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我的剧本杀女友

所属系列:高级玩家攻略:今晚,谁是狼人?

我的剧本杀女友

高级玩家攻略:今晚,谁是狼人?

告诫大家一句,玩剧本杀不要入戏太深!

千万不要!!!

我前段时间玩情感本,竟然被一个入戏太深,无法自拔的女生强吻了……

我俩当场社死,死得透透的!

那天我们玩的是个仙侠情感本。

一间装修古朴的屋子里,六个人围着一张大木桌席地而坐。

我一袭白衣飘飘,腰间配一把仙剑,手上拿一把纸扇,再加上还算帅气的脸庞,确实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坐我旁边的是夏晴,我的新室友。

这姑娘长得挺好看,大双眼皮,说话时两个酒窝时深时浅。

她穿一件白紫相间的薄纱汉服,头发盘在后面,微微披散,跟紫霞仙子有些神似。

看得我都愣神了。

如果她大大咧咧的性格能温柔婉约一些,绝对是仙女本仙了。

DM 给我们分配角色,我抽到的是三师弟,一个武功一般,心地善良,一心只想跟小师妹双宿双飞的痴情男子。

而小师妹就坐在我旁边,我俩在剧本中是一对 CP。

之前就听说过,有人玩情感本会跟自己的 CP 产生感情,并且发展到现实中。

甚至有人说,情感本就是给单身男女准备的相亲局。

我偷偷瞄着小师妹,心里有点小窃喜。

故事围绕一个门派长老离奇被害展开。

这位长老是出了名的色魔,经常对女弟子伸出魔爪。由于他位高权重,弟子们怨声载道,却敢怒不敢言。

长老被害后,大家都在暗中称好。

因为是情感本,情感纠葛戏份较多,剧情并不烧脑。

我跟小师妹站在同一阵线,互相洗白,甚至还有一段独处的剧情。

DM 让我俩去小黑屋谈话调查。

一进去,小师妹就搂住我的胳膊,含情脉脉道:「师兄,不论怎么样,我们都要在一起。」

夏晴绝对是我见过戏精体质最强的人,演起来那叫一个投入,说哭就哭,说笑就笑。

说实话,我有点脸红,但这绝对是拉近我俩感情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稳了稳情绪,深吸一口气,轻轻抱住夏晴。

她没有抗拒。

「师妹,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

我俩在小黑屋里你侬我侬演了好半天戏,最后就差接个吻了。

后面具体玩的过程就不赘述了,总之,经过几轮调查搜证,很多线索都指向凶手是我。

就这样,我被投成了凶手。

其实真的凶手是小师妹,我为了替小师妹洗脱嫌疑,悄悄帮她伪造了长老死亡现场,却无意间暴露了自己,引祸上身,丢了性命。

复盘结束,夏晴眼泪止不住地流,沉浸在故事里出不来。

我递过去一张纸巾,她抬头看着我,没把纸接过去,却突然站起来抱住我。

「师兄,你太傻了,为什么要那么做?」夏晴把头伏在我肩头边哭边说。

我轻轻拍了拍她后背。

「因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你要好好活下去。」我看着她,眼中满是柔情。

虽然对话挺俗套的,但我们当时沉浸在故事里,确实很容易被触动。

哭了半分钟,夏晴终于慢慢松开我。

我还以为她哭够了,没想到她的双手慢慢从我的后背向上攀至我的肩膀,接着是脖子,然后是下巴……

她双手托着我的下巴,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我俩四目相对,只见她慢慢闭上眼睛,在我没有一丝丝防备的情况下猛地向我袭来!

零距离,嘴贴嘴!

我……我被强吻了。

活了二十四年,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吻,但被女生强吻却是第一次,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在场的玩家也被她这一通操作惊呆了,都呆呆地望着我俩。

过了几秒钟,我缓过神来,赶紧将她推开。

「卧槽,夏晴你干吗?」

夏晴也清醒过来,瞬间面红耳赤,手忙脚乱地道歉:「啊,师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游戏结束了,咱们快去换衣服吧。」我转过头,用咳嗽掩饰尴尬。

我敢肯定,现在自己一定满脸通红。

当众社死也不过如此了吧。

晚上回到家里,我路过夏晴的房间,门缝下面透着光,她已经先我回来了。

进屋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都是夏晴强吻我的画面,越想越觉得心动。

对了,这个时候,我应该趁热打铁,主动出击嘛。

我打开微信,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发点什么。

正当我抓心挠肝的时候,夏晴竟然主动给我发来微信。

她开门见山地问了我一句:你有女朋友吗?

我直接傻了。

难道这就叫一吻定情?

爱情来得太快,我有点把握不住呀。

我回她:我现在是单身,你呢?

发完这这句话,我有点心跳加速,脸也发烫,嘴角忍不住疯狂上扬。

夏晴:巧了,我也是。

夏晴:还好你没有女朋友,不然今天的事儿你可没办法交代了,hhhhh

就算我再直男,也从她的话里看得出来,她对我挺有好感的。

接着她又说:以后有机会再一起玩,保证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了。

她既然主动提出下次一起玩,我自然要把握机会。

我:正好我最近发现一个欢乐本,特好玩,改天一起。

……

我俩越聊越投机,从晚上八点一直聊到十点钟,才恋恋不舍地结束。

然而,正当我以为爱情的小火苗要燃起来的时候,它就被泼了一桶冰水。

第二天晚上,我想趁热打铁继续找夏晴聊天。

她却说自己有点忙,晚上要加会儿班。

好吧,社畜的日子都不好过。

可当我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路过夏晴房间的时候,竟然隐约听到她屋里有人说话,而且好像还是个男生。

卧槽,我一定是耳朵进水了,幻听,绝对是幻听!

我用毛巾使劲抠了抠耳朵,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

这下声音更清晰了,确实有个男生在说话,听着还挺年轻。

女人!

呵呵!!

昨天还跟我聊得开开心心,今天就把我甩一边,跟其他男生搞在一起,还骗我说要加班。

玩我呢?

我特想敲门,质问夏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转念一想,我有什么资格问人家?又有什么资格管人家的私生活?

我只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室友罢了。

或者是我自作多情,人家只是想跟我聊聊骚,随便玩玩。

唉,小丑竟是我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夏晴主动给我发过两次微信,我都草草应付过去,刻意疏远她。

让人无语的是,有天晚上我又听见她房间里传出男生的声音。

呵,夜夜笙歌呀。

真看不出来,她还是个深藏不露的海王!

周五晚上。

我挑了一家店,选了个欢乐六人本,然后在朋友圈发了条剧本杀拼车动态,把地址和本子截图放了上去。

一个小时,陆陆续续有三个人报名,还差两个。

突然,夏晴给我发来微信。

她:阳哥,剧本杀还缺人不?我举手报名。

淦!发朋友圈忘记屏蔽她了。

我回她:不好意思,人已经满了,要不下次吧。

她:哦,那好吧。

通过这几天我对她的态度,她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吧――莫挨老子。

次日,下午一点,我打车到了剧本杀店,跟另外三个朋友汇合。

人没组够,老板说:「正好,有个女生也想玩这个本,还差一个人,让我们家新来的店员陪你们一起吧。放心,这个本子他没玩过。」

老板让我们进去先休息一下,跟拼车的姑娘认识认识。

我转过前台,走到大厅里一看,怔在原地!

「夏晴?」

此刻,夏晴正坐在大厅里,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

她冲我招手,「哈喽阳哥。」

我挤出一个尴尬生硬的笑容,「好巧,你也在啊?」

「周末无聊,本来想着跟你们一起玩,你昨天不是说人已经够吗?所以我就一个人来了,想看看有没有一起拼车的。」

说这话时,夏晴脸不红气不喘,还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眼神中满是玩味。

很显然,她知道我最近在刻意疏远她,所以今天故意来堵我。

得想个办法,让她别再缠着我才行。

我先硬着头皮,找了个借口。

「那个……昨天有俩人爽约了,现在人不齐,正好你来了,那咱们一起吧。」

听我说完,跟我一起来的好兄弟浩哥,在我身后捅了捅我。

他小声问:「老张,啥情况?谁爽约了,昨天不就没组够人吗?」

我歪头冲他挤眉弄眼,暗示他别说话。

然后,我对夏晴说:「我先出去买点吃的,回来咱们就开始。」

说罢,我拉着浩哥走到外面。

浩哥像八卦精似的追问我,「快说快说,是不是有情况?」

「有屁情况,那个女生是我室友,刚搬来的,上个星期跟我一起玩过剧本杀,体验不好,不想带她一起玩了。」

「别说废话,肯定有情况,那姑娘挺好看的,为啥不带她玩,多好的机会啊……」

我先把上星期被夏晴强吻的事告诉了他。

浩哥瞪大眼睛,拍着大腿,连说了三句「卧槽」。

「抓住机会啊,很明显人家喜欢你嘛,不是我说,你单身两年不是没道理。」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又给他讲了讲前几天夏晴一边跟我聊天暧昧,一边「金屋藏娇」的事儿。

浩哥恍然大悟,「懂了懂了,怪不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那你的意思是不想让她继续缠着你?」

我点点头,没错。

浩哥嘿嘿一笑:「这事儿好办,你要真想摆脱她,哥们有个招,等会帮你一把,保准有用。」

「怎么说?」

「你啥都不用管,我帮你搞定就是了。」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六人欢乐本,有五个人是欢乐的,除了我。

三个小时后,这场让人煎熬的剧本杀终于结束了。

夏晴凑到我面前,瞪着大眼睛,一副可可爱爱的模样,问我要不要回去一起煮吃火锅吃。

我下意识,一个「好」字差点脱口而出。

嘴巴张了一半,硬是咽了一口吐沫,把那个「好」字给憋了回去。

我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敷衍她,「不巧啊,我跟浩哥晚上约了人。」

夏晴热脸贴了我的冷屁股,本来笑嘻嘻的,脸色瞬间耷拉下来,也不再说话,站在我身后,估计在冲我翻白眼。

走到门口,我拿出手机准备打车离开。

突然,我的左臀传来一阵剧痛!

我疼得吸了口冷气,扭头一看,浩哥猥琐地冲我眨了眨眼,他的右手还捏着我的屁股。

WTF?

啪啪啪――

卧槽!

这孙子拍了我屁股,还连拍三下!

因为是夏天,我穿着轻薄短裤,所以这三声「啪啪啪」格外清晰响亮。

我正准备发火,浩哥立马拉住我,在我耳边悄悄说:「怎么样,哥们儿这招可以吧?以后她肯定不缠着你了,毕竟你现在是我的人,嘿嘿嘿……」

我握着拳头,狠狠地盯着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他妈就是你想的招?

夏晴走在我俩后面,这一幕肯定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我微微扭头,好嘛,直接跟夏晴对上眼。

她皱着眉,眼神里有一丝震惊,看到我之后立刻错开目光,低下头整理自己的裙子,装作无事。

当天晚上,我刚回去就收到夏晴的微信。

她:回来了?

我:嗯,刚回来。

她: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什么?

她:你是 0,还是 1?

噗!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一个女生,问一个直男是 0 还是 1,简直让我尬到脚趾抠穿地板!

我真想大声告诉她: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我:这个我能不说吗?

夏晴:啊,不好意思哈,那以后是不是不能叫你阳哥了,叫姐妹怎么样?

我已经无语了:你随便吧,叫什么都行。

夏晴:好的,姐妹。

我故意没回她,想让她识趣点。

可过了一会儿,她又给我发来一段话。

夏晴:姐妹,跟你说个秘密,其实我之前有点喜欢你,但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喜欢男的,是我疏忽了,果然男男才是真爱。怪不得你最近总是躲着我,找你聊天也爱答不理的,我现在总算明白了。

看到她这段话,我心里突然难受起来,同时也冒出一丝疑问。

夏晴这姑娘性格直爽,大大咧咧,甚至有点傻乎乎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海王。

而且,她既然承认喜欢我,怎么还会光明正大地把其他男生直接带回来呢?

我不免产生怀疑,难道是我搞错了?

那天她房间里的男生是她弟弟,或者普通朋友?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事儿搞清楚。

话说,自从我弯之后,夏晴只要见到我,就会来一句「哈喽,姐妹」,搞得我头很大。

当然,我没有立刻向她表明,我必须先搞清楚,她到底是不是海王。

想要了解一个人,那就去翻她的微博。

我虽然不知道她的微博,但我记得第一次跟她玩剧本杀的时候,她拍了不少照片,说要发微博和朋友圈。

如果她发微博的话,大概率会配上剧本的名字,或者「剧本杀」这三个字。

说找就找,我先打开微博,搜索剧本名,点击「实时」选项。

下面搜索出来不少微博,最早的是一个小时前。

我开始使劲下滑,将近一分钟,我才滑到一周前。

接下来我一点点往下找。

终于,我看到了一张夏晴穿着古装的自拍照。

我点进了她的微博。

她的微博动态里,大部分都是些碎碎念,有少量的自拍。

但是,我发现她经常转发一些关于声优配音,CV 大佬的微博动态。

看到这些,我突然想到,夏晴跟我说过她在动画公司工作,她大学的专业是播音,再结合她微博各种转发动态。。

难道……她是个声优?

我之前听到她房间里的男声其实是她发出来的?

就像日本动漫中的很多男性角色,都是由女性进行配音。

女配男音,一般声线都比较细,叫作少年音。

怪不得我之前听到的声音特别年轻。

这就说得通了,一定是这样!

好他妈懊恼!

曾经有一段美好的爱情摆在我面前,还没开始,就被我扼杀在了摇篮中。

不对,是浩哥这个王八蛋把我的爱情给扼杀了。

如果不是他出的馊主意,也不至于搞成这种尴尬的局面。

现在该怎么办?难道我要直接告诉夏晴,说:「我骗了你,我不是 gay,我是装的,其实我也喜欢你?」

不行,太尴尬了。

接下来的一周,我每天都想冲到夏晴面前跟她坦白,可我每次都鼓不起勇气。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这波误会还没解除,又发生了一件事儿,让我俩误会更深了。

那段时间北京严查隔断房,到处强拆隔断房。

那天我正在上班,另外一个男室友在室友群发了几张合租屋隔断被拆的照片。

我们的合租房里一片狼藉,两面墙被推倒,到处是隔断碎块,过道都没地方下脚了,已经看不出是人住的地方,像是在搞拆迁一样。

我们这套房子面积不大,五十平,原本是一室一厅,中介把客厅做成了两间隔断房。夏晴和另外一对情侣各住一间。

我住的是主卧,倒是没受什么影响。

下班回去,我看到隔壁小情侣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他们的租期马上就到了,前两天刚租到一套一居室,准备提前搬走。

没过多久,夏晴也回来了。

她一进门,就「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嗓门特大。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很心疼,「要不你先把东西收拾一下放我房间里吧?随后再想办法找房子,问中介把押金和房租要回来。」

夏晴呜咽着点点头,「谢谢。」

我帮夏晴把她的东西收拾好,又把过道清理干净,这时已经快快凌晨一点了。

我问夏晴,「你今晚怎么办?准备住哪里?」

夏晴眼圈依旧红红的,头发有些散乱,看着很憔悴。

「出去找个宾馆凑合一晚吧,明天还要上班,得等周末才有时间找房子。」

看着她可怜的样子,我也怪难受的,但我也没什么好办法,总不能让她睡我房间吧。

「那走吧,我陪你去外面找宾馆。」

我们住的地方附近宾馆很少,走了小半个小时,只找到两家宾馆,一家装修,一家满房。

我实在困得不行了,心想,实在不行回去凑合一晚算了,虽然隔断拆了,但是床还在嘛。

于是我跟夏晴说:「要不回去住吧?现在都一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凑合一晚。」

夏晴盯了我几秒钟,点点头,「好吧,谢谢。」

「谢什么,没事。」

回去后,夏晴问我:「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这话怎么怪怪的,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我说:「你先洗吧。」

「行。」

半个小时后,夏晴敲我房门。

我打开门,愣了一下。

她穿着宽松的连体吊带睡衣,胸口露出一抹白色,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头发。

我们俩之间的距离不足半米,我能清楚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还有耳垂上没滴落的水滴。

凌晨一点半,睡衣诱惑?

「姐妹,我洗完了,你赶紧去洗澡吧。」

姐妹?

这一声姐妹把我拉回了现实,可不嘛,在她眼里我现在是她的姐妹。

「哦哦,好。」

我刚拿着毛巾出门,她就径直走进我房间,还转头问我:「吹风机在哪儿?我吹吹头发。」

我指了指书桌,「在书桌下面的柜子里。」

钻进浴室,我打开淋浴头,越洗心跳越快。

匆匆洗完,我走出卫生间,扫视一圈,却没看到夏晴。

她怎么还在我房间里?

我推了推门,没开。

「夏晴,你干吗呢?开门啊。」

「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过了一分钟,门开了。

我一进去,直接被吓了一跳。

我看了看夏晴,又看了看地板上那床被褥,脑袋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夏晴竟然若无其事地说:「看什么?快进来啊,都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困得睁不开眼了已经。」

说完,她自顾自地躺到地铺上。

我惊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才小声问她,「你晚上就睡这儿?」

夏晴躺在地上,扭头看我。

「不然呢?你让我住这里,我总不能让你打地铺吧。没事的姐妹,我硬板床睡惯了,这地板硬度正合适,赶紧睡吧。」

不对不对,一定是哪里不对!

我啥时候让她来我房间睡觉了?

我记得我当时说的是让她回来住,这……她怎么就理解成让她回我房间住了呢?

「不是,那啥,要不你……」

诶?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夏晴微微的呼噜声响起。

关上灯,我躺在床上,听着她细微的呼吸声,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出现第一次跟她玩剧本杀时跟她接吻的画面。

我翻来覆去,心猿意马……不是,是心烦意乱,一直到凌晨三点,才迷迷糊糊睡着。

早上我醒来时,夏晴已经不见了,地铺也卷了起来。

整整一天,我都在琢磨怎么让夏晴搬出去。

熬到下班,回去之后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夏晴回来。

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半,我听到有敲门声。

开门一看,夏晴歪着身子,斜着脑袋靠在门边,一身的酒气,眼神飘忽迷离。

她冲着我一个劲儿傻笑,嘴里还嘟囔着,姐妹你……你还没睡啊?

我赶紧把她扶进来,然后帮她铺好床,刚准备去给她倒杯水,就听到「yue」的一声。

不妙!!

紧接着就是「哇……」。

我整个人定在原地,感觉即将原地爆炸,直接升空。

我转过身,先是看到地板上一片呕吐物,接着是她的被子上,然后是她的 T 恤上……

收拾,还是不收拾?

我思考了十分钟,屋子里的味道始终散不去,我看了看熟睡的夏晴,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

反正在夏晴眼里我就是个 gay,是她的姐妹,姐妹之间坦诚一些应该没问题吧?

我先给她盖好被子,然后抬起她的两条胳膊,揪住她的衣领,一点点,慢慢把 T 恤抽了出来。

咳咳……我如果说什么都没看见,肯定没人相信。

好吧,我承认,确实看到一点点,就一点点。

但我哪有心思想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想早点收拾干净,赶快睡觉。

等我清理完,再帮她把衣服洗好,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昨天就没睡好,现在困得上眼皮跟下眼皮打起架来。

我瘫在床上,立刻睡着。

早上。

我正睡得香,突然「啊」的一声尖叫把我惊醒,吓得我心跳直接飙到了 150。

我转头看去,夏晴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紧紧地护着胸口。

「我衣服呢?」夏晴怒气冲冲地问我。

三秒后,我决定开始一段表演。

我哼了一声,白了她一眼,「哎呀,你还好意思说!昨晚喝成什么样了,吐得到处都是,衣服上也是,我帮你洗了。」

夏晴惊恐的表情慢慢平静下来,「谢了啊,姐妹。昨晚部门聚会,不知道怎么就喝多了。」

「以后少喝点,对身体不好,对了,衣服我帮你挂在客厅了。」

夏晴突然起身,毫不避讳,上身只穿着内衣,从容地推门走了出去。

还好她没有转头看我,不然绝对要露馅,因为我的脸红得像刚吃完一顿重庆火锅。

我迅速穿好衣服,随便洗把脸就赶紧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我收到夏晴给我发来的微信。

夏晴:姐妹,昨晚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这两天我去同事家住,就不打扰你了,等周末我找到房子,再请你吃饭。

我:不麻烦,祝你早点找到房子。

卸下伪装后,一个人果然自在,但是每次回到屋里,却又觉得有些点空落落的。

白天的时候,只要一闲下来,我脑子里就会想起这段时间跟夏晴在一起发生的事情。

就连晚上做梦,都梦见了她好几次。

四天后,周六晚上,我跟夏晴又见面了。

她请我吃火锅。

俩人中间隔着一锅咕嘟咕嘟的火锅浓汤。

「姐妹,我今天找到房子了,这次我长记性了,坚决不租隔断房。对了,明天我就搬走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助,来,碰一杯。」

她举起了酒杯。

我清楚地听见她刚才说的话,但是眼睛却盯着火锅发呆。

「姐妹?发什么呆呢?」

夏晴拍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来。

我跟她碰了一杯,一饮而尽,终于下定决心。

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也是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无论结果如何。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夏晴。

「夏晴,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夏晴很惊讶,问: 「怎么了姐妹,突然变得这么正经?」

「其实……我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我瞬间松了一口气,却不敢直视夏晴的目光。

夏晴的表情先是震惊,愣了好半天。

「不是吧姐妹,你男女通吃啊?别闹了,你男朋友要是知道了,不会过来揍我吧?我好害怕的。」

我赶紧解释:「不是的,其实我不是 gay,我也没男朋友,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话还没说完,夏晴就抢过话,「卧槽,姐妹,不至于不至于啊。我觉得你俩真挺配的,男男之间才是真爱,姐妹我是坚决不当第三者的。」

这都什么啊?

怎么越解释越乱呢?

「算了算了,我直接给他打电话,咱们直接问他,让他解释吧。」

我给浩哥发了个视频通话。

浩哥那张讨厌的大脸出现在屏幕里。

我对他没有好脸色:「浩哥,来吧,解释解释你是怎么坑我,把我变成 gay 的!啊呸,怎么让我被迫装 gay 的。」

浩哥这小子故意装傻气我,说:「我什么时候把你变成 gay,你不一直都是吗?怎么了?不想要我了?」

我抬头看了眼夏晴,她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有点欲哭无泪,冲浩哥吼道:「差不多行了,赶紧给我解释清楚,不然就绝交!」

浩哥见我发火了,也就不再闹了。

我把手机递给夏晴,浩哥这才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地把这件事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听完浩哥的解释,夏晴紧皱眉头,问我:「所以,你以为我是个海王,经常带男的回去?」

「那不是误会嘛,刚开始我不知道你做配音,以为你房间里有男生说话,所以才故意躲着你……」

「不对不对,肯定是你们俩合起伙骗我。你男朋友刚才明显是被你威胁,在配合你。」

「真没有!」

「真没有?」

「没骗你。」

夏晴轻描淡写地夹起一片牛肉放进嘴里。

「嗯,我知道了,快吃吧。」

我心里急得火急火燎,你倒是给个答复啊,我都全跟你坦白了。

但我本就理亏,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只能闷头吃菜。

我俩默默地吃完了这顿火锅。

站在路边,我有点伤感,问她:「那……以后还会再见吗?」

「你说呢?」

「会吧?」

夏晴扭头瞪了我一样,没有说话。

这时,一辆网约车开了过来,她头也没回地钻进车里。

目送着她离开,我心里阵阵苦涩,眼睛一酸,忍不住想哭。

我准备掏出手机给浩哥打个电话,先骂他一顿,再让他陪我喝顿酒。

我刚拿出手机,突然跳出好几条微信语音消息,都是夏晴发来的。

「给你一个警告。」

「你以后不能再玩情感本了。」

「还有,要是玩剧本杀再不叫我,有你好看!」

【无法定义的番外】

「你女朋友周末不会来找你吧?」

「嘿嘿,放心好了,她今晚加班。」

「确定?」

「确定。」

别误会,以上对话发生在两个男人之间。

周六这天,趁着夏晴要加班赶项目进度,我和浩哥终于成功会师了!

为了这场来之不易的相聚,我俩先去网吧开黑玩了一下午 LOL。

晚上,在我家,我跟浩哥光着膀子瘫在沙发上,一边看球赛,一边啤酒配烧烤。

男人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这惬意的周末,可真是来之不易。

自从跟夏晴在一起后,她终于原形毕露,管得特别严,我一天要向她汇报好几次,包括我在干吗,谁在一起,准备去做什么……

就连玩游戏,也有时间规定,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

而且,她对浩哥一直有意见,总觉得浩哥跟我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还说浩哥 gay 里 gay 气,不让我单独跟浩哥见面。

这事儿怨不得别人,只能怨浩哥自己,谁让他之前给我出了个装 gay 的破主意。

看完球赛,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我和浩哥都喝得有点上头。

浩哥来过我家挺多次,轻车熟路,四仰八叉地躺我床上,闭上眼睛就开始打呼噜。

我脑袋也晕乎乎的,给夏晴发了几条微信,问她下没下班,她没回我。

等了十分钟,我实在困得不行了,放下手机准备睡觉。

我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微信提示音。

摸出手机,一看,夏晴给我回了消息。

她说:「我今晚去你那儿借宿一晚吧,明天早上还得去公司加班,打工人可太难了。」

夏晴新租的房子离她公司比较远,坐地铁得将近一个小时,我这儿离她公司步行也就十分钟。

我瞬间惊出一身冷汗,然后狠狠地踹了浩哥屁股一脚。

浩哥差点儿被我踹到床底下去。

「卧槽,你有病啊,踢我干啥!」

「别废话了,夏晴马上就要过来了,你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靠,你不是说她不来吗?」

「谁知道她突然要过来,赶紧的,快走,车费我出。」

浩哥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虽然特别不爽,但他还是开始找自己的衣服,准备撤退。

谁知道,浩哥刚把裤子穿上,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

「卧槽!」

「卧槽!」

夏晴知道大门密码锁的密码,所以能直接进来,但我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

我扭头看着浩哥,他裸着上身,一脸的绝望。

我指了指床底下。

「浩哥,委屈一下,等会我想办法支走她,找机会让你离开。」

浩哥没有选择,只得默默地钻进了床底。

「咚咚咚――」

夏晴在敲门。

我深吸一口气,挤了个微笑,缓缓打开了门。

夏晴满脸的疲惫,一见面便直接扑到我怀里,「好累啊,为什么周末要加班,我太辛苦了。」

我用力抱着夏晴,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了她几句。

其实,此时我满脑子只有趴在床底的浩哥。

「辛苦了,辛苦了,你先去洗漱吧,要早点休息。」

「嗯嗯。」

夏晴刚转身,突然又回过头来,猛地朝我身上嗅了嗅。

「怎么一股酒味?你喝酒了?」

我强装镇定,说:「哦,刚才在看球赛,喝了两罐啤酒。」

夏晴没多想,转身去了卫生间。

我把门轻轻闭上,然后趴在地上看着床底的浩哥。

浩哥火气有点大,抱怨道:「这算什么事儿啊,搞得我像是小三在偷情。」

「浩哥你先出来,夏晴去卫生间了。」

浩哥狼狈地爬出来,身上全是灰尘。

我打开门缝瞧了一眼,卫生间门闭着,估计夏晴没三五分钟洗不完。

我跟浩哥一起蹑手蹑脚地穿过走廊,走到门口,我慢慢扭动门把手。

刚把门打开,浩哥一只脚还没迈出去,就听到身后卫生间门开了,我暗道一声:糟糕!

转头一看,夏晴裹着浴巾,正瞪着大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我和浩哥。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

我四肢僵硬,尴尬得像是一具僵尸。

「夏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哈……」

没等我说完,夏晴就气急败坏地怒吼道:「解释什么解释,你俩果然有一腿!」

浩哥:「没,真没,我俩真没一腿。」

夏晴:「好啊,不是一腿,有好几腿是吧?」

浩哥急得说不出话来,站在我身后,狠狠地拍了我屁股一下,「你去啊,赶紧去解释解释啊!」

卧槽,你特么拍我屁股干啥?

夏晴的眼神像是要杀人一样。

我冲浩哥摆摆手,「赶紧走,赶紧走,别在这儿给我添乱了。」

「哼。」

浩哥气呼呼地离开,临走时白了我一眼。

夏晴也没给我好脸色,澡也不洗了,穿上衣服准备走。

我好说歹说,才把她安抚下来,把事情前前后后解释了一遍。

解释完,夏晴还是不太信。

「那你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这不是怕你多想吗?再说了,我是不是直男,你……还不知道吗?」

「呵呵,我真不知道。」

「那我证明一下?」

「不必!」

第二天早上,阳光很好,我心情也不赖。

昨晚,我已经身体力行地证明了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

夏晴已经起床,坐在床边化妆。

「早啊,美女。」

夏晴皱着眉头,「我还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坚定地说:「我不是 0,也不是 1。」

「我不是要问这个。」

「嗯?」

「你是双吗?」

我卒了~

想证明自己是直男,怎么就这么难?

夏晴上班离开后,我打开某乎,匿名提了一个问题:怎样证明自己是直男?

很快下面就有了回复――当一个汉子需要证明自己是直男,通常他已经……

  • 完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