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后爸是个老绿茶

所属系列: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

后爸是个老绿茶

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

1

「小程,你和嘉禾想要结婚,彩礼必须五十万,不然免谈!」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指手画脚的母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五十万?你卖女儿呢?」

我一把按住边上准备开口解释的男友,「妈,我和程远尊重你,才会特意上门和你说这事,我不可能因为你不答应,这婚就不结了。」

说话的间隙,我扫了眼坐在我妈边上几乎没怎么开口的吴泰,这事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果然,我刚怼完我妈,吴泰就开口了。

「嘉禾,你妈也是为你着想,我们家现在的情况不比以前,给不了你什么支持,多收点彩礼,你以后也能有个保障不是,反正就是走个形式。」

「钱我们自己会赚,不劳你们操心。」

我和程远都有各自的事业,努努力在结婚前凑个首付还是可以的,没必要在彩礼嫁妆上计较,我对我们的未来很有信心。

「要不我还是出去吧,别每次因为我搞得你们母女剑拔弩张的,实在不行,嘉禾的婚礼我不去就是了,别伤了感情。」

吴泰被我落了面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当即起身佯装要走的样子。

话音刚落,我妈就炸了。

指着我对鼻子一通教训。

「走什么走!一点都不尊重长辈,从小就叛逆,真不知道我怎么生了个这么不省心的女儿!」

「到底是给我保障还是给你们保障?!说得跟这钱能到我手里似的!」

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说完,就直接拉着程远走了。

还谈个屁,反正我每次回家,只要吴泰这个老绿茶在,我和我妈绝对是以吵架收尾。

本来我就觉得结婚的事没必要这么早和我妈说,打个电话说一声就是了,偏偏程远觉得不够正式,不尊重。

呵,正好,让他见识下我妈和老绿茶的威力。

这不,进去还没坐了半小时,就直接出来了。

「嘉嘉,我看你妈和吴叔叔说得也不是没道理,要不彩礼的事我想想办法?年底看看能不能凑五十万出来……」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程远还真认真思考起了彩礼的事,只能无奈地再次和他解释了一遍,

「你还真信啊?那五十万你就算拿出来了,也不会到我手上,肯定是拿去填补厂里的亏空了。」

外公去世前有留了一家服装厂,我妈不懂经营,所以一直是我爸在打理,我爸走后我妈又改嫁给了吴泰,现在厂子就是吴泰在管了。

工厂亏损的事我也是听以前厂里的老会计说的,之前回家看我妈的时候,吴泰也提过两句,话里话外就是问我借钱,被我以创业初期没钱推了回去。

这次我妈开口就要五十万的彩礼,估计也是吴泰在背后撺掇的。

我妈懂个屁,她只知道逛街美容买买买,她最爱的就是她自己。

我和程远是高中同学,我家里那点破事他也多少知道点。

「没事的,嘉嘉,我会努力赚钱,等年底让你风风光光嫁给我,你还有我呢!」

许是看出了我的情绪不高,程远抱着我小声安慰了两句。

「切,我也会努力赚钱的。」

莫名眼眶有些湿润。

我很庆幸,在我最糟糕的几年里,遇到了程远。

2

程远因为工作性质,一直在外地做项目。

这次也是专门请了假过来的,却没想到闹个不欢而散。

陪了我两天后,便又急匆匆地回去上班了。

我的工作室正处于上升期,订单量猛增,我和几个师傅从早忙到晚,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好在卡里的余额给足了我安全感,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年底应该能存点钱下来。

正当我准备铆足了劲加油干的时候,我在工作室里晕倒了。

送到医院检查出了一堆毛病,简单点说就是疲劳过度引起的。

程远知道后,骂我要钱不要命。

我看着体检报告里密密麻麻的数据,一阵后怕。

当即就决定在家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还没休息两天,我妈就拖着行李箱找上门了。

门卫给我打电话确认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骗子,毕竟从我搬出来以后,她可是从未上门看过我一次。

我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打听到的我的住址。

「你怎么找过来的?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看到就她一个人来,我下意识舒了口气,就怕她把那老绿茶一块带来了,那我这是养病还是遭罪可就真说不好了。

「哎呀,只要有心还是可以打听到的嘛!」

我妈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拎着行李箱迅速坐了进来,「你这孩子,晕倒这么大的事也不和家里说,我这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来照顾你一阵子。」

「……你住两天就回去吧,我又不是不能动。」

我对我妈说要照顾我的话一个字都不信,但来都来了,总不能赶回去吧。

「妈,你在干嘛?!」

我出门散了会步,回家正好撞上了我妈在翻我的包,银行卡散了一地,边上还有几张现金。

「我,我买菜钱没了!」

只见我妈一把将边上的几张现金捡起,「咋咋呼呼干嘛,吓死我了,你也是,我来了这么几天生活费也不给点,总不能什么都让我倒贴吧!」

我差点没被气笑,这明显就是在翻我包,居然还能倒打一耙?

「那你回去啊,我求你留下了吗?要不这样,我给吴叔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我就掏出手机准备给吴泰打电话。

「打什么打!就是你吴叔让我过来照顾你的!不然你以为我高兴过来啊!你个没良心的,你吴叔对你这么好,你还不懂感恩,每次都给人甩脸色!」

我放下手机疑惑地看向我妈,居然是吴泰让她过来的?

绝对没安好心!

可看我妈的样子,再问她,却是一个字也不肯说了,咬死了就是来照顾我的。

气得我,肝更疼了。

3

直到我的助手小瑜过来和我商量下个月的新品开发事宜,我才终于知道,她是过来干嘛的了。

「嘉禾,你这一个蛋糕卖那么贵,每个月利润不少吧?」

小瑜走后,我妈犹犹豫豫地凑了过来。

我去年创业开私家甜品工作室的事并没有刻意瞒着家里,只是他们没细问,我也就没细说。

吴泰那会儿还特意打了电话来我这哭穷,话里话外就是让我别问家里要钱,所以我的启动资金都是自己东拼西凑来的,没拿他们一分钱。

这会儿,怎么关心起我的收入来了?

「你说你,赚这么多也不知道给家里补贴点,亏得我和你吴叔还担心你在外面吃不饱穿不暖过苦日子……」

见我不说话,似乎是笃定了我已经赚了不少,我妈那张嘴又开始像机关枪似的『哒哒哒』对我发射。

「我不是每个月给你打生活费了吗?」

我没好气地看着母亲又开始在我面前演戏,「你别把厂里的亏损算我头上,那是吴泰的事,和我没关系!」

我给的生活费,在老家那个小县城两个人正常吃喝绝对绰绰有余,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真以为我在外面一夜暴富了呢。

「怎么和你没关系了!那是你外公和你爸的心血!你就忍心看着它倒闭吗!你作为小辈,难道不应该帮家里守住祖业吗!」

我最烦的就是我妈每次和我吵架,吵不过我,就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往常我看在外公和我爸的份上,就算了,她作就作吧,我当没听见就是了。

可自从她搬过来以后,我这火就没下来过,这回我实在是不想忍了。

「你还有脸提我爸?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吴泰是什么时候搭上的吗?我爸那个傻子,成天就知道埋头苦干,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都不知道!死之前还让我对你好点,别惹你生气!」

我爸是在我高三那年走的,我妈和吴泰是在我高二那年勾搭上的。

我一直都知道,却没告诉我爸,因为我爸真的对我妈很好,可以说是捧在手心里的那种。

我妈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苦,小时候外公宠,外公走了以后我爸宠,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爸对她那么好,她还要出轨,和吴泰在一起。

就因为吴泰那会儿长得好看,嘴巴甜吗?!

我知道我爸的死不怪我妈,他就是累死的,可我只要一想到我妈在我爸走了还没半年就火速和吴泰闪婚以后,我就替我爸委屈,图什么。

我不是没想过替我爸守着服装厂,可吴泰根本不给我机会。

大三那年暑假,我想进服装厂实习,吴泰说厂里的环境又脏又累,不适合女孩子,各种阻挠,最后是我坚持,才进去的。

我当时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做出业绩,够努力,他就不会拿我怎么样。

谁知道他会把一批做坏了的订单扣到了我头上,说是我安排做下去的。

我妈知道后把我狠狠骂了一顿,我解释,她根本不听。

还说我是故意和吴泰作对,拿厂里的生意开玩笑。

吵到最后,吴泰才出来做了个和事佬,非常大度地表示花钱买个经验教训,只要我能吸取经验就好,还委婉地提醒我可能不适合吃这碗饭,不如另寻他路。

厂里的老员工早就被他换得七七八八了,谁会在乎我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的意见呢。

从那以后,我才清楚地意识到,那已经不是爸爸的服装厂了,是吴泰的。

毕业后,我也找了个完全不相干的工作,反正,谁也别碍着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许是被我戳中了痛脚,我妈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色厉内荏地吼了我两句。

「反正厂里的事你不能不管,你吴叔最近愁得头发都白了!你就拿点钱出来怎么了!赚这么多,孝敬父母不是应该的么!」

「无赖!」我被我妈的无耻气笑了,我就说她怎么会良心发现来照顾我,敢情是老绿茶那边没钱厂子要开不下去了,才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

「反正要钱没有!你让吴泰自己想办法解决去!工厂要倒闭就倒闭,关我屁事!」

4

我以为那天我和我妈大吵一架以后,她就会知难而退。

谁知第二天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赖着不走了。

我们冷战了一礼拜,没有说过一句话。

白天我干脆躲到了工作室去,眼不见心不烦,我就不信她能放心的下家里那个老绿茶,在我这住一辈子。

「乔姐,最近好多客户取消了订单……有点不对劲啊……」小瑜一脸担忧地将最近取消订单的资料发给我。

我皱眉看了看资料,都是最近新加的客人,明明之前聊得好好的,没理由会取消订单呀。

「听说你们的奶油不新鲜,是快临期的,我家里小孩子要吃呢,算了吧……」

「听说你们制作环境挺差的,工具啥的也不消毒,我这吃进肚子里的不放心啊,价格又不便宜……」

我给取消订单的几个客人打了电话问原因,一开始怎么问也不说,见我紧追不舍地问原因,才不好意思地说了。

「你们听谁说的?!」

「那个……不是你们老板的妈妈亲口说的吗?说她女儿店里的东西不干净,做的也不专业……」

等我把所有退单的电话都打完,才终于知道我妈在我这不在家的一个礼拜里,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做私家蛋糕,针对的客户群体本身就是从周围的熟人开始的,小区里的住户基本都知道,也都买过,不少还会推荐给身边的家人朋友。

我妈住进来以后,凭借她优秀的社交能力,迅速和那群叔叔阿姨打成了一片。

然后,在我和她闹翻以后,给我疯狂泼脏水。

旁人不知道我和我妈岌岌可危的塑料母女情,只当是『自己人』知道内幕。

传来传去,就变了味道。

「李慧!」

我拎着包怒气冲冲地跑回家,准备找我妈算账。

我不明白,整死我对她有什么好处!

「你现在马上替我去澄清!我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质量问题,谁让你乱说话的!你知不知道会害死我的!」

我到家的时候,她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还磕着瓜子,惬意的不得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她随口的一句造谣会给我造成多大的影响。

「谁知道呢?一个破蛋糕卖那么贵,我看你每天在家里舒舒服服躺着啥也不干,就知道动动嘴皮子,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儿,我还懒得说你呢。」

面对我的指控,我妈撇了我一眼,毫不在意。

「我之前通宵研究新品你看见了吗!我全国各地到处跑采购原材料你看见了吗!我到处跑拉新客户你看见了吗!」

「就算我最近在家休息,我每天打那么多个电话沟通工作你是聋了么!工作室很多东西都已经能正常运转了,我没必要每天盯着,你懂什么啊?你什么都不懂!就凭你一张嘴,毁了我大半年的心血你知道吗!」

不,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我不听话,所以她要给我好看。

「有病,东西要是真好,还怕人说?!」

许是看我发这么大的火,意识到自己真闯祸了,我妈有些讪讪,但还是咬死了自己没错,也打死不跟我出去澄清。

我好不容易开始盈利的工作室,就因为她的几句话,又进入了停滞阶段。

好在一些早期的老客户还是愿意相信我,但我的生意到底还是被谣言波及到了。

5

我抽了个时间,迅速给李慧女士把行李打包好,准备亲自送她去车站。

我怕她再在我家住下去,我早晚要心脏病发作猝死。

「我不走!你个没良心的,我好心过来照顾你,你还要赶我走!你不能把生意损失的锅扣我头上啊!」

谁知我刚带着她走到楼道口,她就抱着楼道口的柱子嚎上了。

我住的是老式小区,不少老人没事的时候就会聚集在一块儿唠嗑,我妈的行为成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哎呦,小乔啊,有话好好说,母女俩哪能有隔夜仇呢。」

这段时间我妈早就和他们打成一片了,他们又哪里懂我和我妈这些年的弯弯绕绕,自然是站在了她那边。

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

更离谱的是,吴泰居然来了,多半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

看到我们俩在门口闹上了,立刻跑了过来,拉住我妈,「慧儿啊,我们回去吧,别给闺女添麻烦了!」

「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们母女俩的关系也不会一直好不了,我原以为只要我不过来,你和嘉禾就能好好处一段时间,哎,到底是我不好……」

「怎么能怪你呢!为了这个没良心的,你连自己孩子都没要!她倒好,这么多年来,黑心肝的东西捂不热!」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通过我妈和吴泰两人的一唱一和,他们成功塑造了一对无私奉献,委曲求全的重组家庭父母形象。

尤其是吴泰,为了我,连自己亲生孩子都没要,毕竟他和我妈结婚那会,我妈还是能生的。

也正是因为他没要自己孩子,我妈至今对他死心塌地,觉得吴泰对她是真心的。

「她自己做生意手脚不干净,还不准我说,我做错什么了我,我也不过是看和大家处得好,才嘴快多说了两句,造孽啊……」

「好了,慧儿,别说了,万一是误会呢,我们不能影响嘉禾的生意啊,她可能就是年轻,太急功近利了,我相信嘉禾这个孩子底子还是好的……」

见周围的邻居都帮着自己,我妈更来劲了,吴泰明着替我说话,字里行间都在给我泼脏水。

这个老绿茶!

「小乔,别怪阿姨说话难听,你继父和你妈对你多好,你不能为了赚钱不要良心啊,快点把你爸妈带回去,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赶人。」

「是啊,我儿子要是这么对我,我非气死。」

舆论一边倒的站在我妈这边,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怕事情闹大,最后不得不把吴泰和我妈重新带回家。

门一关,两人就换了副嘴脸,我妈熟门熟路的带着吴泰开始放行李。

「你们到底想干嘛?!」

我看吴泰也是一副要长住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炸了。

这两要是住一块,我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安生了。

「哎,这最近厂里生意不好,我忙着到处筹钱,顾不上你妈,我吃点苦没事,不能让你妈过苦日子啊,听你妈说你在这边赚得挺好的,你不管我不要紧,你可不能不管你妈啊,我就是放心不下过来看看,住几天就走,只要看你妈在这边过得好就好。」

「那不行,你走了我怎么办,哪天被这丫头气死了都没人知道,厂要是倒闭了,你就和我一块住这,你也是她法律上的爸,她凭啥不管你!」

我妈最见不得吴泰在我这吃亏,果然,话音刚落,就嚷嚷上了,个老绿茶,把我妈拿捏的死死的。

「哎,你放心,我怎么会不管你,只是现在厂里还差二十万的空缺,我得想办法去筹啊……」

吴泰长叹一口气,犹豫地看了我一眼。

「没事,嘉禾有钱啊,她那一个蛋糕卖那么贵,这大半年下来肯定赚了不少,让她出!」

我被我妈指着鼻子要钱,理直气壮。

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就是想让我出了这二十万,否则,短时间内怕是不会走了。

「我哪来的钱!现在生意都被你搞黄了!」

别说我拿不出二十万,就算拿得出,我也一分钱都不想给他们。

「切,骗谁呢,你肯定有,那天我听到你在和房产中介打电话说买房子的事,首付怎么也得二三十万。」

我妈当然不会承认她把我的生意搞黄了,她只想替她的吴泰从我这拿到二十万。

「你们爱住就住,这房子我下个月不租了!有本事你们自己续租去!」

我话是这么说,可也不可能真任由他们继续在这边待下去。

再让他们这么搞下去,我剩余的那点生意可能也要黄了。

毕竟她和吴泰两个人每天在小区里进进出出,拿家里那点破事当炫耀的资本到处说。

我总觉得最近小区门卫看我的目光都变得很奇怪。

气死我了!

6

我给吴新智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吴泰和我妈接回去。

吴新智是吴泰的侄子,大学一毕业就被吴泰安排进厂里上班了。

干的还是油水很足的采购,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也不傻,知道吴泰过来就是为了要二十万,一开始还和我装模作样推拒了一番。

后面一听到我说答应给二十万了,才舔着脸夸我大气有本事。

吴泰显然也是从吴新智那听到了消息,试探性的过来和我确认。

「我不给行么?你们都赖着不走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钱还能再赚,我可不能被你们拖死。」

我没好气地怼了两句,表现出一副被逼无奈只能给钱了事的模样。

「话不能这么说,这服装厂早晚也是你的,我这也是替你和你妈攒着不是。」

吴泰的脸皮显然已经厚到了一定境界,面对我的讽刺,毫不在意。

「早这么识相不就行了,当我们乐意在这待着呢!赶紧把钱给了,我们马上走!」

不用吴泰开口,我妈就已经要上钱了。

「你以为二十块呢!反正后天吴新智来之前肯定把钱给你们行吧!」

确定我不是在诓他们,吴泰和我妈才终于消停,安分了两天。

吴新智来得那天,我特意大张旗鼓的将他们送到小区门口,正准备掏出手机转账二十万,突然从边上窜出来几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

上来就把吴新智给架在了一边。

「吴新智!还钱!真能跑,居然躲市区里来了!」

最近我们家可以说是小区里的谈资,一看又有新瓜吃,边上迅速围了一圈吃瓜群众。

闹了半天,才整明白,吴新智赌博,欠了两万一直没还,还到处躲,追债的找不到人,追到我这来了。

「好啊!原来你们根本不是来看我的,是为了躲这帮追债的!难怪妈前几天还翻我包问我拿钱!」

「吴叔你也是,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么,我和吴新智虽然不熟,但他到底是你的侄子,我难道会袖手旁观吗?!可你们不能因为吴新智的事害我呀!这万一伤到小区里的住户怎么办?!」

不等吴泰开口,我迅速扯着嗓门嚎上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倒打一耙谁不会,不就是装绿茶么,我也会!

「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觉得我叛逆,不给家里钱,可我手里根本没钱啊!最近生意还受了影响,我赔了不少钱出去,不过你放心,吴新智的两万我还是可以替他还的,毕竟我不在老家,他得替我照顾你们……」

说罢,我掏出手机,委屈地给吴新智转了两万,还语重心长地叮嘱了对方两句,「吴新智,拜托你成熟点吧,吴叔年纪大了,器重你才让你来管理我妈的工厂,你不能让他失望啊!」

我根本不给吴泰和我妈解释的机会,噼里啪啦一顿嚎,绝对满足边上吃瓜群众的猎奇心理。

「哟,这小乔自己亲爸留下来的厂怎么给个外人来管啊,李大姐不会是什么都不管吧?」

「是啊,看来这吴泰也不是省油的灯,让自己侄子来管老婆前夫留下的厂,这侄子管得好就算了,还赌博,啧啧啧……」

「我就说小乔不像个坏的,咱这破小区,一个月才几个钱的房租,她要真有钱,早搬去好点的小区了。」

小区里的这帮吃瓜群众,见风使舵,前几天我恨他们恨得牙痒痒,现下却是感谢他们的积极宣传了。

花两万让吴泰和我妈灰溜溜地回去,划算。

7

在我这踢到了铁板,两人回去后安分了好一段时间。

没人搞事情,我的生意也慢慢开始恢复。

正当我神清气爽准备重整旗鼓的时候,吴泰来电话了,说我妈高血压发作,住院了,让我去看看。

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就我妈那中气十足的样子,高血压?开什么玩笑。

可到底是我妈,万一真有点啥事,传出去也不好听,我只得放下手里的工作,赶回去一趟。

「你个没良心的,我这高血压就是上次被你气的!」

没想到还真是高血压犯了,住进了医院,不过看她还能指着我鼻子骂,应该是不严重。

在医院陪了两天,检查完没什么问题,我妈就可以出院了。

我原本准备放个两万就走,省得回家彼此两看相厌。

「难得回来一趟就住两天再走呗,你房间一直给你留着呢,放心,你吴叔住厂里,不会碍着你。」

不知道我妈是哪根筋搭错,想要留我,但看到她别扭地留我时,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自从毕业后,我就没有再在家里睡过了,原本属于我的房间,也渐渐变成了杂物间。

我只能假装不在乎。

「好。」

我的房间被重新收拾了一番,床单被套都是新的。

要说心里没有触动,那是假的,曾经我也想好好和我妈说两句话,我不喜欢吴泰没事,她过得好就行。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就变得话不投机半句多,一碰面,就吵架。

现在没了吴泰在边上挑唆,气氛倒是难得融洽了一点。

由于临时换了地方,我这几天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好,睡得很浅。

稍微有点动静,就会醒。

所以当我一觉睡醒,发现房门似乎传来一阵开锁的声响时,全身的寒毛瞬间竖了起来!

凌晨一两点的时间,我妈不可能会没事开我房门,再说她要是有事,直接敲门不就行了。

难道是家里进贼了?

老式住宅小区,安保做得并不严格。

我悄悄起身,拿起手机拨打了 110,同时抄起边上的凳子,安静地躲在门背后。

「咔嚓」房门被打开。

一个男人的身影蹑手蹑脚地窜了进来。

趁着对方不注意,我突然打开灯,刺眼的目光让男人愣了一下,随即被我用凳子照着脑门狠狠砸了两下,头破血流。

「啊!你疯了!」

「吴新智?!」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穿着大裤衩和背心出现在我房间里的男人,怎么会是吴新智。

而他此时正捂着脑门,躺在地上嗷嗷乱叫。

「妈!妈!」

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冲到了我妈的房间。

空荡荡的,没有人。

吴新智被我送进了派出所。

吴泰和我妈是一个小时后才赶到的,在我给他们打电话未接,发了短信以后。

他们才终于知道,事情搞大了。

「嘉禾,这,都是自己人,没必要闹到局子里去吧?」

吴泰有些着急地和我讲好话,生怕我真把吴新智给告了。

「所以你们从头到尾都知道吴新智要对我做什么?!」

我只要一想到吴新智居然还带了相机进来,就忍不住生理性反胃。

更让我心寒的是,我的母亲,居然瞒着我,给对方创造机会。

「这……其实小智一直挺喜欢你的,这次你正好回来了,就想过来找你聊聊,我们也是想让你们年轻人好好沟通沟通,所以才不在家的,你别误会啊。」

沟通?沟通到卧室来得那种?

吴泰还在替他的好侄子辩解。

「这不什么事都没发生吗,我看小智这孩子挺好的,会来事又孝顺,哪里不好了,你看你,闹那么大也不怕传出去丢人!」

「我有男朋友!你们是不是有病啊!而且就吴新智这么个东西他也配?!他赌博被追到我家的事你们都忘了吗!」

我不敢相信这是我的亲生母亲能说出来的话,「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你烦不烦!那个程远哪里好了,五十万彩礼都拿不出来,一年到头也不在家,指不定在外面鬼混呢,小智好歹知根知底会孝顺人,比你可靠谱多了,再说了,那也是小赌,上次闹过一次以后他就没去赌了,大家亲上加亲不好吗,以后也好让他帮忙打理服装厂。」

「我说过,服装厂的事和我没关系!赚钱的时候没想着我,现在亏钱了变着法从我身上捞钱,拿不到就让吴智新算计我,你们真想得出来!这事没完!我要让吴新智把牢底给我坐穿!」

我知道我妈没那个脑子,能使唤得动吴新智的,只有吴泰。

也不知道吴泰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心偏的根本没有我这个女儿的位置,就连吴新智,都比我重要。

尽管我再三坚持不肯和解,可到底是证据不足,我也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

再加上我妈和吴泰咬死了就是家庭聚会,是他们喊吴新智来家里过夜的,吴新智只是不知道我在房间,误入的,最后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我对我妈彻底心寒。

8

「乔姐,这个吴新智,我上次好像送蛋糕的时候见过他,就城东锦绣花园那块,订蛋糕的应该是他女朋友,挺亲昵的,好像是给一个阿姨过生日……哦,对了,那个吴泰是后来过来的……」

我的情绪不稳定,是助手小瑜从老家把我接过来的。

接我的时候,正好照了个面。

回到家,才犹豫地和我说了这事。

「你确定?我没听我妈提过啊?」

吴泰和吴新智……在市区有落脚点?

且不论这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以我妈的性子,要是知道他们在市区有落脚点,估计早嚷嚷了,多半是不知道。

直觉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这次是我运气好,发现的早,万一他们在我的饮食里下药呢?如果我没有防备呢?

翻脸有什么用,以吴泰和我妈的厚脸皮,以后他们要是又缺钱了,指不定又要把主意打我头上。

我一个人出事不要急,甚至可能还会连累程远。

我绝对不会允许他们破坏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

「小瑜,帮我个忙……」

如我猜测的那般,房子果然吴新智的。

小瑜有亲戚在锦绣花园做物业,查点资料很容易。

不是我看不起吴新智,就凭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在市区买得起房,这钱,多半是吴泰给的。

可又为什么要瞒着我妈。

我用小瑜的名义加了那个和吴新智关系暧昧的女生——小琪的微信。

我告诉她只是做个老客户反馈,反馈结束会免费赠送一份小甜品,对方果然上钩。

聊了一圈下来,我悄悄将话题转到了住在她家里的那位阿姨身上。

「我看到您这边有备注口感不要太腻,是给家里的老人吃嘛?我们最近有新推出无蔗糖款的,很适合哦~」

「嗯,是给我未来婆婆定的生日蛋糕,她有糖尿病,不能吃太甜的,我公公也不爱吃甜的,你们那天做的口感蛮好的。」

公公?!!吴泰?!!

我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确定没有看花眼。

等等,就是说吴泰除了我妈之外,在外面还有个女人,然后这个女人可能是吴新智的妈妈,也就是说……

吴新智是吴泰的儿子?!

我原本只是想挖出吴新智的房子是吴泰贴钱买的证据,他们不是缺钱吗,把房子卖了不就有了,到时候直接把证据甩给我妈,让他们窝里闹去。

但事情怎么开始往狗血的方向发展了?

我不觉得小琪有骗我的理由,聊了那么久,她显然是不知道吴泰父子俩在外面做了什么,那个阿姨可能知道,但不会和她说。

难怪,难怪吴泰和我妈结婚后会选择不要自己的孩子,敢情是外面早就有了个现成的。

算盘打得真好,把我踢出去,让自己的亲儿子进来管理工厂捞好处,就算以后东窗事发,这父子俩的好处也是捞够了。

更何况还有我妈死心塌地地信任他。

9

我和小琪断断续续聊了一个多月,大致也了解了一些她家里的情况。

和吴新智是老乡,谈了一年多,之前在老家工作,和未来婆婆刚搬过来半年,工作还没着落。

听她的意思,是准备先结婚要小孩,等孩子生了让婆婆带,然后再出去找工作。

她对吴泰和吴新智在外面做什么并不了解,只知道公婆长年两地分居,几个月才会回来一次。

吴泰过来的比较少,倒是吴新智,挺孝顺的,几乎每个礼拜都会过来看她们,偶尔还会带点东西。

呵,真想告诉她,吴新智的真面目。

父子俩真是一个德行,都想坐拥齐人之福。

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我又在工作室晕倒了,让她来市里照顾我一礼拜,按照一天三百的费用来结算。

一听有钱拿,她立刻就收拾行李过来了。

「妈,你和吴叔结婚这么多年,就没想着在市区买套房子养老?」

「买房?开什么玩笑,县里住得好好的,我们又不来市区发展!」

我再次试探我妈,确定她是真不知道吴泰在市区有落脚点。

「哦,那吴新智呢,服装厂这两年生意不景气,他家里没意见?没考虑来市区发展?」

见我问起了吴新智的情况,我妈误以为我对他有意思,当即把吴新智的祖宗八代都给讲了一遍。

简单概括下,在我妈的认知里,吴新智的母亲早年改嫁就没回来过,一直是吴泰这个做叔叔的在照顾,特别可怜。

这一刻,我不知道是该嘲笑我妈蠢,还是同情她太好骗了。

「妈,明天你能不能帮小瑜去锦绣花园一起送个货?最近工作室太忙了,人手不够,她一个小姑娘顾不过来,你帮她搭把手就好了。」

明天就是小琪的生日,她一个礼拜之前就在我这定了生日蛋糕。

还透露了吴新智会过来陪她过生日的事。

由于之前小瑜和吴新智他们见过一面,我怕他们认出来,便让小瑜找了个面生的同事去送货,让小瑜就在车里守着,找机会让我妈亲眼看见吴新智就行。

意外之喜,小瑜告诉我,在小区门口碰到了吴泰和吴新智一块过来了。

估计是因为我妈不在家,父子俩一起来了。

我挑的是那个女人每天出门买菜的点,所以,正好,一家三口,整整齐齐让我妈碰上了。

果然,我妈回来后,情绪就有些不太对。

我给小瑜使了个眼色。

「乔姐,那个上次和我们一起吃饭的那家供应商还记得不?」

「听说他们过继过来的孩子就是老板在外面的小情人生的,前阵子小情人找上门老板娘才知道,现在正在闹离婚分财产呢!」

「太惨了,听说那个老板当年还是上门女婿,现在把老板娘家的产业都转的七七八八了,要是真离婚,老板娘可能分不了多少钱。」

我和小瑜聊得热火朝天,我妈的脸色却越来越差。

全然没有以往对这类八卦的兴致勃勃。

第二天一早,我妈就借口家里还有事,回去了。

10

一周后,我妈哭着来找我了。

「嘉禾!我被你吴叔骗了!吴新智是他儿子!亲的!」

「啊?不会吧,我看吴叔对你挺好的啊,你会不会是搞错了?」我佯装吃惊,表示可能是误会。

「没搞错!我拿了他们俩的头发,找关系去验 DNA 了!」

果然,一个女人一旦起了疑心,就是最精明的侦探。

只是我有些意外,我妈居然没有和吴泰闹,而是来找我哭诉。

「吴泰这个没良心的!我掏心掏肺对他,他居然背地里坑我!工厂的账上根本没剩几个钱,肯定是被他转了!」

「嘉禾,你得帮我啊,这是你外公和你爸留下来的财产,咱不能便宜了外人!」

关乎自身利益的事,我妈可一点都不傻,难怪不敢和吴泰闹,原来是发现自己手里根本没剩多少钱,贸然撕破脸,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作为亲闺女,自然要为母亲分忧解难。

「妈,你先别急,我找人打听打听,这几天你就住我这,别让吴叔发现不对劲,免得他狗急跳墙。」

「好,好,闺女,还是你好,妈现在就指望你了!」

我不禁觉得有些讽刺,现在知道我好了,仿佛之前那个指着我鼻子大骂我不孝的人不是她似的。

我故意早出晚归,营造出一副在想办法的模样。

就在我妈快要等不下去的时候,我才终于拿出早就收集好的证据,交给了她。

「妈,这是吴新智这几年吃回扣,以次充好的证据,你作为老板,完全可以拿着这些资料,把他送进去坐牢,吴泰最宝贝的不就是他这个独苗吗?你拿这个去威胁他,他还能不把钱吐出来?」

我耐着性子一点点分析当前的情况,暗示她,我们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吴新智。

「可是,这样不就彻底和吴泰撕破脸了吗?」

我妈拿着证据有些犹豫,毕竟这等于是正面和吴泰开战了,万一输了,岂不是人财两空。

现在这样,至少吴泰还愿意好吃好喝供着她,只要她假装不知道,日子还是可以过下去的。

「妈,你清醒一点,外面那个女人都已经住进来了,市区的这套房子我查过,就是吴泰买给那个女人住的,你的钱,根本不在你手上,再拖下去,可能就被转移光了!到时候你没了利用价值,你觉得吴泰还会继续和你过吗?」

「什么?!那套房子居然是买的?!好啊!拿着我的钱养外面的女人和孩子!」

在我接二连三的刺激下,我妈终于决定去和吴泰摊牌,什么都好商量,就是不能动她的钱。

我当然没指望我妈能一次就把吴泰搞定,只是想让他们两方彻底撕破脸罢了。

省得我妈还有吴泰这个退路。

到时候万一被吴泰一洗脑,又调过头来对付我。

预料之中,没几天,我妈又哭着来找我了。

「吴泰说,我要是敢把他儿子告了,他就去告我偷税漏税!我是法人,会坐牢的!嘉禾,你得帮帮妈妈啊!」

其实我有猜到,工厂的账多半是有问题的,尤其是吴泰疑心病重,根本不放心让外人来,没想到他真在这挖了个大坑给我妈。

见我不说话,我妈神情有些闪烁,咬了咬牙,继续道,

「现在有个办法,只要我提前把漏的税补上,就不会有事,但我现在手里没那么多钱,厂里赚的都被吴泰卷走了!现在服装厂就是个空壳子,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妈妈去坐牢啊!」

呵,听到这,我还哪里不明白,这是指望我做冤大头,替她把钱补上呢。

「妈,我哪来的钱啊,我也是刚创业,外面还欠了一屁股债,再说,上次你这么一闹……我到现在还没缓过呢。」

我面露难色,有心无力。

见我不掏钱,我妈的脸色瞬间变了,再次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

「要不是因你,我能和吴泰撕破脸吗!都怪你!本来我日子过得好好的,你非要来插一脚!要是你不喊我去送东西,我就不会遭遇那么多破事!」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暴怒,我早就有所准备,这就是我的母亲,出了问题,永远都是别人的错。

11

「好啊,那你现在去和吴泰认错,说你错了,不告了,你觉得吴泰会相信你吗?你觉得你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吗?」

沉默了许久,我突然笑了。

我讽刺地看向我的母亲,「妈,从你决定和吴泰摊牌,要告吴新智的那一刻起,你就只有我了。」

我妈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

她终于意识到,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她和吴泰好聚好散。

哪里会那么巧合,送个货都能碰见丈夫在外私会情人,又哪里会有那么恰好的证据送上门让她去闹,去告。

她和吴泰,只能不死不休。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你爸的服装厂就彻底完了!」

我妈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对啊,我就是疯了,我被你们两个逼疯了!我一步步的退让,你们一步步的逼我!服装厂早就不是我爸的了!你们谁喜欢就拿去!你们让我不好过,那我就让大家都不好过!」

在我心底积压了多年的愤懑终于在这一刻澎涌而出。

我受够了。

「你还可以把吴泰告了,重婚罪?婚外情?反正都可以啊,证据现成就有,我可以给你请律师,这钱我出。」

我无所谓地说道,反正,她告不告都不重要了,她和吴泰之间已经崩了。

她还找人去那个女人那边大闹了一通,搞得人尽皆知。

吴泰不会放过她的。

她要是坚持把父子俩告了,好歹还有我这个女儿可以依靠,到底是我亲妈,我不可能放着不管。

我妈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往后跌了几步。

似乎不敢相信,我是她印象里那个一直在容忍她,满足她一切需求的女儿。

当然,我的母亲自然还是选择了我。

或者说,她没得选。

她只能按照既定的程序,把吴新智告到底,顺便按照我的意思,以重婚罪的名义和吴泰起诉离婚。

我这边不给她贴钱,她只能从吴泰身上薅钱。

至于偷税漏税的问题,见我真的不准备帮她把钱补上,她只能咬牙把县里的房子给卖了,否则,怕是要和吴新智一起进去了。

后面的事,我也没怎么关注了。

婚是肯定离了,听说吴泰把市区的房子卖了,分了一半给我妈,带着老情人和儿媳妇回老家去了。

因为儿媳妇肚子里,有了孙子。

他这日子,总算有了点盼头。

我给我妈在县里租了个公寓,水电齐全,每个月还会给她打两千的生活费,绝对保障日常生活所需。

这么一番折腾,我妈整个人苍老了十几岁,彻底歇了心思。

估计现在只想安度晚年,好歹我这个闺女,会给她养老送终。

「乔姐,房子已经过户好了。」

小瑜将老房子的过户资料交给我,兜兜转转,房子到底还是回到了我手里。

当然,我没出面,让小瑜出面去解决的,免得我妈知道后,又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让她再搬进来。

毕竟,这是她的家,也是我的家。

12

程远会在年底结束项目后回来,然后就不走了。

这半年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他还是从小瑜那边知道了,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他。

再糟心,也都过去了。

他吓坏了,连夜买了飞机票过来看我。

要不是我拦着,他可能当时就把项目给辞了。

我可是一个要隆重婚礼的人,他必须给我好好赚钱去。

我勾勒着手底纯白的蛋糕胚,真好,我终于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全文完)

作者:肌肉荷包蛋

备案号:YXX1wkkjkyoHPPPMGdlCgXoA

编辑于 2022-05-06 10:3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疯狂的追求者 ​ 赞同 26 ​ 目录 4 评论

高燃预警:满级捕手,专克极品

风月无罪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