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从穿越到退婚

所属系列:白莲女配今天依旧可可爱爱

从穿越到退婚

伴云来:白莲女配今天依旧可可爱爱

我穿成了一个仙女。

真的仙女,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种。

天帝是我爸,天后是我妈,所以我生来就是仙女,肤白貌美大长腿,仙气十足。

仙女的日常很悠闲,天天就在自己的仙宫里磕嗑瓜子、看看话本,和可爱的小仙娥们一起玩耍,简直不要太爽。

然而,意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这天下午,我宫里的小仙侍黎黎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来,「白莲上仙!白莲上仙!」

「……好了好了听到了,别叫了。」虽然已经穿过来好几个月了,但我还是不太适应这个令人窒息的名字。

「凌风上仙下凡渡劫回来啦,上仙咱们快起身去前去探望吧。」

「嗯?凌风上仙是哪个?」

「上仙您是不是午觉睡糊涂啦,那可是您的未婚夫啊!」

「哦……啊???」

大概是穿过来后日子过得太安逸,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个未婚夫。

话说凌风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怎么跟我穿之前看的一本小说里的男主那么像?

经过一系列的旁敲侧击,我终于明白了状况:我,白莲,是一本虐文里的女配。

男主凌风是仙界的上仙。刚刚两万岁就达到了上仙之位,可谓仙界也少见的奇才。

虽然我也是上仙,但和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天赋修来的功力不同,我是个仙二代,我,生下来就是上仙。

我天帝老爸见凌风天纵奇才,在女儿的鼓吹下和凌风的师父菩提祖师一拍即合,定下了我们的婚事。

然而,男主他一点都不满意这门婚事,为此还和菩提祖师大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转身下凡历劫去了。

我掐指一算,这次历劫,男主凌风投胎到了一个修仙门派里,而女主,就是他的亲传弟子。

出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历完劫后他并没有立即回仙界,而是多在人间滞留了几十年,等到女主千月成功飞升才同她一起回来。

原主本来也对凌风这个可爱的小徒弟抱有好感,然而当她发现男主对女主的宠爱不是师徒之情而是男女之情后,就开启了以拆散男女主为己任的作死之路。

最后她抑制不住嫉妒之心,把女主推下了诛仙台,让女主差点魂飞魄散。真相大白后她被仙界驱逐,又被男主亲手杀死,魂魄都不剩下。

剧情回忆完,我的太阳穴隐隐作痛,我真心不想去探望一个要把我打得魂都不剩的人。

考虑到人设不能崩得太快,我最后还是被黎黎拉去了凌风宫赴宴。

凌风宫建在桃花谷旁,如今正是赏花的好时节。

向宫门口的仙娥刷脸打卡后,我就从宴会上溜了出来。

中途在酒水处抱了一坛子桃花酿,绕到了桃花谷中。

既来之则安之,桃花谷中盛产的桃花酿在书里是一绝,我既然来了就顺便占点便宜,岂不美哉!

喝着酒,看着桃花谷里的小花妖们翩翩起舞,人生简直不能更巴适。

桃花酿果然好喝,就是喝完有点犯困。

酒坛子一扔,我随便找棵树躺了上去。

眯一会儿。

睡得迷迷糊糊时,我突然听到有声响,心想八成是黎黎找来了,我便从桃花树茂密的花叶中探出脑袋,准备和黎黎撒个娇,让她驮着我回去。

然而,来的不是黎黎。

是女主角千月。

之所以能一眼认出来,是因为千月脸颊上有一块显眼的胎记,直到小说的后半段才消掉。

千月显然没想到这里有人,也抬头愣愣地看着我,脸上还有没擦干的泪痕。

我这才想起来小说里女主刚来仙界时,被其他小仙娥嘲笑脸上有胎记,哭着跑出来的情节。

唉,都几千几万岁的仙了,还拿长相开涮,有够幼稚的。

都不知道搞点有格调的黑点。

低级!

作为一位合格的白莲,啊不,白莲上仙,看到可爱的妹子被欺负哭,还是有必要关心一下的。

年轻小姑娘喜欢什么?

我十几岁的时候比较喜欢 BL 本子,不过女主大概不太能接受。

于是我打个响指,重新招来了花妖们。

花妖们妖艳娇美,手拉手围着千月翩翩起舞。

千月刚来仙界,哪见过这场面,脸唰地一下就红透了。

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我,我冲她笑了笑,听到远处黎黎在叫我,便招了朵云,跟黎黎一起回家了。

又过了几天,我的天后妈来看我。

「儿啊,你可见到凌风了?」天后笑得格外慈祥。

「啊……没。」溜得早,完全没见到。

「这次他历劫归来,修行又大有进步,你父王说他前途无量啊,你和他……」

完了,这是要催婚的节奏啊。

事实证明,催婚的家长不好糊弄,就算你侥幸躲过去了你妈,还会有你的七大姑八大姨轮番上阵。

在送走挺着大肚子还不忘来旁敲侧击的十姐后(母后甚是高产呢),我终于扛不住狂轰滥炸,脚底抹油,跑了。

男主刚回来,一圈人就都在鼓动我去见男主,看来剧情的力量还在暗中影响着未来的走向。

想要以后继续做一个无忧无虑的仙女,而不是惨死男主剑下,就要先天下之忧而忧(误)。

发展才是硬道理,对上男主至少要有自保能力。

但由于白莲生来就是上仙,是出生就坐在终点的宝宝,导致原主并没有刻苦修炼过,修行上一直都是得过且过,要是真动起手来,和男主凌风那样稳扎稳打自己修上来的根本没法比。

现在还不知道剧情的力量有多大,努力避开男主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所以多点防备总是没错的。

万一男女主感情又出其他差错,拿我祭天怎么办?

为了自保,只有走别人的路,叫别人无路可走!

So,凌风上仙对不住啦,你以后的金手指们都要跟着我姓白啦~

掐指一算,照剧情发展,不久以后男主会在一个秘境中得到本文最 6 的金手指之一:龙纹玉佩×1。

龙纹玉佩是一件开挂一样的防御法器,在小说后期为男主抵挡了 3 次致命伤,简直是苟进决赛圈的神器。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龙纹玉佩我来啦~

然而,那个秘境藏得极深。

以我可怜的修为根本找不到它的具体位置。

就算找到了,也没本事打开。

靠自己是不可能了。

思来想去后,我觉得还是请外援比较靠谱。

于是我瘫在云上啃着仙果,慢悠悠地往我师父――紫微上神那里飞去。

紫微上神叫紫微,并不是大明湖畔夏雨荷的紫薇,而是个白胡子老头。

老头年纪大了不爱动,常年在紫微仙境茅草房门口的藤椅上打瞌睡。

美其名曰:窥探天道。

师弟接到我的传讯,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

「师姐!」小师弟是一只麒麟,刚满一万岁,活泼可爱。

可惜未来也是女主的追求者之一,由于人设问题,连个男三都排不上,出场情节根本没几章,主要负责变回原形驮着和男主闹别扭心情不好的女主到处散心,散了心的女主就又回去找男主。

妥妥的工具人一枚,太惨了。

我撸了撸小师弟的脑袋,跟他走进师父的小院。

「师父~师父呀~」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

紫微上神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我赶忙把前几天在桃花谷顺的桃花酿递上去。

「无事献殷勤,说吧,又想麻烦我老头子什么事?」师父闻了闻桃花酿,斜眼看我。

「嘿嘿,这不是想念您老人家了吗?」

「说实话!」

「我想让您帮我打开一个秘境。」

师父不愧是师父。

半个时辰后,我带着师父从乾坤袋里翻出的开秘境法宝和保命法宝们,踏上了愉快的旅程。

我翻看着秘境手册,躺在云彩上飘啊飘,飘到快天黑才飘到秘境入口附近。

「就决定是你啦!」

我胸有成竹地掏出师父给的放法宝的锦盒,打开一看,只见里面静静地趴着几枚生锈的铜钱。

我颤抖着打开旁边的法宝使用说明书,上面是师父潇洒的草书:天地铜钱,抵达秘境附近后,抛洒铜钱,观察铜钱散落情况,自会寻得秘境入口。

简而言之:算卦。

师父,算你狠!

我看着眼前绵延不绝的山脉,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能把原主教得那么菜的师父,怎么可能靠谱。

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来都来了。

男主来秘境拿龙纹玉佩的时间点很模糊,想在男主来之前拿走龙纹玉佩,就要赶时间。

无奈之下,我只好拿着铜钱数着山头挨个撒,试图从撒得乱七八糟的铜钱里找出点规律。

天色渐渐变暗,有点口渴,我拍了拍手上的灰,掏出一个仙果啃了一口。

真酸,酸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怕不是吃了个柠檬。

随手扔掉果子,准备再找一个。

却没听见果子着地的声音。

嗯?有情况!

随即又掏出一个果子,往刚才的方向扔。

只见果子直接穿入了山里!

我尝试用其他法术和法宝探了探眼前的山体,依旧什么都看不出来。

结合小说里男主无意中发现秘境的说法,看来我是找对地方了。

藏得可真深啊!

便宜师父给的法宝了,还没我的酸果子靠谱。

我果然是锦鲤本鲤。

既然找到了秘境入口,我也就不急了。

先给这个附近施个法术,叫别人进不来。

然后准备在附近找个能住的地方。

拒绝干夜探秘境的傻事,万一里面有奇怪的东西,吓都要把我吓出个好歹。

怂人办事,就是这么滴水不漏。(战术后仰)

然而等到布置完隐秘入口的结界之后,却发现我飞不出去了。

我开始重新翻看师父给我的秘境手册,找到了最后一页记载的一种极为罕见的秘境种类。

此秘境只在傍晚打开,而且进入秘境后必须找到随机出口才能出去。

因为太过罕见,一度被认为这种秘境并没有存在过,所以只有寥寥几句介绍。

看的时候并没有在意,没想到我这个大非酋的霉运依旧那么旺。

在我飞到这个山头的时候,就已经身处秘境之中了。

淦!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

四周安静得吓人,连声虫鸣都没有,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声。

我尝试着用传信法宝向外界传消息,一个都传不出去。

我扭头看了看秘境入口,算了,我还是进去吧。

我摸了摸刚才穿过果子的山体,和普通山体一样。

咋地啊,还学人家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车站,进去还要有加速度啊?

为了避免撞一头土,我掐诀变了一块布盖在了头上,准备撞撞试试。

……怎么感觉跟猪八戒撞天婚似的。

我心里安慰自己,修仙副本无非就是打怪练级泡妹子,我是神仙我怕谁。

我猛吸一口气,对着山体一头撞了过去。

顺利穿过山体,撞到了一个……有点硬又有点软的东西上。

完蛋,我好像一进来就撞到秘境里面的怪物身上了。

感觉有到一道探究的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我哆哆嗦嗦地把头上的布掀起来,发现面前站的不是想象中青面獠牙的怪物,而是个人。

这人手里还拿着半个果子。

……看上去很像我刚扔进来的那半个。

秘境里不可能有人类,眼前这个八成是个小妖怪。

我偷偷开天眼想看看他的本体,却只看到他身边笼罩的厚厚的烟雾。

看样子是有掩藏本体的法宝在身。

不过由于对方没有杀气,我也不再深究。

既已修成人形,应该是可以正常交流的。

这就好办很多,虽然我很菜,但好歹也是个上仙,光是放出威压就够普通小妖怪受的了。

这时,小妖怪说话了。

声音清润。

让我想起了紫微仙境里潺潺流动的那眼清泉,干净得一尘不染。

「果子,好吃。」

「……看样子你是好久没吃东西了。」可怜见的,酸成那样都觉得好吃,这是饿了多久。

我回想起那果子,嘴里又开始冒酸水。

「嗯,许久,没见到过。」他说话有点磕磕绊绊的。

「你叫什么名字呀?」

「青霭。」

四周黑黢黢的,我试图施法照明,然而并没有用。

早知道就带几个夜明珠了。

「跟我来,那边,亮。」小妖怪很贴心地给我带路。

我跟着他往前走,悄悄套话,才知道这小妖怪是无意中撞入了秘境里,傻傻地在这里待了不知道多久,刚刚闻到了果子的味道,才找到入口处的。

真可怜,我把刚送到嘴边的仙果递给了他。

穿过几个山洞,当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的时候,四周突然亮起。

斗大的夜明珠把这里照得亮如白昼。

我抬眼去看还正在吃果子的小妖怪,顿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的小妖怪颜值这么高的吗!

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在遇见他之前,我见过最帅的人是仙界三大美男之一的二郎神。

成熟男仙的魅力势不可挡,二郎神是公认的帅大叔,帅得众女仙合不拢腿。

而眼前这个小妖怪,青丝随意束起,眉如青山,目如朗月,深邃的眼眸一心一意盯着果子(白莲:怎么,我白莲仙女对你的吸引力还不如一只果子吗),挺鼻如峰,朱唇皓齿,像一汪清澈见底的潭水,干净又耀眼,简直帅得人神共愤。

我贫瘠的词汇根本无法描述他的帅。

青霭啃完了果子,把目光锁定在了我腰间的乾坤袋上。

「还想吃果子吗?」我又拿出来了一个。

「想。」青霭眼巴巴地看着我。

「你可知这秘境里有个龙纹玉佩?」我循循善诱。

青霭想了想,冲我点了点头。

「你带我去找它,我拿果子和你换好不好?」我晃了晃手上的果子,「这个比你刚才吃的那个更甜更好吃哦。」

青霭立刻答应下来,高高兴兴地带我往前走。

(白莲奸笑:真好骗)

又走了一段路,青霭停了下来。

「前面的路不好走,我驮你过去吧。」他说话流利了许多。

「不用吧,我好歹……」看到青霭扔向前面的果核被突然出现的火焰烧得灰都不剩,我明智地闭上了嘴。

趴在青霭宽阔的背上,我有点心神荡漾。

这可不是我要占便宜,是他主动要背我这个弱女子的。

青霭身上的味道很清新。

哦,这大概就是清纯帅哥荷尔蒙的味道。

白・单身 20 年・莲表示就算找不到龙纹玉佩,这趟也值了。

青霭背着我轻盈地躲闪着各种刁钻的法阵陷阱,走位极其风骚。

我在他背上看得冷汗淋漓,这要是我自己过去,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当即决定把许诺给他的一小颗果子改成一大袋果子。

过了陷阱,青霭把我放下来。

「就在前面,山洞在每月月圆之夜会打开,今晚刚好可以进去。」青霭抬手指给我看。

「多谢多谢,这一路辛苦你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开心到飞起。

我把刚吃完的果核随手一扔,准备去里面拿玉佩。

在你以为你要成功时,老天爷总会突然出现教你做人。――白・微笑面对・莲语录

果核落地后不知道触碰了什么机关,整个山洞开始剧烈晃动。

龙纹玉佩的洞口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

青霭:……

我一脸懵逼地看向青霭,青霭也茫然地回看我。

这感觉就像好不容易打倒了 Boss,刷出了一堆极品装备,系统却突然卡了 bug 一样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我只好问青霭怎么办,青霭想了想,「那就只能等下个月圆夜了。」

我恨不得把扔果核的手给剁下来。

出又出不去。

无奈之下,只好在这里住下,等到下月月圆。

我提出想请青霭带我去个可以过夜的地方,青霭爽快答应,领着我来到另一个山洞内。

进入山洞,入眼竟全是书,密密麻麻,层层排列在墙上,抬头甚至看不到山洞顶。

我感觉自己身在一个古代版的图书馆中,还是国家级的图书馆。

「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还有许多书可看。」青霭随手抄起一本看了起来。

「青霭,这里有多少卷书啊?」我随手拿过一本,发现里面记载的是各界的奇花异草。

「六万八千六百三十一卷。」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详细?你都看过吗」放下刚才那本,我又拿起一本,里面记载的是套修炼秘法。

「嗯。」

嘶――我看青霭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丝对学霸的敬畏。

我往上翻了翻,发现这里的书种类繁多:天文地理、奇闻异事、修炼功法、仙草医药,无所不包,无所不有。甚至还找到了几本人间的话本。

我用书堆了张床,从乾坤袋里掏出个毯子铺上,抱着话本躺了下来。

话本讲的还是才子佳人那一套,我翻了几页深感无趣。

青霭还在专心致志地看书,几缕青丝垂下,帅得有些不讲道理。

颜狗永远都是颜狗,有帅哥不看就相当于有便宜不占。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炙热,青霭抬起头看向我。

不小心对上青霭的目光,我吓得赶紧把话本盖在了脸上。

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又过了一会儿,我实在闲得无聊,就开口找青霭说话。

「青霭,你那本书讲的什么啊?」

「仙界通史。」

「有意思吗?」

「尚可。」

「青霭,你的名字叫起来有点拗口,我可以叫你小青吗?」

「嗯。」

「你可以叫我小白。」(再找个法海,咱们就可以演一出《白蛇传》)

「嗯。」

我觉得青霭有敷衍我的成分。

我躺回去回忆原小说剧情。

上古的秘境多为先人的故居或墓室,也不知道这个秘境是哪位大仙留下的。

小说里并没有提到秘境里有青霭这个人,也没提到这个学霸天堂图书馆。

只说凌风上仙在秘境中遭遇了颇多危险的法阵陷阱。

可能是碰巧拿了龙纹玉佩就直接走人没有多逛,没有碰到青霭。

也可能是……见青霭是个妖怪,一剑杀了他。

我转头看向青霭,心情有些复杂。

连我都可以一眼看出青霭虽然身手灵活却修为不高。

小说没写,许是觉得不值一提吧。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摇醒的。

「好黎黎,我就再睡一小下下。」我翻身继续睡。

那只手继续摇我。

「黎黎~不要闹了~我明天带你去偷吃我师父菜地里的胡萝卜,你让我再睡会儿~」

我扭了扭,感觉身下不太平整,猛然惊醒,我还在秘境里啊啊啊啊啊啊。

我偷偷睁眼,一张放大的帅脸近在眼前。

我默默把伸出毯子的脚收回来,试图挽救我过于豪放的睡姿,和我在帅哥心中的形象。

青霭却转身出去了。

你不要走啊,我们重来一次好不好,嘤~

使了个清洁咒简单梳洗了一下,我决定开始吃我的早饭。

其实仙人并不需要吃饭来维持身体机能。

别的仙人吃饭只吃天材地宝,为的是滋养仙身,提升修为。

我就不同了。

我吃饭完全是因为兴趣爱好。

过了一会儿,青霭从外面回来,我掏出了黎黎的桂花糕,琼浆玉液和各种仙果,大方地招他来一起吃。

看着青霭吃得开心,莫名有种老母亲的欣慰?

吃完饭后,青霭提出可以带我转转,于是我们向秘境深处走。

秘境深处不再是狭窄的山洞,而是一棵棵苍天古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有一缕缕光从树叶间隙中透出。

我们沿着小路慢慢走,所过之处铃兰轻摇,发出悦耳的叮咚声。奇花异草无风自动,花香阵阵。不少色彩鲜艳的花草有灵智一般,向我们靠拢后伏,仿佛在围观两个外来人员,又不好意思靠太近,彩色的蘑菇像声控灯接连亮起,发出梦幻柔和的光。

纵是在仙界,也难见这般奇景。

白・刘姥姥・莲涨了回见识,并表示前面的草地很适合野炊。

我掏出乾坤袋里的烧烤架和紫微小野猪、天山双头雉鸡腿、石湖横公鱼和佐料若干。

(仙界小百科:紫微小野猪是一种栖息在紫微仙境的小野猪,以狡猾贪吃著称,经常成群结队,有组织有纪律地偷吃紫微上神菜地里的珍稀仙草和蔬菜水果,使得紫微上神暴跳如雷又无可奈何。是紫微仙境的一大特产,肉质鲜美,营养过剩)

我扔了几块导火灵石,拿出玄火扇慢慢扇。

再来一顿。

吃完烤肉,青霭带着我继续往前走,路两旁逐渐开始出现一些古建筑的残骸。

路的尽头是一座保存较为完好的主殿,牌匾虽然已经破旧不堪,上面的字却依旧磅礴有力:青云门。

没听说过。

我推开主殿的大门,迎头飞来两大坨黑漆漆的东西,吓得我连连后退。

青霭及时上前,将其一袖子拂开。

我这才看清楚飞来的东西:两柄黑色的大锤。

仔细看,这大锤上还有黑色的龙纹浮雕,很是低调奢华。

大锤被拂开后又重新凑了上来,嗡嗡地绕着我打转。

开了灵智的法器!是宝贝啊!

我猜它一定是被我的美貌所折服,想要亲近我这个小仙女。

我接过锤柄,看到上面刻有几个字:黑龙开天锤。

豁,名字还挺霸气。

契约开启,我抠着锤子上的黑龙浮雕,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画外音:你看哪个宝贝都熟悉)

回去的一路上青霭都沉默不语,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他最爱的果子都少吃了两个。

不过他本来就沉默寡言,我今天跑了一天,困得不行,也不准备多问。

抱着我的大锤睡觉。

接下来的每天早上青霭都会按时叫我起床。

(白莲扶额:这帅哥是什么毛病,黎黎附体吗?)

然后带我在秘境中闲逛或者窝在图书馆里翻书,日子过得十分悠闲惬意,四舍五入就是和美男同居了一个月呢。

我瘫在书籍堆出来的「床」上,啃了口仙果,换了个姿势,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

自从那天从主殿回来,我就总感觉有道视线在盯着我,可这里除了青霭和我根本没有其他人,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

在整日的疑神疑鬼中,很快又到了月圆之夜。

人生处处是惊吓。――白・微笑面对・莲语录

我再一次目睹了龙纹玉佩的山洞消失在我眼前的过程。

我看向青霭,语气不善。

「小青,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解释。」我感觉心态爆炸,「你的手刚刚动了一下,很轻微,但是我看到了。」

青霭低头不语。

「青霭!」再帅的颜也安抚不了我现在暴躁的情绪!「如果你不想我取走龙纹玉佩,为何还要带我来找?看着我被戏耍很有趣吗?」

青霭眼中出现一丝慌乱,「不,我……」

「这些天一直监视我的那道视线也是你,对吧?」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我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积攒了一个月的猜测说出口,「上一次,触发洞口消失的也是你,对吧?」

「我……」青霭想上前抓住我手臂,被我反身躲开。

「青霭,我本来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看来是我自作多情,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其实,对我来说,龙纹玉佩也不是非要不可,但青霭的举动实在是令人怀疑。

「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想让你留下。」青霭低下头,像一只被人抛弃的狗狗。

我的怒气随着这句话瞬间烟消云散。

这话,歧义就大了啊。

白・小鹿乱撞・莲内心疯狂脑补。

「不离开的话,就没果子吃了。」我直直地盯着青霭的眼睛,「你不是喜欢吃果子吗,不如和我一起出去吧?」

青霭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个选项。

「跟我一起出去,我带你去吃全天下的好吃的。」白・怪阿姨・莲开启诱拐模式。

青霭眨了眨清澈的眼睛,下定决心一般点了点头,眼神仿佛被人贩子拐走还替人数钱的地主家傻儿子。

「等我一下。」青霭飞身离开,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手里拿着龙纹玉佩。

「……所以说洞口没消失,只是换了地方?」我收回之前说他是傻儿子的话,我才是傻儿子。他竟然骗了我整整一个月,青霭你个大猪蹄子给我走着瞧。

小说里提到过,龙纹玉佩就是离开秘境的出口。

我尝试用法力催动玉佩,果然我和青霭转眼间就被传送出了秘境。

我在心里盘算着,是先回仙界呢,还是趁机带着青霭在人界玩一玩,却突然发现身边灵力的波动不对劲,磅礴的气流发疯似的冲向青霭。

青霭脸色煞白,嘴唇发乌,他只好就地盘腿而坐,被迫吸纳气流。

看被气流包围的青霭随时都有被撕裂的危险,我急忙施法阻挡这些古怪的气流。

可惜水平不够,最多只能延缓它们冲来的速度。

我回头看青霭,他是跟着我出来才遭遇意外的,我心里不太好受。

此时也不是问问题的时候。

我只能就地坐下专心为他护法。

青霭的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增长。

五天过去了,青霭达到了渡劫期。

十五天过去了,青霭修为超过了我。

二十天过去了,青霭周围的气流终于趋于平静。

我早就看不出来他的修为有多深厚了。

妈呀,我好像放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妖怪!

我捶着早就麻木了的腿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和青霭说上话,就见头顶劫云密布,云中不时有雷电溢出。

得,雷劫又来了!

我只好又重新坐回去。

青霭在周身布上几个阵法,也重新坐回地上迎接雷劫。

只听「轰隆」一声,第一道雷劫降下。

我好歹也围观过别人受雷劫,一般人的劫雷基本都只有手臂粗。

看着青霭水桶粗的劫雷,我愣了半天神,这还只是第一道啊!

仙途艰难,劫雷一道更比一道粗,威力也一道更比一道强。

二十道雷劫过去,青霭看着没什么变化。

四十道过去,青霭周身抵挡雷劫的法阵全部被毁。

六十道过去,青霭的白色道袍彻底被劈焦了。

八十道过去,青霭有些撑不住了,掐了一个手印,变回了本体――一朵紫色的云彩,准备硬扛最后一道。

关于青霭的本体,我曾经有过无数种猜测,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

然而我想破脑壳也没想到,他竟然是个云彩精!

怪不得我开天眼看他的真身只能看到云雾缭绕,搞半天人家根本没遮掩,人家就是个云彩精。

这槽点也太多了吧,为什么云彩也能成精啊喂?!

我盘着腿,看着比秘境里古树树干还要粗的雷劫,从天上的云彩里劈出来,劈到地上的云彩里,感觉世界真是奇妙。

九九八十一道雷劫结束后,青霭也变回人形,虚弱地倒在地上。

我拍拍屁股上的灰,准备去给青霭灌点琼浆玉液好好补补,却突然看见劫云依旧没有散去,劫云里面依旧雷电密布。

「你还有完没完了?!」我当场气炸,抄起大锤,对准劫云里露出的半边屁股砸了过去。

只听「嗷」一声,雷公被我精准地砸了下来。

大锤「砰」的一声落在雷公脸边。

我近前,俯视瑟瑟发抖的雷公,「你是怎么回事,小老弟?」

「不知是白莲上仙,小仙有失远迎,有失远迎。」雷公当场认怂。

「废话少说,你在天上坐着视野还不够好?看不出来这是我要罩着的人吗?九九八十一道!一道比一道粗!这水平的雷劫挨下来上仙也受不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你想造反啊?」白・暴躁・莲撕人从不手软。

雷公一脸要吓哭的表情,颤颤巍巍呈上来一个册子,「这……这是雷劫册上所写,小仙也是不敢轻易违背啊。」

我拿过雷劫册,上面果然写着「青云山青霭:受劫一百道」的字样。

青霭你这是什么运气啊!

「雷公啊!」

「上仙您讲。」

「你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大年纪了都修不到上仙吗?」

「小仙不知。」

「因为你不懂得变通!」

一阵威逼利诱过后,看着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雷劫,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百道雷劫受完,劫云中的雷电散去,降下甘露勉励新晋升的上仙。

天帝派下来迎接新上仙的仙官准时赶到。

开玩笑,一口气受下一百道雷劫,直接晋升上仙,这般奇事几十万年来谁见过?连想都不敢想啊,天道莫测,果然年纪大了什么稀罕事都能遇见。

「参见青霭上仙、白莲上仙。」胖老头仙官笑得一脸喜气,一躬鞠到底。

看到老仙官一副站不稳的样子,我有些看不过去,起身把他扶好。

一抬眼,看到了跟在后面的人。

「凌风上仙说来人界有事,便与小仙一同下凡。」老仙官一脸和气。

哦,原来是男主啊,怪不得摆出一副我欠他钱的臭脸。

想想乾坤袋里的龙纹玉佩,我又开心了不少,便不打算与他计较,转身拉上青霭准备走人。

凌风却突然伸手拦我,青霭出手将我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凌风。

望着身前挺拔的背影,我的嘴角不禁翘到了天上。

有人护着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

我趾高气扬地瞥了一眼凌风,「干嘛?」

「我给你的传信你为何没有回复?」凌风脸色更难看了。

「什么传信?」我低头查看自己的传信法宝,哦,行吧,还真有几封未读。

我自从秘境里出来就忙着给青霭护法,哪里顾得上关心有没有传信。

「我没看。」懒得跟他解释那么多,「说吧,有什么事?」

「你确定要在这里谈?」凌风脸已经快黑成锅底了。

「这里又没外人,要说赶紧说,我还有事要做,没工夫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我有些烦躁。

老仙官看气氛不对,早就把记载上仙有关事宜的手册塞给青霭,迅速告退了。

「退婚的事,你开个条件吧。」凌风又重新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退退退,你回去和你师父说我同意退婚,越快越好!」说完我就拉着青霭往紫微仙境赶去,留下凌风一人愣在原地。

青霭的状态实在奇怪,还是回去问问便宜师父吧。

番外:原虐文剧情梗概

凌风上仙下界历劫,转世拜入修仙门派,天赋异禀,两百岁就成为门派长老。一次下山除妖,碰到了受重伤昏迷的千月及其养母黑山老妖。凌风杀死黑山老妖,带千月回门派。千月醒来后失去了记忆,脸上天生有一块巨大的胎记,因此经常被门派里的其他弟子欺负。千月十分崇拜凌风,一直刻苦修炼证明自己,成为凌风的关门弟子。

省略男女主暧昧期胃疼操作 n 字……

凌风历劫完成,等千月修为足够成仙后带她来到仙界,白莲来找凌风,修罗场开启。女三素雪趁机加入战局,金牌搅屎棍不断离间男女主关系。

省略四角关系胃疼操作 n 字……

凌风外出任务,千月被白莲算计,素雪趁机推波助澜,千月被白莲推下诛仙台,修为尽失,掉进无间深渊,差点魂飞魄散。濒临死亡前恢复记忆,回忆起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养母被凌风斩杀的事实,对凌风恨之入骨,发誓要为养母报仇,千月黑化开启。千月在无间深渊里遇到了父亲旧部,得到父亲内丹和魔器赤蛇九节鞭,胎记封印解除,魔力暴涨,开始在无间深渊打怪练级狂开金手指。

凌风归来后从素雪处得知千月被推下诛仙台,悲愤交加,白莲阴谋败露,死在凌风剑下。凌风此举引来天帝天后的记恨,发配天界边缘,素雪乘虚而入。

千月成功满级,带领旧部回到天魔界推翻魔帝改朝换代。素雪告知凌风千月真实身份,凌风又喜又悲。而后千月亲率天魔大军攻打仙界,扬言交出凌风上仙就退兵。天帝天后果断把凌风打包送去天魔界并表示随便搞,搞死最好。千月把凌风钉在诛仙柱上,拿赤蛇九节鞭打个半死,却发现自己还是狠不下心杀他,于是改为囚禁。

省略男女主囚禁虐恋期胃疼操作 n 字……

前魔帝余孽卷土重来,天魔界战火四起。天帝派仙界大军乘虚而入,企图把水搅得更浑。千月迷晕凌风偷偷送出天魔界后,与前魔帝余孽同归于尽。凌风醒来得知一切后精神崩溃,跌跌撞撞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bad ending 达成。

黎黎番外

白莲宫小仙娥黎黎一天的工作,从叫上仙起床开始。

黎黎原本是广寒宫的一只玉兔,修为低微,甚至连化形都化不全,所以垂着两只长长的兔耳朵。

广寒宫的玉兔太多了,常年跟在嫦娥上仙身边的只有一只。(不是《西游记》里要和唐三藏成亲的那只,那只玉兔前辈犯了大罪,被撤职了)

其他的玉兔们天天的工作只有捣药,捣药和捣药。

每天捣完药,生来就嘴碎的兔子们就聚在一起聊八卦消遣时光。

黎黎也喜欢听八卦。

但黎黎更喜欢吃好吃的。

广寒宫的伙食并不好,月亮上也清冷,娇气的果树无法种活。

黎黎就只有年年都盼着宫里的桂树开花,好拿来做桂花糕吃。

今年桂树终于开花了,黎黎边摆弄着刚摘来的桂花,边听其他玉兔们聊天。

「号外!号外!新瓜来啦!这次是白莲帝姬的瓜。」一只玉兔得意扬扬,在其他玉兔的连声催促下又开口道:

「据说帝姬的未婚夫凌风上仙对这门亲事极为不满,得知婚约被菩提祖师定下后,还去菩提山上闹了一场,闹完竟直接下凡历劫去了!白莲上仙知道后,在寝宫里哭昏过去了。」

「哇~」玉兔们纷纷惊叹不已,「白莲上仙可是整个仙界都难得的美人啊,都说白莲上仙的美貌和气派都可与咱们嫦娥上仙平分秋色了,凌风上仙为何不愿?」

「这就不清楚了,大抵是有心上人了吧。」

黎黎的桂花糕费了好些日子才做好。

她偷偷端着一盘跑到桂树下,正吃着就见树上突然伸下一只手来,从盘子里顺走了一块。

黎黎没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吓了一大跳。

兔子本就胆小,吓得脸都白了。

又听到树上的人咯咯笑,「小兔子桂花糕做得真好吃,不如跟我回白莲宫如何?五险一金,包吃包住~」

黎黎悄悄抬头向上看,树上的女子白衣墨发,凤目微睁,朱唇轻启,笑容慵懒地躺在树上,极美,极雅,极肆意风流。与嫦娥上仙的清冷绝尘不同,白衣女子似是骨子里就带着肆意妄为和慵懒洒脱,原本不太雅观的动作叫她做出来,反而别有一番韵味。(十级滤镜警告)

这便是黎黎和白莲上仙的初次相遇。

禀报嫦娥上仙,告别了玉兔们,黎黎在羡慕的目光中离开广寒宫。

相处一段时间后,黎黎发现白莲上仙意外的好伺候。

整日吃吃睡睡,闲暇时间就和小仙娥们一起玩耍,并没有帝姬的架子。

白莲宫的众仙娥们皆知白莲上仙心悦凌风上仙,而凌风上仙却对婚事并不满意,是以平时没有人在上仙面前拿此事去触霉头。

上仙也似是忘了这件事一样,绝口不提。

日子平淡且开心。

直到凌风上仙历劫归来。

当白莲上仙听到这个消息时,眼中尽是惊愕。

宴会回来后,也时常沉思不语,可见是伤了心,却又强装无事。

每每看到美人榻上发呆的上仙,黎黎便有些难过。

黎黎不懂什么是喜欢,心中不解,上仙这样好,凌风上仙为何要伤她的心?

绕过长廊,黎黎边往上仙的寝宫走边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自己都是站在上仙这边的。

点击查看下一节

这次换我嫁你!? ? 赞同 162 ? 目录 9 评论

分享

伴云来:白莲女配今天依旧可可爱爱 Cri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