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此事始终只与你

所属系列:皇宫记:你是朕心里的一颗糖(已完结)-第十章 第十章:爱有结晶幸成真

此事始终只与你

皇宫记:你是朕心里的一颗糖

01 皇后的肚子越来越大,皇上去后宫的次数越来越频。  一见面,也不让皇后跪拜,拉着她的手坐下,先问今日可有吃好睡好,再问身子可有什么不舒服。

皇后无奈地说:「陛下,这些时日臣妾都要养成一头猪了。」  皇上说:「猪也好,肉多生孩子时候不疼。」  皇后说:「陛下你听谁说的吧,生孩子疼不疼和胖瘦没有绝对关系的。」  皇上说:「反正朕觉得,你若是太瘦,分娩是时肯定遭罪,多添加营养总是没错。对了,前段时间辽省送来珍贵野参,回头朕找人送来,你好生服用。」

皇后谢过,说:「臣妾身体没有问题,有愿儿姑娘照料调理,陛下可放心。」  皇上说:「朕不担心别人会照顾好你,朕只是想为你做些什么,但又不知该做什么。」

皇后说:「陛下已经做得很好了。」  皇上说:「朕觉得还不够。朕是第一次做父亲,心里不免紧张和慌乱,皇后莫怪。」

皇后噗嗤笑出声,皇上奇怪地看着她。  皇后说:「臣妾想起与陛下大婚那日,在洞房里陛下说过相似的话。」  「是吗?」皇上想了想,「啊」了一声,罕见地露出不好意思模样,「现在想想可真是窘态。」

皇后说:「不窘,臣妾以为很是有趣。」  皇上又回味当年花烛之下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皇后也掩口笑起来,望向皇上的眼神深情荡漾。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感情从那时起,变得越来越深。    02 那一夜降临的时候,皇上非常紧张。  白天盛大的婚礼余音未消,他像是做梦般从一个少年变成了别人的丈夫。  幸好,这个「别人」是苏苏,从此她也不再是「别人」。  此刻刚刚成为皇后的苏苏正在寝宫床边坐着,绣有凤凰的红色盖头下,头微微低垂,等着那只手将它掀开。

自从跨步进到屋内,皇上努力保持着面部镇定,他一直对自己说「你现在是大人了,有什么好怕的?」

他也不知道心里这股紧张是不是因为害怕,反正远远望着凤冠霞帔的苏苏,既想赶紧冲上去抱住她,又实在迈不动步子。

毕竟,自己和她之前也仅限于一次拉手、一次拥抱啊!  关于男女之事,皇上不是不知,但要跨越到那一步,对他来说还是有难度的。  苏苏听到脚步声,知道是皇上来了,她没有说话,心也是砰砰直跳。  不过皇上半天没动手,苏苏疑惑地偏了下头。  皇上有些尴尬,显示喝了口桌上的茶,擦了擦汗,没话找话地说:「这天还真是热,你穿这么多,一定也很难受吧。」

苏苏蚊子般「嗯」了一声,皇上回过神来,刚才这么说,她会不会以为朕是想脱掉她的衣服?

哎呀朕可不是这么下流的人呐!  为了找补,皇上有说:「朕听老莲说,你这套衣服可是用最名贵蚕丝制成,穿在身上清凉透气,不知你可有感觉?」

苏苏的声音透过盖头:「穿上什么感觉臣妾不知道,但摸起来很舒服。」  皇上「哦」了一声,两人又恢复安静。  还是苏苏忍不住,问他:「陛下想摸摸看吗?」  皇上这才领悟,赶紧说:「想,朕非常好奇——」  他屏住呼吸,手伸到盖头前顿了顿,然后慢慢掀开。  苏苏的脸被烛火照耀下,格外得发红。    03 皇上痴痴地看着苏苏。  苏苏抬头和皇上眼神对视,立刻又低下,脸上飞霞起。  皇上喃喃说:「朕现在告诉你此刻心情,你别笑话朕。」  苏苏疑惑地点下头。  皇上说:「朕……也不知为什么,就是很想哭……」  苏苏惊讶地望向皇上,果真看他眼圈红了,连忙站起扶住他的胳膊。皇上与她并排坐在床上,露出笑容:「朕是太高兴了,看到你就心安。朕未曾经历过此事,难免慌乱,你莫要怪。」

苏苏心头一颤,她好想投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怀中,不过女儿家的矜持还是让她忍住了…… 两个人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握在一起,等意识过来,谁也不想抽走,却都变得沉默了。

他们心中同时冒出一个疑问:下一步,该做什么?  其实两个人都知道答案,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始……  房间内安静地似乎能听到蜡烛燃烧的声音。  苏苏忽然感到手上传来皇上的大力,然后她的身子不由自主被拉进皇上怀里——终于还是他先迈出这一步。

一开始皇上身子还有点抖,很快就定住了,只是抱着的力量越来越大,苏苏都感到有几分疼。但她心里充溢着满满的幸福感,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沉醉不已。

皇上又动了,手在苏苏背后抚摸,让她身子越来越酥。然后两个人先是分开,含情脉脉互相凝视,再之后,两个人的头越靠越近…… 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感觉?  像是春风拂过树叶,像是梳子擦过头皮,像是小猫摩擦手掌。

总之就是,甜甜的,也麻麻的。   04 烛火熄灭,黑暗的房间里并不安静。

那蚕丝做的衣服摸起来确实舒服,但怎么会比得上衣服褪去后抚摸的心神荡漾。

他们在生命的大和谐中找到了感情更深一步的交流渠道,在笨拙但平稳的探奇中收获了人生新的转变。

等天快亮时,两个人相拥着沉沉入睡——这一天是为数不多皇上不必上朝的日子,大臣们还是很体谅皇上皇后的…… 等皇上再睁开眼,天早已放亮。在自家特喜欢睡懒觉的苏苏,此时竟然醒在他的前面,已经穿戴完毕。

见皇上看向他,她连忙跪倒行礼:「陛下醒来了。」  「苏苏……」皇上叫出口,感觉不对,变了个称呼,「皇后,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皇后脸色羞红,低着头说:「臣妾已经睡足了。」  皇上说:「你莫跪着,快些起来,朕这就起床。」他刚掀开被子,又立刻盖起,支支吾吾地说,「那个,皇后你转过身,待朕穿好衣服。」

皇后诧异片刻,随即意识到他是不好意思裸体相见——虽然昨夜已经有肌肤之亲,白天见到总还是有几分不自在,换作她亦会如此。

皇后依言转过身,身后果然是皇上穿衣的声音。她想象着昨夜初试云雨,虽然感到赧然,却也心满意足,嘴角不知不觉荡起盈盈笑意。

背后忽然被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住。已经穿好衣服的皇上将头靠在她的肩上。「皇后在想什么呢?」

皇后说:「臣妾在想陛下。」  皇上说:「朕不就是在你面前。」  皇后说:「是啊,臣妾真幸运,想的人和身边的人是同一个。」  皇上笑了,脸庞轻轻擦过皇后的耳鬓,说:「朕亦如此。」    05 如今再说起当年那般状况,已经算是「老夫老妻」的两个人,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此生男女云雨之事,初与你,也始终只与你。或许有人觉得遗憾,但对他们来说,是何等幸事与乐事。

不同的是,如今他们还有了一个相爱结晶,此刻沉沉睡于皇后腹中,被给予厚望。

皇上轻抚皇后腹部,隔着肚皮传来温暖,好像能感受到另一个生命的悸动。  皇上说:「朕近日得闲,晚上不去御书房处理公文,好好陪你。」  皇后应了声,却也有担忧:「臣妾孕中可能会有一些反应,虽属正常,但总会有些恼人。臣妾不想惊扰陛下。」

皇上说:「怎么会,朕是你的丈夫,照顾你理所应当,这些时日朕不常在身边,甚是惭愧。」

皇后说:「陛下千万别这么说,臣妾还担心陛下见到我的丑态呢。」  皇上说:「皇后你这么说,朕更是心疼,想你遭受的苦楚,实在想为你担忧。」  皇后说:「陛下已经为我担去许多。有陛下在,臣妾不觉得苦。」  两个人无声对视,渐渐的,他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还是和第一次接吻相同的味道。  甜甜的,麻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