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孤恩负德

所属系列:灿烂热烈的她:绝地反杀,又爽又飒

孤恩负德

灿烂热烈的她:绝地反杀,又爽又飒

我爸资助的女学生,到处炫耀我爸是她爸,营销白富美人设。

开家长会,她求我爸假装她爸,我抢回爸爸。

她记恨我,在钢琴比赛使阴招,害我错失冠军。

她以冠军之名,带头网暴我,说我靠关系参赛,强占别人名额。

我三个师弟怒而发帖。

温润影帝:苏苏弹琴,我享受。

暴躁顶流:真的会谢,苏樱是我师姐!

腹黑医生:苏樱不弹琴,我拿不起手术刀。

全网炸了。

01

开学前一天,我爸喊我进书房谈心。

「樱樱,爸爸跟你商量件事。」

我乖巧:「好。」

他说:「樱樱,你记得你前年牺牲的方叔叔吗?」

「记得。」

「我找到他遗失的女儿了。可惜,他没机会见一眼。」

我感慨:「那是好事!」

我很喜欢方叔叔,他以前是我爸的战友。退役后,我爸从商,他做了消防员。

年幼时,我家失火,方叔叔把我抱出火灾现场。

在我心里,他一直是英雄。

我爸摸摸我头顶:「樱樱,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想让知恩住进家里,资助她读完高中,可以吗?」

我点头:「好!」

我爸松口气,然后叮嘱我:「樱樱,这些年知恩在孤儿院肯定吃了不少苦。在学校,你多照顾知恩,好吗?」

我爽快地答应。

方叔叔对我有救命之恩。

我当然会对方知恩好。

当晚,拘谨的方知恩进了我家。

我心疼她的遭遇,把房间让给她。

她感动地抱住我:「樱樱,谢谢你。」

「没事儿。」

02

学校门口。

方知恩拉住我的手,欲言又止。

我说:「知恩,你想说什么?别害怕,我是你的家人。」

她这才开口:「樱樱,在班里,你可以当成不认识我吗?我不想被人知道,我是寄人篱下的孤女……」

我连忙安慰:「你怎么会寄人篱下吗?」

她问:「难道苏叔叔是我爸吗?」

我沉默。

她低低啜泣。

我妥协:「好,我答应你。但是知恩,如果你被欺负,一定要告诉我!」

方知恩破涕为笑:「谢谢你,樱樱。」

排座位结束。

我同桌是死对头李琰。

方知恩坐我后面,她同桌是有点胖、有点憨的周恒。

还不错。

我低声警告李琰:「你不许欺负方知恩。」

「看不上。」

他右臂伸在课桌,脑袋枕着,闭目养神。

和李琰斗智斗勇三年,不影响我欣赏他的颜值。

尤其他睡觉时。

「知恩,你的手表好漂亮。」

她嗲嗲的:「是我爸送我的。」

我:「?」

那不是我爸送她的礼物吗?

我答应过我爸照顾她,可我不想让爸爸!

我挺直腰板,仔细聆听。

但方知恩没继续了。

被抢爸爸的愤怒平复,我又想,可能是方知恩不想表现出「寄人篱下」。

我爸说她在孤儿院受苦,自尊心强点,也可以理解?

……

我说服自己忍了。

03

晚饭。

我爸问方知恩:「知恩,习惯新学校吗?」

她乖巧温顺:「苏叔叔,学校很好,同学也很好。」

说完,她停顿,笑盈盈地看着我,补充:「樱樱对我也很好。」

我有点不好意思:「没……」

「那就好!你们好好相处。」

我爸声音盖过我的,我就没说。

因为方知恩身世可怜,我爸妈都是优先给她夹菜。

我懂。

我也主动给她倒果汁。

睡前,我回卧室。

方知恩抱着薄被站在我床边:「樱樱。」

她长发披肩,眸光楚楚,语气娇弱。

我都怕说重话吓到她。

「怎么了?」

她带着哭腔:「樱樱,我有点认床。我……我想……」

我猜测:「想继续睡我房间?」

她抬眸,哽咽:「可以吗?」

「可以。」我说,「我整理下东西。」

房间不是爸爸。

我能让。

何况我早就想换我爸的直男审美下的少女风卧室。

04

我抱着箱子整理东西,方知恩帮我。

气氛正好,我趁机问:「对了。知恩,你为什么说手表是你爸爸买的?」

她声音颤抖:「因为,我没有爸爸。」

我:「……」

回到客房,我反应过来,方知恩说「手表是方叔叔买的」,按照逻辑,周恒不会追问「你爸怎么不给你买」,要么继续夸几句手表,要么岔开话题。

只能说她自卑而敏感。

我怕她继续说「我没有爸爸」,暂时不计较。

一周后。

「知恩,你爸是苏立文?」

正在拉肚子的我:「?」

我爸虽然有名又有钱,但洁身自好。

难道我错信我爸了?

下一秒,我听到方知恩的声音:「这是秘密。」

「哇,知恩,你好厉害,爸爸是大商人,妈妈歌唱家。」

得,连我妈也抢。

「嘘——」方知恩央求杨芳,「芳芳,你要替我保密。」

杨芳很懂:「知道,你要低调嘛!」

要不是我在蹲坑,我就冲出去反驳她。

方知恩当我和家人面前楚楚可怜,背地里却抢走我爸妈,借此炫耀。

这种行为,她说一万句「我没有爸爸」,我也不会原谅她!

05

放学后,司机叔叔来接我们。

我一路没理方知恩。

方知恩先和我爸哭诉:「苏叔叔,我好像惹樱樱生气了。」

她哭得梨花带雨。

我爸这个中年男人,不免动容。

他再次把我叫进书房。

「樱樱,你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过爸爸,要好好照顾知恩吗?」

我说:「她到处说,你是她爸!」

我爸愣住。

他应该挺意外。

沉默片刻,他温柔地安抚我:「樱樱,爸爸永远是你爸爸,不会因为谁说、谁抢就改变。」

我眼眶微湿:「爸,我不喜欢方知恩。」

他问:「你忘了方叔叔?」

「……记得。」

「樱樱,你别和知恩置气。我会教育、引导知恩的。你好好学习,别让爸爸妈妈失望,好吗?」

我不情不愿:「好。」

我嘴上答应我爸,心里已经抵触方知恩。

我冷淡许多。

方知恩是敏锐的。

在家,她依然亲昵地叫我「樱樱」;在学校,她和我形同陌路,和杨芳走得近。

又过了半个月。

她的追随者变成三个。

体育课,我独自逛操场,听到几个人在议论「白富美」方知恩。

06

我正烦,一个篮球精准砸到我太阳穴。

我脑袋嗡嗡作响,踉跄中抱稳篮球。

缓过疼痛,我凶悍地问:「谁!」

李琰有点欠揍地走入我的视线;「对不起,手滑!」

我冷冷地反问:「我看着很傻?」

他认真地打量我。

我怒火中烧,突然狠狠推他。

我们一起摔倒。

李琰完完全全做了我的肉垫。

我不痛,气没消。

于是,我撞开他抱紧我的双手,坐在他腿上,用抱着的篮球砸他胸口。

「让你砸我!」

我宣泄着情绪。

李琰没还手。

几分钟后。

他咳嗽两声:「苏樱,老子快被你打死了。」

「我不信!」

我中气十足。

他又咳嗽,像个奄奄一息的病人。

我将信将疑,观察他的脸。

呵。

他面色红润有光泽,嘴角还噙着笑。

狗东西。

但我清醒许多,从他身上站起来。

他痛叫。

我置若罔闻。

等他站直,我当着他的面,远远抛开篮球。

「李琰,你再砸我,犹如此球!」

李琰没去追球,右手横在额头挡阳光:「你今天吃枪药了?」

闻言,我愣住。

初三,转校生李琰成了我的同桌。

我不小心碰到他的模型,我立刻道歉,习惯性地问他多少钱,想买新的赔给他。

结果,他像被点燃的炸药,吼得我怀疑人生。

当时我还没遇见方知恩,以为被凶就是天大的委屈。

我记仇。

李琰也总惹我。

我们老吵架,但从未打架。

这次我确实是因为方知恩憋屈,李琰撞枪口上,我就拿他撒气。

仔细一想,刚才我推倒他,他本能动作是用双手保护我。

还挺好。

比方知恩好!

我心里有点别扭。

「苏樱?」

李琰估计猜不透我的表情,叫我名字。

我瞪他,气势汹汹:「对不起!」

李琰乐了。

「原谅你。」

他轻描淡写。

我非常不自在,掉头就走。

李琰应该去追球了,反正没追我。

07

放学后。

方知恩主动等我。

我心里烦,语气冷淡:「干嘛?」

她楚楚可怜:「樱樱,我有事和你说。」

呵。

说她想抢走我爸妈的事吗?

我冷漠:「说。」

她张望四周:「樱樱,在这里说对你不好。」

说实话,我不信她。

我对她的信任早就消磨殆尽。

可我担心她当众设计我。

李琰人狠话不多,班里没人敢惹他,但我敢。

怕李琰的人,顺带怕我。

方知恩不一样。

她毫无攻击性,美丽柔弱,惹人怜爱。

而且,她是「白富美」。

我们两个难得交流,围观的同学似乎都担心我欺负方知恩。

我讨厌麻烦,烦躁地跟她走。

以前她总是避开我,这次她却和我并肩。

我时刻警惕。

快到司机叔叔停车的地方,我忍不住问:「方知恩,你到底要说什么?」

方知恩受惊,双眼盈泪:「樱樱,你生我气了?」

她总能巧妙告状,每一科老师和我爸,都非常受用。

他们不会揣测她的用心,单纯地把她当成受害者。

我不想再被我爸教育。

「……没。」

方知恩又悄悄问:「樱樱,你是不是和李琰早恋?」

我暴怒:「谁说的!」

就在这时,司机叔叔下车,走向我:「大小姐,您放学了。」

他没理方知恩。

我及时捕捉到她一闪而过的扭曲表情。

挺舒坦的。

我点头。

司机叔叔先帮我开车门,等我上车,才客客气气地喊方知恩:「方小姐,快上车。」

这会儿方知恩嘴上抹蜜:「谢谢叔叔。」

车上。

方知恩突然开口:「有人说,你和李琰在体育课上打情骂俏。」

我怀疑她说的「有人」是她的追随者。

我更怀疑,她故意在车上说,想让家里知道我「早恋」。

我讽刺:「你瞎了?李琰拿球砸我,我砸回去了!我们是打架,不是打情骂俏!」

司机叔叔被我逗乐了。

他说:「大小姐,你真有夫人当年的风范。」

方知恩:「……」

她挑拨失败,挤几滴眼泪,语带哭腔:「樱樱,对不起。我没有说你早恋的意思。我只是听到其他同学在议论你和李琰的关系,怕你不知道,才提醒你的……」

我冷脸:「哦。」

方知恩低声啜泣,嘴上念叨着「对不起」。

我烦不胜烦。

她哪是觉得对不起我,根本是想道德绑架我。

我没理。

司机叔叔也专注开车。

到家后,方知恩「识趣」地停止哭泣,双眼却通红。

08

果然。

不用她告状,我爸就把我喊到书房。

「樱樱,知恩怎么哭过?」

我心里烦:「你去问她!」

他屈指弹我脑门:「怎么和爸爸说话的?」

我也委屈了:「你要是喜欢方知恩,就让方知恩做你的女儿!」

「樱樱,你胡说八道什么!」他揉揉我额头,「爸爸错了,爸爸不该打你,原谅爸爸好不好?」

我沉默。

他又说:「知恩在孤儿院长大,性格或许有缺陷,但她总体是个优秀的孩子。爸爸不想放弃她。等她考上理想的大学,她就会搬出去、会独立。你不一样,你永远是我的女儿。」

我问:「你信我还是信她?」

他转移话题,「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我面无表情地陈述。

听完,我爸说:「樱樱,你不应该和李琰打架,也不应该误解知恩的好意……」

「我要去外婆家!」

我听不下去,直接打断他。

他说:「樱樱,你这是在做逃兵。」

「爸,如果有人到处说奶奶是他的妈妈,你不介意吗?我知道方叔叔救过我的命!可救我的不是方知恩!我知道你有今天的成就,是你性格完美无缺!我做不到!我可能更像我妈!」

这次换他沉默。

我重申诉求:「我想去外婆家。」

「好。你先冷静冷静。」

他好像在期待我「反思」。

我不会。

说难听点,我不像方知恩孤苦无依,我不缺人疼。

她一直恶心我,我可以在外婆家住到高考结束。

09

我提起书包就上车,司机叔叔把我送到了外婆家。

三个舅舅在等我。

小舅舅热情地掐我的脸:「小小苏,你可来了,想死舅舅了。快进去吃饭。你外婆给你做了一大桌菜。」

我躲开他的魔爪,毫无灵魂:「谢谢舅舅。」

他一脸受伤:「小小苏,你不喜欢……啊!」

话没说完,他就被表情冷冰冰的大舅舅拎耳朵:「别烦樱樱。」

小舅舅委屈:「大哥,你……唔唔!」

他又被二舅舅捂住嘴了。

我见惯不怪,面无表情地往里走。

餐厅。

外婆刚摆好碗筷,看见我亲昵地说:「囡囡,快洗手吃饭。」

她一声「囡囡」,让我眼眶湿润。

我扑进她怀里,哽咽:「外婆……」

外婆紧张坏了:「囡囡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摇头:「外婆,我没事,就是想吃你做的红烧狮子头。」

外婆慈爱地擦拭我眼角:「好,乖囡囡多吃点。」

饭后。

三个舅舅精心装饰下的升级版公主房里,我漫不经心地翻书。

虽然我看不上方知恩,但她已经影响到我的情绪。

某种意义,我确实在做「逃兵」。

「叩叩叩——」

「小小苏。」

是我妈。

今晚她有演唱会,所以她连夜赶回来找我。

我合上书,去开门。

「妈。」

她边进门边摸我的头发:「真想住外婆家?」

我犹豫几秒,缓缓点头。

「那行。」

她很快转移话题:「有没有什么不会的题?」

我忍不住开口:「妈妈,你觉得是我的问题吗?方知恩撒谎,我当然不喜欢她!」

我心有怨气,继续说:「方叔叔要知道方知恩变成这样,都能气活。」

「小小苏,不能这么说话。」

「知道了妈妈。」

我在心里和方叔叔道歉。

她叹息一声,娓娓道来:「小小苏,我以前和你一样,直来直去,打架绝不怂。我刚出道时,我好朋友偷我的原创歌,潦草改几个词,抢在我前面发行单曲。她火了。我跟经纪人说她抄袭,她又哭又道歉,把我恶心得。当时她红,经纪人保她。我气不过,回家和你爸吐槽求安慰,结果他和我讲道理,说什么我不必和小偷计较,应该专心创作。当然,小偷没有好下场。她后来『江郎才尽』,泯然众人。但你爸根本就不懂,我想要的是他站在我身边。他就是这样的人。樱樱,他很爱你。」

我嘟囔:「我老公这样,我就和他离婚!」

10

我妈笑了,脸颊贴贴我的脸:「离了就没你了。」

「我宁愿没我。」

我差点脱口而出。

但我想到我爸妈,想到外婆,想到三个舅舅,想到两个姑姑……

我忍住了。

我犯不着为一个方知恩不想活。

「小小苏,」我妈扳转我的脸,和我对视:「我坚决站在你这边。」

「知道了妈妈。」

她没陪我多久,就坐车离开,赶零点的飞机。

这段时间,她在忙巡回演唱会。

她保证,等她休息就回家帮我教训方知恩。

如果真这样,我会拦住她的。

她是名人又是长辈,万一方知恩泼点脏水蹭她热度,后果不堪设想。

我只要她支持我、理解我。

可惜我爸不懂。

我特别烦方知恩。

但要我开口赶走她,先不说我爸会坚决反对,我也怕梦见方叔叔。

硬要我等大半年等到高考结束,我也憋屈死。

我得想想办法。

11

「小小苏,我昨天打麻将赢了大哥、二哥,我送你去学校。」

我:「……」

他根本没意识到他是影帝,他送我上学,会很麻烦。

外婆疼我妈,所以我妈「不务正业」地要闯荡娱乐圈,她纵容。

但小舅舅去做演员,一直被外婆念叨没出息。

大舅舅、二舅舅都看不上他。

他自己也是玩票。

所以,就我怕引起围观。

在三个舅舅的簇拥下,我坐上某豪车副驾驶座。

「小小苏,我新买的,喜欢吗?」

我敷衍:「挺好的。」

「小小苏,你最近有空弹钢琴妈?」

「有。」

「小小苏,你爸这个老东西,有没有欺负你和小苏?」

我:「……」

「哼,一看我就知道,你委屈了。哪天我去会会他!」

我的沉默,并不影响他的发挥。

他聒噪得我耳朵疼,我索性闭目养神。

我预计他要开半个小时。

结果约莫过去了二十分钟,他就说:「小小苏,到了。」

我预感不妙,连忙睁眼。

果然,他停在校门口。

他那豪车就足够打眼,他要是再被人认出……

我翻出墨镜就帮他戴上,语速飞快:「舅舅再见。」

小舅舅:「……」

趁他扶眼镜,我下车跑远。

12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室,方知恩正在晨读。

她坐姿端庄、侧脸绝美,周恒托腮,痴痴地望她。

我嗤之以鼻。

「嘭——」

我重重扔下书包,连李琰的课桌都动了下。

李琰破天荒地没说我,倒是周恒开口:「苏樱,你动作小点,快吓哭方知恩了。」

我转头,冷冷地盯住方知恩:「你想哭?」

方知恩声音颤抖:「没、没……」

周恒小声:「苏樱,你不会在欺负方知恩吧?」

我冷笑:「你问她。」

「嗷——」

周恒突然脸颊扭曲。

我顺着他惊恐的眼神,看到似笑非笑的李琰。

整整三年的孽缘,我知道李琰在威胁周恒。

周恒喊痛,应该是被李琰踢了。

李琰有以一敌十的实力,确实比得过弱不禁风的周恒。

周恒迅速认怂:「苏樱,对不起?我不该怀疑同学。」

我没理他,目光锁定泪光盈盈的罪魁祸首。

「方知恩,我接受你的挑战。」

说完,我回头,专注自己的事。

这次她没哭唧唧地解释,估计昨晚成功「赶走」我,她非常自信。

我爸正直善良,还固执,可没到蠢的地步。

他的教育理念是严苛管束我,从小到大,我委屈,他都引导我先找自己的问题,让我反省,再安慰我。

我还小时,我妈等他安抚好我,抱起我哄,带我出去玩。

上学后,我接受各种教育,渐渐形成自己的三观。

我能理解我爸希望我优秀又善良。

但方知恩击碎了这种理解。

有的人,不配我的善良。

我妈、我外婆、我三个舅舅,都会无条件地宠我。

她以为住在我家,茶里茶气地在我爸面前表演就能变成「苏知恩」吗?

可笑。

13

放学后。

我站在校门口等小舅舅。

方知恩在杨芳、何颜、周许许的簇拥下走入我的视线。

杨芳挑衅我:「苏樱,你怎么没人接?你不会真是孤儿吧?」

我上学后,都是外婆帮我开家长会。

因为只有外婆出现在学校不会引起轰动:她在退休前是了不起的人物,但她身居幕后,不为人知。

想想也讽刺。

我爸怕我骄傲,十几年没出席我的家长会,却能忍受方知恩到处说他是她爸。

杨芳以前看不惯我又不敢惹我。

最近找到白富美做靠山,她敢了。

我读取关键信息,问杨芳:「谁跟你说我是孤儿?」

杨芳扯着喉咙:「我猜的!这两年家长会上,我就见过你外婆!」

我看向又试图隐身的方知恩:「姓方的,你不会以为我不受宠吧?家长会,你喊我爸试试!」

方知恩掉眼泪。

我想她真的慌了。

她怕我当众戳破她的谎言。

杨芳护住方知恩:「苏樱,你欺负知恩干嘛!我说你是孤儿的!既然你说家长会,那下周一开家长会,让你爸参加!」

我勾唇:「可以。」

杨芳和何颜搀扶方知恩离开,周许许跟在她们身后。

远远地,我看到「弱不禁风」的方知恩坐上我家的车。

按照惯例,司机叔叔会把车停在校门口看不见的地方。

今天他停得近,肯定是方知恩的手笔。

我在家,她和我一起坐车被看见,捞不着好处。

现在我回外婆家,她稍用计谋,在跟班眼皮底下坐上豪车,完美自证「白富美」。

14

我气得握拳。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想和女生打架的冲动。

当然,我忍住了。

因为方知恩肯定不还手,她绝对愿意用皮肉伤换道德制高点。

十分钟后。

小舅舅张扬的豪车停在我面前。

我上车。

他掐我的脸:「小小苏,对不起。堵车,我来晚了。」

我躲开他:「没事的舅舅。」

不等他继续絮叨,我说:「舅舅,我想去北城的孤儿院。」

他特别浮夸:「小小苏,你想离家出走?」

我面无表情:「……找人。」

小舅舅莫名激动:「好咧。」

我预感不妙。

但他打开导航,正常开车。

等绿灯时,他打给大舅舅:「大哥!你回家记得跟妈说!我带小小苏出去玩两天,周日晚上再回家!」

他欠揍的口吻,透着炫耀。

我无奈扶额。

四个小时过去。

我们找到夜色下的孤儿院。

小舅舅停好车,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我连忙拉住他胳膊:「舅舅,墨镜!」

他照做。

「小小苏,其实我已经过气了。」

妥妥的凡尔赛。

我没搭腔。

他摸摸鼻子,又想掐我脸,我快速下车,躲过一劫。

我站直,观察方知恩待过的孤儿院。

突然听到小舅舅「哎」了声。

我循声望去,看见他冲到墙边,接住翻墙的女孩子。

「你放开我!」

女孩子挣扎。

小舅舅稳稳当当放下她:「我没恶意,我怕你摔。」

我赶紧走过去帮他说话:「妹妹,你别害怕,我舅舅不是坏人。」

她警惕地观察我,过了好久,才低声说:「没事。」

整个忽略小舅舅。

我从小舅舅兜里掏出一颗奶糖,递给她:「妹妹,你为什么翻墙?」

她盯紧糖果,吞咽口水:「饿。」

我把糖塞进她的手心:「妹妹,可以带我们去找院长吗?」

她怯怯的:「可以的。」

许甜尝过奶糖,一脸满足:「谢谢姐姐。」

再次忽略小舅舅。

我难得见小舅舅憋屈,没强调是他的奶糖,安心接受她这声「谢谢」。

「甜甜,我会在这待两天,你陪我玩,可以吗?」

她缓缓点头,红着小脸:「可以。」

15

孤儿院的院长姓范,四十左右,温柔大方。

她认出小舅舅,十分客气:「苏先生,您怎么会过来?」

他拍拍我脑袋:「小小苏,放心大胆地说。」

「范院长,我想了解下方知恩。」

「方知恩?」范院长思索片刻,「哦,你说徐欣。她被家人领走,不在孤儿院了。」

我说:「我想了解从前的她。」

范院长犹豫几秒,才说:「好吧。」

她应该是看在小舅舅的面子上同意的。

据范院长说,方知恩在孤儿院乖巧懂事,而且她学习成绩优异,考上了北城最好的高中。

走出孤儿院后,小舅舅问:「方知恩恶心你了?」

我三个舅舅,以前是妹控。

据我妈说,她嫁给我爸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见我爸。

她生了我后,他们开始宠我,依然不待见我爸。

我怕挑起更大的矛盾,所以说:「以防万一。」

「小小苏,要是受委屈了,记得说!」

「一定。」

我们走到停车的地方,又撞见许甜翻墙。

小舅舅习惯性地抱她下来:「小孩,不会走正门?」

她低头,不说话。

我上前问:「甜甜,你是想陪我玩,还是饿了?」

她抬头:「都有的,姐姐。」

小舅舅:「……」

我正好想问许甜关于徐欣的事,对小舅舅说:「舅舅,我们带甜甜去吃大餐。」

他爽快:「好。」

16

我们饱餐一顿。

我趁许甜去洗手间,对小舅舅说:「舅舅,你先回车上,我要问许甜一些问题。」

他说:「你们必须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行。」

我和许甜在江边散步,小舅舅开车,追追停停,生怕我们出事。

「姐姐,谢谢你。」

许甜主动开口。

「甜甜,你认识徐欣吗?」

许甜神色慌张;「……认识。」

方知恩能把我气成这样,许甜明显是没心机的女孩子,肯定防不住方知恩。

我大胆猜测:「徐欣欺负你了?」

她点点头。

看来,方知恩从小就是双面人,在长辈面前乖巧善良,却撒谎、虚荣,还恃强凌弱。

我看着格外瘦弱的许甜,问:「甜甜,你多大了。」

17。

她和我差不多年纪,却像小我几岁的妹妹。

我严肃地说:「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许甜轻轻地开口:「姐姐,我没事。我待的第一家孤儿院资金匮乏,院长很好的,就是我吃不饱,有点营养不良。现在的孤儿院一日三餐正常供给,我只是发育迟缓。徐欣是孤立我,还抢走我的玉佩。」

玉佩?

我震惊,声音发抖:「甜甜,什么样的玉佩?」

许甜紧张地握住我的手:「姐姐,你身体不舒服吗?」

我摇头:「没事,你等我下。」

她软软的:「好。」

我下意识地要给我爸发消息,心里别扭,发给了我妈。

「妈妈,爸爸认回方知恩的信物,你有照片吗?」

我妈秒回。

我点开原图,给许甜看:「甜甜,是这个玉佩吗?」

许甜仔细端详,认真回答:「是。」

我激动地抱住许甜。

她起初僵硬,后来回抱我。

「原来是你!幸好是你!」

我去孤儿院,是想找方知恩的黑料。

阴差阳错,居然找到方叔叔真正的女儿!

之前,我想到方叔叔的救命之恩,对方知恩下狠手怕对不起方叔叔。

现在,我对付假方知恩、真徐欣的最后顾虑没有了。

许甜肯定是好孩子。

小舅舅开豪车,她不理睬。

我给她糖,她叫我姐姐,她真心喜欢我。

「姐姐,」很久以后,许甜小声叫我,「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我立刻松开她:「甜甜,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她问:「姐姐,你可以帮我要回玉佩吗?」

「当然可以!」

我把她是方叔叔女儿的消息告诉她。

她眼眶微湿:「真的吗?可是姐姐,小时候的事我记不清了。现在不是可以做亲子鉴定,会不会叔叔已经确定徐欣是方知恩?可能,只有玉佩才是我的。」

我说:「我相信你是方叔叔的女儿,你和他一样善良!」

但有确凿证据前,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方知恩狠心,万一伤害许甜。

「甜甜,你愿意跟我回家吗?如果你是方叔叔的女儿,以后你就住在我家陪我;就算不是,我也让我爸妈收养你。我百分之九十九肯定,你是。」

许甜面露难色:「姐姐,我能考虑下吗?」

「当然可以!」

送许甜回孤儿院后,我刷小舅舅的卡,给许甜买手机、买衣服。

小舅舅任劳任怨提包。

酒店。

小舅舅把东西放我房间,愤怒道:「徐欣小小年纪心思歹毒,肯定没少给你气受。你爸这个老东西,是不是还帮她了?」

我:「……舅舅,你先冷静。方叔叔毕生的心愿就是找到女儿,他和婶婶都留下了样本。等事情确认后再说。」

「也行。」

我又说:「舅舅,我想把许甜带回家。」

「我帮你解决!」

18

第二天,我成功带许甜回外婆家。

听说,小舅舅拜托大舅舅,又筛选合适的收养人,要走很多程序。

我不管。

我就要许甜在我身边。

转校要等户口尘埃落定,我怕方知恩看见许甜发疯,先让二舅舅帮忙处理许甜在隔壁重点中学借读的事。

下午,我爸来找我。

我怀疑他怕三个舅舅,故意挑他们忙的时间。

许甜在午睡,我没吵醒她,自己下楼见我爸。

我来不及说许甜的事,他先问我:「你拿知恩没爸爸的事羞辱她了?」

我气坏了:「现在方知恩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他说:「那你解释。」

我真的憋屈死。

可归根结底是徐欣太会哭。

我爸和方叔叔是战友,感情更深,而且他奉行「严于律己,宽于待人」。

我调整情绪,还原家长会事件。

听完,我爸神情严肃:「我都不去。」

「行。」我故意气他,「我让小舅舅当我爸爸!他比你有名!」

「你!」

「樱樱姐,你在和谁吵架呀?」

许甜初见就亲近我,决定跟我回家后,更依赖我。

估计我一出房间,她没睡好。

我走到楼梯,抓住她的手,安慰她:「没事,是我爸爸。」

我牵着她走到我爸面前,「爸,你觉得,她和『方知恩』,谁更像方叔叔?」

「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我爸同情弱小,鼓励许甜;「甜甜,你把玉佩的事告诉我爸。」

「好……」

她胆怯地诉说。

我观察我爸表情,知道他听进去了。

「此事非同小可。」

他严肃地说。

我问:「爸,你领回徐欣后,有做亲子鉴定吗?」

他沉默。

我追问:「您是怕徐欣心里难受,想等她适应新环境再提,对吗?」

他又沉默。

我笑了;「你更喜欢甜甜还是徐欣,是你的自由。但方叔叔只想要自己的女儿姓方。你趁这个机会,做两次亲子鉴定吧。事关方叔叔和婶婶两人的夙愿,你仔细点,别弄错。」

他半天憋出句:「樱樱,你就这么对爸爸说话的?」

我反问:「爸爸,我错了吗?」

「没有。」

我爸取走许甜的头发样本后匆匆离开,外婆留他吃饭,他也推托有事。

19

周一,家长会。

家长们陆陆续续出现,我的小舅舅还没出现。

我趴在走廊栏杆,遥望操场。

李琰朝我扔一根狗尾巴草。

我瞪他;「心里烦,别惹我。」

他继续扔。

我捏碎两根毛茸茸的草,皮笑肉不笑:「你想变成它们?」

李琰撤了。

杨芳走近我,咬牙切齿:「苏樱,你爸呢?不会你没爸爸,连外婆都没了吧?」

「啪——」

我一巴掌扇过去:「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杨芳表情狰狞,扬起手臂就要还击。

我没防备。

因为,我爸握住她的手腕,用力推开,他语气客气:「请你不要打我的女儿。」

杨芳愤怒:「你谁啊!」

看清我爸的脸,她结巴:「苏、苏立文?」

「是我。我是苏樱的爸爸。苏樱的外婆,也很健康。」

杨芳脸色苍白:「对、对不起。」

我爸教育她:「同学之间有摩擦,也不该诅咒对方的家人。」

她瑟瑟发抖,连连应是。

我津津有味地围观。

我不喜欢我爸说教,但看他教育别人,还挺爽的。

我爸放人,杨芳逃走。

他低声道歉:「樱樱,爸爸错了。」

我闹别扭:「出结果了吗?」

「还没有。」他郑重地说,「我不知道让妈参加你的家长会,真的会让你被中伤没有爸爸。对不起,樱樱。」

我正要说话,铃声响了。

他摸摸我头发:「樱樱,爸爸先进去。」

「好。」

20

家长会结束,我是苏立文和苏素心的女儿成为热议话题。

好多人问我八卦,包括方知恩曾经的跟班何颜和周许许。

我突然怀念外婆帮我开家长会时的宁静时光。

也有人不为所动。

除了脸色苍白的方知恩,还有李琰、杨芳。

我有个诡异的猜测:杨芳针对我,是因为暗恋李琰。

她有病?

喜欢被李琰连扔两棵狗尾巴草?

我不爽,上课铃响,偷偷用胳膊撞李琰。

他居然忍了。

一周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

我爸请走徐欣,接回我和方甜。

方甜喜欢方知恩的名字,但因为徐欣用过,她嫌弃。

我爸尊重她的意愿。

我也支持。

方甜温软可爱,对名字这事的坚持,让我忍不住猜,徐欣对她的欺负,不只是抢玉佩。

等她愿意说,我愿意听。

徐欣退学,方甜成为我的后桌。

我的生活恢复平静,学习、练琴,和方甜形影不离。

21

我万万没想到,我会在钢琴比赛的初赛再遇徐欣。

她换上华服,精致优雅,但她那双眼睛,成熟又恶毒。

我和我妈再三确认过,我爸没有私下资助徐欣。

徐欣依然过得好的原因,我不得而知。

也不在乎。

我要远离疯子。

「苏樱,好久不见。」

等候室就这么大,她追上我。

这次,她不装柔弱了,语气平静,细听带着恨意。

我敷衍:「嗯。」

她放狠话:「我会赢你的!」

「我拭目以待。」

我从小练琴,我不信我会输给徐欣。

而且我对输赢没执念。

临上场,我的肚子突然绞痛。

我惊觉不妙。

徐欣忍着恨意找我,并非单纯寒暄,竟是在我水杯下泻药。

我高看她的人品了!

后悔已迟,我艰难地跑去洗手间,结束后正好到我,我匆匆上场,弹琴期间肚子抽痛,弹错好几个音。

初赛结果。

预料之中,我名次不高,擦线过复赛。

我一点不懊恼。

徐欣不会有第二次对我使阴招的机会。

当晚。

我红了,因为徐欣公开说我靠关系参赛,强占他人名额。

徐欣初赛第一,赚了点名气,她估计也砸钱买热度了。

方甜刷到这个消息,着急地说:「樱樱姐,徐欣怎么这么坏!」

我掐她脸蛋:「坏人没有底线,不用去研究她。」

她点头,随即忧心忡忡:「那怎么办呀?她故意艾特你,好多人骂你。」

「她给我下泻药时,避开摄像头了,我先找其他证据。网上的事,影响不了我。」

但方甜不放心,一直刷消息。

零点,方甜激动地推醒我:「樱樱姐,舆论反转了!」

「嗯?」

我半梦半醒。

她给我看手机屏幕。

原来是和我不熟的三个师弟自主帮我发帖。

温润影帝:苏苏弹琴,我享受。

暴躁顶流:真的会谢,苏樱是我师姐!

腹黑医生:苏樱不弹琴,我拿不起手术刀。

全网炸了。

我怀疑是我小舅舅撺掇的。

徐欣黑我时,被捧得多高,现在被捶恶意抹黑我,就被踩得多狠。

22

方甜终于安心睡觉。

我也继续睡。

我醒来,小舅舅又送我个大礼。

他用他影帝的大号,公开徐欣给我下泻药的高清视频,配文——

「贼喊捉贼?还没入圈呢,手段倒是学了不少。我的外甥女,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

看得出来,小舅舅一心护我,不怕黑粉借机找碴。

我相对高冷的大舅舅和二舅舅,也点赞他的动态。

徐欣初露头角,粉丝量怎么比得过小舅舅?

而且他给的是视频证据。

徐欣无从辩解。

我又红了。

大部分骂我的吃瓜群众和我道歉,小舅舅的粉丝也涌来很多,叫我「亲亲外甥女」,花式占我便宜。

方甜在吃瓜第一线,感慨:「小舅舅做得真好。」

这是她第一次喊小舅舅。

我也觉得解气。

我甚至不用出手,徐欣就元气大伤。

晚上。

我爸回家,主动说:「樱樱,我把徐欣告上法庭了。」

我错愕:「真的?」

他点头:「网暴你,还有偷甜甜的玉佩,数罪并罚,估计能判几年。」

「谢谢爸爸。」

他郑重道歉:「樱樱,对不起。如果当初我不那么草率地把徐欣领回家,就不会玷污老方给甜甜选的名字,也可以早点领甜甜回家。最重要的是,你不会因为徐欣受伤。」

这一次。

我彻底原谅了我爸。

(全文完)

备案号:YXX13weGkwrCwmeA4lSB4p2

编辑于 2022-10-25 14:5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一个母亲的复仇 ​ 赞同 158 ​ 目录 11 评论

灿烂热烈的她:绝地反杀,又爽又飒

杏仁豆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