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白雪成烟

所属系列:冲风冒雨,她胜过艳阳天

白雪成烟

冲风冒雨,她胜过艳阳天

男朋友砸三百万让我在综艺上做白月光的反面对照组。

白月光自强,我摆烂。

白月光坚韧,我绿茶。

白月光优秀,我无能。

最后,白月光皱眉很是担忧:「你这么傻白甜,出了节目被欺负怎么办?」

于是,男朋友既失去了我,也没得到白月光。

还赔了六千万。

1

《恋爱信号》综艺直播现场,我充分发挥绿茶本领作恶多端。

第一次见白雪的时候就夹着嗓音当着全国观众的面阴阳怪气:「姐姐妆容这么精致,不像我,早上只有时间涂个素颜霜呢。」

弹幕里一阵谩骂声。

【懒也好意思说。】

【真不要脸,白雪明明比她小还叫她姐姐。】

【我靠,段非白快点过来掐死这个死绿茶!】

我瞥了一眼弹幕,顿时满面委屈:「大家为什么要讨厌我呀,我真的没有化妆哦。」

我搓搓我的半永久眉毛,又眨眨眼睛露出我的大直径美瞳。

弹幕里唾沫星子快将我淹死了。

我再次放大招,将白雪辛苦做好的面端去男嘉宾处献殷勤。

「哥哥们,这是人家早起做的早餐~

「为了做早餐人家都没时间化妆呢~」

我生怕自己的心机素颜妆没人看见,还矫揉造作地大喊:「痛痛,油油溅到人家了噢!」

国民女神白雪在我身后看得目瞪口呆。

其他女嘉宾们咬牙切齿,忍无可忍。

男嘉宾们更是头皮发麻,欲言又止。

但又都鉴于直播镜头不好发作,只能一副「谁快来收了这个绿茶」的表情。

这时候我的男朋友,哦不,前男友段非白闪亮登场。

轻蔑地夺走我手里的碗,义正言辞道:「这明明是白雪早起做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然后盯着我的妆容一声轻嗤:「就你这还素颜,粉比城墙都厚三尺!」

弹幕里一阵大快人心的叫好声!

【不愧是鉴茶达人!】

【死绿茶别来沾边!】

【嘤嘤嘤,非白 cp 就是坠屌的!】

我跟着跺脚也嘤嘤:「非白哥哥干嘛这么说人家嘛!」

然后掩面「哭」着跑出去了。

身后众人一阵「得救了」的表情。

大家想骂我又不敢,顿时对段非白好感倍增。

我躲在镜头后数骂我的弹幕。

嘤嘤,骂我一句一百块。

嘤嘤嘤嘤嘤。

好爽!

2

嘤过头了。

下午沙滩互动环节,也不知道哪个傻逼导演选的比基尼排球赛。

男女嘉宾都得穿上布料少得可怜的衣服,两两一组。

美其名曰:增加肢体接触,获得彼此好感。

表面上我对着镜头:「好羞耻,要看到非白哥哥的腹肌了呢。」

背地里却捂脸:「哎呀,人家身材好好的,大家会不会把持不住都选我呢。」

我一脸娇(普)羞(信)。

弹幕里骂我骂得起飞:【不知廉耻的东西!非白是我们女神白雪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倒贴怪!就你那扁平身材送我我都不要,还好意思说大家都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我瞅了一眼弹幕。

嗯。

下次能不能分开发。

这样大段骂得再狠也只能算一条,我会少赚好多钱的呢。

我裹好衣服,施施然走向客厅。

大家在选自己的比基尼服装。

最先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国民女神白雪。

一袭白裙,乌黑长发,不施粉黛也气质端庄,美丽动人。

和打扮得人模狗样的段非白站在一起……

真真……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3

白雪这人,资本大佬白氏家族小女儿,有钱有颜有资源,段非白要是能吃上这口软饭,妥妥飞升顶流。

所以才会在我家破产之后迫不及待地就踹了我去跟人家炒 cp。

我始终记得段非白逼我签分手合同时候说的话:「陈烟,跟你谈恋爱本来就是图你身上的价值,如今你没价值了也就别对我痴心妄想了。

「乖乖签字,节目上多配合,我还能给你个三百万报酬当分手费。否则,以我现在的地位,我分分钟让你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我握着那份分手协议心口绞痛,眼泪猝不及防砸下来。

段非白却是一声冷笑:「装什么?我又不是没给你钱,你出去卖都赚不了这么多吧?还是说,你舍不得我?」

妈的。

我是心疼我的钱!

给男人花钱倒霉三辈子!

我怎么就脑子坏了非逼我爸砸钱捧段非白还妄图他火了之后娶我呢?!

我真蠢!真的!

但如今我身处弱势,根本无法逆风翻盘,只能咬牙签了合同,苟住再说。

4

可我没想到这点钱居然这么难挣!

段非白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跟在白雪身边:「小雪,你要是怕,到时候就跟在我身后,我保护你。」

周围一阵起哄:「还没开始选呢!你俩就自己组队了?!」

节目规则:两人双选可以直接配对成功。

但又有工业糖精的嫌疑。

于是就需要我这个无情工具人上场了——争夺男主。

然后男主对我严词拒绝,表明只会跟自己心中的白月光组队,从而获得观众好感、白雪好感。

专一又会鉴茶的男人谁不爱呢?

于是在一阵起哄声中,我冷酷无情地打断众人:「非白哥哥,你不回头看看我吗?」

我痛心疾首。

其实是恶心得要死。

但为了钱,我忍。

众人愣住,弹幕里继续围攻我。

【不是吧不是吧?这个时候死绿茶还要横插一脚?】

【我去,怎么就跟狗皮膏药一样,非得扒着我们非白哥哥不放吗?】

【就是就是!死绿茶!我们哥哥都有主了还来勾搭!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我呸,我想把你家哥哥骨灰扬了行不行呢?

但我差钱。

晚点再扬。

5

接下来只要白雪反选段非白,我就可以稍微消停一会,在节目里做个炮灰,公费玩乐。

于是我满目不舍地拉着段非白,实则内心狂喜地把段非白往白雪那边推。

解脱了!

马上就要短暂地解脱了!

但下一秒,白月光软糯的声音在心动小屋里响起:「谁说我要选段非白的?」

她皱眉给了我一个眼神。

那眼神……

emmm,不太像看情敌的眼神。

嫌弃中带着震惊。

倒有点像尊重祝福锁死???

不是!你尊重祝福我干啥!

我还没来得及疑惑,白雪就反手选了另外一个小奶狗,十分傲娇御姐样:「就你了,跟我一队吧。」

那睥睨天下的姿态、不容拒绝的语气。

姐姐我好爱!

不对!

兜兜转转我怎么又得跟段非白一组了?!

我推段非白出去的手是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好想剁了。

6

镜头在前。

段非白反应极快地甩开我:「陈烟,我心里只有白雪,即使我们俩被迫一组,也见谅……我不可能对你心动。」

弹幕里非白 cp 重整旗鼓:【好样的!我们非白哥哥的心永远是白雪的!】

【哼,死绿茶,机关算尽跟段非白一组又怎样,最后人段非白还不是心里只有白雪?!】

我沉默。

众人已经分好队准备换装去沙滩游戏。

段非白见我不语,冷冷地看着我:「陈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少做让白雪吃醋的事情!」

这狗男人,为自己挽尊胡说八道的本领真是一流。

白雪不按剧本来关我屁事啊!

于是弹幕里又开始骂我。

【我就知道,白雪一定是吃醋了才不搭理段非白的!】

【绿茶只是工具而已,段非白跟陈烟这个绿茶在一起,才更能衬托白雪的好!】

【就是就是!希望死绿茶对自己有自知之明!】

段非白满意地看着弹幕。

口碑逆转,他决不允许有人质疑他和白雪的 cp。

而我轻啧一声,并不言语。

其实我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但段非白好像误会了。

趁着跟拍 pd 没注意,他压低了嗓音非常嫌弃的语气:「陈烟,你不会还对我痴心妄想吧?

「别忘了,我们可是签了合同的。」

7

我心脏一梗。

没发现段非白真面目之前,我安安心心地做着我的爸宝女,吃喝玩乐无忧无虑。

追着自己所谓的爱豆男朋友快乐自在,希望他能大火。

结果他火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踹了我。

但他又不想背负骂名,于是美其名曰给我 300 万分手费还给我工作机会。

不过不能跟网友承认我跟他的恋爱关系,所以即使被拍到蛛丝马迹,也是我在倒贴蹭热度。

我虽然恶心得要死,但家族变故根本无法顾及儿女情长。

演个绿茶衬托下白月光就有 300 万,这对于我家来说是救命钱。

于是我应了下来。

但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又多了我跟段非白接触的时间呢?

而段非白见我还是不回答他的话,立马冷着脸道:「不是吧陈烟,你这表情不会是还喜欢我吧?我可……」

没有镜头拍摄就不算违约,我懒懒地翻了个白眼打断他:「合同里没有写要跟你一组,这算加班吧!」

我朝他伸手:「加班费付一下。」

恶心。

要不是看在钱的分上,我真一秒钟都不想跟这个绝世渣男耗。

8

沙滩排球赛。

我悲惨的命运必须跟段非白一组。

而白雪跟小奶狗鹿修是一对。

所有人都得换上比基尼。

我穿着比基尼出来的时候,就连弹幕里都难得多了一句夸我的声音:【虽然但是,绿婊的身材和脸确实比较扛打。】

白雪粉丝立马顶上:【笑死,硅胶填充的身材吗?还不如期待我们家白雪姐姐。】

白雪还没出来,我只能机械地走到段非白身边非常机械地念着绿茶台词:「哎呀,非白哥哥不会看了我的身材就爱上我了吧?」

我表面羞涩。

但内心 OS:看!看!看你 mua!再看加钱!

段非白这狗 B,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盯着我不说,还背着镜头在我耳边道:「陈烟,要不是你家破产对我事业起不到作用,我还真舍不得你呢。」

呵呵。

我挡住镜头死掐他的软肉。

死渣男,出轨还觊觎老娘的身材!

本来加班就烦!

9

段非白碍于镜头不敢发作,只能冷着脸一副男德模样:「请自重!」

他推开我的手。

我使劲掐了几把才念念不舍地收回来,违心地说了一句:「哥哥身材真好呢。」

然后下一秒趁着镜头不注意,赶紧用沙使劲揉搓。

罪过啊罪过啊,碰了硅胶肌肉,不知道会不会得病!

段非白对着镜头搔首弄姿:「陈烟,我知道我魅力十足,但你没必要对我死心塌地。毕竟,我只心悦小雪。」

弹幕里一阵夸哥哥好帅我好爱,要么就是「非白 cp」狂舞。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牙咬碎了,才把那一句话挤出来:「白雪有什么好的?我才是最爱哥哥的人!」

呜呜!赚钱真他妈难!

10

大家都在一墙之隔的更衣室里换衣服,跟拍 pd 没进来。

段非白摩挲着下巴,肆无忌惮地用猥琐的眼神打量我:「陈烟,等我收了白雪,兴许高兴了再给你一个取悦我的机会。」

呵呵。

我冷笑。

段非白继续无耻:「怎么,你以为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你放心,只要我成功勾搭上资本圈,立马就能飞升,当然了,你得让着白雪点,她做大你做小,你应该不介意吧?」

我终于忍无可忍:「段非白,你就这么笃定白雪会看上你?」

谁知段非白挑眉:「没有人能拒绝得了我的魅力,当初你不是也爱我爱得死去活来?」

「……」

我可真该死啊。

我闭目。

不想再跟丑东西沟通,看他一眼都在提醒我以前真是脑子有泡。

但下一秒段非白跟其他工作人员的笑声又传进我的耳朵:「导演真是会给我们谋福利,这些女明星身材都是一等一地好。」

「就是啊,回去再弄个 AI 换脸。高高在上的女明星又如何,还不是得给我们看?」

我猛地睁开眼睛,入目是那一群猥琐男人的猥琐表情!

我就说,沙滩排球赛干嘛非得穿比基尼?!

不行,我已经在大众前露了,不能再让别的姐妹被祸害!

于是我怒气冲冲撞上刚换好衣服走出来的白雪:「姐姐身材这么好,是想要跟我抢风头吗?」

「嘶啦——」

白雪的比基尼被我撕开一个口子,只要我松手她就会立马走光,但我挡住了大家的视线。

弹幕里已经骂我骂出翔了:【死绿茶嫉妒心怎么这么重啊!】

【贱人,觉得我们家小雪好欺负是吗?!】

11

白雪眼疾手快地扯过旁边的帘子裹住身体,脸色有点发白地看着我。

这么一朵小白花模样,真是不该被男人 yy 啊!

于是接下来,出来一个女嘉宾我就故技重施,把大家的比基尼都撕了。

直到鹿修小奶狗穿着沙滩裤出来,看见我的一瞬间立马捂住胸口:「撕了她们就不能撕我了哦。」

我阴笑着放过他:「那你待会要给我投票最美女嘉宾哦。」

鹿修狂点头,然后迅速躲在白雪身后。

段非白盯着我咬牙:「陈烟,你脱光我都不会看你一眼,你至于嫉妒心这么重吗!」

「就是啊,大家的福利都没了。」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跟着小声嘀咕了一句。

白雪把手里的毯子分给别的女嘉宾,闻言不动声色地看了这边一眼。

段非白立马顶着一张温柔体贴的俊脸凑过去:「小雪,你别介意,我现在就让工作人员去买新的回来。」

「不用了。」白雪说完将手里的 T 恤扔给我,「大家都不穿,你也别穿了吧。」

她忽然站在我面前挡住了一直对着我拍的摄像头。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刚刚说话的这个摄像头好像一直对着我胸部拍??

但是白雪,她这是在帮我?

12

应该不会吧?

我俩可是情敌啊。

虽然不知道段非白什么时候勾搭上的白雪,但自从两人的剧开播之后就不断有他们的视频流出来。

有的是剧照,有的是片场互动,模棱两可又暧昧十足。

我盯着前方正在热身运动的白雪,她穿着短袖短裤,露出来的皮肤又白又嫩。

段非白在我旁边推了我一下:「待会记得把她推下海,她怕水,我英雄救美好让她彻底爱上我,懂?」

我闻言僵了一下。

段非白如此堂而皇之,是因为摄像头都在拍那边的白雪。

我终于没忍住:「段非白,我可以做绿茶衬托你的白月光,但你能不能别这么卑鄙,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但段非白好像料想到了我会拒绝,低声冲我道:「知道吗?为了让白雪爱上我,我下了大功夫,就连节目都是我暗地赞助才邀请来的白雪,而且,除了你,那几个工作人员都是我的助攻。」

他挑了挑眉:「我对白雪势在必得。」

「可是会出人命。」

即使白雪有可能是我前情敌,我认为也不该用人命冒险。

但段非白忽然在我耳边狞笑:「陈烟,你身材那么好,几个男人能把持住?所以我拍了一些很美好的东西。」

我猛地睁大了眼睛,眼前的男人好像披着一张人皮的禽兽:「你以为 300 万是这么好得的吗?骂你一句还给你一百块钱?别太天真了。我段非白从不做亏本的买卖,当然,事成之后,我们还可以一起欣赏那些视频。」

13

我气得发抖,浑身血液都仿佛逆流一般。

段非白再次刷新我的底线,沙滩上的太阳明明如此炙热,我却仿佛站在天寒地冻的人间,而段非白像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他抓住我的把柄,一点点逼着我跳进他的陷阱。

他说完之后,又在跟白雪互动。

白雪自始至终神色温淡,但是对谁都有礼貌,有问必答。

不知道段非白做了什么了,她抿唇报以微笑。

小奶狗鹿修就站在一旁,呆萌着一张脸,不知道我的眼神是不是太阴恻恻,鹿修跟我对视上的一瞬间立马又躲到白雪身后。

我跟白雪遥遥对视上,对方冲我点头示意。

段非白一脸护犊子的模样挡在我跟白雪之间。

大家都在夸,说这一幕好像一家三口带着小孩。

只有我脊背发凉,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陷入这样的抉择之中。

我因为段非白——我曾经最爱的男人失去了一切还不够,如今居然还要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来成全他。

可真像一个恶毒女配该做的事情啊。

女主心地善良深得男主喜欢,女配嫉妒伤害女主,男主从天而降拯救女主。

可是……2023 年了,女配也很讨厌雌竞啊。

尤其还是这种伤人性命的雌竞。

14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沙滩互动开始。

段非白让我对着白雪打,我只能拿起排球对准了白雪。

可我心不在焉,一想到我家破产之后家里的处境以及我被段非白拍摄的视频,我就觉得天昏地暗,根本不在状态。

段非白趁着没人注意这边提醒我:「陈烟,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快点下手。只要我跟白雪在一起……我保证少不了宠幸你的机会……哎呦!」

段非白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排球砸中,小奶狗鹿修不好意思地冲我们挥手:「sorry,非白哥,没砸伤你吧?」

段非白报之一笑:「没事~」

然后又拿起排球对着鹿修砸了过去。

鹿修灵活一躲,白雪瞬间抢占时机趁着段非白不注意拿起排球砸向了段非白的裆部。

段非白脸色痛苦扭曲:「小雪……」

白雪单纯无辜的脸上满是歉意:「sorry,我真不是故意的……」

15

段非白被砸了好几下。

砸到最后他都快忍不住动怒了,但是一抬头对视上白雪的目光就是一脸宠溺:「宝贝,你下半辈子的幸福不要了吗?」

弹幕里又开始疯狂尖叫:【啊啊啊,这什么霸总语录啊!】

【果然!没有绿茶掺和就是最好的!】

【就是啊!看他们互动多有爱啊!!】

见时机差不多了,段非白又赶紧催促我:「陈烟,你如果不想的话,我可是很想把你的视频给别人看呢!」

他在威胁我!

我气得咬牙,恨意在胸腔翻滚。

对着他那张丑恶的嘴脸,过去的所有爱意都变成了恶心。

我答应他上节目是因为我家里确实需要钱,但现在他居然还敢用我的照片逼我去伤害别的姑娘?

真要出点什么事那我就是杀人凶手!

这比裸照泄露还要严重!

而且就算是姑娘真不好,也是我自己教训!

轮不到别人逼迫我!

我死死盯着段非白,他逼我推别人,那就让他自己也尝尝被推下去的滋味!

但……

我还没伸手,段飞白就猛地被一个人影按进水里。

鹿修眨着小鹿一般的眼睛,哥俩好一般扣住把段非白往水里按:「非白哥,水里真的好好玩诶。」

段非白脸色难看至极,刚要发火鹿修又故意指着白雪大声道:「白雪姐姐最喜欢游泳好的男人了。」

话音落下,又按着段非白呛了好几口水。

碍于白雪在前,段非白自然不敢撕破脸,而节目组也以为只是三人玩闹而已。

而白雪呢?

她双手环胸站在岸边,脸上的神情满是嫌弃:「就这?追我?真是小刀剌屁股——开了眼了。」

我心中微妙。

下一秒,白雪就一改往日女神形象眼神凉凉地朝我瞥过来:「啧,这种男人你也能看得上五年,你眼光行不行啊?」

「……」

16

我胸口憋闷着一口气。

谈了一个垃圾前任,我的眼光跟人品,以后都得低人一等。

但我不甘示弱地瞪过去:「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渣男?你不也是跟这么个 low 货传绯闻吗?!」

提到这一点,白雪的脸色好像吞了只苍蝇一样难看。

她没回答我的话。

面无表情地「哎呦」一声,一个「不小心」把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的段非白又踹了下去。

然后才解气一般朝我看过来:「你能爱上一个渣男,我就不能工作失误?」

说完她就更是嫌弃地吐出几个字:「真是晦气。」

我一时之间有点摸不清楚状况,但碍于那边镜头已经拍过来了,便猛地再次扑倒刚从海水里露出点头的段非白,嘴里还在嚷嚷着:「哎呀,非白哥哥,人家真的爱死你了呢。」

白雪:「……」

她看我的眼神好像在看精神分裂。

我边「充满爱意」地把段非白继续按进水里,边无奈叹气。

没办法,我真缺钱啊。

17

后续节目,我和白雪也不知道怎么就达成了默契。

她表面上如清风明月一般清冷高雅,暗地里却做尽腹黑又狡猾的事。

而且还很鄙视我!

比如明明很厌恶段非白的故作殷勤,但是她不当面表现出来,顶着那张脸,无辜又天真地把段非白精心煮的汤「不小心」弄洒了,接着挑衅地看我一眼,仿佛在说「收拾男人就得杀人于无形」。

然后再来一个温淡如水的眼神,轻描淡写地嘲笑我无能,居然能被一个男人拿捏到如此地步!

我气!

胜负欲瞬间达到顶峰!

我一个顶级绿茶还能被黑心窝的白月光给比下去?

于是我咬牙切齿地扑进段非白怀里,成功撞倒他端过来的第二碗汤。

滚烫的汤水就这么洒在段非白身上,他没了献殷勤的机会,气得咬牙切齿,愤怒至极喊了一句:「贱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直播间里瞬间刷屏:【我刚刚听错了?段非白骂人?】

【哇,就算再讨厌陈烟,身为一个男性汤洒了就骂这么难听的话也太没风度了吧?】

【楼上的,绿茶那么恶心,骂句贱人怎么了?少道德绑架我们非白哥哥好吗?他不过是在鉴茶!】

而段非白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当即维护起自己的形象来:「陈烟,你别再搞小手段。」

然后看向直播镜头:「sorry,给小雪煲了四个小时的汤结果洒了有点生气,但是骂人是不对的,我有错,对不起。」

说完他就一副要晕倒的模样——哦,不,说完他就立马晕倒了。

晕倒之前还朝着白雪的方向冒出来那么一句:「顶着高烧煲汤,实在对不住……」

一米八的个子直挺挺倒下,刚刚还质疑段非白的粉丝们立马纷纷都心疼了。

哪里还会再去关注段非白骂人啊。

这招玩得可真 6。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我这个前男友手段这么高呢?

18

工作人员都去拍段非白了。

只剩下我跟白雪蹲在原地。

我看白雪一眼:「你不感动?」

毕竟可是顶着高烧煲了 4 个小时呢。

而白雪摩挲着下巴盯着地上的汤:「一看就是外卖来的。」

接着又扫了一眼刚刚段非白倒下的地方:「烧糊涂了还知道往沙发倒,6。」

说完她似乎觉得还不够,又上下打量我一眼:「也就你们这种恋爱脑喜欢这样的男人,一点廉价的付出就感动得不得了。」

尼玛……

我双手叉腰站起来:「我只是一时被蒙蔽了而已。」

白雪耸耸肩:「反正这种男人送我我都不要。有人居然还当做宝,这是事实。」

我气得牙痒痒:「我最后重申一遍,我以前脑子有病我承认,但我现在脑子好了!我只想……」

我不解气,「哐」的一声砸在桌子上,咬着银牙挤出最后三个字:「搞死他!」

白雪笑得邪恶:「那不行,他胆敢把主意打到本小姐头上,炒本小姐的绯闻,要搞死他也是我搞死!你……啧,不是对手。恋爱脑一个!」

「……」

不能忍不能忍!

段非白这条狗命必须得我先拿!

19

于是我跟白雪之间的斗争越发激烈,只不过从前是争夺男人,如今也是「争夺」男人——谁能率先撕开段非白真面目,谁就得喊对方爸爸。

我摩拳擦掌,跟段非白好歹谈了 5 年恋爱,我肯定占有绝对优势。

但白雪打了个响指,小奶狗鹿修就蹦哒过来塞给她一堆资料。

白雪慵懒接过,看完之后很是同情地看我一眼:「你头上顶着个绿色大草原,你知道吗?」

「……」

她边翻边嫌弃:「这种货色还想进资本圈,跟他沾边都得被我哥打死。」

然后凉凉地看我一眼:「你可真给我们女同胞丢脸。」

我手里攥着水果刀,「咔嚓」一声插进西瓜里:「你放心,拿不掉他的狗头我就喊你爸爸,你杀人我递刀。」

……

20

于是后期节目就变成了这样:

段非白围着白雪转,精心准备浪漫的告白现场。

而我这个绿茶如影随形,当着所有人的面破坏段非白的告白。

这还不够,破坏的过程中,一定要「伤」到点段非白才行。

比如一不小心把段非白按进表白蛋糕里,毁了他的告白,还毁了他自以为是的妆容。

当然,正常人肯定不会这么干。

蛋糕里要是真放点什么装饰品,很容易误伤的,我没必要整个渣男还把自己关进去。

我事先就知道蛋糕里没有任何东西,整蛊他出口气而已。

但网友们不这么想,他们纷纷去官网留言骂我:【绿茶婊快滚出节目组!这么恶毒的事情都干出来了!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就是就是,非白哥哥的眼光果然是明亮的,跟绿婊比,白雪也太善良,太温柔了!你看!她还在给段非白擦脸呢!】

【呜呜,不愧是我们小天使一般的白雪!国民白月光啊!真是善良!我好爱!】

我看看弹幕又看看那边给段非白擦脸的白雪,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个蘸了辣椒水的纸巾是你递的吧?」

鹿修啃着另一半蛋糕,闻言摇头:「瞎说,那根本就是我们白雪姐姐对非白哥哥爱的表达而已。」

「……」

话音落下,那边段非白就好像受了刺激嗷嗷叫出声来,而白雪委屈兮兮地僵在原地,眼眶都红了:「你很讨厌我?」

她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别说在场的男人了,就连我这个绿茶看了都要心软。

段非白只能忍着疼:「不是的,小雪,我……我的眼睛有点疼,这个,这个纸好像有……」

结果话还没说完,白雪就肩膀一抖:「我从来不与人亲近也不爱多管闲事,这纸是我拿的,有什么问题吗?」

说完她就委屈地走开了。

段非白哪里还能放她走,眼睛瞎了也要急切地跟过去。

我目睹全过程之后瑟瑟发抖。

现在喊爸爸还来得及吗?

21

晚上,段非白果然以为自己对白雪的追求初见成效,美滋滋地把我叫出来:「陈烟,我即将踏入资本圈,再也不用做仰人鼻息的戏子,这可多亏了你的帮助。不过这还不够,我要白雪跟我直接确定关系。」

我不动声色地捏了捏耳垂上耳钉形状的窃听器:「你想怎么做?」

他菲薄的唇勾起一抹恶毒:「生米煮成熟饭。」

我闻言一僵,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追求女生不能这样,你会适得其反。」

倒也不是劝。

主要是我的耳机里的骂声可太脏了——真不晓得白雪这么个千金大小姐哪里学来的这些脏话,还中法英俄多国混合。

中间还有夹杂着鹿修弱弱的安慰声。

而段非白还在作死的边缘反复蹦哒:「我知道你怕我被人抢走才这么说,但是啊,陈烟,你们女人不是最在乎自己的清白吗?不然你也不会被那几个视频逼成这样,对吧?」

我垂在一边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耳机那边的声音也骤然安静了下来。

段非白捏起我的下巴:「烟烟,你得帮我,我说了,我那些好朋友,可等着看你那些视频呢。」

他松开我手的一瞬间,耳机里也传来白雪极为冷静又嗜血的声音:「Скадина。」

良久,她又吐出了另外一个词:「Massacrer。」

22

节目接近尾声,为了最后的牵手互选环节,节目组安排了岛上露营。

我心事重重地跟在人群后面,段非白昨天也没告诉我到底是用什么手段「生米煮成熟饭」,只告诉我有需要会叫我。

所以我就算想帮白雪都帮不了。

只能在准备野炊食材的时候悄悄凑近白雪:「我不知道计划是什么,但是你一定要提防,他为达目的真的不择手段。」

鹿修在不远处守着,以防段非白过来。

白雪坐在干净澄澈的天然溪流边上,漫不经心地搅乱那一池水:「你就按照段非白说的做,不用担心我。」

我以为她是顾虑我会被视频影响,于是便道:「你不用管我,我不会帮段非白的,就算视频被爆出去,我只要咬死是 AI 合成的就好,他奈何不了我的。」

至于以后的演艺生涯,我本来就打算还完钱之后带着我爸回家乡养老。

不想再牵扯进复杂的人心,我累了。

白雪搅乱溪水的动作一顿:「人生就像这溪流,不是你想平静就能平静的,坏的从来不是圈子,是人,你避开这个圈子,就有下一个圈子,你不能怕,也不能逃避。」

23

我呼吸一窒,攥紧手又松开:「我不知道以我如今的实力还能不能跟段非白斗,我不想被逼着去伤害任何人,也咽不下去这口气。」

白雪懒洋洋地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所以你就按照段非白说的做,我会帮你。」

我一愣。

破产之后我看过太多的人情冷暖,即使是那么亲密的男朋友,都可以毫无负担地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白雪一个陌生人又怎么会帮我?

而且我以为,她自始至终只是讨厌段非白这样一个上不得排面的人拿她炒绯闻侮辱她而已。

因为其实按照白雪的家族势力,只要她动动嘴,家里的势力就能让段非白混不下去。

所以何必再大费周章去帮我呢?

我悠悠对视上白雪的目光,她那双漂亮的眸子仿佛泛着光:「你怕斗不过段非白,是因为你处于弱势,但我可以帮你。

「陈烟,我站在女性的角度帮你,也希望你强大起来,有朝一日他人面对同样的不公,你也能像我一样,可以不冷眼旁观。

「女性的地位太过弱小,自古以来所有人都认为清白和贞洁可以羞辱女性一辈子,一旦失去就会毁天灭地,但女性的清白从来不是肉体跟阴道。我帮你,也是想让那些人渣明白,当我们真正由内而外强大起来,任何言论都伤害不了我们,包括那些所谓的荡妇羞辱。

「或许你说得对,死咬住不松口,就说那是 AI 合成就好了,但是不够,陈烟,不够,法律就在那里,你要做的是,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所以我帮你,你别怕。」

我鼻尖泛酸。

鹿修的声音也跟着传过来:「没关系的,坏的是那些拿你照片视频逼迫你的人,错的是他们,你从来没有低头过,你很棒!只是你要更狠一点,我们都站在你身边。

「你别怕。」

24

晚上是篝火晚会,我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边准备食材。

直播间里只有骂我的时候才会热闹,此刻我情绪安静,黑粉们都有些不习惯。

【绿茶是不是受打击了?】

【肯定啊,马上节目就要结束了,非白哥哥是人家的咯。】

【看了好几期绿茶,终于要解脱了。】

【一看到男的长得帅就往上贴,跟没见过男人一样,太舔狗了,谁喜欢啊。】

【就是就是,有那时间还不如好好提升自己,破坏人家感情干什么呢?明明长了一张清纯白花的脸。】

我将手里的食材整理好,看到这么一条评论,难得回了一句:「你们说得对,人就应该把时间花在提升自我身上,别太恋爱脑,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做的事情,我会记住的。」

说完这句话,我就抱起装食材的桶往前走。

弹幕里接二连三的问号:【被夺舍了??】

【我去!绿茶能说出觉悟这么高的话?】

【6666,她要是真能醒悟过来搞事业,我可就要转粉了啊,毕竟我可是个颜控,尤其爱萝莉脸御姐身材!】

【楼上的我也是!】

但下一秒他们就被打脸。

因为我哭哭啼啼地抱着段非白的胳膊:「哥哥,你怎么能当着我的面跟别的女人单独在一起呢?」

25

其实我是真没想到节目组这么丧心病狂。

早就知道工作人员都被段非白买通了,但是不知道他们这么明目张胆。

我以为是简单的露营活动,结果根本就是个鸿门宴。

节目组在未曾经过嘉宾允许的情况下让男女嘉宾混合住在一个房间。

也就是说,段非白跟白雪一个房间。

我跟另外一个不太熟的男人一个房间。

而鹿修跟另外一位女嘉宾一个房间。

虽然房间里是两张床,但是只间隔了两米的距离。

这太不尊重人了。

尤其我总感觉跟我配对的那位男嘉宾,看我的眼神让我浑身不舒服,好像我此刻在他眼里已经脱光了一般。

白雪也绷着一张脸,手里易拉罐被她捏扁,然后就听她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卑鄙。」

唯一反对的男嘉宾鹿修挠头:「这样是不是有点越界啊?」

而导演组给的回答是:「放心放心,有监控,不会发生什么的,只是给各位一个促膝交谈的机会,更加了解对方而已。」

26

但我在拉扯段非白的过程中,段非白递给我一个小药丸:「待会给白雪喝下去。」

然后又不动声色地推开我:「陈烟,这是节目规定,请你不要再做不合规矩的事情。」

我被推着踉跄着后退,身后的男嘉宾扶起我。

还油腻地摸向我的腰部,我浑身发凉。

而且无意中瞟了一眼,满是弹幕的直播间此刻已经黑了。

也就是说,直播镜头被关闭,没有人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而且我手里的这粒药丸……搞不好是那种,就是白雪喝下去会变得主动的药。

到时候直播镜头再打开,白雪是有嘴也说不清楚。

段非白可真是……既得了便宜,还不担负骂名。

可真是他的拿手好戏!

真恶毒啊!

我被吓出了冷汗,不由自主地看向那边的白雪。

后者却给我一个点头安抚的眼神,我只能咬牙应付段非白:「答应我的事情你别忘。」

段非白得意洋洋:「自然。」

27

夜晚,山上很安静。

我抱着膝盖坐在节目组安排的房间里,开门声响起的时候我下意识一抖,那位男嘉宾就走了进来:「怎么还没睡?」

他靠近我,我不断后退,害怕地指向摄像头:「那有监控,请你保持安全距离。」

却没想到男嘉宾直接开始解皮带扣子:「真是蠢,整个节目都是我们投资的,你早就被段非白卖给我了知道吗?」

我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你什么意思?」

那位男嘉宾似乎很有兴致地看我崩溃,缓慢而得意得仿佛在叙述自己的作品一般:「我跟段非白合作好久了,他物色漂亮女性,先骗钱,钱没了,再拍视频把那些漂亮女性卖给我们。」

我气得发抖:「你们是人吗?你们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你们不怕我们报警吗?」

「报警?你们女孩子哪个不是羞耻于提起这件事?就连那个身份尊贵的白雪,恐怕也是最怕这种事情了吧,更何况是她主动扑上去的呢?」

我闻言害怕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求求你,我可是段非白的女朋友,他拿我照片逼我去做伤害白雪的事情,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伤害我。」

可是对方看我害怕越来越兴奋:「就是因为你是段非白的女朋友玩起来才香啊!」

他伸手朝我扑过来,油腻的咸猪手快要摸到我的时候我终于演不下去了,大声喊道:「你们那边还没完吗?」

28

一群黑衣保镖破门而入。

刚脱下衣服的男嘉宾吓一跳:「你们是什么人?」

保镖只是面无表情地把他带走。

白雪悠然走过来,像第一期节目那样扔给我一件外套,然后问我:「丢进去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段非白递给我的药。

我装作顺从地把药喂给白雪,其实是把掺了药的水装作仰慕递给了段非白。

而如果警察问起来,我也想好了说辞:「我不喜欢白雪啊,所以非白哥哥给的水我又拿回去给非白哥哥了。」

就让他自食恶果好了。

而白雪把那个男嘉宾也丢进了段非白的房间。

这会工夫……不远处的房间发出杀猪的惨叫声。

我打了个寒颤:「好可怕。」

白雪懒洋洋地晃着二郎腿:「哎,好可怜哦,我本来睡得好好的,结果发现有人闯进我的房间。」

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哎,我更可怜,我爱的男人居然敢用裸照恐吓我。」

「让他赔 6000 万。」

白雪撩起耳边长发,「本小姐轻易不出手,出手就是这么个价格。」

我跟她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吐出一句:「好绿茶啊你。」

「你才是黑月光吧你。」

说完我俩心里又咯噔一下,互相看向对方:「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与此同时。

鹿修裹着被子从墙角跑出来:「嘤嘤嘤,女人好可怕!再也不混娱乐圈了,我还是回家继承家业吧!」

29 尾声

因为白雪的关系,我跟段非白的事情处理得非常干净利落,其中段非白几次拿裸照跟视频威胁我,我终于怼了回去:「你怎么就能证明是我?如果你能证明,这就是你的犯罪证据!如果你不能证明……」

我冷笑一声,看向旁边白氏集团重金请来的法律顾问:「诽谤也犯法吧?大律师。」

背靠白氏集团这棵大树,段非白跟他背后同流合污的那群人很快被抓进监狱。

我松了一口气。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逼不得已才做出那么绿茶的事情,还来我的微博底下纷纷跟我道歉。

【嗐,绿茶姐,我们错怪你了,你好惨哦,谈了这么个渣男。】

【绿茶,哦不,陈烟,要不做网红吧,网红也很赚钱的。】

【就是啊,热度这么高,家里还欠债,赚一笔就可以还钱。】

但我宣布退圈退网,至于家里的债,段非白赔的那笔钱够我还了。

当然,这件事情里备受关注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某位国名白月光。

白雪拧着秀气的眉头念着网友的评论:「但是最惨的不是白雪吗?据说这可是她万年寡王第一次心动诶,人家陈烟好歹报警把人家送监狱了呢!白雪就这么被摆一道,心动落了空。」

咬牙切齿念完之后白雪又轻嗤一声:「你们也不想想,没有我,陈烟怎么能被平反!最聪明的人是我好吗?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上过什么段非白!从他进剧组第一眼我就很讨厌了好吗!」

我不由得好奇地问了一嘴:「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以你的咖位,你根本不用参加这档恋爱综艺啊。」

白雪一个眼刀子杀过来:「这就要说一下我那亲爱可爱的大哥了。」

不过她没再继续说下去。

我也没问,敲击着键盘开始填写入学申请。

白雪凑过来看一眼:「你在干什么?」

「我打算出国进修自己,我觉得我从前的时间都用在了做咸鱼上,现在想往前走。」

其实是受白雪影响。

我偷偷摸摸看向白雪,我也想成为白雪这样强大又无所畏惧的人呢。

白雪葱白如玉的手捏起我的入学报告:「M 国?嗯,我好像还没去过 M 国,要不,我也出个国?」

我闻言立马点头:「可以啊!」

如果留学那段时间有白雪这样的朋友,一定会很有乐趣!

但白雪自言自语:「谁说要读书了,我还没搞过金发碧眼的帅哥,可以试试。」

「……」

不过后来白雪也没跟我一起出国,她又接了一部疯批美人的剧,在剧里大杀四方,快玩疯了。

而我在某个异国他乡努力学习、努力进修,终于在四年之后圆满毕业,选择了一家喜欢的公司入职,赚的钱也足够养我爸妈。

后来又过了四年,我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

公司以尊重女性闻名,上市之后得到很多女性支持。

而我接到的第一笔合作,对方看不起我是女人,进行职场打压,但我毫不畏惧地坚守自己的底线,最后居然是对方老总出来跟我谈。

而我约了合作之后,看到的却是白雪,她依旧那么古灵精怪,冲我眨眨眼睛:「喏,这就是你合作的老总。」

然后又跟对面那位看上去就十分清贵的男人道:「我说吧,她真的很难搞定。我反正是不会帮你求情的。」

白雪傲娇地哼了一声:「谁让你当初看着我在娱乐圈吃苦都不帮我。」

对方扶着额头:「记 8 年了,我的大小姐。」

然后朝我身手:「你好,久仰大名,我是白靳然,很荣幸能与陈总合作。」

(全文完)

备案号:YXX1O2Adxb9ck2xlYnubPn8

编辑于 2023-04-19 18:2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华夏第一天师 ​ 赞同 119 ​ 目录 3 评论

冲风冒雨,她胜过艳阳天

放羊的灰灰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