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朝朝又暮暮

所属系列:第几个 100 天,也像刚热恋

朝朝又暮暮

第几个 100 天,也像刚热恋

我穿回了他给我表白的那天。

沈泽抱着粉色的礼盒,右耳上的紫色耳钉熠熠生辉。

「暮暮,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好。」

1

「3,2,1。」我在心里默数。

他一把抽开礼盒上的带子,里面弹出了一个玩具小丑的脑袋。

紧接着闭着门的房间里就冲出了一堆人。

「哈哈哈,我就知道迟暮肯定会答应。」

「还是沈哥的魅力大。」

「没想到迟暮你真的喜欢沈哥啊。」

……

和上一世一样,人没变话也没变。

我竟然穿回了沈泽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

我记得上一世的时候,沈泽嫌弃地把这个只是搞怪玩具的礼物扔到地上。

告诉我,我真让他恶心。

沈泽的朋友把录像传得到处都是。

人人都知道沈家养的孤女爱上了矜贵的沈少爷。

爱慕沈泽的女人骂我水性杨花,骂我异想天开。

沈泽的好哥们编排出了各种我对沈泽摇尾乞怜、爱而不得的版本。

沈泽醉后亲口和别人说我想爬上他的床,被他赶了出去。

后来连几个合作商都明里暗里问我多少钱愿意陪他们一晚。

我成了整个圈子的笑话。

或者说,我现在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泽的父亲是三年前去世的。

他母亲是个醉心艺术的,常年在国外,对商业一窍不通。

那时候的沈泽还是一个赛车喝酒的公子哥,刚毕业的我扛起了沈家的重任。

可能我真的有天赋吧,一年的时间我将沈氏转危为安。

也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我顾及不到的地方,他们不断给沈泽洗脑说我是为了谋夺沈家的财产。

他信了。

所以他策划了这一场让我开始身败名裂的局。

除了这些,公司年会上他们还送了一个男孩进了醉后的我的房间。

第二天便是铺天盖地的相关报道。

网上都说我私生活混乱,还冒出一大堆所谓我下属的人,爆料我职场骚扰,说我男女不忌。

沈氏的股东以我损害集团形象为由,停了我所有的事务。

我彻底成了丧家之犬。

在回去的路上,我因为精神恍惚出了车祸。

一睁眼,竟回到了这个时候。

「迟暮,我只是大冒险输了而已,你居然真的喜欢我!」

沈泽的眼神里都是厌恶。

对,我之前确实喜欢他。

沈泽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我来沈家的时候他才十二岁,是个会对着我叫「姐姐」的小可爱,是个会在宴会上维护我的小王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的态度也越来越差。

而我的感情,也早在上一世被他一点一点消磨殆尽。

我冷冷看着沈泽,语气十分平静:「你闹够了没有?」

起哄的声音都停了下来,沈泽握紧拳头,一把将桌上我刚刚带来的蛋糕挥倒在地上。

「闹够了就准备好明天去公司上班,我的辞职信会发到人事处。」

沈泽惊愕地看着我。

照上一世我这会儿该强颜欢笑告诉他不要开这种玩笑,该听着他和他朋友的嘲笑。

「我会搬出去,房间里的东西你可以直接找人扔了。」

我当初是孑然一身走进的沈家,现在也什么都不带地离开。

「迟暮,你给我解释清楚,什么辞职,什么搬走!」

我身后传来沈泽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知道,明天流传的不是迟暮对沈泽爱而不得,而是沈家易主的消息。

沈父当年带我回来就是看中了我的高智商,想培养我做沈泽的助手。

现在沈泽早已成年,在子公司练手得也很成功,我也该物归原主了。

2

离开沈家后,我全身上下只有卡上的三万块钱。

我给沈家打了三年的工,没有领一分工资。

当务之急,我要先找个住的地方。

「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店今天没有空房间了。」

前台不好意思地冲着我道歉。

路过的一个男生惊喜地叫我,「学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许景朝是我回母校做演讲的时候认识的,他也是上辈子那个和我躺在一起被拍到的男孩。

「好久不见。」

「学姐你是找不到地方住吗?我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先在我那里凑合一晚的。」

许景朝拉着我就要我外走。

「不用不用,我可以找别的地方。」

许景朝委委屈屈地攥着我外套的一角,「学姐是在嫌弃我吗?我很乖的,没有带过别人回家的。再说了,都这么晚了,学姐一个人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因着上辈子的事情,我对他有些愧疚地退让。

晕晕乎乎之间真跟着许景朝去了他家。

这里干净温馨地实在是不像一个独居男性的家。

我被许景朝推到客卧,「学姐好好休息,这什么都是新的,睡衣也是我没穿过的,祝学姐做个好梦。」

他这样,一下子赶走了我的局促。

我原本还在犹豫独处时要和许景朝说些什么才能避免尴尬。

没想到他给我找了洗漱用品后就直接回了卧室没再出来。

许景朝的睡衣穿在我身上大得出奇,单单一个上衣都到大腿那里了。

我以为自己会失眠的,却一觉睡到了天亮。

我穿上已经烘干的衣服走出房间门。

许景朝腰间还挂着围裙,坐在沙发上对我打招呼,「学姐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的眼神深沉了些,带着我看不懂的意味。

「学姐,先来吃早饭。」

他的手艺很好,普通的瘦肉粥都煮得很香。

吃过饭后,我抢着洗碗。

许景朝靠在厨房的门上直勾勾地盯着我,眼神炽热地让我有些受不住。

「学姐,我能在你这里领个爱的排序号吗?」

我手一滑,一个盘子应声掉在了地上。

我慌乱地蹲下捡碎片,却被许景朝抓住机会握住了手腕。

他力气很大,我挣脱不动。

「我比你大五岁。」

许景朝勾着嘴笑,「女大三都要抱金砖,学姐你这是阻挠我得到金山啊!」

算上上辈子,我也没和他见过多少次,我是真不知,许景朝何时起的心思。

「但是我不喜欢你。」

他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感情这东西是可以培养的。再说了,学姐你不会对我吃干抹净了不认账吧?」

3

「你是什么时候重生回来的?」

「今天早上。」

许景朝乖乖地坐在对面回我的话。

我有些头大,他也是重生回来的话,这事就不好解决了。

「那次是我的错,你想要什么补偿?」

「那你做我女朋友。」

他一副除了这个我什么都不要的样子着实让我为难。

「学姐,我上辈子是孤独终老的,一辈子哦,没有结婚没有女朋友的哦。」

我……

许景朝恨铁不成钢地说:「难不成学姐你还想不开喜欢那个渣男?」

「没有。」

「那你试试我嘛,就试试,好不好嘛?三个月为期,你如果还不喜欢我我就再也不纠缠你了。」

他做发誓状向我保证,还不停地撒娇卖乖。

我被缠得没了法子,最后还是应下了他的请求。

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或许我真的可以摆脱上辈子好好地谈一场恋爱。

就是对象可能有点儿小。

「宝宝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

逛街可以,但你这个腻人的称呼能不能换一换。

许景朝大概猜出我想说些什么,抢在我面前以一种极为幽怨地语气说:「一个人到老好孤单的,别人都成双成对,我却连个能叫宝宝的人都没有。」

得,你赢了。

许景朝说得逛街是要给我买东西。

我只要一有拒绝的意思他就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谈上辈子。

「哟,这不是迟总吗?不对不对,你瞧我,差点忘了,咱们迟总昨天可是被扫地出门了。」

沈泽的追求者之一打扮地花枝招展出现在我面前。

她捂着嘴笑,「听说迟小姐还因为喜欢沈少被骂了,要我是你啊,这会儿肯定羞愧得不敢出门了。」

我无意与这惹人厌的苍蝇多打交道,许景朝径直牵住了我的手。

「姐姐,这位阿姨在说什么啊?不过阿姨你确实要羞愧,既没有我家宝贝聪明漂亮,又没有像姐姐一样有我这样贴心的可心人,哎呀呀,我要是你啊,肯定羞愧得都不想活了呢!」

来找茬的这位小姐,我确实记不清她的姓名,姑且称为路人甲吧。

这位路人甲小姐气得脸涨红,指着许景朝「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许景朝捂住鼻子,将我揽在怀里。

「哎呦,阿姨你不会有什么病吧,那可要赶紧去医院检查,这传染给我家宝宝我可是要心疼的。」

许景朝年龄不大,胸膛倒是挺硬实,我微微挣脱了下却被他箍得更紧了些。

路人甲小姐梗着脖子对着我们哼了一声,提着包包落荒而逃。

许景朝跟打了胜仗的公鸡似的,连头顶上的几根呆毛都隐隐竖了起来。

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一个男生为什么会对逛街有这么大兴趣。

「宝宝你可以去试试这套衣服吗?」

许景朝指着一套粉色的卫衣问我。

「我……」

「姐姐你不会连我这点儿小小的心愿都不满足吧?」

许景朝眨着眼睛,那样子就像我说一个「不」字他都能哭出来。

我对他的忍耐力真是一降再降。

「好,我去。」

我揪着粉色帽子上的兔耳朵有些为难。

幼时因为长于孤儿院,我很少接触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

后来自己买衣服也是图简单,上班更是几套职业装万年不变。

我都二十五了,这种粉嫩可爱的风格还适合吗?

「宝宝你是不会穿吗,要不要我来帮你?」

一墙之隔的许景朝的声音异常清晰。

我咬牙回复:「不用!」

「许景朝,这个衣服我不太习惯。」

我揪了揪衣角,打开换衣间的门。

愣住的不只有许景朝,还多了一个额头带着细汗的沈泽。

许景朝将帽子给我带上,捏了捏可以控制耳朵活动的细绳尾巴。

「我的眼光真好,太适合宝宝你了。」

「你叫她什么?」

沈泽还穿着昨晚那身衣服,整个人看上去憔悴极了,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同学,耳朵不好用可以捐了。」

许景朝站在我身侧,拨弄着我肩上的发丝漫不经心地回应。

沈泽向我伸手,「迟暮,过来!」

「这位同学,你和我家宝宝是什么关系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你呢?」

「迟暮!」

沈泽铁青着脸,怒气冲冲地对着我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回家。」

「沈……」

许景朝抓住我的手,「你是有妄想症吗同学?我未婚妻为什么要和你回家,回也是要回我们两个的爱巢了。」

「迟暮,你什么时候和他搞在一起的?我以前还不信,你还真这么饥不择食!」

许景朝玩我手指的动作顿住了,我甚至听得到他咬牙的声音。

「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又怎么了,昨天还说喜欢我,今天身边就有人了。迟暮,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本事这么大!」

许景朝上前的步子被我拉住了。

我顺着他刚才的称呼说了下去。

「沈泽,我本事如何和你再无瓜葛,我欠沈家的这三年也足够偿还了,希望你以后对我还有我未婚夫客气些。」

「好好好,你可真是好。」沈泽拳头紧握,嘴唇上下哆嗦,「离了沈家你什么都不是,以后就算你求我也别想再回来。」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宝宝,你刚才说我是你的未婚夫。」

许景朝的头靠在我肩上蹭了蹭。

「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你想要个名分就要,等你什么时候找到喜欢的人了,我们再分开。」

上一世我虽因车祸离世得早,但也知道许景朝一个还在校的大学生爆出这种新闻对他的影响绝对不会小。

那天早上冲进房门的是各家的媒体记者,平日里无风就能起浪的人更是用了一切尖锐的语言来讲述这件事。

我仅看的几家报道里,都是把他形容成了吃软饭,傍富婆,不自爱,男性的耻辱等等。

既然这是许景朝暂时想要的,那我就给他。

他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爱玩的时候,想一出是一出,指不定明天想法就变了。

可我没料到,许景朝在我耳边投下了一颗惊天大雷,「那等我毕业了我们就结婚。」

我往后挪了一步,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他再开玩笑。

「等你毕业我都二十七了。」

「什么,你答应做我的爱妻了?」

4

我第一次遇到这般油盐不进的人。

许景朝总是有办法让我对他束手无策,他顶着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蹲在地上,仰头看着沙发上的我。

「姐姐是不想要我了吗?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还是姐姐不满意不想对我负责?」

我直接上手捂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闭嘴吧你。」

没看到好几个导购已经装作整理衣服竖着耳朵往这边靠了。

许景朝眼角弯了弯,慵懒又随意的笑容短促而苦涩。

「姐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总之我是永远都不可能离开姐姐的。」

不会离开?

我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

我撇过头,想要掩饰两颊的发烫,「东西也买了,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好。」

许景朝起身,向我伸出手。

我在网上接了份兼职翻译的工作,打算等工资到账将许景朝花在我身上的开销还给他。

或者等价赠送。

还有房租。

许景朝不许我出去另外找房子,他连回去上课都要带着我一起。

「你上学我去做什么?」

「陪读啊。」

我有些头痛,「不是这合适吗?」

许景朝据理力争:「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院还有个女生为了追人天天逃课去蹭别院的位子呢!我们正经关系怕什么,姐姐是不愿意公开我们的关系吗?」

我大约也是有些萌物情结在身上的,他一拽着我撒娇我就狠不下心。

我从 A 大毕业已经很久了,这几年陆陆续续也受邀回去过几次,再加上沈泽也在这里,A 大认识我的人还挺不少。

再又一次的瞥见偷摸对我举着手机的人后,我有些后悔为什么临走时没有耐住许景朝的请求摘下了口罩。

人总会在拐角遇到让你意想不到的人。

我们和沈泽一行人撞上的时候,他身边还跟了个叽叽喳喳的女孩。

「迟暮。」沈泽大步走到我面前,「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说完还给了许景朝一个嘲讽的眼神。

许景朝搂住我的肩,说:「这不是沈同学吗,可真巧,不知你找我女朋友有什么事情?」

「女朋友」三个字他说得又慢又重,像是在朗诵一样。

「许景朝,你放开迟暮,她明明是为了我来的。」

沈泽的目光像是要把许景朝给吃了一样,我皱了皱眉,什么叫做我为了他来的。

似是听到了我的疑惑,许景朝开口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昨天宝宝你在洗澡的时候,我不小心删了一条你的消息,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不会怪我的吧。」

昨晚他确实碰了我的手机,不过用的理由是要加上我的所有联系方式。

那时我正忙着翻译,索性直接递给他让他操作。

难不成,沈泽是那个时候给我发了消息?

然后许景朝不小心删除了,怕我怪罪就没有说?

还是年龄小,做了错事想着隐瞒,不过人无完人,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没事,删了就删了。」

我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许景朝的喜悦,具体表现在他忍不住动了动肩膀,站得更直些,以及咧着嘴对沈泽笑。

「那什么小舅子啊,听说我家宝宝是在你家长大的,我可真是谢谢你了呀。你放心,等我和你迟暮姐结婚的时候,一定给你留个上座。」

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沈泽眼眶微红转身径直离开。

许景朝伏在我耳边,轻声说:「姐姐,就那个白裙子的女生,就是我说的我们院逃课陪沈泽的那个人,听说他们俩快修成正果了。」

不用他介绍,我也认识那人。

刚刚沈泽身边的那个姑娘,上辈子沈泽兄弟口中他真正爱的人。

我看向还停留在原地的言希。

旁边还有路人经过的说话声,我却从她身上听到了不一样的机械声。

「宿主请注意,一号攻略对象已从沈泽转为许景朝,请宿主注意。」

言希明明没有张嘴,我却听到了她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们系统搞什么,是你说我可以攻略沈泽做他妻子我才愿意穿进来的,现在凭什么换对象了。」

那个机械声回答道:「攻略不代表要你和他谈恋爱,只要好感度超过八十即视为任务完成。」

「那行吧,我就勉勉强强对男二做个攻略。」

我反复琢磨着这几句话里蕴含的信息。

那个叫系统的机械音是给言希发布了什么任务,攻略对象从沈泽变成许景朝,意思是她下一个目标是我身边这人?

许景朝的气息拂过我的耳垂,「不是吧姐姐,你居然看这么久,难道这年头我还要防女人了?」

说什么胡话。

言希向我们这边走来,装作惊喜状和许景朝打招呼,「许同学,你也上课吗,一起吗?」

她歪了下头,声音有些俏皮,完全彰显了这个年纪的活力。

「查询许景朝好感度。」

「基础好感度三十,当前身份:一个有用的工具人。不对,好感度减十,一个没眼力见的工具人。」

言希面上依旧甜美可人,心里却在不断抓狂,「搞什么,这么高的基础我还以为很好攻略的。还有,这降低好感度的要求也太离谱了吧。」

许景朝委婉道:「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我和我女朋友还有其他事情,先行一步。」

我带着歉意笑了笑,被许景朝拽着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隐隐约约我还听到言希和那系统对话的声音。

「我就说迟暮和男二绝对有事情,沈泽那么帅气多金,这女主是被糊了眼吗,都大结局了还和男二搞到一起了。」

我慢慢在脑海里勾画了个人物关系。

照言希所言,我是女主,沈泽是男主,许景朝就是男二。

言希就是站在上帝视角改变了故事的原有结局。

「想什么呢,宝宝?」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和许景朝都是重生回来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

「你也听到了我对你爱的心跳是不是?」

好的,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麻溜滚了。

5

言希大抵是做了速战速决的选择。

我陪着许景朝在 A 大待了一天,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言希以「好巧」的借口撞上。

「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西餐店,学姐和许同学今晚可否赏个脸?」

言希眉眼弯弯,笑起来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羞涩姑娘,看起来无害极了。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你若是端个碗要我给你赏点儿钱还行,赏脸就算了。」

莫说言希,就连我也没有想到许景朝的话会说得这般不客气。

言希的脸涨红,心里也已经把许景朝锤了千百遍。

「系统,非要刷男二的好感度吗,我怕我等下忍不住和他打起来。」

「一个月内第一攻略人物的好感度达不到八十,宿主将会被这个世界意志所排斥。友情提示,许景朝好感度现在已经到 0 了。」

「我去,这么短,我们家沈泽不是还给了三年的时间,你们真是越来越不干人事了。」

我看着言希收敛起所有不满情绪,依旧言笑晏晏。

「许同学真幽默。」

言希看着我的眼神里还带着不屑,说的话却很亲切。

「学姐是什么时候和许同学在一起的?我之前还以为学姐和沈泽是一对呢!」

她轻掩住嘴,「哎呀,你看我都忘了,沈泽说学姐已经离开沈氏了,不知道学姐现在在哪里高就?」

许景朝比我高了一个头,他很爱轻靠在我的肩上。

「哟,哪家的狗在这里乱叫?姐姐,我想吃你做的饭了,我们回去吧。」

不给言希多加辩解的机会,他说了句「借过」,拉着我从言希身边离开。

和言希擦肩的时候,我还听到那个系统的叫嚷声。

「你惹女主做什么,做统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好感度有负数的。」

许景朝的房子离 A 大很近,说是想吃我做的饭,回来下厨的还是他。

他舀了一碗汤放在我面前,问我:「姐姐,你要不要来我这里帮我?」

见我眉头微皱,他又补充说道:「我和几个朋友正在做一款游戏,我搞这个还行,管理是真不在行,姐姐要不要来帮我?」

「可是……」

我知道他是好意,但我受许景朝帮助已经很多了。

「不许拒绝,姐姐你都给沈泽打了那么多年的工,我也要。还是说在姐姐的心里,我还没有那渣男重要?」

这怎么又和沈泽扯上关系了呢?

「宝宝,你就答应我嘛,上辈子我也是去找你投资才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这次有你在我们的小游戏一定会发扬光大的。」

他攥着我的手左右摇晃。

我笑他,「不怕我给你搞砸了?」

「我们家宝宝可是商场的点金手,再说了,就算真的出问题还有我和你一起扛着。你就答应我嘛,答应嘛。」

「好。「

我点点头。

许景朝像是个得了糖的孩子,「我就知道在姐姐的心里还是我最重要了,像那别的什么人根本不值一提。姐姐你放心我是信你的,我的全部身家可是都交给姐姐了。」

他不知道我上辈子也和沈泽谈过。

沈泽说就算他信我,还有董事会那么多人在,不可能完全交付给我。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我交出所有的权利。

他说他可以娶我,但要我在公司完全退下来。

许景朝真的很好,好得我有些愧疚。

我现在能给他的感情完全不对等。

「宝宝,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我感动到想哭了?」

他总爱这样,话不着调,但满眼都是你。

「被你的茶味熏哭的算吗?」

6

许景朝说是小作坊还真是客气了。

虽然只有几十个人,但他却是真真切切租下了这栋大楼整整一层。

除了保洁阿姨,剩下的都是他的同学。

许景朝说都是凭他个人魅力招来的。

「许哥终于愿意带嫂子来看我们了?」

「嫂子,我要举报我们老板,他自己按时下班留我们几个疯狂卷。」

「求嫂子介绍对象!」

……

一群人闹哄哄地就围了上来。

「介绍一下,我老婆迟暮,以后就是我们公司的负责人了。」

离许景朝最近的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直接「嗷」地一下叫出了声。

「许哥,你不是说去找个执行总裁来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就是嫂子?」

许景朝面不改色,「我家宝宝心疼我,特意来帮我。怎么,你有意见?」

「不敢不敢。」

那男生撇撇嘴,「就是单纯看不惯你这吃软饭的行为。」

「我年纪小,就爱吃软饭。」

周围「咦~」声一片。

「暮暮,别理他们,我带你去看你的办公室。」

许景朝解释因为时间原因没能给我单独辟一间出来,先委屈我和他待在一起。

我自然知道他的心思,但也没多说什么。

我不知道上一世许景朝做这个游戏花了多久,但照他们现在的进度,最迟年底就可以上市。

我之前并未深入了解过这方面,但单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这将是一场会大爆的盛宴。

许景朝他该是神采奕奕地在媒体前介绍他的心血,而不是像上辈子因为和我的桃色新闻被众所周知。

受这群「热血」年轻人的影响,我也是动力十足。

我虽离了沈家,但之前的人脉还略剩一二。

我给许景朝拿到了国内最大 IT 公司的合作。

他的公司也一步步在扩大,原本还有些空旷的地方慢慢被填满了。

从初见雏形到现在的规模渐成。

再加上他们这群各各「身怀绝技」的能人,不出三年,这里绝对会是商场的一个奇迹。

那是?

我停住去茶水间的步脚,看向办公室中间被几个人围住的女孩。

言希?

她怎么会来这里。

「学姐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以后请多多指教。」

对,最近比较忙,我差点儿忘记了言希攻略许景朝的时间只剩下最后几天了。

我还以为她放弃了。

「系统,开启好感度光环。」

言希挺可爱的呀,我以前怎么会觉得她……

不对,我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才回过神来。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不慌不乱。

竟然还有这样违反常理的东西存在。

许景朝他会受影响吗?会不会因为这个所谓的光环对言希心生好感。

「我就说不用着急嘛系统,你看连女主都因为好感度光环对我转变态度了,更不用说男二了。」

我快步回到办公室。

许景朝还坐在电脑前敲着代码。

「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我不喜欢言希,你会和我一起讨厌她吗?」

我没有任何解释。

我听到许景朝回答,「只要你不喜欢的我也不会喜欢。」

「警告,警告!第一攻略人物许景朝好感度降致负 999,系统自动判定宿主任务失败,一天内若无回升宿主将自动脱离本世界!」

听到门外那刺耳的机械声后,我松了一口气。

门外言希已经在心里破口大骂。

那个什么系统也气极了。

「你都做什么了啊?我做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好感度这么低的攻略对象。之前有宿主都搞得攻略对象家破人亡,也没像你这样!」

言希一顿「国粹」输出后又说:「我怎么知道,那男二就跟有大病似的。」

系统给言希下了最后通碟。

「提示你一下,到明天这个时候你没办法挽回咱们就一拍两散,你回你的现实世界,我再重新绑定一位宿主。」

许景朝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在发呆吗?」

「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他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许景朝回道:「不用理由,喜你所喜,恶你所恶。」

他的眼睛似含着万千星辰,引我沉溺在里面。

「你先忙,我去看合同。」

我逃了。

虽然还在同一个空间内,但我避开了他炙热的目光。

我听到许景朝轻笑了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7

我和许景朝一起出办公室的时候,一堆人围在言希身边。

言希温温柔柔地开口说话:「学姐我第一天上班,想请大家一起吃个饭。学姐和许同学赏个脸吧?」

话是这么说,她的内心却在不断吐槽。

「要不是为了任务,我才不愿意让女主去见我男神。」

「宿主确定这个法子有效?」

言希很是自信,「虽然女主最后和男二搅和在一起了,但沈泽可是她初恋,肯定占据着不一样的位置。到时候我再对男二趁虚而入,好感度肯定能回升!」

这就是言希想到的办法?

但我不能否认,她那个所谓的什么光环很是有效。

上班的第一天,除了我和许景朝,公司的每一个人都似乎对言希抱着极大的善意。

一堆人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地替她说话。

「嫂子就一起去嘛!」

「许哥你们一起。」

「咱们都忙多久了,就当是放松了。」

……

许景朝清楚地知道我对言希的抗拒,想要出言替我回绝,「我们还有……」

「好。」我抓住他的手轻轻晃了下,「我和你们许哥请客,地方大家定。」

「万岁!」

一阵欢呼声。

许景朝不解地看向我,我笑了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都是年龄相仿的大男孩,没多久场子就热闹了起来。

喝酒,划拳,包间里闹哄哄的。

不是没人来给我递酒,但是都一一被许景朝挡了下来。

加上这群人闹着要他喝的,许景朝的脸已经染上两抹嫣红。

言希挪到我身边,「学姐,我有事找您,方便出去聊一下吗?」

我跟着起身,衣角却被许景朝抓住。

「宝宝?」

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我掰开他的手指,安抚道:「你听话,我出去聊几句,等下我们一起回家。」

许景朝乖乖地坐在位子上点头,「那你一定要记得回来接我哦。」

我跟着言希到了这家店的天台处。

这是这里的特色。

从这个地方往下看,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沈泽嘴里叼着烟,凑到打火机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

我皱了皱眉,我一向不喜欢烟味。

见我来,沈泽慌乱地将刚点着的烟摁灭。

他不满地看了言希一眼,对我说,「暮暮你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言希「贴心」地退了出去,说是让我们两个好好聊聊。

「你不怕你男神和女主重修于好?」

她回应那个系统的话,「我能刷沈泽好感度第一次就能刷第二次。再说了,女主那种无趣的女人,多好搞定啊!」

我靠在木制的栏杆上,享受微风拂过脸。

「暮暮,对不起。」

沈泽不停地和我道歉,「之前是我不懂事,上次只是大冒险输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好。」

我说不清自己对沈泽是什么感觉。

人家说无爱便无恨,那我应当是不恨他了吧。

沈泽有些难以置信,说话都语无伦次起来。

「你,我,你原谅我了!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回哪里,沈家吗?

那从来都不是我的家。

「不用,我现在有住的地方。」

「和许景朝吗?暮暮,不用一直麻烦别人的。」

他的脸上带着些祈求,我还是第一次见沈泽这样。

「他是我未婚夫,我们住一起很正常。」

沈泽的笑凝住了,「不是作假的吗?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我将吹乱的头发捋到耳朵后面,回他的话。

「和他在一起我很安心,喜欢你,那是以前的事了。」

我并不觉得这是件难以启齿的事。

因为沉默寡言性格不讨喜,孤儿院的孩子联手孤立我。

从中学我就开始利用假期做兼职,很少参与那些什么课后的活动聚会。

所以我基本上没朋友。

那个在我到沈家时第一天问我「姐姐,你叫什么?」的小王子,是我之前多年放在心里的光。

沈泽明眼可见地慌了。

「我已经知道错了暮暮,我不该听别人乱说的,你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

对,我是原谅你了,没说要重新爱你。

「暮暮,我年龄小不会喜欢人,所以之前犯了错,你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沈泽眼眶都红了。

我想起上辈子出车祸的那一天。

他联合其他董事在会议室对我步步相逼。

他说我怎么能不把公司形象放在心上,他说我的那些照片让人恶心。

我微微摇头,「不了,以后就当陌生人吧。」

「姐姐?」

许景朝带着醉意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冲我走过来的步子有些乱。

「姐姐,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为什么你不来接我回家呢?」

许景朝从后面环着我,乖乖靠在我身上。

「暮暮,你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我年龄小,你不能我犯错一次就彻底打死了。」

沈泽眸中悲伤愤怒翻腾,死死盯着我。

8

「哪里来的蚊子,嗡嗡叫的好烦人。」

许景朝蹭了蹭我的脖颈,呼出的气息全部打在了上面。

沈泽的眼神像是要杀人,「暮暮,我们还和以前一样不好吗?」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许景朝摇头晃脑,眼睛亮晶晶地,「姐姐,我的诗念得好不好?」

喝了酒的他更粘人了,没骨头似的窝在我身边,又是捏手指又是蹭头发的。

「暮暮,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对啊学姐,你就再给沈同学一次机会吧。」

言希怯生生地站在门外,不知听了多少去。

「学姐,我在校的时候就听过你和沈同学的故事,青梅竹马的感情还是要多加思考得为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

青梅竹马吗?

那个会维护我的沈泽,央求我接他放学的沈泽。

我有些恍惚,往沈泽身上看去的时候,他目光里都是哀求。

不该是这样的,好像有哪里不对,我慢慢睁开被抓住的手,想要往沈泽那里去。

言希身上机械声不停地叫唤,一下子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你不要说话了宿主,为什么第一攻略对象有要黑化的趋势啊。」

不是黑化吧?

许景朝低垂着头,手无力地耷拉着,更像是被抛弃的狗狗。

我踮起脚揉了揉他的头。

这人立马攥住了我的手腕,生怕我跑了似的。

言希还在和那个系统拉扯,「但是女主因为光环很明显就意动了呀,男二是恋爱脑吧,都这样了还要女主。」

「所以暮暮,我们是真的回不去了吗?」

「学姐,你要不要再好好考虑考虑?」

他们两个就跟唱双簧似的。

言希的那个系统开始嗷嗷地叫唤,「住嘴吧你,攻略对象的好感度不停地往下降。还在减,还在减……」

终于,那边如释重负般,「恭喜你,实现我们统界第一个攻略对象无法再攻略的成就。」

言希有些慌乱,「什么意思,我不用再攻略他了是吗?」

「对,你也不用再在这个世界待了,拜拜。」

话音刚落,言希的目光猛地呆滞住了,好几秒后才慢慢回过神来。

像是一只误入迷途的羔羊。

言希在迷茫中慢慢红了脸,看着我说,「学姐你好,我是言希,我很喜欢您,你的新闻演讲我都会去看,我一定会努力到您手下工作的。」

小姑娘说完后捂着脸就跑了。

所以,这才是真的言希?

「我们回去吧姐姐,我想回家了。」

许景朝拉着我的手撒娇。

「好。」

我没有搭理背后如芒刺背的目光。

不管什么原因,有些人,错过就是错过了。

9

许景朝的酒品很好,不吵也不闹。

只是紧紧拽着我的手不放我离开。

我和衣躺在他身边,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那个言希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以后还会不会有和她一样的人出现?

半梦半醒之间,一阵滋滋啦啦的电流声在我脑海响起。

「你好,我是系统 001 号,助力于每一个梦想,请宿主选择是否绑定?」

熟悉的机械声。

一个光团子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系统啊。

我不动声色,「绑定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系统口若悬河,和我介绍着他一堆的道具。

什么美白丹,什么记忆符,甚至还有抹除人记忆的东西。

不过需要的什么所谓的积分要多些罢了。

「我没什么遗憾,爱情事业都有,要你好像没什么用?」

那个系统有些着急。

「但是你原本可以更厉害,你直接将……,呃。」

上钩了。

「直接将什么?抱歉,如果没有足够的价值,我想我可能并不需要你。」

我尚不清楚现在他为什么如此执着于我。

但这也是我能够和他谈判的的底气。

应当是纠结了一阵吧。

这系统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开口。

「这个世界已经被外来者所扰乱,按照原本的走向,你会和沈泽结婚生子,五年后你们夫妻将沈家推到了业界龙头的地位,进入了国内富豪榜前三。」

见我有些不信,系统又连忙补充,「如果没有外来者,你的未来就是这样的。」

好笑,外来者是谁带来的,你可真的半句都不提。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我怎么确定你是真的有用,而不是骗我?」

不知道这是谁造出来的东西,智商好像不怎么高。

系统给我了个很有用的线索。

许景朝公司一位合作商的儿子幼时被拐卖。

他精准地说出了那位现在现在已经十几岁的男孩的信息。

我没傻到直接说出来。

假借实地考察的名义,我去了那个偏远的小山沟。

那男孩和他爸爸太相似了。

再不经意地让合作商看到照片。

后来他们顺着这个线索,甚至摸到了已经金盆洗手的人贩子团伙,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合作商让了三个百分点给我们以示谢意。

系统一直催促我绑定,说这种的都是最低级的。

能够攻略人物我获得的报酬才最大。

我每日都在推诿,甚至成了日常的习惯。

仗着这便宜,从系统那里,我获得了不少有用的情报。

10

许景朝的公司成长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他也是。

许景朝背着我从沈泽那里抢第一个项目的时候,他还有些忐忑。

看我没什么表现,甚至还有些纵容的时候。

他动起手来更心安理得。

短短时间内,沈氏丢了不少的合同。

沈泽这个刚上位的掌事者威望下降不少。

他找上门来我一定都不意外。

可能是我以前将他美化太过。

沈泽本身就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自大狂。

放不开自己的利益,又想得到更多。

就像他知道我喜欢他,所以可以肆无忌惮践踏我的心意。

不想失去我这个为沈家卖力的人,又能够轻易受别人蛊惑,觉得我贪图他的财富。

「暮暮,你们没必要这样赶尽杀绝吧?」

只是抢了几桩生意,倒不至于这般说。

我没开口说话,任凭许景朝搂住我的腰。

「沈总说笑了,各凭本事罢了。」

沈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面色悲痛地说话:「许总高抬贵手,我与暮、迟小姐之间再无瓜葛如何?」

「呵,既然沈总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卖你个面子。」

许景朝事先和我说过。

不是真的不想再和他计较。

我毕竟是沈家资助,真闹翻了,沈泽咬紧这一点,舆论上也不好听。

我想说我不在意的。

更严重的上辈子我都见识过。

许景朝说他不舍得,不舍得我被别人说坏话。

即便那些人是毫无关系的人。

沈泽走后,许景朝一下子跟泄了气一样靠在我身上。

「姐姐,我们去约会吧。」

我「无情」推开他,「约什么会,去加班。抢生意的时候爽,加班也很舒服。」

「嗷。」

11

「宿主,我要走了。」

001 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好。」

我们心知肚明,我不会答应他的要求,只是从他那里得到了不少信息而已。

就单单系统算是我上一世遭遇的背后推手这一点,我就不会绑定他。

即便他不知道。

「宿主不愧是天选之子,原剧情让沈泽功成名就,换了个对象居然能让男二压制住男主了。」

我望向办公桌前认真处理事务的男人。

「错了,那是他自己很优秀。」

系统被我噎住了。

顿了下才气哄哄地说:「既然要走了,那我再送你条消息,你身边这个人瞒着你的可有些东西。」

挑拨离间完便下了线。

我知道啊。

我重生第一天的那个酒店。

或许偶遇是真,但前台说没房间是假。

当天我朋友圈里就有人晒了些照片。

许景朝的小心思早就被扎破了。

这些都无所谓。

我惯着他。

我只知道他爱我,而我也开始喜欢他了。

可能是许景朝有意为之,也可能是沈泽终于良心发现。

我和他碰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许景朝对他的针对也转到了暗里。

沈泽慢慢模糊在我的记忆里。

许景朝毕业那天,我去了。

漫天的气球和鲜花。

有人西装革履举着戒指跪在我面前。

「姐姐,可能我是你的姗姗来迟,但你一直都是我的朝思暮想,嫁给我吧!」

番外——前世

什么时候喜欢上迟暮的,许景朝可能自己也说不清楚。

或许是那次校庆她演讲时的神采风扬?

或许是校园偶遇时的怦然心动?

许景朝和迟暮的第一句话,是对方问男生宿舍在哪里?

他知道。

沈泽在学校也不是无名之辈,所以他都知道。

家境优渥,长相出众,成绩不凡。

许景朝的人生第一次如此挫败,也是第一次如此嫉恨一个人。

偏偏他得不到有人还不珍惜。

知道沈泽和别人暧昧的时候,许景朝很愤怒,却又藏着隐秘的欣喜。

你看,他这么不珍惜你,你是不是也可以看看别人。

许景朝争分夺秒忙着创业。

等他在商界有了一席之地,那人的目光是不是就能落到他身上了。

他都好久没有再见过迟暮了。

沈氏年会,他看迟暮有些醉,便跟了上去。

对方跌跌撞撞,许景朝不放心。

后来他无数次悔恨。

若是,若是……

一切都晚了。

媒体记者冲进来的时候,许景朝满心惶恐。

她会不会觉得这是我找来的,她会不会觉得我是要拿这个来要挟她。

迟暮接了个电话,说等她回来。

许景朝又升起了念想。

她是不是要对我负责?

这个世界是真的没有如果。

迟暮死了。

死在和他告别的几个小时后。

许景朝这才知道这段时间,对方都经历了什么。

他回去求了家里,压下了那些漫天飞舞的消息,还带走了迟暮的尸体。

许景朝将人葬在了远离沈泽的地方。

浑浑噩噩了几个月后,许景朝才打起精神。

他要让有些人付出代价。

沈家做什么,他做什么。

家里不会给他提供帮助,撼动这么大个企业是需要时间的。

但许景朝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就算闭上眼睛了那个人也从来不来梦里看他。

所幸,他成功了。

沈泽失去了光鲜亮丽的地位,失去了腰缠万贯的家产。

至于他那个妻子帮凶突然和他离婚,说什么从大学开始的记忆都没了。

这些都和许景朝没关系了。

又是一年春。

墓碑上的照片里的女孩嘴角微扬。

墓碑前,喝醉酒的男人喃喃自语。

迟暮,你看,我都有白头发了,是不是更配不上你了?

备案号:YXX14RRzpd9sYYYJb8NiMmJy

编辑于 2022-11-23 16:0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偏爱 ​ 赞同 213 ​ 目录 10 评论

第几个 100 天,也像刚热恋

晴夕Victoria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