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梦想在天上飞,我们在地上追:原来你是妈宝男,那我们说好的一起看世界呢?

所属系列:婚前婚后

梦想在天上飞,我们在地上追:原来你是妈宝男,那我们说好的一起看世界呢?

婚前婚后

1

「为什么又要回你家?五一、十一要回你家,清明、端午要回你家,元旦、春节要回你家,为什么连年假都要回你家!」章游天咆哮着。

「为什么放假总是要回我家,难道原因你不知道吗?我妈怎么可能同意咱们外出呢?」骆蓝地说。

「难道你妈要看我一辈子?!要回你自己回,我不回!」章游天说完摔了门就出去了。

章游天在一家旅游杂志公司工作,外出拍片,伏案写稿,排版,校对。因为热爱旅游,从不觉得工作辛苦。因着工作,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外出差,工作之余游历了大半个中国,家里的墙上贴满了从祖国各个地方寄回的明信片,还有她露着牙齿的灿烂笑脸。

但是两年前章游天怀孕了,她还来不及为小生命的到来而欢呼,就因为工作劳累而流产了。流产当天,章游天才知道,原来自己怀孕了。

骆蓝地的母亲赶到医院,不由分说给了她一巴掌。

因为一份收入微薄、异常辛苦、没有前途的工作,章游天丢了一个孩子,还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骆母说:「你根本不配当一个母亲!」

从此,骆母禁止章游天出差,禁止章游天外出旅游,禁止章游天从事一切高强度的活动。章游天被强制朝九晚五,却在晚上偷着在家里加班。通过网站、纪录片,为杂志写稿。

章游天因为勤奋的工作,获得了公司颁发的「最佳潜力奖」,奖品是两张机票,全球各地任意飞,公司报销费用。

章游天原本计划利用年假时间,挑个好地方,却没想到刚开口,就被骆蓝地否定了。

章游天在小区里游荡,没穿外套,没带钱包。10 月的深秋,小风一吹,飕凉。掰开手指细数一下,竟无处可去,真是悲从心起。

章游天嫁给骆蓝地时,嫁得豪爽。扯着一床棉布,没有要彩礼,没有要房子,飞了半个中国把自己嫁给了这个志同道合的男人。只是因为,她以为他懂她。

2

章游天和骆蓝地是在云南玉龙雪山认识的。

报名参加「玉龙雪山一日游」的都是两个一对、三个一群的小团体,落单的只有章游天和骆蓝地。两个人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礼貌地搭了两句话就自然而然聊了起来。

章游天是一个人来旅游的,她计划在大学四年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等以后工作赚钱了,再去国外四处游荡。要在有生之年看更多的风景,认识更多的朋友,用脚步丈量这个五彩的世界。

骆蓝地是和朋友一起来旅游的,但是朋友还没开始爬山,就有了高原反应,因此留在客栈拼命吃着巧克力吸着氧。剩下骆蓝地一个人,前往雪山。

登山结束后,章游天邀了骆蓝地去吃四川老火锅。热辣滚烫的锅底,香味四溢的碗料,一顿饭下来,从胃里暖到头发梢。章游天打了一个饱嗝说:「唯有美食与美景不可辜负!」

应骆蓝地的要求,章游天给他讲了内蒙古的大沙漠,沙漠像温情的少女,张开整个身躯躺在地上,有骆驼、有人群、有越野车,带着帐篷和睡袋,驰骋在沙漠上;

讲河北昌黎的黄金海岸,沙子可以从脚趾缝中流下去,在蜿蜒漫长的海岸线上,可以钓螃蟹,可以和小朋友踢沙滩排球;

讲漠北的北极光,北极光像一条银色的河流,在天上流淌。

骆蓝地眼中闪着光问:「看见北极光的人都是超幸运的!真羡慕你!你向着北极光许愿了吗?」

「当然啊!我祝自己越来越美,早日走遍五大洲七大洋!」

「还有吗?比方说家人身体健康,自己事业有成?」

「我没有家人,我们家就我一个人。」

骆蓝地怔了一下,章游天脸上灿烂的笑容就像在说着别人的事,反而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这没有什么好诧异的。对了,我还许了一个愿,希望路上有个伴,能一起去看世界。」

「那,那你下次叫上我一起吧!我陪你去!」

从骆蓝地过去的成长经历看,他是一个标准的宅男。这次要不是室友拉着他出来,估计他的假期就贡献给代码和游戏了。但是他被章游天和她迷人的经历深深吸引了。从前他的世界只有计算机语言,天体物理,数学极限,章游天为他打开了另外一扇门。

「一言为定。」章游天伸出小手指和骆蓝地勾了勾,「在旅途中我遇到了很多人,他们都说我的想法幼稚而任性,只有你想和我一起去,小胖子,你好特别。」

骆蓝地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3

云南分别后,章游天和骆蓝地在网络上天南海北聊了许多。从早晨第一句早安,聊到入睡前的晚安,然后一句晚安说了一晚上,说到了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又变成了早安。

于是在毕业前,两个人约好了一起去骑川藏线。

从成都到拉萨,骑了 25 天,晒脱了一层皮,摔了三次跤,最严重的一次摔得岔气,直不起腰。两个人躺在马路边的山坡上休息了许久,因此当天的路没有赶完。

天擦黑后骑了没多久,两个人来到了一段狭长的隧道,隧道一眼望不到尽头,没有灯,是川藏线上有名的打劫高发地。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开着手电硬着头皮钻进了隧道。

章游天问:「要是遇到打劫的怎么办?」

骆蓝地说:「你别怕,我保护你,你先跑,我来断后。」

那个时候的骆蓝地虚胖,看起来像一个结实的秤砣,其实是一堆不太顶事的五花肉。

章游天笑了,「跑什么呀,乖乖被宰就好了,命比钱重要。」

骆蓝地说:「那不行,你怎么知道他们要钱还是要色。你还是骑到我前面吧,你在我能看到的地方,我比较安心。」

章游天快蹬两步,骑到了骆蓝地的前方。她感觉背后有一双小眼睛黏在了自己身上,感觉异常安全。

从西藏回来之后,章游天和骆蓝地都毕业了。她扎了一床小被子,飞了半个中国,把落脚地从南方搬到了北方。

她说:「我四海为家,去哪里都好。以后你在哪儿,我在哪儿。」

然而两个人一起的旅行有一次,也只有这么一次。

4

毕业后,章游天去了现在的旅游杂志公司。

因为经济不景气,骆蓝地暂时去了母亲朋友的游戏公司。加班是常态,不加班的时候骆蓝地也会陪章游天去近郊玩耍,但是常常会在往返的大巴上昏睡过去。

骆母是一个护犊情深而且特别恋儿的人,她常常打电话说:「宝宝放假回不回来?妈妈给你炖排骨。」

章游天陪骆蓝地回家吃排骨,吃酱肘子,吃炖猪蹄,吃烤鸡翅,好吃的是不少,但是缺了美景的美食总觉得食不知味。而骆蓝地却就像吹起来的皮球,整个人自带游泳圈,仿佛早已忘了要一起去看世界的约定。

章游天在小区里溜达了十几圈,眼看着就要过了 12 点,举目无亲,无家可归,越想越悲,怒从心起,「凭什么吵架是我出来啊?让他滚到外面来。」

章游天气咻咻地正往家里走,收到了骆蓝地的信息,是两张机票的截屏,泰国曼谷。附了一千字的道歉短信。

章游天问:「那你妈呢?」

骆蓝地说:「老太太那边我去搞定,好好做做她的思想工作,或者干脆不告诉她。」

章游天这才咧嘴笑了,回复道:「跪在床上等女王恩宠吧。」

为了用最少的钱看更精致的风景,章游天开始做攻略,浏览了海量帖子,从下班一直忙活到骆蓝地加班回来。

「老婆,没有饭吗?」

骆蓝地鞋还没来得及脱,就把杯子放在饮水机下,可是滴水没有,「渴死我了,老婆,昨天就没水了,你没叫桶装水吗?」

眼疾手快,骆蓝地看见一只小强猖狂地在地板上撒欢奔跑,抬脚落鞋,小强变成了尸体。

「饭也不做,水也不叫,地也不扫,衣服不洗,被子不叠,章游天,你真是要上天吗?!」

章游天小跑着出来说:「老公,我抢到五星级海边特价房,尾单甩卖!」

「老婆,除了玩,你能对咱家也上点心吗?」骆蓝地指着桌子说:「前天吃饭的油点怎么还在?」

「我怎么就是玩呢?我出去旅游还可以顺带拍照、写文稿,这也是我的工作啊!况且,我和你一样白天工作 8 小时,晚上回家还要查攻略,你有手有脚,凭什么家务一定要我做?」

「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我晚上还有工作。」骆蓝地放下公文包开了门,去楼下吃面了。

章游天原本装了满心欢喜,还准备了一个熊抱,但是杵在门厅,只能听见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

5

飞往曼谷的飞机上,空姐很美、笑得很甜,可是章游天的心却冷冰冰的。

骆蓝地是在旅行前两天才临时说有事,去不了了。由于公司修改了游戏方案,骆蓝地要连夜写代码、修复 BUG。

章游天二话不说趁骆蓝地上班的时候,拉着行李箱就走了。

让骆蓝地气到爆炸吧,让骆蓝地的母亲也爆炸吧,反正章游天自己已经爆炸了。

他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他承诺要在海边和她一起看日出。他到底是忘了结婚纪念日,还是忘了他自己的承诺?

飞机落地,这是章游天第一次出国游。

取行李,安检,入关,出机场。

似乎不难,章游天又找回了一个人旅行的感觉。除了心里空落落的,并没有什么不妥。

章游天拖着行李箱,按查好的攻略去大巴站等车。从上午 9 点等到 13 点,被告知中午的大巴取消了。

如果不坐大巴,打车过去就要多花 3 倍的钱。章游天并不是一个有钱人。

她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电脑,边工作边等待。等到了下午 4 点,才缓缓发车。

5 个小时的车程后,章游天被扔在了芭提雅的某个车站。没有导航,不辨方向,只是隐约从来时的路况判断大海在那边,定的酒店在大海旁边,那么向着大海走是没错的。

走着走着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不见停。走了 30 分钟,章游天进入了一片居民区,有卖芒果的,卖 pancake 的,卖假 nike 的,可还是看不见大海。

这时,天已经黑了。

有一些外国人冲着章游天吹口哨,章游天有点后悔穿了热裤。

疾驰的摩托车勾到章游天的手包,那里面有所有的现金、护照、银行卡。

章游天不知道是该护着行李箱,还是去追小包,犹豫之际摩托车已经骑远了。

所以两个人的时候没有在川藏线上被抢劫,一个人的时候却在异国他乡被抢劫了。真是人背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只听「咣当」,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是摩托车摔倒了吗?

一个卷发棕眼的男人把章游天的小手包还给她,男人叫 TOM,来自法国巴黎,肌肉分明,肩宽腿长,比骆蓝地帅一百倍。TOM 去过非洲、去过南极、去过亚马逊,TOM 带章游天找到了她的酒店,TOM 邀请章游天一起吃个宵夜,章游天同意了。

6

坐在芭提雅海滩旁,感受着咸咸海风的吹拂,吃着现煎的菲力牛排,眼前还有帅气逼人的长腿欧巴。原来世上除了美食、美景不可辜负,还有美色。

上天果然不辜负自己。章游天喝了一口水,「咕嘟」一声,她夹紧双腿提醒自己,「我可是个已婚的美丽少女。」

男人用流利的英语和章游天交流,章游天还以为自己考过的四六级要全部还给老师了,没想到竟有一天还能干如此风花雪月之事。

章游天一边和帅哥聊天,一边盯着手机,但是手机一直没有响起过。

没有电话,没有短信。章游天以为连上 WI-FI 后,会被骆蓝地的微信刷屏,没想到刷屏的也只有各种公众号。她有些失落,失落之余仿佛和美男吃饭就没有那么内疚了。

宵夜过后,TOM 带着章游天去看芭提雅最负盛名的 Tiffany’sShow。全部都是比女人还要女人的人。他们(亦或是她们)穿着公主般的蓬蓬裙,在台上踢着腿,仰着脸。章游天睁大了眼睛,她喜欢看这些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风景。

「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我是说变性,为什么供大家娱乐?」

「因为他们没有钱,没有钱读书,没有钱给弟弟妹妹吃饭,有的人一生下来就被送人了。除了这个职业,大部分人都没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他们为我们展现的精彩演出,只是他们日复一日的工作?为了赚钱?」

TOM 耸了耸肩,算是默认了。

这个时候,章游天的手机响了,在裤兜里,她能感受到它的震动,但是她没有接。

这个时候不能接,她要把他晾着。

从 Tiffany’sShow 回酒店的路上有一条酒吧街,非常热闹。有 TOM 陪着,章游天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走进灯红酒绿的巷子,有许多穿着短裙跳舞、打桌球、揽客的「小姐」,TOM 说他们全都是人妖。

章游天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他们的腰比她的还细!他们的腿比她的还长!他们长得比她还美!TOM 说:「你看喉结,用这个来分辨。」

果然,那些美艳动人的女人都有一个无法掩藏的硕大喉结。

章游天和 TOM 点了两杯鸡尾酒,在异国他乡和美男喝杯酒与他临时放她鸽子,哪个更过分呢?

手机在兜里振得心烦,章游天掏出来按了静音,顺手放在了桌面上。

在 TOM 的注视下,章游天到舞池里跳了起来。她喜欢跳舞,喜欢热舞,甚至想去学电臀舞、钢管舞,可是骆蓝地说那不是正经女人该学的。

他懂什么呢,自己怎么会嫁给这个没有情调不懂浪漫的男人呢。

章游天跳累了回到吧台,TOM 说:「你的手机亮了很多次,我怕有急事所以帮你接了一次,可是对方好像听不懂英语,没说什么就挂了。」

是啊,骆蓝地只懂一种语言,那就是 C++,懂英语才怪呢。这一夜骆蓝地没有再打电话,章游天有些失落。

TOM 把章游天送到酒店门口,TOM 说:「你好美,要不要邀请我进去再喝一杯?」

7

章游天是个好媳妇,她没有给美男一丝趁虚而入的机会。如果有一天,她和骆蓝地和好了,她要当着他的面好好把自己夸一夸。晾了他一个晚上,章游天有点想他。

章游天坐在阳台的躺椅上,对着海面独自小饮。

为什么婚前的骆蓝地对于她的召唤总是一呼百应,愿意陪她彻夜聊天,愿意和她一起做梦,为什么结了婚就变了呢?

他有做不完的工作,她有干不完的家务,有碎碎念的婆婆,还有数不尽的内心戏和宫心计。

曾经以为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他懂她,懂她的理想,懂她的浪漫。她愿意为他不再四处行走,她愿意为他挽起衣袖,她愿意为他日夜操劳,可这并不代表她就应该是一个家务生娃机。

结婚三年,除了头一年因为工作出差可以四处游历,后两年完全被婆婆禁足在小小的城市,她觉得快窒息了。

章游天拍了个海滩夜景,切换到和骆蓝地的对话框,犹豫半天并没有发过去。

这个时候的国内是凌晨吧,他已经睡熟了吧。他脑海里的应该是他的 C++,还有抱孙心切的骆母。

没结婚的时候觉得婆婆不是问题,家务不是问题,孩子不是问题,什么都不是问题,凡事好商量。但是就像道理我都懂,但是实操起来很困难。

平心而论,骆蓝地还算是个好男人。除了加班、打游戏,没有其他不良爱好,不沾花惹草,不打牌好赌,对于章游天所有新奇的提议,只要有空都是双手赞成。但是他的「有空」总是很难,他不是在加班或者游戏,就是在去加班或者游戏的路上。

章游天问过他:「有一天你老了,会不会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好好享受生活?」

骆蓝地却反问说:「有一天你老了,会不会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好好工作和储蓄,才会导致老了的时候这么拮据吗?」

这个时候章游天就会反问:「我为什么会拮据,如果我这辈子不买房子不养孩子,我赚的钱足够养两个我!」

骆蓝地听到这里就跳脚了,「不生孩子?不生孩子怎么可以?!」

「这个世界上会生孩子、会做家务、为了家庭操持一辈子,然后被老公抛弃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我要像她们一样?我和她们不一样!」

每次谈到这里谈话就戛然而止了。

章游天在天上飞,骆蓝地在地上走,两个人不在一个频道。

8

第二天,TOM 提议去潜水,泰国的水质好,鱼类又多,来泰国必做的三件事是潜水、马杀鸡和人妖表演。

热浪,短裤,游船,美男。这是很难不让人心动的组合。

TOM 说,他今年 37 岁,未婚,也不打算结婚。他说两个人会有很多束缚,不如一个人自由。TOM 换过很多工作,每份工作都做不长,攒够了钱就去旅行。花光了钱,就继续工作。

TOM 向章游天挤挤眼,「如果有一个太太,肯定不会同意我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很喜欢这样自由的自己。」

TOM 熟练地穿好了自己的潜水装备,然后帮章游天检查她的氧气面罩和氧气瓶,在船边教她做跨步式入水。

入水那一刻好冷,完全没有在船上想象的那么热。

章游天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是骆蓝地,他一定会说:「你疯啦!去一个英语讲得很奇怪的国家,背上氧气瓶下到水底,不安全!」

可是,她第一个看到的面孔是 TOM。TOM 冲着她笑,想要拉着她去看海龟。但是章游天躲了一下,他的手没有拉到她。

TOM 说他换过 15 个女朋友,凑够了 12 星座和 12 生肖,他说他交往不同国家的女孩子,这样更能体验不同国家的文化。等到老得走不动的时候,再回到自己的家乡。

TOM 骨子里洒脱的气质让章游天为之钦叹,但是她知道自己永远也做不到 TOM 那样,因为她的心里有个人拴着自己,走不远。

TOM 说,听说中国的女孩子都很矜持,他还没有交往过中国的女孩子。

章游天说:「中国的女孩子不仅矜持,而且专情。」

潜水结束后,章游天离开了芭提雅。

她送了一串项链给 TOM,要他带着项链,帮她去逛世界。

9

章游天在泰国待了 6 天,不长不短,最后一站是曼谷。

从考山路出来是一条热闹的小街,卖大象的裤子,卖曼谷的提包,卖各种鲜榨果汁,还有卖不知道叫什么的美食的小摊车。

章游天想买一个手包送给婆婆,买一件花哨的衬衫送给骆蓝地,买一个冰箱贴送给小家,再写一张明信片纪录一下一个人旅游的心情。

刚走进一家小店,只听「砰」一声,整个耳膜都要被震裂了,头部发晕,看所有的东西都出现了浮影,不辨方向。

爆炸声从远处依次传来,房顶似乎也要被掀开了。

骆蓝地总说:「现在国外不太平,祖国爸爸都说不要乱跑。」

骆蓝地如果在这里,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知道要向哪里逃。

是发生了电视中才会有的恐怖袭击吗?

章游天被按着头趴在了地上。脸贴着地斜眼看出去,最先看到的是在街上奔跑推挤的一双双脚,然后是远处冒着的黑烟,近了才看见骆蓝地的脸,看着不太真切,「是你吗?你怎么来了?」

「三天前,大皇宫景区门口发生爆炸,我给你打电话联系不上你,好不容易电话接通了,却是一个外国人,我以为你的手机丢了,一心急就过来了。还好家里还有你做过的攻略,不然我真是要在泰国大海捞针了!」

「原来在你心里,我还是比你的工作重要啊。」章游天非常满意地弯着嘴角晕了过去。

你来了就好了,我可以放心地晕倒了。

骆蓝地背着章游天回到了酒店,在酒店里待了两天,确定可能安全了才打了出租车直奔机场。

在去机场的路上,章游天似乎还在埋怨:「在酒店白白浪费了两天时间,什么都没有逛!」

骆蓝地说:「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章游天顺着竹竿往上爬,「我不要安全,我要周游世界,仗剑天涯!」

10

骆蓝地果断放弃繁忙的工作只身飞往泰国,只为确认章游天的安危。章游天被感动得稀里哗啦。回家烧饭、洗衣、打扫卫生,服侍了骆蓝地好段时间。

但是不久之后,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章游天和骆蓝地去骆母家吃饭的时候,骆母就章游天一个人外出旅行的事好一顿抱怨,说多了,就说漏了嘴。

原来,根本没有所谓的临时修改游戏方案,不过是骆母不想他和她假期出国,和好朋友打了招呼。本打算等他们错过了机票,就让公司叫停方案修改,然后炖上一桌好吃的叫儿子、儿媳回家吃饭。没想到,章游天的胆儿也太肥了。

骆母一顿数落,不但面无愧色,反而说:「成家了就应该有个成家的样,脑子里不要总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趁早生个儿子,才是正经。」

章游天被人愚弄了,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婆婆。

章游天强忍着怒意没有掀翻桌子,但是再也听不下去,拿了手包准备出门。

骆母说:「果然是有人生没人养,一点家教都没有。以后你们的孩子可不能由着你们管。」

章游天摔门走人,任骆蓝地在后面又追又喊,头也不回。

11

骆蓝地拉着章游天的手,被章游天一把甩开,她说:「骆蓝地,我以为你懂我,但是从头到尾你一个字、一句话都没有替我说,我曾经试着融入你的家庭,但是我累了。除了讨好你和你的家人,我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世界上能讨你妈妈喜欢的女孩儿也很多,你随意换一个就是。」

骆蓝地说:「可是我喜欢的只有你啊!」

「骆蓝地,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如果你真正喜欢的是我,你会为了工作放我鸽子?你会结婚三年没有陪我旅行过一次?你会把婚前的誓言抛到脑后?你会在你妈无理取闹教训我的时候一句话都不为我讲?!」

「老婆,你没有家人,但是我有啊,我总得照顾一下我爸妈的感受啊。」

「骆蓝地,我没有家人?是啊,我没有家人才能被你们家这样欺负,从前我把你当家人,从今以后,我们形同陌路,最好老死不相往来!骆蓝地,我们离婚!」

「离婚这两个字,你就这么轻易说出口吗?到底你的眼里,除了你的梦想,还有没有我?」

「骆蓝地,我的眼里没有你?如果我的眼里没有你,我就不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你一起还房贷,一起攒钱,每年只有五天的假期;如果我的眼里没有你,你的母亲,这小小的城市,又如何困得住我?

「如果我的眼里没有你,我只是我自己,我早已离开了这里,四海为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还有许多许多想做的事,我想去新西兰打工旅游,想去非洲做义工,想去欧洲留学,可是这些此生都无法实现了。我能做的就是每年有一个小小的假期出去走走,连这个要求都过分吗?」

章游天说到动情处,两只眼睛闪着泪光。

「骆蓝地,你甘心做一只井底之蛙吗?你甘心你的眼睛只能看到巴掌大的地方吗?你甘心你的有生之年只是这样平淡结束吗?」

「老婆,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也没有想过。但是我知道你不甘心,所以我也不甘心。但是,我们不是只活我们自己,我们还要赡养爸妈,养育儿女,我们还有很多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婚姻不仅仅是爱情和理想,还有责任和义务。」

「你对我,还有爱情吗?你对我是不是只剩下责任和义务?」

「结婚三年,我对你的爱就像身上长出来的肉,只多不少!老婆,你想周游世界,我陪你去,只是等爸妈颐养天年,等儿女长大成人,等我们财务自由,我们就并肩而走,仗剑天涯好不好?」

「那个时候会不会已经老得走不动了?」

「你走不动,我背着你走;我背不动,就用轮椅推着你走!总之你想去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去!」

章游天内心的火已经熄了下来,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是不是会实现,现在听起来,就像第一次吃的那顿四川火锅,从里暖到外。

「老公,你过来,我想抱一下。」

「老婆,这几年苦了你了。」

「我不苦,只要有你,只要你的心里有我。」

正是因为身边的人是心尖上的人,才愿意为了他,暂时压下内心对于小小梦想的强烈渴望,愿意为了他放下华丽的世界,愿意为了他,做一个平凡的炊妇,愿意为了他,咽下所有的委屈。

而他也愿意为她,努力拼搏,勤奋向上。

「老婆,我们发年终奖了,我给你补一次泰国游吧。无论是谁也拦不住!从此以后,没有人能再拦着你。」

拦着一个人的,从来都不是一纸婚约,不是婆媳关系,不是命令威胁,而是我的心里有你,我在乎你,所以包容你和你的家人。我不反抗,不是害怕,只是不想让你难过,让你难堪,让你难办。

良久,骆蓝地抱着章游天说:「老婆,我好幸运可以遇到你。如果你的梦想在天上飞,那我就在地上努力追。」

章游天在风口帮骆蓝地整了整衣领,说:「你才是我的天,我在你的心里飞。」

备案号:YX01jll55XwmxgKAQ

编辑于 2020-05-22 14:05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迷途:原来我以为的美满婚姻都在出轨,我默默看向了我的老公 ​ 赞同 201 ​ 目录 167

婚前婚后

每天读点故事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