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甜味校霸

所属系列:初夏狂想:我有喜欢的人

甜味校霸

初夏狂想:中以喜欢年分

晚自习回宿舍,一对情侣拥吻时一脚给我踹到了花坛里。

我亲到了蹲在花坛边抽烟的校霸。

第二天校霸在学校表白墙全面通缉我:「哪个王八蛋昨晚夺走了老子的初吻?」

我大惊回道:「不是我!」

当晚,校霸把我堵在花坛边:「老子看看你是怎么飞过来亲我的。」

1

晚自习回宿舍,路过一对情侣。

男生抱着女生旋转亲吻,我就像是那路过的狗,被他们一脚给我踹到了花坛。

我整个人扑到花坛边的一个男生身上,以极其诡异的姿势亲了他。

我呛了一嘴的烟味。

察觉到是校霸的瞬间,我浑身汗毛倒竖。

连忙起身一把捂住嘴,戴上帽子赶紧跑了。

第二天学校表白墙上铺天盖地的是我的消息。

有人记录下我被情侣踢进花坛又扑进校霸怀里亲到他的情况。

很快,校霸全网通缉我。

「哪个王八蛋昨晚夺走了老子的初吻?」

配图是一张方才表白墙里有人发过的图片,能看到我的背影和校霸的脸,以及我们亲上的场景。

我真的无辜,我怎么知道校霸会蹲在那抽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姐姐就像那路过的狗被一脚踢进了花坛里!!!」

「所有情侣,文明亲吻,爱心靠大家!」

「这身衣服怎么这么像温姝?」

看到我名字的瞬间,我警铃大作,立马回了一句:「不是我!」

校霸回我:「找到你了。」

救大命!!!

我他爹的也是受害者啊!!!

谢良辰出了名的凶,留着寸头,眼神凶戾如恶犬。

喜欢他的女生都不敢跟他表白。

我自然也怕,上课都胆战心惊的,一下课就跑回宿舍。

然而当晚,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什么点回来,把我堵在花坛边。

勾唇恶劣地笑:「来,再展示一遍,老子看看你是怎么飞过来亲我的。」

我一脸激动——

给他演示了一遍怎么把人踢进花坛里,然后把他踢进花坛里了……

我忙不迭跑路。

2

不出所料,表白墙又是我的消息。

「巾帼不让须眉,有人把校霸踢进花坛里了!!!」

「小姐姐,你!是!我!的!神!」

「在现场,看到谢良辰咬牙切齿,而且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小姐姐力气是真大啊。」

「等会……这个小姐姐有点眼熟,是不是昨天亲校霸的那个?」

我萎了,真的。

这两件事不是我的本意,但是却是对谢良辰造成了伤害。

我打算弥补他。

避免他找上门,我趁早上没课打听到谢良辰在大教室上课,立马摸过去偷偷溜进去。

看到他就在最后一排,周围没人。

谢良辰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穿着连帽衫,帽子戴着倒头就睡。

他一只手枕着脸,另一只手往前伸到桌子外,手指无力下垂。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他的身旁。

他没动静。

我这才松了口气。

目光落在他手背上的青紫痕迹。

赶紧掏出家里自制的活血化瘀的药膏,食指上抹了一点,然后摸到他的手背上。

没听到声音我就继续给他抹。

等我涂好收回药膏,再看过去时。

谢良辰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撑着下颌眼神散漫地看着我。

勾起一抹算不上好人的笑,另一只手捏着我的后领。

痞笑道:「抓到你了~」

他的嗓音让我有一瞬间的愣怔。

太耳熟了,跟我以前的网恋对象的声音有点像。

但是我把人踹了……

谢良辰不可能是我那网恋对象,他可是校霸,我那网恋对象就是个单纯的小奶狗诶。

分手的那天他还在耳麦里哭唧唧地问我他哪里做得不好。

哪里都好,就是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我压低声音不敢让其他同学发现我们这里的异常,赶紧求饶:

「我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

谢良辰的笑容恶劣:「放了你可以,陪我睡一下,之前的事一笔勾销。」

我的手再一次不受控地,亲密地拍在了他的脸上。

浮现一个亲密通红的五指印。

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朝我们看过来。

气氛格外静谧。

谢良辰眼睛一眯,咬紧后槽牙:「我说的是陪着我在这里睡会!」

我:「……」

本以为吃到了大瓜的同学们:「……」

老师适时打圆场:「上课别给我主打陪伴,谢良辰别睡了。」

我不敢说话,默默坐直了身子,往一边挪了几个座位。

默默与谢良辰拉开距离。

等老师没注意这边之后,谢良辰微眯起眼睛,支着脑袋漫不经心地扫了我一眼。

我赶紧低下头。

怎么回事?

明明我也是受害者啊,我怎么知道那对情侣边拥吻边转圈,还能把我踢进花坛里。

刚好还砸到了校霸?

我拿出手机,装作一心玩手机,没注意谢良辰的模样。

结果刚好刷到了谢良辰发的那条表白墙。

下面最新回复:「什么?谢良辰的初吻竟然还在?」

我这人间歇性发疯,持续性嘴欠,立马回了一句:「现在已经没了。」

「怎么没的?不如你再给我演示演示?」

谢良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我旁边了。

语气阴森:「夺走我初吻还在外面大肆宣扬,温姝你好样的!」

我眨眨眼睛,故作不懂:「你也觉得我的样子好看是吧?」

谢良辰盯着我的脸两三秒,不知想到了什么蓦然移开目光。

耳尖绯红。

握紧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也、也就那样吧。」

不是,你害羞个什么劲?

3

我跟谢良辰彻底绑定了。

因为我的 QQ 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泄露出去了,大家都知道我不仅夺走了谢良辰的初吻,还在表白墙上挑衅他。

「她肯定要完了。」

「臣附议,谢良辰诶!!那女生夺走了他的初吻竟然还挑衅他!」

「我赌五毛钱,谢良辰现在肯定在下战书了。」

而当事人……

似乎根本就没看到表白墙上的评论。

他不知从哪知道我上课的教室和时间。

我刚进教室,对上一双熟悉含笑的眼眸。

对方单手搭在桌面上,整个人懒洋洋地朝我打招呼。

那一排空无一人。

没人敢坐在他身边。

我讪讪一笑,正准备往其他地方跑。

瞥见他稍微挑眉,好整以暇地望着我。

我再往前走一步,他可能就要当着所有的人面走过来把我拎过去了。

我有眼力见,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

坐下。

目视前方。

发呆。

身旁忽然传来他的轻笑,「不看看我?」

我:「?」

「——的手?」

4

我松了一口气,看过去。

他支着脑袋,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

瞬间攫取我的视线。

像是一头正在捕猎的美洲豹。

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的猎物,一点一点落入他布置的陷阱里。

我被我的想法恶心了下,赶紧看向他的手。

还是很红,甚至泛着青紫。

他两次受伤都跟花坛有不解之缘。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药膏。

「抱歉,你把手递过来吧,我给你涂药。」

他懒散地递给我一只手,「上次涂了怎么没好?」

我解释:「这个需要坚持用,是我疏忽了,这个药膏就送给你,当作赔礼行吗?」

「小同学,我这伤怎么来的?」

「被我弄得……」

「一个药膏就想打发我了?」

我态度极其诚恳:「那怎么才能打发你?」

他似乎被气笑了,手掌半遮住脸,「给我涂药,直到我的伤养好,怎么样?」

我思索片刻,点点头。

本来就是我造成的,我负责总行了吧?

涂完一只手,我下意识拍拍他的手背。

「那只手。」

他又懒洋洋地将另一只手递给我,「还有其他地方受伤了,要不要涂一下?」

我下意识回:「哪里?」

「这里。」

5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是他的胸膛。

大家都说他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身材。

但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那种白斩鸡身材。

好奇的目光压都压不住,时不时地往他的胸膛瞄了一眼。

到底有没有腹肌呢?

「想知道腹肌的手感?」

他的声音蓦然贴近,我吓了一跳。

心跳声振聋发聩,赶紧拉开了距离。

「你怎么知道?」

我赶紧捂住我的嘴,怎么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很撩人,「过来,我告诉你。」

我赶紧凑过去,目视前方不敢露出端倪。

吞了吞唾沫助胆。

耳边他的嗓音低哑漾开:「抹上去是搁楞搁楞的声音。」

我脱口而出:「你的腹肌有这么硬吗?」

意识到他刚刚是故意在逗我,我怒瞪他一眼。

继续给他抹药。

他笑够了,也不自讨没趣。

空闲的那只手在摸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笑得有些——荡漾?

我收回注意力,给他揉手化瘀。

揉着揉着,我的目光不知怎么就傻傻地盯着他的手看。

怔了几秒。

我甚至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只觉得这只手修长,骨节分明的指节似是玉瓷。

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

鬼使神差地,我就把手放进他的掌心。

然后,十指交叉。

就这么把这双玉瓷如上等工艺品的手抓在掌心里,那一抹青紫色衬得这双手更白皙。

「好看吗?」

我下意识点点头。

意识回笼。

我蓦然抬头对上谢良辰狡黠的眼神。

立马松手。

却被对方紧紧握住。

他唇畔含笑,望着我一字一句道:

「温同学,你也不想被其他同学知道吧?」

前面的同学僵硬回头,瞪大双眼看向我俩。

然后回头,拿出手机,低头,打字。

完了。

我的一世英名,全完了。

6

「别愣了,我的名声也被你嚯嚯得差不多了。」

教室里只剩我俩。

我闻声抬头看过去。

他的脸仿佛隐在光下,清隽张扬的眉眼也染上了些光。

分外显眼。

显眼包!

我这才意识到得赶紧回去了,刚想起身,手指一紧。

垂眸。

发现我的手还被谢良辰紧紧握在掌心里。

我赶紧把药膏递进他手里:「可以松手了。」

他笑得浑不懔,又有些懒散,「你刚刚在这么多人面前故意牵我的手,我守了二十年的男德都被你毁于一旦,给我瓶药膏就想翻篇?」

我的脑海里响起咯噔咯噔的响声,下意识回道:「那我给你擦腹肌。」

他一怔。

笑声蓦然荡开。

「看来你馋我很久了,那我给你个机会得到我吧。」

「不过我室友说女人都是三分热,得到了就不珍惜,所以我得先吊着你。」

我没说话。

他还继续说:「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再坚持坚持,说不定就成了呢?」

不太想成。

「你怎么不动?这才一分钟你就坚持不住了?果然,女人都很善变。」

「……」

「我给你摸行了吧?你快来摸摸看,涂不涂药膏的无所谓,摸了就行。」

我:「……男人,你的名字叫善变。」

他眼里流露几分沮丧:「真不摸啊?我真给你摸。」

不是,怎么感觉他急了?

他微微掀开衣摆的一角,露出肌肉线条。

隐约看到腹肌和人鱼线。

我默默吞了吞口水,赶紧移开目光。

突然注意到窗外,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们。

他衣衫半露,我脸红如猴屁股。

我们都有谣传的未来。

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7

我决定跟谢良辰断了联系,避避风头。

最近时不时地就有人盯着我们。

他们没有恶意。

但是眼睛里流露的兴奋我十分熟悉。

那是磕 CP 的目光啊!

就连回宿舍,室友都用揶揄的目光看着我。

我更不敢去找谢良辰了,打算跟他一刀两断。

微信电话都拉黑了,拉黑前给他发信息。

【有内鬼,终止交易。臣!退了!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最好这辈子都别联系我了。

我当初真不是故意亲到他还把他踢进花坛的。

傍晚,已经一天没有跟谢良辰搭上关系后,我微微松了口气。

突然有个陌生电话打过来。

「温同学,给你五分钟,如果不出来找我,我就在你宿舍楼下放喇叭了。」

熟悉的声音让我浑身一僵。

我声音微颤:「放什么喇叭?」

对方轻笑,阴恻恻地,「你猜?」

一股不好的预感席卷而来,我立马披上外套火速冲下楼。

果然看到他就站在女寝楼下对面,正对着门口。

唯一的一棵树下。

本就招蜂引蝶的那张脸,加上醒目的位置。

格外引人注目。

我冲过去赶紧拉着他往外面走。

他乖乖地跟着我走,没有反抗。

等走到没人的小树林时,我一把把他推到树边。

单手撑树,将他拦在怀里。

从外面看像是我用着他一样。

但他太高了,我得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他先是一愣,而后耳尖微微泛红。

我趁热打铁,赶紧问:「你想干吗?」

他的神色淡了许多,「我还想问你,把我的联系方式都拉黑是想做什么?我的伤你不负责了?」

我鬼鬼祟祟地向四周看去,没看到人才回他:「最近咱俩的谣言满天飞,我朋友都相信咱俩有猫腻了,但是你也知道,咱们就是纯纯的同学关系,所以这段时间咱俩就先避避风头?等风头过去,到时候我再给你赔罪,你把我摔进花坛里我也没问题!」

他反问:

「咱俩什么时候是纯纯的同学关系了?」

我愣了:「咱俩什么时候不是了?」

他气笑了,眼神漆黑深邃:「你亲了我,夺了我初吻,还把我摔进花坛里,如果是别人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吗?」

他用手掌在腰间比了一下高度,「坟头草都有一米了。」

「我谢良辰这辈子就没这么憋屈过,别人找我打架弄疼我点,我都得十倍奉还,你说说我为什么不打你?」

「你是 M?」

他的脸黑如锅底。

半眯起眼,唇角微微上扬:「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做我的女朋友,第二,让我亲回来。」

我瞪大眼睛,满眼惊恐。

他的笑意淡去,神色淡然解释:「不是真的女朋友,我妈这段时间想让我相亲,我需要一个女朋友来应付她。」

我松了口气。

亲他是不可能的。

我害怕。

上次太突然了,连个感觉都没感觉出来。

我望着他,「我选作你的假女朋友。」

他舌尖抵了抵后槽牙:「行。」

8

自从当了他女朋友,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总怕被人发现。

但还好没人发现。

只是谢良辰越来越过分。

一开始只是让我帮他涂药,这我答应了。

毕竟是我的锅跑也跑不掉。

后来,他开始在我宿舍楼底下等我。

给我送早餐,跟我一起去上课。

室友都怀疑我俩的关系。

好在我机智,都被我糊弄过去了。

我特地跟谢良辰发信息,让他以后不要给我送饭。

【为什么?】

我实话实说:【很奇怪,就像是我们真的在谈恋爱一样,而且你什么都没欠我的,我不给你买早饭就不错了,你不用给我买,也不用陪我去上课。】

【也行。】

【什么?】

【你给我买早饭也行,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上课。】

【以后我跟我室友一起走,你也跟你室友一起就行……】

很快,他发来语音。

我戴上耳机,点开语音。

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温姝!要做就做全套,我妈这几天就要来了,如果之后她在学校里听说了什么话没相信你是我女朋友,这个损失你打算怎么付?还是说,你想跟我做真实的男女朋友?如果是真实的,就算不做这些也可以。」

我:「……」

你说得对。

我妥协了。

但他也让步了,说之后不给我送饭,会收敛一点。

我信了。

于是第二天,我上商务法律选修课,在教室里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我的沉默震耳欲聋。

9

室友揶揄地朝我挑挑眉,然后自己走了。

把我留在谢良辰面前。

在他的注视下,我认命地坐在他旁边的位置。

我手撑着下巴,遮挡住嘴巴,目视前方坐得端正。

这样其他人就不知道我在跟他说话。

「哥,咱不是说好了吗?」

「我答应你的是不送早饭,今天我确实没送。」

前面时不时地回头看向我们,我心虚地移开眼。

我故意没去管他,让他自生自灭。

然而课上,老师讲了一个案例,随机选人回答。

他抬了抬眼镜框,视线定格在我们这边。

我吓得赶紧低下头,不敢跟他有任何眼神交流。

「就请第七排靠窗的那个穿黑色衣服的男生站起来回答一下,这个案例中,甲乙是什么关系?」

谢良辰站起来,他是理工科的,根本不会什么商务法律。

我没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捂嘴偷笑。

瞥见他微挑起的唇角,我顿感大事不妙。

他平静回答:「恋爱关系。」

满座哗然。

笑声和小声议论声交杂。

我裂开了。

老师也裂开了,他笑着说:「我跟你讲法律,你跟我讲感情?好了,你坐下吧。」

我气得捏他大腿。

听到他嘶了一声才解气了点。

结果周围的议论声纷纷。

「我就说他们恋爱了,你们还不信!你们输了,今天别忘了给我买辣条。」

「卧槽卧槽!麻麻,我磕到真的 CP 了!」

「救命!只有我觉得他们好甜吗?谢良辰以前不是最不服管教的啊?他自己拿国奖拿到手软,脾气又凶,还把外面那些混混打服了,谁能治得了他啊?」

「也就温姝行了吧?」

「他俩不是真的,那我就是假的!」

呵呵,我俩是假的你是真的。

我更生气了。

立马掏出手机跟他说:【现在大家都在传了,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吧?到时候需要我演戏,我肯定来,但是这段时间你能不能让我自己清净一下?】

他看到信息后,脸色沉下去。

没说话,也没立马翻脸走。

过了许久,我才收到他发来的信息。

【好。】

第一节下课后,他起身。

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爽歪歪放到我的桌面上。

「这个给你。」

然后转身离开,身影格外清瘦萧瑟。

我突然感觉我对他太凶了。

10

我以为他生气成那样,短期内是不会再见面了。

没想到我们竟然还是一个部门的。

之前我从没见过他。

部门聚餐,我没多想就来了。

结果一到包厢里就看到了谢良辰那张祸国殃民的脸。

轻抬视线,漫不经心地扫向我。

然后垂眸,跟我装不认识。

很好,还跟我装不认识。

那我也不认识他。

一开始没有异常。

等到大家喝了酒,去 KTV 唱歌后,大家闷不住了。

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

没几轮就到我输了。

我身旁坐着的是秦宇,社团里跟我玩得最好的男性朋友。

他提问:「你有没有谈过恋爱?细说细说。」

一道灼眼的视线看向我,我抬头就对上了谢良辰的目光。

他的目光是冷的,对我很不在意的样子。

我心里忽然泛起一阵酸涩。

这段恋情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就如实说了:

「我曾经跟一个低音炮网恋了,当初考大学压力太大恋爱散散心,考上大学的当晚我就跟他分手了。就那一段。」

我怎么感觉谢良辰的目光像是变色灯,一会绿一会红的?

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说了我们的关系。

揶揄地看我们俩。

有好事者跟着问:「谢良辰呢,谈过恋爱吗?」

我突然觉得他的视线格外炙热,恨不得把我抽筋扒皮。

我瑟缩了下,下意识往身旁的秦宇凑过去。

他的脸更黑了。

咬紧牙关一字一句道:「谈过一段网恋,她高考出分后考上了 211,跟我说以后要好好学习把我甩了。」

那个女生惊讶着笑道:「我们学校不就是 211 吗?真巧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们两个之间来回扫,明显在说我俩有猫腻。

说实话,我也差点以为我们有猫腻了。

但是我当时谈的那个说他已经工作了啊,而且那个是个大叔音。

跟谢良辰慵懒疏朗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但我还是心虚。

赶紧解释:「不是我啊,我谈的那个声音跟他不一样,是大叔音。」

他们哄笑,「哦~原来你喜欢大叔音啊~」

「没有,我不喜欢!」

我喝了几口酒,脸都要烧起来了。

赶紧借口上厕所出去了。

走廊尽头是一个小型阳台,我没去厕所,去了阳台透透气。

还没走到地方,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

11

那人将我整个人抵在墙边。

「当初你那个网恋的男朋友,真不喜欢了?」

我这才发现是谢良辰。

松了口气。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做了决定就不回头。

这两年也没回去找过对方。

总想着人要向前看,所以我已经向前看了。

处处经常回想起来高考前的日日夜夜,我问他题,他替我解惑的时候。

我觉得我只是习惯了,而不是真的喜欢他。

我就摇了摇头。

「不喜欢」

那个声音也就是能把我苦茶子都骗走的程度。

他脸黑了。

咬牙逼问:「不喜欢大叔音?当初我特地为你夹的,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我彻底傻了。

「你你你——」

「你什么你?宝贝,你没认出我,我可是认出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是不是忘了,现在软件都有 IP 地址?」

我惊了,「你是变态?」

他身子压下来,一股淡淡的洗衣液味扑向我。

嗓音微哑:「变态我也认了,小温同学,知道我找你多久了吗?」

我更慌了。

「这么久你都认不出我来,你个小没良心的。」

我不服,「你不是跟我说你工作了,而且你还用大叔音,那我怎么认出你……」

他轻挑眉梢,睨了我一眼:「你不也我跟说你是洗碗工,天天碗都洗不过来?」

我:「……」

半斤对八两可还行?

「我朋友说小女生就喜欢大叔,但我不是,只能装给你看了,结果你还把我甩了,我当时都已经跟你报一样的学校了,想给你个惊喜,你当晚就给我个惊吓,这两年你都没发现我的存在,那晚我蹲在你们宿舍楼底下烦闷了抽根烟,没想到你竟然主动亲我。」

我算是认识到了谣言是怎么来的了。

他似乎很委屈,但突然想到在我这好像吃硬不吃软。

眼神倏然凶狠起来:「小温同学,我现在跟你要个说法,你给吗?」

我甚至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跟迷了心智一样。

忽然扯着他的衣领,仰头亲吻他。

除了跟他网恋之外,那是我做得最叛逆的事情。

他眼神一怔,瞳孔慢慢放大。

耳尖绯红,甚至什么都没做。

像是已经傻掉了。

我意识到我在做什么赶紧松开他,往一边挪了挪。

下意识蹭了蹭嘴皮。

救命!

我疯了!

他回过神,眼神紧盯我,「两次了,你得对我负责。」

看出我的犹豫,他的脸色一沉。

「你说,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像是个向我讨要说法的小孩子。

我:「……纯友谊?」

他恼羞成怒,头压下来,亲了我一下。

愤愤问道:「纯友谊会这样亲吗?」

我惊了。

走廊另一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窝草!」

「陈述 CP 是真的!!」

窝草,社团的成员怎么都出来了!

12

我的一世英名。

全毁了。

当然,谢良辰那边也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我的脑海中开始频繁浮现我们当初网恋时的情景。

那时我高三,压力大。

所以就想着网恋解解压。

我骗他说我是洗碗工。

他骗我说他是创业的大叔。

我们一起玩游戏,一起煲电话粥,给对方送礼物。

我做戏做得很全套。

他确实没怀疑过,甚至还说让我去他公司工作。

我都拒绝了。

直到高考时,他还特地问我以后要去哪个城市。

我跟他说了。

我也没想到他会知道我想去哪个学校,更没想到他会跟着我报考这所学校。

高考后我们还有联系。

出分的那个晚上,我选择跟他提了分手。

火速删了跟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逼迫自己忘掉这一切。

我也就离经叛道这一回,后来改邪归正了再也没网恋过。

甚至连个恋爱都没谈。

谁知道报应这么早就来了。

可我真的是大大的良民,我以后再也不网恋了,嘤嘤嘤。

正当我冥思苦想,不知道如何缓解现在这个情况时。

我弟从家来了。

这些事情我只能先放一边。

我妈说我弟想来我学校参观参观,他最近无心学习,在高三这个关键时期容易走上岔路。

想让我多多开导他。

我没犹豫,接上我弟带他开了间宾馆。

这几天我带他在我们学校逛,还带他去了图书馆。

学校里总不缺乏努力的人。

只带他看别人努力的结果没用,那样的激励只是一时的。

我想让他看看成功背后需要付出多少。

高中尚且有个良好的环境,大学多了很多诱惑,依然有不少人能克制住自己爱玩的天性,主动减少社交,置身于图书馆。

这几天,我每次打开与谢良辰的对话框。

有一箩筐的话要讲。

可想了想,我又觉得继续跟他接近才是在害他。

我已经伤害他一次了,他或许也不想跟我有任何接触。

13

这天中午,我跟我弟出门吃饭,下意识想到了谢良辰。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我弟突然说:「姐,你谈过恋爱没?」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弟的脸红了红,「就是我有个很喜欢的女孩,但是她的成绩比我好很多,我怕到时候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大……所以想问问你。」

我敲敲他的脑壳,没忍住笑了下:「你小子出息了啊——」

还不等我说什么心灵鸡汤,一道怒吼从远处传来:

「温姝,你不哄我就在哄其他男人是吧?」

那道熟悉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经奔到我们跟前,向我弟宣示主权。

他怒气冲冲地瞪我一眼。

我弟:「?」

我:「?」

他像个被抛弃的小娇夫,「你亲我两次,还在我身上留了痕迹,是不是就不打算负责了!」

我:「!!!?」

我弟:「???!」

我弟头一次见到这么奔放的,不安地望向我:「姐,这……?他这么不守男德的吗?」

谢良辰迟疑:「……姐?」

他双眼放光,立马握住我弟的双手。

激动喊道:「原来是小舅子,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他非要请我们吃饭,我们盛情难却。

结果菜还没上,他就开始诉苦:

「小舅子,我跟你说,我这人平时很胆小的,特别守男德,是你姐强迫我的,所以你得想想办法,让她给我负责!」

我弟迟疑地望向我:「姐,你强迫他?」

我连忙摆手,「不是,我没有!我就是不小心亲了他两次……啊呸,我没亲!」

从没想到,向来对人冷淡,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来兴趣的谢良辰,这么会演。

他开始跟我弟诉苦,演戏,飙演技。

我根本接不上。

没半个小时,我弟已经开始用那种痛心疾首的眼神望着我。

「姐,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对他一个纯情的大男孩。」

我崩了:「救命,他都二十了!」

我弟跟谢良辰保证:「小弟你放心,大哥给你做主,这门亲事我代表我家同意了,之后我姐再强迫你你就跟大哥说!」

我:「SOS,救救我救救我……」

我没想到,我跟谢良辰的事情还没解决,他俩就已经拜上把子了。

而且谢良辰还主动帮我拦上了开导他的任务。

当天下午,我弟就顿悟了。

并且马不停蹄买了高铁票回学校继续读书。

我:「……」

等送走了人,我就站在谢良辰的身后。

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谢良辰略显心虚,认错得极快,「小温同学,我错了。」

我掐着腰,「然后呢?」

「我是被人蛊惑了!大家都在说你抛弃我移情别恋了,跟一个大帅哥在校园里闲逛了三天,我坐不住了才来找你的。」

好家伙,我也没想到。

怎么还有人给谢良辰传小道消息的?

他追问:「你不联系我,是不是真不打算要我了?」

「这……」

「纯友谊,我也可以接受……别不要我,行吗?」

救命,这我真抵挡不住。

「我,考虑考虑……」

14

他为了让我继续做虚拟女友,真的让我去见他的家里人了。

这几天我一直在整理自己的情感,想着总得给他一个说法。

结束这场闹剧。

我以为他的家里人应该是那种优雅淡漠,食不言寝不语那类的。

结果我刚到地方,发现他家住的是独栋别墅。

我:∑(口||

他妈妈看起来优雅高贵,高不可攀。

看到我的瞬间激动地握住我的手:

「谢谢谢谢,你真是大好人!」

「这么多年了没人能管住他,我们差点想把他送进牢里训训他,还好你把他收了!」

谢良辰的脸黑如锅底。

我没忍住笑出声。

没想到谢良辰在家里是这种待遇。

他偷偷牵我的手,挠我掌心。

痒痒的。

耳边是他压低声音的低语:「小温同学,太得意忘形了可是会有惩罚的~」

我笑了,挑眉略带几分挑衅的意味:「能有什么惩罚?」

他勾唇,笑得惑人。

我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进门后,他妈妈很善谈,他爸爸反而很沉默。

应该是那种很闷的性子,非常互补。

谈了一会后,他妈坐不住了,「小温呐,既然你们之前谈过,那肯定也都了解彼此,你看他也老大不小了,你们再处处看,争取把他训回家,我和他爸都准备好彩礼了!」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谢良辰说的催婚是真的。

还没毕业他爸妈已经开始急了。

不过——

我戳戳他的胳膊,压低声音问道:「你爸妈怎么知道我们之前谈过的事情?」

他妈耳朵尖,听到我的话立马热情地给我解释:

「你不知道啊,高考前这小子就谈恋爱了,不写作业的时候就抱着手机傻乐,还跟我们保证成绩不会下滑,我跟他爸看他的成绩确实没下滑反而更好了,就没管他。结果高考成绩出来后他整个人颓得不行,我们就知道你俩分手了。我们当时还张罗着给他找个女朋友,结果他死活不乐意,看不上其他女孩。前段时间我发现他之前的那个状态又回来了,吃饭吃着吃着就傻乐,我们就猜到了你俩复合了。结果这不,还没多久就把你带回来了,我儿子真出息了。」

抱着手机傻乐?

这是谢良辰吗?

怎么感觉跟我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

15

谢良辰的脸羞红得不行,眼神飘忽闪烁。

别开眼甚至不敢跟我对视。

我朝阿姨笑了笑:「阿姨,我们现在还处于互相了解的阶段,不急。」

饭后,他妈撮合我俩。

让谢良辰带我到花园里散散步。

我还从没来过别墅,跟着他到花园里散步。

他轻咳一声,「我妈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就是急我的人生大事,你不用为难。」

我道:「那确实是有点为难。」

他神色一暗,就连眼尾都垂下去。

看上去委屈死了。

我忽然停住脚步,他跟着停下,疑惑地望着我。

我仰头看他,「你低下来一点。」

然后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

他蒙了:「你、你什么意思?这次还是意外吗?」

我弯唇,看向前方,「意思就是,我觉得我也想复合,想问问你还愿意吗?」

心脏跳得很快。

很快。

一切都仿佛被放慢了。

他哑声问我:「再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我踮起脚尖想亲他的侧脸,结果就看到他噘着嘴不依不饶地,略带不满。

那眼神仿佛在说,「亲这啊!」

我没忍住笑了。

他等不住,迫不及待地捧着我的脸,深吻下来。

高处忽然传来激动的窃窃私语声。

「老公你快看,儿子出息了!」

「磕死我了,太甜了!!!」

「嘤嘤嘤我也有儿媳妇了,老公彩礼准备好了没?五百万是不是太少了,要不我们再添点?」

「人家小姑娘跟了我们儿子太受委屈了……」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

谢良辰恼羞成怒,漆黑眼中泛着一层水光,懊恼:「温小姝,你不专心!刚把我得到手你就不珍惜了!」

我笑得更大声了。

一直空荡荡的心脏好像突然被某种情感填得满满的。

「温小姝,这次可是你说复合的,以后你敢分手的话,我就——」

「?」

「打断我的狗腿,让你心疼死!」

救命!

「以前没发现,你怎么这么可爱!」

他的气焰突然熄灭,略显扭捏:「可爱那你就多爱我一点!」

16

我跟谢良辰真的在一起了。

我不喜欢出风头,所以跟他约法三章。

让他不要大张旗鼓宣扬。

他一脸认真地点点头,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

我还感慨他转性了。

结果没多久,我就发现了,他这哪是转性了啊?

他这是钻空子呢!

我在教学楼附近等他下课时,突然看到他的身影。

但是有个女生拦住他,似乎在跟他搭讪。

他神色慵懒,指尖漫不经心地点了点胸前的铭牌。

那个铭牌我没见过。

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那女生下意识看了一眼铭牌,羞得脸都红了,赶紧跑开。

他这才看到我,立马朝我跑过来。

这段时间,他每次见我都是用跑的,像是迫不及待跟我见面。

明明一天见两三次。

等他到了跟前,我立马抓住他胸前的铭牌看了一眼。

好嘛,难怪人家女生都羞了。

我简直没眼看,他做的这个铭牌上面有几个大字。

温小姝家唯一的男友!!!

我忍俊不禁,但还是憋着笑意,故作严肃,「解释解释?」

他眼神飘忽,语气倔强:「人家高中生都有铭牌,我大学生也想做个怎么了?」

「不怎么,但是你做个自己不行吗?」

「我朋友都说女生很没安全感的,要是我什么都不做,你到时候跑了我找谁说理去?」

自从跟他在一起,我笑的次数越来越多。

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他任由我揉捏。

我大发慈悲似的,「好吧,那你戴着吧。」

他两眼发光,捧着我的脸亲我。

我突然想把之前的想法都告诉他。

「诶,谢良辰。」

「怎么了?」

「其实在见了你之后就有点怀疑你是当初跟我网恋的那个人了,不仅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还知道我吃哪一套,好像就是故意为了勾引我而来的。」

他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捏捏我的鼻尖。

嗓音宠溺:「对啊,就是勾引你的,生怕你被人抢走,那你被我勾引到了吗?」

「勾到了,还好你坚持。」

「那当然,我的宝贝肯定不能放弃,你就是再考验考验我,我也不会放手。」

我扑进他的怀里。

像是当年网恋,梦中做了无数遍的事情。

被他紧紧揽住。

再也不分开。

我俩并排走在校园的路上。

林荫小道上,突然传来我的声音。

「谢良辰,当初在我宿舍楼底下边亲吻边转圈,还把我踢进花坛里扑进你怀里的那对情侣,是你朋友吧?」

他身子一僵,声音飘忽,「没、没有啊。」

我气不过,捏了捏他的腹肌。

他才笑出声:「抱歉抱歉,是我的错,别捏了,你咬我我也受得。」

艹,被他的腹肌拿捏了。

那就,原谅你啦~

(全文完)

备案号:YXX1b6rovwsjkwBnGuAGEz

编辑人 2023-05-01 14:0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和节

十三上成止 ​ 赞同 1883 ​ 目录 39 评论

初夏狂想:中以喜欢年分

半斤八两 等 × 拖拽也此处

图片将完出下载

由AIX智学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