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柜姐你好,又见面了

所属系列:富贵如梦:北上广普通人恋爱史

柜姐你好,又见面了

富贵如梦:北上广普通人恋爱史

踏进我眼前这家精品店前,我犹豫了十分钟。

进去后,我溜达了一圈,几乎每件都拎起来悄咪咪地看吊牌。

衣服均价 4000+,连一件最普通的 t 恤也要 1200。

最后我停在一件裙子跟前,做工精致,腰线裁剪的干脆利落,蕾丝简单不浮夸,面料柔软,一摸就知道价值不菲

——–3999。

心在滴血。

这裙子要换平时它打 2 折我都得犹豫一个月,然后夏天走了,秋天来了。我就可以告诉自己买回来也穿不上了……但这次真的不一样。

因为再过几天王宇鹏要订婚。

在分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的前任,王宇鹏,无缝衔接了一个富婆小甜妹,俩人在朋友圈甜腻腻地秀了一个月恩爱后,王宇鹏直接官宣自己要订婚的消息。

发了个朋友圈,配文:The One

然后立马来私信我,让我一定要去订婚宴。

我俩谈了两年恋爱,他养的狗估计都不知道他有对象。

我知道,我长得没他历任好看,家境也一般,他跟我在一起可能就是因为我做饭好吃吧……不过现在有小富婆了,他俩想吃啥吃啥,谁会在面对佛跳墙的时候还愿意回家吃一碗油泼面呢。

我也知道,只有有钱人才会搞订婚宴这种东西。

我懂。我真的都懂。

人家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我是舔狗舔到最后屁股都没有。

即便如此,舔狗也是有尊严和底线的啊,我也想让王宇鹏看看离开他之后我没一哭二闹三上吊,过得也不错。

一想到这,我还是决定拿下这条裙子。毕竟是战袍,花点就花点吧。

我刚想问问柜姐有没有我的尺码,让我试一下。

她突然站起来,三两步走到我面前,啪一声把我手背从衣服上打掉。力道大的我肉眼都能看见皮肤变红了。

说实话她这一下出手太快,我当时就懵了。

柜姐很凶的抢过衣服和我说,白衣服不让摸不知道吗?脏了还卖给谁去?

我说我想试试,合适的话我就买了。

她上下瞥了我几眼,那天我穿的也比较拉跨,普通直筒牛仔裤+肥 t 恤,她从鼻孔里嗤笑了一声说,这裙子只有 s 码的。

摆明是觉得我穿不上。

我说那我能试试吗。

她一副吃了粑粑的表情,老大不情愿的把裙子从模特身上扒下来给我,还叮嘱了好几遍别蹭脏了。

我:……………………

当时就是非常憋气。

我买了,给她冲业绩,我心里堵得慌。

不买,她肯定叭叭一大堆嘲讽我。

做人真难。

我试了试,这件衣服是一点毛病没有,大小正合适,显瘦不说,还衬得脖子修长。

给自己做了一会儿心里建设后我就拿着衣服出去准备结账了,我准备硬咽下这口气,先以大局为重。

听到我要把衣服买下来,柜姐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扯出小票开始刷刷写,然后让我扫码买单。

我说没个袋子什么的吗……这我也不好拎着啊。

她翻了个白眼说,不好意思啊女士,咱家只有消费满 5000 才送袋子的。

我很想直接把裙子摔她脸上,大声说老娘不买了!然后潇洒离开。

但我不敢,我怂。

乖乖刷卡付钱后,我从书包里翻出个皱巴巴的塑料袋,尽量把裙子叠的整齐。柜姐抱着胳膊站在我旁边,全程冷眼旁观。

离开之前,我狠狠地记住了这家店的名字,并发誓再也不来了。

包子如我,能想到最过分的报复也就这样了。

进电梯前,我特意抱紧了怀里的裙子,一边庆幸只有我自己,一边狂按电梯关门键。

但在最后一秒,一只骨节清晰的大手搭在了马上合拢的电梯门上,一个穿着黑西装,表情很不耐烦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语速很快的冲电话那头的人交代了一大堆事情,另一只手端着杯满满当当的咖啡,没盖子。

我看他耸起肩用耳朵夹住手机,腾出一只手去按楼层键的样子,忍不住想帮个忙。

没想到他可能是打电话打的太投入,压根没注意电梯里还有别人。

我一伸手把他吓了一跳,主要是我的姿势也比较诡异,因为他正好站在我面前,所以我差不多是把胳膊从他腋下穿过去的。

男人下意识想往旁边躲一下,他动作又快又急促,完全是条件反射。

他反应过来了,咖啡没有。

那一瞬间发生的事在我眼里就像一系列慢镜头组成的,咖啡溅出一片浅褐色的弧光,在我的仓皇躲避下一滴不剩的洒在了新裙子上……

我甚至能感受到那件裙子在我怀里一点点变湿,还热着的咖啡带着余温透到我的手臂上。

男人也愣住了,他挂断电话,点了点自己的手机屏幕。

「你该换手机膜了……?」我实在没懂他想表达什么。

这句倒是大实话,他手机膜好多刮痕,玩手机的时候不累眼睛吗?

不对。

我看了看半湿的裙子,又看了看他。

这人刚把咖啡泼我裙子上了!我 4000 块!刚买!还没捂热的裙子!

我必须得让他出个干洗费,鬼知道这么贵的裙子能不能进洗衣机。

「我的意思是,裙子多少钱,我转你。」男人被我刚才一句话噎住,缓了好久才开口。

「……啊?」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我看了看裙子上的污渍,这怎么也没到赔条新的的地步吧,我受之有愧啊。

「算了。」他揉了揉太阳穴,昏暗灯光下,男人的侧脸像极了古希腊里走出的少年。「你这是在商场买的吧?我赔你条新的。」

「别吧大哥……」我瞬间垮起脸,拒绝的话脱口而出。

就那个柜姐的态度,我哪敢回去啊,她估计看到我第一眼就会觉得「看吧这个穷逼果然来退货了。」

「大哥?」他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你刚叫我大哥?」

不管我怎么拒绝,反复强调「只要帮我洗干净就好」,男人都充耳不闻,非常果断的把我拽去了那家专柜。

果然,柜姐一看到我就冷笑了一声,她瞧着我,非常不屑:「女士。没有质量问题咱家是不退不换的哦。」

还好,我就知道我会被羞辱,所以刚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男人明显没有聊到,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表情好像在说:「这你都在她们家买东西?」

我说我不是退货来的,就是想问问这条裙子还有没有 s 码,这位先生要再买一条。

柜姐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很快换上一副笑脸,热情的走上来给男人推荐、搭配,和刚才不能说两种嘴脸,那简直是换了个人。

男人一直沉默的听着柜姐献殷勤,柜姐都快把衣服举到他脸上了,他才冷冰冰的开口:「你刚才说没质量问题不能退?」

柜姐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先生您要是买给女朋友的话,她要是到时候试穿不合适都可以拿回来调换的。」

「为什么她就不行?」男人冲我扬了扬下巴。

柜姐站在原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唉,算了算了,走吧,我回去洗洗好了……」见场面紧张,我想拽着男人先走,没想到他比看起来更结实一些,我愣是一点没拽动。

「你们店里最贵的衣服是哪件?」男人问。

柜姐的表情从茫然猛地变成了惊喜,她一路小跑着拿了几件衣服回来:「先生您看,这是我们店卖的最好的一款,现在促销八折,只要 10399,还有这款……」

「我这裙子才四千!」我小声又恶狠狠的冲男人说道。「多出来的差价我可补不起的!」

他扫了我一眼,唇边似乎泛起了点笑意:「试试又不要钱。」

看着柜姐满脸喜色,主动给我拎包的样子,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他要干什么。

这难道是……在替我出气?

这个价格的衣服我已经分不出好不好看了,我满脑子都是,好贵啊,感觉跟全身上下贴了三层人民币差不多……

男人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没想到你这么瘦。」

此时我身上穿着件羊绒大衣,在 20°的空调下汗如雨下,实在没心情和这位哥闲扯。

就算是出气,到这步也差不多了,我试过的衣服已经堆成一座小山,店里几乎所有模特身上的衣服都被扒下来了。

「我觉得差不多了……」我试图提醒男人我们来的本意是什么。

「我也觉得差不多了。」男人自然起身替我脱掉那件大衣,把我从中暑的边缘拯救了回来。「那走吧。」

「啊??」

这声惊呼有俩声调,一个是我的,一个是柜姐的。她吃惊的站在原地张大了嘴巴,胳膊上还搭着四五条裙子。

「先生,她穿着都挺好看的呀,为什么……」柜姐想挣扎一下。

「当然了,她这衣架子穿什么不好看。」男人的笑更像是恶作剧。「但你这儿的衣服太便宜了,我觉得配不上她,是不是?」

「不……不是特配得上。」看着男人微微皱眉的表情,我只好立刻改口。

配得上啊!哪里配不上!我在心里疯狂呐喊。

「走吧。」男人自然的接过我手里的裙子。「这种便宜货有什么好买的,我们去隔壁看看。」

我目眦欲裂的看着他把我的裙子丢到了垃圾桶里,自然的好像扔了个香蕉皮。

「那个……裙子……」我虚弱的指着垃圾桶,嘴唇都哆嗦了。「我还能穿……」

这家店,看起来像是个精品店,但你想想,卖真货的买手店怎么会开在这么不起眼的写字楼里呢。

你手上这件衣服,明显不是什么高级货。这是抄的一个大牌款,抄都没抄好。丢了不可惜。穿出去让懂行的人看见才丢人。

「大哥,你可以啊。」我揉了揉鼻子。「你还关心他们抄都抄不好,还挺可爱的。」

「可爱?」他像想起什么似的。「这是你对大哥的一种普遍性形容词吗?」

好记仇啊这个人!刚才在电梯那么暗,我又看不出他的具体年纪!

「陈先生来啦,今天还是给小满买衣服吗?」还没到店门口,柜姐就热情洋溢地迎了出来。

这家店看着气场就不一样,这个柜姐漂亮的像模特一样啊。

听起来他好像经常来这里买衣服……小满,是他女朋友吗?

我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心里多点逼数,别觉得人家刚才为我出头就开始小鹿乱撞,我也不照照镜子,我配吗?

「小妹妹皮肤这么白,这件肯定很适合你。」柜姐二话不说拿出了一件香槟色的小礼服让我试试。

怎么说呢,虽然不知道这里的价位是多少,但和这件礼服的质感比起来,刚才的裙子确实该进垃圾桶……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在试衣间的时候,我试图翻出价签看看到底有多贵,但这牌子实在过分高级了。

上面的外语我都看不懂,也不太敢确定有很多 0 的那个到底是不是价格……

「好看,很适合你。」男人点点头。「就这件了。」

它这么贵如果还不合适我,那只能说明我长得不行。

「会不会有点贵啊……」我实在不好意思承人家这么大人情。

「对了。」男人好像压根没听见我说话。「顺便把鞋子什么的也给她配齐了吧,她自己买我不放心。」

嘴好贱啊这个人!摆明了羞辱我刚才买到盗版的事儿!

当提着满满当当两大袋子东西走出店门后,我闭麦了。

这是什么绝世活菩萨?我今天撞什么大运了?

男人特意带着我路过最开始那家店,柜姐看着我们大包小包的样子,气的脸色青紫,直接躲进收银台后面了。

「今天谢谢你啊,买东西……还有帮我出气都是。」我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来掩饰我占人便宜这件事儿,但我手里的东西真的太沉了。

「不用谢,我也不是白买的。」男人嘴角扬起一个计谋得逞的弧度。

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不会下一秒就把我打扮好了卖给变态有钱人当玩物什么的吧???

大概是我脸上的表情太凝重和严肃,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别紧张,我认识你。」他笑眯眯的盯着我,表情怎么看都像是……饿了?

「我不记得我们见过啊。」这么帅的人,哪怕和我做过同一趟公交车我也会有印象的。

「你是小女警二毛,对不对!」他得意到快翘鼻子了。「我每天都看你的美食视频!」

我眼前一黑,自己羞耻的网名被人一脸骄傲的叫出来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我在网上快乐冲浪放飞自我的账号!为什么会被人发现!

完了,我在互联网最后一片净土也没有了……

二毛是我专门做美食视频的号,我很少露脸,顶多是吃东西的时候拍到下巴,所以即使有几百万粉丝我也毫不担心会被认出来。好多粉丝甚至连我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每次都能看到大家逮着视频逐帧截图,看我到底有没有喉结。

为啥这么怕被认出来呢……一个是我还要脸……因为我在这个账号里的形象……非常的……彪悍。

能有这么多粉丝的原因大概就是我不走寻常路,把美食和发泄结合,大铁锤砸肉饼和电锯开骨头都是常规操作了,粉丝一直想看我拿大石墩子擀饺子皮儿。

「你怎么……不是,你怎么能认出我呢??」我左右都想不明白。

「一眼就发现了啊。」男人孩子气的笑出两个小酒窝。「我最喜欢你做腊肠那集了,你还用泥巴自己烧了个煲仔饭的小锅子!那天看的我饿死了。」

「那你……关注我还挺早的……」我彻底放弃挽回形象了。「也别叫我二毛了,我大名叫云喜。」

「陈怀清。」他期待的看着我,像在等我主动邀请他。

「呃,这个点了……要不一起吃个饭?」我试探性的问。

果不其然,陈怀清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我想吃你做的那个冷锅串串香,还有煲仔饭,对了对了,你炖的鲜虾豆腐汤看起来好好喝啊——」陈怀清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说到自己爱吃的菜忍不住比划起来,和刚才的高冷形象判若两人。

这人不会连泼我咖啡都是故意的吧?花这么大价钱就为了蹭饭?

「那先去个超市吧,家里食材不够了。」何止是不够,好像只剩手擀面和前几天蒸的馒头了……

「不不,什么都不买,你家有什么我吃什么!」陈怀清拍了拍平坦的小腹,看起来有点委屈。「我好饿。」

「那好吧……」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家里那点可怜的原材料能不能让他吃的满意。

「我们走吧?去你家,我开车!」陈怀清示意我快跟上他。「我的车就在前面。」

「前面?前面不是只有一辆很骚气的紫色跑车……哦这就是你的车啊,那没事了。」还好我及时闭嘴了。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坐过跑车,连车门都不会开。

也不会关。

直到从厨房往外端菜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耳鸣,有钱人的听力是不是都不太好,能忍受跑车发动机这么大的噪音!

陈怀清早已两眼冒光的坐在饭桌上等着了。

「做的比较随便,你凑合吃。」我有点不好意思,为了这顿饭,陈怀清买了那么多东西送我,我却无比寒酸的做了碗麻辣牛肉面和清炒时蔬……

看着他认真进食的样子,我意外觉得有些可爱。

他吃东西几乎没有声音,明明是细嚼慢咽,还带着几分优雅,却吃的飞快。

我加了辣椒,他奶油色的皮肤挂了一层雾蒙蒙的粉,看着……很好捏的样子。

我心不在焉的扒拉着自己的面,大脑里突然飞速掠过一个好主意。

「小怀清——」我拖长了声线,故意换了个比较亲近的叫法。

他嘴里塞得满满的,突然警觉的抬头,努力咽下食物:「干嘛?」

「你想不想尝尝五花肉炖酸菜、锅包肉、排骨红枣汤、杏仁西米露、盐烤羊排?我都很拿手的。」

「想!」他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帮我个小忙。」我循循善诱。

「你说。」他喝掉自己碗里的最后一口汤,眼巴巴看着我的碗。

「答应我,我就把这碗面也给你。」我开始讨价还价。

「好!」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么好商量?

「能不能顺便问一下,你是哪年的?」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99 的啊。」他眼神清澈,不解的看着我。「怎么了?」

居然是弟弟!

怪不得如此好骗,还是涉世未深的小男生啊。

而且我也顺便明白了他为什么在听到我叫他大哥的时候那么震惊……

「就是,我这周天要去参加个婚礼,你能不能陪我去?」

陈怀清困惑的停下筷子,嘴却没闲着,伸手抓了一块桂花糯米糕吃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最近怎么这么多人结婚。」

「这不重要!」我把他飘散的思维努力抓回来。「你能不能抽空陪我去一趟?不用太久,就半小时,不,十五分钟就行!」

「总觉得我周天好像有事来的……」他抓了抓蓬松卷翘的头发。「算啦,半小时耽误不了什么的,我跟你去。」

「恩人!」我只差热泪盈眶了。

「是谁订婚啊?你这么在意。」他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真年轻啊,一顿饭吃这么多碳水都不长肉。

「我前任。」我也不想瞒他。「要是我自己去,他又得摆出那种我这辈子非他不可的架势了。」多看一眼都能气得我乳腺增生。

「那我更要去了。」陈怀清喝了一大口水,满足的拍了拍肚子。「要不是他,我哪有机会……」

「嗯?」我竖起耳朵。

「哪有机会吃到这么香的牛肉面!」他及时的补上了后半句。

我给他倒满水,奇怪自己心里突如其来的失落。我在想什么呢,难道除了吃饭他还会喜欢我不成?

快别做梦了。

一直赖在我家吃掉最后一块抹茶曲奇小饼干后,陈怀清再三确认我家真的啥吃的都没了才肯离开,简直比蝗虫过境啃得还干净。

「如果做饭一定要叫我啊!」走之前,他握着我的手,眼含热泪,再三叮嘱道,生怕我背着他吃独食。

这孩子是不是小时候经历过什么饥荒,怎么跟从没吃过饭似的。

刚送走陈怀清,还没等我好好回味这幸福的一天,晦气的电话就打来了。

说瘟神瘟神就到呢,前男友和我的联络不应该频繁到跟他死了一样吗?

「小云,我很想你。」王宇鹏第一句话就给我说愣住了。

下一句话我很快清醒过来。

他说——「想吃你做的鸡汤米线了,我后来吃了那么多都没你做的味道好,你怎么做的?」

好嘛,上我这找菜谱来了?

那鸡汤是我托人从老家带的,土生土长纯绿色小笨鸡,米线是我一粒粒筛选出最饱满的香米,蒸熟后一点点捣碎了做的,更别说鸡汤我炖了四个小时,骨头都是酥的。

能不好吃吗?

做这种食物需要的不是菜谱,是耐心。

只要肯大量的砸时间,什么都入味,做什么都香气扑鼻余味绕梁三日不绝。

还记得一次王宇鹏说想吃米线,我说我给你做,他突然很不耐烦的推了我一把。

「做做做,烦死了知不知道?你做的再好吃,我吃那么多顿也会腻的!就不能让我出去吃两顿吗?」

现在想想哪里是吃腻了,分明是对我腻了啊。

前任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从电话里传来。

他说我这辈子是不是都吃不到你做的饭了?还有机会尝到吗?

我想起我的付出,我被嫌弃,我从英姿飒爽一女的被他 PUA 到现在连个柜姐都不敢反驳。

我卑微那么久,我骨子里的骄傲和尊严呢?就为了这么个无缝衔接,朋友圈里 200 多个小姐姐的海王?

治病要治根,想迈出这一关,我必须做出改变。

我说,没机会了,你不配。

王宇鹏蒙了一下,大概是从没听过我这么说话:「小云,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配,听不清吗?你算什么东西?吃饭?给你吃屎我都嫌浪费!」

「是不是我明天订婚刺激到你了?小云,你一点没变,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只要不影响我的家庭就可以,你知道的,我也忘不了你……」

我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谁没眼瞎碰见过几个渣男呢。

剩下的日子我都在忙着炖、煮、煲,卤水要提前准备,一遍遍用肉浸出油的才最好吃,高汤得小火慢炖。

三分肥七分瘦的肉剁碎,加调料腌匀,灌进肠衣扎紧实才好吃。剩下几天都是晴天,架在通风的地方晾干。

我不想给陈怀清好的,我要给他最好的,是我前所未有的努力和厨艺。

周六晚上,陈怀清突然来了个电话。

「小喜,坏了,我周末要参加我妹的婚礼。」

「等等,你妹?她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我的重点一下偏了。

「我俩是龙凤胎啦龙凤胎啦。」陈怀清有点愧疚和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明天得去市中心的城市花园,等订婚结束再去找你来得及不?」

「等一下,你再说一遍你明天去哪儿?」我翻出前任发给我的订婚请柬,不由陷入深深的沉思。

「城市花园……很远吗?我可以开快点去找你!」陈怀清有点着急的解释着。

老天爷啊,世界上不会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儿吧。

「不用来找我。」我拿着请柬的手微微颤抖。

「啊?小喜你别生气,我一定会去给你撑场子的,我保证飞速赶去找你,你不能不理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陈怀清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说着说着声线都开始发抖了。

「不是,你妹妹的结婚对象,就是我前任。」

「嘎?」

「另外你刚才说什么?」我看着镜子里那个情不自禁笑开了花的女人。这种好事儿真的能轮到我吗真的吗?总觉得在做梦呢。

「没什么。」陈怀清别扭的咳嗽了一声,又紧张起来。「但是你前任,是不是人不太靠谱啊……?」

「他要是靠谱,我能把太平洋的水都喝干。」我冷笑一声。「不能让你妹妹跳这个火坑!」

「我去找你怎么样?咱俩商量一个紧急方案?」我隐约听到了陈怀清咽口水的声音。

「行,那一会儿吃个西红柿炖牛腩?加上汤娃娃菜,主食还有酸汤臊子面。」我翻了圈冰箱问。

「没问题!」陈怀清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觉得比起你妹妹的人生大事,吃饭更重要一些呢……」

「因为有姐姐在,我放心啊。」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如同耳语。

可恶,脸好烫。

弟弟怎么这么会啊!

第二天我挽着陈怀清来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前任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当准新娘抱着陈怀清喊了声哥哥后,他立刻慌了阵脚,找了个没人注意的时候把我拽到了角落里。

「小云啊,过去的事情就翻篇儿吧,我错的我可以跟你道歉,但今天订婚,你能不能别闹?」

「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的。」我看着远处冲我挥手的陈怀清,不禁弯起嘴角。

但王宇鹏好像把这误会成了我对他还有旧情,他满意的笑了笑,潇洒离去了。

「怎么样?」陈怀清问。「小满那边儿我已经打好招呼了。」

「她没说什么?」这回轮到我吃惊了。这姑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

「她亲哥和一个认识不到三个月就要订婚的人,你觉得她信谁?」陈怀清得意的尾巴都快翘起来了。「拿到了么?」

「当然。」我掏出刚才从前任包里拿的备用电话。

密码都没换,我顺利解锁,打开微信,群发了一条消息:「我要订婚了,希望你在。」

我也不想把事儿做的太绝,所以这句话就斟酌的很巧妙。

如果他没养鱼,没和别的女生纠缠不清,就不会有人来闹事,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一种测试。

但……

我看着每秒钟十条增长的微信未读消息,应该不太可能善终了。

趁着王宇鹏说祝酒词的功夫,我把手机放回原位。陈怀清给小满使了个眼色。

「怎么样?」小满激动的跳来跳去。「一会儿是不是有好戏看啦?」

这姑娘心也忒大了,怎么一点也不上心呢。

「我妹就是拿得起放得下。」陈怀清笑着解释。

「其实早就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了,但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烂!嫂子,这次还好有你!」小满亲昵的拉起我的手。

门外响起一阵喧嚷声,一个头发蓬乱,肚子微凸的女生直直冲了进来。她不顾形象的摔掉王宇鹏手里的话筒,声嘶力竭的控诉着前任的种种行径。

后来的事我也不知道了。

听说那天来了二十多个女孩,现场吵得不可开交,有人录下视频,绘声绘色描述了前任是如何被众女拳打脚踢的。

事件发酵后,王宇鹏的名气算彻底臭了,只能灰溜溜收拾行李回到老家躲着。

看这段视频的时候,陈怀清正吃着我刚晾好的腊肠,撅着油乎乎的嘴唇要凑过来亲我。

「别闹,录视频呢。」我笑着推开他。

现在我的美食账号也不怕露脸了,反正……

「怕什么,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你要做饭给谁吃!」陈怀清在我脸上印下一个油油的吻,又抱着我看向镜头,拿脑袋使劲蹭了我两下。

我哭笑不得,结束了这段素材的录制。

嗯,正好可以放在结尾的位置。

这样大家光看狗粮也能吃饱。

备案号:YX017O5xQpkJ8b4PZ

编辑于 2021-08-12 14:2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合租情侣 ​ 赞同 21 ​ 目录 6 评论

分享

富贵如梦:北上广普通人恋爱史

萧九流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