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太后甄烦虐文女主当妈之后

所属系列:丢失光环的主角们:太后甄烦、冷宫弃妃和末路侠客

太后甄烦|虐文女主当妈之后

丢失光环的主角们:太后甄烦、冷宫弃妃和末路侠客

0

甄太后年轻的时候,长得不咋样,心眼也和漏网一样粗。

要不是她爹权倾朝野,整个天下捋一遍也轮不到她当皇后。

但谁叫她爹权倾朝野呢?

随随便便就搞了个皇后当当。

别的大家闺秀羡慕嫉妒恨,在背后说些刻薄话。

甄皇后心想:「我爹让我嫁,这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他妈还想跟穷书生私奔呢。」

当然,甄皇后想想,也就是想想。

她长到十八岁,没有像花儿一样,所以并没有穷书生要跟她私奔。

而且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别说穷书生了,男人都没有见过几个。

她隐约感觉到,像自己这种样貌普通、情商又低、既不是穿越的、又没什么文化的女人进宫,一不小心就要 BE,心虚得很。索性怨天怨地怨政府,搞得自己特别不想嫁似的。

其实心里还有点小期待呢。

甄皇后的老公,毋庸置疑是个皇帝。

甄皇后本来还特别担心被他嫌弃,但是红盖头一揭,就不怎么担心了。

因为皇上他,长得也丑。

还病怏怏的。

甄皇后心想:「我靠,这样的男人丢在大路上也没人捡,谁要谁拿走吧,太安全了。」

不过性格倒是很好,没什么架子。

两人聊了十多分钟,从「你好」聊到「多喝热水」,觉得还成,就上床了。

这种事情放在古时候很正常,没办法,毕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反正结婚了也很难离,接下去的余生都要一起度过,索性早睡一天是一天,矜持个什么劲呢?有性生活难道不是很好么?

甄皇后婚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人家的后宫,都是宫斗。一群女人表面上嗑着瓜子晒太阳,背地里下毒使刀抢老公。后宫里成天传响着:「华胜宫赏了一对雀钗子,羡煞旁人」、「锦绣宫流产了、再接再厉」,公频播报,竞争激烈。

然而甄皇后的后宫,除了她,鬼影都不见一个。后宫里成天传响着:「皇上厥过去了,呜呼哀哉」、「皇上救过来了,侥天之幸」,一天厥过去个七八十遍,传话的都能跑个马拉松。甄皇后起先还哭了笑,笑了哭,后来也习惯了,伸手就把太监的播报掐了,继续绣她的小鞋子小袄子去。

甄皇后怀孕了。

甄皇后心想:「那什么,孕妇要静养,我感觉我最近老心烦了,可能是得了抑郁症。老公什么的,暂时不想理。」

甄皇后生了个儿子。

皇帝很高兴,高兴得都能下地了,模仿《狮子王》里的经典一幕,在高高的太清宫上把儿子举高高。

仪式虽然很隆重,但甄皇后也没有太开心。

因为儿子也丑。

还病怏怏的。

丑丑的大病秧子把丑丑的小病秧子举高高的时候,甄皇后都不忍心看,生怕大的那个手一滑,把小的摔下楼。

她想:「我非让他俩天天给我跑八百米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

皇帝还没跑上人生中第一个八百米,就一命呜呼了。

甄皇后抱着儿子缩在皇帝的棺木前。

这次,她等了很久的「皇上救过来了,佼天之幸」,没有等到。

甄皇后正式升级成甄太后,开始了她鸡飞狗跳的太后生涯。

1

甄太后从每天早上睡懒觉,变成每天早上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垂帘听政。

朝会令人心塞。

不是南边大水,颗粒无收;就是北边大旱,颗粒无收。

甄太后是个软心肠的女人,光是听听就颇掉了几颗眼泪:「旱得旱死,涝得涝死,怎么着都是颗粒无收。我要是乡下女人,都饿得下不了奶。我的儿子也得活活饿死,饿死之前还要被大水哗啦冲走。运气好的,冲到下游,被和尚捡走,日后去西天取经;运气不好的,冲到下游,被人贩子捡去,卖到青楼做小受——苍天啊,这他妈造的都是什么孽啊!」

关键是那帮肱骨之臣商量来商量去,也商量不出个可行的办法,索性分成两派,互相骂将起来。从今年你贪了多少赈灾的粮饷,骂到你儿子收了第十三房姨太太。

甄太后这就听不下去了:「还吵吵,还吵吵,成天就知道瞎吵吵,大家一齐饿饿死算了!」

朝堂皆寂。

大家没有料到太后会说话。

太后是一个象征。就像圣母玛利亚,她只要抱着儿子坐在上头就好。抱着儿子坐在上头的女人必须有,有了之后大家就把她当摆设,古往今来都是这样。

但太后毕竟是说话了。

还说得非常痛心疾首,先帝都不曾这样子的。

群臣觉得受到了轻慢,一群人就在那厢说是皇帝德行不操,触怒上天。要不是她爹权倾朝野,把几个逼逼得特别起劲的拖出去砍了,她差点镇不住场。

甄太后心想:「操你七舅二姑老爷的,皇帝还在我怀里抱着呢,话都不会说,德行不操你个大头儿子!看我以后也学点官场套话噎死你们。」

然而小皇帝刚出生,德行确实也不操。

白天尿床,晚上干嚎,就是不肯睡觉。

这么瘦个小病秧子,大半夜的能哭出一百八十分贝。

骂不理、哄不听,只有当有人哭叫得比他还泼辣时,他才安静下来,瞪圆眼睛,一脸服气地望着你——最好这时候还给他嘴里塞个奶奶,他就快活地要飞升了。

甄太后看着这小逼崽子,头都大了。她还活在生孩子的阴影中。生孩子,很痛、极痛、非常痛,痛得她都出现了幻觉,看见自己爬起来把小逼崽子活活掐死,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暗爽。

甄太后假惺惺地检讨自己:「我怕再出现虎毒食子的惨案!」

于是赶紧请了二三十个奶妈,外加二三十个壮汉。奶妈负责日常喂奶擦口水。壮汉负责一天二十四小时对着皇帝大吼大叫,以悦龙心。入夜就打包这浩浩荡荡五六十人,送到皇宫另一头去。

每天睡得安稳的甄太后心想:「幸亏我是个有钱的寡妇,不然这日子根本就过不下去。」

2

甄太后以为小皇帝断了奶,开始牙牙学语,日子就会好过一点。

然而人的命运根本就没有「好过一点」的这种时候,只会每况愈下。

小皇帝满周岁,刚学会叫妈,她权倾朝野的爹就没了。

早就有人看不惯甄家,要拿她开刀。

首当其冲就是先帝的堂弟、甄太后的小叔子,在遥远的封地起兵造反。

甄太后觉得非常委屈。

别人家的后宫戏里,小叔子总和小嫂子有些旖旎的过去。有时候旖旎得开花结果,连皇帝都不是先帝的儿子,要变成小叔子家的了。

然而到她这里,她就只有被小叔子活活打死的份。

甄太后心想:「只有《水浒传》里才那么演,那本书里的女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但是她又转念一想:「我跟潘金莲根本不一样,我既没偷情,又没嫌弃我家先帝长得丑,凭什么小叔子要打死我?」

于是甄太后那段时间总想着偷情,让自己挨打这件事显得不那么委屈。

只是她这一年既不用跟人抢老公,又有人帮忙带孩子,吃的珠圆玉润,没人要跟她偷情。

前线的情况并不怎好。

某天,小皇帝穿着龙袍沐浴在二十个壮汉的尖叫声中,快活又自在地流着口水。

甄太后诶了一声,告诉他道:「宰辅大人若是挡不住你叔,妈就要被人砍头,你就变成一只没爹没娘的小傀儡,受他的欺负。等你长到十七八岁,你叔就把你咔嚓了,他做皇帝,他儿子做皇帝,没你的份。」

小皇帝仿佛听懂了,又仿佛只是淘气,扑到她膝盖上大喊了一声:「妈!」

甄太后心烦,嘴上碎碎念地骂将起来:「就知道叫妈,就知道叫妈,都一岁多了啥都不会叫,就会叫妈。我才不想做妈。我叫你一声妈,你自己开朝会去,你自己打你叔去,行不?!」

小皇帝瞪着眼睛,软绵绵站在她两腿之间,气壮山河地一声:「妈!」

甄太后看着小皇帝鼻孔冒鼻涕泡的样子,心想:「算了算了,再丑都是我亲生的,除了我也没有谁真心为咱们娘俩好,我亲自去会会那小叔子。」

甄太后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家里教过《女德》、《女诫》,没好好学,夫子一教鞭下去,《女德》、《女诫》里面全是言情小黄文,有时候还是两个男的。

也教过绣花,绣得不怎好,只有皇帝没出生的时候,脑门一热给他绣过点儿东西。

现在,小叔子打到家门口来了,宰辅挡不住,其他人也都有二心。为了小逼崽子一声妈,她只得自己撸袖子亲自上。凭着她垂帘听政没打盹的时候听来的半吊子治国术,省吃俭用,招兵买马,转运粮草,积极备战。

甄太后再也不敢睡懒觉。每天按时上朝,按时打卡,匆匆扒拉了一百单八味山珍海味,再去演武场盯着御林军操练。

她也没能再和姐姐妹妹们唠嗑,没能再去借阅新出的《霸道王爷爱上我 49》。她要手执兵法,周游在男人之间,选贤举能,封侯拜将。

她爹没教过她怎么识人,她很多时候都在抓瞎。

但是她还是懂得一些窍门的。

那些个对她色眯眯的,言辞之间要给小皇帝做后爹的,都不行——这些男人眼神不好使,射箭射不准不说,还没见过美女,很容易被蛊惑。

对她特别客气,但不肯出钱不肯出力的,也不行。那都是骑墙派,带路党,信不得。

她钻研了好久的兵法,没什么进展;但是回想起看过的言情小说,得出一个简单粗暴的理论:打仗,就是花钱。

于是贴上自己的嫁妆,操练了一支七拼八凑的军队,任用了几个年轻锐意的将军。

从军队到将军的统一特色就是穷。

出生贫贱,基本上除了裤衩啥都没有,就剩下些傻愣愣的忠肝义胆。

甄太后与他们允诺:精忠报国者封妻荫子。

那一仗在帝都郊野打得声析江河,势崩雷电。

甄太后站在城楼上,晕血。

但她还得站在那儿。

宫里有个小皇帝惊恐地叫着「妈」不说,传令官还要问她往左打往右打。

甄太后这一次没有骂街。

她郑重道:「就按卫将军的意思办吧。」

卫将军是所有将军里出身最下贱的那个,职业是刷马。平时屁都不崩一个,骑在马上,头发像被狗啃过,眼睛黑亮。

就是下棋下得极好。

人品也极好,凡事不与人辩。

甄太后把兵符给了卫将军,那一仗就打赢了。

很穷的将军们押着不服气的小叔子上前来,兴冲冲地与甄太后邀功,还与她道:「此人留不得。」

甄太后道:「那你们就看着办吧。」

不服气的小叔子开始哭。

穷将军们听不到他的哭声,搓着手互相递着眼色:「我们哪儿敢啊,您来您来。」

兴高采烈地给她一把刀。

小叔子哭得变本加厉,甄太后头都大了。

最后她与将军们各退一步,换了把弓。

她平生第一次射箭,把小叔子射得嗷嗷的。

然而第二箭射下去,那丑的有点像她老公的人,就没声了。

甄太后没事人一样回到了宫里。

小皇帝一天没见着她,只听见外头战鼓隆隆,喊杀震天,此时兴奋地大叫着扑上来:「妈!」

甄太后抱起小兔崽子,突然发起抖来,浑身都冷。

她眼泪鼻涕一齐流着,喃喃道:「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

3

叛乱初定,甄太后却开始疑神疑鬼。

杀了一个堂兄弟,还有三十六个堂兄弟在全国各地。

而且这次还牵扯出不少朝廷要员,不乏在内廷当值的,连洗衣服的女婢里都藏着刺客,她和小皇帝没死也真是命大。

甄太后的心眼子总算收了一点儿,入夜不敢再让小皇帝去皇宫另一头睡了。

她非但要把儿子拽到眼前,还要亲自拉扯。

什么炒菜做饭,洗衣拖地,纺织刺绣,望闻问切,甄太后样样都亲力亲为,不会的从零学起。

甄太后对小皇帝郑重道:「以后有事就叫妈,听到没有?」

小皇帝:「妈!」

甄太后首先学会了烹饪。

然而在炒了几个月的青菜后,止步不前。

太医痛心疾首道:「不行啊娘娘,您可以不信御膳房,但不能不给皇上吃肉啊!」

甄太后:「我就不会切肉,血淋淋的。」

太医又痛心疾首道:「那鱼呢?」

甄太后:「它活蹦乱跳、滑不拉几、还张嘴咬我,我哪儿敢杀它?」

太医:「娘娘,肃王你都敢杀,更遑论条鱼呢。」

面黄肌瘦的小皇帝躲在太医身后,哭唧唧地喊了一声:「妈!」

甄太后骂了句「真是前世欠你的」,做了一次深呼吸,抓起了刀。

先是打算砍头。

然而甄太后一摸到滑溜溜的鱼鳞,就恶心得直想哭,一刀切下去差点没砍掉自己的手。

鱼翻着腮、瞪着白眼在砧板上瞎跳跳。

御厨在一旁急了:「往它嘴里捅筷子!」

甄太后手忙脚乱地抄起筷子,然而鱼一蹦三尺高,扑通跳在地上,离太液池只三寸远。

小皇帝吓得干叫了一声:「妈!」

甄太后拼命抄起鱼,猛地在台阶上一敲。

鱼寿终正寝。

甄太后屏着呼吸刮鳞片、剖鱼腹、挖它五脏六腑。

小皇帝喝上了热乎鱼汤。

甄太后一整天都在洗自己身上的混着血的鱼腥味。

4

小皇帝慢慢长大了。

打记事起,他就生活在甄太后的保护之下,觉得母上大人无所不能。

小皇帝看到虫子:「妈!」

甄太后拿花瓶底鞋淡定得把蜘蛛揿死。

小皇帝开不了瓶盖:「妈!」

甄太后轻车熟驾地顶在腰上敲开了瓶口。

小皇帝要吃肉:「妈!」

甄太后抽出利剑,如忍者般出门杀鸡。

小皇帝做不出题:「妈!」

甄太后对算学大家行叩拜之礼,帮自己恶补一二三四五六七。

甄太后白天要上朝,晚上要学这么多东西,苦得不行,去宗庙里找先帝哭诉:「李沐!我简直是寡妇带儿子!」

后来想想自己就是寡妇,简直要厥过去了。

她请教卫将军,同样是没有父亲的男孩子,他是怎么长大的。

卫将军表示:「就这么长大的。」

甄太后:「你妈怎么管你?」

卫将军:「我妈改嫁了。」

甄太后:「……」

甄太后:「那你怎么长大的?」

卫将军:「就这么长大的。」

卫将军不愧沉默寡言,问题就这么活生生给他绕回来了。

甄太后换了一种说法:「你妈都不管你,吃饭怎么办?」

卫将军:「地上有什么吃什么,男孩子又饿不死。」

甄太后:「那穿衣服呢?」

卫将军:「有什么穿什么,男孩子又冻不死。」

甄太后觉得很有道理。

后来小皇帝脱衣服把脑袋套住了:「妈!」

甄太后批着山一样的奏折,斜一眼那坨黄黄的东西,冷冷道:「自己脱。」

5

等到小皇帝再大一点,他就觉得自己无时不刻不沐浴在母上大人的淫威之中。

甄太后每天早起逼他跑八百米。

甄太后撵他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上朝坐龙椅。

甄太后逼他多吃青菜少吃糕饼。

甄太后教他琴棋书画、诸子百家,还辅导他做数学题:「总共五千个兵,一万个民,一个兵每天要吃一斛米,一个民每天要吃四分之三斛米,离兵一百里、离民两百里的地方有一个大粮仓,总共有十万八千斛米,一个兵每天可以走五十里,一个民每天能走三十里,请问应该出动多少兵民运量,给兵多少斛米、给民多少斛米?」

小皇帝把书拍在桌子上,夺门而出:「我皇帝不要当了!」

甄太后板着脸把人拖回来:「你不做皇帝,做什么?!全天下人都可以不做皇帝,你不行!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皇帝:「因为我是寡妇儿子!这是封建余孽!」

甄太后气得牙痒痒,心想:「小逼崽子,还知道寡妇儿子、封建余孽……我操你妈!」

矮下身来认真道:「不是这样的,儿 zei。你拿面镜子,照照自己,你那么丑,不是皇帝谁嫁你?」

小皇帝:「……」

小皇帝:「哦。」

6

小皇帝到了青春期,不服管了。让他往东他偏往西,让他上房他偏偷鸡,还要嫌弃甄太后叨叨逼。

宫里一丁点儿待不住。

甄太后:「大过年的别出去了,还要跟群臣拜早年呢!」

小皇帝:「我们同门约好了去逛街的!」

甄太后:「逛什么街,逛什么街!长那么丑一看就是皇帝,一刀就让人刺死咯!」

不让去,就把自己关进寝殿里,拿着鸽子给小兄弟捎信:「我妈真烦!」

好好的学上着上着就不及格了。

甄太后:「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你!班上除了你,都是特意找来的太子伴读,你还考倒数第一!」

小皇帝:「我要做职业篮球运动员!」

不让去就把自己关进寝殿里,拿着鸽子给篮球场的小兄弟捎信:「我妈真烦!」

喜欢上了高丽明星。

甄太后:「你偷偷攒钱干什么?」

小皇帝:「我要去高丽看 GD 的演唱会!」

甄太后:「你是不是给?是不是给?」

不让去就把自己关进寝殿里,拿着鸽子给权志龙捎信:「I love you!但是我妈太烦了!muamuamuamuamuamuamua 吻你一千次~」

「我妈真烦」这句话成了圣上的口头禅,大家就背地里把管甄太后叫甄烦。

小皇帝偶尔慈眉善目,也肯定是有求于人。

小皇帝:「妈!新衣服勾破了!」

小皇帝:「妈!钱花完了!」

小皇帝:「妈!有鸡吃么?」

他妈的给他做了炖鸡还要嫌花椒放多了。

整个青春期,小皇帝给甄太后的评语就是:「妈,你真凶残。」

甄太后:「??????」

甄太后:「我哪儿凶残了?」

小皇帝:「你一个女人,每天上朝喷群臣,下朝批奏折,领兵揍叛党,杀鸡杀鱼眼睛都不眨一下,看到小狗小猫就想着吃,还能脱了鞋打蜘蛛,单手开瓶盖。」

甄太后:「……」

小皇帝:「你还凶当今圣上。」

甄太后竟然无言以对。

她歪在椅子上,蓦然回首,岁月忽已远。

7

小皇帝长到十八岁上,得知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他们都说,甄太后在外面有人了。

那个人,还是他最崇拜的卫叔!

皇帝崇拜卫叔,不是因为卫叔是英明神武的大将军,为他从叛臣手里守住了基业。而是因为当卫将军奉命进宫打皇帝屁股时,他从不出手,会偷偷摸摸把他抱上马,手把手教他骑射,还带他上街吃垃圾食品,一点儿都不心疼钱,也不瞎叨叨地沟油不卫生。

然而卫叔……和他母后……

天呐!

听说他俩还有了孩子!

那他怎么办?!

小皇帝好气好气的,冲到甄太后面前质问她真相。

甄太后也坦率:「是的,我和你卫叔隐婚了。」

小皇帝:「你问过我父皇怎么想的么?!」

甄太后:「问过啊!我在他灵前掷了三次爻,有两次都说我可以改嫁呢!」

小皇帝:「那……你为什么嫁给卫叔?!他逼你了么?是……是为了我笼络他的么?」

甄太后沉默良久,摸了摸皇帝的脑袋。

甄太后:「不,因为他长得帅。」

小皇帝:「……」

甄太后:「他长得那么帅又成天站在武臣第一位挑着眼睛看我,我能把持得住么?!」

小皇帝:「……」

甄太后:「这就好比权志龙成天在你面前晃悠,你能保证不跟他上床么?就是这种感觉。」

小皇帝:「那你知道人家喜欢你么?」

甄太后:「喜欢啊怎么不喜欢。全天下能听得懂他的战略意图的女人就我一个,我还能帮他单手起瓶盖,他不喜欢我喜欢谁?」

小皇帝:「那、那你一点儿都不为我想想么?我是当今圣上,才不要认谁做爹!」

甄太后:「所以我们偷偷摸摸的嘛。」

小皇帝:「那、那你们会有自己的孩子!」

甄太后:「我都不能给你卫叔一个名分,又要陪你,他已经很惨了,我总得生个小朋友陪他下下棋吧!」

小皇帝:「我不要!你、你不知廉耻!你、你给我滚!」

甄太后发现他把眼睛都气红了,笑着哦了一声,把凤冠取下。

甄太后有些难过的笑说:「那好吧。」

8

三四天以后,小皇帝气就消了。

他隐约觉得自己伤了母后的心,心虚得很,但是又坚信着:她总不会丢下我不管吧?!

小皇帝心想:「诶,诶,这宫里她撂的挑子,我就姑且担起来吧。」

这样她回来的时候,他不认错,也能理直气壮点。这事儿就悄无声息地让他过去,别让他下不来面。

虽然他从小就学习政务,但甄太后突然离开,他还是有点手忙脚乱的。看到泰州有一处粮仓,要供给周围的兵与民,下意识地就提高了嗓门:「妈!」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

小皇帝硬着头皮解方程。

终于办完了政务,已是深夜,小皇帝饿了,伸了个懒腰:「妈!」

手边没有暖烘烘的莲子羹。

小皇帝气得让御膳房备了一百单八道糕饼,吃了个爽,打着饱嗝去甄太后宫里睹物思人。

结果反被甄太后养的鹅啄得奔来跑去:「妈!妈!妈!」

他的探子说,甄太后正跟卫将军走遍名山大川。

小皇帝羡慕嫉妒恨,但气也气不起来,只掰着指头算着:过年总该回来了吧?

然而甄太后一走,竟再也没有回来。

小皇帝隐约有点感觉的,因为没有甄太后的宫里很太平,太平得就像她为自己的离开做好了一切准备。

回来的只有一个小叫花。

小叫花子屁都不崩一个,骑在马上,头发像被狗啃过,眼睛黑亮。

小皇帝看着他,心里很塞。

小皇帝:「你知道你是谁么?」

小叫花子梗着脖子:「我是给皇上送信的。」

小皇帝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呸:「放屁!你是朕的弟弟,本朝的王爷!快把母后的信给我!」

说着从他怀里抢过甄太后的遗书。

甄太后说:「小兔崽子,你看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你一定很后悔,觉得自己是个丧心病狂的小畜生。

其实我年前就得了病,太医束手无策。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知道你在跟前我保准舍不得放手,所以跟你卫叔走了,想去看看名山大川。没走多远,发现果然还是宅在家里好,就躺在床上把《霸道王爷爱上我》从 49 补到 271。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那作者还他妈没写完。

当然,这不能磨灭你是个丧心病狂的小畜生的事实。

但谁年轻的时候不是个小畜生呢?

你爹死的那天跟我说,繁繁,你累你先去睡个午觉吧。我竟然就走了,回去偷偷喝西凉进贡的玉露酒。他那时候,身体已经很差很差了。而我那时候十八岁,屁都不会,只会袖手站在一边,甚至没有替他倒过一杯水。

这是我最后悔的事。

后来,为了生存,为了这个国家,更因为你,我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我再也没有因为错过我爱的人而后悔,也没有为不能保护他们而自责,希望你也一样。」

皇帝收拢了信,像是要哭了的样子。

小叫花子:「那我能走了么?」

皇帝狠狠拽住他的手,把他拖进了宫:「走!走你个鬼!皇兄要跟你下棋,快跪下道谢!」

9

小皇帝有朝一日会变成了皇帝,然后是父皇、皇爷爷、太爷爷……

甄太后却停在了甄太后,不再晋升头衔了。

她和先帝葬在一起。

她落葬后,小王爷交给皇帝一个化妆奁,里头是她的日记。

小王爷告诉皇帝道:「妈说,哪天你想妈了,就去这里看看她。」

小皇帝撒泼道:「一堆废纸有个屁用!我可什么都不会呢!」

话虽如此说,小皇帝当晚就带着疑问去翻母上的日记了。

他心说:我能做好皇帝么?

他翻到甄太后刚刚垂帘听政的时候。

甄太后说:「我他妈字都没认全,还天天让我看几百斤的奏折,去他娘的。但是不看又不行,我歇一天,就有人可能会因此饿死咯,压力真大。」

小皇帝失笑,哇塞原来我妈以前屁都不会啊。

但是自打他记事以来,国家都被治理的风调雨顺。

他想,既然妈可以,我怎么会不可以?我至少识字,勤政爱民的话,还是可以让百姓都吃上饭的吧?

皇帝御驾亲征的时候,心里很怕,又觉得男子汉大丈夫这样很丢脸,简直又六神无主地想叫妈。

不过回忆起甄太后打过仗,就翻到她大战肃王时候的日记。

甄太后说:「真是吓死我了!不过所有人都吓死了!包括老卫!吃一堑长一智,我算是摸到门道了。以后打仗,只要交给有谋略的将军,然后郑重地告诉所有士兵:精忠报国者封妻荫子,就可以了。不过要一直站在战场上,并且事后说到就到——晕血也不能退。」

皇帝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没有退后一步,三十万御林军也没有退后一步。

天子守边疆。

此后匈奴人再也没法南下打秋风。

皇帝第一次做爸爸的时候,心里很有些柔软。

他甚至说:「把妈叫来高兴高兴。」

说完才记起他没有妈了。

于是高兴的事又变得不那么高兴了。

他去翻自己出生那天甄太后的日记。

甄太后说:「真想掐死他,一直哭。你要说是个丫头,我把她养大,我们还能一起去做指甲,儿子有个屁用?掐他小鸡鸡。」

皇帝:「……」

他翻到他弟出生的那一页。

甄太后说:「真是我的小心肝……」

皇帝:「……」

甄太后接着说道:「……得亏已经拉扯过一个了,再拉扯一个也不难。老大那时候才真是手忙脚乱的,什么都不会。这些年终于有了些许长进,他的吃穿用度,风疹寒疾,甚至科举考试,都能帮上忙,打蜘蛛也不在话下了。没办法,小孩子一哭,就得挡在他和全世界之间,谁叫他们都叫我一声妈呢。」

后来宫里小皇子小公主满地跑,皇帝头都大了,却舍不得打,只觉得真是一代人还一代人的债。

又过了很多年,皇帝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他病得很重,命不久矣。想起小时候甄太后因为他发烧、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给他用酒擦身,还抱着他睡觉,分外孤独。

他翻到了甄太后日记的最后一页。

甄太后说:「我要死了,一想起来就害怕。不过李沐应该在地下等我吧?那么多年过去,他大概没什么变化。我才不到四十,虽然因为生病有些憔悴,但还是保养得不错,他肯定还是喜欢我。他如果生气我改嫁,我就让他骂几句,完了再跟他讲道理——他肯定还是喜欢我。不过话说回来,死这件事,怕也不行啊,我从前怕蜘蛛怕鸡鸭怕认字,有了儿子怕也得上,不怕也得上。这次,我也得先去帮我儿子去阴间打点打点,这样想着也觉得要打起精神。」

皇帝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一想到九泉之下有甄太后,就走得分外安详了。

「声析江河,势崩雷电」——唐•李华《吊古战场文》

备案号:YX01OAzLP9jkmWBL2

编辑于 2020-06-10 18:20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5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当后宫争宠的时候,皇帝在想什么 ​ 赞同 3366 ​ 目录 243 分享

丢失光环的主角们:太后甄烦、冷宫弃妃和末路侠客

王说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