。

可随着缆车不断往上爬着,我看着左右雪道,不断有人快速下滑,这速度……这坡度……

才意识到不妙。

我 TM 上了中级道了。

我看着那至少 45 度的坡度,和三五秒就能「咻」滑出我视野的人们,我麻了。

这要怎么下去?

滑下去吗?

我?

然后……20 米不到的距离……我大概摔了三次……之后就只敢在坐着……因为一旦站起来我就往下滑。

越坐越委屈,越委屈越不知道怎么办。

妈的,凭什么,明明是狗男女有问题,凭什么我这么惨。

「你坐这干嘛?站起来,很危险!」

一个男声,被风吹散了一些后,在我耳边响起。

护目镜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脸,但他的嘴,我……认识。

「宋耀年?」

他没回答,只是把我拎了起来,拎到了一边,动作粗暴得要命。

宋耀年口气非常差,「你坐那,要是被人冲到,直接就颈骨骨折了,知道吗?」

他的态度一下把我逼急了。

「你这么凶干什么?我又不会滑!我又不知道怎么下去!我不坐下我能干嘛!手机都没信号!什么破地儿!」

说完,我挺不争气地摸了把眼泪。

宋耀年看自己把我骂哭了,语气终于弱了一些。

「那就别上来中级道嘛。」

「又不是我想上来的!要不是杨玮那对狗男女,我至于躲到缆车里吗?至于上来这吗?」

听我吼完,宋耀年慢慢蹲下,柔柔说了一句。

「我带你滑下去,嗯?」

我甩开他的手,「我不去!」

他也不急,奸笑着凑近我的脸,鼻尖差点碰到了我的鼻子说:

「放心,我技术特别好,不会让你受伤的。」

……

我是被宋耀年拉着手带下来的,不知道摔了多少次。

每一次,宋耀年都会在旁边保护着我。

来了雪场这么多次,杨玮,一次都没教过我,只有这次,我才真的滑了一次雪,甚至学会了刹车。

滑下来后,在中级道终点长椅上,我大喘着气。

宋耀年坐在了我的右边位置,举起手指了指我。

「嘴都白了。」

我拿出手机照了一下,果然,嘴唇惨白惨白的,可不白吗,到现在心跳还是砰砰乱跳。

我还在深呼吸平复,宋耀年突然伸出手扣住我的后脑,我惊住了。

没等我反抗,他人凑了上来,手也往前使劲一带,他的唇就贴紧了我的。

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冰冰凉的的触感。

许久,宋耀年松开手,得意地看着我的嘴唇。

「终于红了。」

7

回到房间,我迅速脱下所有笨重的滑雪服,奔到卫生间冲了个澡,让自己理智复位一下。

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宋耀年一出现,我就什么都乱了?我怎么又和他亲了?

洗完后,没一会儿,门铃响了。

又是宋耀年。

我没开门,然后他不停地给我发信息。

「开门开门开门……」

我开了条门缝,瞪着他不说话,只见露出得意的笑。

「哟?澡都洗完了。」

又来?又来调戏我?

我狠狠剜了他一眼,准备关门,结果他伸出脚卡在门边。

「等等,等等。」

说完,举起了两瓶云南白药,晃了两下。

「腰疼,你帮我上点药。」

腰疼?

你来找我干什么?

他不会想说一个多礼拜前,在餐厅,他腰疼还没恢复吧。

我十分戒备,「你腰疼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刚刚带你滑雪,被你拽倒多少次,腰被扭到了。」

……

我也不知道为何,不记得滑雪,偏偏想到了那天在餐厅的腰疼,我有罪。

宋耀年卡在门口死活不走,而且还耍赖,我就只能让他进门。

刚一开门,他就冲了进来。

可是,他为什么还拖了个行李箱?

他进来后,把箱子推到角落,把药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死死盯着,「你怎么还拖了箱子?」

宋耀年没回答我,只是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说:

「这沙发好小,我趴不开,那我趴在床上咯。」

说完他就直接趴在了床上。

这个床是个两个双人大床,一边杯我翻开睡过了,他就趴在了另一边白色被子上。

「什么?」

我的注意力也顾不得行李箱了,而是转移到了宋耀年躺在我床上这件焦灼的事。

宋耀年趴下后,还故意往我睡过的那边钻了两下被子,像只狗一样,闻了闻。

「宋耀年!」

我低吼了出来,他这才作罢。

但,更绝的来了。

他趴着,就把上衣从裤子里拽了出来,拉到了腰部以上的位置,露出了他的背后的线条和……腰窝。

这个画面,令我抓紧了手里的药瓶,甚至不自觉吞咽了一下。

我不敢上前,怕自己忍不住摸上去。

宋耀年终于趴好姿势,头枕着自己小臂,回头看着站立不动的我,挑了下眉。

「就这。」

我看了眼手里的药。

「咳,这药怎么上?」

「就喷上去,然后用手按摩。」

我彻底愣住了。

好久,才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

「我去找个人帮你吧。」

说罢,我就放下药准备拿手机叫人。

「疼――」

宋耀年委屈地看着我,脸上尽是痛苦的神情,彷佛他不是扭到了,而是截肢了。

我不为所动。

然后,他又一副男绿茶的口气弱弱地说:

「你不会想让大家知道我在你房间吧,可怎么解释才好呢?」

……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憋着想把床上的宋耀年揪起来揍一顿的想法,重新拿起药瓶走了过去。

喷药……按摩……

我的手很冷,摸上去的时候,宋耀年下意识抖了一下。

宋耀年的腰,一点赘肉都没有,隐约看到肌肉的线条,怪不得明明看着那么瘦,力气那么大。

随着按摩,他渐渐一副十分享受的倒霉样子。

「以后我腰疼,你都给我按摩吧。」

宋耀年越说,我的脸色越沉。

「你不高兴了?」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那我也给你按摩?」

说完就抽出手抓住我的胳膊作势捏了两下。

宋耀年像个火炉,抓住我的手很热,腰这里,同样热。

外面冰天雪地,房间里这个男人却发烫发热环绕着我,再这么下去,我的理智大概就没被烧没了。

我立刻甩掉了他的手,「你别动手动脚了,要按摩多久?」

他见我面色凝重,也收起了刚刚的玩世不恭的样子,「我没注意,你看看说明书?」

我单手拿起药瓶,阅读瓶身的药品说明。

「外用,喷于伤患处,先喷红色,再喷白色……」

「这里没……」

没说按摩多久,更没说需要按摩。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按摩,就喷药就行。

我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

宋耀年趴在枕头里,憋着笑,一副欠揍的样子。

我又被耍了。

8

「你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我下了床,拿起手机坐在沙发里,对宋耀年下达逐客令。

可他完全不为所动,还慢悠悠地下床朝我走来,眼睛一直盯着我。

搞得我不得不低下头看手机,掩盖自己被他盯出来的手足无措。

「晦气玩意儿?」

宋耀年托起我正拿着手机的手,质问我。

屏幕已经被自动唤醒,正好停留在和他的对话框,有他发了无数条的「开门」,还有他……的备注名字。

「你没时间回我消息,却有时间给我改备注?」

宋耀年特意举起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提醒我此前鸵鸟行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冒出「嗯」「那个」几个字。

但他可就像抓住我的小辫子一样,不依不饶。

「我听说只有很亲密的朋友,才会给对方改备注。」

「看来我俩的关系,挺亲密啊。」

我立刻反驳,「不是!」

但宋耀年根本你不听我说,自顾自继续发言,「可晦气玩意儿这名字不好听,得换一个。」

说完他用手摸着自己的嘴唇,这两个我最迷恋的地方互相摩挲着,一边思考状。

「威猛男神?这名字如何?」

「什么?」我一脸无语。

宋耀年继续思考。

「嗯,有点粗犷,那就……亲亲宝贝?」

我假笑,「我给我家狗起名都不会这样。」

宋耀年听完斜了我一眼。

「有了,很能干的宋先森,后面两个字必须是先森,才够可爱。」

他捏着声音念出了某个字,我彻底无语了。

「宋耀年,你要点脸……」

「我只是阐述事实,用过的都说好。」

他一边恬不知耻,一边抢过去我的手机,直接改名,敲完扔还给我。

果然。

很能干的宋先森。

我皱眉。

像个炮友。

宋耀年站起身,又拿回来自己的手机,开始思考。

「给你备注个什么好呢?」

本来,按我的性格,此刻应该回怼的。

让他给我备注个「肤白貌美仙女」「前凸后翘女神」,但我和宋耀年如此尴尬的关系,我不敢说话。

宋耀年没继续询问我,低头敲了几下手机,然后举起来给我看。

我的备注,被改成了――「脾气大吻技差」

后面还跟着一个火鸡的 emoji……

后面这个 emoji,甚至让我无暇顾及前面的六个字了。

「为什么是个火鸡???」

「没有鸵鸟,找了一圈就这个最像,先凑合吧。」

服了。

「你给我改回来。」

「就不。」

「改不改?」

「……」

此时,门铃响了。

9

我和宋耀年皆是一惊。

这一惊,让我瞬间清醒。

但凡你和宋耀年的关系能公开,你有什么可惊的,搞得像被捉奸一样。

「谁啊?」我在房间内大声问。

门外没有人回答,肯定就不是客房服务了。

我看了眼宋耀年,他面色深沉,眉头紧了,全无刚刚逗我时候的欠儿蹬样子,死死盯着门的方向。

我走到门口,看了眼猫眼。

杨玮?

他来干什么?

我退回房间,对着宋耀年做出念「杨玮」的口型,他坐了起来。

「猜到了。」

他怎么猜到的???

说完他就朝着门走去,打算去开门。

这是要干什么?

此刻只是想拦住宋耀年。

我和杨玮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提了分手,却还有很多事情没理清,没个彻底的交割。

此刻再加个不知道目的几何的宋耀年,天晓得见了面他们要说什么。

如果按照宋耀年表现出来对我的兴趣,是喜欢,那保不准他俩会正面刚上。

如果,宋耀年只是来耍我。

那,我就更要拦着他俩见面。

不然,我就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我立刻上前,拉住了宋耀年,「你先去卫生间,别出来。」

「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去卫生间,不要出来。」

宋耀年的神色立刻严肃了起来,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眼神里似乎,还有一分委屈。

「好!」

说完转身离开。

10

门开了个缝,杨玮垂手站在门外。

「小熊。」

是他对我独有的称呼。

我没回答,只是冷眼看着他。

杨玮作势要往房间里走,我没允许,「有什么事在这说就行。」

「不能进吗?」

我没回答,但动作丝毫不让。

「是不是有人在里面?」

我眼睛扫过杨玮,不知道他说这句什么意思,一句驳了回去。

「没有。」

但杨玮的表情明显写着不信,但你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一个出轨男,我还要跟你轮番解释吗?

他看着我冷淡的样子,突然抓起我的手。

「小熊,我想跟你正式来道歉,前几天我一直没想好怎么跟你说,我不想匆忙解释,不尊重你。」

???

我笑了,以前我怎么没发现杨玮这么搞笑呢。

「那天是我脑子一热,是朱莉莉主动的,你还记得吗?是她把我压在柜子上的。」

「小熊,叔叔阿姨都这么喜欢我,我父母也这么喜欢你,我也是,我是想娶你的,那天就是个意外,就算你没看到,我也不会任凭朱莉莉闹下去的。」

确实,那天,朱莉莉在上,杨玮在下,可杨玮享受的表情我可没错过。

而且,此刻,杨玮身上那股沐浴液的香气,弥漫在周围。

这可不是酒店沐浴液的味道,自带洗漱用品可不是杨玮这种男人会干出来的事情,要说他来我门口之前没和朱莉莉做了点什么,我可不信。

这个逼男人。

「小熊,原谅我好不好。」

可现在这种局面,我并不想在此刻跟杨玮撕破脸,里面还有个宋耀年,我还顶着门,哪哪都不舒服。

我低下头,「我想想。」

「那,回来我房间吧,晚上吃饭,我们一起去。」

我还没开口拒绝,人突然被往后拉了一下,门突然从里面被重重关上。

是宋耀年。

门被反锁之后,他一下将我顶到墙边。

「你想想?」

这几个字像是从牙关里寄出来的。

我不说话,只是挣扎,宋耀年一把拽住我,唇落了上来。

这已经是宋耀年第三次亲我,但哪一次都没有这次猛烈,他彷佛要惩罚我一般。

门外的杨玮还在敲门,「小熊?小熊?」

敲门的声音越大,宋耀年越凶狠。

我被他折磨的口中不自己溢出一声叫声,传到了门外。

「小熊,谁在里面?」

「你开门!」

「是不是宋耀年?!」

杨玮拍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宋耀年忽然松开了我,对着门大吼一声,「滚!」

然后直接把我扛到了房间里,按在了床上。

此时门外果然没有了声音,只剩宋耀年凑在我面前冷冷的质问。

「你准备怎么想想?」

我怔住了,心急跳起来。

「想复合?」

宋耀年掐住我的手腕,放在身侧。

此刻的他阴沉的样子把我吓到了,「放开我。」

我挣扎要起来,每尝试一次,都被宋耀年更深地压住。

我被他欺负的说不出话。

宋耀年看我不挣扎了,也不再钳制着我。

头枕在我耳边,声音低哑,「不准复合。」

屋里没有开灯,冬天,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那句「不准复合」,让我绵软无力,忘了缘由。

只是顺着宋耀年的意图,回了句。

「好。」

他深呼吸了一口,掀起被子瞬间给我裹了个严实,「你别出来。」

然后自己跳下床,跑去了卫生间,不一会,里面传来水声,但磨砂玻璃上,却一丝雾气都没有。

可见,洗了个冷水澡。

我被宋耀年这纯情的样子逗笑。

11

宋耀年穿着浴袍,一脸不开心从卫生间走出来。

走到行李箱那,打开,拿衣服,又走回卫生间。

全程不看我,也不说话。

「宋少爷,你拖着行李来,不是打算睡在这吧。」

宋耀年气似乎未消,「我会再开一间。」

说完就收拾行李,他就把东西往箱子里塞,拉起来就往外走,活像个闹分手的小姑娘。

我并未拦着他,目送他离开。

刚刚宋耀年这前后反应,我就算再迟钝,也大概知道了他的心意。

只是我依然诧异,他的心意是什么时候开始发芽的,自从那天在餐厅,到如今不过 10 天时间。

况且我还是一个分手未遂的女人。

思绪纷乱,我也挑不出个规则。

而且,马上就要到六点了,约好所有人一起晚餐的。

接下来的场面,还不知道会怎么精彩。

12

包间里,大家陆续到场。

我准时到的。

杨玮和朱莉莉随后。

宋耀年迟到了,最后一个来的。

包间里人都在聊天,并没有发现我和杨玮并不是一起来的。

我被安排在了杨玮旁边的座位,朱莉莉坐的也不远,宋耀年作为这次掏了住宿钱的人,被安排在了主位。

正对着我们。

一落座,杨玮就一副要杀人的模样,表情骇人,喝水时杯子怼在桌上,都「砰」一声响。

朱莉莉不停瞄向我,也不对劲。

宋耀年呢,那打刚才就没对劲过。

菜上的差不多后,气氛逐渐活跃起来,大家敬酒的敬酒,开玩笑的开玩笑。

杨玮和宋耀年一个字没说过,敬酒就喝,夹菜就吃。

没想到,朱莉莉最先跳出来了。

说要打圈,就是桌上所有人,敬一圈。

敬别人的时候,都是随意喝喝。

可朱莉莉敬到我这,突然严格了起来,给我倒了满满一杯,又给自己倒满,说要干了。

我酒量就基本没有,往常大家都知道,基本也都是随意喝喝,可朱莉莉偏偏给我倒了满满一杯白酒,所以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莉莉这是喝 high 了吗?」「哈哈哈可不。」大家纷纷逗乐着。

我讥笑。

这行为,犹如小三逼着正房喝妾室茶似的。

哪来的脸呢?

我顾及杨玮,因为毕竟我和他交往过,而且那么多共同的朋友。

你算哪根葱呢?

旁边的杨玮并不阻拦朱莉莉,估计还没消化掉那句「滚」,所以放任自己的三儿虐我。

宋耀年也只是一直看着两个女人的剧情发展,不说话。

我并不伸手去拿杯,朱莉莉就被晾在一边,有人看出来局面颇为尴尬,就上前劝朱莉莉先坐下吃口菜。

听人劝吃饱饭,她看来不懂。

朱莉莉三两下就挣脱了旁人,探出身,伸出酒杯,再次强调。

「我敬你。」

我还是不拿杯,双手环胸,晾着她,让她自取其辱。

13

周围的人开始忍不住交头接耳了,朱莉莉脸有点挂不住了。

忽然又变了神色,放下酒杯,端起亲切的笑容看着我,又看了眼杨玮,看了眼宋耀年,说:

「不喝就算了,可是啊,我想问个小问题,不知道在你心里,杨玮和宋耀年,你觉得哪个更好呢?」

大家彻底察觉到不对劲了,刚刚可能只猜测到我和朱莉莉有矛盾,现在看来是……都市情感问题了,而且人员已经锁定。

我笑了笑。

「你为什么偏偏拿宋耀年跟杨玮比较?」

直接把矛盾扔回给朱莉莉。

我说完,杨玮放在腿上的手突然握紧了拳头。

宋耀年还是那个表情不变。

朱莉莉以为那个问题能问倒我,没想到我把问题又扔回去了,她更没有答案。

或者,那个答案,她根本不敢说出口。

只能讪讪笑下,「随便问问。」

然后又看向我,等我答案。

我继续礼貌微笑,不接招。

「那你的答案呢?」

朱莉莉看我油盐不进,怒了,直接撕破脸了。

「你何必装傻呢?今天在雪场,我可看到,宋少爷亲了你呢。」

我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怪不得。

怪不得下午杨玮上门质问,原来他也看到了。

估计是朱莉莉看到杨玮上门找我,有些慌了,不那么稳操胜券了,所以在这么多人面前来撕我,下我面子。

宋耀年此刻表情有了些变化,看向朱莉莉的时候,眉头有些凝重了。

桌上其他人,瓜被噎了一嘴,不说话。

所有人,都在等着我的回答。

我再次绽放微笑。

「那你可真够狗仔的,天天盯着别人的私生活。」

仔字,我特意清读了。

「那肯定不是,你俩大庭广众,我恰巧就看到了,杨玮……也看到了。」

「嗯,那又怎么样?我和杨玮已经分手了,和谁接吻,是我的自由。」

我没给朱莉莉继续质问我的机会,直接聊到话题最终点。

杨玮直接黑脸。

宋耀年轻微不察觉地笑了一下,被我捕捉到了。

朱莉莉看自己聊不下去,开始装傻装傻白甜。

「啊?分手了?真的吗?太遗憾了,抱歉啊,我都不知道你们分手了。」

我看着唱独角戏的朱莉莉,觉得好笑。

她以为我在大家面前,说了分手的事情,杨玮就能跟她走下去?

杨玮家庭条件不错,父母挑选儿媳妇儿的眼光不可谓不高,就算没有我,一个大专毕业父母也没文化的朱莉莉,也不可能入得了那二老的眼。

简直做梦。

朱莉莉装傻,那我也装傻好了,我模仿着朱的语调和神态:

「啊?你不知道?杨玮没告诉你?」

她顺着我的问题,无辜地摇了摇头。

我继续装傻,「什么?你都不知道他和我已经分手,就在他面前把自己脱光了?还……在厨房办事了?那你可真够开放的。」

我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朱莉莉,适时再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大家听完瞬间看向朱莉莉,又看了看杨玮。

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是我发现杨玮出轨,我离开的很狼狈,所以对事实小改动了一下。

保全我的面子,也能揭穿杨玮和朱莉莉狗男女的嘴脸。

朱莉莉狗急跳墙,冲过来就要对我动手,杨玮见势不妙,就闪到了一边。

宋耀年一下子冲了过来,挡在了我面前,隔开了我和朱莉莉,一手把我护在身后。

在场的都是成年人,我们四个人的关系,大家心里基本都有数了。

看向朱莉莉的表情越发地厌恶。

朱莉莉见状,加上杨玮也完全不护着她,急了,破罐破摔了。

「你装什么无辜,你接近宋耀年,不就是因为他比杨玮有钱有地位,俩人又是哥们,你不就是故意来刺激杨玮的吗?」

若说上面的问题,我都能对答如流。

但一涉及到我和宋耀年的关系,我就有些怯懦了,只好避重就轻。

「看来你第一个问题,自己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站在一边的杨玮,脸色瞬间垮了,自己睡过的女人当场说自己不如别的男人,他怎么受得了。

再见了,朱莉莉,杨玮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人,是不可能再认你了。

但我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杨玮,朱莉莉算什么,只对小三动手算什么好正宫。

「正巧,我的答案,跟你一样。」

说完,我看向杨玮,从上,看到下,最后停留在他的下半身关键部位,缓缓开口。

「杨玮,哪里比得上,宋耀年。」

说完,拉着宋耀年,离开了包间。

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了一巴掌声,和女人尖锐的哭声。

我连回头都懒得回头,一直往前走。

14

进门之后,我立刻把宋耀年压到墙上,手攀上了他的脖颈,主动凑了上去。

他闷哼一声,抓住我的手,阻止我。

「你这是报复性睡我!」

「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你先冷静下。」

说罢就带着我坐在沙发上,然后给我开了一瓶矿泉水,然后自己坐在我身边。

我咕咚咕咚灌水,宋耀年就看着我。

我不说话,他突然出声,「你想好了?」

不是,这个宋耀年前面一直动手动脚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婆婆妈妈的,令我很不解。

刚刚被狗男女激起来的吵架欲还没消退,我口气不佳,直接问。

「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你不行?」

「什么鬼?!」

我白了他一眼。

「我是说,你想好了,确定要分手,确定要跟我在一起?」

我气笑了,问的竟然是这个,我表现的还不明显吗?

我点了点头,「我确定。」

宋耀年听完就压了过来,搂住我的腰,脸贴脸对我说。

「好,那你现在可以吻我了。」

呵,还得瑟起来了,表情带着小傲娇。

「不,不吻。」

「为什么?」

「你不是说我吻技差吗?」

「……呵,女人,真记仇。」

说完,宋耀年就直接把我抱了起来,之后的事情在知乎都不方便细致描述。

只是,他抓起我的手表白,告诉我了一个秘密。

那天在餐厅,是他的初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