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崛起

所属系列:羔羊觉醒

崛起

羔羊觉醒

给儿子做了半天披萨。

他一边吃,一边吐槽:「我要和爸爸告状,你真的好懒啊。

「天天在家待着,又不赚钱,啥也不干。」

我看着儿子稚嫩的脸庞,倏地红了眼:「我不干活?那你嘴里的披萨是谁做的?」

「花我爸的钱,买的呗!」

我听完,转身就走。

这样的白眼狼儿子,不要也罢!

————

1

我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儿子张明还在饭桌上啃着披萨,他看到了,却无动于衷。

好像即将离开的人,不是他妈。

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保姆。

说实话,我并没有感到多难受,因为,这样类似的事,每天都在上演。

张明今年十岁。

他从小就是我拉扯大的。

我和老公张强、儿子张明、婆婆丁玲,住在一起,张明和我婆婆关系最好。

我知道,刚刚那些话,都是我婆婆教的。

我老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他们看来。

「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就是蛀虫。」

「除了掌心向上要钱,啥也不会。」

他们经常当着孩子这样嘲讽我。

天长日久,孩子也如法炮制,对着我这个妈妈,冷嘲热讽:「你好没用啊!

「每天就会在家躺着,除了吃就是睡!

「老是花爸爸的钱,你就不能省点吗?

「能不能别来家长会了?好丢人!

「真想换个漂亮又勤快的妈妈。」

我听到后,又气又难过。

这家里里外外,哪里不是我操持的?

我花钱,不都是给他们买东西吗?

我身上的衣服,还是五六年前买的。

这家的家务也是我做的、饭我煮的、水电费我交的、灯泡坏了也是我修的……

可不管我做再多,他们就是看不见。

我忍无可忍,第一次吼了孩子。

他爸爸、奶奶听到后,又来骂我:「童言无忌,孩子只是说点实话怎么了?你凶什么凶!」

我看着孩子窝在婆婆怀里,冲我吐舌头。

而我却声嘶力竭,像个疯子。

我感到悲哀,却又无力。

于是,在这么一来一去后,我和孩子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深。

我想过无数的办法,想要把孩子脑子里不正确的观念纠正过来。

可是没用。      

我也不是没想过重新出去工作,可我一心记挂着孩子,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可如今呢?

我的选择,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

我关上行李箱,抬头看向房间里的落地镜。

我记不清,我有多久没这么好好照镜子,好好看自己了。  

里面的女人,满头凌乱的发、肥胖的身材、廉价的衣服,苍白无力和沧桑丑陋的脸。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还是当初的我吗?

2

当年,我是班花,张强追了我一年,我才答应,毕业后,我们在京市找到了工作。

我的事业一帆风顺,越来越好。

没两年,我就从普通的房产销售员,做到了销售第一的金牌员。

而张强却还在原地踏步。

他很苦恼,五千块的工资,在京市,连基本的生活都很难,所以他决定让我和他一起回老家发展,我当时没有犹豫,就辞职跟他走了。

后来,我们结了婚,他要我在家带孩子,我也听了,可现在呢?

我为了他,放弃了一切,付出所有。

最后,却成为了他们眼中的蛀虫。

3

我拖着行李往外走的时候,张强和丁玲回来了,他们看到我的行李箱,眉头一皱。

「你这是干嘛?」

「又要闹离家出走了?」

「你每天在家什么也不干,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你没看到孩子在这里啊?赶紧滚进去!」

张明抬头,嘟起了嘴:「爸爸,奶奶,她要走就让她走呗,反正我也想换个新妈妈了。

「楼下那个漂亮阿姨就挺好的。」

我僵住了手指,楼下的漂亮阿姨?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有一次,一向不管孩子的张强,突然带着张明去公园玩。

我做完饭,他们还没回来。

我就出去找。

最后我看到了,张强推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和孩子晃秋千,而我的儿子就在一旁看着。

我当时就怒了。

可张强却说:「她刚离婚,一个人带着孩子挺可怜的,我就是出于礼貌,搭把手帮帮她而已,你又在闹什么?」

当时我没法。

毕竟也确实只是晃秋千而已。

再后来,我也没有看到他们待在一起过。

所以,我也渐渐忘了这件事。

可现在,张明突然脱口而出的话,却让我心里一阵咯噔,过去所忽略的一些细节,也在此刻,尽数浮现。  

张强晚归时带回的淡淡茉莉香。

还有他包里放着的玩具。 

……  

而茉莉香味我曾经就在楼下邻居身上闻到过。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张强出轨了!

我猛地攥紧拳头。

我在家带孩子,他背着我在外面乱搞。

而我儿子和婆婆,知道还帮着隐瞒!

丁玲是张强他妈,母亲向着儿子正常。

可张明呢?

我看向他,只看到他眼底的厌恶。

这就是我花了十年教出来的好儿子!!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张家。

4

离开后,我花光了身上的积蓄,租了一套老破小,房子虽然不好,可我心里的安全感,却是从所未有的多。  

我没有闲着,第二天,我就去找工作。

我想做回老本行,所以我去了当地最大的一间房产公司。

面试官看到我,眼底闪过一丝嫌弃:「你确定,你是来面试销售员,而不是面试保洁阿姨?」  

这句话,极具羞辱性。

我知道,我现在的形象不够好。

哪怕我穿上了我最好的衣服,打理得再干净,被家庭内耗的精气神,却不可能再回来。

但,这次我不会再退缩了!

「一个星期,如果我一个星期内能卖出一套房,那是不是可以证明,我有这个能力去干好房产销售?」

面试官笑了:「一个星期?

「你也太会吹牛了吧,我进这行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谁能入职一个星期就开单的!

「这是卖房子,可不是卖菜!

「你要是能做到,别说销售员了,就是我这个行政主管的位子给你都没问题!」

他摆明了不信。

我没在乎。

只要他能给我这个机会,那就够了!

5

上班第一天,我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在翻看公司的房产资料。

行政主管路过看到,又笑了:「门都不出,还想卖房子,真是好笑。」

我没有理会,继续看资料。

下班时间到,我准时走。

回到家,我除了看资料外,就是运动。

没错,我要减肥!

我要做回当年那个自信漂亮的女孩!  

所以,我制订了详细的减肥计划。

第二天上班,我还是没有出去找客户。

这天,我跑遍了所有的房子,把房子的细节优点、缺点,全都记在了本子上。

毕竟,房子的资料再齐全,肯定也没有自己观察到的细节多。

第三天,我依旧没有出去。

这次,我留在了办公室,收集客户资料名单。

我把客户名单,划分为了三种。

潜力一般。

潜力还行。

潜力很大。

等我统计完,才开始一个个打电话。

有的会直接挂断。

有的会愿意听你说几句。

而我要做到的,就是抓住电话接通后的黄金三秒。

我打了半天,最后约到了两个客户。

虽然,这只是第一步,距离卖出房子,还有很远,但我也很满足了。

我口干舌燥,来到茶水间。

却在转角处,听到了有关我的议论。

「302 号那个肥婆和行政主管打赌的事,你们听说了吗?我赌一百块,肥婆走人!」

「哈哈哈,我赌一千!肥婆走人!」

「我最近手头紧,我就赌五百好了。」

……

茶水间五六个人。

全赌我走人。

我攥紧了水杯,走了进去:「行,那我就赌五块钱,赌我自己赢。」

他们听到我的声音,吓了一跳。

「下注是在这里吗?」

我掏出五块钱放在了台面上,其他人神情更加不自然了。

这些人,就是这样。

背后一套,人前又是一套。

加上公司有规定,他们没有几个有胆子,真敢当面说闲话的。

只是,时隔多年,我没想到,职场霸凌这种事,居然会出现在我身上。

是我脱离社会太久了吗?

我打完水,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准时和客户碰了面。

在去看房子的时候,我却意外碰到了张强,以及楼下的邻居和她的孩子。

他们三个人,亲昵得像一家三口。

我愣了。

他们也愣了。

张强反应过来,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刘颖,你烦不烦啊?离家出走也就算了,现在还跟踪我,跟踪到这里?」

我:……

恶人先告状,可还行。

我气笑了,但我现在还有正事,我没打算和他纠缠下去,不管他来这里是打算做什么,现在都没有我的客人重要。

「抱歉,让你见笑了,我们这边走。」

我笑着看向旁边的客人,她是周太太,虽然年纪在这,但她挎着名牌包包,化着精致的妆容。

一举一动都有说不出的魅力。

「他是你老公?」

周太太突然发问,我点了点头。

她又问:「那个女人是小三?」

「可能吧。」

「他们是来这里找你麻烦的?」

这次,我还没回应。

张强就忍不住了:「谁找她麻烦了,明明是她跟踪我们!真是不要脸!」

「我没有跟踪你,我是来工作的。」

「工作,就你?哈哈哈,笑死我了,一个米虫,还想卖房子?」

6

「我为什么不能卖房子?」

张强总是这样,不管在哪里,不管旁边有没有别人,都会毫不留情地贬低我。

一次又一次。

这回当着我的客户面,还是这样。

我真是忍够了!

我掐住掌心,冷笑出声:「你别忘了,当年没结婚之前,我的工资可是你的十倍!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张强神情一僵。

我知道,这事一直就是他心头的刺。

他这个人好强,要面子。

婚后,也没少报复性地 pua 我,在精神方面打压我。

我们结婚一个月,我就怀了。

我很喜欢孩子,所以,当时我忍了。

可现在,去他妈的!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你已经十年没上班,每天就只会在家伸手要钱,像你这样的人,谁看得起?谁又愿意为你买单!」

张强刻在骨子里的不屑,像是要迸发出来一样。

十分刺眼。

「阿强,别说了,她的客人还在呢,嫂子也要面子的。」

楼下邻居,也就是王露露,她扯了扯张强的衣服,端的一副善解人意。

我看笑了。

现在不管他们几个人围攻我都好,我都不可能再退让。

而且如果客户都看到我这么肉包子,又怎么可能会放心的买我介绍推荐的房子呢?

「谁说没人愿意为她买单了?」

「我愿意!」

周太太的话一出,我们都愣了。

「你没搞错吧?为了这种米虫,你居然下这么大的血本?」

这里的房子可不便宜。

光是这栋楼,每套市价五百万起步,而我们所在的这层,因为位置绝佳,更是炒到了接近千万一套。

周太太穿着打扮虽然看着有钱,但看着也没有有钱到可以随便挥霍的地步。

这房子都还没看呢,就说要买?

张强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周太太笑眯眯道:「我就乐意给刘颖赚这个提成,怎么?不服气啊?」

「不过是一套房子,你有本事全买了啊!」

张强气急败坏。

周太太又笑了:「行,那这层楼我都要了。」

「都,都要了?」张强卡壳了。

王露露震惊了。

我也吓了一大跳。

张强反应过来,咬牙道:「呵呵,你可别到签合同的时候,就反悔!」

「你要不信,就跟着呗。」

周太太越是云淡风轻,张强心里就越是窝火。

他还真就跟了过来。

我凑到周太太跟前,小声道:「周太太,现在还没有签合同,你可以当做刚刚没说过这句话的。」

我不想她冲动消费。

周太太却笑了:「随便几套房,我都买得起,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渣男小三了。

「你有我的资料,应该也知道我老公去世了,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他是和小三在车里乱搞,出了车祸死的,他们的尸体被带出来的时候,那狗男人的东西还在小三的嘴里,你说,恶不恶心?」

周太太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一点都不像作假。

我心里负担轻了一点:「谢谢。」

「客气什么?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很专业,不然我也不会赴约。

「再说了,我花渣男的钱,一点都不心疼。

「我也得感谢他,要是没有他乱搞,我还不一定能这么快分到他的财产呢。」

周太太很爽快,合同一签,就打了全款过来。

张强看到这一幕,牙都酸了。

「你居然真买了!

「三套房子一共两千九百万,你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

张强越想越窝火,我们刚刚的对话,他们没听到。

张强冲着周太太张口就来:「你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你一定是挪用——」

王露露眸光一闪,她扯了扯张强。

张强看了眼她,把火憋了回去。

周太太挑眉:「挪用什么?」

张强没吭声。

没有王露露的指示,他只能按捺怒火。

我盯着他们,王露露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急忙松开手解释道:「嫂子,你别误会。

「我是想买房子,所以才会让强哥帮我参考参考的,你知道,我离婚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方便,我怕被人坑了。」

我的同事听到这话,脸色一变。

我冷哼出声:「你既然都知道我和张强还没离婚,怎么不懂得和他保持一点距离呢?」

「对不起,我不知道嫂子你会这么介意。」

王露露都快哭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她做了什么恶毒的事呢。

张强见不得王露露受委屈,当场就炸了:「你什么意思?有什么事冲我来,你说她干嘛?」

我心一沉。

即便是早有准备,但亲眼看到他这么维护另外一个女人,又想到婚前他对我的百般呵护,我就觉得恶心。

「不就是离婚么?我们现在就——」

「强哥,别冲动。」

王露露一句话,就让张强安静了下来。

我眯起了眼睛,看来,在这场婚外情的关系里,柔弱无害的王露露反倒是掌控方。

可张强这么心高气傲,又怎么会让一个女人摆布他呢?

而且,正常一个小三,都会巴不得我和张强立刻离婚,她这态度……很奇怪。

看起来又不像是以退为进。

这里头,难道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7

我知道,我要想得到更多属于我的东西,那我就不能冲动。

在把周太太送走后,我回了公司。

在我还没回来之前,公司那边就已经收到了风声。

可很多人,还是不信。

【一个十多年没工作的宝妈,才刚入职没几天,就卖了三套房子,这个消息肯定是假的!】

【谁爱信信,反正我不信。】

【要么消息假的,要么刘颖就是一直在装穷,要么就是她和周太太其实认识。】

【我听说,之前隔壁公司不就是出现过一个客人为了赚到卖房子的提成,特地去房产公司应聘做销售么?你们说,刘颖是不是也这样啊?】

……

公司群里,因为这事,热闹得不行。

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等我回到公司,打开群聊看到消息,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

我没有多说话,直接把资料整理好,提交给了上司。

很快,上司就通报了这个消息。

他还在群里辟谣:【不信谣不传谣,刘颖很棒是事实,刚来公司就开了大单,她有这个能力,值得我们大家去学习。】

其他同事见状,也不敢吭声了。

有很多人直接一改之前的态度,热情地和我聊起天来。

但还是有几个不服气的在小声嘀咕:「不就是运气好呗。」

「有什么好得意的。」

……

我没有理会他们,我就喜欢他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酸样。

可我没理会,坐在我隔壁的一个男人,却坐不住了。

之前放下狠话的行政主管,现在也不敢往销售部跑了。

每次一看到我,更是扭头就走,生怕我把当初的赌约当真。

至于茶水间的那些人,所有的赌款我都拿了回来。

看着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像是被天上掉下的石头砸到的苦逼样,我就想笑。

只花五块钱,最后赢了五千块。

这么快乐的事,多来几次又何妨。

不过,我心里惦记着王露露的事,拿到赌约金后,我立马雇佣了一个私人侦探,去调查张强和王露露。

一来,我得抓住他们出轨的证据,赶在发提成之前,离婚成功,并给自己争取到更多的财产。

二来,我得搞清楚王露露的目的。

所以,这钱我花得一点都不心疼。

8

周侦探的能力很强,不过是一个星期,就给我拿到了猛料。

原来,张强和王露露早在我发现他们晃秋千之前,就搞在了一起。

但王露露除了张强外,还和另外一个男人牵扯不清。

那个男人并非她的前夫。

所以,王露露是脚踏两条船,还将张强制得服服帖帖。

我看着资料,瞠目结舌。

「你……真的只要五千块?」

这手段,完全不像是这个价位的侦探。

周侦探摸着头,笑了:「嘿嘿,刚开张嘛,没生意。」

真的是这样吗?

我感觉有哪里怪怪的,但又想不出。

决定离婚的事,我没有告诉我的爸妈。

他们思想比较老旧,一直觉得女人离婚了,没了清白就很难再找到好人家。

这么多年以来,每当我想退缩,想离婚的时候,他们都是这么劝我。

所以,这次我想先斩后奏。

我让周侦探继续调查,我需要找到张强给王露露花钱的证据。

只有这样,我才能在没有离婚之前,起诉他们,拿回那笔钱。

不过……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了更多奇怪的地方。

比如,我不在张家,王露露自然就成为了丁玲下一个嫌弃针对的对象。

丁玲为难人的花样非常多。

可即便是如此,王露露也丝毫不在意。

她甚至还大方的给张强家请了保姆,而自己却没有住在那里。

丁玲一边嫌弃她败家,一边又享受着保姆的伺候。

王露露却笑呵呵的,当什么都没听见。

她有两个选择项,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呢?

太爱张强?

不可能,如果真的那么爱,那她怎么可能会脚踏两条船。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王露露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强哥是个好男人,嫂子不要这么快放弃。】

我盯着手机,立马打给了周太太,我和她说了这个事。

周太太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你听说过杀猪盘吗?

「有那么一帮人,会专门找来漂亮的女人,然后专挑一些中产男人,勾引他们,然后再一步步骗他们投资,最后把他们的钱骗光。

「他现在还在被骗第一阶段,露露想买房不过是说辞,主要还是让张强看到她的实力,为下一步投资做铺垫。

「如果我猜得没错,王露露应该是看到你卖了房子,盯上了你的提成,才会发这样的短信,你小心一点。」

我听到周太太的分析,心一沉。

中产男人……

看来,张强一直都对我隐瞒他的真实收入。

他一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财产,我得改变方向,继续调查才行!

挂了电话后,我就马不停蹄地给周侦探安排了新的工作。

我没有等到周侦探的新消息,反而等来了不速之客。

9

张明背着书包,坐在我家门口。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我住这的。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又去哪里鬼混了?」

张明看到我,愣了愣:「你……是刘颖?」

我现在瘦了很多,还化妆打扮了,和之前不说有天壤之别,也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张明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我来。

「真是你啊。」

他起身,一脸不耐烦地催促:「我饿了,赶紧进去给我做饭,我要吃披萨!

「那个保姆做得太难吃了,还不如你这个废物呢。」

我拧起了眉头,以前我还在的时候,张明还不会一口一个「鬼混,废物」。

现在我才离开多久,他就变成了这样?

「滚!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张明愣了。

他像是没想到我会是这个反应一样,刚刚还嚣张的气焰,瞬间灭了。

「你,你居然叫我滚?

「你可别后悔!」

「我最后悔的,就是生下你,为了你,隐忍了十年。」

张强抿住唇,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看到他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才会过来找我。

什么吃披萨,都是借口。

但,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再多的委屈,也是他自己选来的。

10

为了答谢周太太,我亲手做了一顿大餐。

酒后,我们两个人都有些醉了。

她拉着我的手,推心置腹道:「你也别说我现实,我觉得女人啊,就是得自己手里有点钱,说话的底气才足。

「那些什么为爱奉献,为爱付出一切,全都是虚的,爱,又能值几个钱,又能维持多久呢。

「如果你连自己都看衰,那别人又怎么能尊重你,爱惜你呢。」

我点头:「我过去的确是犯傻了,不过,我现在看清了,从今往后,我会为了自己活着。」

「这才对嘛!来,继续喝!」

我看着周太太的笑,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要尽快离婚。

我要彻底地摆脱那座令人窒息的坟墓!

第一个月的提成很快发下来了,我得了五十万,我给自己换了一套高档小区的房子,还请了一个专家,帮我量身定做减肥计划。

我自己减肥,由一开始的一百五十斤,到现在的一百三十五斤,已经减到了平台期。

有了专业人士的帮助,我很快就度过了平台期。

我买了很多新衣服,还重新开始钻研护肤化妆之类的事。

我不再像刚入职的时候,现在的我,精神饱满,对未来充满了期望。

自那天彻夜长谈后,我和周太太成为了好朋友,她给我介绍了一个新客户。

我拿到客户的资料,刚打开查看,就被旁边的同事给发现了。

「李太太?这不是那个很有钱但很抠门的客户吗?」

「我们公司的能力,在业界算是排前几的了,可就是这位李太太,我们公司上下,一个能拿下她单子的人都没有。」

「不说我们分公司了,就连总部派下来的首席金牌员,都搞不定她,你居然想要拜访她?」

「刘颖,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啊?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找新客户!」

「哎呀,你管那么多干嘛呢,人家上次运气好,周太太都能拿下,这次肯定也能运气好呗。」

这人说话,阴阳怪气的。

我认得她,她叫杨君,当时她还花了一千块赌我走人。

那一千块输在了我手里,估计还记恨着我。

我觉得有些好笑,刚想开口。

一直坐在我左手边,安安静静的男人周洋,打断了我:「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刘颖既然能打破入职四天就开单的纪录,那拿下李太太,怎么就不可能?

「大家都是同事,没必要这样看衰别人。

「尤其是你,杨君,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记得你当初生完孩子后,重新入职,也被别人看不起过,你不服输,熬了一整年,在开了一个单子后,你才算在公司里抬得起头,可你现在这样,又和当初看不起你的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呢?」

杨君听到周洋的话,脸都红了。

她咬着牙,离开了办公室,其他人见热闹可看,也散开了。

「谢谢。」

我和周洋相视一笑,算是正式打破了陌生同事的那道防线。

周洋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他的能力还是杠杠的。

他是老员工,以前在总部上班,直到前两个月才调到我们这里的分公司。

我脱离社会太久,即便以前有经验,但也有不足的时候,有了周洋的指点,就不同了。

我很快就拿下了李太太这个大客户,成为了这个月的销冠!

我很高兴,但很快,麻烦又来了。

11

丁玲带着张明,直接闹到了我们公司门口。

她一看到我出现,就立刻瘫在地上,哭天喊地地捶着地板:「啊,你这个丧良心的女人!

「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是吧?

「现在有点钱了,就想和我儿子离婚,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是的,因为不想看见他们,所以我用邮寄的方式,寄了离婚协议书过去。

我以为,我会等来张强,没想到,先出现的反而是丁玲和张明。

「大家给我们评评理啊,刘颖以前在家的时候,就只会花钱,啥也不做,懒得要命。现在出来找到好工作了,赚到了一点钱,就开始嫌弃我家张强没用,还要跟他离婚。

「儿子不管,老公不管,我这个当妈的,她也不管,就一个人跑出去住。

「完事了,还想分走我家的钱,你们说,做女人,做到她这个份上的,有几个啊!」

周围人听到这话,开始对我指指点点。

一直在看热闹的行政主管更是阴阳怪气地开腔:「我说呢,当时面试的时候,她就很奇怪。」

「原来,是因为品行不端,才会给我这样的感觉。」

周洋瞪了过去:「刘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心里最清楚,你不要在这里煽风点火。」

「哎呀,说她几句你就急了啊,你该不会就是她在外面养的姘头?」

周洋脸都涨红了:「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和刘颖清清白白,只是同事!」

「谁知道呢。」

行政主管笑嘻嘻的:「你也别急呀,反正我就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公司的人谁不知道你俩关系好呢。

「而且你要是真的问心无愧,那就拿出证据证明你们没关系啊。」

我打断了这出闹剧:「周叔,别理他,世人不会在意六子吃了几碗粉,他们只想看到六子剖腹。

「该找证据证明我们有不轨关系的是他,不是我们花时间去自证清白。

「另外,我想说。

「张强婚内出轨,转移财产,我起诉他,追回财产,并和他协议离婚,这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的目光,很快被我手机里的画面给吸引了过去。

里头播放的视频,正是张强和王露露出轨的画面。

他们看完,又把苗头指向了丁玲。

「我看不要脸的是你,无缘无故来我们公司闹事,大家把她赶出去!」

「不,还是报警吧。」

我勾起冷笑。

丁玲都蒙了,她没想到我手里居然会有这个。

张明一直没出声,他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平时在家多嚣张,在外头就有多怯弱。

张强赶到的时候,我已经报警,把丁玲和张明送到了派出所。

「你怎么这么狠心!

「里面的人可是你婆婆和儿子啊!」

张强还没看到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我刚做完笔录,冷笑:「来得刚好,把离婚协议签了,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路!」

说着,我从包里掏出了离婚协议。

我知道,离婚这事不会很顺利,所以协议书我准备了很多份,随时随地带着。

张强的视线从协议挪到我脸上,他这才发现我的变化。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原本气势汹汹的神情,也变得怪异起来:「你瘦了,也变好看了。」

「不要说些废话,赶紧签字!」我面无表情地看他。

张强被我的态度给刺激到了,心里刚升起的一点温情瞬间消失:「你发过来的视频是什么意思?你威胁我是不是?

「我告诉你,刘颖,离婚可以,财产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

「行啊,那就法庭上见了。」

「刘颖你个小婊子,我跟你没完!」

张强看到我这么不留情面,当场就想动手。

警察叔叔急忙拦住了他:「你干嘛呢?打老婆,你还是不是男人了你!」

「你管我干嘛,她是我老婆,我教训她天经地义!」

「去你妈的天经地义,你以为现在还是清朝和明朝呢?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事,我还真就管定了!」

张强被强行按在了地上,他嘴里还骂骂咧咧不断,警察叔叔看到他死性不改,直接拘留了他。

本来就在等张强保释的丁玲和张明,这下也没有等到,只能一家人幸福快乐地接受批评。

12

第二天,我回到公司,才知道,行政主管已经被辞退了。

等我再听到他的消息,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

还是那个茶水间。

只不过,这次他们讨论的对象,已经变成了行政主管。

「我早就看那个主管不顺眼了,他不过是一个打工的,天天在那傲什么呢。」

「这下好了,被公司辞退不说,现在就没人敢雇他。」

「一个只会惹事造谣的麻烦精,谁敢要啊,我听说,他昨晚就走了,在这里找不到工作,就回老家混去了。」

……

我没有再关注这个事,而是专心地投进了工作中。

一个月后,我顺利离婚。

张强最后还是没扛住丢掉工作的压力,妥协了。

加上他转移出去的财产,所有的动产不动产,我七,他三。

而张明的抚养权,也给了他。

丁玲气得牙痒痒的,但又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张明倒是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能够摆脱蛀虫,他就很高兴。

不就是一点钱么,爸爸那么厉害,再赚就是了。

张明这么想,但没多久,他就感觉到很烦。

家里剩下的钱,都没!了!

「怎么会这样?爸爸,你是不是搞错了啊?家里不是还有很多钱吗?怎么会没了!

「我还要买手办,还要请同学吃饭呢!」

「你给我闭嘴!」

张强脸色发青,丁玲看到,不免心疼:「儿子啊,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王露露,是她骗了我!

「她和我说,只要投资进去,就能拿到股份,每年分红几百万都不是问题!

「明明一开始都是好好的啊,怎么会突然就倒闭了呢。」

张强揪着自己的头发,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被王露露给骗了。

「我对她那么好,她说一,我不敢说二,可她居然骗我!

「臭婊子,臭婊子!」

张强整个人都崩溃了,因为这事,他精神恍惚,工作也出了严重的差错,最后被辞退了。

等我知道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我已经连冠半年的销售第一。

但我没想到,丁玲居然还有脸找我。

13

「刘颖啊,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怨言,可小明是你的儿子,现在阿强没了工作,也没了存款,家里生活很困难,你不能不管小明的死活啊!」

儿子?

我突然想到一次,我因为高烧,在家拖地的时候,晕倒在地。

张明看到了,却无动于衷。

还继续吃着东西。

仿佛晕倒在地不是他妈,而是一个陌生人。

不,哪怕是陌生人看到,也会上前问一问:「你没事吧?」

可他没有。

这样的儿子,谁敢要啊?

反正我是不敢要了。

我后退了两步,拿出手机,威胁道:「滚。

「不滚,我就报警!」

丁玲脸色一变,她没想到,苦情牌我也不吃。

张明这段时间饿瘦了,他的脾气也坏到了顶峰:「你得意什么?

「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走就走,还正当我稀罕来这呢!」

说着,他就扯着不愿离开的丁玲,一起走了。

我耸了耸肩,他们一走,空气都清新了。

张强知道自己母亲和儿子吃了闭门羹后,忍不住了。

第二天,他就冲到了我所在的公司。

不过,这次我有提前预防。

凡是有关张家的人,我让保安大哥一律拦着。

所以,张强吃了个闭门羹。

他郁闷地看着这栋豪华大楼,心里的火气也越来越大。

「居然敢不见我!

「活腻了,真是活腻了!」

他骂着骂着突然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他是傻子吧?这么好看又能干的老婆都不要,还被小三骗光了钱,工作也丢了,笑死。」

「现在居然还有脸来找人家。」

「哈哈哈,我就没见过这么蠢的男人。」

张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周围圈子里出名了。

他脸一青一紫,刚刚本来就因为吃了闭门羹,搞得一肚子火,现在他听到这些,直接急了。

「你们他妈给我闭嘴!」

「怎么?不服气啊?来干架啊!」

几个男人没惯着张强,直接拖他来到没监控的巷子里,暴揍了一顿。

张强的腿都断了。

被紧急送到医院,但因为没钱,只能简单治疗,连陪护都请不起,就出院了。

也因为这样,他终身瘫痪。

本来就找不到工作,这下就更难了。

为了维持生计,丁玲不得不出去做保洁员,但她心高气傲惯了,工作做不好,还得罪了人。

最后被辞退,连工资都拿不到。

张明吃惯了好东西,住惯了好地方,现在吃不好,睡不好,这么大落差的刺激下,让他对张强和丁玲都有了很大的怨气。

丁玲出去找工作时,张明就把气出在张强身上。

没多久,张强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等我听到张强死讯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后的事。

14

张强是非自然死亡,他被刀子捅穿了心脏致死。

事发时,丁玲和张明都出门了,他们有不在场证明,而我当时休假,一个人在家,所以成为了警方怀疑的对象。

加上丁玲一口咬定,是我报复杀人。

所以,我被传唤过去接受询问了。

我有些头大,警察叔叔非常严谨,很多事问了又问。

我被调查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公司。

一天后,我等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是……周洋。

「周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抱歉,连累你了,我才是杀了张强的凶手。」

「什么?」

15

我很惊讶。

周洋苦笑:「我妹妹是个护士,她很善良,当年她在路上碰到一个孕妇不舒服,把她送回了家,谁知,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那个孕妇和她的老公,就是恶魔,他们联合起来,把我妹骗过去,最后害死了她。

「丁玲,就是当年那个孕妇。

「我前段时间才知道,她早就被放出来了。

「我不甘心,她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妹妹,我的家人,所以我也要让她尝一尝,失去至亲的感受。

「可是,杀了张强后,我才醒悟,我这样做又能怎么样呢?我妹妹已经回不来了。」

「可如果她还在的话,我爸妈说不定也还好好的。

「如果她还在的话,一定儿孙满堂了。

「对不起……对不起……

「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

周洋离开后,我才惊觉,我已经泪流满面。

丁玲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恶毒,可怕。

我回到家,还没开门,丁玲就带着张明从楼道里冒了过来。

「你这个杀人凶手,我和你拼了!」

我甩了她一巴掌:「神经病!」

她被我打蒙了。

等她反应过来,想反击的时候,我已经打通了警局的电话。

「你好,这里有人对我造成了生命威胁。」

「请你们帮帮我!」

「你居然又报警!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丁玲冲了过来。

张明也兴奋地挥起了拳头,他在想,如果我死在这里,那属于我的财产,就全都是他的了。

那他就再也不用穷得吃馊饭了。

我没让他们如意。

丁玲力气再大,也是一个老人。

我离开张家后,每天的运动就没有落下过。

丁玲和张明根本就在我手里讨不了好。

很快,警察叔叔赶到,带走了他们。

丁玲被关了大半年老实了。

她这次出来后,不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带着张明离开了这里。

再次听到他们的消息,已是一年后。

周太太要出国了,我们举办了一场欢送会。

我就是从她嘴里,知道他们消息的。

「丁玲这人不安分,去了 h 市偷东西,被抓了,张强也进了少管所。

「以后,他们再也不能打扰到你了。」

周太太由衷为我感到高兴。

我摇头:「不说这些晦气话了,我祝你这次出国一路顺风,干杯。」

「干杯!」

我和周太太唇角微扬,相视一笑。

落地窗外,万火灯明,星光璀璨,一如我们的未来。

「全文完。」

番外 1 王露露篇

我是个专业骗子,杀猪盘是我的拿手好戏。

我的前任,就是因为这个,和我离婚的。

而这次,我选中了两个猎物,一个是李达,另外一个就是张强。

张强是个很恶心的男人。

他对自己的老婆并不好,我是看不上他的。

但我要装作自己很爱他,我给他请了保姆,照顾他们一家子。

还假装自己很有钱,让他带我去看房子。

我和他说,只要他愿意,他也能实现财务自由。

不用再做个看人脸色的打工仔。

他信了,我也成功了。

事后,他发来一大串骂人的脏话。

我都看笑了啊,什么爱啊,情啊,他都多大了,居然还信。

他也不想想,要不是因为钱,我怎么会看上他这样油腻的地中海。

床上不行,人品也不行。

不过,我没得意多久,就落网了。

哎,可惜那些钱了,还没花,就没了。

白给他睡了,晦气!

番外 2 周太太篇

我是攻略组成员,我穿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拯救女主刘颖。

刘颖是个很惨的女孩,她为了家庭付出一切,最后却被称之为:废物米虫。

当她决心脱离家庭,找回自己时,却因为奇葩丈夫和婆婆,而丢了工作。

她也因为怎么都无法摆脱这个失败的婚姻,加上长期被 PUA 而患上严重抑郁症,最后跳楼自杀。

她啊,只是差一点运气而已。

永远都是差一点。

所以,我出现后,不会再让这些事发生。

我买下了房子,给她介绍了一个大客户,让她站稳了脚跟。

我还请了私人侦探,以低廉的价格去帮她。

我看着她慢慢成长,越过越好,我感到很欣慰。

后来,她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变回以前那个美丽自信大方的女人,我的任务顺利完成。

我离开了。

但在离开前,我告诉了她真相,我把这个任务,交到了她的手里。

我相信,有她在,能帮助到更多还困在婚姻里的宝妈。

我也相信,这个世界未来会更好。

番外 3 张明篇

刘颖是我妈,可我却巴不得我不是她生的。

爸爸和奶奶每天都对我说,妈妈很懒,每天除了会花钱,就是吃饭睡觉。

她很没用。

又不去上班。

所以,我越来越讨厌妈妈。

后来,她被我气走了。

我感到很快乐,因为她一走,那个爸爸嘴里好看的漂亮阿姨就能来了。

虽然她不会做饭,但她漂亮。

虽然她对我的态度有点奇怪。

虽然,我在家里的日子好像没有以前自在。

但阿姨有钱,她不会做饭,就给我们请了保姆。

她也不会像我妈一样,罗里吧嗦,不管我要什么,她都会给我买。

而且,她也不住这里,不会让弟弟和我抢东西。

我以为快乐的生活会持续下去,可有一天,什么都变了。

爸妈离婚了。

阿姨的态度变得很奇怪,我明明没有抢弟弟的东西,她却冤枉我。

害我被爸爸打了一顿。

再后来,她把我家的钱全给骗走了。

房子、车子也被银行拿去抵押贷款。

我爸没了工作,还断了腿。

家里变得一塌糊涂,我开始厌恶一切。

尤其是我爸,他就是个废物。

嘴上说着,男人是天,所有东西都要掌控在男人手里,但他却被一个女骗子给玩得团团转。

现在的他,不能赚钱,除了让我们伺候还是伺候。

所以,我开始打他、骂他,诅咒他怎么不早点去死。

他很生气,但一个躺在床上的废人,又能怎么样呢?

我很想杀了他,但我没胆子。

直到那天,奶奶带我出去找零活干,我嫌累,提前偷溜回来。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男人,拿着刀子,捂着爸爸的嘴,准备杀了爸爸。

我也看到了爸爸朝我投射过来的求救眼神。

但我无视了。

我看着他动手,杀了我最讨厌的男人。

然后我又偷偷离开了。

我一直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直到一次,我睡着不小心说了梦话,被奶奶听到,她才知道了真相。

她真的太恶毒了。

为了把我送进去,她居然诬陷我偷东西。

我可是她的亲孙子啊!

要不是她和爸爸毁了我对妈妈的好印象,要不是她们,我今天怎么会这样!

于是,我在少管所发誓,如果有机会出去,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丁玲。

我真的等到了出去的这一天,可是,我还没找到丁玲,我就被车撞死了。

意识消失前,我还在想,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对刘颖好,一定不会再嫌弃她,一定做个好儿子。

可是,没有以后了。

番外 4 周洋篇

我曾经有个很幸福的家庭,我有疼爱我们的爸爸妈妈,还有可爱的妹妹。

我妹妹很善良。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个医生救死扶伤。

可我爸妈不同意,他们觉得医院太累了。

妹妹一向很乖,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坚持,她考上了大学,拿到了毕业证。

爸妈看到她这么坚持,也就随她去了。

大学毕业后,妹妹去了市里的一家医院做实习护士,她很快乐。

每天回来,都会说,虽然很忙很累,但很高兴。

我以为,日子会这么幸福地过下去,直到那天,我迟迟没有等到妹妹下班回家。

等我去到医院,才发现她早就走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我找了她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

直到第二天,警察发现了她的尸体。

经过调查,才知道,原来妹妹下班路上,碰到了一个孕妇不舒服,所以把她送回家。

结果惨遭毒手。

我看着妹妹面目全非的尸体,痛哭流涕。

我爸妈也因此,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

而我在苦等了整整一年时间,才等到凶手判决死刑。

可我没想到,几十年后的某一天,我不过是回去扫墓,就碰到了那个恶毒的孕妇。

即便她现在老了,我都能一眼认出。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从监狱里出来,还逃脱了死刑。

我只知道,这个女人,居然往我妹的墓碑上泼粪!

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就是因为丁铃,我这一生都对女人有了阴影,我终身未娶,可我等来了什么?

后来,经过我的调查,我才知道,原来当年丁玲执行了死缓后,在监狱里生下张强,之后由于表现良好。

由一开始的死缓变成了无期徒刑,再后来又缩减到二十年,十五年。

直至十三年前,她成功出狱。

我看到调查结果,久久都缓不过来。

我的妹妹死了,可她却还好好的,这让我怎么能忍!

既然法律不能制裁她,那就由我来制裁!

于是,我留在了这个城市,我开始接近刘颖。

之后的事,也如我所设想般,顺利进行着。

我杀了张强,我要让丁玲也遭受到和我一样的痛苦。

我要让她痛失所爱,穷极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原本,我是打算嫁祸给刘颖的。

可我又后悔了。

刘颖是个可怜善良的孩子,她和我妹一样,被他们一家给欺负了。

所以,我自首了。

我想,我这次终于做对了一件事。

妹妹啊,哥哥,也终于有脸来见你了。

等等我。

再等一等,等一等,就好。

《番外完》

备案号:YXX16kR4OgnSExLB8NUK1XO

编辑于 2023-03-16 15:2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脏月亮 ​ 赞同 97 ​ 目录 11 评论

羔羊觉醒

苏苏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