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男友母亲的阴谋

所属系列:打破围城:在婚姻中挣扎的女人们

上班地铁上,听到一个老太太向另一个老太太炫耀。

「现在的女孩子太浪荡了,我稍稍教我儿子对她们用点心,比如月经泡杯红糖水,下雨送送伞,那些女人就上赶着贴上来,我儿子靠着我的方法,现在谈了八个女朋友。」

我躲在人潮后面,听着老太太的话,恶心得想吐。

心里刚替那八个姐妹默哀了八秒。

没想到,第二天,我去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家里见家长。

若我没眼瞎,这老太太就是在地铁上炫耀儿子谈了八个女朋友的本尊。

我成了老太太口中那个浑身零件都一样的浪荡女人。 1 因为车被临时送去保养,为了上班不迟到,那天我坐了地铁。

地铁上,一个老太太向另一个老太太炫耀。

「现在的女孩子太浪荡了,我稍稍教我儿子对她们用点心,比如月经泡杯红糖水,下雨送送伞,那些女人就不要脸的睡到了我儿子的床上,我儿子靠着我的方法,现在谈了八个女朋友。」

「我给你说,养儿子就得掌握方式方法,你看但凡我儿子不听话,我就警告我儿子说,妈妈让你白玩了这么多女人,你要是不听话,妈妈可就不帮你了,每次我儿子都被我吓得什么都听我的。还说每个女人的零件都差不多,一定会选个我喜欢的。」

我躲在人潮后面,听着老太太的话,恶心得想吐。

心里刚替那八个姐妹默哀了八秒。

没想到,第二天,我去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家里见家长。

刚进门,就被面前的老太太给吓了一跳。

若我没眼瞎,这老太太就是在地铁上炫耀儿子谈了八个女朋友的本尊。

我成了老太太口中那个浑身零件都一样的浪荡女人。 2 我刚进谈了三年男朋友江城家的门,江城妈拿出双棉拖鞋,就要亲手给我穿上。

「你就是周青青吧,长得可真漂亮。」

我赶紧后退了两步,躲开了老人的动作。

故作淡定的招呼道:

「阿姨,你好。」

江城妈顿时喜笑颜开,像是对我满意极了。

刚在沙发上坐下,老人又是给我拿水果,又是给我端奶茶的。

「我听说你们年轻人就喜欢喝这个,我嫌外面的不干净,就在网上搜了教程给你做了个,你快点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我看着面前这个慈祥和善的老太太,怎样都无法将地铁上那个尖酸刻薄的老人结合起来。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或者是老人只是想在老姐妹面前争口气,胡乱编的。

午饭结束后,江城妈拿出个旧的发黑的存折,放到我的手里。

「青青,这里面有十万块,阿姨知道你家里房子多,不在乎我这一个两个,但这个存折里面的钱,是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现在你拿去和江城买套房结婚。」

我看着放到我手里的存折,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首先这钱太少,根本就买不了房。

但这存折若真如老太太所言,是棺材本,那这钱的重量就绝非它本来的价值。

若是没有地铁那一幕,可能我当即就把钱给推拒了,甚至会安慰老太太,房子这些不用她担心我家有。

可有了地铁那一幕,我心里始终像是哽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沉默了太久,老太太察觉到了我情绪,老太太突然拉起我的手哭诉道:

「青青呀,我知道这钱很少,根本买不了房。但你也知道江城爸去世的早,这些年我费尽心力,才把江城给养到研究生毕业,虽然他现在是在大公司上班,但他才进去两三年,工资也低,要想独自在帝都买房难如登天。」

「你看要不这样,你先让你爸妈资助一点,你们先买套房把婚结了,你放心,等以后江城赚了钱我就让他把钱还给你爸妈。」

江城妈的话说的很是贴心,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

我总感觉这事情有那么些不对味。

我故作懵懂的看向老人。「阿姨,那名字怎么写呢。」

老太太笑着拍了拍我的手。「那还用说,当然是写你们俩的名字。」

「你放心,以后买了房子,我绝对不会来打扰你们俩的。」

写我俩名字这四个字让我身子猛然一颤。

首先,帝都的房子最差也要五百万起步,凭我爸对我的疼爱,若是我结婚,肯定不会买个小房子。

一千万出头都是少的。

再结合地铁上的一幕,我有些怀疑,无论是江城母亲的眼泪,还是这张旧得发黑的存折,都是江城母亲对我的莹莹算计。 3 虽然我对江城家起了疑心,但是毕竟我和江城有三年的感情,我依然不太相信他是这样的人。

但从那天起,我开始仔细观察起江城的行为。

比如我发现他每次到我家来,身上都带着水气,像是才刚洗完澡。

比如他若是晚上加了班,再来我家,一般都不会有那方面的需求,像是很疲惫。

比如他经常会半夜起来上厕所,在卫生间里看手机一看就是一个小时。

我之前并未深究过江城的行为,我奉行的是男女之间得相互尊重,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但若是江城是利用这些时间去谈其它女朋友呢。

终于在某天晚上,趁着江城洗澡,我没忍住翻了他的手机。

微信很干净,我的微信名置顶在第一个。

其它的微信好友不是同事就是朋友,有些我还认识,甚至还见过面。

这让我安心了些,唯一的疑点就是江城和他妈的微信对话,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

可那天看江城和他妈的感情明明很好的样子。

所以江城和他妈到底聊了什么才需要清空聊天记录。

我正准备放下手机,突然想起一个博主分享自己通过查手机定位发现老公出轨的事情。

我凭借着记忆,打开了江城的手机设置,在看到江城每天的行动轨迹后,更疑惑了。

首先只有在江城来我家的时候,会有家里,我家和公司的行为记录。

其它时间全部是空白。

难道江城来找我的时候,都没有带手机吗?

正在这是江城擦着身上的水润,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我拿在手里的手机,神情丝毫未变。

他走过来拥住我,脸上充满了戏谑。「查到了什么吗?」

我故作傲娇的抬起头。

「谁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在外面有没有乱来,我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江城抿着唇笑出了声,他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梁。

「乖,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我这么喜欢你。」

「而且我的手机从来不设密码,你想什么时候查就什么时候查。」

这倒是真的,江城在手机这块向来不对我保密。

有时候我用他手机打电话,寄快递,他向来都坦坦荡荡。

以至于我从未生出查江城手机的想法。

可江城手机里面的那些违和又怎么解释呢。 4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第二天下班,我去了江城的公司。

刚到六点,我就看到了江城从公司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江城身影的那一刻,我顿住了。

因为江城才给我发了微信说今晚要加班,由于江城是大厂程序员的缘故,我对他加班这件事从未产生过怀疑。

我哆嗦着手指给江城打去了个电话,秒挂。

可更令我诧异的不是江城骗我要加班,而是眼前的江城连掏手机的动作都没有。

正在这时江城给我发来一条微信。

「宝宝,我正在开会,晚点给你回过来。」

我看着江城的微信消息,捏着手机的指腹都在颤抖。

因为此时,我眼前的江城正挥舞着手在打出租车。

我惊恐的咽了咽口水,翻出我和江城以前的聊天记录。

首先在江城来见我的日子,江城就会很冷淡,常常用嗯,好的这种简短的句子回复。

但若不是我和江城见面的日子。

江城则会热情很多,他会给我讲笑话,给我发好听的歌,非常体贴的关心我。

虽然有时候我会觉得,江城的语气老气横秋的,但我都只以为这是理工直男的特点。

可说话风格的两个极端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脑神经崩得紧紧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壳而出。

我赶紧驱车跟上了江城的出租车。

等到了个豪华小区门口,江城的出租车才停了下来。

刚下车,一个妙龄女子从小区门口冲了出来。

像树袋熊似的挂在了江城的身上,还抱着江城的脸颊猛亲了两口。

江城还亲切的揉了揉女人的头。

两人的状态像极了陷入热恋中的小情侣。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睛瞪得通红。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我的手机接到了一条江城发过来的微信。

「宝宝,晚上要记得吃晚饭哦,你已经够漂亮了,不要再减肥了。」 5 我刚回到家,就冲进了卫生间,恶心的吐了。

若是我还不知道江城和他妈在骗我,那我就是个大傻子。

若我没猜错,这些年和我在微信上聊天的人都是江城他妈。

只要想到江城和我说的那些打情骂俏的话,全是江城他妈代说的。

我就忍不住又朝着马桶吐了。

这比江城出轨还让我恶心。

当天,江城半夜十点来的我家。

他带来的还有江城母亲做的饭菜。

江城给我夹了一块虾。

「我妈知道你喜欢吃虾,专门给你做的」

我握着筷子的手指一紧。

「你妈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虾的。」

江城浑身一僵,但不过片刻就敛住了心神。

「那还用说,肯定是我说的,你这个儿媳妇不仅我喜欢,我妈也喜欢你得很。」

我故作打趣的说道:「那你还不赶紧将我娶回家。对了房子的事情我给我爸说了,我爸那边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周围的朋友结婚彩礼可都是一百万,我爸说了,你们家给不了一百万,至少也得给五十万,不然就不让我和你结婚。」

江城淡定一笑。「那有什么,你把你手里的这套房子抵押出去,贷五十万出来给你爸妈走个过场就是了。放心利息钱我掏就是。」

我胃里一阵翻滚,差点恶心得吐出来。

「怎么,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妈可是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了。我知道我们俩的家庭有差距,但是你放心以后我会努力赚钱的,绝不会让你被你朋友看不起的。」

我故作感动埋进江城的怀里,但在江城看不到的地方,我的手指甲差点戳破手掌心。

我没想到江城还真是把我当傻子骗。 6 第二天,我就去找了江城见面的那个女孩子陈蕊。

陈蕊听完我的讲述满脸的不可置信,她哆嗦着身子。

「可…我要跟他结婚了。」

我紧闭了双眸。「我也是…」

陈蕊瞬间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几个春秋,陈蕊才哽咽的抬起头。

「我们俩..对对手机聊天记录。」

等我俩将所有与江城的相处经过核对了一遍后,我们俩都惊恐的愣在了原地。

我们怎么都没想到,从一开始,江城和他妈就是有预谋的。

首先,我们俩都是因为被快递小哥撞,江城救了我们,才加上了微信聊了起来。

再次,从日常相处,所有的聊天对话都是一模一样。

就连我们上门见家长当天,都是我在上午,陈蕊在下午。

等对完所有的聊天记录,陈蕊歇斯底里的哭起来。

「我一定要去杀了江城那个狗杂碎。」

不仅是陈蕊,就连我也被面前的东西,惊的三观碎尽。

我强忍着身体的颤抖拉住陈蕊。

「为了这种人脏了我们的手不值得,我们先搜集证据,法律会让江城母子付出应有的代价。」

7 当时江城被快递小哥撞得有些严重,害怕他抵赖,我留了快递小哥的电话。

这倒是方便我们找到证人。

当即我就给快递小哥去了电话。

「喂,你好,我这里有个快递要寄,你可以来收一下吗?」

快递小哥到我家后,我直接问道:「你认识江城吗?」

快递小哥转身就想走。

我威胁道:

「你要是敢走,我就告你诈骗,若是江城被抓,你就是同党,你要不想坐牢,你可以离开」

快递小哥被我给唬住了。

他委屈巴巴的看着我。

「姐姐们,你们被骗可怪不着我啊,我怎么知道你们这群女人这么傻,那么套路的电视剧情节你们都相信。」

我心里咯噔一跳。

「一群。」

所以江城真的有八个女朋友。

我冷着脸看向快递小哥。

「你前前后后一共帮江城撞了多少个女人。」

快递小哥后脖子缩了缩。「前前后后撞了十几个吧,救你们的那个男人,每次给我一千块钱的出场费。」

我和陈蕊相互对视了一眼。

「你有那些女孩子的电话吗?」

快递小哥惊恐的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留电话。」

我垂头沉思了片刻。「那你知道江城成功了几个吗?」

快递小哥摇了摇头。「这我怎么会知道,但是之前我听那哥们提了几句,只要他厌烦了就会分手,但应该效果还挺好,不然这哥们也不会隔两三个月就搞这么一出。」

我和陈蕊见这快递小哥说不出什么来后,我掏出一份文件资料,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你放心我不会告你的,刚才你给我们说的我已经录了音,出庭的时候你出席就行。但是如果你敢告诉江城,我会以诈骗同伙的罪名起诉你,我们俩的家里有的是钱打官司,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快递小哥果然被我唬住,掏出笔赶紧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还连连道歉,自己不该做这种损阴德的事情。 8 见完快递小哥之后,我和陈蕊又开始着手整理起我们和江城的金钱往来。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就单我来说,这些年,江城通过我获取的金额就高达五十万。

江城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要钱,比如他会给我说他炒股亏了钱,想要加仓。

他也不多要,时而五千块钱,时而一万块。

对于我来说,这些钱都是小钱,并未在意过。

而江城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找陈蕊拿钱,用的是打游戏,充值卡币。

陈蕊家庭条件也挺好,但是平日里自己开销大,能给江城的钱并不多。

但陈蕊那里加起了前前后后差不多也有二十万。

当然江城也不白要钱,每次都会回送礼物。

但是礼物从哪里来的,从我和陈蕊或者是他其他女朋友那里拿的。

比如他会把陈蕊的香水拿来送给我。

若是陈蕊问起就会说送给了某个客户。

江城的频率不高,一年也就一两次。

而我们早就知道江城的家庭条件,一年能给我们送两次这么昂贵的礼物,我们就已经觉得他很用心了。

等查完所有的金钱往来。

我和陈蕊两人瘫坐在了沙发上。

陈蕊流着眼泪看我:「周姐姐,你说人真的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吗?」

我揉了揉她的头。「乖,贱人自有天收,若天不收我们来收。放心,江城会有他该有的报应。」 9 为了收集更多的证据,我和陈蕊决定去江城家里打探一番。

由陈蕊出马,约江城和他妈出去玩。

我负责去江城家里查看。

钥匙是我趁着江城睡着,偷偷摸摸拿的。

当天当我去到江城家,推开江城母亲的房间,我惊呆了。

江城妈妈的房间里,立着好几个电脑显示屏。

每个电脑屏幕都挂着一个微信号。

甚至为了方便江城妈操作,电脑屏幕的字体被加大了好几个号。

电脑旁边还放着本笔记本,里面记录了所有女孩子的喜好,家庭背景,性格特点,以及我们和江城发生关系的时间,次数。

甚至一些不堪入目的裸照,也被记录在了里面。

我数了数,笔记本里至少有二三十个女孩子的情况。

我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拍下了现场所有的照片。

晚上,去到陈蕊家里,她一脸着急的看着我。

「周姐姐,怎么样。」

我将手机递给她。

陈蕊看完手机里的照片,沉默了许久。

不知道过了几个春秋,陈蕊才哽咽的看向我:「报警吗?」

我摇了摇头。「现在证据搜集得还不够齐全,这点金额便宜江城和她妈了,我们再给江城他们增加点筹码。」 10 第二天我就和陈蕊分头合作。

由她去联系被江城母子骗过的姐妹。

由我勾引江城上钩。

我直接以我爸要送我和江城房子的名头将江城母子约了出来。

进新房的瞬间,江城妈眼睛都绿了。

「青青,这套房子你爸真的答应送给你了。」

我故作娇俏的点了点头。

「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我爸的那些财产早晚都是我的,不过是一套房子有什么关系。」

说完,我挽上了江城母亲的手臂。

「更何况,阿姨和江城对我这么好,我爸觉得我能找到你们这样好的人家,简直就是我的运气。」

我的话将江城母亲逗得眉开眼笑。

江城也很兴奋,拉着他妈在房间里四处转悠。

「妈,你看,这个房间以后你住,这里是主卧,房间大。」

「妈,你看外面的坝子,晚上跳广场舞的人肯定很多。」

我冷笑着看着两人。

之前见面的时候不是说不会来打扰,这才看房,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规划起住哪个房间了。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冷,惊觉到了江城妈,她突然回过头来。

「青青,我和江城就是说着玩的,我不会搬过来住的。」

我赶紧敛住情绪。

「阿姨,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以后这也是你的家,你想什么时候来住就什么时候来住。我刚才就是在想,你的房间要不要找个装修公司来重新设计一下。」

江城也跟着应和道:「可不是妈,到时候你和我一起搬过来住,青青最喜欢吃你做的饭了,她不会介意的。」

江城母亲,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那行,等你们收拾好了,我也跟着你们搬过来。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俩的,我就给你们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

中午的时候,我带着江城母子去了小区的会馆里吃饭。

吃饭期间,江城妈对我热情极了,一个劲儿的夹菜。

我强忍着恶心,咽了几口下去。

酒足饭饱后,江城妈终于憋不住,略带试探的问道:「那个青青你别怪阿姨多心,就是这房子,你爸是打算写谁的名字呀。」

我心里早就准备好了答案,故作无奈道:「阿姨,你也知道,我的名下现在已经有两套房子,我爸的意思是,反正我都要和江城结婚了,这套婚房不若就直接写江城的名字。」

说完,我顿了顿。「阿姨,你不会怪我占用了江城首套房的资格吧。」

江城母亲嘴角的笑意差点都要扯到耳后根了。

「青青,我怎么会介意呢,这是你爸对你和江城的一番心意,你放心你嫁到我们家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老太太说完,一巴掌拍到了江城的背上。「臭小子,以后你要是敢对不起青青,我第一个不答应。」

江城此时的心情也十分好,他红着脸上满是兴奋。「青青,你放心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听着两人的话,恶心坏了。

强忍着胸口的涩意。

「你们别这样说,能嫁给江城才是我的运气。」 11 第二天,我就找了熟人帮忙办了过户。

江城和他妈拿着写着江城名字的房本,开心极了,当天就带着我要去买三金。

只是去到商场里,但凡是我看中的江城妈妈都嫌贵。

她拍着我的手道:「青青,这个钻石过几年就贬值了不划算。」

「青青,现在黄金价格贵,等以后黄金价格便宜了,阿姨再给你换个大金镯子。」

我最后被弄烦了,直接在一个银饰店花了一千块钱买了个三金,江城妈那张嘴才歇了下来。

等买完银饰,江城妈妈说她要去买件我们结婚穿的衣服。

我哪儿有不应。

但没想到江城妈妈还挺识货,去的都是一线大牌,而江城也不知道为何这么巧,每次要付钱时,不是要打电话,就是要上厕所。

我像是没看懂他们的谋算,只要是江城母亲看中的我都买。

等出了商场,我看着手里的发票。

挺好,又多了几十万。

等晚上到家,江城想留在我家,我以要回家和我妈商量上门的事拒绝了。

也是当晚,陈蕊发信息给我说江城要和她分手。

同时接到分手信息的还有其她几位被江城骗的姐妹。

我让他们别回复,坐等我的消息。

而也就是当晚,江城给我发信息说,家里遭了贼,他妈妈想搬去新房子住。

我哪儿有不愿意的。

我还怕他们不住进去呢。 12 和其他姐妹们分手后,江城明显闲了下来。

自己给我发消息的时间变多了。

他除了每天像个领导一样吩咐我办事外,还会给我分享一些低俗的短视频。

「十天教你成为性感妻子。」

「这些穿着打扮让你留住男人的心。」

我看着被地沟油味弥漫的手机屏幕,差点原地吐了。

直到某天,江城打电话让我去新房子吃饭。

我才知道江城和他妈已经搬过去了。

我还未进门,就听到了江城妈炫耀的声音。

「他大姨,要我说,你就是对你那儿媳妇太仁义了,你看江城这媳妇,再有钱不也被我驯服得服服帖帖,你就应该按照我说的来,保管你儿媳妇对你俯首称臣。」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看来房子喂大的不仅是江城妈的胃口,还喂大了胆子。

现在是装都不想装了。

我强忍着恶心,推门走了进去。

看见我进门,江城妈丝毫没有背后说坏话,被逮住的慌乱。

她皱着眉头瞟了我一眼,十分随意的道:「怎么这么晚才到,别在这儿站着了,赶紧去厨房给姨们洗点水果。」

「哦,对了,你让上次吃饭的那家私人菜馆送桌菜来。」

江城妈这恬不知耻的模样直接气笑了我,若不是现在不是时候,我真想当场翻脸。 13 等将江城家的亲戚送走,我才带着满身油污驱车回家,刚进家门,江城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你明天去找个保姆来家里,我妈今天累到了,腰疼。」

我没忍住气,怼了回去。

「今天不都是我做的家务,你妈累什么了。」

江城秒回。「青青,我妈将我带大不容易,你就不能稍稍理解她一下。若是你再这样无理取闹,那我们这婚也不用结了。」

我心里咯噔一跳,江城这是房子到手,就想将我踢了。

江城这算盘打得可真是够好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

没过多久,陈蕊就给我发来了微信。

「青青姐,江城给我发微信,说他想和我和好,还说他后悔了,不该听他妈的话。」

我赶紧将今天的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陈蕊当即气得就发了好几个大砍刀过来。

我赶紧安抚她,虽然我也恶心得够呛。

等陈蕊的情绪好转,我才打开新房的监控。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会让我发现更恶心的一幕。

江城妈穿着一件吊带裙敲响了江城的房门。

江城看见他妈十分的不耐烦。「你又来我房间干嘛,你自己又不是没有房间。」

江城妈一巴掌拍在江城的后背上。「我让你白玩了这么多女人,怎么要结婚了就不想跟你妈我睡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和我睡,我以后可再也不帮你找女人了,以后你可永远就只能玩周青青一个了。」

江城脸上的神情瞬间一变,讨好的拉扯着他妈在床上坐了下来。「妈,你想什么呢,就那些女人,在我眼里浑身零件都一样,哪个有你对我这么贴心。」

我看到这里差点被这对母子气得砸掉手里的遥控器。 14 害怕江城母子,真有踢了我的打算。

第二天,我就以我妈答应给我陪嫁一辆卡迪拉克为由,约了江城母子出来见面。

咖啡馆里,江城母亲端着皇太后似的高高在上。

「亲家公,要我说你们家周青青,培养得可真是不好,既不会做家务,又不会尊敬老人,也就我们家不嫌弃,换了别家,早八百回给打回来了。」

扮演我父母的临时演员,赶紧惭愧的低下了头。「亲家母说得没错,等周青青嫁过去后,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我们绝不插话。毕竟你们家能培养出江城这样优秀的儿子,肯定是家庭教育非常好的。」

江城母亲被逗得瞬间眉开眼笑。「既然亲家公这样有诚意,我们也不是那样咄咄逼人的人家,既然如此,我们家就退一步,陪嫁也不多要,除了原本汽车卡迪拉克外,你们的陪嫁再加一百万吧。毕竟我儿子可是给了五十万彩礼,你们女方再添点也是应该的。还有男方的酒席钱你们也顺便一起掏了吧,反正也没多少钱。」

我看着这两母子恬不知耻又傻又贪的模样,差点冷笑出了声。

看来我的房子不仅喂大了江城母子的胆子,还喂傻了他俩的脑子,江城母子还真以为我是恋爱脑呢。 15 时间一滑而过,来到婚礼当天。

江城身穿一套价值几十万的西服,江城母亲身穿一身雍容华贵的旗袍。

远远看去两人就像是富贵人家的母子。

而我身上的婚纱是从二手门店租的,脸上的妆是我自己随意画的,这样一衬托,仿若我才是落入金窟窿的鸡。

我也不在意,冷笑着看着江城母子与用各种豪车接来的男方亲戚,寒暄炫耀。

直到所有的亲戚都入了会场,仪式正式开始,我准备的好戏才逐渐拉开帷幕。

在仪式进行到中途,江城即将给我戴上戒指时,我当着所有男方亲戚面,「啪」的一声巨响,我扇了江城一巴掌。

被打懵的不仅有江城,还有现场所有的宾客。

江城顶着脸上的五爪印,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周青青,你在干什么。」

「我干什么,报仇。」

我冷笑的说完,朝着身后挥了挥手。

白色的幕布由天而降,而我准备好的视频出现了所有人的眼前。

里面是江城母子诋毁嘲讽亲戚的画面,是江城母子用恶毒言语咒骂江城公司领导公司同事的画面,还有他们这对母子恶心巴拉相处时的画面。

整个大堂瞬间吵闹起来。

男方亲戚们,纷纷站起声怒骂江城母子不要脸,狼心狗肺。

而江城的那些同事和领导们,不想再看这场闹剧,有好几个大领导怒极走出了会场。

江城妈一会拉拉这个,一会劝劝那个。

可再也没有人愿意听她的解释,有视频有真相,无论她怎么狡辩,也改变不了她两面三刀的恶毒。

江城妈见没有人搭理她,又跳起脚来骂我。「周青青,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些东西给我关了。」

江城此时也反应过来,挣扎着就要过来抢我摇控板。

我反手又扇了他一巴掌。「江城,慌什么,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我又朝着身后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

哀乐声骤然响起。

两樽棺材由天而降,落在了舞台的中央。

江城和他妈用泥雕铸成的泥像,庄严恐怖的躺在里面,尤其是江城他妈那尖锐刻薄的表情与她此时一模一样。

我冷笑了一声,接过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

「欢迎各位亲朋好友来参加江城与陈女士两母子的葬礼。」

「为庆贺江城母子不得好死,凡是现场给江城母子烧香的,我发钱,一次 100 块,次数不限,多劳多得。」

大堂瞬间安静了几秒。

但不过片刻,就传来了江城妈歇斯底里的咒骂声。「周青青,你才不得好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臊货,短命的下十八层地狱,你居然敢咒我和我儿子。」

我冷笑了一声,朝着身后挥了挥手。

「姐妹们,是该我们报仇的时候了。」

我的话音刚落,那些被江城母子骗过的女孩,纷纷冲了上来。

江城看见她们的瞬间,瞳孔不由自主的缩了缩,本能的后退就想逃。

我岂能让他如愿,我直接朝着他的屁股猛踢了一脚。

江城没刹住车,身子摇晃了几下,坠到了舞台边缘,嘴里的血瞬间糊了满脸。

而被江城骗过的女孩子也跟着蜂拥而上,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防狼喷雾和棍子朝着江城就是一顿猛打。

不过瞬间,江城的脸上脖子上就布满了青紫。

看见自家儿子被打,江城妈呲牙咧嘴,冲上舞台,就要来打我。

我抓住她的手腕,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江城咬牙切齿的看向我。「周青青,你这个贱女人,你个万人操…」

她的话还未骂完,我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

「死虔婆,你骂一句,我打你一巴掌,我就要看看是你的嘴贱还是我的手狠。」

江城妈见打不过,躺在地上开始耍起混来。

「哎哟,打死人了,要人命了,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哎哟,新儿媳妇打妈了,丧尽天良了。」

「这些不要脸的女人,自己不要脸要躺到我儿子的床上,现在却来打我儿子和我儿子。」

可无论江城妈怎么哭诉,现场都没有一个男方的亲戚来帮忙。

还是酒店经理害怕出事,让酒店的服务员和保安拉住我们,才歇了这场闹剧。 16 过了两天,负责盯梢的人发给我江城母子的近况,我不由得乐出了声。

江城被愤怒的女孩子们联名举报,丢了工作。这对母子现在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众叛亲离,名声臭到了极点。

同时,我还接到了江城的电话:「我命令你立刻公开向我和我妈道歉,并且再给我一百万,不然你就等着全网围观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呵呵就等着你把照片扔出来呢,我盘算着该进行第二步计划了,便大摇大摆的走进我送给江城的别墅里。

开门的瞬间,江城自以为拿捏了我,开始语重心长「青青,你之前怎么对我的我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现在乖乖公开道歉,说那些都是你瞎编乱造的,看在我们之前的情谊,我们可以像之前一样。」

江城妈一副大度的样子:「一百万可以少一半,五十万精神损失费。」

我看着毫不知羞耻的两人,冷笑了一声,招呼我身后的搬家工人开始搬东西。

江城妈顿时装不下去了,她跳过来拦我。「周青青,你干什么,这是我家的东西。」

「你家的东西?这些东西全部是我买的。」

江城妈怒极。「这是我儿子的房子,房产本上落的是我儿子的名字。」

我微笑着看着她。「马上就不是了。」

我当着江城妈的面,拨通了报警电话。

「喂 110 吗,我要报警,有人诈骗。」 17 警察到的时候,江城妈还在跳着脚骂我。

「你这个死女人,不要脸的臊货,你才诈骗,我告诉你们,你们谁都跑不掉,我要让你们把牢底坐穿。」

待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我直接伸手扇了江城母亲一巴掌。

「闭嘴,再乱骂,我打死你这个老不死的。」

警察瞬间皱紧了眉头,伸手拦住我。

「干什么呢,警察在这儿还动手。」

我故作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

「警察同志,不怪我这么恨,就这对母子,他们简直就不是人,他们以结婚为由骗了我们这群姐妹两千万,她还用裸照威胁我,若是我敢报警,就发得全网都是。」

警察惊了。「两千万。」

江城母亲顿时跳起脚来。

「你胡乱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骗你们两千万了,那都是你们自愿给的,而且什么裸照,我不知道。」

我冷笑了一声。「自愿给?你儿子的细胞是金子做的,若不是你们骗我们,我们怎么会把钱给你们。」

江城母亲怒极。

「你们自己不要脸,非要往我儿子身上扑,我儿子睡了你们,找你们拿点钱怎么了。」

我冷笑了一声,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了警察。

「警察同志,我这有这两母子诈骗我们的证据,还有他们非法收集我们的裸照,我这里有电话录音。」 18 我们这群人和江城母亲一起被带到了警察局。

而我早就斥巨资准备好的律师也跟着上了门。

江城两母子从进了警察局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开庭当天,江城妈一反常态,我刚站上被告席,江城妈就朝我哭诉道:「青青,我知道你是暗恨江城背叛了你,怪我,没有教好儿子,这是我的错,但你也不能就告我们诈骗呀。」

江城母亲说完,双腿一弯就跪了下来,痛哭流涕道:

「青青,求求你原谅我们,我替江城给你磕头道歉好不好,既然我们俩成不了一家人,我们好聚好散。你赠送给我们的房子,我们退给你好不好,还有你主动买给我的那些包衣服,我也全部兑成钱还给你。」

我看着江城妈哭哭啼啼的模样,不为所动。

只冷着脸朝着身旁的律师使了个眼色。

身旁的律师见状,将资料递了上去。

「法官大人,您看见了,陈女士就是用这种方式骗取了我十几位当事人的信任,获取了钱财。」

律师的话音刚落,江城妈捂着胸口,哆嗦着嘴道:「法官大人,我…我真的没想骗他们。我儿子的确是花心,但这也够不上犯罪呀。」

江城妈这不要脸的样子,连身旁的律师都不忍看了。

这时大厅里响起了江城的声音:「我命令你立刻公开向我和我妈道歉,并且再给我一百万,不然你就等着全网围观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电话录音算是彻底坐实了江城母子拿着裸照威胁我们的举动,也为之前提供的资料增加了筹码。

江城妈有些慌了,狠狠瞪了江城一眼。

律师趁胜追击冷着脸怒斥道:「那陈女士不防说说,这里面的金额又是怎么回事。据我所知,这十年来,陈女士一共谈了十任男朋友,您从每一任男朋友那里获取的金额就高达十万」

我身旁的律师将资料递了上去,那可是我辛辛苦苦联系每一位被骗男士整理的口供和聊天记录。

江城妈顿时惊楞在了原地,她哆嗦着手看向律师。「我没有,你乱说,我和他们都是正常交往。谈恋爱相互之间赠送点什么东西怎么了。」

律师见江城妈不进棺材不落泪的样子冷笑了一声。「情侣相互赠送东西没关系,可如果通过恋爱关系揽财就有关系,陈女士,我看你还要怎么狡辩。」

江城妈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她现在也不装了,一个猛冲立起身子。

「周青青,你个万人骑的玩意儿,你要让我坐牢,我就把你们这群死女人的裸照给发得全网都是。」

「你们自己贱,非要贴到我儿子身上,我们拿你们点钱怎么了,这是你们的卖身钱。」

我冷笑着看着江城妈狗急跳墙,若是江城妈一口咬死了是情人间的相互赠送礼品,这官司打起来还有点难度。

可现在江城母亲被逼的破防了,直接拉低法官对江城妈的印象。

就连江城妈身边的律师都蹙起了眉头。

但或许是为了稳妥起见,法官当天没有宣判。

但我知道江城母子离坐牢不远了。

江城宣判当天,我带着被江城骗过的女孩子,穿上了送葬服去给江城母子送葬。

还在江城去法院的路上摆满了花圈。

在江城母子即将被送走的时候。

我大声叫住了他们。

「祝你们不得好活。」 19 江城被判了 3 年,江城母亲被判了 5 年。

江城出狱那天,我安排了一群小混混躲在昏暗的角落里打断了他的腿。

江城哭嚎着看向我。「我都已经受到惩罚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我冷笑着看着匍匐在我脚下的男人。

「因为我不是警察,最毒妇人心了解一下。」

从那以后,江城只要找份工作,我就给他弄掉一份工作。

以至于想要饱腹的江城只能沿街乞讨,靠捡垃圾为生。

直到某天陈蕊疑惑的问我。

「周姐姐…你..为什么还要报复江城。」

我挑着眉看向她。

「因为当恶种下的时候,就不会有结束的一天。」

「我说过我不会让他好活。」

(全文完)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