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逍遥游之筹师

所属系列:把你的课本开个脑洞

逍遥游之筹师

语文新编:把你的课本开个脑洞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小学时候,每当我背到这篇课文,父亲总是捂住我的嘴,掩上门,然后比出一个夸张的「嘘」――

「小声点,别惊动了天上的大鱼。」

关于童年,我记忆里只剩下一些零碎的片段――

比如出国后一去不回的双胞胎哥哥,比如跟哥哥去了国外也不回来的母亲,还有那个常年对着镜子喝闷酒,对着一根「3」形状的吊坠喃喃自语的父亲。

还有我的邻居白棋,她聪明,学东西特别快,模仿力强,而且她甩动头发时就像广告里那样,绵密飒爽,像是银河落九天。

用我爸的话说,「白丫头头发里有剑意。」

平淡如水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高三。那一年,我喜欢上了白棋。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她考进同一所大学的,因为我是个数学白痴。

而意外就是在高考前的二模出成绩那天发生的。

数学满分 150,我考了 15。

父亲取过卷子,半天才开口:「真喜欢白棋?」

小心思被戳破,我一时不敢说话。

「唉……孽缘……」父亲叹了口气,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下一秒,奇迹发生了。

我卷子上赤红的 15 晃了晃,如墨汁入水,消弭在了白色的纸面上。

再出现时,15 已经变成了 150。

我惊得口干舌燥。

「改变数字,是我们筹师世代相传的本领。」父亲显得很淡定,他把那根「3」形状的吊坠项链给了我,同时给我的还有一本书,一只怀表。

我憋了一肚子话,父亲却冲我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取出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冰冷金属的刺激下,我打了个激灵,同时内心咯噔了一下,好像心里有个锁被打开了。

「再看看。」父亲把那数学卷摆在我面前。

我忘不了那一刻的感觉,那卷子上的题目在我眼里忽然变得简单无比,好像过去十几年的数学知识在那一瞬全部注入了我的大脑。

「你想知道的,该知道的,都在这书里了。」父亲朝我丢了本书,转身离去。

书名叫《筹师,21 天从入门到精通》。

翻开书,开篇就逼格拉满:

「筹师真正要战胜的,是孤独。」

接着是什么宁家筹师,只为救人,不为杀人,接着是变数、转数、起筹等等,看得我眼花缭乱。

那一刻我完全被继踵而至的奇妙冲昏了头脑,没有注意到父亲离去时落寞的背影。

一个月后的三模,我完成了从数学白痴到满分天才的逆袭。

「宁归……又在想你爸了?」

白棋拍了拍我的肩膀,替我正了正胸前的一块翠色的徽章。徽章上刻着两个字:

「九院」。

九院,是我现在的工作单位。工作内容的话……往小了说就是杀虫除草,往大了说就是拯救世界,说玄乎点儿也可以叫神仙打架。

九院里的一切都跟当年父亲给我的那本书里说得一模一样:这世上有许多异能者,筹师是诸多异能者中的一种。

而与异能者相对的还有魔者,魔者在正常状态下与平常人类一样,如果顺利,他们也会和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生老病死。

但如果受到某些刺激,魔者便会转换成魔,丧失人类理智,危害人间。《山海经》、《聊斋志异》等古书里记载的奇闻怪事,便是在讲普通人类与魔者的经历。

人有善恶,魔者也有好坏。

而九院就是异能者的警察局,只不过执法对象是不遵纪守法的魔者。

虽然我的同事都是些硫酸泼脚、金针插脑的异能者,但九院其实是个十分正规的单位,五险一金,高温假,还有编制,虽然收入不高,但胜在稳定。而且能为国家安全做出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也是个光荣的工作。

「我不想他。」我偏过头去。

这是假话,我一直在想着父亲。

大二那年,父亲给我寄了一封信,一张银行卡,一面镜子,信的内容很长,一堆煽情的话,总结来说就是他要离开了,让我永远别找他。

从那以后,他便和母亲,哥哥一样,音讯全无。

那封信纸下面印着一块金色的徽章,九院的徽章。

我顺着那个徽章,一路调查,以筹师身份进入九院,一面做着日常工作,一面暗中调查父亲在这里留下的蛛丝马迹。

「……宁归,我给你取名为归,是希望你永远找到回家的路。老爹走了,换你来守护世界了。记住,筹师真正要战胜的,是孤独,孤独的时候,我们与你同在。」

「人都走了,还不忘矫情。」我小心地把手里的信对折塞进口袋里,打了个哈欠把眼眶里的泪掩饰过去,「走了,干活!」

白棋银发一甩,从背包里掏出一只扩音喇叭:「里面的魔者听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孩子!马上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砰!」

一台电冰箱破门而出,裹挟着一股烈风向白棋砸去。

对了,白棋也是个异能者,跟我同在九院,而她的异能大概是我见过最简单粗暴的:武功很强。

我掏出手机,打开魔者直播 App,「各位老铁,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这里面估计是个不好惹的,主播现在很危险!」

我的副业是个主播。

飞来的冰箱被白棋一掌打成了铁饼。

「宁归,站在我身后!」白棋义正词严。

我乖乖照做了。

「各位老铁,真不是主播我吃软饭,是真的没办法。

刚成为筹师那阵子我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但很快现实就告诉我,筹师这一行真的不香――修改银行存款,成为世界首富?修改仇家身份证让他直接变成低智婴儿?修改彩票号码直接中头奖?修改时间,穿越到唐朝?这些听起来美妙不可方物的想法,都在书里被列为禁区。」

看着弹幕一顿「渣男」,我颇为心酸。

尽管筹师为异能者,但是只对数字有天赋,只能当个会计算算账,喷火放电这些又不会,所以……打架是不可能打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架的。

这能力,太憋屈。我甚至有点理解为啥父亲把筹师这事儿瞒了我那么久。

一股热浪席面而来,随即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痕的女人冲了过来。

「宁归!」白棋拔出腰间的短刀挡住了那凶悍女人的当头一枪,「宁归,查查这是什么魔者。」

「喀……嚓!」

一声尖锐刺耳的脆响,白棋胸前金色的徽章挡住了那女人的凛冽一枪,裂的粉碎。

擦嘞,这不会有危险吧!

我掏出手机,打开九院研发的魔者识别 App 对着那疯女人扫了扫――

「滴!识别失败。」

就在我举起手机的一瞬,那疯女人现出了原形。

「我去,这还用识别么……是九尾狐啊……各位老铁,遭不住了,主播先下了。」

我看着眼前横扫过来的九条铁索般的尾巴,赶忙掏出了父亲留给我的那只怀表。

怀表是父亲留给我这个筹师唯一一个保命的东西了,上面的时间显示跟普通数字式电子表无异,年月日,时分秒。

58 分 23 秒。

58 分 24 秒。

58 分 25 秒。

九尾上钢针般的毛发几乎扎到了我的脸上。

58 分 26 秒。

我一挥手, 58 分 26 秒的那个 6 字颤了颤,融化,重组,变成了 5。

「逆转时间者,必使时空错乱,自身永堕深渊,万劫不复……」

这是书上的话,后面还有很多字,说筹师绝不可以改变时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也不是绝对的,我宁家先祖就发现了,只要时间改变控制在一秒之内,轻微的空间扰动会被时空自动修复。更妙的是,这种扰动会在筹师周围形成一瞬间的空间壁垒,堪称最坚硬的盾。

「砰!」

时机掌握得刚刚好。

九尾狐的尾巴砸在我面前的空间壁垒上,发出一声闷响。

我嚷道:「喂,袭击九院异能者,五年以上三十年以下没跑了,你现在伏法我还可以既往不咎,给你争取个宽大处理……」

九尾狐嘶吼了一声,「呸,要不是我受了伤,区区一个小丫头片子又焉能接我一招?」

小,丫头片子……

我叹了口气,白棋处处要强,最讨厌旁人喊她丫头了,还小丫头……

「青丘之国,其山有狐,九尾。尾数越多,魔力越强,九尾最盛。」白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所以,你很强对吧。你这理发店赚钱不?」

九尾狐一愣,歪着脑袋看了一眼白棋。还有点萌。

「我是怕你没买保险,付不起医药费。」白棋银发一甩,一拳砸在九尾脑袋上。

她们打得愈来愈激烈,白棋的银发和九尾狐的白毛渐渐在我眼前化为两团白色影子搅和在一起,时不时还冒出几点火星,甩出几根冰锥。

白棋除了武功特别强之外还有个小本事――她能复现别人上一次使用过的技能,用她自己话来说,叫「反弹」,靠这手绝活,白棋跟谁都能五五开。

虽然他们打得凶,我倒也不担心,「九尾狐克制方法……」我打开了知乎――「九尾狐是从一尾开始修炼,九尾为最强形态……」

一尾……

我盯着这两个字,瞄了一眼手里九尾狐的魔者证,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我冲那九尾狐的「九」字挥了挥手。

九就变成了一。

没过多久,《筹师巧胜千年狐》这篇报道就在异能者与魔者中广为流传,我的光辉事迹一时间传为佳话,我也因此被院里记了个三等功,破格提拔为副科长。

「宁科长,有份文件需要你签阅。」办公室的小刘笑眯眯递给我一份文件,「恭喜宁科长啊,你的愿望就要实现啦。」

「愿望?什么愿望?」我有些不解。

小刘指了指那份文件,《关于启动『灭鲲计划』的通知》?」

我一愣。

「院长说啦,这世上那些为非作歹的魔者已经消灭得差不多啦,只有上古异兽鲲还潜伏在人间,迟早会是祸患,只要把鲲消灭了,就再也没有什么会对人类造成威胁啦。你不是一直盼着魔者能彻底安分下你好提前养老嘛,等『灭鲲计划』完成,魔者没了支柱,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啦,好了好了,我讲得太多了,快签字吧,宁科长。宁……科长?」

「啊?哦……」,我回过神来,草草签了字。

鲲……

对异能者来说,鲲并不陌生,据说那是这世上最强大的魔者,有毁天灭地的能力。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小时候父亲倒是也经常拿鲲来吓唬我。但鲲带来的那份恐惧有些类似于普通人类吓唬小孩用的鬼怪一类,虽然听来可怕,但没有人真正相信它是存在的。

这世上,真的有鲲?

等大家都下了班,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翻阅父亲的工作笔记。

「明天要去打三足金乌了,听说很难,不过有院里几位长老陪,应该能拿下,也不知道赶不赶得上回去给宁归过生日……」

那是父亲的最后一条笔记。

我有几分不安。

「灭鲲计划」启动了,全院高手倾巢出动。

我却被安排留守岗位。

「宁归,跟我去一趟仓库。」办公室门口,一个不太常见的身影朝我招了招手。

院长?我一时有些紧张,一般被院长传唤,不是要执行秘密任务就是要接受纪律处罚。

「院长,其实按咱们院规定,只要不涉及秘密,这种直播是可以的,而且,要不是我上次直播打九尾狐,我也不会受到采访,这不也算是给咱们院争光了嘛。」我面上堆笑,赶忙给院长泡了杯茶。

院长目光古井无波,但下一句话却让我吃了一惊――

「我抓到鲲了。」

「院长,你是说……你找到鲲然后把它制服了?院长出马果然……」我一愣,又是惊讶,又是拼命想组织语言来趁机拍院长马屁,有些手足无措。

院长肩膀抖了抖,平淡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神采。

我心里咯噔一下,那抹神采我很是熟悉,却一时想不出在哪见过。

我一边跟着他的步伐向仓库方向快速走着,一边偷偷打开魔者直播 App。

那可是传说中的鲲呐……虽然这可能会涉及九院机密,但上次光抓九尾狐这种稀有度一般的魔者直播间的 666 跟魔丸都刷爆了,这次可是鲲,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夜暴富,新晋网红,C 位出道,迎娶白……白棋!想想就美啊。

我拇指在屏幕上飞速起舞――「顶着失业风险直播捕鲲!速来!」

开播!

「宁归,咱们到了。」

「宁归,你知道吗,我苦苦找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了制服鲲的办法,但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还差最后一步,我需要你的帮助。」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里面似乎有一股呼之欲出的压抑的兴奋和激动。

我不禁后退了几步。

「这世上,能真正征服鲲的,只有筹师。」院长的声音越来越小,「只有你,我。」

院长也是筹师?

说话间,我正对着的那扇铁门背后发出一声巨响,如虎啸龙吟,脚下的大地也在跟着一并颤抖。

「这就是鲲的可怕力量,能毁天灭地。」院长倒是显得很是淡定,「而且,现在它的魔力有大半是被我压制了的,你是没见过鲲真正的力量,那可是……」

院长眼中闪过一丝畏惧和愤怒,好像还有一丝……渴望?

我一时双腿有些发软,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胡思乱想,直播间有几条弹幕更是说出了我此刻的心声:

「有诈啊,平时都是主播出外勤,这次为什么偏偏留下主播?」

「院长明明可以等别的高手回来一起对付鲲,主播手无缚鸡之力,为啥要选主播,还挑所有人都派出去的时候,调虎离山?」

一条条弹幕刷得我心慌慌。

回想院长刚刚一系列反常反应,他不会是反派吧……

院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忽然笑了一声,「打小就这样,小宁子,你这多疑的毛病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

小宁子?这是我的小名,院长怎么会知道?

院长看着我的眼睛,解开了口罩。

不可思议。

眼前这张脸,跟我的脸,一模一样。

「哥,你……你不是……我以为你……」

「死了?」宁安苦笑,「这么多年音讯全无,任谁都会以为我这个做哥哥的早死了吧。」

他攥紧了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妈跟爸他们……」

宁安神色一黯,「爸妈都……都牺牲了。」

宁安擦去了我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他们是为维护这个世界而牺牲的,是光荣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心情,「他们……是怎么牺牲的?」

「是鲲!」宁安目光中闪过一丝恨意,「是鲲害了他们!」

「当年,爸妈都在九院,爸是副院长,妈是金徽异能者,爸妈在你我中选择了我作为宁家筹师的后代,他们希望你能平安顺遂地过这一生。可后来一切都变了,传说中的魔者鲲出现了,九院提出『灭鲲计划』,那一战惊天动地,九院几乎全军覆没,妈就是在那一战中牺牲的。爸五脏俱损,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收拾残存势力把九院迁到了这里,把我培养成了院长。那一战中,鲲也耗费了不少魔力,恢复成了魔者的人类形态,潜伏在人间。」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宁安继续道:「这几年,九院几位长老察觉到了一些异样,潜伏人间的鲲很可能会魔化,为祸人间,可惜,现在的九院已不复当年的盛况,倾全院之力也敌不过它了。你以为我真的是让他们出去寻鲲的?我是怕万一我失败了,至少给人间留点九院的星星之火罢了。」

「我怎么才能帮你?我什么也不会啊……」我有些局促。

宁安淡淡一笑,「父亲他的确只把筹师最基本的能力教给了你,不过那些凌厉的杀招没学也是好事。不过,就那最基本就已经够用了。」

「万物之中皆有数,只要用心体悟,就能通过改变数字产生巨大的力量。」宁安转过身,冲我们进来的仓库正门挥了挥手,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大风将门关紧,他又一挥手,那扇铁门的四周凭空爬满了无数铁铸的数字,将那扇门与周围的墙壁死死钉在了一起。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

宁安忽然背起了《逍遥游》。

「哥……你?」我一时不解。

宁安又一挥手,机房内一排电脑全部打开了,「这十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击败鲲的方法,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鲲的力量其实就记载在这篇《逍遥游》中,你看,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我如遇雷殛:

「数,数字!」

十一

「是啊,数字。」宁安嘴唇有些发颤,「谁能想到会这样简单,鲲的力量就藏在这些记载在文字里的数字中,是这些数字赋予了鲲如此强大的魔力!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九万里,好大的气魄!可惜啊,我宁家世代筹师,天下的数字都在我一念之间。」

宁安从怀中掏出一本语文书,翻到了《逍遥游》那一篇,他一挥手,课文中描述鲲鹏恢宏气势的数字都变成了一串串的。

「这些年来,我走遍世界各地,把这世上几乎所有记载这篇文章的书册都改了,现在就剩网络上的那些记载了,咱们兄弟一起干。」

改变写出来的数字容易,可改变网络上的数字却要难得多,这是一项繁杂的体力活,我与宁安两个人没日没夜不知干了多久。

「哥,差不多了吧……」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两眼发花,转过头,宁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那扇钢铸的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了,门里有个熟悉的身影倒在地上……

「白棋?」我愕然,「怎么把白棋关进去了?」

「她不是白棋。」宁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或者说,她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白棋了。这世上有哪个异能者有她这样的功夫,这丫头体内有用不完的力量。你看看这个。」

电脑上出现了一段监控录像,很模糊,但勉强可以辨认出白棋的身影,她在对面扇门后的仓库里……看上去很愤怒,一段短暂的干扰信号过后,出现的屏幕上的是一只巨大的魔种,像是《王者荣耀》里周庄坐下的那条大鱼,鱼的两鳍伸长,像张开的翅膀,过了一会儿,鱼不见了,白棋倒在地上。

「白棋她……是鲲?」我一时不敢相信。

宁安走到白棋跟前,踢了踢白棋,冷笑道:「曾经是,现在,武功尽废,不过是一条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的死鱼。」

「威胁?哥,你在说什么啊……」我脑子一片混沌,背后冷汗直冒,隐约感觉到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哥,白棋她这些年为咱们九院也做了不少贡献的啊,就算她是鲲,也应该算是遵纪守法的,按照《魔者法》咱们……咱们不能这样对她……」

「哦,对了,还有你,我的弟弟。」,宁安忽然咧开了嘴,一笑,这个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虽然是笑,却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残酷冷意。

「你跟那个白棋一样,都已经是死鱼了。」

「吼!」一声熟悉的吼声传来,伴随着的是一阵地动山摇。

「轰!」

宁安用数字封死的仓库门被一股大力顶开。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敢相信――门口,一条比视频中白棋魔化后那条鲲更大的大鱼正挥舞着双鳍从半空缓缓落在地上,接着身子缩小,出现了头,胳膊,双腿。

那是跟白棋一模一样的头,胳膊和双腿。

眼前这个人跟白棋比起来纤毫不差,连脸上几颗痣的位置都没有丝毫差别。

白棋有双胞胎!?

宁安冲我一笑,走到「白棋」跟前摸了摸后者的长发,「那只是你的白棋,这只,是我的。」

十二

乱了,全乱了。

「这是最先进的造人术,你看,造得多完美啊。」

宁安像鉴赏把玩某种器物一样敲打着「白棋」的脸蛋身体,「寻常的造人术用的都是人的器官,但白棋可是这世上最强的魔者,用人的器官只能得其形,不能得其魂。

说到这里,我还得谢谢你跟白棋两个人,九尾狐,青鸾,朱雀,饕餮,狴犴……这些自古以来都是最强的那批魔者啊。是你们替我一一制服了他们,消耗了他们大量的魔力,我才能不费力地取到他们的肾,他们的肝,他们的皮囊,他们的肉体……

用他们身体上最完美的那部分,组成了我的白棋,一只对我言听计从的,不需要从那堆文字书籍中汲取力量就拥有强大魔力的鲲。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就完美了,我的白棋是没有心脏的,把你的白棋心脏拿给她,她就能拥有感情,跟我说话啦……」

「666,主播好不容易兄弟相认,结果特么哥疯了要害弟弟,觉得主播惨的扣 111。」

直播还在继续。

真正的白棋还躺在超大冰柜似的仓库里,她不在我没有一丝胜算啊。

嗯?冰柜!?

我仔细观察仓库墙上温度控制器显示的室内温度,在温度一旁还有一排数据,显示着白棋身体的各项指标。

我把所有数据修改成正常指标,白棋的手指动了动,醒了。

白棋原地冲我快速地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一头银发轻微地摆动,双手握在一起,那是她积攒力量的动作。

宁安此刻还沉浸在歇斯底里的癫狂中,「宁安,我最恨的就是这个名字。凭什么是你宁归享受父母的爱,凭什么是你宁归跟白棋青梅竹马!」

我咽了咽口水,尽量多说话转替白棋争取时间,「宁安,爸妈他们是爱你的啊,他们把咱们宁家祖上那些最犀利的招式都传授给了你,让你有了这一身好功夫,他们是把宁家的希望寄托在了你身上的啊。」

我话音未落,白棋猛地跃起,一拳砸向宁安。

眼看那一拳就要轰击在宁安的后脑勺上,一块横飞而至的铁板挡住了白棋,人造「白棋」面无表情地从铁铸的墙体上撕下了一块块铁板,朝白棋砸去。

我掏出怀表,用空间壁垒挡下了那几块铁板。

「快走!」我拉着白棋朝门外狂奔。

一道新的铁栏门落下,封住了出口。

十三

同时,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请验证指纹,请验证指纹……」

我下意识将自己的手拍在门口的指纹识别器上。

「滴,验证通过!」

验证通过?我和宁安的指纹是一样的?

「白棋」魔化成鲲,盘旋在上空。

「你还不明白吗?」宁安显得一点儿也不惊讶,「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双胞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一样的。」

宁安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怀表,跟我的那只一模一样,只是他手里的表已经损坏,焦黑一片,上面的时间二十年地停留在 3 月 25 日。

「还记得那句话吗,逆转时间者,必使时空错乱,自身永堕深渊,万劫不复……

我就是那个逆转时间者,我叫宁归,是个筹师,从小到大你所生活的,经历的一切,都是我过去经历过的,一样的父母,一样的家庭,一样的学校,一样的朋友,还有一样的白棋……不同的是,在那里,我是主角,白棋心里的那个人是我。

可惜,那时候我还不是九院的院长,为了那个位子,我付出了很多。我甚至去跟最邪恶的魔者做交易,给了他九院的准确位置,他带着他的魔者大军偷袭了九院,死伤无算,不过那没关系,那是必要的牺牲。」

宁安像是在说一个别人身上的故事,「一切跟我计划的一样,他从九院里救走他那几个兄弟,然后故意输给我,我们各得其利。

眼看交易就要完成了,可我的白棋却发现了,她受了刺激,爆发出了鲲的力量,不但杀了那群魔者,竟还转过头要对付我!

权力,爱情,家庭,本该都圆满的,我却失去了一切!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时光能够倒流,一切重来该多好……」

时光倒流……我不由得盯着那支破损的怀表。

宁安顺着我的目光低头摸了摸那只表,「我将时间倒退二十年,想回到小时候,让一切重来,结果逆转时间,永堕深渊,万劫不复,这句谶言应验了,一切都变了。

世界还是我熟悉的那个世界,只不过,这世上出现了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了两个我,那个叫宁归的人成了你,我成了一个局外人,携带着所有的记忆,日复一日看着你享受着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不过到此为止了,这世界上只该有一个宁归,只该有我,只能有一个白棋,爱着宁归的白棋。」

宁安一挥手,那只盘旋的半空的「白棋」扇动着巨大的鱼鳍俯冲直下――「院长勾结魔者,使用禁忌造人术,筹师宁归力挽狂澜,魔者白棋大义灭亲,嘿嘿,你们要上头条了。」

鲲裹挟着的狂风刮得我面如刀割,即将砸落在我身上。

一切都结束了。

我转身看着白棋。

十四

「有句话我再不说没机会了,我……」

白棋面上一红,随机眼睛里闪过一丝坚毅,「说什么呢宁归,咱们还没结束呢!你不是筹师吗,替我把那些字改回来……我还能打!」

天上的鲲一扇尾鳍,一股飓风落下。

白棋咬着牙,「反弹!」

反弹回去的也不过是一阵微风。

我拼命在手机上打开网页,尽力把文字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可不过是沧海一粟。

直播间人数已经达到了百万,鲲带来的恐慌让弹幕都一片哀号。

「世界末日要来了」

「没有人再能阻拦鲲了」

「不要挣扎了,回去陪陪父母吧」

「宁安也只是想当 boss,咱们向他臣服他应该不会为难我们」

……

我忽然一怔。

弹幕!

弹幕就是力量!

对于白棋而言,那就是几千万份力量!

「白棋。」我颤声说道:「准备好,你的力量就要回来了,而且,可能会比以往更大!」

生平第一次,我在九院光明正大地掏出手机,光明正大地点开直播间,然后用尽我最大的嗓音来了一波光明正大的教科书般的带节奏:

「老铁们,把《逍遥游》名句给老子打在公屏上!!!」

直播间内,千万条弹幕一齐打出,五颜六色,密密麻麻,如漫天晚霞,如浩渺烟波。

无论是魔者,异能者,还是人类,都在那一刻复读机一般贡献着自己的弹幕。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宁安双手翻飞,筹师的能耐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可还是抵不过弹幕的速度。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白棋银发一甩。

我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白丫头头发里有剑意。」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十五

宁安输了,人造「白棋」倒在地上,像一具木偶。

「要不是少了三足金乌的赤羽,我的白棋不会输。」宁安喃喃道。

三足金乌的赤羽……按照父亲留下的工作笔记,他就是在三足金乌一战中牺牲的,难道那一战九院全军覆没?

宁安咧嘴一笑,「宁家筹师,只为救人,不为杀人。宁归,你不能杀我。只要我有机会,我就会把今日要做的事再做一遍,我的世界完了,你们迟早是要给我陪葬的。」

「宁归,别听他扯,我一拳就能打断他的脖子。」白棋刚经过一场恶战,气喘吁吁。

我摇了摇头,「筹师不杀人,这是我们宁家的祖训。但不杀人,不代表善恶不分,不代表会放任人间的祸患不理不顾。」

宁安嗤笑,「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关住我,我的筹术,你应该是知道的,你总不能不吃不喝不睡地盯着我一辈子吧!」

我抬头,「我也一直不懂,直到刚才,你说你的那具傀儡怪物缺了三足金乌的赤羽,你说筹师不能杀人,我才明白。我如果没猜错,随父亲同去的长老都回来说父亲跟三足金乌同归于尽,双方的尸体都没找到吧。」

宁安一愣,「你怎么知道……」

「宁安,你知道爸为什么会喜欢看镜子吗?」

我从脖子里取出了那串带了很多年的铜项链,「白棋,你带化妆镜了吗?」

打开白棋的化妆镜,我把那枚 3 贴在镜子上,「这一手,父亲应该没交给你吧。」

那枚 3 与镜子里的那个镜像的 3 一起,组成了一个 8。

我轻声道:「我把这个 8 变成 3,我若没猜错,我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进入到镜子里的世界,那个世界跟这个世界长得应该是一模一样的,有太阳,有星星,有月亮,但唯独没有人。

宁家筹师不杀人,但历史中最凶险的魔者都是被宁家筹师铲除的,这便是缘由。我们并没有杀死他们,我们只是带着他们离开这个世界,一起进入到镜子里那片荒芜之中。

哥,咱爸妈其实还活着,也许他们现在在的位置跟我们一样,也许就在我们眼前,只不过与我们不在一个时空中,永生永世不能再见。」

我趁白棋不注意,一把抓过宁归和「白棋」,一挥手,镜子里那个 8 一颤,变成了 3。

筹师真正要战胜的,是孤独。

十六

阳光刺眼。

「宁归!」

!?

我一睁眼,「白棋!?你怎么跟我过来了,胡闹,宁安呢,你那个人造复制体呢?」

「啊呀呀,看你慌的,他们都被我甩回去了。」白棋一脸得意。

「甩回去了?你是说,他们没被带到镜子里来?那我为了拯救世界这番努力全白费了啊,咱那个世界铁定要被他俩祸害干净了啊,我无颜面对宁家先祖啊……」

白棋在我脑袋上怒敲了一记,「你看这是什么?」

「这不是我那个怀表么!」

「什我在你把 8 变成 3 的瞬间,复制了你的筹术,我把这表上的 8 变成了 3,让时间往前修改了 0.5 秒,我记得你之前这么做会产生一个能被迅速修复的时空错乱,你不是经常用这招挡挡刀枪攻击嘛。」

「是啊,咋了。」

「啊呀……怎么说呢,就是咱们穿越过来的一瞬间,时空大概没来得及修复,所以整个空间所有东西都被带过来了。」

「瓦特!?」我险些被自己口水呛住,打开手机一看,弹幕在疯狂刷着「666」,我还是不信,用手机调了九院四周几个摄像头的实时监控――

买菜大妈,关东煮推车,卖冰糖葫芦的大爷,一切如常。

「可你是怎么把宁安他俩甩掉的?」

白棋吐了吐舌头,「是不是因为宁安他本来就是穿越时空过来的,他跟我们不一样,他是属于过去的,是个没有将来的人。其实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啦,就是不想你就这么走……」

我若有所思,「有句话差点没机会说,我……」

「我也喜欢你。」

□ 木雨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的丧尸叔叔于勒 ? 赞同 228 ? 目录 38 评论

分享

语文新编:把你的课本开个脑洞

木雨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