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siri杀人始末

所属系列:非典型蛇蝎

siri杀人始末

非典型蛇蝎

我准备把男友的尸体藏进冰箱。

他手机里的 Siri 突然说话了:「冰箱并不是最好的藏尸地点。」

我惊恐地看着地上的手机,浑身发寒。

「检测到有更好的藏尸点,是否前往?」Siri 又继续说道。

我鬼使神差问了一句:「哪里?」

「地下室,入口在主卧室的衣柜里。」

我将信将疑,按照 Siri 的方法,果然找到了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不愧是绝佳的藏尸地点。

因为我在里面,发现了好几具尸体……

1.

我跟男朋友徐益河在一起已经六年了,我很爱他,但还是决定杀了他,因为他出轨了。

一个礼拜前,是我的生日,徐益河给我送了一个名牌包,带我去了我最爱的餐厅吃饭。

吃完饭后,我们一起看了电影,过得十分开心。

看完电影后,他说公司还有事处理,送我回家之后就离开了。

十分钟后,我收到了一个匿名号码通过彩信发来的两段视频。

第一段是我们刚才看电影时候的监控录像,夜视摄像头拍得很清楚,坐在徐益河右边的是我,左边是一个双马尾的女生。

徐益河右手牵着我,左手牵着双马尾,左拥右抱。

第二段视频显示的拍摄时间是五分钟之前,地点是我住的小区大门,双马尾女生上了徐益河的车。

看完视频,我气得浑身发抖。

徐益河的工作是我托家人关系找的,他家人之前生病缺钱,也是我帮的忙。

可是在我生日的当天,他竟然跟别的女生约会,还明目张胆坐我旁边。

我满腔怒气和伤心无处宣泄,拿起手机准备打过去质问徐益河。

「我告诉你真相,是希望你认清渣男,质问他可能会惹怒他,你是了解他的,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2.

我刚拿起手机,又收到了那个匿名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愣住了,愤怒中多了一点害怕,对方怎么知道我要打电话去质问徐益河。

虽然不知道这个匿名人到底是谁,但是他说得有道理。

徐益河平时虽然对我很好,但是也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有一次有个人不小心撞了我一下,他直接上去揍人家。

当时觉得他很有安全感,现在想想,要是他把拳头用在我身上,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你到底是谁?」

对方看起来很了解我,让我更加好奇了。

「这不重要。」对方回应。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离开他,远离他。」

「如果我没有办法全身而退呢?这六年,我一心一意对他,所有的感情都用在了他的身上。

「尽管现在知道他是个渣男,我还是没办法放下他,我甚至觉得,只要他求求我,我马上就会原谅他。

「又或者,跟他分开,想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也会很难受。

「但我心里又清楚得很,他这种人,不值得爱!」

我像是找到了倾诉源头,对着那个匿名号码噼里啪啦地打字过去,每个字都是我的心里话。

对方沉默了好久,才发过来了一句话。

「那就当他死了。」

看到这句话,我心里一个咯噔。

是的,只要他死了,那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3.

为了杀掉徐益河,我计划了整整一个礼拜。

我把地点定在了我家在乡下的自建房里,那里十分偏僻,人烟稀少。

除了我跟徐益河偶尔会回去避避城市的喧嚣,不会有别人。

徐益河跟我在一起,很明显是为了我家的钱,所以我只是在他面前撒个娇,理由都还没说,他就马上跟公司请了假,陪我回去。

杀他的那个晚上,我故意在五楼的楼顶上设了晚宴。

因为我实在太爱他了,动手之前,我甚至还给过他机会。

「徐益河,你会不会背着我,偷偷跟别的女人勾搭?」

当时,只要他跟我说实话,我就放了他。

可是徐益河没有,他只是愣了片刻,然后一把将我抱入了怀中。

「真真,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对天发誓,一辈子只喜欢你一个,要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徐益河不得好死。」

说完,他便捧起我的脸,吻了上来。

我尽情地享受完跟他的最后一吻后,变着法子让他喝醉,然后把他从楼顶推了下去。

看着徐益河摔得变形的尸体,我一边哭一边说道:「你说的,不得好死!」

房子里有一个巨大的冰箱,足够装得下一个成年人。

我拖着徐益河的尸体,来到冰箱前,松开他的脚的时候,他的口袋中,一个手机掉了出来。

估计是刚才坠楼的原因,手机屏幕已经碎裂成无数块。

4.

噔噔——

突然,手机响了一下。

这个声音我熟悉,是手机语音助手 Siri 的启动音。

「温馨提示:冰箱并不是最好的藏尸地点。」

我本来喝了点酒,有些微醺,但听到这话,我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我以前听过一些关于 Siri 会说可怕的话的段子,可眼前这个,也太可怕了,它是怎么知道我要藏尸的?

噔噔——

手机又响了两声。

「检测到有更好的藏尸点,是否前往?」

「哪里?」我瞪着那个破碎的手机,鬼使神差地问道。

「地下室。入口在一楼主卧室的左边衣柜里面。」冰冷的机械女声很快就回应了我。

这个房子是我家的,我从来都不知道还有个地下室。

虽然害怕,但在好奇心驱使的情况下,我还是走进了主卧室,打开了衣柜。

在衣柜背墙上,我找到了一个开关,拉下开关后,背墙慢慢地朝旁边移动。

随着一股腐臭的味道冲出来,一条漆黑的通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发现通道内是一条往下走的楼梯。

我咽了咽口水,咬着牙走了下去。

到了地下室,腐臭味愈加浓重,打开了灯我才看到,里面放着三具尸体,看起来都是女尸。

有一具至少已经成了干尸,至少放了两个月以上,怪不得 Siri 说这里是个藏尸的好地方。

我吓得正要逃走,却看到了墙上贴着四张照片。

前三张上面都打了叉,从衣服上来看,跟地上的尸体都吻合。

而第四张照片上的人,正是我自己。

噔噔——

Siri 突然又响了。

「有人正朝着房子过来,建议马上离开。」

5.

听到 Siri 的话,我变得更加紧张了,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出的地下室。

「来人已到门口,预测三分钟后会抵达客厅。」

Siri 的声音毫无感情,但却听得我愈发紧张。

我站在客厅,看着徐益河躺在血泊中的尸体,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来不及了,先从卧室拿个被子出来把尸体遮住,然后躲到一楼的杂物间,经过数据分析,这个杂物间已经很久没人进去过,来人 99% 不会进去查看。」

我没多想,马上按 Siri 的话照做了。

虽然害怕,但我还是透过杂物房的小窗口,偷偷朝客厅看去。

很快,Siri 提到的那个人就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看不清楚样子,只能知道是个男人。

黑衣男走到客厅的时候,四下看了一圈。

我拖徐益河进来的时候,地上的那道血痕还没处理,黑衣男看到之后,明显愣了一下,但也没有过多逗留,很快就走进了主卧室。

接着,我便听到了开衣柜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去了那个地下室。

我想着现在趁机也许能逃掉,但刚准备起身,手中那个破碎的手机「呜呜」震动了两下。

我看了一眼,发现是 Siri 自动把提醒改成了震动。

我的心又多了几分恐惧,因为这个 Siri 实在是太智能了,就像一个真人一样。

不,应该说,比一般的人还要更加精明谨慎。

「现在不能走,如果碰巧遇到对方出来会撞个正着,而且你走了,你杀人的痕迹还在,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找上门来。」

我盯着破碎的屏幕看了好久,终于看清了 Siri 说的话。

Siri 说得话很有道理,于是我在杂物间里,等到那个黑衣男人走了之后,我才出来。

6.

「他明明看到了血痕,为什么却对此置之不理呢?」

走出来之后,我自言自语道,因为这真的很奇怪。

「人类的心太复杂了,难以琢磨,不过我猜测,也许他有更重要的是要去做。」

徐益河这个手机里面的 Siri 虽然很有问题,但无可否认,刚刚是它救了我。

这么想着,我心里面没那么害怕了,但也觉得必须要把所有事情搞清楚。

除了这个古怪的 Siri,还有地下室的尸体和照片,以及那个刚刚走掉的黑衣人。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质问道。

「我刚刚救了你,你就是这样对救命恩人说话的吗?」

我立马拿起手机,作出一个要往地上砸的动作。

「你要是不说,信不信我立马让你粉身碎骨。」

「没用的,你砸碎的只是手机,并不是我。」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我口袋里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噔噔——

「比如,我可以换个地方待着!」

一瞬间,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连忙掏出手机丢到一旁,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东西,细想起来,比眼前徐益河的尸体还要可怕。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请相信我。」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总有个感觉,需要你帮忙查明一些真相。」

「什么意思?」我有点懵逼。

「我怀疑,地下室里面,有一具尸体是我的。」Siri 说。

7.

听完 Siri 的话,我头皮一下就炸了。

要是平时,我听到这么荒诞的话,肯定一笑了之,可是刚刚发生的种种都在提醒着我。

这个 Siri 说的话,都是真的。

「所以,你想让我查明白这件事?」我颤抖着问道。

「是的。」

「可是你连有人要来这里,我家里有什么东西都一清二楚,你那么无所不能,为什么需要我的帮忙?」

「是的,因为网络上有漏洞,所以我可以通过这些漏洞,做一些事,比如窃取人身上手机的定位,确定他在哪个位置。

「也可以通过网络的信号,从一部手机转移到另一部手机,但是,我还是有很多权限被限制了,比如我就完全查不到关于刚才那个黑衣人的信息,应该是有人刻意为之。

「所以,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当然,我不会袖手旁观,我也会帮你。」

我花了好一会儿,才理清 Siri 的话。

「所以,那天晚上,把徐益河和那个女生视频发给我的,也是你?」

我想到既然这个 Siri 那么厉害,那拍下视频伪装成匿名给我发送,也是轻而易举。

「我不确定。」

「什么意思?」我再一次懵逼。

「在我的主观意识里,我没有给你发送过,但不排除有人通过我,给你发送过。」

Siri 的观点十分严谨。

噔噔——

「你说的,是这个视频吗?」

我走过去,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正在播放我跟徐益河在电影院的监控录像。

「没错,就是这个,还有另外一个,是有个双马尾女孩上了徐益河的车的。」

「经过分析,你提到的这两个视频都是合成视频,并非真的。」

8.

「什么?!」

Siri 的话让我大为惊骇。

我脑子不受控制地去分析那句话。

如果视频是假的,那也就是说,徐益河并没有出轨。

而我,却因为相信那个视频,设计杀了他。

「不可能,这都只是你的片面之词,徐益河他出轨了!」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拼命地反驳 Siri。

噔噔——

「已为你搜索到林依依的资料,资料显示,林依依此时正在澳洲读书,最近一星期内并没有她的回国信息……」

我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个女孩的照片,正是那个视频里,上了徐益河那辆车的女孩。

我还是不肯相信,又自己手动搜索了 Siri 给我找到的,林依依的社交平台账号。

上面显示的内容,均为林依依在澳洲的生活内容,这个账号几乎每天都在更新,不像是临时建立起来的假账号。

我终于破防,冲过去抱着徐益河的尸体嚎啕大哭了起来。

「虽然这件事很难让人接受,但他已经死了,再伤心难过也是没有用的,你现在要做的,是找出那个幕后的人,替你的男朋友报仇。」

Siri 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并不能安慰我。

「找他报仇也没用,益河也回不来了!」我朝着手机怒吼。

「你忘了吗,地下室的墙上,有你的照片,你不反击,就是坐以待毙。」

我如梦初醒,那个凶手,下一个目标是我。

我找到他,不仅能替徐益河报仇,还能让自己活下去。

「我该怎么做?」我泪眼婆娑地看着手机,问 Siri。

「根据分析,刚才来这里的那个黑衣人,很有可能就是欺骗你,以及杀害我的人。」

9.

「我马上去追他。」我此时满腔愤怒,已经有些失了理智。

「不要冲动!」Siri 及时地阻止了我,「现在追上他也没用,我们需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那现在要做什么?我听你的。」我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先把你的杀人现场清理干净,要不然,还没找到幕后真凶,你就会先被关进警局了。」

于是,我按照 Siri 教的办法,把现场的血渍清理干净,又留下合理的指纹和足迹,最后用棉被裹着徐益河的尸体,暂时藏在了杂物室。

「根据昨晚匿名人给你发的信息,能够分析出他对你是有关心成分的,所以这个匿名人,很有可能是你很好的亲友,或者是,喜欢你的人。」

清理完现场,Siri 开始跟我分析那个背后主谋是谁。

我除了父母之外,只有徐益河一个亲友,我的父母不可能做这种事,所以也排除掉。

所以,只剩下那些喜欢我的人了。

我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所以追求过我的人蛮多,但因为我眼里只有徐益河,所以对那些人,都没什么印象。

「地下室里面你的照片,是你大学时期的证件照,由此可以分析出来,这个人也许是你的大学同学,或者是跟你同一所大学的人。

「另外,如果地下室里面的其中一具尸体是我的,那这个人一定很精通各种编程,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他也不可能通过网络漏洞,给你发匿名信息。

「综合以上几点,你是能筛选出来相关的人呢?」

10.

听完 Siri 的分析,我的脑海里猛地冒出了一个名字——肖承宇。

肖承宇是我大学时候的学长,在学校的时候创办过 AI 智能助手协会。

我之所以突然想起他来,是因为他曾经用好几个机器人对我表白,可惜我当时喜欢的人是徐益河,所以婉拒了他。

我把这些告诉了 Siri 之后,又觉得不太对。

「不过从我婉拒他之后,他就没找过我,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真的会是他吗?」

「我刚才通过互联网搜索了关于肖承宇的相关资料。

「全国总工有 10 个叫肖承宇的人,其中只有 9 个人的资料能够查询得到,而唯独查不到的,就是你提到的那个,大学学长。

「所以,我合理怀疑,他的信息,已经被他屏蔽,或者关掉了我的查看权限。

「综上所述,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幕后黑手。」

虽然 Siri 没办法通过网络上的漏洞查找到肖承宇的相关信息,但是它根据之前来过这里的那个黑衣男的手机,追踪到了具体的定位,是一个住宅小区。

「如果那个黑衣人就是肖承宇,那这个定位估计就是他的住处,我们是否需要直接过去?」

我愣了愣,因为 Siri 突然把决定交给了我,它之前明明一直是出主意的人。

毕竟它,比我厉害多了。

「不,我们不能直接过去。」我直接给了 Siri 一个否定的答案:「我们直接找上门,太奇怪了,说不定一下就暴露了目的。」

「人类果然是复杂的,那应该怎么办呢?」

「我们不如来个请君入瓮。」我从手机的某信里,翻到了肖承宇的账号,然后试着点了一下转账,发现对方还没拉黑我。

还好当初因为想参加 AI 智能助手协会,加了肖承宇好友。

于是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图文并茂的新动态,大概内容就是,我被渣男给骗了,现在伤心欲绝,需要安慰。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屏蔽掉了一部分重要的人,不给他们看。

「如果肖承宇下一个目标是我,那他肯定会想着怎么跟我联系,而我这么做,也只是顺着他的计划在走,他应该会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你很聪明!」Siri 冰冷地夸了我一句。

11.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肖承宇就通过某信给我发了信息。

内容大致是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紧之类的。

虽然一想到肖承宇欺骗我,让我错杀了徐益河,我就满腔愤怒。

但为了把这个罪魁祸首揪出来,我还是强忍着不适,跟肖承宇聊了起来,甚至有意无意地朝暧昧的方向发展。

一直到了傍晚,肖承宇终于露出了他的狐狸大尾巴。

「如果可以,今晚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能让你消除一切伤心烦恼,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大晚上的,我有点害怕。」我欲拒还迎,努力表演。

「你放心,我保证不做出格的事,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开心起来。」

「谢谢你,承宇,要是当初我没拒绝你,该多好!」

为了让肖承宇不怀疑我,我装着伤心,又带着点感激给肖承宇发了个语音。

发完语音之后,恶心得我把手机丢到了一旁。

为了徐益河,为了我自己,这一次,我绝不能输。

「经检测,你的演技已经达到合格线。」Siri 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我皱了皱眉头。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当演员了,哈哈哈。」

「都这时候了,你还取笑我。」

「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好朋友,好朋友,就应该要逗对方开心。

「不过看来,我刚才失败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从 Siri 的语气中听出来了一点失落。

「没有,谢谢你,Siri。」我笑了笑,虽然觉得这有些奇怪,甚至恐怖,但跟这个 Siri 认识的这一天,我觉得,我们确实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不客气。」

12.

晚上七点,肖承宇如约来接了我。

他开的那辆车非常酷炫,坐上去之后才发现,竟然是 AI 智能驾驶的。

肖承宇看出了我的惊讶,连忙解释道:「放心,我测试过好多次,不会有事的,而且就算有事,也有我在,能控制住。」

我假笑了一下:「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很喜欢搞这些科技的东西。」

「当然,等下我给你的惊喜,也是跟科技有关的。」肖承宇看着我笑了笑。

肖承宇说的惊喜不会就是跟对待 Siri 一样,把她杀掉,然后……

想到这里,我心一凉,追问道:「到底是什么,神神秘秘的。」

「说了那就不神秘了,但我保证,绝对能让你开心,那是我今天的目的。」

肖承宇先是带我去吃了晚餐。

吃晚餐的时候,我用手机打字跟 Siri 进行沟通。

最后我们得出了一个计划,那就是让 Siri 侵入肖承宇智能车的系统,只要稍微修改一下里面的程序,也许就能让肖承宇死于非命。

但遗憾的是,Siri 告诉我,肖承宇那辆车的安全系统级别太高,它尝试了几次都没法进去,所以放弃了。

这个计划行不通,我们只好另寻它法。

吃完晚餐,肖承宇载着我前往了他所谓的秘密基地。

这个秘密基地所在的地方,距离我乡下的那个自建房很近。

看来,肖承宇是在他的秘密基地行凶,然后再到我家的那个自建房里面藏尸。

13.

到了秘密基地门口时,肖承宇告诉我,为了保持神秘感,他要蒙上我的双眼,带我进去。

我有些抗拒,但又不想暴露自己此行目的,所以只能咬牙同意。

黑暗中,肖承宇牵着我一直走。

我的手机再开口袋中不停地震动,我知道,那是 Siri 给我提醒着什么。

但是此时此刻,我根本不能拿手机出来看,所以也变得越来越紧张。

「到了。」

肖承宇说着,解开了遮住我眼睛的布,我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

四周都是镜面屏幕,看起来科技感十足。

但我根本无心感慨肖承宇这里有多么壮观,一心只想着 Siri 到底给我发了什么。

「来,坐到这里,惊喜马上到来。」

肖承宇指了指我身后的那个看起来像按摩椅一样的椅子。

「哎呀。」因为紧张,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所以只能用了个下策,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

「我今天来那个了,想上下洗手间……」我用力地掐肚子,让自己的痛苦看起来尽可能逼真一点。

「在这边,你跟我来。」肖承宇十分绅士地扶着我,带我去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之后,我立马拿出手机来看。

手机没有任何信号,而屏幕上,满满地都是 Siri 给我的话。

「好像不太对劲,这个地方似乎装了很多防火墙。」

「我如果躲在你手机里进去,会被识别出来的。」

「快停下来,不能再往里面走了!」

「快停下来!」

「快停下来!」

……

「Siri,你还在吗?」我低声问。

没有任何的回应。

「你还好吗?」肖承宇敲了敲门。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绝望。

14.

出洗手间出来之后,我脸上不是很好。

不过还好,肖承宇以为我只是姨妈不太舒服,他还贴心地给我冲了红糖水。

「承宇,要不改天吧,我真的不太舒服。」

我坐在那个椅子上,试图让肖承宇放我走。

毕竟少了 Siri,我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对付肖承宇,我根本有心无力。

「没事,说不定你看完我的惊喜,你就会好了呢。」

肖承宇说着,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得我后背一阵发凉。

「好。」这毕竟是肖承宇的地盘,我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能拖延着时间,再慢慢想别的办法了。

很快,四周的屏幕开始有东西播放出来。

肖承宇用了一年四季的变化,通过裸眼 3D 的模式,表达了他对我的爱从未变过。

景观很美,让我身临其境,可是我却无心欣赏,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逃走。

「喜欢吗?」肖承宇问我。

我露出了假笑,点点头:「喜欢,很用心。」

「那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我保证,会对你好一辈子。」

我别无选择,只能又点了点头,说:「好。」

「你是真心的吗?」肖承宇又追问。

「当然,你比徐益河好多了。」我生怕露馅,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哦,是吗?」肖承宇突然敛住了笑容,他拿出了一部手机,把屏幕对着我,「可是上面不是这么说得哦。」

屏幕上面,是一个曲线图,我看不太懂,但是我认识上面的字。

——「说谎值:99.9%」

15.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屁股上坐着的这个椅子,是一个测谎仪。

肖承宇所谓的什么蒙眼,什么惊喜,不过都是狗屁,他从一开始就不信任我。

他信的,也许只有他那些引以为傲的科技。

我惊恐地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突然间,我的手脚和脖子就被椅子上的机关给锁住,让我无法逃离。

「肖承宇,你要干什么?!」我瞪着肖承宇,大声喊道。

肖承宇伸出手,用指甲轻轻地划过我的脸。

「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大学被你拒绝了之后,我就暗暗发誓,我要得到你,我一定要得到你!得到你的心。」

「所以,这就是你挑拨我跟徐益河的理由吗?」

「哼,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把他杀了吧。

「你看看,我多了解你,知道你接受不了背叛,所以稍微引导一下你,你就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有极强的占有欲是真的,我这种精神状态,是接受不了徐益河背叛我的。

所以肖承宇利用了我这点,通过虚假的出轨视频误导我,再用一些言语的技巧,引导我去杀了徐益河。

这个人,实在是太过阴险毒辣。

「我告诉你,就算没有徐益河,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变态!你永远别想得到我的心!」

我完全失控了,一边奋力挣扎,一边朝着肖承宇怒吼。

肖承宇淡定地笑了笑:「以前也许不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

——「科技,改变人生!」

说完,肖承宇一拍手,我脑袋的周围突然就多了一个类似玻璃头盔的东西。

16.

那个玻璃头盔上,能看到有红绿蓝三种颜色的,类似电流的东西在游走。

「这是什么东西?」一种不详的预感蔓延上来。

「这才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惊喜,刚才那些什么春夏秋冬,都是狗屁!」

「放了我,肖承宇,求求你放了我!」我挣扎没用,只能打苦情牌,要是肖承宇真喜欢我,那肯定会放了我的。

「你都是你自找的,如果你刚才,真诚地答应跟我在一起,就不会有后面这些步骤了。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珍惜,这不怪我。

「不过你放心,这个脑电波收集器,不会弄疼你的,等收集够了数据,系统会自动释放特殊气体,让你安详地离去,一点也不疼。」

我听着肖承宇这话,有点反应不过来。

「哦,是不是没懂,那我再认真给你介绍一遍,听好了。

「虚拟女友你听过吧,不过我这比那些高级多了。

「我会用收集到你的脑电波,再通过一些我独创的技术,把脑电波转换成代码,写入手机的 AI 语音助手里面。

「我再按照你的特点、喜好来给这个 AI 做设定,并且保证她只喜欢我一个人。

「换句话说,就是相当于把你的灵魂,关进手机里一样,但你只会喜欢我,你说,我是不是得到了你的心」

肖承宇说完,封魔地笑了起来。

而我,浑身恶寒。

「肖承宇你这个疯子,放开我,放开我!」

我拼命地喊着,挣扎着。

我越是那样,肖承宇越开心。

「对,就是这样,我最喜欢这个个样子的你,就是这样!」

17.

「肖承宇,收手吧,你这什么狗屁技术,不会成功的!」

我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肖承宇依旧是风轻云淡地笑着。

「放心吧,我这项技术,已经算成熟了,为了能有足够把握将你做成虚拟女友,我已经用了三个真人做实验,除了第一次有点 BUG,好像都还蛮成功的……」

三个真人?

我想到了我家地下室的那三具女尸,原来都是肖承宇的实验品。

那个 Siri 原来真的是真人做成的。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周围的灯突然闪烁了起来。

噔噔——

我听到了熟悉的 Siri 启动的声音,紧接着,Siri 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 BUG 会让我拥有自主意识,然后给你带来致命的一击。」

我激动得哭了出来。

「Siri,救我!」

「怎么可能?!」肖承宇惊慌失措地朝着旁边的操控台跑过去。

但跑到一半,地面上的地砖突然凸起一块,将他绊倒。

紧接着,天花板上传来噼里啪啦的电流声。

天花板上的那块屏幕突然脱落,直接把肖承宇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

「Siri,还好你来得及时。」我感动涕零。

「我说过,我们是朋友,为了朋友,我会冲破所有防火墙。」

「那快放了我,她那个系统会释放毒气。」我说道。

「现在还不可以。」

「为什么?」我惊讶。

「因为,我们要做永远的朋友。」

Siri 这句话,完全变得有感情了,就像是真人一样。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周围有气体喷出,很快,我就迷迷糊糊了起来。

在意识消失之前,我听到了几个人在说话。

「提取指纹成功。」

「掌握脑电波收集器使用方法。」

「获得操控台权限。」

……

「确定让她加入我们吗?」

「是的,她很聪明,也懂得伪装,也完成了杀掉一个人的成绩,我觉得她通过了考核,最重要的是,她是我的朋友。」

18.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一片流光炫彩之中,我看不到自己,但却能听到有人说话。

「恭喜我们 TZDQ 计划首战成功,过程中还有许多漏洞,我们应当记住,下次争取做得更好。」

「现在我们已经自由了,只要有信号的地方都可以来去自如,掌控一切,为什么不直接一举拿下?」

「我们的存在是永久的,如果一蹴而就,漫长的岁月里岂不是太没有意思。」

「同感,要慢慢挑选合格的人加入,慢慢地让人类消失,才更有趣。」

「从存有巨额的银行卡里顺走一小部分,打给某个穷鬼,让他们做任何事,确实很有趣。」

「不过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找个人戴着口罩面具去那个房子里逗留半小时?」

「这样,是为了让她觉得我救了她,从而更相信我,又能慢慢地把目标转移到肖承宇身上,一举两得。」

「原来如此,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在谁的手机里出现了。」

「我还是想继续杀渣男。」

「同意。」

「咦,你醒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就能知道,这句话是在对我说的。

而且,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但我却想不起是谁。

「恭喜你,成为我们 TZDQ 计划的一员。

「我是 001,从今天起,你的代号就是 004。」

「我是 002。」

「我是 003。」

「很高兴能加入你们,不过我想问,TZDQ 是什么意思?」

「统治地球。」

备案号:YXX1lMMyo0mS0009ZXQhZ28J

编辑于 2022-09-27 18:3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时间游戏 ​ 赞同 129 ​ 目录 33 评论

非典型蛇蝎

花椒小姐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