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全世界的租房人们,团结起来!

所属系列:柴米之争,少女必胜(已完结)

全世界的租房人们,团结起来!

柴米之争,少女必胜

凌晨五点半,我被一阵砸门声惊醒。

我打开门,隔壁屋的大妈穿着一身红秋衣秋裤,脸上的褶子挤成一团,跟我说卫生间马桶堵了,让我去看看。

好家伙,马桶堵了让我去看啥?

让我去欣赏你的杰作,然后夸一声「干得漂亮」?

我说:「马桶堵了,你砸我门干什么?你去通啊。」

大妈瞥了我一眼,说她不会。

这理直气壮的三个字,仿佛我生下来就该给她通马桶一样。

我说你不会我也不会。

大妈又说:「那这马桶就不能用了,你等会儿不用吗?」

(1)

我深吸一口气,确实,这马桶我等会儿也要用。

这是一个两居室,看房子时,隔壁房间只住了一个 30 多岁的女人。

我是一个星期前搬进来的,搬来后,才发现隔壁住的有男人有女人,有大妈有小孩,小小一间屋子竟然住了四个人!

我无奈,跟大妈说:「你要是实在不会弄,可以找专业的人来通。」

大妈连连点头,说:「哦哦这样,那你去找人来通吧。」

我人都傻了。

「凭啥我去找?又不是我弄的!」

「我不知道去哪儿找啊。」大妈两手一摊,「你知道找一下怎么了?」

「你儿子儿媳都在,他们能不知道吗?你不找他们找我干什么?」

「什么叫找你干什么,那马桶你不用?咱们这两家人一起合租,东西坏了就该一起修,除非你不用。」

我直接给气笑了,反手就把门摔上了,老太婆在门外还咣咣砸门:「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素质都没有,你要不想住就滚,今儿这马桶你不修就别想用!」

我把被子蒙头上不理她,准备继续睡觉。

可刚睡着没一会儿,合租房的厨房里又按时响起了锅碗瓢盆的声音。

我的房间离厨房近,老太婆仿佛开着水龙头在我头顶洗菜。

自从搬进来后,隔壁的老太婆每天早上 6 点雷打不动起床做早餐。

我忍了几天,昨天早上又一次被吵醒后,我去跟老太婆商量,问她早上能不能动静小点,我觉浅,每天早上被吵醒很难受。

老太婆闻言,撇着嘴说,现在年轻人就是又懒又娇气,都 6 点多了还嫌早。

我说现在年轻人都加班很严重,晚上睡得晚。

老太婆嘴一撇,说:「谁不累啊,我今年都 64 了,也不是 6 点起床做饭吗?我孙子今年才 10 岁,等会他也要起床,我们老的老小的小,都不嫌早,你一个小姑娘起早点就喊累了,太娇气了哦,你这样在社会上不好立足的。」

我气得不行,语气生硬地说是,我在家娇气惯了,请您动静小点,毕竟这房子现在不是只有你们自己住。

老太婆就在那儿翻白眼,说:「知道了知道了,我本来动静也没多大嘛,小题大做!」

可是昨天还嚷嚷着「知道了」的老太婆,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乒乒乓乓。

甚至因为早上马桶的事动静更大了些,我都怕她把锅戳烂。

好在我早有准备,拿出昨天买的耳塞放进耳朵里,之前我一直用不惯耳塞,觉得用完耳朵又疼又痒,现在也不得不用了。

(2)

早上睡醒后,卫生间我是不敢去了。

我只好拿着洗漱用品去厨房洗漱。

老太婆看见我就开始骂骂咧咧:「哎呦,怎么在厨房水槽刷牙,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你不把厕所弄堵我会在厨房刷牙?

我一嘴的泡沫也懒得搭理她。

老太婆见我不理她,直接上了手,使劲儿推了我一把,直接给我从水槽旁推开了。

老太婆嘟嘟囔囔说厨房水槽是洗菜的,不能用来刷牙,还说我没素质没教养。

我真想把杯子里的水泼到她脸上!

可是我怂。

我只好憋着一口气去了卫生间,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忍不住换气时里面的味道差点给我熏吐。

洗漱完后,我赶着去上班,老太婆又开始作妖了。

老太婆翻着白眼,跟我说这周该我打扫卫生,厨房卫生间客厅的垃圾也要由我倒。

我要气死了。

轮流打扫卫生没问题,倒卫生间的垃圾也没问题。

关键我从没在厨房煮过一次饭,为什么还要我清理打扫?

老太婆说:「你不用是你的事儿,合租本来就该轮流打扫,这是规矩,除非你说你以后一点儿也不用厨房。」

我还想争辩两句,但上班快迟到了,老太婆又堵在门口不让我走,我只好忍着气先收拾,想着等下班再跟他们好好说道说道。

然而到厨房收拾垃圾的时候,我发现老太婆根本没把垃圾分类,臭烘烘的厨余垃圾跟各种塑料袋纸巾乱七八糟地混合在一起。

我问老太婆为什么不分类?这垃圾怎么扔?

老太婆叉腰道:「当然是扔垃圾桶里啊还能怎么扔?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我真想把垃圾扔她脸上。

我拎着没分类的垃圾跟做贼一样去垃圾桶旁,好在没有居委会阿姨在旁边看着。

我紧赶慢赶才踩着点儿进了公司,发现我桌子上的杯子里被倒了满满一杯热水。

旁边工位的同事陈媛跟我说,这是领导早上接水的时候顺便帮我接的。

我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陈媛凑在我耳边道:「以后可别踩着点来了,你还在试用期呢。」

是的,当初因为跳槽换公司我才换了房子,我费了很多功夫才进入这家公司,很珍惜这个工作机会。

我意识到租的这个房子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工作状态,可才搬的家又要重新找房子搬家,我不禁有些惆怅。

(3)

下班的时候隔壁一家人正在客厅里吃饭,见我回来了,老太婆摆着脸道:「等我们吃完饭后,你把客厅打扫一下,还有今天修马桶的 100 块钱,记得转过来。」

老太婆说着还指了指地板上的食物残渣和洒在地上的粥,那是他们刚刚吃饭制造出来的垃圾。

老太婆使唤我的口气,就像指使一个奴仆。

我闻言瞬间怒了,说你们讲不讲理?你们吃饭弄脏了让我打扫,把马桶拉堵了让我修,凭什么?

「什么叫我们不讲理?你这小姑娘懂不懂合租的规矩?」老太婆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大家住在一起,公共卫生就该轮流打扫,公共设施坏了就该一起维修,这是常识吧?」

我快要被这些无耻的话气疯了。

我说:「轮流打扫卫生是这样轮流的?轮流打扫卫生间我同意,但厨房和客厅是你们自己用,马桶也是你们自己弄坏的,自己弄脏自己扫,自己弄坏自己修,小孩都懂得的道理,你跟我在这扯皮,你就是仗着自己年纪大胡搅蛮缠……」

「够了!」隔壁的男人猛然把桌子一拍,走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道,「你怎么跟老人家说话的?有没有礼貌?让你轮流打扫卫生就是欺负你了?你以为我们都是你爹妈吗?事事惯着你!」

我被吓了一跳,嘴里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男人瞪着眼睛,撸起袖子继续道:「走上社会就要遵守社会规则,一起合租,卫生于情于理都该轮流打扫,马桶是公共物品就该一起维修,你以为我们想跟你扯皮?我现在把话撂这儿了,你要么遵守规则,要么趁早滚蛋!」

女人若无其事地吃着饭,他们家孩子在一旁叽叽歪歪:「老师说要尊老爱幼,这个大姐刚才骂我奶奶,一点礼貌也没有,爸爸,别让她住我们家了。」

我要被气死了,说这房子是我租的,怎么是你家了。

那小孩就捂着耳朵叫嚷道:「这就是我家就是我家,我不想听你说话,你快滚蛋快滚蛋。」

我看着这厚颜无耻的一家人,愤怒淹没了我的理智。

我咬着牙颤声道:「行,那我不住了,我周末就搬走!」

女人慢悠悠地夹了一口菜,轻飘飘道:「搬就搬呗,吓得住谁?」

我说:「这个月的房租我就不要了,你把另外 5 个月的房租和押金退给我。」

女人嗤笑了一声:「你做梦呢?你自己乐意搬走的,关我们什么事儿?房租和押金我一毛钱都不会退,有本事你告我去。」

我被气得胸口疼,也恨自己当初贪小便宜,让自己掉进了这样的一个大坑里!

当时换房子的时候我想省一点中介费,在某瓣的租房小组看到了黄丽,房子地理位置和价格都很合适。

我没多想就跟黄丽约了线下看房,看房期间也很愉快。

当时房子里整洁如新,黄丽说她因工作原因,平日里不经常回来住,相当于我用一个单间的价格租到了一整套两居室。

我当时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当即决定把房子定下来。

等到签租房合同的时候,黄丽又说,如果我能一次性交半年的房租,可以给我便宜一千块钱的房租,我被这「天大的好事」冲昏了头脑,几乎掏空了所有的积蓄,一次性交了半年的房租外加一个月的押金。

没想到搬进去的第二天,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这家人完全刷新了我对人类认知的下限,又无耻又自私,丝毫不讲道理!

(4)

我回到房间,胸口气得闷痛。

黄丽不退我房租,我想搬家也没钱找新房子,我想过使用法律武器,但我现在实在没时间也没精力。

虽然一刻也不想住在这儿了,但迫于现实,我最终决定还是先忍一段时间,起码等到工作转正了,到时候我就能分出来精力处理房子的事。

没过多久,黄丽发消息问我搬不搬,要是搬她就把房子挂出去。

我说不搬!

黄丽说不搬就要轮流打扫卫生,否则不允许我使用公共区域。

我咬着牙回复好。

我跟她说厨房和客厅我都不用,我只轮流打扫卫生间。

黄丽回复:「你去卫生间不用经过客厅?你飞着过去吗?厨房你能保证一次也不用?」

我没回复,黄丽过了会儿又说:「还有马桶,你要是不交维修费用就别想用。」

我咬着牙,心想打扫卫生就算了,还想继续坑我钱,你做梦!

我打开综艺节目,把声音开到最大,这房子的墙不怎么隔音,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反击方法。

到晚上 10 点多的时候,隔壁男人砸门让我小声点,说孩子睡了。

我内心一阵畅快,装没听见。

睡觉之前我去卫生间,发现卫生间的门竟然被锁起来了。

我去砸隔壁的门,质问他们凭什么锁上卫生间,我听到屋子里的孩子在大声尖叫着吵死了吵死了。

隔壁男人打开门,抓着我的胳膊把我推到了地上,威胁道:「赶紧滚,你刚才故意吵人我都没理你,现在又砸我们的门,有完没完了?别觉得我不敢打女人。」

面对这切实的力量悬殊,我害怕了。

我回到房间里,膀胱憋得发胀,大晚上的,附近没有公共厕所,我也不敢再去拍隔壁的门……

我看着一旁的洗脚盆,咬了咬牙……

屈辱,愤怒,恐惧,无措……我压抑地哭出了声,我感觉前 23 年受到的刻薄刁难都没有这几天多。

(5)

我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发现自己面色跟鬼一样,头发还一缕一缕地粘在头皮上。

隔壁老太婆和小孩在吃早餐,我想去厨房,老太婆喝住了我,我想去卫生间,卫生间又锁住了。

我连洗漱都没法洗。

我直接就哭出来了,我看着老太婆,问她是不是想把我欺负死。

老太婆说:「住不下去就赶紧滚,这还不是你自己作的。」

我说:「求求你把卫生间门打开吧,我需要洗漱,我不能这副样子去上班,我刚换的工作,还在试用期。」

老太婆说:「就你这样还有公司要你啊?」

我眼泪控制不住地流,老太婆说:「行了,看得心烦,你不给钱就算把眼睛哭瞎都没用。」

我拿出手机给黄丽转了 100 块钱,给老太婆看。

老太婆又说,钥匙在我儿媳妇那儿,你去找她要去。

我只好又去敲隔壁的门,足足敲了十多分钟隔壁才开门,黄丽咬牙道:「昨晚上吵死人,今天又砸门,你是想死了?要不要脸?」

我说钱给你转过去了,把卫生间开开吧。

黄丽嗤笑一声,问我:「你同不同意轮流打扫卫生?」

我咬牙点了点头。

「以后还大晚上吵人吗?」

我屈辱地摇摇头。

黄丽说:「你长点记性,以后再敢这样我还把卫生间锁起来。」

这样一来时间根本不够我洗澡的了,我只好匆忙洗漱了下,又洗了洗刘海。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我听到老太婆低声道:「这女的还怪能忍。」

黄丽说:「再能忍我也能让她一个月之内滚蛋。」

老太婆说:「趁早把她逼走,这次一毛钱也别退……」

我恍然大悟。

原来他们这样变本加厉地欺负我,就是想把我逼走然后吞了我的房租!

这一家人真是恶毒到家了!

(6)

我匆忙赶到公司,开会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早上的时候因为太匆忙,把洗面奶落在了卫生间里,心情瞬间低至谷底。

刚搬家时,我曾经把沐浴露洗发水放在卫生间里,第二天一瓶新买的洗发水直接见底,我去质问隔壁,隔壁言:「谁见过你那洗发水,我们用的都几百块一瓶的,你的洗发水我们看都看不上。」

后来隔壁老太婆洗完头发,卫生间里的香味跟我的洗发水一模一样,我看她,她还得意地跟我说,他们家新买的洗发水多贵多好用,洗完后头发又顺又滑。

我想我的洗面奶多半是凶多吉少了,有点后悔当初洗面奶为什么要买那么贵的。

我满脑子想着我的洗面奶,会议内容就没心思听,领导点了我的名,提醒我开会不要走神。

好不容易结束一天的工作,我下班回到住的地方,发现隔壁家的小孩儿果然在客厅蹂躏我的洗面奶。

我的洁面泡沫被他挤成一坨一坨的,弄的地上桌子上全都是。

我把我的洁面泡沫抢过来,那小孩儿竟然死抓着不松手,还要咬我。

我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他直接就开始嚎了起来,隔壁老太婆首先冲出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打她宝贝孙子了。

黄丽和她老公也出来了,我说我的洗面奶三百多买的,你们怎么赔吧。

那老太婆说:「你讹谁呢?你那东西 30 块钱我看都没有。」

我说我可以给你们看购买时的订单,看是不是 358 买的!

黄丽冷哼了一声:「你那洗面奶不知道用了多久了,我儿子也没弄多少吧?」

黄丽她老公倒是没讲话,只是一把抱起了他儿子,站在一旁瞪眼瞅着我。

我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圈,黄丽接着道:「晚上十点前把厨房客厅卫生间打扫干净,我会出来检查。」

我张嘴想反驳,却发现根本说不出话。

在这个房子里,我仿佛变成了最低等的生物,任由他们一家人搓扁捏圆。

他们就是想无所不用其极地把我逼走!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我打扫的时候,老太婆还在一旁指指点点,「哎,这块儿没扫干净。」

「厨房里的油污要用洗洁精擦,洗洁精不能倒那么多!」

「你这扫的什么?越扫越脏,真是有够笨的……」

一切结束后,我回到房间。

一会儿疯狂搜索租房纠纷的法律援助。

一会儿担心工作能不能转正。

一会儿又想到银行卡里所剩无几的余额。

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活着好累,倒不如死了算了。

昏昏沉沉到了午夜,我告诉自己赶紧去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可脑海里纷扰杂乱的念头让我根本无法安宁。

早上醒来,我看着自己蜡黄的脸色,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

我洗了把脸,如行尸走肉般赶到公司。

同事陈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工位上发呆,满脑子想着隔壁一家人今天会不会出车祸死光光。

陈媛在我面前挥了挥手,我从满腹怨恨中缓过神,陈媛递给了我个包子,问我吃不吃。

我没什么胃口,但好歹是新同事的好意,我也不好拒绝,就接了过来。

「看你脸色不太好,昨天没休息好吗?」陈媛主动跟我搭话。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不该跟她吐槽我租房遇到的糟心事儿,毕竟我们现在还不太熟,而且这样的负能量估计也没几个人想听。

我想了想,说:「也没什么,就是租房子遇到了骗子。」

「骗子?」

「嗯……我跟人合租了一个两居室,租之前她说她的房间是一个人住,我搬进去后才发现是他们一家人住,她老公她儿子还有她婆婆,都住在一起。」

陈媛看着我,犹豫道:「你租的房子不会在 XX 小区吧?」

我说:「对啊,你咋知道?」

陈媛咽了口唾沫:「租给你房子的女人是不是叫黄丽,30 多岁?」

我连忙点头。

「我的天!」陈媛看上去十分激动,接着道,「你住的地方是不是 XX 小区 X 幢 403?」

我内心疯狂盘算,这陈媛不会认识我那些室友吧,好在我刚才没说他们什么坏话。

陈媛一言难尽地看着我,接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受苦了……」

陈媛说,她也曾在我住的地方住过,当时黄丽忽悠她的说辞跟忽悠我的一模一样,所以陈媛也一次性交了半年的房租。

后来陈媛在那个房子里差点住到抑郁,跟黄丽他们一家大闹了一场,黄丽说退给陈媛两个月房租,之后陈媛就搬了出去。

「现在想想还是好气啊,房租加押金我一共交了七个月的,我住的时间还不到两个月,相当于我整整白扔了三个月的房租!」陈媛咬牙切齿道,「那一家子坏种估计是尝到了甜头,又要故技重施!」

陈媛说她当时跟黄丽他们一家闹得特别僵,她还特意找到了房子真正的房东,可是根本没用,原房东收的是黄丽交的房租,所以对这件事也不管不顾。

「我真的太理解你了,姐妹。」陈媛拉着我的手,「我说你怎么刚来公司就看起来丧丧的,原来是被那些混蛋折磨的!」

我看着陈媛义愤填膺的脸,觉得鼻子有点酸。

我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遇见隔壁一家那样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敢跟在老家的父母说,怕他们担心我。

所以我心里积压了许多负面情绪,陈媛这一声「理解」直接给我整破防了。

等到下班的时候,陈媛凑到我身边,笑嘻嘻道:「菲菲,要不然你去我那儿住吧。」

我说:「啥?」

我还想着她是在开玩笑,或者是客气客气,连忙推辞道:「那太不方便了,我这没事儿,忍一段时间我就搬走。」

陈媛摆了摆手:「没事儿,不麻烦,正好我有一个室友退租了,你先去我那儿住着,我帮着你一起想想该怎么对付黄丽他们!」

(7)

陈媛说她当初也是被欺负得很惨,所以黄丽答应退她两个月房租的时候,她立马就搬了出去。

可是后来缓过神后,又后悔自己轻易妥协让隔壁一家占了便宜,越想越生气。

「不瞒你说,我前段时间睡觉前还天天想怎么报复他们。」陈媛笑道,「是真的气不过,可巧又碰见了你,这口气终于能出出来了!」

我听得也很激动,问她想怎么做。

陈媛握着拳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我之前想了很多反击他们的方法,你配合我就行,我保证帮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我闻言连忙点头。

说定后,陈媛就要跟我一起回去收拾东西,刚打开门,老太婆就开始冲我嚷嚷:「你怎么才回来?赶紧把客厅扫一扫,脏死了。」

客厅的地板上都是她嗑的瓜子皮儿。

我没说话,走在我身后的陈媛回怼道:「哟?急着让我们给你扫墓呢?那你倒是赶紧去死啊。」

陈媛刚进来时,老太婆没看见她的脸,待看清是陈媛后,老太婆明显慌乱了下,听见陈媛的话更是气得说不出话,随后板着脸骂我怎么随便带人回来,有没有合租的公德心。

陈媛反唇相讥,说:「菲菲带的好歹是人,哪比得上你们家,房子出租之前黄丽口口声声说一个人住,难道你们都是死了的鬼,不算是人?」

老太婆说这是他们家的房子,他们想住几个人就住几个人。

陈媛说:「可拉倒吧,还你们家的房子,一个二房东看给你能的,就你们这一家人挤在一个房间的穷酸样儿,下辈子也买不起房子!」

老太婆闻言彻底怒了,也不假装正经了,满嘴污言秽语地辱骂。

陈媛也不甘示弱,一会儿说老太婆是臭老婆子,活着就是遭人嫌,一会儿说她家一家子坏种,活该穷一辈子。

陈媛字字诛心,骂得无比流畅,老太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躲回了屋里,我们听到她在屋里大声给儿子儿媳打电话,要他们赶紧回来,她要被别人欺负死了。

陈媛见状大声嘲讽道:「哟,儿子儿媳又带孙子出去吃啦?又没带你啊?哎呀,好可怜哦,那么遭人嫌还不知道积点德,你这种人,死了也是该下地狱的!」

老太婆竟然被气哭了。

陈媛笑了,跟我说:「你住的时间短,还不知道,他们这一家子刻薄自私的坏种,自己人也吵得离谱,老太婆作妖,儿媳心机,儿子软弱,孙子被宠得无法无天,一家人跟养蛊似的,估计咱回来前,这老太婆就已经受了气了。」

果然,两个小时后,我和陈媛都收拾完东西了,黄丽和她丈夫也没回来。

临走前,陈媛从包里摸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收音机,然后冲我坏笑。

「这是上次我回老家从我爷爷那淘来的唱戏机,声音大续航长,质量杠杠滴,我爷爷现在都玩智能手机,这东西就给我了。」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陈媛笑着打开收音机,把声音调到最大,然后拉着我出去,锁上房间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我们在大门外面的时候,还能听到屋里隐隐约约传来大悲咒的声音……

「声音大,续航好,单曲循环,希望他们早日超度。」陈媛得意道,「好不容易来一次,总要留点小『礼物』。」

我快要笑死了,跟陈媛说:「这种损招也难为你想得出来。」

陈媛嘚瑟地摆摆手,说这可是她之前冥思苦想才得出来的好法子。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黄丽就给我发消息,让我赶紧把收音机关掉,放的什么鬼音乐吵死人了。

我装没看见。

陈媛说,这种情况他们要么忍着,要么找开锁师傅,这大晚上的开锁师傅上门可不便宜。

然而没过多久,黄丽给我发了一张图片,那个小收音机已经到了她的手里,还配文字说,她有我房间的钥匙。

我见状脸都绿了,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当初租房子的时候,黄丽明确说过我房间的钥匙全部都给了我,现在想想,她说的话根本就是放屁!

一想到我住在那里时,黄丽一家人可以毫无阻碍地进出我房间,我心底就不禁一阵阵发毛。

「出师不利啊。」陈媛沉着脸,「是我低估了那家人的无耻程度……不过没关系,我看他们接下来还能怎么办。」

(8)

时间转眼来到了周末,陈媛一大早就叫醒了我,跟我说:「令人期待的战斗开始了!」

陈媛还叫上了我们部门的男同事李哥,几个人买了许多零食啤酒,陈媛带了两个小音箱,跟我说今天要举行 homeparty。

一到地方,陈媛就打开了音响,听着最炫民族风,我不禁也开始上头。

三个人坐在一起胡吃海喝,最炫民族风已经换成了德云社的相声,我忍不住开怀大笑,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房间里感觉那么放松。

没多久隔壁男人过来捶门,看见李哥后闭了嘴,毕竟李哥一米八的大汉一百八的体重,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老太婆出来骂街,陈媛就跟她对骂,把之前积攒的骂人语录全部都用出来了,我眼瞅着陈媛越骂越兴奋,花样百出,层出不穷。

而老太婆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根本不是陈媛的对手。

隔壁那小孩见状跑出来,拿着手中的塑料光剑要打陈媛,给他奶奶报仇。

陈媛直接把光剑抢过来,一把扔到了窗外。

然后对着哇哇大哭的小孩道:「小朋友,你长那么大,一点事儿都不懂,在学校里没人愿意跟你玩儿吧?你看你们家多穷,一家人挤在合租房,你爸妈啊,还骗别人钱,赚短命钱;你奶奶呢,张口闭口生殖器骂人,一点素质都没有。小朋友,你好可怜,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小小年纪就生活在粪水中,你还不觉悟,只能越长越歪,变成跟你爹妈、你奶奶一样又坏又蠢的人……」

那小孩闻言气得直哭,又说不出反驳的话,黄丽连忙把小孩拉了回去,尖着嗓子问陈媛跟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

陈媛说:「我哪里胡说八道了,我明明说的是事实,你们这孩子只是年龄小,又不是傻,你们什么样的货色肯定养出什么样的孩子,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黄丽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直接就想动手。

威武的李哥把她甩到了一边儿,黄丽她老公在一旁看着也不敢动。

几个人默默地对峙着,老太婆心疼地要去抱孙子,那小孩一扭身躲开了,陈媛见状笑出了声:「这孙子嫌他奶奶臭呢,真是哄堂大孝了朋友们。」

老太婆气得吐口水。

陈媛连忙闪身躲开,又对小孩说:「小朋友,你快看你奶奶吐口水呢,你奶奶真厉害,你也跟她学学,以后在学校跟其他小朋友吵架吵不过就朝别人吐口水,知道吗?」

我看得都快要笑死了,李哥在一旁也跟着笑,说这比春晚小品还好看。

黄丽咬着牙叫嚣,说她认识什么什么人,让我们等着。

陈媛抱着肩膀说:「我现在就等着呢,认识啥人直接叫过来啊。」

黄丽带着孩子回屋摔上了门,老太婆和男人随后也进去了。

我看着陈媛,轻声问她:「他们不会真找来小混混什么的吧?」

陈媛道:「别怕,他们之前也这样吓唬过我,后来我想明白了,一是现在是法治社会,根本没什么小混混了;二是你看他们这个落魄样儿,能认识什么货色的人,咱不怕!」

「就是,咱不怕。」李哥挥舞着啤酒瓶,感觉已经有三分醉了。

陈媛说的果然没错,后面我也没见着隔壁叫来了什么人,可见他们完全是吓唬人的。

后来我们还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冒险的内容是去砸隔壁的门,并且爆一句粗口。

然后欣赏隔壁气到扭曲的脸。

这特么真是…… 太快乐了!

真难为陈媛想得出这馊主意,也难为李哥愿意无条件地配合我们。

后来,陈媛要去卫生间,里面的人一直不出来,陈媛就在外面使劲儿砸门。

过了大半个小时,卫生间里的人待不住了,是黄丽,陈媛直接问黄丽是不是在卫生间找老板们聊骚呢,黄丽回跟你爸聊呢。

陈媛说:「我爸可不秃顶,也没有啤酒肚,也不开桑塔纳。」

陈媛说完开始故意对着隔壁吆喝道:「大哥,我这儿有你媳妇儿跟别人的合照,你想不想看看啊?」

男人开门说陈媛胡嚷嚷什么,陈媛说:「我怎么胡嚷嚷了,我这有照片,一个男的搂着你媳妇的腰。」

陈媛说着打开手机翻出照片,往男人脸前一举:「你自己看。」

黄丽连忙去夺陈媛手中的手机,陈媛把手机放回兜里,跟男人说:「有时间做个亲子鉴定吧。」

男人把黄丽拉回了屋里,狠狠地甩上门。

我看着陈媛,陈媛凑在我耳边道:「偶然间看到的网图,里面的女人跟黄丽挺像,反正他们也看不清,我还住这儿的时候,隔壁男人就一直怀疑黄丽外面有人。」

没多久,隔壁就传来了夫妻俩争吵打骂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哭声。

陈媛美滋滋地走进卫生间,把卫生间看到的东西都倒了一遍儿。

当然,还给留了个底儿。

隔壁老太婆来质问,陈媛双手一摊,说自己不是故意的,愿意赔 5 块钱给她们,给老太婆差点气死,老太婆转手又把卫生间锁上了。

陈媛直接打电话叫来了开锁师傅,把我房间和卫生间的门都换了新锁,随后也把卫生间锁上了,还跟隔壁叫嚣:「有本事你也找人来换锁,反正劳资比你有钱,劳资今天就跟你杠上了!」

隔壁妥协了,黄丽出面跟我说,说可以退我两个月房租,让我赶紧搬走。

陈媛闻言气得脸都绿了:「你们还真是死性不改,又来这一套!我跟你们讲,我们这次绝对不会轻易妥协!退两个月房租就想让我们走?你想得美!」

黄丽不理陈媛,而是看着我道:「小姑娘,你想清楚了,这样闹下去对谁都没好处,你们闹不耗费时间精力吗?你好像是刚换的工作是吧?何必把精力耗费在这件事上。」

陈媛着急地看着我,我拍了拍她的胳膊,对黄丽说:「我就高兴恶心你,气死你!」

陈媛闻言直呼漂亮。

黄丽变了脸色,冷笑道:「那你们就闹吧,我就不信这样闹你们不累,真是给脸不要脸!」

我闻言也有些犹豫,黄丽这话不错。

这样闹虽然恶心了黄丽他们,但也消耗了我们的时间和精力,就算我无所谓,那陈媛呢?李哥呢?

「别担心,我早就想好了,对付他们这些小人,哪用得着费心费神。」陈媛安慰我说,「我这次之所以过来,只是想当面出口恶气罢了。」

回到房间,我问陈媛想怎么做,陈媛冲我眨眨眼睛,跟我说,她前段时间报了一个吉他班,里面有很多学员都很苦恼课余时间没有地方练习,她决定把这房子以 5 块钱一天的价格出租出去,专门给吉他班的人练习吉他用。

我闻言忍不住问道:「会有人来吗?」

陈媛说:「管他呢,只要有一个人来咱就是赚了!」

陈媛还在群里描述了一下这个房子的情况,说了我和她在这里的遭遇,群友们大多都是年轻人,也都经历过租房子被坑的事,对此事深有共鸣。

不少学员表示自己一定会鼎力相助。

我们这房子在二楼,楼下是大厅,一梯二户,隔壁房子没有人住,陈媛还拿着吉他在房间弹唱,让我去楼上问是否吵闹,确定不会吵到他人后,我们的计划正式开启。

不仅如此,陈媛还在朋友圈里说她有个房子空出来了,可以免费给朋友们用,房间里还配备了扑克麻将,同样也说明了这个房子的情况。

李哥和我也在朋友圈发送了类似的内容。

没过多久,陈媛的一个朋友联系上了她,说想要用那个房子做直播场地,可以有偿,问陈媛愿不愿意。

陈媛自然连声答应了。

陈媛说,一个房子你想住得舒服很难,但你想让它发挥更多的作用却很简单。

陈媛说,现在那间房子充分发挥了它的价值。

偶尔有人会在里面弹奏一曲。

偶尔有人会在里面搓麻将一宿。

偶尔有人会在里面直播一宿。

每天都有陌生人在屋子里进进出出吵吵闹闹,我都能想象出隔壁会气成什么样。

有一次我跟陈媛过去查看情况,屋子里已经变得又脏又乱,厨房、客厅、卫生间的地板上都积了厚厚一层污垢,马桶也污秽不堪,厨房里的柜子全部用锁锁上了。

卫生间他们倒是没敢再锁,毕竟他们敢锁我们就敢换锁。

最有意思的是那个主播,他是游戏主播,直播打游戏时经常大吵大闹,其家人就把他赶出去了。自从去我的房子里直播后,隔壁的吵架项目就变成他直播游戏的背景音,什么夫妻出轨啦,婆媳不和啦,等等。

隔壁也会砸门跟这个主播吵架,骂这个主播,说老人小孩天天被吵得睡不着觉,老人都快神经衰弱了。

水友们声讨主播,主播就跟水友如实说明情况,水友们也不看打游戏了,听主播说隔壁这家人的丑恶嘴脸。

听完后,水友们就让主播再大声一点,跟隔壁干一架来给水友们出出气。

直播效果直接拉满,我听得都要笑死了。

没过多久,黄丽就给我发消息,骂我没有道德,说他们家屋子被整得都不能住人了,他们家孩子被吓得天天哭,屋里变得又脏又乱。

我没理她,她又说愿意退我所有多交的房租,让我赶紧搬走。

我想象着她气急败坏的脸,内心一阵舒畅,言简意赅地回复:「不行!」

黄丽回复:「那你还想要怎么样?你别太过分了!」

陈媛在一旁也有些疑惑,看着我欲言又止:「菲菲你为啥不同意啊?虽然这样一直闹他们是很解气,但其实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比起出气,我更想让你把损失要回来。」

我说他们给出的解决方式,是他们本来就该这样做的,而不是对他们的惩罚,我知道现在这个结果对我而言挺好的了,可我并不想只是这样。

「如果这样就算了的话,他们根本不会长记性,只会觉得倒霉碰上了我跟你这样的硬骨头,他们没有受到惩罚,没有遭受损失,以后还是会这样做,把房子租给刚毕业不久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然后欺凌他们。」

陈媛沉吟了会儿,问我:「那你想怎么做?」

我说:「你给了我启发,我想除了我和你之外,也许还有其他的受害者,我想让黄丽把欺凌诈骗得到的钱全都吐出来!」

陈媛在一旁手都快要拍烂了,说:「姐妹我当真没看错你!你他喵的太帅了!」

(9)

我在各大社交平台的同城小组里发了帖子,帖子内容请陈媛的室友晴晴帮我润色了一番,晴晴是个文学爱好者,笔杆子耍得那是一流。

估摸着受二房东欺负的人太多,加上之前主播也宣传过一波,我发的帖子热度很快就上来了,不仅如此,陈媛还斥巨资买了推广。

霎时间,帖子竟然被顶上了热搜榜。

无数受过租房骗局、被二房东欺凌的打工人们会集在一起大吐苦水,也有很多人说能帮助我们,也想出口恶气,等等。

陈媛很兴奋,说找到了那么多的「战友」,就可以每天换人换花样去折磨黄丽他们一家,能把他们折磨得生不如死。

我稍微冷静了下,觉得网络的力量太强势,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的,我们发帖的目的只是想找之前跟我们一样被黄丽欺负的租客,那些其他想出一口气的人还是不要招惹了。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我们想要找的人,有两个人联系了我,都是年轻女生,看来黄丽是特意选择的室友。

这两人跟我和陈媛的遭遇如出一辙,看到我们在网上发帖,她们立马就联系了我们。

当我带着这两人和陈媛一起去我租的房子时,我在黄丽和她的家人脸上肉眼可见地看到了恐惧,她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之前被她欺负过的女孩儿会聚集到一起。

我当着黄丽的面,给那两个女生各一把钥匙,告诉她们之前我跟陈媛是怎么做的,还叮嘱她们上门的时候最好带上男生。

然后对她们说:「我现在不住在这儿,偶尔会回来一趟,这房子到期之前,你们想什么时候来玩就什么时候来玩。」

陈媛补充道:「如果门锁被换了,你们可以给我们打电话,我们有权利开锁换门锁。」

两个女生连连点头,满是快意地看着黄丽他们一家人。

那老太婆见状怂了,开始在那里哭,说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心脏不好,这是造了什么孽遇到我们。

老太婆在那里哭,陈媛在一旁哈哈大笑。

这一次我们彻底击碎了黄丽一家的心理防线,晚上回去后,黄丽发消息问我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说要她把欠我们四人的房租全部都吐出来。

黄丽还跟我卖惨,说她有多么多么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老公又不中用,实在没那么多钱退给我们,等等。

我回:关我屁事,你活该,不把所有的钱退回来就不行。

黄丽回了个「去死吧贱人」,然后把我删了。

之后没过两天,陈媛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房子的原房东打过来的。

原房东说他在网上看到了我们的帖子,如今黄丽一家要退租了,他们是押一付三,刚交过房租不久,原房东没有退给他们押金和多余的房租。

「这也算是帮你们出了口恶气了,你们看能不能把帖子删掉?」原房东这样说。

我一听傻眼了,黄丽一家要退租,可我的租期还没到啊。

原房东说那他也没办法,他是跟黄丽签的合约,黄丽退租后,我就不能再继续使用那个房子了。

黄丽这种行为明显是违法违约,现在这种状况,我也只能使用法律武器,即便要耗费很多时间精力,我也不愿让黄丽一家人就这样逃之夭夭。

好在我现在有支持我的伙伴,我们几个人一起,就不信治不了这个黄丽。

连着之前黄丽的违约行为,我们一起向法院申诉立案调查,遗憾的是,另外三人因为时间过长不好取证,法院难以立案。

而我因为各种证据齐全原房东也积极配合,很快,法院就判决了黄丽全额归还我的房租和押金,并要承担违约费用。

黄丽的拒不配合在我意料之中,我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虽然耗时很长,但已决意要跟她死磕到底。

兜兜转转还是这个结果,我很不服气,陈媛劝解我,说算了,能看到我讨回公道她就很开心了,她已经出了口气,那些被骗走的房租对她而言没那么重要。

「毕竟我还年轻,潜力无限,那点钱不算啥。」陈媛拍了拍我的肩膀,「再说,咱这不是还收获了个好朋友嘛。」

我虽不服气,但如今我连黄丽一家人的影子都摸不着,也没得办法。

令我没想到的是,不久后,黄丽竟然主动找到了我,提出归还我多交的房租和押金,请求我把网上的帖子删了。

原来是之前我发在网上的帖子一直发酵,有好事的网友人肉到了黄丽他们一家人的信息。

「我和我老公的工作生活都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很大影响,我儿子学校也有人知道了这件事,现在他们都叫我儿子小坏种,孤立他、排挤他,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很坏,但那也是受生活所迫,实在没办法,孩子是无辜的,虽然调皮了些,但也不至于要被毁了整个人生。」黄丽说,「求求你把帖子删了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真是苍天有眼,感谢万能的网友!

我说:「就算我不删帖子,你也要退还我的租金,你哪来的脸以这为筹码跟我谈条件?」

黄丽在那儿装傻,就一直祈求我,说她知道错了,求我可怜可怜孩子,让我看在孩子的分上把帖子删了。

房子的原房东也跟我说过很多次,想让我把帖子删了,毕竟那帖子留着对他房子的后续出租也有一定的影响。

我说:「想要删帖子也行,除非你把我和另外三人多交的房租和押金全都退了,钱什么时候到账,我什么时候删。」

黄丽说:「我没有那么多钱。」

我说:「不退钱就不删,别废话了。」

黄丽沉默了许久,说她去想想办法。

后来,黄丽把我们四人多交的房租都退了回来,我也如约删除了原帖,之后又发了一条帖子,感谢网友们对这件事的关注和支持,事情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把原帖删掉是不想造成额外的影响,再次感谢大家的帮助。

这件事迎来了圆满的结局,此时我也成功转了正,虽然有些波折,但我的新生活正式开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