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狐狸与道士

所属系列:江湖不可能这么萌

狐狸与道士

江湖不可能这么萌

我是一只小狐狸。从小娘亲就跟我讲,不要相信道士。道士都凶神恶煞,他们会想尽办法抓住我们,扒皮放血,剜肉取心。

我一直觉得娘亲说的是对的,直到遇见了白夜。

娘亲,你在天上看见了吗?他是个好道士,他长得可好看了,一点都不凶神恶煞。素色道袍,眉目清俊,一笑起来,眼睛弯得像天上的月牙,眼底还有皎洁的流光。

我缩在洞里问白夜,你是来抓我的吗?

他愣了一下,俯下身子,笑道,当然不是啊,我是来喊你抓我的。

娘亲,你看,他让我抓他呢,他不是来抓我的。

我好奇,又问,怎么抓你啊?

他说,我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追啊,追到了就算抓到了。

他的声音好温柔啊,像春天里在山坡上打滚时迎面吹过来一阵和煦的风。我觉得我浑身的绒毛都仿佛被抚过,熨帖了好多。

自从娘亲离开后,好些年没有谁这么温柔地跟我说话了。我要把他抓回来,每天都陪我说话。

01 我的修为不高,平日里仗着洞中灵气的庇护才能唬住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如今出了洞,立马原形毕露。这才提气追了白夜两天,我就觉得累得慌。哎,好沮丧。

白夜始终在我前面,我竭尽全力也只能隔着四五丈看着他的背影。他身形瘦削,背后却绑了一把体积庞大的青铜剑。

娘亲说,道士的剑代表着他们的修为。剑越是沉重,修为越是高。

那白夜的剑重不重呢?

「喂,你别逃了,我先不抓你了。」我扯着嗓子冲前面喊。

「怎么?小狐狸跑不动了?」白夜折了回来,挑眉笑。

「才不是,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的剑重不重?」

「喏,给你。」白夜解下长剑,放在我面前,「你拿着试试。」

我抱住剑使劲儿提了提,剑身纹丝不动。我又用上了灵力,可还是没提起来。一旁的白夜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笑意染进他的眼睛。

嗯,白夜是个厉害的道士。可厉害的道士不是都会御剑飞行的吗?他怎么不会?还生生地跑了两天。那他到底厉不厉害呢?我有点纠结。

「小狐狸,到剑上来。」

「啊?」

「小狐狸肯定跑不动了吧,我带你飞啊。」

宽厚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出了鞘,我小心翼翼地站上剑尾。白夜站在剑脊处,伸出两指对着虚空画了个小圈。剑身陡然划开周边平静的气流,带着我们向前方冲去。

风从耳边簌簌而过,我突然想起来,娘亲还说过,道士视剑如命,道士的剑如同狐狸的心。那么,白夜刚刚把剑给我,就是把他的心给了我吗?虽说灵狐魅人,可我还没化成人形呢。

02 白夜御剑到一处热闹的小镇停下,我见到了很多从前只存在于娘亲描述里的场景。

稚儿们提着造型别致的花灯在街上追逐打闹,茶肆里说书先生正唾沫横飞地讲着什么,年轻的姑娘挽着身边男子的手臂,巧笑倩兮。路边还有很多摊点,卖白菜猪肉的,卖胭脂水粉的,卖冰糖葫芦的……

咦,冰糖葫芦?我吞了吞口水,立即化成人形。

「原来小狐狸化成人形是这样的。」白夜看着我,似笑非笑。

我极少幻化人形,因为修为不高,怎么变都变不好看。娘亲常常让我多多修炼,她说美好的皮相也是一种保护。我每次都会跟娘亲撒娇蒙混过关,反正有娘亲在,我还需要什么其他的保护呢!

「我以后会变好看的。」我担心白夜觉得我丑,不跟我回去,于是腆着臃肿的肚腩,郑重其事地跟他强调关于未来的可能性。同时暗暗下定决心,日后要好好修炼幻术。不过现在,我只想吃冰糖葫芦。

白夜看到我眼巴巴站在摊点前的样子,递上去两枚铜钱。于是,我得到了一串红彤彤的冰糖葫芦。我们山里也有山楂果儿,可都是涩涩的。人真是聪明,摘下它们做成冰糖葫芦就变得酸酸甜甜,诱人至极。

我迅速吃完了,唇齿间还残留着余味儿,舌尖舔过,意犹未尽。真好吃啊,我想。

03 我跟白夜做了个约定,白天抓他,晚上休息,而且他不能御剑。这样我就有时间修炼,也许就能尽快抓到他了。

一开始我担心白夜不同意,还准备了很多说辞。比如虽然晚上狐狸不需要休息,但人是需要休息的;比如既然之前你忘了御剑,那之后也不能再御剑;比如天上的风真的比地上的风大,你看你的脸色都被吹得不好了。

没想到白夜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窃喜,他是不是其实挺乐意跟我回去的?

一日正午,当我第八百次停下来喘气时,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袭来。我慌忙躲开,可脸上还是被划了道口子,有鲜血隐隐渗出。

一个黑袍道士,样子凶神恶煞的。一击不成,他又再次向我挥剑砍来。白夜闪电般地挡在了我前面,拿剑格挡。碰撞的瞬间,剑光四射,两人被笼罩在白茫茫的剑气里,我只能看到他们模糊的身影。

似乎过了许久,空气里终于没了锋利的剑意,气流渐渐平稳下来。白夜和黑袍道士均放下剑,后者不甘心地瞥了我一眼,御剑走了。

我惊魂未定,问白夜,这个道士是来抓我的吗?你打赢了吗?

白夜没有回答,直勾勾地盯着我渗血的脸,眼底的墨色,浓重得不可思议,好像有一层迷雾在里面。

一时之间,我有点错愕。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太多复杂的东西,我分辨不清,可又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神情。

没待我想起,白夜突然吐了口血,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04 白夜救了我。

我是来抓他的,可他救了我。

娘亲说,要知恩图报。我咬紧牙,用力扯了扯脸上的伤口,新鲜的血液再次渗了出来。我接住了一些,全都喂进白夜的嘴里。

我们灵狐的血,也是有灵气的。能滋补身体,辅助治愈,提升修为,所以道士们才趋之若鹜地要来抓我们。

不一会儿,白夜就醒来了。

我得意地跟他说:「看吧,虽然我跑得没你快,但还是我厉害呀,给你喝点血你的伤就好了。」

白夜抬起手来,揉了揉我的脑袋,淡淡地笑:「是啊,你最厉害了,我要谢谢你啊,小狐狸。」

他接着说:「小狐狸啊,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正被夸得心花怒放,自然满口应下。后来才知道,他是要我的血。

白夜说他游历的时候路过这附近的一个村子,村里的人得了怪病,只有用灵狐血做药引,才能治好。

我想,这人真善良啊,不仅救我,还要救整个村子,我应该要帮忙的。

我忍着疼,任由白夜在我手臂上割开了好几道口子。疼的时候好像感官都异常敏锐,我听见自己的血在血管里汩汩流动,然后淌落在器皿里。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像是山楂果儿,明明在山上的时候,被人们称为妖怪,不被喜欢和靠近。可当道士取了我的血做药引,人们应该会是喜欢和欢迎的吧。

我也突然想起白夜和黑袍道士交手之后盯着我的眼神,是在哪里看过的了。那是孩童对着冰糖葫芦流露出的神色:想要,非常想要。

05 我觉得我身体里的血已经流出去一半了,白夜又在我腿上豁开几道口子。

我好疼,但是虚弱得喊不出声,只能用眼神询问白夜:「怎么还不够呢?这个村子是有多大。」

白夜说:「小狐狸乖,我给你买冰糖葫芦。不疼不疼,再忍忍啊。」

阳光灼人,白晃晃的,扎进我的眼里。我有些看不清白夜的面孔,只能听见他温柔的声音。我都快死了,他让我再忍忍。

我挣扎着要起身,被白夜用力按下。他凑到我眼前,我这才看清他此刻整张脸都散发着诡异危险的气息。我下意识想逃,可被他牢牢禁锢住,动不了分毫。只能看着他的薄唇微微弯起来,含着轻笑,张合着吐出一句句我之前从未想过他会说的话。

「不是说狐狸生性狡猾吗?小狐狸,你怎么这么蠢?」

「山上灵气那么盛,原本想着应该是一场硬仗呢,可没想到你居然跟着我下山了。」

「那个臭道士还想半路打劫,差点着了他的道儿。你是我的猎物,怎么能拱手让人?」

「灵狐血还真是有效,刚刚只是饮了一点便觉得体内的真气运行得更顺了。小狐狸,谢谢你啊。」

「若是我全都饮了,再加上灵狐的心,修为岂不是一步登天?」

「小狐狸啊,你真是我的福星。」

白夜的手抚上我的脸,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偏过头躲开他的触碰。原来在我准备为他好好修炼幻术之时,他在想着怎么放我的血,取我的心。

他说我是他的福星,而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人陪我在山上说说话。这样简单的愿望,如今却没办法达成了。我仿佛看见自己孤零零地坐在洞口,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来,又一分分落下去;看着身边的野花开了败,败了又开;看着山间的溪水终日淙淙流淌,不知疲倦。

娘亲,我好想你。你只是跟我说,如果有一天你不见了,那就是去了天上。可你没告诉我,天上怎么去啊。我要去把你找回来,我不抓道士了,不抓了。

人说,狐死首丘,可到临了我竟不知我的家在哪里。我带着些微悲伤,终于闭上了眼睛。

06 我是一只小狐狸,从小娘亲就跟我讲,不要相信道士,他们都凶神恶煞。以前我不懂,后来我懂了,原来有的凶神恶煞是长在心里的。

备案号:YXX1MaKvgJYFoMXk19U69y0

编辑于 2020-07-08 15:5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的夫君是武林盟主 ​ 赞同 76 ​ 目录 18 评论

江湖不可能这么萌

脑洞君的次元口袋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