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立马滚蛋

所属系列:赣州故事集

立马滚蛋

赣州故事集

能说出分手快乐的人,一定没见过我的爱情。

异地恋 x 年,结婚前夕,未婚妻要退婚。

理由是,试婚纱那天,我迟到了 1 分钟。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她退婚的真正原因,居然是……

1

我和钱妍,是在男厕认识的。

我,曾虔,性别:男。

钱妍,性别:女。

是的,不用怀疑,我们一男一女,是在男厕认识的。

那是 2018 年 7 月,一个平平无奇的夏日周末。

大地被暴躁的太阳「日」出蝉鸣,我在赣州图书馆顶楼看书,忍不住多喝了几瓶汽水。

半小时后,我腹部一阵剧痛,就像亚瑟在我胃里放了一个大。

我夹着尾巴,逃往厕所。

卸下腹中千斤重担,那叫一个酣畅淋漓,疑是金河落九天。

可我感觉空落落的,几秒后,我意识到,我忘记带纸了。

我看书喜欢挑人少的地,这层楼我刚刚就没见到其他人。

就在我决定自己动手的时候,我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我立刻大喊:「救救我,救救我,我没带纸。」

很快,一个空投从天而降。

我做好收尾工作,打开门,就看到了一脸冷漠的钱妍。

她素颜,随意扎了个蓬蓬的丸子头,穿一条宽松的米色长裙,脚踩一双黄色的厚底拖鞋,一看就是踩屎脚感的那种。

整个人,像一团松软的棉花糖。

2

为了表示感谢,我请钱妍吃了一顿肉丸。

钱妍和我一样,今年刚毕业。

她在图书馆附近租了个单间,准备考老师。

我一毕业,就进了赣州一家广告公司打杂,月薪 3600,在赣州刚好够糊口。

她每天都在图书馆阅读室看书,备考。

我周末休息,就会去图书馆看书。

钱妍两分钟,就把一份肉丸消灭。

一只脚搭在椅子上,看着我细嚼慢咽。

我敢打赌,钱妍这辈子如果不是女的,那一定是个男的。

我跟她客套:「这事,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她:「我缺个抽问我知识点的人,你每天下班后,来我这,抽我当天背的知识点有没有掌握牢固。」

我想了想答应了:「行。」

就这样,我每天除了广告公司的工作外,还多了一份抽考的工作。

和她不拘小节的打扮风格不一样,记起知识点来,她格外细致。

我:「教育和教育学是什么?」

她:「你不能这么问,这是一个章节。」

我:「那教育的概念是什么?」

她:「分为广义和狭义……」

后来我发现,她根本不需要我。

她自己就可以顺着目录,把自己背过的知识点理出来。

我有理由怀疑,她就是想找一个人来看看,她究竟有多牛。

刚好,我也愿意做这个观众。

试问,谁能拒绝一团会背知识点的,松软的棉花糖呢?

每次抽考她,我都会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

这是属于我们的 1 个小时,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3

那天晚上,抽查完知识点后,我照常带她去吃肉丸。

她舀了两勺辣椒酱,一勺萝卜干,一勺海带丝,搅拌均匀。

她得意地看着我:「我的秘方。」

我挖了一勺送进嘴里,肉丸的筋道,萝卜干的香脆,海带丝的清爽,辣酱的火爆,就像一个摇滚乐队在嘴里开演唱会,两个字――刺激,刺激,还是 tm 的刺激!

我把我那份肉丸也递给她:「快给爷整一份。」

钱妍以闪电战手法快速消灭了肉丸军团,一只脚搭在椅子上,看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哎,小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小妍:「放。」

我:「我对你,动了歪心思,我们的关系,不纯了。」

小妍:「哦。」

我:「你的嘴按字收费?怎么一个一个字蹦?」

小妍:「是。」

我:「我摊牌了,不装了,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困觉。」

小妍:「嗯。」

我:「答应了?」

小妍:「对。」

我激动地挥手,让老板再上一份肉丸。

我问小妍为什么答应。

她说:「谁会拒绝一个,天天请她吃肉丸的免费抽考工具人呢。」

4

我重新租了一个 1000 元一个月的一居室,邀请小妍和我同居。

我有 3 个极其充分的理由:

1、这样小妍可以在家里备考。我白天去上班了,就她一个人。

2、我每天下班后,有三四个小时,可以给她抽考知识点。

3、一居室,不仅比单间居住环境要好,还比两个单间便宜。省下来的钱,能吃多少肉丸。

最终,小妍被我的理由打动,我们一起住进了一居室。

在我看来,同居就是模拟婚姻。

小妍学习上的细致,更明显地体现在生活上:

用完的东西必须放回原位。

没洗脚不准上床。

睡觉前一定要把床单整理平整。

在一起后的 100 天,我们约了第一次会。

下班后,我直奔约好的餐厅。

当我看到窗边的小妍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报警。

这是我第一次看化妆后的小妍,这种程度的差别,绝对涉嫌诈骗了。

小妍化好妆,头发认真用卷发棒做了发型,从丸子头变成了成熟的卷发。

身穿一件紧身酒红色裙子,黑丝勾勒的腿在高跟的衬托下更显修长。

这活生生把我松软的棉花糖变成易燃易爆炸的跳跳糖了。

5

我像模像样地点了两份廉价牛排,配了一瓶波尔多勾兑红酒。

喝完酒后的小妍健谈多了。

她:「等我考完老师,我一定要去旅游。」

我:「可以,我陪你去。」

她:「我想去海南,喝椰子,吃清补凉,在沙滩上散步。」

我:「那我从现在开始努力挣钱。」

「嗡……嗡……嗡……」

我的手机开始震动。

我看了一眼,是老板打的,我把电话挂了。

她:「没事,你别压力太大,我们可以先去厦门海边,近一些。海南可以等我们度蜜月的时候去。」

我:「行,都听你的。」

她:「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海南有最大的南海观音,到时,我们可以去拜拜许愿。」

我:「我的愿望就是,我一辈子都和你在一……」

小妍把我的嘴捂住:「你是不是傻,愿望只能你和菩萨知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那我下次去许,你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

小妍:「傻啊,你又说出来了。」

我:「草率了。」

「嗡……嗡……嗡」

手机又响了。

我把电话挂了,顺手开了个飞行模式。

小妍看着来电显示:「老板打了好几个了,接一下?」

我:「不管他,没有谁能占用我们的时间。」

小妍:「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吗?」

我:「从男厕里见到那一刻吗?」

小妍:「从你每天下午抽考我,都开飞行模式的时候。那时候我会觉得,我是最重要的。」

从那天晚上的对话,我能听出来,她是真的在憧憬我们的婚姻。

她想去云南拍婚纱。

她喜欢小孩,想生一男一女两个宝宝。

她不介意房子大小和位置,她只要求别跟婆婆住一起。

从那晚开始,我找到了毕业以后的第一个目标――跟小妍结婚。

我做事的原则变得极其简单:

有利于我和小妍结婚的事,做。

不利于我和小妍结婚的事,不做。

6

结婚无非两大主题,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两个人一起挣钱。

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第一步。

我在赣州的公司,老板是一个富二代。

名为广告公司,其实加上老板一共 4 个人。

剩下 3 个,一个是老板娘,剩我和辉哥干活。

老板今天看到淘宝挣钱,就让我和辉哥研究怎么做网店。

明天觉得还得做自己的渠道,就开始研究抖音公众号。

仅有的优点就是,不算抠门,每个月,除了底薪还能发点奖金。

不到一年,辉哥决定去北京发展。

干活儿的,就只剩了我一个。

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老板给我涨了一千四的工资。

这样,我有 5000 一个月,在赣州也算中等收入人群了。

除去开销,我每个月能存两千多,我已经很满意了。

所以,一直到后来,我都觉得。

我这老板,人不坏,就是真蠢。

涨工资那天,我给小妍买了一个降噪耳机。

这样,她看书的时候,就能更专注。

7

小妍考教师那边也很顺利,笔试面试都是前三。

我加薪,小妍考上教师编制。

我说怎么着也得去万象城,找个馆子消费一下。

小妍:「去肉丸店吧。」

我们去肉丸店放肆消费了一波,每人两份拌肉丸,喝了两瓶维他奶,还点了一堆卤味。

我左手举着玻璃瓶,右手拿着卤鸭腿,像一个誓死要清除结婚路上所有障碍的骑士。

在一路平坦的时候,我们都愿意畅想未来。

我:「顺利的话,我们 3 年内结婚,我们早上一起前去大润发抢特价鸡蛋,中午你做饭我洗完,晚上轮流给孩子换尿布。」

小妍:「不顺利呢?」

我:「那我就全力以赴,把『不』字去掉。」

8

可我没想到,这个「不顺利」来得这么快。

富二代老板的创业能力,经检验完全不合格。

家里老爷子决定,带回公司自己培养。

富二代老板宁死不屈。

老爷子一招收回信用卡,富二代老板就乖乖让公司关门,顺手把我这个唯一的员工辞退了。

这是我第一次失业,有点手足无措。

我没告诉小妍,因为我觉得很快我就能找到下一份工作。

赣州给我狠狠上了一课,天天打电话让我去上班的公司我看不上,我每天打电话问结果有没有出来的公司,看不上我。

最后,小妍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我跟她实话实说了:「我失业了。」

我以为她会沉默,然后担心未来。

没想到她很淡定地说:「没事啊,我有工资,我养你。」

我:「可我想养你。」

9

失业后,我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

开始是严重的自我怀疑,接着,脾气变得暴躁。

这时我才真正理解那句话:愤怒,是无能的表现。

小妍一再强调,她对物质条件要求,让我慢慢找。

但是我有要求,我想带她去云南拍婚纱照,我想带她去海南度蜜月,我想给她办一场风光的婚礼。

这些,光有爱,没有钱,是不够的。

就在我记得嘴唇冒泡,尿液金黄的时候,远在北京的辉哥给我打电话。

他听说公司倒闭了,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北京。

他在一家文化公司做商务,他们那里招文案。

我问:「加上老板多少人。」

他:「100 多,放心肯定是广告公司。」

我:「工资怎么样?」

他:「刚进来六七千吧。」

我:「那还行。」

他:「也就只够吃喝,房租三四千一个月。但是发展空间是可以的,奖金也不少,以你的实力,半年后过万不是问题。」

我:「行,我跟小妍商量一下。」

晚上睡觉前,我跟小妍提了,想去北京找辉哥。

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妍一听到这话,就炸了。

她只说了一句:「你要去,我们就结束吧。」

说完,她就把被子全部卷走,一个人睡觉了。

平时,不管任何事情,她都是耐心沟通,找解决办法。

这次为什么直接炸了?

10

从那天以后,小妍的行为越来越诡异。

经常一个人在阳台上打很久的电话。

偶尔,还以在学校住为借口,不回来住。

我知道,她在学校确实有宿舍。

但是那里连被子、生活用品都没有,怎么住?

下午放学,我来到她学校门口。

想跟她好好说清楚。

她走出校门口,我刚想迎上去,就看到她一脸笑意,上了一辆,打着双闪的黑色奔驰。

我扫了一辆共享电动车,一路跟着这辆车,到了一个高端小区门口。

没回来的那些天,她根本没在学校住!!

那一刻,我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可能性。

她说她不在乎钱,是已经找到有钱人了。

确实,这年头,老师这个职业吃香,找个有钱人不难。

她说,我去了北京,就不要回来了,不是在挽留我,是想让我赶紧走,别耽误她的好事。

当天晚上,我收拾好行李,买了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

我给房东转了下个月的房租,钱妍还有很多东西在这里,给她一些时间收拾。

11

我在火车站给辉哥打电话:「辉哥,我今晚坐火车来北京。」

辉哥:「和小妍商量好了?」

我:「嗯。」

我看着赣州火车站那座雕像,像极了小妍想对我说的话:「立马滚蛋。」

加载中… 赣州火车站跟我同年,建于 1996 年。

空调、通风等系统都已经老旧,狐臭、脚臭、汗臭、泡面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又被里面拥挤人群的体温加热发酵,让人眩晕。

火车摇摇晃晃地前进,我特别喜欢在火车上睡觉。

规律的火车行进声类似白噪音催眠,摇摇晃晃的行进,让我有回归幼时摇篮的错觉。

二十多个小时到北京,我已经是一个沾满火车气味的火车人了。

亮哥带我安顿好,第二天就去面试。

我在赣州,虽然没做什么正事,但多亏老板的折腾,对各个平台都有所涉猎,也算是半个互联网人。也有了一定案例。

面试进行得很顺利,HR 问我最快什么时候能入职,我说:「现在。」

HR 被我整不会了:「倒也不用这么快,明天入职吧。」

我:「可以,非常感谢。」

12

我打开手机,看到了几十个未接电话,全都是小妍打的。

我回了过去:「喂。」

小妍:「曾虔,你是不是有病?」

我:「不是。」

小妍:「你还是个男人吗?招呼不打一声就去北京。」

我:「你呢,你招呼不打一声,就跟开奔驰的人跑了。」

小妍:「你知道那是谁吗?」

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小妍:「那是我妈。」

原来,小妍是赣州本地人,家里是做家具生意的,挣了不少钱。

后来,又遇上拆迁,补了 5 套房。

让原本就富裕的家庭,更加衣食无忧。

所以,家里人对小妍的要求就是,要么考老师,要么考公务员。

小妍不喜欢跟家人住一块,就自己租了个房子。

她知道我家庭条件一般,性格又比较要强。怕跟我说实话,就不敢跟她在一起,所以一直没说。

最近我提出要去北京,她心情烦躁,就回家跟他妈聊一聊。

没想到,我连夜扛着行李就来北京了。

就这样,因为一场误会,我和小妍变成了异地恋。

想看对方一眼,就真的要从南一直到北了。

13

北京和赣州的区别就是,北京的电梯上,都是小步向前走的人。

赣州的电梯上,都是站着不动的人。

工作上也是如此,工作量、工作效率,都要加倍。

这导致,属于自己的时间,几乎没有。

即便如此,我还是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拿了一个备用机,登私人微信。

在小妍没课的时候,开微信视频。

她在赣州低头票改作业,我在北京埋头改文案。

偶尔同时抬头看屏幕,对视,互相抛个飞吻。

周末,没法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我们就手机连线看老电影。

偶尔我们也玩一些小游戏,比如「你画我猜」。

异地恋也谈得津津有味。

盼星星盼月亮,我们总算等到了暑假。

很多事情,要当面说清楚,很多情愫,要当面表达。

我们期待着下一次相见,没想到,这一面,会是在医院。

14

小妍是坐火车来北京的。

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又没睡着。

一下火车,就发高烧。

我请了一天假,在医院照顾。

小妍没有北京医保,全部自费,花了好几千。

那时我一共也就几千吃饭的钱,全花光啦。

烧退了一些后,医生说可以先回家静养。

刚到出租房,小妍的妈妈就打来电话。

小妍的爸妈刚好在天津旅游,听到女儿声音不对劲,说什么也要来看看。

小妍她爸大腹便便,腰间系着一条古驰的皮带,背着手,一副老派成功人士的范。

他像一个扫描仪一样探测着我的出租房,和我。

他:「你们这住了几个人?」

我:「加上我一共 3 个。」

他:「几个洗手间。」

我:「一起用一个。」

他:「那小妍在这不是很不方便。」

我:「还好,我都提前跟他们说过了。」

他:「我不希望我女儿住在这种地方。特别是,发烧的时候,不去医院,住在这种地方。」

小妍的妈妈把小妍带去医院,留下我和小妍的爸爸。

他:「想和小妍结婚?」

我:「对。」

他:「有房吗?」

我:「没有。」

他:「我有,8 套。但我觉得你一套都配不上啊。」

我:「我会努力。」

他:「这样吧,叔给你定个时间,一年半。能在赣州付个首付,你们就谈。不然,不要互相耽误。」

我:「谢谢叔叔。」

小妍她爸站起身准备走,又停下说了一句:「你最好买个称,我看你挺轻的,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要有数。」

15

在小妍的强力要求下,她还是在北京度过了这个暑假。

我请假陪她去了故宫、长城、南锣鼓巷。

可看着越来越少的余额,越来越多的贷款,我怎么也玩不起劲。

小妍也感受到了我的不对劲,她一再跟我强调:「我对物质真的没有要求,我就想跟你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可这样的话,在了解她家庭条件之后,在我耳朵里,就像马云说他对钱不感兴趣,刘强东说他是脸盲一样。

不仅无法安慰我,还会让我觉得这是在看低我。

我真的陷入了一个像杀马特语录一样的陷阱:

我双手搬着砖就无法抱你,我放下砖,就没资格抱你。

最后,我选择了,先搬砖,再抱小妍。

我没跟谁商量,我就想跟他爸证明,我到底有几斤几两。

16

暑假结束后,公司进行业务调整。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爆发式增长,公司决定增加一个 mcn 部门。

我自告奋勇,去全新的部门拓荒。

这是个苦力活,路径清晰,变现系统明确。

每天私信博主,接着回访,最后签合同。

再交给商务部门去推。

几乎是全年无休去干这件事。

半年之后,我把模式跑通了,部门从 3 个人扩张到 15 个人。

但与此同时,我和小妍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因为每天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所以不可能有时间跟小妍开视频。

我下班的时候小妍已经睡觉了。

全天都被工作绑架,看私人微信的时间都没了。

更别提一起玩小游戏了。

好在,小妍也能理解。

毕竟事业上升期,忙完这阵子,就好了。

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存够 30w,就跟小妍求婚。

踩在风口上,还愿意全力以赴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我们签下了不少头部视频博主,对接的广告需求也越来越多。

9 个月的时间,我把公司 mcn 规模做到了抖音前 15 名。

与此同时,我的工资和奖金也水涨船高。

我跟小妍,每个月都会同步存款,我还有多久,就能跟她求婚。

17

我每个月的基本工资涨到 2.8w,部门业绩,我能拿利润的 1% 做绩效。

现在卡上已经有了 8w。

除去日常开销,到年底,我就能攒够了。

一切都按照我的规划稳步进行。

部门稳定下来后,我偶尔会请假回赣州。

出于存钱和习惯的考虑,我每次也还是坐火车回赣州。

为了早点见到我,小妍每次都会提前到火车站等我。

她一到火车站,就会拍一张「立马滚蛋」的照片说:「我在立马滚蛋对面的麦当劳。」

然后点上一份奥利奥麦旋风,边吃边等。

到后面,她只要给我发一张「立马滚蛋」,我就知道,她在等我。

因为日常的沟通变少,每次短暂见面的一两天,小妍都会把积攒了几个月的话一次性说完。

哪位学生特别暖心,上课之前会帮她擦干净黑板;

哪位老师特别善良,遇到事情都会帮她处理;

哪次考试她班上排名前几,获得了奖项……

那些我没参与的生活,她都想用语言让我再经历一次。

我羡慕她身边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因为他们身边有小妍。

小妍的父母得知了我在北京的薪酬,对我的印象也好了不少。

我请他们吃过几次饭。

有一次,他爸甚至带了一瓶茅台,和我畅饮。

喝完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我在北京见你那次,就觉得你身上有成才之气。所以没有棒打鸳鸯,这不,我稍加点拨,你就做成了。」

我知道他是在给自己贴金,但无论如何,这也是对我的一种认可。

18

一切都都在往我和小妍规划的方向走。

我几乎能看到这条路的结尾,我和小妍结婚。

我也不占她家便宜,花钱买一套她爸名下的房。

两年后,我们生个小孩。

让我妈从村里来赣州帮忙带小孩。

她做家里老大,我做帮手。

在公司存够 30w 后,我发现,这块业务,脱离公司,我自己也能做。

于是我拉上辉哥,问他有没有兴趣回赣州做个 mcn 公司。

离家近,挣的还多。

辉哥也不喜欢在北京漂,我们一合计,决定回赣州自主创业。

我们先招了一名员工,三个人,低成本开干。

忽然间,我发现自己成为了和当年赣州老板一样的人。

自己干的后果就是,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极其繁琐。

虽然回到了小妍的身边,但她还没醒的时候我已经出门了,我回去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我们同居了,但没完全同居。

19

我带着存款截图和烟酒去小妍家提亲。

岳父岳母喜笑颜开,衬托之下,小妍反而显得很平静。

也许她脑海里早已经彩排过无数遍这个场景。

接下来,就是筹备婚礼、定酒店、通知亲友。

那段时间,我确实忙得有些焦头烂额。

公司这边办执照,走流程,拓展业务,要我亲力亲为。

小妍这边试婚纱、选婚礼风格,也都要我在场。

我恨不得穿越到火影里,学一招影分身。

营业执照是在我婚礼当天办下来的。

岳父说这事吉兆:「好事成双嘛。」

婚礼上,大屏幕放了一张图,小妍拍的十几张「立马滚蛋」。

小妍拿着麦克风,看着我说:

「我每次都在这个雕像对面的麦当劳等你,有多少张照片,我就等了多少次。

你以为,我每次给你发照片的时候才到火车站吗?

其实我早就到了,我只是等到你快到的时候,才把照片发给你。

我就是想早一些到你会到的地方。

我知道,你的终点是我,所以我愿意等。」

我:「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厕所。

我也没想到,我们未来要一辈子共用一个厕所。

我爱你。

所以,以后家里刷厕所的活,我包了。」

婚礼举行得很顺利。

她穿着雪白的婚纱,和闺蜜聊着我们恋爱的糗事。

微醺的脸更显妖娆。

宾客散尽,我把她抱到房中。

我看着这团棉花糖一样的姑娘,轻轻地咬了一口。

一切,美好得就像一场梦。

20

本来,一切应该按照上面的步骤,稳步推进。

可生活是剧本,我们自己却不是编剧。

其中一个关键的流程,出了一个微小的错误。

那就是,我们约定试婚纱的那一天,我迟到了一分钟。

那天,我们和婚纱店约好 10 点去店里试婚纱。

本来,我准备当天上午不去公司,跟小妍处理完婚纱的事情再说。

可公司还在筹备阶段,当天有个大客户来谈合作,9 点到公司。

最后我还是先去了公司,再去婚纱店。

我气喘吁吁跑到楼上,手机显示时间 10:01。

我跟小妍说:「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

小妍已经换好了婚纱,化好了妆。

我:「等我一会儿,我去找一套西装跟你配一下。」

小妍:「不用了,你好好看看我这身吧。」

我愣在原地。

小妍:「你好好看看,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为你穿婚纱了。」

我:「你瞎说什么呢,婚礼还得穿呢。」

小妍:「曾虔,我想清楚了,我们退婚吧。」

我:「小妍,你现在别开这种玩笑。」

小妍:「我连分手都从来没跟你说过,你觉得我会拿这个开玩笑?」

我:「为什么?」

小妍:「因为你迟到了 1 分钟。」

21

是的,小妍退婚的理由是,我们约好去试婚纱,我迟到了一分钟。

小妍自己出了前期所有的花费,把我送到她家的东西都退回了。

半个月后,公司营业执照下来了。

那是我们原定婚礼的日子。

22

我处理好赣州公司的业务,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

因为一项合作,我要去海南出差。

处理完工作后,我在海南玩了一周。

蜈支洲岛的海,清澈得像溪水,珊瑚就在眼前。

椰梦长廊的日落,像黄金涂料,撒满海面和沙滩。

我在那还看到了很多拍婚纱照的人。

最后一站,我去的是南海观音。

我坐在南海观音脚下,把我和小妍所有的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

我似乎想通了很多事情。

23

退婚后,小妍的妈妈曾经和我私下见过一面。

她和我说起小妍的童年。

小妍小的时候,她爸就总不着家。

做家具生意,谈业务,买材料。

嘴上说的是,为了家里生活更好。

实际是,什么事都以公司优先。

把小妍母女俩放家里,除了每月打钱,不管不顾。

小妍的妈妈,因为这个,长期失眠抑郁。

公司到了一定规模后,小妍的爸爸开始和公司女员工乱来。

有到家里闹的,有带着孩子住在家不走的,没有一天安生日子。

所以,小妍说,她对物质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她只是希望我把她,把我们的小家放在第一位。

24

小妍跟我提退婚,不是因为我迟到了一分钟。

而是,我因为见客户,迟到了一分钟。

我想起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跟小妍的对话。

小妍:「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吗?」

我:「从男厕里见到那一刻吗?」

小妍:「从你每天下午抽考我,都开飞行模式的时候。那时候我会觉得,我是最重要的。」

后来,我开始工作到深夜。

我开始在和她吃饭的时候,肆无忌惮地接工作电话。

我在婚纱和客户面前,优先选择了客户。

当她看到我逐渐走上了她爸的道路,她最终选择了退出。

我很遗憾,也很无助。

如果我不变成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我连跟她提结婚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我变成了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那我已经不是她想要结婚的那个人了。

我们跨过了 1747.4KM 的距离,却在相遇的时候选择分道扬镳。

这个时代,异地恋,指的不是我在北京,你在赣州。

而是,我们站在各自的起点。

我全力奔跑,在 25 岁时发现,你站的地方,我可能这辈子都到不了。

25

我回到赣州后,小妍的妈妈说,她觉得我和小妍她爸不一样,平衡好工作,或许还有机会。

她希望她女儿幸福。

如果我有时间,让我跟小妍联系一下。

不能复合,就当多了个朋友。

我给小妍发了条信息:「出来聊聊吗?」

小妍给我发了一张图「立马滚蛋」。

嗯,这是让我滚。

我回了一个 OK 的手势。

26

几天后,我去火车站接人。

在麦当劳点了个奥利奥麦旋风。

服务员小姐姐说:「前几天,那个经常来接你的小姐姐,在这坐了一下午。」

我才反应过来,她发这张图的意思,不是叫我「立马滚蛋」,而是「老地方等你」。

我立刻冲出麦当劳,开车直奔小妍学校。

27

小妍,

我在南海观音面前,

求了你平安幸福。

只有菩萨知道。

保佑,一定要应验。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