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恶毒女配觉醒记忆后

所属系列:觉醒时刻:炮灰她逆天改命

恶毒女配觉醒记忆后

觉醒时刻:炮灰她逆天改命

将要和男主携手步入婚姻殿堂时,我觉醒了作为恶毒女配的记忆。

小白花女主跑来抢亲,哭着说自己才是男主的真爱,而我果断选择放手。

她不知道,男主家快要破产了,只有靠和我家联姻才能活下去。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和乱成一锅粥的婚礼现场。

我不由啧啧一声。

天凉了,是时候让男主家破产了。

哦,还有他的女主白月光。

1

「盛慕先生,你是否愿意娶陆瑜女士为妻?

「无论她将来富有还是贫穷;

「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与否;

「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婚礼现场,司仪正念着千篇一律的经典台词。

还没等盛慕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教堂门口忽然传来尖利的女声——

「阿慕!」

一个穿着白色纱制长裙,手中捧着花的女孩出现在了教堂门口。

她身上的纱裙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和我今天的婚纱非常相似。

仿佛她才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一般。

场内的宾客交头接耳,不断打量着我们三人。

陆家和盛家两边的长辈更是眉头紧锁,强压怒火。

我不咸不淡地扫了一眼盛慕。

此时,在他眼中,未婚妻、婚礼、父母全都被抛到了一边。

他只看到了那个穿着白纱长裙,泪盈盈地喊着他「阿慕」的女孩。

「阿慕。」

女孩坚定地走到了盛慕身边,和他十指相扣。

然后不卑不亢地转头看向我。

「陆小姐,我是盛慕的女朋友,沈静月。」

哦。

早就知道你了。

我没有多分给她一个眼神,依旧看着盛慕。

「盛慕,解释。」

我冷冷道。

盛慕皱起了眉头,看向沈静月。

「不是让你在别墅里好好休息的吗?

「今天风这么大,出门也不知道披件外套。」

说着,他无比绅士地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沈静月身上。

沈静月眼中盈满了泪珠,摇摇欲坠。

「你还说!

「要不是看电视,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

说着她转头看向我,满脸坚定道:

「陆小姐,如你所见,我和阿慕是真心相爱的。

「我知道你跟他有婚约。

「也知道你们其实是商业联姻,根本没有感情。

「或许在你们这些上流人士看来,金钱就是一切。

「但是陆小姐,我想告诉你:

「只有金钱,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强行绑在一起,只会让你们两个人都痛苦。

「阿慕爱的人一直是我,我爱的也只有他。

「希望你能放手成全我们。

「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沈静月。

「你怎么知道知道只有钱的婚姻不会幸福?

「你又没有钱。」

沈静月哽了一下,随即站得更笔直了。

「感情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我爱的是盛慕这个人,和他的钱没关系。」

说着,她扭头含情脉脉地看着盛慕。

「阿慕,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被家里人控制得喘不过气来。

「但你的人生是属于你自己的,而不是商业交换的一件筹码。

「和陆小姐在一起,只会让我们三个人都不幸福。

「你应该勇敢地选择自己要走的道路。」

如果说盛慕先前还有几分犹豫的话,此刻则已经完全被沈静月的话打动了。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抱歉」。

然后义无反顾地拉起沈静月的手,离开了教堂。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和乱成一锅粥的婚礼现场,我不由啧啧一声。

好一出为爱奔逃的大戏。

只是这一次,他们未必还能那么顺利了。

2

婚礼开始前半个小时,我脑海中忽然觉醒了一段记忆。

这个世界是一本书,而我是一个恶毒女配。

主角是沈静月和盛慕。

从沈静月的角度看,这本书是这样的:

单纯小白花偶遇霸道总裁。

在经历了巧取豪夺、你逃我追等一系列拉扯后,两人终于修得正果。

而这时半路忽然杀出一个未婚妻女配——

也就是我,处处针对女主。

女主伤心之下,转头温柔男二的怀抱。

却不想男二其实是恶毒女配的弟弟,从小就惨遭跋扈女配压迫。

男主,男二和女主发现他们有共同的敌人——恶毒女配。

于是,他们协力扳倒了女配。

男女主幸终,男二则默默守护着女主。

而从我的角度看,这本书是这样的——

作为陆氏集团的独女,我从小就被当继承人来培养。

然而,十八岁那年。

母亲去世不到半年,父亲就将私生子接回了家。

他叫陆珏,只比我小三个月。

在母亲怀孕期间,那个男人就出轨了。

甚至给私生子取名,都用了和我的「瑜」同样偏旁的「珏」。

陆珏资质蠢钝不堪,处处都不如我。

但他胜在是个男的。

「小瑜虽然好,到底是个女孩子,以后要嫁人的。

「阿珏只是现在年纪比较小贪玩而已。

「男孩子都这样,平时爱玩,认真起来就比女的强得多了。」

为了给他的宝贝儿子铺路,他甚至亲自出手打压我,边缘化我在集团里的位置。

幸好,陆氏集团并不是那个男人一个人说了算的。

除了父亲外,还有爷爷。

老爷子是个相当迂腐的人。

一方面,他同样抱着,还是得靠男孩子继承香火的想法;

另一方面,他又颇为重感情。

我是他养着长大的,情谊非同一般。

但这情谊也只够让他在我和陆珏的争斗中保持中立。

想要让他彻底倒向我这一边,我还需要更多筹码。

盛慕,就是我的筹码。

盛慕两家是世交,两位老爷子曾经是战友,情谊深厚。

两个老爷子醉酒时,曾经提过要让两家的小辈结亲。

但后来,盛家日渐没落。

盛慕和我那没用的弟弟一样,都是中看不中用的。

平时面子倒是摆得很足,公司一有什么事,就只会抛出一句:

「找我秘书解决。」

经过这些年的挥霍,盛家早就是穷途末路,只剩个花架子了。

若放在往常,盛慕这种游手好闲,又四处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但为了得到老爷子的支持,我也只能勉为其难捡一回垃圾了。

而盛家自然也不亏。

和陆氏联姻,他们能获得一大笔资金流支持。

且我还保证,在得到陆氏继承权后,会立刻与盛慕离婚,并支付他一大笔酬金。

而盛慕所需做的,只是在我们婚姻存续期间,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少沾花惹草而已。

但我没想到,他居然在婚礼上就给我出幺蛾子。

盛慕拉着女主为爱奔逃,留下我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虽然心里恨不得把这个毫无契约精神的废物扫进垃圾桶里,但我还是忍了。

我还需要这个筹码。

至于沈静月,一个捧着垃圾当成宝的恋爱脑罢了,还入不了我的眼。

但我实在没想到,这个恋爱脑居然能和我那私生子弟弟也扯上关系。

果然白痴与白痴之间是会互相吸引的。

三人开始联手。

虽说是三个臭皮匠,也能顶个诸葛亮了。

盛慕说服了盛家支持陆珏;

而盛家老爷子则转而说服了我家老爷子支持陆珏。

原本平衡的天平终于倒向了陆珏那一边。

而在他掌权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外宣称我疯了。

我被关进了最严密不见天日的精神病院,在那里无望地度过余生。

3

老实说,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些记忆的时候。

我第一感觉不是愤怒,也不是仇恨。

而是憋屈。

盛慕,一无是处,且没有契约精神的恋爱脑;

陆珏,一无是处,且是个私生子的恋爱脑;

沈静月,一无是处,且理直气壮当小三的恋爱脑。

一想到我努力拼搏了这么多年,最终败给了三个恋爱脑。

我心里就说不出的憋屈。

但既然上天让我觉醒了书中的记忆。

就说明老天也看不下去恋爱脑祸害人间了。

既然如此,不把那三个恋爱脑扔垃圾桶里回炉再造一遍,岂不枉费了这一遭?

4

好不容易收拾完婚礼的烂摊子,我第一时间打给了盛慕的父母。

「叔叔,阿姨,我和盛慕的婚礼,就此取消吧。

「还有先前答应的那笔融资,我可能也要再考虑考虑。」

盛父盛母早就心惊胆战地等着我的电话了。

在听到我说要取消婚约的时候,立马紧张道:

「小瑜啊,你先别冲动。

「盛慕他就是年纪小,被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了魂。

「我们会好好劝他的。

「等他以后收了心,就知道还是小瑜你最适合他了。」

「年纪小你们就多给他请几个保姆。

「我没那个闲工夫给巨婴换纸尿裤。」

我毫不留情道:

「和盛慕的婚礼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双方各取所需。

「既然你们先不守规矩在先,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合同上详细写了违约时需要赔付的金额。

「到时候我会让我的律师跟你们详谈。

「就这样,我下午还有几个会要开,挂了。」

不顾对面的苦苦哀求,我直接按下挂断键。

呵。

上一世,我为了保留盛慕这个筹码,选择打掉牙往肚里吞。

不但坚持不愿退婚,还为了讨好盛家父母,加大了对盛氏的投资力度。

结果呢?

我给他们的钱,很快被盛母打给在外避风头的盛慕。

而盛慕美滋滋地拿着我的钱,和沈静月花天酒地。

后来因为沈静月怀孕了,盛家立刻变脸,认下了这个儿媳。

还倒戈转帮陆珏对付起了我。

盛家就是一窝的白眼狼。

这一次,没有我的支持,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跳到几时。

5

对外公布了解除婚约的消息,对内又安抚好老爷子和亲爹后,我开始表现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每天该上班上班,该开会开会,该加班加班,该打压陆珏时就打压一下。

在外人看来,我似乎已经完全放下了这码事。

但实际上,我一直派人偷偷盯着盛慕和沈静月。

两个人躲到了离这里有大半个中国的 A 市。

说来也奇怪,又没有人在通缉他们。

在我宣布和盛慕解除婚约后,两人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宣布在一起。

但这两人不知为何就是远远地躲了起来。

盛家虽然一直苦口婆心地劝盛慕跟沈静月分手,但以他们那无脑爱子的劲儿,若盛慕坚持到底,最终盛父盛母怕是也只能妥协。

但在看完私家侦探源源不断发来的消息后,我大概了解了情况。

沈静月一直觉得,盛慕这个从小靠着家里的钱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废物很可怜。

虽然他有很多钱,过着远超过大部分人的生活。

但他可是失去了自由啊!

沈静月鼓励盛慕:

「我相信你的能力。

「你完全可以先在外面做出一番事业。

「等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后,叔叔阿姨他们肯定不会再逼着你去联姻了。

「阿慕,我愿意和你一起打拼。

「我们一起从零开始创造未来好吗?」

盛大公子浪迹欢场多年,从未有女人说过要和他一起吃苦这种话。

他大受感动,当即发誓要白手起家,闯出一番事业来。

看到这段消息时,我沉默了。

我所熟知的盛慕——

不学无术,游手好闲。

一个月可能不会进一次自家公司,对业务往来毫不上心。

原书里盛慕在沈静月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

邪魅狂狷,自信油腻、财大气粗的霸总,一掷千金的大撒币,什么事都交给私人秘书处理、半夜让秘书爬起来加班还不给加班费、一言不合就要开除人的黑心老板。

光靠着这些,沈静月是怎么看出盛慕有能力白手起家的?

难道就因为盛慕长着一张看着像是精英的面孔?

然而,他那副怡然自得、高高在上的精英模样,全是靠金钱堆砌起来的。

任何人,但凡有足够的资产,家里人又愿意投入教育之中——

他上着最顶级的学校,有最顶配的教育资源;

他玩着马术、滑雪等需要大把烧钱的所谓「高级」运动;

他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高雅;

他身边往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

这种靠金钱堆砌出来的光芒,确实能使一个人看起来有模有样。

别说是人了,就是狗能都装出贵族的派头来。

但褪去了金钱的光芒,里面的东西很快就会显出原形——

他什么也不是。

6

盛慕说要靠自己白手起家,实际上启动资金全是盛母私下给的。

盛氏集团本就岌岌可危,盛母还一个劲地给儿子贴钱,真不知道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

盛慕和沈静月正沉浸于创业的巨大热情之中。

我只派人盯着,没有过多出手干预。

因为我相信,用不着我出手,他们自己也能把事情搞砸。

而陆珏这一边就不一样了。

直到婚礼那天看到沈静月,他才知道自己心中的女神竟然和盛慕是男女朋友关系。

陆珏一方面失落,一方面又很关心沈静月消失后跑到哪去了。

沈静月为了不让人找到她和盛慕,把所有联系方式都换了。

这段时间,陆珏一直派人在外头寻找两人,但始终一无所获。

当然,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

让陆珏找到他们,然后三个人联合起来再对付我一次?

想得倒美!

这一次,不到关键时刻,我不会让他有见到沈静月的机会。

陆珏心里牵挂沈静月,每天魂不守舍。

本就干得一般的工作更是多处疏漏。

就连平时最宠儿子的父亲也不得不当着所有股东的面痛斥了他一通。

我则趁机夺了他不少权。

盛家父母则天天缠着我,劝我别冲动,继续当他们儿子的接盘侠。

他们甚至想通过陆家老爷子来向我施压。

但全都被我顶回去了。

在搅黄了几笔盛氏集团的单子,让盛家父母吃到教训后,

两人终于老实了点,再不敢出现在我面前。

日子就这么平波无澜地过了几个月后,我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7

盛慕的小公司破产了。

他好高骛远,不切实际,自己没有能力,又爱压榨员工。

公司开了几个月,一分钱都没挣到,甚至还背了几十万的债。

放在过往,盛慕一晚上就能花掉几十万。

这点钱,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他习惯地打电话,想找家里要钱。

然而很快他得到了一个天塌地陷的坏消息:

盛家要破产了。

别说公司,就连现在家里住的别墅、开的车,全都要被银行收走抵债了。

盛家能这么快破产,确实有我一点点小功劳。

在看原书时,我就忍不住多次感慨盛慕身边的王秘书真是个人才。

不过老板布置多么不讲理的任务,他都能妥善完成。

虽然老板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但他依旧努力顶起了盛氏半边天。

这样的人才,留在盛氏当牛做马,拿一个月八千的工资,岂不是太浪费了?

于是,我果断开出了数十倍的工资,把王秘书挖了过来。

王秘书是个谨慎人。

他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先拐弯抹角地问了一堆问题。

其中最核心的一条是:

「您是出于对我本人能力的看重,还是出于对盛家的报复,而进行的挖角行为?」

「二者兼有。」

我开诚布公道。

「我不会为了私仇耽误公事。

「找你,必然是你能力上有让我看重的地方。

「当然了,在不影响公务的情况下,小小地泄一下私愤,也不失为一种双赢。

「据我所知,王秘书对盛总也有挺多不满的地方吧?」

王秘书眼镜底下寒光一闪,似乎回忆起了无数违反劳动法的往事。

「合作愉快。」

我唇角一弯。

8

我招王秘书,并不是为了让他进陆氏集团给我当秘书。

我想通了。

盛慕那种毫无能力的废物,都有胆子白手起家。

我比他有钱,比他有能力经验,比他有更多的人脉资源。

凭什么我不能?

陆氏集团的继承权我不愿意放,是因为我不能眼看着母亲当初陪着父亲吃了那么多苦得来的一切,白白落在私生子手里。

但同时,我也不想再事事看老爷子和父亲的脸色了。

于是,我明面上还在陆氏集团;

背地里却开始创立自己的公司。

只是我只负责幕后工作,明面上的事则全权交给王秘书。

他本来就有管理公司的才能,过去盛氏大部分事务都出自他手;

然而盛慕只把他当一个保姆般随意使唤,拿的工资也少得可怜。

现在,他终于能放开手脚施展自己的抱负了,整个人干劲满溢。

在他的出谋划策下,我又从盛氏集团挖走了不少实干人才。

最后盛氏留下来的,只有一些尸位素餐的关系户。

盛氏就像一艘快要沉没的船,被我抽走了最核心的骨架,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塌了。

盛父盛母走投无路,又跑来求我施舍。

「小瑜,阿姨求你了,你帮帮盛氏吧。

「等阿慕回来后,我一定让他好好对你。

「我知道你这孩子平时最重感情,不会袖手旁观的对不对?」

啧啧,这话说的。

我不但要袖手旁观,我还要落井下石呢。

看着泪眼婆娑的盛母,我微微一笑。

「阿姨,您觉得我看着像收垃圾的吗?」

盛父脸憋得通红,恶声恶气道:

「你跟盛慕订过婚,也算半个我们家的人了。

「哪有婆家出事媳妇不帮忙的?

「你帮我们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你爸妈没教过你做人媳妇的道理吗?

「像你这种恶媳妇,谁家敢要!」

我笑得更开心了。

「你管谁家敢要?反正你们家要不起。」

我毫不留情地扬起下巴,让保安直接把两人丢出去。

虽然跟盛母打嘴炮时,我说自己不是收垃圾的。

但实际上,我是。

我不但收垃圾,我还专收盛氏的垃圾。

盛氏倒闭后,许多资产都被廉价打包处理了。

有一些项目,开发价值巨大,但许多公司因为缺少相关的开发人才而拒绝收下。

但我就不同了。

我这里全部都是盛氏当初的骨干。

那些其他公司看着觉得棘手的项目,对我来说却是巨大的宝藏。

于是我痛痛快快地以近乎白菜价买下了一堆项目。

不出意外的话,几个月内,我就能收获第一桶金了。

虽说新公司刚刚起步,规模和陆氏这种大型集团完全不能抗衡。

但我相信假以时日,它一定会成长为能与陆氏比肩的庞然大物。

9

和我的春风得意相比,盛慕那边可就愁云惨淡了。

他习以为常地想找家里要钱,却收到了盛家破产的消息。

盛慕方寸大乱,一时间浑然不知所措,只想赶紧回家。

然而尴尬的事情来了。

经过这几个月的挥霍,加上公司的破产。

盛慕和沈静月都一贫如洗。

两个人身上的钱凑在一起,也就只有一百多。

连一张飞机票都买不起。

盛母这边也焦头烂额。

一张机票钱,凑一凑大概还能拿出来。

但盛家的账户现在被冻结了。

是以她也没办法给千里之外的儿子支持。

盛慕倒是可以和他那群狐朋狗友借,但他又拉不下那个脸。

——实际上,在盛家破产的时候,就有不少人默默将他拉进黑名单里了。

而沈静月,也同样拉不下脸去借钱。

和盛慕交往的时候,她带着对方回老家过。

家里的亲戚朋友,还有中学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同学,全都知道她交了个又帅又有钱的男朋友。

要是被他们知道,男朋友家破产了,谁知道会被怎么嘲笑?

两个人都拉不下脸,最后沈静月咬咬牙——

「现在回去也只会被讨债的找上,避避风头,过一阵子再回吧。

「老公你去找份工作先干着。

「你这么年轻,有手有脚的,肯定能养活我跟孩子。」

——没错,沈静月还是怀孕了。

原作中,她靠着这个孩子成功上位,得到了盛家的认可。

而这一次,孩子倒是如期而至了,盛家没了。

沈静月孕期反应很大,经常四肢酸痛,恶心想吐。

这种情况下,指望她去打工根本是不可能的。

于是锦衣玉食了大半辈子的盛慕,终于不得不开始真正自食其力。

凭良心说,盛慕的简历算是相当不错。

他高考完后,家里便直接送去国外大学镀金;

回国后,直接进入盛氏集团,从部门经理一路做到总裁。

再加上相貌堂堂,谈吐不凡,很能唬人。

是以一开始,还真让他找到了几份还不错的工作。

但没过几天,他的真实面孔就会暴露出来。

不仅对于业务一无所知,上班时什么都不干,还态度极其恶劣,对上司和下属都一副颐指气使的面孔。

于是没过多久,他就被开除了。

没有一家公司,他能成功渡过实习期。

甚至有好几次,他直接跟人大打出手,最后被保安架着丢出了公司。

连续丢了无数次人后,心灰意冷的盛慕干脆放弃了找工作,每天在出租屋里酗酒。

为了不被饿死,沈静月只能挺着肚子出去找工作。

她学历低,只能做些端盘子洗盘子一类的活。

一个月下来工资也就三千多,其中一部分被盛慕拿去酗酒了,一部分用来还债,只有少得可怜的一点点,用来维持家用。

沈静月肚子越来越大,脸却一天天地消瘦下去。

她整个人累得不成样子,每天回到家,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而喝得醉醺醺的盛慕不仅不体谅,有时候还会因为她带回家的饭凉了,而大打出手。

10

「盛慕居然还家暴?」

收到私家侦探发来的信息时,我大为震惊。

虽说我一直知道他没什么能力,但家暴则涉及到道德和法律问题了。

虽说我对沈静月没什么好感,但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一个孕妇被家暴。

这是原则问题。

看着私家侦探发过来的那几张照片,我沉思了片刻,脑海里迅速有了构想。

这场大戏,还差最后一个角色,是时候让他登场了。

11

「姐,这是什么?」

我和陆珏虽然私底下势如水火,但明面上还会装出姐弟和睦的样子。

此时,他拿起被我假装「不经意」放在客厅沙发上的照片,双手微微发抖。

照片里,沈静月躺在肮脏逼仄的出租屋地板上,双眼无神。

她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脸上有十分明显的巴掌印。

看上去十分可怜。

见陆珏上钩,我心里暗笑,脸上却一派平静。

我抬眼瞄过陆珏手中的照片,淡淡道:

「你说那张照片上的人吗?

「你不记得了吗,她就是我婚礼上忽然出现,和盛慕私奔的那个女的。」

「哦。」

陆珏袖中的手已经紧攥成拳头,但表面上还要努力装出平静。

毕竟,原作中,这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陆珏和沈静月有一腿。

而陆珏显然不想让我看出来。

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我脸上适时露出一丝讥讽的笑。

并不说自己是从什么渠道得来的消息,只是不紧不慢道:

「她以为勾上盛慕就能山鸡变凤凰。

「却没想到盛家这么快就破产了,盛慕又是个没本事的,连工作都找不到。

「天天在家喝酒,喝完就打老婆。

「听说她现在孩子都五个月了,不但要天天去工作,回家还要挨打。

「啧啧,真担心盛慕把人打流产,甚至直接打死了。」

我嘴巴上说着担心,话语里却满是幸灾乐祸。

陆珏听到这话,宛如晴天霹雳。

自己放在心头呵护,碰都舍不得碰一下的姑娘,盛慕居然这样对她?

这一刻,他巴不得活活将盛慕撕碎。

但是他强忍住了。

陆珏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压下一腔的怒火,但声音还是有些发颤——

「那、他们现在在哪……」

我全程低着头看办公文件。

无他,这小子的演技实在太差了。

哪怕先前我不知道他喜欢沈静月,

这会看他的一通表演也能猜出七七八八。

为了不笑出声,我只能低头看文件。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故意吊着陆珏。

「我……就是好奇随便问一下。」

「没事少瞎打听。」

我留下一句不怎么客气的话,直接拿起笔记本往公司去。

直接告诉陆珏,他或许会怀疑。

人就是这样,送上门的消息总是有所怀疑,自己调查出来的才会深信不疑。

于是,我故意不告诉陆珏,而是直接离开。

但如果他有心的话,就会发现我房门正好没锁。

更巧的是,房间里有个抽屉是半开着的。

那个抽屉里还放了不少盛慕和沈静月的照片。

而最最巧的是,其中一张照片,背面写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地址。

精准到门牌号的那种。

12

果不其然,等我回家时,房间里的照片有被动过的痕迹。

而陆珏已然不知所踪。

晚上有一个重要的线上会议,陆珏却在此时玩失踪。

父亲大为光火,打了无数通电话给他,都显示已关机。

我则默默给在 A 市的人手发了消息:

「看着点,别闹出人命来。」

我这人行事很公平。

盛慕,陆珏和沈静月三人毁了我的人生。

那么同样的,我也会毁掉他们的人生。

让他们永远在烂泥里沉沦,不得超脱。

但我并不打算要他们的命。

尤其沈静月腹中还有胎儿,婴儿是无辜的。

盛慕已经被酒精毒坏了脑子,陆珏又正值暴怒,行事冲动的时候。

两个人见面,少不了得打上一架。

两个大男人打架,淤青破皮什么的都很正常。

但沈静月到底是孕妇,如果一不小心被卷进去,万一受伤,很有可能一尸两命。

伤及幼儿的事情,我不会干。

于是我特意嘱咐,若是看到陆珏去找盛慕了,想办法把沈静月拉开。

至于那两个男的,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他们怎么打。

必要时,还可以适当拱拱火。

毕竟我安排的人,就住在沈静月和盛慕出租屋的对面,和他们是邻居关系。

几个月下来,早就混成熟人了。

13

我的安排原先是为了保护孕妇和胎儿;

但没想到,最后反而阴差阳错救了盛慕一命。

陆珏次日夜里三点到达 A 市机场,花了两个小时找到沈静月所在的小区。

但他并没有贸然去和沈静月相认。

他耐心地蹲守着。

等到沈静月六点多离开,去上班的时候。

他直接踹开了盛慕出租屋的门。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人二话不说打成一团。

——这是我想象中的。

而实际情况是,盛慕被陆珏按着吊打。

盛慕平素沉迷酒色,本就有些虚;

这段时间还一直高强度酗酒。

陆珏找上门来时,他宿醉未消,躺在床上犹如一滩烂泥。

面对陆珏的拳脚,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陆珏恨极了。

他本就因为盛慕抢走沈静月,心里一直嫉恨;

只是碍于那是沈静月自己做的选择,他再难过也只能祝福。

但他没想到,盛慕居然是个畜生,连女人都打,还是个怀孕的女人。

这个人渣!

自己如果再来晚一点,沈静月可能都要被活活打死了。

光是想到这一点,陆珏就觉得无法忍受。

他双眼通红,犹如恶鬼。

拳头如雨点般落到盛慕身上。

陆珏尤不解气。

他扭头,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几个空酒瓶。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陆珏拿起酒瓶往盛慕头上砸去——

14

「眼睛瞎了、脸毁容、肋骨断了四根、右手粉碎性骨折……

「你们确定陆珏是一个人去的?

「不是带人去群殴了盛慕?」

听着电话那头的汇报,我大为吃惊。

听这描述,再晚几分钟,陆珏都能直接把盛慕打死了。

当然了,盛慕虽然没死,也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接到消息的盛父盛母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据说当时盛慕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盛母当场昏厥了过去。

附近的邻居手忙脚乱地帮忙把人抬去了医院里。

一番抢救之下,盛慕总算是脱离了危险。

然而,他的眼睛瞎了,右手断了,脸也毁了。

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

若是放在以往,盛家还鼎盛的时期。

那盛慕即使残废了,也能被人伺候着,舒舒服服地度过余生。

但如今盛家破产,背负着巨额的债务,就差全家一起流落街头了。

盛慕的残废,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

盛父盛母的余生,都要在穷困潦倒,躲躲藏藏中度过。

而盛慕,更是一无所有,只余满身的病痛。

他将永远以废物的身份,度过余生。

15

而陆珏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打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楼上楼下的人都被惊动了。

虽然没人敢上前去拦这个疯子,但还是有不少人报了警的。

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警察当场逮捕。

按照刑法,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残疾的,至少得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陆家老爷子和父亲都拼了命地托关系,想看看能不能判轻点。

当然了,我不会让他们如愿。

我的人脉虽然没有他们多,但是我还能动用舆论的压力。

我偷偷让人在网上,散播了盛慕、陆珏、沈静月的三角恋关系。

一大批网友被几人的狗血关系吸引,纷纷吃瓜。

有了舆论的关注,老爷子和父亲想偷偷操作,都没有办法了。

陆珏最终被判了十三年的有期徒刑。

所谓人走茶凉,等陆珏入狱后,不管家里那两个老头再重男轻女,再不情愿,陆氏都迟早会落到我的手中。

到了我手中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再还回去。

其实,我倒觉得陆珏付出的代价还远不够。

当初,我可是被他送进了精神病院里。

一生都要暗无天日地渡过。

而他,却仅仅是十三年刑期。

更别提中间还有可能会被减刑。

可等到陆珏出狱后,他将一无所有,而我坐拥陆氏。

到时候,我们的帐,还能继续算。

他的一生都将如虫豸,只能在我的掌中苟延残喘。

而沈静月在得知盛慕残废了,陆珏也坐牢了之后,她果断地打掉了腹中的胎儿。

原本她想回老家,重新开始人生。

可盛家父母不知怎么得知了她的消息。

两个接连遭受打击,变得疯疯癫癫的老家伙跑到了沈静月家,追着她打。

「都是你这个坏女人!

「都是你勾引了我儿子!

「坏女人!狐狸精!

「我家盛慕当初要是没跟你被你勾引,和陆瑜在一起了的话,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坏女人,打死你!」

诚如他们所言。

当初盛慕要是跟我结婚了,那他们盛家就能扒着我继续吸血,过他们锦衣玉食的生活。

然后在吸饱血之后一脚将我踹开,帮助我最恨的私生子,将我关进精神病院里。

这一窝的白眼狼,终究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至于沈静月,她被盛慕家暴了好几个月,又被疯疯癫癫的盛父盛母追着打,大肆宣扬她做小三破坏人家庭。

父母受不了旁人的指指点点,直接将她逐出家门。

听说她得了重度抑郁,整个人被掏空了精神,宛若一具行尸。

这些人都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报应。

只剩两个人,还逍遥法外。

16

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架空了我的爷爷和父亲。

三年后,他们两都被迫退休。

而我不但坐拥整个陆氏,自己创办的公司也蒸蒸日上,成为业界一颗新星。

在彻底控制了陆氏后,我反手将爷爷和父亲送进了养老院。

——条件最差的那种。

我必须确保,他们之后的余生,过不上一天好日子。

当初我被送进精神病院时,他们可都还没死。

可他们却全部站在了陆珏那边。

他们明明可以救我。

可他们默认了陆珏的做法。

父亲?

在我母亲孕期出轨,

之后还帮着私生子对付自己亲生女儿的人渣罢了;

爷爷?

我孝敬了他十八年,而他只因为我不是男生,便选择将我放弃。

既然如此,我便要他们亲眼看着,他们眼中至高无上、传男不传女的陆氏家业,全部落到我手中。

而他们眼中珍贵的男宝,流落街头,落魄一生。

我想要的,终究会落到我手中。

(全文完)

备案号:YXX13weGlekswmeA4lSB4p2

编辑于 2023-03-22 18:36 · 禁止转载 ​ 赞同 567 ​ 目录 29 评论

觉醒时刻:炮灰她逆天改命

康韩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