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2阳光之下

所属系列: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

阳光之下

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

我爸住院后,连续三天都有陌生男人闯进病房,深情的将我壁咚在角落,而且都自称是我男朋友。

第一天,我以为遇到神经病,第二天更是闹到医院保安出动。

可他们拿出聊天记录,骗子顶着我的头像,发着和我一模一样的朋友圈,熟悉我全部个人信息,就连说话口气都和我丝毫不差!

要不是微信号码不同,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了。

直到第三个陌生男人找上门,当着我爹的面强行搂住我要亲吻,看到他手里的饮料瓶,我才忽然意识到一直冒充我的人,是她……

01

打从一周前,我就感觉到不对劲。

我刚从美院毕业没多久,目前跟某个艺术公司合作,在网上发布手绘作品和一些教程。

最近我爸生了场大病,必须有人 24 小时留在医院照顾,我妈身体也不好,身为独生女的我只能跟公司请假,暂停更新。

我爸生病本就急需用钱,停更视频还得赔大额违约金,我焦头烂额之时,编辑忽然打电话,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还让我去看后台留言。

好久不登录,评论区竟然攒了 99+的消息。

没想到停播那么久,还有好多粉丝牵挂着我,尤其是铁粉小安,光她自己就发了三十多条评论,还给我刷了礼物。

我心里一暖,想了好多感激的话,可看完她的评论,我人傻了。

「大家注意,这博主就是个骗子,专门骗钱!」

「刷完礼物立马拉黑微信,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博主!」

「说好送我画,还约我画室见面?呵呵,我敲了那么久的门你都不开,舍不得送画你别答应我啊,不要脸的大骗子!」

本就人气不高的账号,每条视频下面都有人破口大骂,这账号估计要废了。

可,这不是我干的!

我从没加过粉丝微信,更不会拿自己的画去换礼物打赏!

紧急赶到公司,刚进编辑办公室,坐在电脑后面的他一个白眼冷冷瞪过来,「哟,还好意思来找我,嫌给公司丢人丢的还不够?」

我鼻子一酸,无数委屈堵在心口,我想反驳,我要解释,可还没等我开口,编辑就猜到了我想说的话。

「你是想说有人冒充你吧。这年头的确有不少人冒充大佬骗关注,可你也不看看你那水平!

公司对你给予厚望,给你租了画室,让我亲自指导你,连摄像机都是公司提供的,可你呢?你干了半年干出什么名堂来了?我都懒得搭理你,还会有人冒充你?!」

「人气人气上不去,给你买粉你都留不住!越画越差劲,安排你蹭热度你还不会,现在倒好,你都学会骗钱了?好的学不会,下三滥倒是玩儿的挺溜,也不知道爹妈怎么教你的!」

02

编辑一如既往的恶毒,不放过任何可以讽刺我的机会。

其实半年前我刚开始做直播时,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我手绘的《山海经》拟人系列,隔三差五就有视频上热门,涨粉速度根本不慢。

但好日子没过多久,编辑就盯上了我,美名其曰要把我捧成最火的网红画家,大家一起发财。

我原本特激动,但很快发现他是个外行,对画画一窍不通,审美也非常糟心。

而且,越外行的人越是有种迷之自信。编辑对我的《山海经》系列意见很大,说我画的妖精鬼怪看着就不吉利,把我十几幅画全部毙掉,还给了我个新题材,让我多画小孩子喜欢的,方便卖课和宣传。

后来,我上传的每条视频都得经过编辑审核,他还各种找茬,导致我更新频率骤降,人气自然也暴跌。编辑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还说是我没用心画,对我态度越来越差,好几次把我气的躲在被窝里哭。

可睡一觉醒来我还要继续录视频,谁让我刚毕业没经验,一下就签了三年的约呢。

编辑说我画的不好,视频质量差,因为我请假要我赔违约金,这些我都可以忍受。

可以说我没家教,侮辱我父母……不行!

那天,我和编辑大吵一架,闹的半个公司的人都在门口偷听。我说要报警查 ip 地址自证清白,编辑这才软了口气不再骂我。

「报什么警啊,还嫌事不够大是吧,行了行了,公司会替你解决这事,你先回去吧。」

他让我回去等消息,可我等来的,却是陌生男人的骚扰!

03

一连三天,天天都有陌生男人跑到我爸病房来,大声呼喊我的名字,还叫的特别腻歪恶心。我爸骂走了一个,保安拖走了一个,可第三天那陌生男人上来就要搂我的肩,还说要试试我的吻技!

我被他压在墙角,看着那张油腻的打脸一点点逼近,感觉空气里都有股恶心的味儿。

尖叫着推开他,我说再过来就报警了,那男人一愣,紧接着撇撇嘴,「不是你让我亲的吗,微信里聊得那么骚,还装什么纯情啊?」

又是微信?

我让他给我看聊天记录,男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慢吞吞掏出手机。

他聊天的对象,微信头像和我一模一样,再看朋友圈,所有动态丝毫不差!一股寒气窜上我的脊椎,那骗子的说话语气,惯用的表情包,就连定位地址都和我完全相同!

卧槽……

要不是我俩的微信号不同,我都要以为是自己精分了!

我自以为是个乖乖女,从小到大几乎没和谁红过眼,更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至于我的朋友圈,也是随手记录旅游风景照,拍拍美食,偶尔发发牢骚而已,就连自拍都很少有。

为什么要冒充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而且,为什么冒充我的人,还要以我的名义去做坏事?要是以此骗钱也就算了,可冒充者却顶着我的脸,跟一帮男人谈恋爱?

甚至还把他们约到我爸的医院,在病房和我见面?!

……不对!

我忽然想到,我爸住院这件事,我从没跟外人说过!

04

「闹也闹了,记录你也看了,还有啥问题嘛。」陌生男人不满的从兜里掏出瓶饮料,朝我递来,「喏,你不是说喜欢喝这个嘛,这玩意可难买了,超市都没有,我特地从网上下单……」

看到那瓶饮料,我的心忽然一跳。

啤儿茶爽?!

这种味道很像啤酒的饮料,我只在初中买过一次,喝了一口就皱着眉丢进了垃圾桶。而酷爱这种饮料的人,也已经在几年前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手机一震,编辑的电话打来。

「陶桃,你这女人真疯了是吧!谁让你开小号直播的,谁让你画那些东西的!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你马上给我下线!停播!听见没有!」

「我在医院。」

「放屁!你……」编辑还要骂,我直接打视频电话过去,看到我医院背景的一瞬间,编辑也愣住了。

「那个,那个叫白桃桃的小号……真不是你?!」

「不对啊,可她就是在你画室直播着呢,画室钥匙只有你一个人有,就算不是你也是你找的人!你现在给我过来,咱们当面说清楚!」

喜欢喝小众饮料,对我无比熟悉,知道我画室地址,能在我家拿到画室钥匙,模仿我,冒充我,甚至想顶替我的人……只有她了。

我找来护士照顾爸爸,用最快速度赶往画室。

一路上,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么多年不见,我以为她会改变,可没想到再重逢,还是以这样尴尬又不堪的方式见面。

毕梅,我的闺蜜,你为什么就是不死心,想要替代我呢?

05

赶往画室的路上,我点开了白桃桃的直播间,镜头正对着我日夜创作的木桌,上面摆着一摞原画,正是我创作的《山海经》系列。

最上面那张,是我投入心思最多,画的最好的兆火之鸟,毕方。画面底色是大团燃烧的烈火,焦黑如碳的枯树摇摇欲坠,一只羽翼湛蓝身形如鹤的独脚鸟站在枯树之巅,俯瞰火海,神态傲然。

此时的毕梅,正用我最熟悉的沙哑嗓音,讲述着有关山海经异兽毕方的神话传说,以及她构思的有关异兽的各种故事。

有关山海经系列,本就是高中时我和毕梅一起构思创作的,她用文字的形式创作,我将画面落实到纸上。我创作的那些异兽,她自然是再熟悉不过。

不少网友被毕梅的故事打动,尤其是配合上我画的画,效果简直惊艳。

「这是国画水墨风格吧?这年头日系风格的画师太多,很少有谁擅长水墨风了。」

「小姐姐画的超级棒!我都想买本山海经好好研究下啦!」

「宝藏画师啊,一把子关注了!」

「我大学专业也是国画,要是以后能像白桃桃老师一样画的这么好就好啦!」

看到这些夸她的弹幕,毕梅心情大好,甚至还破廉耻的跟弹幕互动:「加油,只要多多练习,你也可以的……」

可以个屁!

毕梅她根本不会画画,那些作品全是我一熬一个通宵,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我让出租车司机开快点,越快越好,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去画室和毕梅对峙,就在这时,弹幕里崩出小安的留言:「哟,这不是著名的陶桃老师么,大号凉了,又开小号来骗礼物?」

「什么骗子啊?」

「楼上在说什么,白桃桃是大佬开的小号?怪不得画的这么好却没什么名气呢。」

弹幕风向大变,毕梅眼看情况不对,也没了继续演戏的兴致,匆匆把画收拾到一起打算提前结束直播。可她一个手滑,露出几页草稿来,全是潦草而稚嫩的火柴人。

眼尖的小安立马截屏,手速超快的连发三条弹幕质疑:

「陶桃你别装了,我刚刚看到你露出的草稿纸,已经把你画的那些鬼东西截图了。草稿和你的完成稿水平天差地别,根本不是一个人画的吧!」

「怪不得山海经系列画的那么好却突然停更,原来是演不下去了,之前的作品都是你盗图偷来的!」

「原来这才是陶桃老师的真实水平哦,啧啧,之前我真是瞎了眼才那么喜欢你,盗图怪,可怕怕!赶紧道歉,否则我 真正的作者出来和你在线对峙哦!」

滴的一声,毕梅强行结束了直播。

没过几分钟,我冲进画室,毕梅早已离去,编辑脸色铁青的站在桌前给公关部打电话,要求紧急封掉白桃桃的号,不让她再出来蹦跶。

他骂骂咧咧打电话过程中,小安已经把刚刚的截图和我直播间骗礼物的黑历史全都整合起来,在各大平台全把我挂了一遍。她粉我的时候爱的有多深,现在恨的就有多狠,可问题是,小安 出的原作者,仍然不是我!

那个原作者叫笔墨丹青,是个开画廊的,专门出售各种画作。我的山海经系列全挂在他的画廊里,我最钟爱的那副毕方,已经以八千八百块的价格被卖给私人收藏家了!

这??

笔墨丹青又是什么鬼,那些被编辑毙掉的画一直压在我的画室里,怎么会传到名不见经传的画廊里去?

而且,毕梅为什么要跑到我的画室搞这么场直播,她根本不会画画,很容易就会被拆穿。硬凹画师人设对她而言也没什么好处啊。

我心乱如麻,编辑也已经打完了电话。

我原以为他会阴阳怪气的挖苦我,说我是想红想疯了才自导自演这么一出,没想到编辑只是冷冷的告诉我,这事全权交给公司处理,最近我不用直播了,也不要上网和任何人对峙。

一天之内发生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我心里乱糟糟的,低头沉默。

编辑看我不说话,竟然罕见的用温柔口吻安慰我:「没事儿,不就是黑子嘛,哪个当红主播没几个黑粉呢。你爹不是住院呢么,你好好照顾他老人家,不用管了,我帮你搞定。」

安慰了我一大顿,编辑只字不提违约金的事。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家伙态度变化也太大了,而且之前我请事假都要赔钱,这次给公司惹出大麻烦,他竟然还反过头来安慰我?

难不成是编辑良心发现?

明显……不可能。

06

自己在画室呆了好久,一直坐到天都黑了,我还是没想出毕梅假冒我的理由。

直起身来,活动一下酸痛麻木的肌肉,我去买了把新锁,把画室门牢牢锁住,随后带着山海经系列原画回到医院。

我妈听到消息已经赶到医院照顾爸爸,看着憔悴的父母,我心里挺不是滋味。

别人家的孩子都能替父母分忧,唯独我工作这么久没赚几个钱,还惹上一堆麻烦事,现在连名声都被搞坏了,就是想去别的平台恐怕都会受影响。

妈妈看出我情绪不对,过来握住我的手,「刚才梅梅来过了。」

「她来干什么。」

看我的笑话么,还是来试图我的反应?

令我意外的是,我妈说,毕梅送来不少水果,还交了三万块药费,嘱咐我爸好好休养。

「梅梅一直都很懂事,知道你爸嘴里没滋味,还给他买来最喜欢的砂糖橘。这些年她隔三差五就来家里陪我们说话,不像你个小没良心的,上大学之后一翅膀飞出那么远,除了寒暑假都不回来看看老爸老妈。」

我咬着嘴唇不回话。

「桃桃,你跟妈说实话,你和梅梅到底是怎么了?从前你们不是很要好吗,怎么上了大学,你就对她疏远了?」

「女孩子嘛,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的,但梅梅是个好姑娘,你爸常说,要是你俩是亲姐妹就好了,你性子直又没什么心眼儿,梅梅在你身边可以帮帮你……」

帮我?

帮我什么,她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我妈说的没错,大一那年,我和毕梅之间的确发生了一些事,之所以没告诉父母,因为我在外地念书,毕梅却假装成贴心小棉袄潜伏在我爸妈身边!

或许从报志愿的那一刻起,她就打定主意想要取代我,不,或许更早……或许最开始,我就不该对毕梅发善心,不该对她伸出援手。

是我给了她靠近我的机会,是我让她变的越来越贪婪,越来越想把我取而代之!

07

从小到大,毕梅都是大众眼中的另类,我俩是初中同学,开学第一个月,她就成了全班排挤欺负的对象。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毕梅留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头发总是油腻湿漉的贴在脸颊两侧,身上散发着怪味,除了两套校服以外几乎没见她穿过其它衣服。

从衣食住行到言谈举止,都能很轻易的看出,毕梅是穷人家的孩子。

她成绩一般,没什么特长,老师们对这个普普通通的穷孩子也不甚上心。加上毕梅性子阴郁,整天不说一句话,在班里也没什么朋友。

如果仅仅是以上这些,毕梅还不至于被全班欺负,充其量变成个小透明罢了。

直到某节班会课,班主任怒气冲冲的让毕梅站在讲台念出她写的故事,毕梅的噩梦才真正开始。

那个本子,是毕梅不小心当成作业本交上去的,本子里写满了各种恶毒的小故事,用现在的语言来说,就是些黑色童话。

班主任让毕梅读的,是她续写的灰姑娘童话,毕梅写下了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灰姑娘和王子结婚之后,日子过的并不幸福,灰姑娘不是公主,王子也毫无本领,两人挥霍掉父母留下的血汗钱之后,很快坐吃山空,根本无力养活他们的孩子。

笔记本里,记载着大量粗俗直白的脏话,是灰姑娘和王子互相指责,互相推卸责任的谩骂。

其实只要稍稍思考一下,班主任就会想到,如果毕梅是胡编乱造,一个刚满十二岁的孩子怎么能把无耻的大人刻画的这么写实逼真?其实毕梅笔下的灰姑娘和王子,就是她不负责任的父母,毕梅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里,受了委屈也无法宣泄,只能用写故事的形式倾诉。

故事的最后,是灰姑娘和王子的女儿受够了自己的父母,离家出走,并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的 he 结局。可班主任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毕梅写下的脏话上,她用了整整一节班会课的时间,指责毕梅,还要请她的家长来学校。

那对连孩子吃没吃饭都不在乎的家长自然不会来学校听老师的批评,于是毕梅整整一周都只能捧着书本,站在教室最后上课。

班主任还把她的光荣事迹到处宣扬,导致所有任课老师都对毕梅没什么好脸色。孩子们也有样学样,把毕梅的笔记本撕碎,把她的书包丢进垃圾桶,往她的水杯里撒粉笔灰,跑操时故意把她推倒在地。

只有我,从始至终没有欺负过毕梅。

08

当时的我太傻,我觉得毕梅写的故事其实挺有意思,很有创意,而且不靠家庭势力自己勇于奋斗的小公主多酷多特别啊。

有一天放学时,毕梅被人用一整瓶红墨水泼在胸口,我把闷不吭声的她领回自己家,让她穿上我粉色的小熊睡衣,和我一起吃晚饭,一起做作业,一起在床上睡觉。

关灯后,我听到毕梅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她说谢谢我,在来我家之前,她从没想到过一户人可以住这么大的家,一顿饭可以吃这么多道菜,每个人都有睡觉的卧室,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毕梅在跟我开玩笑,可很快我听到她的哭声,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那一夜,我们很晚才睡,毕梅和我说了很多她的事,她六岁那年父母离婚,原因是母亲再也忍受不了她游手好闲碌碌无为的爹。离婚后,毕梅生母一走了之,没了媳妇儿,毕梅的爹更没了赚钱的动力,全家都靠着毕梅奶奶种菜卖的钱过日子。

没过多久,毕梅的爹通宵打麻将后出了车祸,家里只剩祖孙两人。

奶奶认为毕梅是丧门星,虽然没丢弃她不管,但也仅限于一日三餐给个温饱,有时奶奶心情不好,毕梅就得吃硬馒头凉稀饭,平日里奶奶对她尖酸刻薄的挖苦也是从没断过。

知道这一切后,我拿出一周的零花钱,给毕梅买了一个崭新的厚笔记本。本子封面画着可爱的小公主图案,内页也是粉粉嫩嫩的颜色,我告诉毕梅,我很喜欢她写的故事,希望她能在这笔记本上写出更多精彩的故事。

不光是我,我父母也觉得毕梅很可怜,尤其是我爸,他是高中语文老师,看过毕梅写的黑色童话之后竟然说她很有创意,文采也不错。虽然故事情节阴暗了点,但也是因为毕梅的人生境遇比较悲苦,只要用爱感化她,毕梅以后绝对会成为文采斐然的作家。

从那之后,我经常带毕梅回家,在学校也经常出手维护她。

每次当众保护毕梅,我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使者,非常有英雄气概。毕梅也很感激我,被我带出阴霾后,她对我越来越好,成绩也提升的飞快。

我俩顺利升入高中,双双考取了我爸所在的那所重点学校,高中是住宿制,我爸找人把我俩分配到同一间寝室,方便我们相互照顾。

我一直觉得很幸福,不光父母疼我爱我,还多了个知心姐姐一样的好闺蜜。

直到某个周五,我爸把我和毕梅一起接回家,看到卧室里多出来的一张床的瞬间,我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妈对毕梅的好几乎已经超过了我,我爸一口一个闺女的称呼毕梅,妈妈甚至买来一张床,热情邀请她长期住在我家!

毕梅是我爸妈的闺女,那我呢?

我算什么,我怎么办?

09

当天,我表现出强烈的醋意,吃晚饭时都没和毕梅说一句话。她感受到我的敌意,吃完晚饭后悄然离开,爸妈把我喊道书房,我爸严肃的问我,知不知道毕梅的奶奶在暑假病逝了?

现在毕梅举目无亲,我们不帮她,她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怎么生存,靠她那不知跑到哪里去的不靠谱的亲妈?

我一听有点后悔,回学校后主动和毕梅示好,她就像无事发生一样,对我一如既往的好。她在我家常驻之后,得益于我爸的指点,成绩越来越好,我却选择了美术特长的道路,整个高三都在北京集训。

高三毕业,我顺利考上北京的美院,毕梅高考成绩很高,却选择了本地一所普通本科。

庆功宴上,亲朋好友齐聚一堂,不住的夸我优秀,能考上那么好的美院。我心里洋洋得意,我爸却不停的提起毕梅的名字,说她这个干闺女也是一样的优秀。我难免有些吃醋,当晚回家后,我爸当着全家人的面,又一次说起了毕梅。

「闺女,你,你是好样的,像我一样,爱文学,爱钻研!」

我爸醉的脸色酡红,话都说不清了,毕梅确很认真的回答他,「叔叔,在我心里其实早就把你和阿姨当成真正的父母,我会和陶桃一样孝顺你们,全心全意的敬爱你们。」

我爸笑了,「真好,你和陶桃真像亲姐妹,要是你也是我亲生女儿就好了。」

我本来没在意,但当晚睡觉时,我看到对面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睡衣,用和我一样的护肤品,就连铺床动作都和我一样的毕梅,心里忽然有些恍惚。

她什么时候和我这么像了?

她对我的模仿早有预兆,而大一那年的暑假,她第一次试着,想要取代我!

那年暑假,我做恶梦忽然惊醒,睁开眼的瞬间,我看到毕梅坐在对面床上,脸被手机屏的光照的煞白煞白,手里还抓着我送她的笔记本。

我吓的尖叫一声,毕梅一愣,忽然抓起手机就跑。

她要只是在玩手机,不至于有这么大反应。我感觉不对,伸手一摸却发现自己床头柜的手机不见了!

她刚刚拿的,是我的手机!我看到她在发微信,她冒充我在和谁联系?!

我追出去,毕梅却躲进卫生间不出来,我翻看她留在床上的笔记本,最后几页竟然写满以我为主角的故事,全是关于如何勾引到我男朋友,绿了我,让男友主动和我提分手的恶毒计划!

我捧着笔记本,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毕梅怎么可以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糟蹋我的善意!

她侵占了我的家庭,得到了我爸妈的爱护,这还不够吗?就连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她竟然要抢我的初恋男友!

10

那天晚上,我和她大吵一架,我好几次想叫醒父母让他们看看毕梅的真面目,可毕梅几乎要跪下求我,我还是心软了。

第二天,毕梅竟然又装出无事发生过的样子,笔记本被她藏好,我和男友的聊天记录也被删除,她还先发制人的把这事告诉了我父母,让爸妈对我一顿训斥。

这事发生后,我对毕梅再也喜欢不起来。

可惜我没有证据,无法揭穿她,毕梅在我爸妈面前还一直装好人,我说什么爸妈都不相信。没办法,我只能躲着她,躲到大学里躲的远远的。

那年之后,她一直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非但没有停止对我的模仿,反而愈演愈烈到这种程度。

她已经完全病态了,那些画的原稿大概也是她偷偷拿去交给画廊的,她想要夺走我的一切,毁掉我的一切!

我再也忍无可忍,编辑了澄清的帖子发到网上,但小安的扒皮贴已经热度很高了,评论区十几万人排队吃瓜,我的澄清贴根本没人看得到。

好在老天开眼,一个好心网友帮我买了热搜,毕梅这个有毒的闺蜜一时间成了网友议论的焦点。不少人都表示大开眼界,世上还有这么蛇蝎心肠的闺蜜?这哪是什么好姐妹啊,根本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

但更多的人表示不信。

「反转来的这么快?不会是公司为了洗白陶桃主播,连夜让公关部出来写的稿吧?」

「要按反转说的,那闺蜜坏的也太彻底了,养虎为患啊这是,我反正不太相信……」

「我也不信,而且陶桃自称大学刚毕业,这么年轻就能画出那么优秀的作品?要是真有这么强的实力,她之前为啥一直不温不火?没被爆料前她粉丝还不过万呢!」

「对啊,要真是这么强的水平,陶桃早该出画集了,要是真的,她出画集我立马买,买十本!」

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热度居高不下,连我妈都追着我问到底怎么回事。毕梅却干脆失踪了,再也没露过面。

不见面也好,要是我爸妈看到他们养育栽培的干闺女变成这副歹毒模样,不知道要多心痛。

恶毒闺蜜登上热搜的第二天,编辑紧急把我喊到他的办公室。

11

一见面,他就厉声斥责我,为什么擅自行动,不是说了一切都由他和公司出面解决吗,我为什么要贸然发澄清的声明?老实等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捅娄子,非要给他添麻烦?!

好不容易忍到编辑骂完,我想着发都发了,大不了让公司也帮我澄清一下,这样一来可信度不是更高么?

没想到编辑直接开口:「滚滚滚,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陶桃,你被开除了,账号密码交出来,从今往后你和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再也不准提到有关公司和我的半个字!」

我一愣,没想到闹到最后自己会被开除,那账号虽然已经废了,可我几个月来一直每天更新,倾注了多少心血,一旦交出去,这一切不就白费了?

「陶桃!你知不知道你给公司带来多大损失!你停更那么久,我不追究你的赔偿金已经是大人有大量了!你还敢不配合,信不信我报上去,让公司法律部给你发律师函啊?」

我感到一阵无助,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一个穿黑衬衫的瘦高男人皱着眉走进来,冷冷的看着编辑。

「这套说辞好熟悉啊,是不是每个在你手下工作过的画师,都要收到律师函警告啊?」

编辑脸色骤变,而门外,竟然还站着三个年轻姑娘,她们和黑衬衫男人一样愤怒,「两年过去,没想到你还在勒索赔偿金,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们几个都在你手下工作过,光从我这里你就骗走六万块,我们四个加起来,数额超过十五万!」

「还有,这个叫陶桃的妹子,她的作品也被你盗去画廊贩卖了吧,我们刚去画廊看过,里面挂的几十副画全是从我们这偷的!还说什么笔墨丹青,你也配叫这个名字?!」

12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四个画师和编辑争执着,从他们的话里,我渐渐听懂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四个画师都是我的前辈,他们和我的遭遇,几乎一模一样!

跟公司签约后,四人都凭借着高超的画技和精妙的构思,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粉丝。很快,编辑就强行插手管控画师作画的内容,毙掉了我们最受欢迎的作品,逼我们去画没有营养的脑残广告。

我们五个里,黑衬衫男画师最刚,直接表示老子不干了。编辑就以他违约为理由,逼他赔偿高额的违约金。

其他三个妹子和我差不多,都属于没钱解约性格也比较软,就被编辑疯狂剥削压迫,找各种理由扣工资。最终,三人都坚持不下去,也是赔钱解约了事。

不光是赔偿金,我们被毙掉的画也被编辑偷走,放到他名下的画廊出售,因为画廊规格小,目标客户主要是外国人,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被发现。

直到今天,四个画师都收到微信好友申请,看到了他们的画被私自出售,还知道了编辑所有的阴谋。四人一气之下,相约来公司讨说法,正好遇上编辑对我律师函警告,这才破门而入。

那个顶着我头像的微信号,不必说,肯定是毕梅的了……

四个画师联手将编辑举报,黑衬衫男画师更是直接开直播,把编辑狼狈求饶的样子公之于众。这种上司欺压职场小透明的新闻传播速度飞快,我很快收到公司高层打来的电话,他们毫不知情,并且态度诚恳的向我和其他四位画师道歉。

我和公司解约了,非但没赔一分钱,还得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精神损失费。

从今往后,我再不必和阴阳怪气的编辑打交道,更重要的事,公司发出的声明成了我强有力的证明,山海经的作者就是我本人,根本不是什么笔墨丹青!

与此同时,我过往的同学,校友,甚至不少老师也帮我发声。

虽然并非我本意,但初中班主任都跳出来,绘声绘色的指控毕梅,说她对毕梅印象很深,那孩子从小就心思恶毒,出口成脏,一看就不是善茬。

和我关系好的同学们也纷纷证明了我的无辜,同情我被毕梅骗了这么多年。

在这么多网友的作证下,舆论压倒式的反转。要不是我一直往下压,努力平复网友们的怨气,毕梅都要被人肉搜索了。

最终,我决定在三天后的晚上,和毕梅连线。

我还是用自己的老账号,做最后一场直播,给网友们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和毕梅一个交代。

13

连线接通时,毕梅站在一片黑暗里,屏幕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到不断呼啸的凛冽寒风。

我在画室,面前是一张洁白的纸,我提笔作画,泼墨挥毫的同时,我回忆起我和毕梅相处的这些年。

直播间人数不断增长,却很少有人发弹幕,大概是都沉浸在我的画中,或是不忍心打断我讲述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嫉妒。

毕梅嫉妒我,我拥有世上最好的父母,拥有幸福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童年,遇到的所有人都对我不错。可毕梅与我相反,什么都不曾拥有。

她嫉妒我,想通过模仿我来得到幸福,这很好理解。

但其实,我也在极度嫉妒毕梅。

她在构思故事方面惊人的天赋,她的缜密心思,她的成熟稳重,都让我感到嫉妒。若非如此,我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因为毕梅而吃醋。

故事讲到最后,我的画也完成了。

那是一只驰骋在山林间的玄色异兽,外形像大猫,拥有飘逸的黑长毛发,幽绿的瞳孔中有睥睨万物的豪迈飒爽,猫耳和微微蜷起的尾巴又带着小猫的乖萌可爱。

「这是山海经中记载的异兽,其名为类,其状如狸而有髦,食之不妒。

当然啦,要真有这样的神兽,想必大家也是舍不得拿来吃哒,撸猫多快乐,多和猫猫在一起,心境平和了,自然也就不会再妒忌啦~」

直播的最后,弹幕已经被大批猫奴攻占了,网友纷纷表示要卖我画的萌兽猫猫,美名其曰挂在家里能让人心境平和,实际上都是拜倒在凶凶哒小猫咪的石榴裙下了。

最后一场直播,我彻底红了,刚结束直播就看到后台的十几条私信,都是各大平台 hr 的热情邀请,期待我加入他们的公司。

我没顾得上回复,直接冲出画室,赶往医院。

在病房楼下,我看到了孤零零坐在台阶上的毕梅。她借着走廊的灯光,捏着笔在我送她的笔记本上刷刷写字,那认真专注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

我喊了她的名字,毕梅抬头冲我笑笑:「直播效果怎么样?」

「你的故事加我的画,简直绝配啊,效果还用说嘛~」

我笑着走过去,握住毕梅的手。

……

三天前,黑衬衫男画师给了我毕梅的微信号,自从大一那夜过后,我就再没有主动联系过毕梅。

翻看了下她的朋友圈,毕梅竟然在写小说和剧本杀,好像从大学就开始创作,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了。

而这件事从头到尾,也都是毕梅一手策划,亲自出演的……剧本。

14

毕梅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我,虽然很羡慕我,却从没有过取而代之的心思。

大一的那个夜晚,毕梅的确偷看了我的手机,那是因为她察觉我最近一直不太对劲,总做恶梦。

噩梦的原因,是我初恋男友对我的 PUA,他想和我关系更进一步,我却因为年纪太小屡屡拒绝,男友便开始打击我,全方面否定我,甚至想让我以卑微的姿态主动献身于他。

在被初恋男友洗脑的情况下,我很难脱身,毕梅索性计划了一出诱惑戏码,想截胡我的男朋友,让他对我失去兴趣主动和我提分手。

只可惜,我半夜惊醒,毕梅计划败露,我们也产生了隔阂。

到如今,我天真的签下三年合约,因此被编辑限制,处处受针对,还要自掏腰包付高额赔偿金,身心交瘁几乎要和爸爸一样到在病床上。

毕梅心疼我,却知道我不信任她,只好策划了这样一出大戏。

她帮我暗中调查画廊,联合其他受害画师一起曝光了黑心编辑,也让我有理由和原平台解约,终于可以画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以自由平等的身份挑选合适的平台。

她帮了我那么多,不光拿出稿费给我爸爸治病,甚至在最后不惜牺牲自己的声誉,也要彻底把我捧红。

「对不起,因为我的事,你黑心闺蜜的形象怕是已经深入人心,未来好久都出不了门见不了光了……」

我声音哽咽,毕梅合上我送她的笔记本,小心翼翼的把本子收好,然后牵住我的手。

「你和叔叔阿姨,就是我的光。」

「所以,赶快上楼陪叔叔吧,医生说他恢复的很好,很快就能出院啦!」

毕梅拉着我走进楼里,融入一片光明中。

备案号:YXX18ggK29c555nmk2CdlwA

编辑于 2021-11-26 16:3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偷拍 ​ 赞同 18 ​ 目录 7 评论

姐妹别怕:与邪恶共斗到底

风华故事会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