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捂好我的小马甲

所属系列:鉴爱高手,热血出击

捂好我的小马甲

鉴爱高手,热血出击

1

我母胎单身 19 年这个事,说起来主要怪我妈,从小她就告诉我,「闺女,有人欺负你,拿起棍子揍 BK 的。」

「可我是个女孩子呀。」

「那就拿个粉色的棍子!」

就这样,我长成了一个能徒手扛两袋大米的好汉。

这么多年,确实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但也没有男生敢追我!

淦!

我也是个渴望爱情的猛男啊,呸,少女呀。

这样下去还了得?!

求求了,让我吃一吃爱情的苦吧,承受一下当海王的痛。

据我闺蜜多年浸淫言情小说的经验,现在最流行娇娇软软只会嘤嘤嘤的小白兔,男人都好这一口。

这位纸上谈兵的大师建议我换个人设。

可是比起自己嘤嘤嘤,我更擅长让别人嘤嘤嘤。

我闺蜜气坏了,她恨铁不成钢地骂我,「低情商才说我不会,高情商要说我可以学。」

我想了想,问她:「你会吃屎吗?」

闺蜜:「……」

换人设计划本来就要不了了之,故事的转折却发生了。

大一开学典礼。

物理系的温澜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他身材修长,眉目清俊,再结合他专业的背景,我很难控制自己,不联想到什么实验室、护目镜,制服诱惑。

这种斯文败类,高岭之花。

可恶!

就算我的意志力足够坚强,也不能这么考验我吧。

19 年了,老夫的少女心如疯狗一般跳动。

看着台上的温澜,我血压飚起来了,这就是上天赐给我的压寨夫人吧,阿不是,意中人。

就在这时,机智的我听到周围有女生在讨论温澜。

我本能地竖起耳朵。

没有想听八卦的意思哈,真没有。

「温澜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呀?」

「外表清纯,楚楚可怜的那种。」

「也是,男人都喜欢能激起自己保护欲的,谁会喜欢母老虎呀,凶巴巴地跟个男人一样。」

……

我默默低头看了眼自己叉开 120 度的腿,以及拿肚皮当桌子的头皮以下瘫痪の坐姿。

我怀疑有人影射我。

于是我转头联系了我闺蜜。

闺蜜面无表情:「别,可不敢教你吃屎。」

「我可以学嘛。」

为了爱情,我忍辱负重。

就这样,我老老实实听从卧龙の闺蜜的指挥。

决定从今天起隐藏自己壮汉本性,做一只乖巧无害小温柔小白兔。

我闺蜜叮嘱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软萌甜乖」这四条核心精神,掌握住小碎步、对手指、装柔弱这三项主要特征。

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软妹。

我……我硬了。

拳头硬了。

淦!

为了吃爱情的苦,我忍着强烈的不适,接受了娘炮兮兮的自己――剪了个齐刘海、梳起了双马尾,穿起了小裙裙,迈开了小碎步,暂时封印住自己体内的力量。

2

出色的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为了温澜这朵高岭之花,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本人冒着挂科的危险翘掉了思修课,千里迢迢跑到物理系上课的教室来追男人。(划掉,是蹭课)

这种求知精神,谁看了不得夸我几句。

我梳着齐刘海,涂了斩男色唇釉,身穿娃娃领衬衣,脚踩软妹芭蕾鞋,睁着在镜子前练习过一百遍的小白兔一般的无辜眼神,迈着可爱的小碎步走进了教室。

靠。

我一眼就发现人群中的温澜了,明明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可气质却疏离淡漠,整个人好像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浑身上下都在说快来拱我吧,快来拱我吧。

我这个人什么都能拒绝,就是拒绝不了诱惑,这个温澜摆明了是在诱惑我,我真想冲上去扯着他的领子告诉他,你的小花招成功勾引到我了。

但是我不能。

我现在可是软妹呀!像嘤嘤怪的那种!

深呼吸一口气,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迈着内八字,软绵绵萌萌哒地走到了温澜身边的空位上。我内心默念了一遍 do、re、mi、fa、sol、la、si、do 后,锁定了 si 的声调后,牙齿漏气还吃字儿般说。

「温同学你好,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嘛,我保证不会打扰你学习。」

微笑!

成了!夹子音!

温澜抬起头,和我对视一眼,他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生物。

我懂,你惊诧于我竟然掌握这种快入土的小嗓音。

但他很快平静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一边对手指,一边眨巴着小白兔一般的大眼睛看向温澜,用眼神示意他让我坐进去。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我们俩四目相对,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沉默,在众人的围观中,我感受到了他们的震惊,估计是震惊于我怎么敢勇折温澜这朵高岭之花的。

可笑,这群杂鱼还不知道什么是先下手为强,什么是时间管理大师,现在不动手,难道等到八十再去当海王吗。

还是老师打起来圆场,「温澜同学,快让这位女同学进去,咱们开始讲课了。」

温澜睨了一圈,这确实是全班最后一个空位了,只能起身让我坐进去。

3

「我没有带课本,可以拜托你借我看一下吗,真的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温同学,拜托你了。」

温澜听完又看了我。

果然,他喜欢这样的声音,一般人听完鸡皮疙瘩都能跳舞。

他把课本往我这里推了一下,我甜甜一笑往他身边又靠近了一下,温澜身上有一股干净清透的木质香调飘了过来。

白松和他本人的气质倒是很吻合,我欣赏的眼神从他的高挺的鼻梁划到他干净流畅的下颌线,又从下颌线划到课本上。

直到――课本上明晃晃高等数学几个大字,险些晃瞎了我的 24k 狗眼。

这怕不是那个传说中的高等数学吧,这也是像我这种凡人能学的?

要是有能力学高数的话,我还报锤子法学院啊!

就在我求神拜佛之际,正好与讲台上秃头的高数老师对上了眼神,从他核蔼的目光中,我感觉到了不对。

「刚刚迟到的那位女同学,你起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的解法。」

好家伙,这些乱七八糟的弧线是什么鬼,我裂开了。

「老师,刚才温澜同学跟我说,他对这道题有一点点小看法~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思路呦。」

我还是第一次在温澜眼神中,看出这么丰富的情绪,仿佛写着震惊我妈几个大字。

他好像无法接受这个设定,从来都是绿茶勾引他,没想到有生之年也有被绿茶伤害到的一天。

我甜甜地向温澜露出一个软萌的笑容,元气满满地为他打气,「温澜同学,干巴爹!」

可能是我平时看了太多嘻哈节目,就连加油的口号也那么有节奏感,搞得大家莫名其妙就被带动起来了。

满教室的人都不由自主跟我一起念叨起来,气氛和谐地仿佛微商开年会。

「温同学,站起来!」

「温同学,站起来!」

温澜最后还是上台了,以行云流水的思路飞快地解出了一道难题。

ps:总之是我等凡人不明觉厉的那种水平。

虽然我不确定自己的小花招有没有狠狠勾引到温澜,但确实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么嫌弃我,到最后还不是约我在图书馆见面?

呵,男人。

不过嘛,我也可以理解他这种口嫌体正直的行为。

毕竟他的高数书在我这。

人家「一不小心」拿走的!

4

我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一小时到达图书馆,抱着一本中国法制史津津有味地啃起来。

开玩笑,除了追男人以外,我也是要念书的好吧。

别看我现在打扮成这种憨批样子,我好歹也是以法学院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大学的。

嘴炮武力双开花的那种全能型选手。

啃了一小时法制史,我伸了个懒腰直起身,去自动贩卖机买了听无糖可乐,咕咚几下刚喝完,就听见后头有个十分矫揉造作但肯定输给我的声音响起来。

「这不是缠着温澜的那个绿茶女吗,就你还会来图书馆看书呀!」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音乐学院的沈心晴。

据说军训的时候也对温澜有想法来着,但被温澜拒绝了。

像她这种战斗力的,我一个打五个。

我刚想怼她,余光却瞥见门口处有个帅气的身影。

我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得眼泪都飚出来了,这才抽泣着开口,小白花女主似的摆手,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没有…」

沈心晴拧着眉头:「我警告你,以后离温澜远一点,听见了吗?」

说着,她恶狠狠地戳了我一下。

我正好轻声尖叫了一下,柔柔弱弱地摔倒在地上。

眼中含泪,轻轻咬唇,一副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模样。

不出所料,门口的身影果然是温澜。

5

温澜看到了我们之后,上前拦住沈心晴。

即使是冰山人设,也不影响他的正直和善良!

「温澜……你怎么在这?」

「你是谁?」

「……我……我是沈心晴呀!」

我差点笑出声,好想在沈心晴脑门上写一个大大的惨字。

温澜的声音冷得出奇,不耐烦地看着沈心晴,「校园霸凌?」

「我我……我们闹着玩呢。」

该我上场表演了。

我抽泣了下,超小声的点点头,楚楚可怜地说:「嗯,是我自己摔倒的,和沈同学没关系。」

「对对对,温澜你听到了,她都说了和我没关系。」沈心晴急得团团转。

「我和温澜同学真的没什么的,沈同学你千万不要生气。」我怯(欠)怯(欠)地补充道。

沈心晴听完,看着地上的这棵小绿茶(我)惊掉了下巴。

温澜皱起眉,最后一次警告沈心晴:「好自为之。」

沈心晴伤心痛苦,彷佛就要脱口而出「终究是错付啦!」,然后,转身离开了。

只剩我和温澜两个人了。

6

我在地上也一动不动,温澜站在一边也一动不动。

温澜不耐烦了,说了一句。

「你没事吧?」

怎么可以没事?!

「我站不起来了……」

好半天,温澜才走过来,扶起柔弱无辜的我,

我顺势倒在他的怀里,感受到他有力的臂膀和结实的胸膛。

怎么办?完全不想起来。

「还不起?」

「哦……」

我恋恋不舍地从他怀里爬起来,结果,腿麻了?

一个没用上力,我一下扑在他身上,温澜连忙扶我。

然后,我的胸,怎么就钻进了他伸出的那双要扶我的手上?

我愣了。

温澜也愣了。

毁灭吧!阿西吧!

这太刺激了,饶是我自诩厚脸皮,也免不了老脸一红。

而温澜脸上的表情就更丰富了,连耳根都爆红了。

到底是谁吃谁豆腐?

我故作镇定地站稳,在心里默念一边自己的人设――虽然柔弱却仍然乐观向上坚强善良的小白花。

柔弱已经表演过了,现在要 cue 坚强乐观了。

我找了找夹子音的调子:「温澜同学,刚才的事,真的太感谢你了。」

「咳咳,举手之劳。」温澜又恢复了那副疏离淡漠的样子。

不,不能如此简单概括温澜的见义勇为!

不然我怎么后续请你吃饭,你再请我吃饭,我再再请你吃饭呢!

我立刻发出疑问。

「举手之劳?这……」

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只见温澜的脸又红了。

???

怎么肥事???

我什么都还没说呢???

7

第二次与我的贤妻偶遇,是在第一食堂的打饭窗口前。

彼时我正毫无绿茶人设包袱地奋战在打饭一线,好不容易排到我了。

打饭的大妈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小姑娘,一两米饭?」

瞧不起我是不是,「一两米饭……」

哪够?

可还没说出口,背后却传来一股酸痛,谁戳我?!老娘干正事呢!

我扭过头,机智的室友疯狂给我使眼色。

余光一撇,果然看到隔壁队伍里,温澜正在排队。

淦!

于是我只好生生咽下哪够两个字。

我保持微笑,「一两米饭……足够。」

温澜在旁边,我只能噙着泪水点了一道清炒小白菜,一道水煮西兰花。

糖醋排骨、大盘鸡,再见了,我下次再来临幸你们。

打饭的阿姨发挥的一如既往的稳定,抖到连菜叶子都不剩几根了。

「太抖了!」

我没控制住叫出声来。

大妈没听清,掀起眼皮瞅了我一眼:「你说啥?」

「太多了,阿姨你给的实在太多了,呵呵。」我掐着大腿温柔笑道。

我优雅地端着餐盘转身,并且自然地发现了温澜,顺理成章地和他打了声招呼。

温澜矜持地点点头,并不多话。

我注意到,他看向我餐盘的目光流露些许不赞同,不会是嫌多吧?!

不是,大哥,再少的话,我喝西北风好了。

我咽了口气,冷静,要学会做时间的朋友。

只要能追到手,你有的是时间教他什么是全员饿人。

8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里,朋友圈就是女人的第二张脸。

经营好这个战场,追起男人来也就事半功倍了。

对此,我足智多谋(划掉,存疑)的亲友团们为我量身打造了一套朋友圈文案模板。

下雨天,我特意穿着碎花连衣裙跑到宿舍楼下花坛子旁边,拿出从别的寝室借来的可爱雨伞,蹲下,温柔而娴静地为一朵烂漫的小花撑伞。

旁边的室友在耳边,「双下巴,收收!眼神,眼神!往下看,你别瞪眼!」

我被浇了个遍,终于搞定。

图片是,我蹲在花丛中温柔给花朵打伞的侧颜。

文案是,「要长成自己想长成的样子,如花在野,温柔热烈。」

我妈评论:没事吧?

发小:有病?

这些凡人理解不了我超凡脱俗的精神世界,我果断无视。

两天后,我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配图是本人在图书馆读书的袅袅倩影,长发弧度流畅优美地别在耳后,露出莹莹可爱的耳坠。书名恰到好处的露出――林徽因的《你是人间四月天》。

文案:「你是四月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撒在花前。」

我妈她们再一次准时出现。

我妈又来了:有这功夫,看点《活着》不好吗?

我爸:闺女受刺激了?

发小:放过林徽因吧,峡谷来不来?

?????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温澜没钓出来,反而钓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妖怪。

我闺蜜建议我直接搞个钓鱼文案好了。

于是本人化了一个小时妆,拍了两个小时,终于鼓捣出一张绝绝子的直男斩照片。

香肩微露√ 性感

甜甜的 wink√ 甜美

微微歪头,鼻尖和脸颊上涂着奶油√ 俏皮

再配上:「这条朋友圈,仅你可见」的钓鱼文案。

这种绿茶照真的是,不能轻易外传,于是我仅温澜可见,果断的按下了发布键。

两分钟以后。

果然不出我所料,有点赞提示了!

呵,男人。

就知道。

我点进去。

哈?点赞没了?

妈的,是手滑了?

我三个多小时,就换你的一秒不到???

9

第二天,我又翘掉了思修课(对不起,我在这里向思修老师道歉,我错了),然后混进了物理系的高数课,并且如愿以偿地坐在了温澜旁边。

这次的温澜,在我还没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就主动给我让座了。

我高兴坏了,这对我来说,算得上是质的飞跃了!

这代表着,他的身边,有我的位置呀!

下课后,温澜被同学叫走一起打球,我磨磨唧唧地收拾东西,回味着刚刚这甜蜜的一节高数课无法自拔。

正收拾着,有个戴眼镜的男的突然走进来,一看见我,眼睛都亮了,直勾勾地向我走过来。

在我面前站定后,咧开嘴一笑。

「同学,我喜欢你。」

「我知道你看林徽因,还那么有爱心,给小花打雨伞,我也想成为你的四月天!」

这谁?社团纳新时我加的吗?

我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温澜都不在,老子装给谁看。

眼镜男咽了口口水,一脸痴汉地说,「你的声音真好听,温温柔柔的,你的腿也好长,穿上丝袜一定很漂亮。」

我靠北?

教室里就跟我说这个???

我又调出来自己的夹子音故意问道:「哦是吗?我学个空姐给哥哥听一下?」

眼镜男暴风点头,脸巴巴地凑过来,「好呀好呀。」

我深呼吸一口气,气沉丹田,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喝一声。

「你 XX!让你关机你不关机!你 XX!」

说着,我一脚踹在他小腿腿骨上,疼得他哀嚎一声摔在地上。

「哪里来的野猪精也敢来骚扰我,没有镜子还没有尿吗!」

我凶残地瞪了他一眼,「再敢来骚扰我,老子要你狗命!」

「晦气!」

出了这口恶气,我拿起包头也不回地从前门走了。

而在我没注意到的后门,去而复返的温澜颇为惊讶地挑起眉,饶有兴致的笑了。

10

周末到了,我在微信上试着约温澜出去。

当然了,我是打着请求他替我补习高数的旗号。

本以为他会拒绝,我还特意准备了好几套说辞,没想到他当场就同意了。

我感动了,这就是学霸对知识的尊重吧。

我们约在了一家网红甜品店。

为了契合今天的主题,我扎了一个丸子头,穿了一身雾霾蓝的法式小裙裙,又配了一条果汁冰短项链,整个人甜美极了。

巧的是,温澜也穿了一件蓝色的衬衫。

看着镜子里的我俩,我暗自点头,好特么般配呀。

不对,我怎么能说特么两个字!

「想吃点什么?」温澜很绅士的问我。

我甜甜一笑,软软地说:「我要一个米布丁树莓蛋糕。」

不知道为什么,温澜今天总是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满是兴趣地看着我,搞得我十分高兴,食欲大振,连晚饭都能多吃两碗。

「要不要再喝点别的?」温澜友善地建议。

好滴好滴,我连连点头:「我要一杯多肉葡萄,少冰标准甜加脆波波多芝士~」

吃过甜品,温澜又约我去吃饭。

这不去是人?

为了维持我的人设,我故意隐藏了自己的真实食量,斯斯文文细嚼慢咽。

还点了一杯名叫《挚爱之罪》的鸡尾酒,酒单里面最贵的一款,温同学你可以明白我的潜台词哦~

唯一失策的是,这鸡尾酒差点把我直接抬走。

(用命学到的知识!越贵的鸡尾酒,它加的酒精越多!)

11

你很难指望一个喝醉的人保持人设。

我定定地看着温澜,说出了我今晚的第一个无理的要求。

……

……

「我……」

…………

「我……饿了!」

温澜哭笑不得又给我点了一份意面,「那刚才还说自己吃饱了?」

我狼吞虎咽地吃完,扯着温澜的袖子耍赖。

「旁边桌点的汉堡我也想吃!」

温澜气笑了,又叫来了服务员。

我又扫荡了一份美式街边小汉堡,一份四个。

然后才拍拍肚皮,一边打嗝一边瘫进了沙发里。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被温澜半架着出了餐厅。

很快他就意识到,虽然餐厅离学校很近,走路可达,但我可不是个会老实走路的人。

我更喜欢用飞的。

「我要起飞!呦!」我仗着有人支撑着我的重量,抬起双腿就要坐飞机。

即使是喝醉了,我也依然牢记,俩脚离地了,病毒就关闭了。

我的姿势太刁钻了,温澜差点没抱住我,他被我气的没脾气了,只能苦笑着背起我。

脸颊贴在他宽阔的背上,我意识有点昏沉沉的,不一会就沉沉睡去了。

听见背后平缓的呼吸声,温澜轻笑了一声。

「可算消停了。」

12

本人是在第二天中午恢复神志的,可是,为什么嗓子哑了。

肯定是夹子音说太多了。

据知情人士宿管阿姨透露,我当时喝多睡着了,是温澜把我背回来的。

我慌了!

就我这个酒量不会忘了干什么该干的吧!

我又连忙去温澜那里旁敲侧击,我昨晚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行为。

温澜没有回答,而是问我下午去不去图书馆。

哟吼?

我的春天要来了?!

高岭之花低下了他高傲的花骨朵了?

难道温澜是被我端庄大方的酒后表现给吸引了?

我一阵窃喜,我就知道自己能行。

到了图书馆,温澜果然已经在学习了。

看到我来了,他十分自然地递给我一杯葡萄多肉,少冰标准甜加脆波波多芝士的那种。

天呐!

温澜他?居然记住了我的口味?

我小声惊呼了一下,想跟他咬耳朵,表示一下感谢。

还没找到夹子音的调子,他就点了点我的脑门,示意我不要喧哗,赶紧看书。

温热的指尖触到我的额头,我呆住了,猛地看向温澜,他还是那副清冷沉默高岭之花的样子,莫名的眼角却有几分笑意。

撩妹吧!

他是在撩妹吧!

老夫的少女心又疯狂悸动起来。

13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温澜经常一起去图书馆,约饭,看电影,就好像一对情侣一样,可是这中间又好像差了点什么。

我很苦恼,温澜到底对我是什么想法呢,打算什么时候跟我表白,总不能是想撩完就跑吧。

想到这里,我冷笑一声,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温澜要是真敢撩完就跑,就不要怪我野蛮了。

这一天,我又跟温澜约在了图书馆。

没办法,这就是学霸情侣吧,永远保持对学习的忠诚!

我背了一上午法条,感觉头晕眼花的,于是就到天台上去吹吹风,顺便带着温澜送我的唯一的礼物去放松一下。

一颗文玩核桃,(微笑.jpg)

他说盘核桃有助于预防老年痴呆。

真是巧的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沈心晴怒气冲冲:「原来你这种脑袋空空的人,还懂得装绿茶?你装纯的事王伟都告诉我了,我要到温澜面前去揭穿你的真面目!」

又是沈心晴,无语子,这姐跟我是有什么孽缘吧,怎么我走到哪她跟到哪。

我不想跟她讨论弱智问题,于是径直走到沈心晴面前,痛心疾首地看着她。

「这到底是为什么?」

「什么…什么为什么?」沈心晴被我整懵比了。

「还能是为什么,为什么人类进化的时候,你非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沈心晴急了:「你骂人?!」

「我可没有骂人,我骂的是你!」

搞笑了,这会没有温澜,老子也懒得装了,拿出了嘻哈圈 battle 的气势。

「真是心疼姐姐,干嘛非要来攻击我最坚固的地方呀,脑袋空空的我,高考也就比你高了个两百来分吧,你能不能进化完全了再来和我对线。」

「你!」沈心晴急了,挥起胳膊想扇我耳光。

还没碰到,就被我一把抓住,按在墙上。

还想跟我动手?我气笑了。

「对呀,我就是绿茶呀,我来免费教你一课,你这样的绿茶和我这样的绿茶最本质的区别知道是什么吗。」

我徒手捏碎了手中的文玩核桃,冷笑着说,「我有力量呀。」

我从沈心晴的眼神中读出了惊恐两个字。

看着摇摇欲坠的沈心晴,我语重心长地告诫她,「美人只配强者拥有,被狼保护过的男人,是不会看上野狗的。」

括弧,而我就是强者,括弧完毕。

话音刚落,我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

糟糕。

14

我赶紧放开沈心晴,然后捏住她的手,把自己的胳膊放进去,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泪眼朦胧地望着温澜。

沈心晴被我的操作惊呆了,她合上嘴,委委屈屈地找温澜告状:「她刚才想打我!」

我跑到温澜身边,吭吭唧唧地拉住他的袖子,梨花带雨地看他。

温澜半倚在门口墙壁上,阴影打在他的发梢上,给他平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痞气,似笑非笑。

沉思片刻,温澜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

「她这么弱不禁风,打不过你吧?」

我靠?

难道听见前半集了?

我没放弃,继续装出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嘛,呜呜,还好你来了。」

温澜盯着我看了会,突然把我掰过来正对着他,然后手搭在我肩膀上,俯身凑近我。

「她打不过你的,别计较了。」

我呆滞了一秒钟,「什么?」

「喏,核桃都被你捏碎了,她手腕都红了,上面还有红印子。」

「你多大力气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

明明沈心晴过来找茬,还先动的手。

怎么现在温澜反过来指责我?

「你眼神有问题?我不还手难道让她打吗?」

我气的火冒三丈,还敢给我护着沈心晴???还说我下手不知轻重???

我一着急,连夹子音也忘了装了。

温澜沉默,沈心晴也沉默了。

完了。

马甲,掉了。

可温澜丝毫不惊讶。

「你早知道了?」

温澜点点头。

那一瞬间,我好委屈。

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扒光衣服站在路边一样,被人浇了一头冷水。

枉我还傻兮兮地表演独角戏,被人看穿了也不知道,比小丑还要可笑。

这种羞愤的情绪比一百个沈心晴更让我难受。

「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我努力将眼泪憋回去。

温澜面色凝重,想来拉我的手,却被我一把甩开。

「离我远点!」

15

我对温澜失去兴趣了。

我对一切都失去兴趣了。

碎花裙没了,斩男色不见了,换上我熟悉的大 T 恤大短裤。

什么?刘海油了?

没事,散粉拍拍就可以了,洗什么头啊。

食堂里,我又站在了手抖的大娘的窗口。

「还是一两?」

「不!今天,给我来五两!」

我面无表情,大娘一脸惊讶,旁边的室友无语。

「你直接说半斤就行。」

我瞪了她一眼。

我都失去爱情了,还跟我纠结这些?

「土豆烧牛肉、炖排骨,那个,鸡腿再来一个!」

大娘也不知道我今天抽什么风,继续给我盛着这些肉菜,嘴里嘀咕,「这都赶上体育生了。」

大娘的手,已经有了肌肉记忆,不忘在接触餐盘时抖两下。

我都失去爱情了,还少给我肉?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对阿姨平淡地说。

「阿姨你手抖什么?把掉下去那三块牛肉给我盛上来!」

等我端着餐盘转身,却看到了温澜,原来,他刚刚一直就站在我身后。

我当作看不到,绕过他就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16

温澜给我发了几次信息,我都没回,然后我删了他。

今天,在食堂遇到,他竟然不顾我的情绪,直接坐到了我对面。

食堂人多,拼桌也无可厚非。

可大哥您就不能换一桌?

我默不作声,就是一直吃。

吃着一半,温澜把他盘子里的牛肉夹给了我。

这一下子又让我回忆起他看我出丑的经历,我立刻把肉夹了回去。

「吃不了别给我,拿去喂狗。」

室友看得一愣一愣的,怎么突然对压寨夫人这么凶。

大家看得出来温澜有话对我说,纷纷找理由撤场。

「都给我坐好!」

我们这桌气氛正凝重的时候,我正一肚子火气的时候,还偏偏有人撞到我的枪口。

右手边的一桌,坐着一对情侣。

男的呢,长得也就那样,女的呢,挺好看,但唯唯诺诺。

男:「那样的女生怎么会有人看得上?」

女:斜眼看了一下我。

男:「你看看,穿成那样,一点女人味儿都没有,你可别那样。」

女:低下头。

室友们深吸一口气。

药丸。

我刨完盘子里最后一块肉之后,擦了擦嘴。

起身。

走到了旁边桌。

坐在了男的旁边。

「我穿成哪样了?」

男的没想到我敢当面直接杠,反而怂了。

「哎呀,你谁啊,我又没说你。」

我站起身,微笑地俯视着面前又怂又多嘴的贱男,调用起我那许久不见天日的架子音。

「是这样的女人味吗?」

话音未落,我一巴掌「纾 垢他脑袋按桌子上了。

周围的人都惊奇地看着我们,室友和温澜也赶紧来劝架。

我则按着他的脑袋在桌子上摩擦。

「我们该什么样就什么样,轮得到你废话?」

「你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臭德行!」

「姑娘,我劝你离这种傻 X 远点,雷劈他的时候别拖累你!」

「以后在学校里,你给我夹好自己大尾巴做人,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我还想再补两脚,但是被温澜硬生生拉走了。

17

「你拉我干什么?」

「你生我气就生,迁怒别人干什么,你看那男生样子,哪里打得过你?」

「废话,两个他也打不过我!」

「好好好,你最厉害!」

我不回答。

温澜上前一步靠近我,伸出手对我说。

「手机拿来。」

「干什么?」

「微信好友加回来。」

……

靠,突然提这么尴尬的事情,我一下别扭了,阳刚之气瞬间消失了。

「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

「我不要加你好友!」

「那你要不要加男朋友好友?」

「我不……什么?」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温澜,他自己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温澜笑眯眯地看着我,又追问了一句。

「要-不-要-加-男-朋-友-的-好-友?」

说完就看戏一样,等着我的回答。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到底什么意思,他不是在逗我吧,他不是心疼沈心晴吗?

怎么跟我突然来这招?

「你不是心疼沈心晴吗?你不是关心她红印子吗?」

「你吃醋了?」

「我没有!我陈述事实!」

「我没关心她,我再不拉开你俩,你再把人打出事故。」

「那不还是关心她?!」

「……」

温澜不回答了,我承认,此刻我有些真胡搅蛮缠了。

他第三次问我。

「那你加不加?」

「加!不加亏大了!」

18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啊?」

「上完高数课那天,你在教室里单挑猥琐男,本来想帮帮你的,没想到你自己就搞定了。」

那岂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了?!

晚风中,我的少女心碎成了一瓣一瓣的。

「所以你到底在做什么?喜欢玩一些莫名其妙的角色扮演?」

温澜单纯地问我。

什么?

「不是你喜欢嘤嘤嘤的软妹吗?」

温澜无语了,他沉默了一会,似乎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回答我。

「谁告诉你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都是道听途说外加瞎几把推测得出来的呀!

我裂开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我在搞什么行为艺术。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的世界突然变得真实了起来。

我这才察觉到温澜和我的距离近的不像话。

远远地超过了安全距离。

我下意识想往后退一点,又被他按着后脑勺拖回来。

「还没盖章呢!」

温澜轻笑出声,虽然是笑,却并没有让我感到放松。

我的天呐,我的初吻是不是就在今天了?

今天是几号来着?星期几来着?现在是几点?

温澜不断靠近。

……

他拉起我的手。

……

小拇指。

……

勾起我的小拇指。

……

和我拉钩?

????

我一脸生无可恋。

内心大骂幼稚!

然后,温澜趁我不注意。

轻轻吻在了我的额头。

点击查看下一节

喜提二手男友 ? 赞同 289 ? 目录 39 评论

分享

鉴爱高手,热血出击

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