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对你的好不算计

所属系列:皇宫记:你是朕心里的一颗糖(已完结)-第五章 此生伴你不觉悔

对你的好不算计

皇宫记:你是朕心里的一颗糖

01 午时用膳,皇后草草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表情带有失落,若有似无叹了口气。

皇上奇怪,问她有什么心事。

皇后说:「并没有事情,只是这山珍海味吃得多了,倒有些厌,想吃些不一样的东西。」

皇上问:「你想吃什么,告诉朕,朕都让人给你做。」

皇后盯着皇上说:「陛下此言当真?」

皇上:「朕金口玉言,自然算话。」

其实皇上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没底,他不知道皇后会提什么要求,这一刻想起前朝有妃子想吃荔枝,皇上快马加鞭送到宫中,却不顾百姓死活,最后背上昏君的骂名;还有皇帝为了博妃子一笑,宁可点燃警戒城楼让救驾官兵像小丑一样被她取笑,最终亡国身死。

要是皇后也想要什么稀世珍品,朕该怎么答复?不能让百姓受苦,可也不能让皇后受委屈呀。

皇上内心再纠结,还是面带微笑,对皇后说:「说吧,皇后想要什么?」

皇后叹口气说:「陛下,臣妾想吃……糖葫芦了。」

皇上瞪大眼睛:「什么?」

皇后:「糖葫芦啊,陛下没见过吗,就是用一根木条串起沾糖的山楂……」

皇上:「朕当然知道,只是你只想吃这个?」

皇后:「陛下以为我想吃什么?」

皇上:「我以为是什么神仙仙丹。不就是个糖葫芦,朕命人买一串回来。」

皇后摇头:「陛下,这么吃不好吃。」

皇上愣了:「糖葫芦还有什么新奇的吃法?」

皇后:「只有身在集市,身边是熙熙攘攘逛街的人流,夹在其中舔一口又甜又酸的糖葫芦,可真是幸福的事情啊。」

她夹起一张脆饼:「就像花婶做的千喜饼,以前买不到时总吃不厌,现在想吃就能吃到,味道一样,却少了份乐趣。」

皇上犯难:「你现在身份不同,贸然出宫太不安全。」

皇后:「以前陛下不也偷偷出宫。」

皇上尴尬说:「以前朕还小贪玩嘛,现在宫里也不像以前松散了。」

皇后闷闷不乐:「臣妾明白,在宫中,总要守宫中的规矩。」

皇上张张口,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皇后站起身道:「臣妾已经吃饱,就先行告辞退下。」

皇上不知怎么,只是点点头:「那皇后先去休息吧。」

等皇后离开,皇上也放下筷子,阴沉着脸。

皇后闹小性子也就罢了,但他搞不明白自己,明明可以答应的事,怎么就不爽快应下呢。   02 许久,太监总管老莲见皇上还在饭桌前愣神,上前请安,皇上坐着没动,而是问他:「你说,朕知道怎么对皇后好,可有时候怎么就没去做呢?」

老莲:「陛下,情情爱爱的事老奴不懂,不过最近宫里太监们发生的一件小事倒是很有意思。」

皇上来了兴趣,问:「什么事情?」

老莲:「这宫里新来两个小太监,一个叫阿福,一个叫阿贵,两个人本来就情同兄弟,入宫后更是有他一口,也定要有另外一人的一份。不过前日两人破天荒打了一架,而且只是为一个月饼。」

皇上奇怪问:「这是为何?」

老莲:「中秋那日,宫里给每人发放月饼,偏偏阿福出宫办差误了时辰,没有领到。要是换作平日,阿贵一定会替他领,可就那天只领了自己那份。阿福气不过,两人就吵起来,最后越来越厉害,直接撕扯动手。」

皇上:「不是说二人情同手足吗?为了一块月饼,值得吗?」

老莲:「就是说。原来阿贵总觉得他对阿福的好多于阿福对他的,渐渐有了不满情绪,中秋那日明知道该替他取一份,可偏偏不这样做。不过两个人打一架反而解了心结,其实对谁好怎么能用多少来衡量,最后掰着一块月饼在月下同吃,冰释前嫌反而比以前还要亲。」

皇上若有所思:「你这么说,朕才有些明白,是朕有些算计了。」

老莲笑笑:「奴才以为,不是陛下会算计,反而是不懂得算。阿贵一开始那般做,就是想让阿福知道,没有他会有多不方便。陛下其实也就是想知道在皇后分量有多重,没有陛下,皇后会是怎么反应。」

皇上想着,没有说话。

老莲:「陛下觉得对皇后,有必要如此试探吗?」

皇上沉默半天,说:「才不是,朕有什么好试探的,皇后的心意,朕还能不明白?哎呀这粥可真香,凉了就不好喝了。」

他端起碗呼噜噜地喝粥,老莲一旁微微一笑。   03 午后,老莲到了皇后寝宫,请安后说:「陛下见中午娘娘吃得不多,让老奴送些糕点过来。」

皇后问:「陛下人呢?」

老莲:「在和上书房和大臣议事,说得空了就来看望娘娘。」

皇后嘟起小嘴:「我有什么好看的,还是治理国家重要。」

老莲:「若是陛下在,一定会说,治理国家重要,陪伴娘娘也重要。」

皇后:「陛下才不会这么说。」

老莲:「娘娘比老奴了解陛下,陛下会怎么说,当然比我清楚。」

皇后抿下嘴唇,叹口气道:「以前我最讨厌任性的女孩子,怎么自己也变成这样。」

老莲:「娘娘哪里任性了?」

皇后:「我明知陛下家国大事无法常脱开身,本应没有怨言,近日也不知怎么,就是不乐意,总想给陛下出些难题。」

老莲笑说:「娘娘这是想陛下了。」

皇后脸红了:「才没有。」

老莲:「刚刚陛下用膳时,对老奴说过一句话,奴才觉得甚有道理。」

皇后:「什么话?」

老莲:「陛下说,娘娘对他的心意,他心中清楚,不需要娘娘做什么去证明;陛下对娘娘的心意,娘娘也是确定的,但他却不能什么都不做。」

皇后:「陛下真这么说?」

老莲:「千真万确。」

皇后怔了片刻,喃喃说:「有陛下这么一句话,就够了。」   04 老莲笑眯眯说:「陛下还让老奴询问,娘娘想不想出去散下心?」

皇后一愣:「怎么出去?」

老莲:「每日都有出宫办事的马车,多加一个人总不是麻烦事。陛下知道娘娘想清净出门,不喜大张旗鼓,所以也只能委屈娘娘了。」

皇后:「可就算陛下允诺,只怕大臣知道不喜,又去为难陛下。」

老莲:「陛下说,有他在,谁也说不到娘娘。」

没多久,一辆马车缓缓驶到城门,守门的侍卫拿着太监总管老莲签的条子,上面还盖有内务府的印章,知道无误。他打量下驾车的两个人,没多细检查,径直挥手放行。

马车不紧不慢地出了宫,到了大路没多久便拐了个弯,到了个人少的胡同内才停下。

车里一个小太监从车帘内探出头,确定没人在意后下马,然后小声说:「娘娘,到地方了。」

车里的皇后随即下车,只是前方不远处是一条长街,两侧是各种门类的小摊,叫卖声此起彼伏,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传来笑声。

皇后环顾热闹的街景,眼神的惊喜变成失落,叹口气说:「若是能和陛下一起逛街,该有多好。」

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难得如此好时光,皇后不怕见到朕扰了清闲?」

皇后急忙转身,惊呼一声,眼前冲她笑眯眯的男人,不正是皇上吗?

此时皇上也换了身朴素衣服,扬了扬手中马鞭,旁边真正驾马的小太监急忙上前接过,和原先在车内的太监知趣退开。

皇上微微笑:「你不自由,朕何尝不是如此,为了不让大臣上疏,只能用这个法子。」

皇后快步奔到皇上面前,没有说话,抱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胸膛。

皇上搂住她,抚摸着她的头发,许久才分开。   05 这时皇上察觉自己肩头有凉意,扶住皇后肩膀,见她眼中噙着泪水,不由大惊:「你这是怎么了?」

皇后抽搭搭地说:「臣妾也不知道,就觉得……好久没见陛下一样……」

皇上心疼地为她擦拭,忍不住说:「明明中午刚见过面,真是个傻丫头。」

皇后:「臣妾就是傻。」

两个人四目相对,说不尽的柔情都在眼神中。

顾忌到有人在,他们很快分开。皇上把小太监们招来,吩咐道:「你们在此等候,傍晚时分我们就回来。」

一个小太监面露担忧:「皇上,这里这么多人,万一出个意外……」

皇上摆手:「光天化日,能出什么事。」

太监们便不再说话。他们不会知道,老莲早就安排了便衣侍卫混入人群,不知不觉保护皇上皇后。

皇上见这两个小太监很是机灵,心中一动,问他们:「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其中一个赶紧回答:「启奏陛下,奴才叫阿福,他叫阿贵,刚当差不到一年。」

皇上点点头,说:「朕该感谢你们。」

要不是在外面,两个人都要直接跪下。阿福道:「奴才给主子办事,天经地义,陛下这话折煞我们二人。」

皇上突然笑了:「你们不懂,回去给老莲传话,也一并谢他。」

两个太监互相瞧了眼,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见皇上如此开心,跟着一同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