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镜子米瑞

所属系列:红色警报:我的世界坍塌了

镜子米瑞

红色警报:我的世界坍塌了

每天早晨当我照镜子时,都会看到当天的一条小建议,例如「坐地铁去上班」或「不要尝试免费的披萨」。

今天,镜子上写着简单的一个词——快跑!

1

这件事还要从头说起。

大概在上个月,我买了一面镜子。镜子里面除了我和我背后的环境以外,还有一小句话,上面写着:「跟老板讲价。」

我当时愣了一下,漫不经心地问了老板一下这个镜子多少钱,老板说 50。

想起了镜子上的内容,我试探着还了个价。

成功了!

我最终以 49 块的价格买下了这块镜子。

我觉得这个镜子有用,但其实没什么用。

就比如说昨天,它跟我说让我坐地铁去上班。

但问题是我每天都坐地铁上班啊。

还有上次它跟我说,让我不要尝试免费的披萨。

可那一整天我都没有见过披萨。

我怀疑它在搞我。

2

直到今天,我看到镜子上写着「快跑」。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镜子的无用。

两个贼在我家里翻箱倒柜地找东西,而我只能被迫坐在镜子前和它大眼瞪小眼。

要不是我手脚被绑起来了,我会不跑?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绳子没有丝毫松动。

我放弃了,又扭头看向镜子。

镜子里的话没有丝毫变化。

「大哥,能不能给点具体的提示啊?」我对着镜子苦笑着说了一句。

镜子一句新的话浮现出来。

「我也不知道。」

淦!

最终贼没有在我家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但他们走之前还是很贴心地帮我松了绑,并苦苦哀求我不要报警。

毕竟他们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走还要被通缉,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我想了想,以让他们把我家的东西复原作为条件,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还附带了一条以后不能再偷东西或者抢劫了的要求。

他们点头如捣蒜,帮我把东西整理好。

走之前还帮我打扫了卫生。等他们走了,我坐在镜子前看着它。

「你个废物。」我叹息着说了一句。

「?」

「你就不能提供一点有用的信息吗?」

「你觉得这些信息没用?」

「嗯。」

「如果你那天是坐出租车去的话,出租车会因为开得太快而撞到别人,而如果我那天不提醒你不要吃免费披萨的话,你中午就会订一份披萨,然后店家新来的厨师会不小心把老鼠药当作调料放进来,你就会死。」

啊这……

「真的?」我有些后怕地问它。

「假的,看你比较好骗。」

我把它扔进了储物间。

3

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是不想见到它。

但有一天我为早餐吃什么而纠结的时候,我想到了它。

我饿着肚子把它拿了出来,翻到了正面。

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我敲了敲它。

「干嘛?」

「你觉得我早餐吃什么?」

「关我什么事……等等,你找锤子干……别别别别,我说,我说。」

我举着锤子看着它。

「喝粥吧。」

反正听它的也没错。

我忙活了大概一个小时,吃完了早饭。

我突然想起来,又敲了敲它。

「为什么是喝粥?」

「因为……你家厨房没有老鼠。」

我仔细思索了一下,决定再也不吃楼下的包子了。

4

它又被我拿了出来,因为它有的时候还是可以给我从侧面提供一些信息的。

我也养成了每天多问一个为什么的好习惯。

直到有一天,我在上班的时候,摆在我旁边的它抖动了一下,然后上面出现了一句话。

「离开大楼。」

「为什么?」周围没什么人的我优哉游哉地问了一句。

上面的话没有变化,只是字变成了血红色。

我吓了一跳,又想到最近它说的话一直没错,我就拿上镜子小跑着离开了大楼。

等走到外面,上面的字又变了。

「去马路对面买瓶水。」

依然是红色。

我没多想就走到了马路对面。

身后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我回头一看,大楼的某一层爆炸了,那正是我所工作的那一层。

再低头看镜子,镜子上的字消失了,就像一面普通的镜子一样。

5

当我坐在局子里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毕竟整个公司只有我一个人活着。

当他们把我一个人扔在审讯室里的时候,我悄悄把镜子拿了出来。

幸亏他们目前调查出来是因电气系统老化而出的事故,而且跟我没什么关系,所以只是看了看我身上有没有带尖锐物品,就把我放了进来,不然镜子估计也要被拿走了。

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敲了敲它。

它一点反应都没有。

「坏了?」我嘟囔了两句,又敲了敲。

还是没反应。

虽然救了我的命我很感激你,但是在这种时候不要挂机啊!

我疯狂地摇晃着它。

它的意图好像也很明显,我看得出来。

它裂开了。

我也裂开了。

6

等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在警局里又是做笔录又是问问题,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往好了想,至少明天不用去公司了。

我把裂开的镜子拿了出来。

「在不在?」我问了一句。

镜子上出现了一串省略号,很长。

「你在啊!」

「嗯。」

「那在警察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我话啊!!!」

「可能是因为……警察局里有监控啊!你一个人一直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之后打算怎么解释啊!」

我必须承认它说的很有道理。

我沉默了。

它也沉默了。

「那你为什么要裂开?」我打破了沉默。

「那你怎么解释你在审讯室无缘无故敲镜子?」

我又沉默了,它说的好有道理。

「那我现在该干吗?」

「睡觉。」

「我明天不用去公司。」

「但你要去警察局。」

淦。

7

自从上次事情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警察们终于确认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上班的时候想要摸鱼去买饮料逃过一劫。

自那次事件后,镜子的话也多了起来,不再是我问它什么它只回答什么了。

可能是我和它关系好起来了吧。

「今天天气晴朗建议穿短袖配长裤中午过后可能有小雨所以如果出门记得带伞而且今天出门最好不要选择出租车和公交车因为有很大概率会堵车早饭可以吃面包中饭点外卖晚饭吃沙拉。」

望着这一长串句子,我又一次感觉镜子比之前好多了。

接下来的进步目标就是往这个句子里加上标点符号了。

「所以……」镜子上那串句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简短的两个字。

「嗯?」我心情愉快地回应着。

「可以把锤子放下来了吗?」

「可以哦。」

最近我每天起床都有把锤子举起来看它几秒钟的习惯。

我也不是想砸,就是举举而已,锻炼臂力。

「你这样每天威胁我,不怕我哪天不帮你避开危险了吗?」

我看出了它的些许无奈。

「没事,反正在那场爆炸里我早就应该死去的,现在反正我一没亲人,二没工作,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过了两分钟,上面才浮现出新的文字。

「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这玩意还可以安慰我?还有这个功能?

我点了点头,期待着它能想出什么样的故事。

「有一只企鹅。」

「然后呢?」

「它被放在冰箱里。」

「嗯。」

「它被冻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

它看着面无表情的我。

「呃,不好笑吗?」

「亲爱的镜子先生。」

「怎么了?」

「闭嘴。」

从此它再也没有讲过这样的笑话。

我的确不应该对它抱以过多的期待。

8

自从它的话多起来以后,我每天都不用看天气预报以及路况信息了。

这玩意不会发出声音也挺好,我也不会觉得啰唆。

而且我还发现它好像还有别的功能。

比如我前天闲得无聊就问了一句:「我多重了?」

「121.75。」

然后昨天我又问:「我多重了?」

「120.98。」

还可以监督我减肥。

然后我今天再问它:「我多重了?」

「12.5。」

「12.5 是什么东西啊……你是不是少打了一个零?」

「我怎么知道?」

「我体重多少你不知道?」

「……你要知道,我只是一面镜子。」

「那前几天我问你你不就知道?」

「我编的。」

这个镜子怎么一点节操都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直说不知道?」

「你要不把锤子放下来再问我?」

「我考虑一下。」

它好像放弃和我交流了。

9

「欸镜子,你怎么这么怕锤子啊?」

「以物理而言,我是一面镜子。」

「镜子为什么怕锤子?」我想逗逗它。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人被杀就会死这个道理。」

「所以呢?」

「再聊下去我就要教你一加一等于几了。」

「你难道在鄙视我?」

「没有哦。」

「你还加个哦?」

「没有耶。」

「耶?」

「没有,真的没有。」

我伤心地坐在床上,我没有拿锤子,因为我不想再强迫它了。

而且我什么时候沦落到要靠死亡来威胁一面镜子了?

「别伤心了。」

镜子上浮现出这么一句话。

我吸了吸鼻子。

看来这镜子还有点良心。

「我就形式上安慰你一下,毕竟你眼泪都没掉根本不伤……姐,把锤子放下来,我不欠了。」

嗯,实验证明施加适当的压力和威胁是可以促进关系友好发展。

10

我趴在床上无聊地看着它。

「镜子镜子。」我忽然想起了上次它讲的无聊笑话,决定给它培养一些幽默细胞。

「?」

「我给你看点笑话吧。」

「行。」

我把手机拿了出来,一边挑选着给镜子看的东西,一边又因里面的内容笑得前仰后合。

就这样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我把手机放到了它的面前,上面显示的是第一个笑话。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

「这个故事结束了?」

「对啊。」

「无聊。」

我真不知道,一个觉得企鹅在冰箱里冻死很好笑的镜子,有什么理由说出这句话。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哪里无聊了?」

「首先,人死后不能变成鬼。其次,变成鬼以后智商也不会下降。最后,鬼也是被严加看管的,不可能出来还坐车。」

「……」

「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这个其实算是一般意义上的艺术加工……」

「艺术加工?那也就是说把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作为素材,然后写出荒诞却有逻辑性的故事?」

「哟,挺上道啊?」我欣慰地笑了。

虽然过程好像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但是结果貌似是对的。

「我想想。」

它不说话了。

「从前有一个人……」

过了五分钟,镜子上终于出现了一句话。

「走在路上脚一滑,死了。」

「……然后呢?」

「等他回过神来一看,自己变成了老子。」

「蛤?」

「他很兴奋。」

不是,穿越成老子有什么好兴奋的……

「他凭借自己原有的知识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为物理、化学、天文学等领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我给它看的明明不是网文啊……

「就这样,经过他引领的发展,人民暴起反抗,推翻了乔治一世的统治,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

从国王到国家名字全错了!

「经过他的努力,这个世界的科技极其快速地发展,终于在 60 年内发明出了原本需要 300 年才能发明出的东西——冰箱。」

怎么还绕回来了?再说老子那个时代再发展 1000 年也出不了冰箱吧???

「他把自己关进了冰箱。」

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他就被自己冻死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是时候放弃这个想法了。

11

我在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了声音。

「镜子?」

「干吗?」

「你说隔壁那个,是不是鬼啊?」

「我睡觉了。」

「你是个镜子你睡个头啊!」

「唉……首先,就像我之前说的,鬼是不会没事跑到人活动的地方的。」

「其次,你睡觉的时候整个人转了九十度,那不是你家隔壁,那是你家。」

「最后,以普遍理性而言,你应该优先考虑那是不是小偷,再考虑那是不是个鬼。」

镜子上的三段话一起冒了出来。

「那……那是小偷吗?」

「恭喜你,答对了。」

「没事,不是鬼就不怕。」

「还有最近我家怎么老是进奇奇怪怪的人?」

「你不考虑先报警吗?」

「你还没报警?」

「废话。」

我浑身一激灵,连忙开始打电话。

警察来得很快,走的时候洋溢着笑容,可能是离达到指标更近了一步。

他们把人抓走以后还特意安慰了我好久。

我很感动,比某个没良心而又不知名的镜子好多了。

等警察带着小偷走了,我又回到了房间。

「你怎么不报警?」我理直气壮地问它。

「……」

「无话可说了吧?」

「你要知道,我只是一面镜子。」

「镜子就不会报警了吗?」

「不然呢?」

「你想,你既知道新闻,也知道路况,还明白天气的变化。」

「所以呢?」

「所以你肯定联网了!那你明明可以给警察发消息的!」

「……」

「怎么了?」

镜子仿佛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所有的信息是因为我能透过反光……」

一句话一闪而过,我只看清了这几个字。

「这么快?你这是给人看的?」

它沉默了一会。

「我不会联网,真的不会,我只是面镜子。」

这句新的话浮现了出来。

「太可惜了,我本来还想把你培养成我的手机来着。」

「……」

它的情绪好像很低落的样子。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我安慰着说。

「?」

完蛋了我就随便说说啊,我想不到符合你笑点的笑话啊!

「嗯……从前有个人。」

「嗯。」

「他把冰箱放进了微波炉里。」

我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然后……微波炉炸了。」

镜子毫无反应。我看着倒映出的自己的脸,感觉自己就是个傻子。

为什么我要干这种事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镜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吧,它真的是个傻子。

12

自从有了这个镜子以后,我就一直在想怎么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当然了我说的多姿多彩并不包括公司爆炸、小偷进门,以及无聊的笑话。

我决定利用它来满足我的好奇心。

「镜子。」

「咋?」

「我在哪里可以看到鬼啊?」

「你要干嘛?」

「不干嘛,就看看。」

「没啥好看的。」

「我就要看。」

「……」

「我怎么才能看到鬼啊?」

「一般人都是听到哪里可能有鬼躲着走,就你想扑上去。」

不是,这话怎么这么奇怪呢。

「你要看鬼长什么样?」它好像妥协了。

「对!」

「好吧我随便抓一个过来,你等等啊。」

说完镜子里就没了反应。

它原来能力这么大吗?还能抓一个过来?

我饶有兴致地一直盯着镜子。

镜子里还是只有我自己。

过了一分多钟,镜子回来了。

「好看吗?」

????????

「已经来过了?」

「对啊。」

「我怎么不知道?」

「你都看了一分钟了你都没发现?」

「可能人类是看不见的吧。」

「好吧我骗你的,我其实根本没叫人过来。」

「突然想砸点东西,我锤子呢……」

「别别别别,姐,姐,别!」

我举着锤子的手没有动摇。

「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我和善地看着它。

「行吧行吧,我叫一个过来。」

镜子又回归了平静。

我的手仍然没有放下来,它再敢骗我就死定了。

过了大概十秒钟,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像是学生的人,只不过他的身上有些伤口。

嗯,也不过如此嘛。既不吓人也不恐怖。

就在这时,他好像看见了我。

他的脸抽搐了一下,随后张开嘴。

「人啊!救命啊!」

他在镜子里到处乱窜,试图离开。

不是,这,剧情好像不大对啊。

「欸,你是鬼,我是人,你怕我干什么?」我试探性地问道。

「不然呢?你怕我吗?」他蜷缩在一角害怕地回道。

我竟无言以对。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那个人很快就消失了。

在他消失之前,他好像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镜子上的话又出现了。

「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没好气地回道。

「我之前就说过的吧。」

「他身为一个鬼怎么这么怕我啊?」

「鬼一般都挺怕人的,但这个……我帮你问问?」

「行。」

又过了大概十几秒。

「他说,你看着那么高,还拿着锤子看着他……」

呃……

「然后还用和善的表情试图哄骗他……」

呃……

「看着真的很吓人。」镜子做完了总结。

我决定岔开这个话题。

「你是怎么联系上他的?」我问。

「我就随便抓了一个,以给他讲笑话为交换让他来镜子里溜一圈。」

还真是随便抓的,等等?

「笑话?你之前给我讲的那种?」

「对啊,那个笑话在这边可流行了。」

原来那边都是傻子。

「我也很好奇你究竟跟他讲了什么,他出来就跑了,我抓也抓不住。」

我灵敏地抓住了要点。

「你没抓住他?」

「对……对啊。」

「那你刚刚跟我说那个鬼觉得我很高,拿着锤子很吓人?」

「啊这……大意了……」

「你是不是夹带私货了?」我微笑着看着它,又举起了锤子。

「别啊姐……再给个机会呗?」它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讨好。

「还有什么遗言吗?」

「呃,我等下次再帮你抓一个能正常交流的?」

「成交。」

13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明天是上班的第一天。我早早地洗了澡躺在床上。外面风雨交加,但丝毫不能影响我对于新工作的热情。

「镜子,我明天应该几点起?」

「睡到自然醒。」

「?」

「睡到自然醒啊。」

「我明天要去上班啊!」

「上班和起床有什么关系?你早点过去还不是在那边睡。」

说的也有道理……不对,第一天工作要给同事们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啊!

「那我自己定闹钟吧……明天应该怎么过去?」

「坐交通工具。」

「废话我当然知道,具体是哪种?」

它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一个字出现在了镜面上。

「船……」

……

我放弃了。可能镜子也是会生病的吧。

但镜子生病应该怎么治疗啊?

锤子……凿子……镐子……

好像都不行。

「你知道应该怎么给你治病吗?」

「我没病。」

「没病还让我坐船去!」

「真的坐船啊……」

已经傻掉了。

我摸了摸镜子,有点热。

「你发烧了。」

「……镜子是不会发烧的。」

「不你发烧了。」

说完我就把镜子扔进了冰箱里。

想必它在被治疗的同时,还能想到冻死的企鹅,冻死的老子和爆炸的微波炉,它一定很快乐。

就这样我定好了闹钟,查好了地铁和公交线路,早早地上床了。

第二天早上。

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大海,雷雨交加,我呆住了。

我靠真坐船啊?

慢着,这……难道是昨晚的大雨?

我打开手机,还真是。

在此之前,我的手机已经被各种防汛以及工作消息轰炸了一遍。

又是填表又是开视频会,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等中午我做饭打开冰箱的时候,才发现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镜子静静地躺在一只冻住的鸡上面。

我连忙把镜子拿出来。

在零下四度放了半天的镜子好像已经没了。

我敲了敲它。

「喂喂?」

字出现了。

「好冷……」

哦!还活着!

「你没事吧?」

「有事。」

「?」

「我生病了。」

「不你没有。」说着我就把它放回了床头。

「阿嚏!」

「不是,一般来讲打喷嚏是要发声的……」我看着镜面上大大的两个字无奈地说道。

「我不会说话。」

「这不是还蛮精神的嘛!」

「不,我很生气。」

「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把我放在冰箱里放了大半天。」

「还是在我没有说错的情况下。」镜子上出现了两句话。

「你不能这么想。」我循循善诱地忽悠着它。

「你想,我把你放在冰箱里,在一只鸡上对吧?」

「嗯。」

「这只鸡是不是很像一只毛被扒光的企鹅?」

「呃……」

「而且你在冰箱里的时候就没有想起来老子和微波炉吗?」

「这……」

「你这么一想就好多了对吧?」

「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嗯,没病,果然还是个傻子。

14

呆在家里真的很无聊。

我的脑子里第三千零一十七次闪过了这个念头。

嗯,工作完成了,没什么好玩的,还能干嘛呢……

嗯?

我敲了敲镜子。

「咋?」

「你还记得上次说要给我找一个能交流的鬼聊天吗?」

「嗯。」

「现在找。」

「现在?」

「怎么了?」

「上次那个被你吓跑的鬼,回去跟几乎所有的鬼都说了,现在恐怕没什么人敢过来了。」

「蛤?但我啥也没干啊?」

「没办法,你要知道谣言扩散的速度是惊人的。现在嘛……」

「那现在谣言传成什么样了?」

「有人说你三头六臂,会喷火还会净化……」

「???????」

「还有人说亲眼见过你,毛脸雷公嘴,会七十二变,和一个牛头人是结拜姐妹……」

「越来越离谱了啊!」

我叹了口气。

「反正现在应该是没人会来。」镜子做出了最后判决。

「我不管。」我决定让镜子强行拉过来一个,真正和善地对待他,让这个鬼回去辟谣。

「我怎么强行抓过来一个啊……而且我抓鬼也很累的好吧……」

「你也有好处啊。」

「哦?」镜子一听就来劲了,「我有什么好处?」

「你至少可以活过今天。」我微笑着看着它。

镜面抖了一下。

「好嘞老板,您稍等。」

镜子上的字一转眼就不见了。

过了大概两分钟,镜面上才出来一个人。

那看上去像一个欧洲的贵族。他穿着一身黑,拄着一根镶银的手杖。

是个男的。我下了判断。

从他身上我看不到有什么伤口,这可能是鬼中贵族吧。

「您好。」

他对着我鞠了个躬,直起身,微笑着看着我。

哦!是一个不怕人的鬼!

想到我之前的打算,我也打算对他回礼。

鞠躬?提裙?提裙鞠躬?不对我没有穿裙子,鞠躬会不会吓到他……

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堆念头。

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对他致意。

「听说您想见我?」

我说了吗?没有。我只是说我想见鬼。

「是的。」我又点了点头。

「那您想了解什么呢?」

「嗯,你叫什么名字?」

不对不对不对!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我怎么会想见他?

一定是被镜子传染了。

我能感受到这份足以透过次元的尴尬。

他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我是米瑞。」

你是不是有个老鼠老哥叫杰瑞的。

我还没想好还要问什么呢,就看见镜子里的他皱了下眉头。

「实在抱歉,时间到了。」他又向我鞠了一躬,「看来只能下次再见了。」

我点点头。

他的身影逐渐消失了。

镜子上面很快出现了文字。

「怎么样?这个还可以吧?」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骄傲。

「嗯,这个还行。」

「我好不容易才能让他出场。」

哟,很自豪嘛。

「行吧,算你立功了好吧,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

「至少一天以后吧,怎么啦?」

「好不容易能找人聊个天,就一分钟,还能干吗,接着聊啊,我只知道了他的名字。」

「不过米瑞已经是我能找到的鬼里面最好说话的了。」

「他看起来是个绅士啊。」

「嗯……等等,有反馈了。」

「还有反馈?你收过路费呢?」

「嗯……他说你没有举着锤子,他很开心。」

「……」

「然后这个,哈哈哈哈,他说你知道他的名字以后好像脸红……不是,姐,通讯突然断了,我不知道他到底说了啥。」它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

镜子中照出了我拿着某样工具的身影。

嗯,这就对了。

15

在某个乌云密布下着大雨的晚上,我突然想起来某件事。

「哟?」

「你现在连我名字都不想叫了是吧?」镜子上浮现出一句话。

「打听个事?」

「说。」

「那天在我原来那个公司……你还记得的吧?」

「你说我救你那次,意外爆炸然后整层楼都不见的那个吗?」

「对对对,你居然还记得。」

「这想忘也挺难啊……」

「就那次,你怎么知道要爆炸了的?」

「这……」

我期待地盯着它。

「呃,鬼告诉我的。」

「你就扯吧。」我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它,「你自己说鬼不会接近人在的地方的。」

「咝……大意了啊……」

「你把话打在镜子上我也看得见的啊!!!」

「这个,今天天气还挺……」

我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冷笑了两下。

「装,接着装。」

「那你保证以后你不能用锤子威胁我。」

「行啊!」我爽快地答应了。

「镐子和凿子也不行!」

「行啊。」

「螺丝刀和剪刀,菜刀也不行!」

「啧,居然想到这一层了吗,真是低估你了啊镜子……」

「你声音很小我也是听得见的啊!压低声音有毛用啊!」

「行吧行吧,我以后不会以摧毁你的架势威胁你了行吧?」

「嗯,这还差不多。嗯……简单来说,我可以通过层层反射来转移自己的视线和本体。只不过视线可以转移得很快,但本体要花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才能从一个物体转到另一个物体上。」

「转移到另一个可以反光的物体?」

「嗯,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所有东西都是可以反光的,但如果我真的转移到了石头之类的东西上,再转移估计就要花个几百年了。」

「让我猜猜……你上次就是被埋起来了,然后花了很久才慢慢转移出来?」

「嗯,你是我转移到这面镜子以后第一个遇见的人。」

「那也就是说……」

「嗯?」

「其实我把镜子砸了也没啥关系?」

「你不是说好的不砸了吗?」

「我就问问。」

「的确,但是这样的话我的本体会分散于每块镜片上,然后还要花时间慢慢聚合成一个新的、完整的我。」

「哦是这样……」

「不过现在你知道了吧,把镜子打碎也是没有用的!我摊牌啦!」

「那我说……」

「你别说,反正你现在拿我没办法,我自由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你听我说……」

「欸我不听!啊哈!芜湖!」

我深吸了一大口气。

「你要是再给我皮,我就把你装进容器里灌上混凝土沉到海里啊!」

镜面上一下没了动静。

「这个……姐,我开玩笑的,啊哈哈哈……」

「你再笑?」

它沉默了。

16

我打算学做菜。

「镜子镜子,你会做菜吗?」

「……」

「教我做菜吧。」

「我没有手。」

「没事,你把菜谱打在镜面上,我看着做。」

「算了吧。」

「怎么了?」

「我的历史很悠久,不会做现代的菜。」

「嚯!」我上下打量着它,「这么说,你对于古代的菜很有心得咯?」

「也不能这么说吧……」

「好的,菜谱拿来!」

「怎么感觉我最近要干的事情越来越多了……」镜子说着给我把一份菜谱打在了镜面上。

「我看看啊……红酒……黑松露……鱼子酱……鹅肝……」

不是,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你就不能拿出来一份我能做的菜谱吗?这些东西我怎么可能有啊!」

「我以前不是厨师……」

「没关系。」

「什么叫没关系……」

「反正今天你一定要拿一份出来。」

「不是,姐,我真没有啊!你就算把我拆了没有也是没有啊!」

它看着我上网订购混凝土的身影,整个镜面都在抖。

「唉……好吧。」

「那你现在怎么办?点外卖吗?」

「不!」我声音嘹亮地说道。

它被我吓了一跳。

「我一定要自己做!」

我打开了冰箱。

「鹅肝……那就用鸡肝吧。」

「然后鱼子酱……用老干妈代替应该没问题。」

「红酒也可以用啤酒代替。」

「黑松露的话……反正都是真菌,那就用香菇吧。」

我抱着一堆东西走进了厨房,照着菜谱一步一步做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我和它看着碗里黑不溜秋的一坨东西,一个都没说话。

「你是改了下菜谱吗?」镜子试探着问我。

我摇了摇头。

我们又看了一会。

「你原来做的时候,菜的颜色是这样的吗?」

「……」

「好吧。」

做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我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颤抖着拿着勺子舀了一勺。

别问我为什么要拿勺子。

因为筷子已经夹不起来那坨东西了。

我一口把勺子包进了嘴里,用最快的速度把它咽了下去。

然后……

我就把菜扔了。

「唉……」镜子在旁边叹息,「浪费食物啊。」

我破天荒地觉得它说的很对。

17

即使我只吃了一口我还是中招了。

我当天晚上就生病了。

在迷迷糊糊地度过了一天以后,我终于活过来了。

不过生活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的。

比如说现在每天的一大期待就是和米瑞聊天。

他说他原来是个欧洲人,拥有一个酒庄。

还和我讨论了很多古代礼仪的事。

「你变成现在这样以后,还能继续接受知识学习吗?」

我小心地措着词。

「可以是可以,但是因为近些年科技的发展,我也感觉接受越来越困难了。」

「你们那边还可以知道现在科技的发展?」

「嗯,总是有消息灵通的人能把消息传过来。」

「语言相通吗?」

「不通,所以我们一般都是靠会各种语言的商人来传话的。」

「那边可以接受知识的话,为什么不学习语言呢?」

「这边没有书本,而且跟着别人学可能会把他错误的口音和习惯学过来。对于我来说,我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学习的。」

「但我看你中文说得不错啊。」

他笑了笑。

「这……这其实是同声传译。」

「哦也就是说镜子在给你当翻译是吧?」

「是的,而且它在我们这边还尽力跟大家澄清关于你的谣言。」

这镜子这么好?

「时间差不多到了。」他掏出一块表,看了一眼。

「嗯,那明天见?」

「明天见。」

他的身影逐渐消失了。

我抿了一口咖啡。

「今天聊得怎么样?」镜子问我。

「嗯,知道了关于那边的一点情报。」

「他不会把关于我的事情告诉了你一点吧?」

「哦?他还知道关于你的事?」

「不知道不知道。」镜子赶忙否认。

「懂了,下次问问他。」

「这……大意了。」

镜子好像很懊恼的样子。

呵,镜子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傻嘛。

竟然能想到通过米瑞这个人来隐秘地向我说好话。

但他还是忘了一点。

我这几天一直在观察他说话时的嘴部动作。

他明明根本没有在说英文嘛。

18

我把手机上的小说关掉,叹了口气。

「怎么啦?」镜子问我。

「我刚刚在看小说。」

「所以呢?」

「里面的人有的物品都是有很多功能的。」

「比如?」

「很多啊,像什么会炼药的老爷爷,能储物的戒指,能复活的空间……」

「那是玄幻故事。」

「所以呢?」

「这些东西是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里的。」

一面会独立思考的镜子也是不可能出现的吧,喂!

「总之你肯定有些特异功能。」

「叫个鬼不算?」

「会说话不算?」

「能看天气预报路况信息不算?」

「能给你提供菜谱……」

「不管!快再变出一点功能!」

「我不是神灯……」

「给我变!」

镜面奇怪地扭曲了起来,呈现出了我的样子。

镜子里的我突然间变瘦了。

「这样算不算?」镜子无奈地说。

「你可以改变我的体型啊!」我惊喜地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傻。」

「?」

「我的意思是,」镜子看到了我和善的微笑,赶紧解释道,「我只是扭曲了镜面,让你看上去和原来不太一样。」

「哦。」

「这就是我的功能。」

「这……有什么用呢?」我问它。

「呃……可以让你更有自尊心?」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自尊心?」

「不是不是不是……你看,我还可以这样。」镜子说着又扭曲起了镜面,房间里的光在一瞬间汇聚到了一起,扎进了我星辰般的美眸里。

过了五分钟。

「你没事吧……」镜子担忧地看着我。

我瞪着红红的被光刺激的眼睛看着它。

「你完蛋了。」

「不是这也不能怪我……你问我还有什么功能的……」

「那这有什么用呢?」

「这怎么能说没用呢对吧……」

我瞪着它,一言不发。

「只要我这么一聚……」镜面又扭曲了起来。

我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但已经晚了。

在我把头扭过去以前,房间里的光芒又一次照进了我的眼睛。

房间里回荡着我的惨叫。

十五分钟后……

我终于缓过劲来,戴上墨镜看着它。

「我……我不是故意的……」

镜子无辜地解释道。

「没事。」我的声音很平静,「你现在把光聚到窗帘上,要是能聚上去我就免你一死。」

「就这么简单?」

「你聚就是了。」

镜面扭曲起来,光芒全都照在了窗帘上。

「所以……」我慢慢地说。

「?」

「你本来是可以不照到我眼睛上的。」

「对……」

我举起了它,出了卧室。

「滚去找老子和企鹅去吧!」我把它扔进冰箱,狠狠地关上门。

我接下来的几天都只能和墨镜一起度过了。

19

我决定把镜子关在冰箱里好好冷静冷静。

各种意义上的。

没有了镜子,我的生活又回归了之前的样子。

在公司里也工作了快一个月了,今天是与外国客户面谈的日子。

我和我们公司的一群人坐在会议室里等待着客户。

门被推开了。

一行高鼻深目的人走了进来。

是外国人。

好像还是法国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浮现的是镜子跟我传达的关于我的谣言。

「会喷火……毛脸雷公嘴……七十二变……」

人与人的差别就这么大吗?

除了背事先准备好的稿子以外,我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在愤愤不平中度过。

时间转瞬即逝,直到老总站起来宣布会议结束我才回过神来。

我暗中戳了戳我的同事。

「刚刚说了啥?」

「说他们会在这边待一段时间,观察我们的工作状态和水平。」

这样不就不能摸鱼了吗?!

我很生气,很想打人。

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面镜子。

这样是不是有点残忍……我想着。

但很快我就回想起了我双眼通红的那段时期。

活该!我恶狠狠地想道。

等回家以后,我迫不及待地把镜子从冰箱里拿了出来。

镜子上只有一句话。

「我已经被冻死了,勿念。」

我信你个鬼。

「我限你五秒钟之内出现,不然我就把你放到微波炉里。」

镜面上完全没有变化。

我叹了口气,拿着它走向了微波炉。

「姐,有事好商量。」

刚走两步它就出来了。

「以后还照不照了?」

「不敢了不敢了。」

我又把它摆回了桌上,对着它发表了一个小时的简短告诫。

「我刚从四天的冰箱之旅回来……」

「你又不累,你是镜子。」我理直气壮地说。

「也就这个时候你才能想起来我是镜子……」

「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

「那不就好了。」

「……」

告诫结束了,我又发表了一个小时的不满。

「你觉得自己的形象被讹传得太离谱了?」

「嗯。」

「而且别人的形象不管怎么传都差不多?」

「嗯。」

「所以你很不满意?」

「嗯。」

「那我也没办法。」镜子说,「那个地方是鬼的世界,没有影像资料的。」

「欸?」

「怎么了?」

「那是不是说……有影像资料的话,我就不会被讹传得太厉害了?」

「嗯……有可能。」

「那你能不能把我的照片传过去?」

这样不仅我现在在那边能有个好名声,等我死掉以后也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不是,名鬼。

「行是行……」

「但是?」

「但是不管用。」

「为什么?」

「你知道关公吗?」

「怎么了?」

「关公的照片一般拿来干吗?」

「辟邪啊。」

「那我觉得你已经能想象到等你的照片传过去以后的用途了。」

「……」

「欸你别说这还真是个商机啊……」

「滚。」

20

把镜子拿出来后,我和米瑞也恢复了联系。

「好久不见啊。」他对我微微鞠了个躬。

「嗯,好久不见。」我也还了一礼。

「您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

「嗯,我想问下,法国人一般有什么习惯?」

他很明显愣了一下。

「法国人吗?」

「嗯,你应该有一定了解吧?」

「是的。」他一边想一边说着,「他们一般喜爱交际,爱开玩笑,但是不抱有什么恶意,然后对食物有一定要求……」

「喜爱交际大概是什么样的?」

「就是愿意出门,和各种人交朋友,然后交流各种时事新闻以及自己的看法。」

「那我在面对一个法国年轻男性的时候,最好和他谈论什么呢?」我故意说道。

「这……这要看不同人的喜好,如果他比较喜欢聊天,而且不是很抗拒国家差异话题的话,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有一点强颜欢笑的样子。

我假装没有察觉到,继续问道。

「玩笑一般是多大的玩笑呢?」

「一般来讲不要上升到历史层面,然后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就可以了。」

我假装有所领悟地点点头。

「今天我们说的话麻烦你不要转达给镜子。」

「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这……不太好说吧。」我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好……好的。」

我感觉他的汗都要流下来了。

我瞥了一眼时钟。

「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先到这里吧。」

「好的。」

他又鞠了一躬,身形很快消失了。

镜面上立刻就出现了话。

「你经历什么了?」

「今天来得很快嘛。」我嘴角带着笑意。

「这……这是因为他今天什么话都没有传达,直接就离开了,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就过来问问。」

「什么都没发生啊。」

「那他怎么走这么快?」

「我怎么知道?可能想上厕所了吧。」

「鬼是不会想上厕所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镜子想问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样子,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我得找个词来描述一下我现在的心情。

大概就是……

真的很爽。

21

我最近又恢复了每天把镜子带到公司的习惯。

而它现在除了每天和我聊天扯皮以外,还旁敲侧击想打探关于法国小哥哥的事。

我是口风那么松的人吗?

所以它最近除了知道我身边有个法国人,年轻男性以外什么也没打探到。

在某一个中午,在周围没有人的情况下,我又在和它扯皮。

「你知道米瑞现在过得怎么样吗?」我问它。

「不知道啊,你昨天不是刚见过他吗?」

「我说现在。」

「他又不住我家。」

「你还有家?」

「我当然有家……」

「你要家干吗?」

「我不可以有个家吗???」

「不是你看你又不睡觉,也不吃饭,你要家有什么用,还不如给我。」

「家就只是拿来吃饭和睡觉的吗……」

「不然呢?」

「还可以……」镜子沉默了一会,「你说得对。」

「你看吧我就说你要家没用。」

「我要吃饭啊……」

「啊?你要吃饭?」

「废话,各种伟人,像鲁迅,唐三藏,豹子头林冲,玉皇大帝都说过一句话。」

除了鲁迅以外的人都是不存在的吧!

「他们都说过,『我饿了』。」

「你就给我扯吧。」

「不不不,你仔细想想,是个人小时候都说过这句话。」

我想了想。

很难反驳,但怎么总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

「我就没有啊。」我强行狡辩道。

「怎么可能。」

「我小的时候说的是『妈妈,饿饿,要吃饭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个锤子啊!」

就在我恼羞成怒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法国小哥哥刚好从我旁边路过。

他看上去不是很能控制自己面部表情的样子,最终扯了扯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随后赶紧扭过头加快脚步离开了。

我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扭头看向镜子,这个没良心的还在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使劲地摇晃着它。

「我没脸见人了啊!!!」我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声音避免又被人听到。

「你自己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把通红的脸埋在双手里。

22

又过了好久。

有一天我问它。

「镜子?」

「咋?」

「最近你们那边发生什么了吗?」

「什么叫发生了什么……」

「就是有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

「我想想……最近一个挺大的变化就是……我邻居结婚了。」

虽然我想了解的不是这种事情,但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这算哪门子的挺大的变化?」

「邻居他大概已经离婚四千多年了……」

我算了一下,确定他的邻居应该是个猿人。

「这……」

「然后他最近娶了一个刚去那边没几天的女孩。」

「蛤?」

「哎呀我是衷心祝福他们两个啊,那个女孩不知道,我邻居之前那段婚姻可是持续了八千多年呢……」镜子老气横秋地说道。

「不是……我有个问题……」

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说。」

「你知道你邻居八千多年的婚姻,然后又过了四千多年……所以您老也是个猿人?」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镜子抓耳挠腮上蹿下跳的情形。

「……」

完蛋了不会被我猜中了吧?

「我发现你最近的智商是越来越提神了啊。」镜子终于忍不住说道。

「什么意思?」

「我就不能搬过来以后跟他聊天听说的吗?」

「你能和猴子聊天?」

「首先,那不管怎么说也至少是类人猿。其次,他住了这么久多少也学会了一点语言,我能跟他聊天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那,那个女孩怎么看上他的?」

「不知道,但听说之前她是个考古学家,所以我觉得挺正常的。」

「还有别的事吗?」我问。

「没啥了。你好像在期待什么啊?」

「我的谣言呢!!!!」

「哦那个啊,那个最近算是好一点了吧……」

「那就好。」

「大概还有个几百年应该就没了……」

「说话不要大喘气啊!」

我很伤心。

「不过我还有个办法。」镜子说。

「哦?说来听听。」

「就你把肖像权给我,只要我把你的影像资料这么一卖……等到你来这边以后,大家都肯定是以无比尊敬的眼光看着你。」

「看来你和那边的无良商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

「哈哈哈,这话说的……联系也没有那么深吧,还好还好。」

「我没有在夸你。」

「啊是这样吗?」

沉默了一会。

「所以能不能把肖像权……」

「滚。」

23

「你说为什么鬼们都不喜欢学习啊?」我问镜子。

「你喜欢吗?」镜子反问我。

「我是不喜欢啊……」

「那不就好了?」

「但那可是几千年啊!你邻居自从一万两千年前到现在,除了语言还学了啥?」

「那已经很厉害了……」

「蛤?」

「我跟你说,他可是被誉为这里的学习典范啊……」

「这算什么典范啊!一万多年就学门语言就算是典范了?」

「嗯……你想想米瑞,他不也没学会中文吗?」

「你把他叫出来我自己问他。」

「得嘞!」镜子消失了。

很快米瑞就出现了。

「您找我?」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

「我问下,在你们那边,学习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吗?」

「嗯,因为人变成了鬼以后,已经没有了肉体,也就没有了大脑作为学习的工具,光凭自己,呃,原来的意识来进行学习,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那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其实都不会学习,因为效率过于低下对吧?」

「嗯,是这样的。」

「你之前说你没学会中文,是靠镜子翻译的对吧?」

「对。」

「那我想问下……」我决定揭穿他,「你说话的时候,为什么我看你的嘴唇动作说的就是中文?」

他愣住了。

沉默了一会。

「这个其实是因为,呃,在同声传译的时候,翻译的并不只是,呃,语言,为了让我们的交流尽可能保密,它是直接通过暂时给予的方式给予我说中文的能力。」

他一开始说得还是磕磕绊绊的,但到后来逐渐流利了起来。

「那……你怎么知道这个语言叫中文?」我又问他。

「之前镜子告诉过我,这门语言是中文。」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知道它是镜子?」

「它之前告诉过我了。」

所以已经把策略转为不管我问什么,都把锅推到镜子上了是吗?

「没想到您的观察力比我想象的还要敏锐。」他微微笑着说,「那么,今天就差不多……」

「35 秒。」我说。

「什么?」他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的时间是,一分三十五秒。」我也微微笑着说,「超时了。」

「这……」他一下子愣住了。

「我所有的问题都是为了拖延时间,镜子之前也说过,你们是不能在这里待超过一分钟的。」

「不可能,它肯定没说过。」他下意识地反驳道。

「哦?你怎么这么确定啊?它连和我说的话都告诉你了?」

如果他承认了,那也就是说镜子就得死;如果他不承认,他就一定要告诉我,为什么镜子跟我说的话会被他知道。

「那么我合理推断一下……你就是镜子。」我把我的最终结论抛了出来。

「没想到啊……」他叹了口气。

「不装了?」

「你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装的?」他反问我。

「我以为你还能圆回去的。」

「这怎么圆回去?」

「你可以说『不是只能在这里待一分钟是我们那边的常识啊,镜子不可能把错误的知识告诉你』之类的啊。」

他又愣住了。

「这个……不是只能在这里待一分钟是我们那边的常识,镜子不可能把错误的知识告诉你。」

他微笑着跟我说。

「……」

「这个……时间也到了,我差不多该走了……」

「回来。」

他抖了一下,本来已经模糊下去的身影又重新出现了。

「这你还要蒙我?当我是傻子吗?」

「这……我并没有在蒙你。」

「欸你等等。」我打断了他,「你好好组织语言啊,不然我可是可能把镜子就地格杀的。」

「……」

「放弃吧。」

「好吧。」

24

「今天自己在家做早饭,然后坐出租车去上班。」

「你知道这要花我多少时间以及多少钱吗?」

「信我。」米瑞跟我说。

从那以后镜子就放弃了伪装,直接用米瑞这个身份跟我交流了。

我很不愿意自己在家做早饭,所以我打算不吃。

「顺便,中饭和晚饭也不要点外卖。」

「你这是想把我招到你们那边去啊。」

「真的。」他很无奈地说。

行吧。

我起了个大早,然后做了早饭。

最近他总会给我提供一些奇奇怪怪的建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每天上班的时候镜子基本都会给我换个花样。

而且好像随着我越来越困,那个法国小哥哥看我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了。

他每天都会很疑惑地看着我,然后我就只能强撑着对他笑笑。

然后一头倒在桌子上开始补觉。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撑不住了,请了个假回去补觉。

「那个……那个法国人好像每天都在看你啊。」镜子跟我说。

「怎么?」我声音困倦地说,「你吃醋了?」

「……」

「让我睡会……」

「那饭呢?」

「还不能点外卖?」

「嗯……」

「起来做……」

说完以后我就陷入了昏睡。

等我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多个小时了。

我打开冰箱,发现已经没东西了。

「镜子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这你也要问我?」

「不问你问谁?」

「问下你自己啊……」

哦我好像吃完了。

「我能点外卖吗?」

「如果你不出去的话,也行。」

太好了。

我点了外卖,然后吃完继续睡。

就这样一天就过去了。

等我再起来的时候外面晴空万里。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我嘟囔道。

「因为你点了外卖。」

「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你就扯吧。」

「我……」镜子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我打断了。

「今天可以点外卖吗?」

「不行。你会睡着。」

「就算吃饱了但我已经不困了啊!」

「不,你会睡着的。」

「我真不会……」

「不你会的。」

淦,什么玩意。

25

休息了两天以后,我回到了公司。

这两天落下来的工作也被我花了一天的时间解决了。

就这样,我的生活又回归了平静。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在法国公司对我们的考察结束的那一天下午,我做完了当天所有的工作,愉悦地喝了一口咖啡。

四处张望了一下,大家都是差不多处于休息状态。

嗯,那就好,大家都在摸鱼的话我也就不那么明显了。

然后我就看见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那几个法国人围在一起说些什么。

然后他们的目光就望向了我。

完蛋摸鱼被发现了!

我赶忙装作查看项目的样子,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镜子?」

我嘴巴微张,不引人注目地说着话。

「嗯?」

「他们刚刚是不是在看我?」

「嗯。」

「那他们在说什么?」

「呃……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什么组织啊,神灵啊,复苏还是什么东西的。」

「蛤?」

这帮人难道在讲故事?

这就是法国人的摸鱼吗?

「那你再听听他们现在在讲什么。」

「我不知道。」

「怎么现在就不知道了?」

「我是根据反光来看东西的……他们现在躲在那个角落,又没有光又没有反射的,我怎么看得见他们在说什么……」

「唉……」

「咋,想和他们一起玩?」

「??????」

「想和他们一起玩的话直接跟他们说嘛……」

「我想玩你个头啊!」我人都傻了,「他们刚刚在看我欸,在看我!」

「现在变成花痴了吗……」

「?????」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你完了。」我平静了一下心态,冷静地说。

「别啊!」

「没事的,你可以平静地迎接你的死期了。」

我把它扔进了包里,打算等回家再收拾它。

就在这时候,其中一个法国人站了起来,走向了我。

「那个……下班以后能稍微留一下,工作想要问一下可以吗?」

他用带着浓重法国乡土气息的中国话问我。

「啊,好的。」

只要不是拉我讲故事怎么样都行。

就这样等到了下班。

很快大家都走了,偌大的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个人。

我抱着一堆资料跟他讲解对接事项。

「你有镜子吗?」他突然问我。

「有啊。」

「可以借我照一下吗?」

我从包里拿出了镜子,转了个方向,让镜面朝着他。

他仔细看了看镜子,用手拨弄了两下头发,然后对我微微点了点头。

他手机响了。

「抱歉,接个电话……」

随后他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耸了耸肩,打算把镜子放回包里。

「快跑。」

镜子上只有一句话。

26

我心头一紧。

「怎么啦?」

字变成了血红色。上次这样还是在整层楼爆炸的时候。

我没有多想,胡乱地把东西往包里一塞就往楼下跑。

还没出办公室,那个法国人回来了。

「怎么啦?」他问我。

我没时间理他,冲他摆了摆手就往楼梯跑去。

「回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愕然回过头,那个法国人不再是那副和善的面孔了。他把脸拉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枪口对着我。

我慢慢转过来,同时用手机按了 110 的速拨键。

「你为什么有枪?」已经接通警察的我故意大声说道。

「的确,在中国想要拿到枪可是不容易。」他的话也变得完全不带一丝外国口音,而是像一个从小在中国长大的人说出的。

「你想要干嘛?」确定了警察一定会过来的我开始确保自己的安全。

「很简单。」他笑了笑,「把镜子给我。」

「你说……什么……」我顿时呆住了。

「还要我说得再清楚一点吗?把那面能交流的镜子给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那也没关系,把你刚刚拿出来给我看的镜子给我,这样你今天就可以安全地离开了。」

「我知道你并不想把我打死,但你也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我开始和他谈判拖延时间。

「你说的没错。」

「为表诚意,我把手机扔到地上,不会报警。」我说着把已经接通了好几分钟警察电话的手机锁了屏扔到了地上。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现在,我们可以聊一聊了。」我装作沉稳地说。

他想了想,放下了枪,把枪口垂到了地上。

「我想我有资格知道你们想要这面镜子干什么,毕竟它在我这里完全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一样。」

「它可能与一个很有渊源的家族有关。」他并没有向我透露很多的信息。

「哦……」我思考了几秒钟,慢慢走到窗户旁边。

我已经能看见陆续有车停在了这栋楼下,开始有人进来了。

「我确认一下,这里是十五楼,即使我跳下去也活不了对吧?」我状似开玩笑地说道。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

「那我能拿到什么好处呢?」我慢慢离开了窗户,坐到了一张离窗户和他都略有距离的椅子上。

「不会死。」他冷峻地说道,把枪又举了起来。

「我觉得你可能有一定的误解啊。」我说,「你想要这面镜子,就付出一定的金钱,这样我把它给你,你把钱给我。我也不会报警,你也不用担心会被抓,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不是吗?」

「你要多少?」

「三千,不多吧?」

「我们会打给你的。」

「我怎么确认?」

「随便。」他的耐心好像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把镜子给我。」

我慢慢从包里掏出了镜子,把镜面对着他。

「这个?」

「丢过来。」

我笑了笑。

「聚焦。」

「什么?」他好像没听清楚。

「没跟你说话,我说,聚焦。」

镜面扭曲了起来,把所有从窗户那边传来的光都聚焦在了他的眼睛上。

他顿时眼睛一阵刺痛,下意识地对着我扣动了扳机。

我早有准备,低下身子躲过了这一枪。

走廊外面已经有凌乱的脚步声了。

我举着镜子,以便一直让他看不见我,然后不停地在办公室里凭借着众多的椅子和桌子掩护变换着位置。

他把脸用手臂遮住,然后循着声音胡乱开着枪。

「警察!不许动!」

亲切的声音响起,随后我听到了人群涌过来的声音。

我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把镜子举到了胸口。

砰。

我感觉自己胸口受到了重击,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向后踉跄了几步。

低头一看,一枚黄澄澄的子弹嵌在镜子里,而镜面已经裂成了几块。

那个法国人露出了胜利的微笑,随后被几个人摁倒在地。

27

我没什么事,镜子替我承担了几乎所有的伤害。

还好警察跑过来之前我就已经把镜子放进了包里。

我披上了毛毯,坐在警车旁边。

「在去警察局之前,我可以先回趟家吗?」我问警察。

他点了点头。

我坐警车回到了家,然后连鞋都没脱,冲进了家门,打开衣柜,把已经裂开的镜子面对面放在了衣柜柜门上的镜子前。

它说过,它可以转移的。

就这样,我焦急地等了一个小时。

在警察催促我第六遍的时候,我没了办法,把镜子仍然放在那里,独自一人上了车。

警察举着一个透明的袋子。

「镜子呢?」他问我。

「在……衣柜旁边。」

「放那里干吗……」他嘟囔了一句,让别的警察带着袋子上去。

过了一会,当我在警车里看到了那个装着破碎镜子的袋子时,我知道,已经没办法了。

在去警察局录完口供以后,我回了家。

看着那面大镜子,我抱着一丝希望敲了敲。

「镜子?」

没有回应。

「米瑞?」

还是没有回应。

第二天早上,我又抱着希望敲了敲,仍然没有反应。

上司给我打电话,给了我一个星期的假期。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哑?」上司关切地问我。

「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

我想了想,接着说道。

「很重要的人。」

上司沉默了一会,安慰了我两句,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的手垂着,没有一丝力气。

房间里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

28

一个月以后,我已经习惯了没有镜子的生活。

那天早上,我照例打开衣柜,打算换上衣服。

打开柜门,一个看上去像一个欧洲的贵族,穿着一身黑,拄着一根镶银手杖的人看着我。

「早上好,美丽的小姐。」

他向我鞠了一躬。

我愣住了。

「欸不是你怎么哭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今天才恢复过来就想跟你开个玩笑……」镜子喋喋不休地说着。

我摸了摸脸颊,真的,上面有两行湿润的东西正在往下流。

我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滚!」

我说着关上了柜子,走到窗边。

今天天气很好,鸟语花香。

备案号:YX01Yg42VrYKyJ0E0

编辑于 2022-08-18 11:5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墙上的洞 ​ 赞同 13 ​ 目录 4 评论

红色警报:我的世界坍塌了

灯影之下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