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快穿:装惨攻略

所属系列:半生半赎:予你一抹春色

失去双腿的反派阴郁暴戾,将茶杯砸到我身上:

「让你滚,听不懂吗?」

顶着他杀人的目光,我在他掌心一笔一划:「我听不见。」

系统惊叫:「宿主你在干吗?」

「装得比他更惨,才好攻略他啊。」

我望着反派无辜眨眼,故作懵懂继续写下:

「我有心脏病,你可以不要那么凶吗?」

反派的手狠狠颤了一颤。 01 「上回让我做救赎任务,这回又让我做攻略任务,你们搞错没?」

我端着茶,走在铺着华贵地毯的别墅二层,一边和脑海中的系统交流。

「你们别忘了,我是口口组的。」

「没忘没忘。但快穿部只有你的任务成功率是百分百,这个世界又只剩一次攻略机会了,再完不成任务这世界就完了……」

系统语气活像深闺怨妇:「这个反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黑化值不高,就是攻略不下。」

「我看过你们的资料,你们用错了方法。」

我边往走廊尽头的卧室走去,边说:「这是攻略任务,但之前的任务者用的都是救赎套路。」

系统疑惑:「针对黑化反派,救赎不就是最好的攻略?」

「但他和其他反派不一样。他是被至亲弟弟背叛,车祸失去双腿被夺走一切才会黑化。」

「所以哪里不一样?」

停在尽头那扇门前,我歪了歪头:

「他一直是天之骄子,从小就不缺爱,你们的救赎对他而言如同怜悯施舍,他不需要。」

系统:「那他……需要什么?」

我沉默弯起唇,抬手敲了敲门。

屋里很快响起一声:「滚。」

隔着厚重木门,仍能听出那声音里的焦躁暴怒。

「这个反派发脾气的时候没有人能靠近他,宿主你最好……」

吱呀声打断了系统的絮叨。

我推开了门,抬脚走进去。 02 跨进门的瞬间,我的视线自然而然被轮椅上的那人吸引。

面如雕刻,眉眼冷峭,额上附着一层薄汗表情隐忍,让他的清冷长相平添病态美感。

他的双手撑在轮椅两边扶手上,一个挣扎起身的动作。

听见动静,他立马缩回手抬头望来,原本多情的桃花眼里盛满沉沉戾气。

这个世界的反派,顾念北。

他再次沉声道:「滚出去。」

我顿在原地,困惑地眨了眨眼,随即继续朝室内案几边走去,倒了杯茶水。

在顾念北下一声「滚」说出口之前,我已经把茶递到了他面前。

顾念北一张脸难看至极,他伸手接过茶杯,猛地砸到了我的腿上。

动作太大,他自己手背都被茶水泼洒湿了一片,立时通红。

「让你滚,听不懂吗?」

我垂眸看了看自己湿哒哒的裤子,又抬头对上顾念北直欲杀人的目光。

毫无征兆地,我拉起了他的手,掰着它令掌心朝上。

「你……」

顾念北还没来得及挣扎,我的指尖已经落在了他的掌心上。

我一笔一划写:「我听不见。」

顾念北挣扎得动作停住。

失声许久的系统惊叫:「宿主你在干吗?」

「装得比他更惨,才好攻略他啊。」

我边在脑内回答系统的问题,边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小本子和笔,在纸上刷刷写字。

我望着顾念北无辜眨眼,故作懵懂地把写了字的本子塞到他手里。

顾念北垂眸,就看见那一句:

「我有心脏病,你可以不要那么凶吗?」

顾念北的手狠狠颤了一颤。 03 顾念北确实和那些自小就惨绝人寰的反派不一样。

他是北方集团的太子爷,生来高贵,又有疼他爱他的爸爸妈妈,原本光风霁月,温柔善良。

甚至五年前,他父亲的私生子顾念安被带回家,他胸襟宽广到待私生子如亲弟弟。

可惜顾家没人知道,顾念安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恶魔。

他伪装成无害的绵羊,一步步骗取顾家人的信任,跟随着顾念北进入北方集团。

五年时间都没把他养熟,时间一到,顾念安便策划了两起车祸。

一起造成顾父顾母当场死亡,一起造成顾念北下半身瘫痪。

之后他恶趣味地将顾念北圈养在顾宅中,让他看着自己一步步掌控北方集团,抢走他的未婚妻。

顾念安才是正宗的反派设定,他也确实是书中前期最大的反派。

他的恶,更衬托在绝境中黑化,后期比他更恶的反派顾念北有多带感。

我穿来得不早不晚,刚巧在顾念北被圈养,顾念安已经掌控北方集团,正在抢夺顾念北未婚妻的时候。

我觑一眼顾念北因紧捏纸张而骨节凸起的修长手指,心下了然。

现在的顾念北,黑化进度估计还不到百分之五十吧。

刚这么想着,视野里的那只手动了。

顾念北从我手里抽走笔,停了两秒才写下两个字:

「出去。」

不说「滚」了。

「宿主,真的有用诶!」

没理会系统的雀跃,我眼里含泪,咬唇接过顾念北手里的本子。

「对不起。」

写下这三个字,我委屈地看一眼顾念北,转身作势要走。

「系统,给我腿上弄几道鞭伤,被开水烫了之后裂开正流血的那种效果。」

「啊?」

系统懵,但还是很快照做:「好了。」

我正转身迈出第一步,听到提示当即装作疼痛难忍地佝偻了下腰。

「让血流到地上。」

说完,我余光就看到有蜿蜒血迹沿着腿根流到地上,跟从水管滋出来似的。

效果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我眉心狠狠一跳,就听身后顾念北急声道:「等等。」 04 我继续抬起另一只脚。

一整个「我很痛但我忍可是忍不住只能泄露狼狈」的姿势。

顾念北反应过来我是个「聋子」,轮椅一推就拦到了我身前。

「你腿……」

想起我听不见,他烦躁地抢过本子写:「你腿怎么了?」

又问:「会手语吗?」

我眼里包一泡泪,开始用手语交流:「腿上有伤,刚刚被热水……」

我小心心翼翼看了眼顾念北被烫红的手背,停下手势。

顾念北想到刚刚那杯茶水,脸色沉得比阴天乌云还要阴。

他指指一旁沙发,打手势:「去坐。」

而后他推动轮椅往床前的电话台去,拨了个号码:「叫医生上来。」

「啧啧,自己都这样了还会有愧疚心,难怪前期被读者叫成男菩萨,还被他弟骗那么惨。」

我看着顾念北动作,脸上仍作可怜状,心里却在和系统感叹。

系统:「那是他现在还没完全黑化,他未来可是撒旦……」

未来撒旦吩咐完电话,又推着轮椅来到我面前。

他抿着唇也不说话,就蹙眉用深邃的眸光审视我,大概在思考该怎么处置我。

我先下手为强,当即解释:「我拼死逃出来昏倒在别墅门口,是管家救了我。」

「他让我上楼伺候你,说只要把你伺候好了,我就能留在这里。」

每个照顾顾念北的佣人都留不到两天便被他赶走,管家会从门口捡人,也不奇怪。

「求求你,能不能别赶我走?我不想再被抓回去了……」

我故意话只说一半,果然勾得顾念北问:「你从哪里逃出来?」

「我也不知道,是一栋红房子,很多女人被关在里面,有男的每天来拎人。」

「被拎走的女人有些再没回来,回来的身上经常衣衫不整……」

顾念北猛然变了脸色,我知道他成功想歪了。

「我因为听不见又不会求救,所以他们没把我看严。」

我怯怯看顾念北,良久才看见他问:「你的伤……」

「被送到红房子之前,我的养父有家庭暴力……」

顾念北还没说话,系统忍不住出声:「宿主,这编得是不是太惨了点?」

「不管,buff 叠满。」

这才哪到哪。

我失去的只是一些修补剧情背景的积分卡,顾念北失去的可不止一双腿啊!

我还能再惨一点! 05 顾念安着实有病。

他把顾念北圈养在顾宅里,但日常各方面却又没有苛待他,吃的喝的佣人医生都配备齐全。

医生上楼替我检查腿,撩开裤脚露出狰狞伤口的时候,顾念北不忍直视地别过了眼。

新旧交错的伤痕,其中一片红彤彤裹着爆裂开的道道细长鞭伤,还有血迹蔓延似藤枝缠在腿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很满意效果,没放过继续瓦解顾念北戒心的机会。

「我不会被腿伤影响干活的,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顾念北不愧是男菩萨。

人都黑化一半了,还是将我留在了顾宅养伤。

不过到底被弟弟骗得惨了,他只是单纯留着我。

他不找我伺候,也不过问我的情况,仿佛已经彻底忘了我这个人。

宅里甚至新来了个伺候他的女佣,过了两天都没被他赶走。

系统急死了:「宿主,你怎么还不去攻略任务目标,他都有新的女佣了!」

我瘫在床上看电视吃进口水果,咸鱼得很快乐。

「不急,攻略讲究时机。」

「他现在有别人伺候了,你还怎么接近?」

我翻白眼:「我是来攻略他的,又不是来伺候他的。有别人伺候更好。」

「……」

系统被气得不说话了,一直到夜里我刚入睡不久,它忽然在我脑子里尖叫。

「宿主,着火了着火了!」

我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眼睛扫视一圈快速寻找火源。

「不是这里,是反派房间着火了!」

我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书中顾念安安排的一场折磨顾念北的把戏。

佣人们会跟睡死了似的毫无反应,顾念北独自在房间挣扎求生,等他好不容易爬到门口又会发现房门被锁死了。

而救火的人,会掐着最后一秒去把他救出来。

「这场火灾会造成反派重度烧伤,还让他毁了容。」

见我还在慢悠悠地喝水,系统催促:

「宿主,你快去救人啊!」

我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

「瞧,时机这不就来了。」 06 顾念北房门口,已有浓烟自门缝中冒出。

我不疾不徐地将一把钥匙插进锁孔,发现拧不开。

「宿主你别试了!是 3 号钥匙!」

闻言,我将 4 号钥匙插进了锁孔。

「让他再烧一会儿,越是濒死的时候救他越能让他印象深刻。」

系统心梗住了。

「等他爬到房间半程的时候,你告诉我。」

没一会儿,系统急不可耐:「爬到了!他爬到了!」

我掏出 3 号钥匙,在房门打开的瞬间,立马作惊慌着急状埋头扑进了火光中。

滚滚浓烟熏涌糊了视线,我还是一眼就看见了趴伏在地的顾念北。

他的身上脸上全是烟熏的痕迹,一双手扒着地板,熊熊火焰在周遭张牙舞爪,简直狼狈得没个人样。

在仰头看到我的那瞬间,他下意识地怒道:「滚。」

那声音嘶哑得像困兽,我冲过去的身形微不可察地顿了顿。

下一秒,我扑过去拽起他的肩膀。

顾念北抬手,试图推开我:「出……去。」

他的力道软绵绵的,但我趁机装作脚步不稳朝后退了一步,惊慌般仰起脸。

「系统,就是现在!让我头上的吊灯掉下来!」

哐的一声。

厚重吊灯狠狠砸在我的头上,一路沿着我的脸滑落,割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趁顾念北蒙圈,我一边做作地表现出疼痛,一边将他揽上肩膀,背起他就往屋外冲。

「宿主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来都来了,顺便毁个容。」

我神清气爽:「这还不得心疼死他。」

系统无语之际,我已经背着顾念北跑到了楼梯处。

刚刚救人的动静不小,一楼的佣人们不好继续装下去,正纷纷往楼上走来。

在楼梯口遇见来人,我松口气闭上眼睛,安心昏了过去。

却没有预想中摔倒在地的触觉,一双手在倒地前揽住我的肩膀,将我护在了怀里。

我摔进一个烟熏味的怀抱,察觉拥住我的手还在颤抖。

「瞧,顾念北心疼了。」

系统热泪盈眶:「宿主你没有心……」

我:「这不正在演心脏病发吗。」

07 我心安理得地睡了一觉,被咳嗽声吵醒了。

刚睁眼,就对上顾念北满是倦容的脸,还泛着病态的白。

他手握成拳掩在嘴边压着咳,看到我醒来试图压下咳嗽,却没能成功。

他只能边咳边抖着手问我:「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愣住。

「宿主,顾念北守着你两天两夜了。」

系统对我怨气满满:「别墅里就一个医生,他让医生先给你看病,自己的身体就耽误了,他吸了太多烟,估计要落下肺炎后遗症……」

我忽然有些烦躁:「到底我是你的宿主,还是顾念北是你的宿主?」

系统一不小心说了心里话:「你是口口组的老大,比顾念北危险多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徒手拆掉的系统不下十个。」

系统当即闭嘴,屁滚尿流地爬走了。

我抬手想揉揉额角压下不该有的燥意,还没触上额头,就被另一只手握住了手腕。

顾念北眸色深深看着我的脸,眼里极快地飞过一抹戾色。

「会好的。」

他松开手,用手语坚定道:「我会找人治好你的伤,不会让你留疤的。」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左脸眼下半侧都包着纱布,看来吊灯砸得很成功。

「没关系,我的脸不要紧。」

我柔柔地弯着眉眼,对他道:「你没事就好。」

顾念北愣了愣,他抿起唇:「我没打算赶你走,你……不用这样。」

「我不是为了留下来。」

我看着顾念北的眼睛,诚恳而认真。

「我只是为你而来。」

手语结束,我还笑容灿烂对着他比了个大大的心。

顾念北瞳孔猛地一缩,随即不着痕迹转开了头。

但他垂在腿上的手,指尖却蜷了起来。 08 一场火,我和顾念北的关系飞速升温。

因为房间被烧,他转到了二楼靠楼梯处的一间卧房。

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顾念北每天锻炼上半身,努力对自己的腿进行康复训练。

他起初不愿意让我看,但在我坚持下,最后也由着我帮他。

只是我给他按摩的时候,明明他的腿应该没有知觉,他却总是咬唇红眼,不敢直视我。

我觉得有趣,按着他的大腿调戏:「少爷,这样你有感觉吗?」

顾念北唇咬得更紧了,他摇摇头。

我的手一路摩挲,时轻时重地上移:「那这样呢?」

顾念北呼吸停顿,咬牙低低喊了声:「苏弥!」

这还是我告诉他自己名字后,他第一次喊我。

可惜我是个聋子呀,我的手毫不停顿地移到他大腿内侧:「那……这里呢?」

在将要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时,顾念北拽住我的手轻轻甩开了。

「我就算没感觉,我也看得见!」

我一脸无辜懵懂地眨巴眼,他火气顿消,狼狈羞赧地匆匆撇开了头。

他用声音说:「何况,我……我……」

哦~原来某些地方还是有感觉的呀。

我盯着他红透的耳尖在心里窃笑,顾念北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用手语表达:

「不用按了,你休息吧。」

我见好就收,乖乖搬了凳子坐到他身边,陪着他一起望着窗外发呆。

顾念北一直用眼神偷偷瞄我,复杂莫辨的,深沉阴郁的,迷茫纠结的…… 在他又一次用那种纠结的眼神看我时,我忽然侧头,直直对上他的视线。

在他怔住的刹那,我弯起唇,对他粲然一笑。

下一刻,脑海里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宿主,攻略值 50 了!」 09 把我留下来,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别墅里都是顾念安的人,只除了近身伺候顾念北的,是另外找的。

像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顾念安不停投饵,若顾念北表现出对某个人的特殊,那他便会立即投来视线。

这也是顾念北每两天就赶走一个女佣的原因,他不希望有人受牵连。

大概率也是他把另一个女佣留下的原因,用来掩饰我的存在。

而我不放过每个可以用来攻略顾念北的引子。

每次那女佣进来的时候,我便用委屈巴巴的狗狗眼看他,无声控诉:

「你有我一个人伺候还不够吗?」

顾念北最受不了我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

尤其是我脸上的纱布拆了之后,他每每看到那狰狞恐怖的痂痕,眼里就闪过痛色。

「乖。你和她不一样。」

我眼睛就一亮,追问:「哪里不一样?」

顾念北怔住,抿起唇沉默了。

他意识到我在他心里的特殊,可他仍有心防。

我不高兴地抬手想挠脸上正结痂的疤,还没碰到就被顾念北握住了手。

他眼里满是不赞同,手势都打得重了点。

「不能挠。」

「那痒,怎么办?」

顾念北无奈,眉眼却宠溺:「我……吹吹?」

我像得逞的狐狸,熟练地将脸侧怼到他面前,笑弯了眉眼。

之前明明已经让他呼呼过几次,他靠近时仍然会屏息红耳尖。

而我铺垫了那么多次,不过就为了这么一次。

在他双唇微启的瞬间,我装作身子没撑稳,脸朝他身前歪了一歪。

凉凉的触感落在我的脸上,顾念北瞳孔骤然放大。

绯色不分先后蹿上我们的脸,只不过他是真的,我是演的。

我装作惊慌失措想按住他的腿直起身,未料顾念北正惊慌失措地带着轮椅往后移动。

我的手按了一空。

顾念北一惊,又凑上来抓我。

一个仰头,一个低头。

一个不在计划中的吻。

我的呼吸滞了一瞬。

「宿主,好消息,攻略值 70 了!」

系统急哄哄跑出来:

「坏消息,反派他弟弟,顾念安来了。」 10 原剧情中,顾念安就是在和顾念北的未婚妻订婚后,策划了那场火灾。

火灾后半个月,他带着顾念北的未婚妻来到顾宅,居高临下俯视床上包成木乃伊的顾念北。

「哥哥,我要结婚了,你不恭喜我吗?」

顾念北脸上烧伤裹着纱布,根本开不了口。

顾念安便当着他的面亲着他的未婚妻,笑得恶劣:「哥哥,你的女人就是可口。」

但因为我的介入,顾念安带着未婚妻来的时候,面对的是坐在轮椅上完好无损的顾念北。

我早已蹿到一旁的茶水桌,暗中打量了几眼顾念安。

他的长相和顾念北有五分相似,只眼睛是斜长的丹凤眼,气质便不似顾念北清冷,反倒透着邪肆妖冶。

在他身边的女人名唤萧糯,长相清纯温婉,可惜眉眼郁郁透着死气。

她原是萧家千金,只因是顾念北的联姻对象,就被无辜牵连。

顾念安搞垮了萧家产业,以其父母性命为要挟,逼迫她和自己订了婚。

顾念安完全把她当成羞辱顾念北的工具,不久后她会被玩弄致死,促成顾念北的最终黑化。

「哥哥,我要结婚了,你不恭喜我吗?」

顾念安牵着萧糯的手走到顾念北身前,台词没变。

顾念北脸上带着未褪的红,但他冷冷地扫了眼两人,没什么情绪:「恭喜。」

顾念安眯起眼睛,忽地一把揽过萧糯的腰,把头埋进她的颈侧。

萧糯身体紧绷了一瞬,却连挣扎也不敢,麻木着脸任由他在人前啃自己的脖子。

顾念安故意边喘边说:「哥哥,你的女人就是可口。」 11 顾念北轻嗤一声:「我不要的女人罢了。」

顾念安停住动作,沉着脸抬起了头。

他不喜欢萧糯,他只是神经质地要抢走所有属于顾念北的人或物。

顾念北也不喜欢萧糯,他们俩只是商业联姻,婚事刚敲定不过一月顾家就遭了难,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几回。

但顾念北这么说,完全是为了保护萧糯。

他表现得越对萧糯不在意,顾念安才会没兴趣。

可惜顾念安不蠢,他脸色变了几变,最后笑了。

「哦。那哥哥不介意我借你的地方办点事吧?」

他笑得轻佻,手沿着萧糯的腰际慢慢往上,顿在了她连衣裙上的拉链处。

一直木着的萧糯察觉他要做什么,终于白了脸颤巍巍拉住他的手。

「别。」她声音带上了哭腔,屈辱道:「求你,不能在这里。」

顾念安姿态闲适,笑眯眯地看向顾念北:「求我没用啊,你求我哥。」

他还在试探顾念北,但现场表演,又确实是顾念安能干出来的事。

萧糯仰起头,憋着泪哀求:「顾……顾先生,求你。」

这道题对顾念北来说近乎无解,他开口应也不对,不应也不对。

顾念安饶有兴致地盯着顾念北,像观众在看笼中兽挣扎求生。

顾念北垂在身侧的手指尖颤了颤,他刚要开口。

我轻飘飘蹿入众人视线,似无所觉地将茶杯一一放到众人身前。

场间紧绷气氛瞬间瓦解,我把最后一杯茶递到顾念北身前,讨好又亲昵地对他笑了笑。

刚刚一直面不改色的顾念北猛然变了脸色,他抬手想要抓我的胳膊。

却有一只手比他更快。

顾念安那只揽过萧糯的手,正紧紧地拽住了我的手腕,拉得我身子不稳晃了晃。

我惶恐回头,顾念安像是看见了新的猎物,笑眼里是赤裸的兴奋。

他舔舔唇:「就是你,救了我哥哥?」 12 「她是聋哑人,你不用费口舌。」

顾念北的手也拽上了我,他第一次这么用力,将我拽到了他的身后。

他不该的,他不该在顾念安面前表现出对我的维护。

可惜,在我对他笑的那瞬间,我就已经替他暴露了破绽。

「宿主,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

我畏缩依赖地躲到顾念北身后,还用手拽住了他的肩膀,露出一副胆怯样。

顾念北的身子僵了僵,但他知道现在躲已经没有用了,便任由我动作。

「当然。虽然现在攻略值已经过半,但如果顾念北不打破自己的心防,他纠结顾虑不愿意承认我的重要性,那之后攻略就难以为继。」

我在心里回答系统的问题:「我需要通过顾念安来刺激刺激他。」

系统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打算怎么刺激?」

「就这么刺激。」

属于顾念北的东西,顾念安一定会来抢的。

而一样东西属于你的时候你可能并不在意,但有人和你抢它的时候,它不重要也变得重要了。

顾念安不是莽夫,相反他是极其享受捕猎过程的猎人。

所以看出我和顾念北关系不一般后,他第一时间没有过激的行为。

「哦,原来是个小废物。」

顾念安似笑非笑,转移了话题:「哥哥,我难得来一趟,你陪我玩个游戏吧?」

「就玩爸爸以前最喜欢的踢足球,怎么样?」

顾念北的腿踢球?顾念安这是虾仁猪心。

也不管顾念北是什么反应,他站起身对我说:「小废物,把我哥推到后院去。」

说完,见我没理他,他愣怔后笑开。

「哦,你听不见~」

他不怀好意地朝我刚迈出一步,顾念北就握住了我的手。

他打手势:「推我下楼,去后院。」

我点点头,推着他就往屋外走,看也没看顾念安。

别墅里是有电梯的,但顾念安没来的时候,这部电梯会处于停止状态。

一行人到达后院上百平的草坪,早有人在那准备好了足球。

「就玩守门员吧,你一球我一球,轮流守门。」

顾念安指指我和萧糯:「就让她们两个在球门边捡球。」

我和萧糯便一人守在球门的一边,顾念北的轮椅则被推定到球门前。

隔着不到五米,顾念安用脚踩着足球,眯眼看顾念北。

谁都看得出来,顾念安是存心虐待。

这么短距离,顾念北被他一球踢到,连人带椅摔倒是其次,人非撞出内伤不可。

我双手握成拳,满脸紧张担忧地望着顾念北的背影,表情用力得生怕顾念安看不到。

正沉浸式演戏,我的余光看到顾念安抬脚踢球,忽然察觉不对劲。

那颗球带着凛冽的风声疾速向我飞了过来。

顾念北猛然回头,急急操控轮椅试图奔向我。

那颗球掠过他,在一秒内就飞到了我的面门。

我下意识抬起了拳头。

下一秒,足球触上我的拳头,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疾速倒飞。

它化成一颗黑点飞向远方,似一颗流星跌出天际。

四周遽然无声,几双眼睛纷纷望向我。

我的心咯噔一声。

翻车了。 13 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武力值太高而在任务中翻车。

口口组某种程度上干的都是「毁灭世界」的事。

我们游走在邪恶、诡谲、血腥、残酷……的宇宙恶域之中,一着不慎便是死亡。

遇到危险下意识的肌肉本能反应,曾经在别的世界无数次救我于水火。

但这个在我眼里如同度假村的脆皮世界,哪怕我已经被削弱了 9999+的武力值,那好像也不是常人能接受的程度。

系统在我脑海里瑟瑟发抖:「宿、宿主……骨折一下,有用吗?」

仿佛过了很久,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我没理会系统,只故作慌张地将手藏在身后,心虚般眼巴巴望顾念北。

顾念北抿着唇看我,眸色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场间忽然响起掌声,顾念安那个神经病边鼓掌边笑:

「好球,好球。」

他看一眼我,又看向顾念北:「哥哥,你家小废物这么厉害,你知道吗?」

他当然不知道。

顾念北撇开视线,手指紧攥手背都现出了青筋。

顾念安一步一步朝他靠近,在他耳边低语:

「被绵羊骗一次还不够,你是有白骑士综合征吗?」

他嘲讽地弯起唇:「哥哥,你怎么还是这么蠢啊。」

我真想把顾念安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但我「听不见」,所以不能对他的话有所反应。

顾念安嘲讽完,又看了我一眼,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草坪上安静下来,有其他佣人上前要将顾念北「押送」回楼上。

我忐忑不安跟在他身后,一路上他自始至终没有看我。

一直到屋里,屋门关上,顾念北背对着我。

系统急得团团转:「宿主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办,露馅了…….」

一开始我跟顾念北说,自己是从红房子逃出来,自己受家暴,满身散发柔弱。

可我有着超出认知水平的身手和力气,如何会惨成那样?

而如果开头就是个谎言,那么往后所有都将被欺骗的阴影笼罩,不得信任。

我有千百种自圆其说的方式。

但我低垂着头走过去,在顾念北面前蹲下身。

一如来时,我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写:「对不起,我会离开。」

顾念北毫无反应,我便把头更低了一些。

起身之际,我恰到好处落下一滴泪。

落在他的掌心。 14 走出房门的瞬间,我问系统:「攻略值降了吗?」

「没有。但他黑化值涨到 80 了!」

系统惊恐:「宿主,反派他怎么提前黑化了这么多?」

「我只关心攻略值,黑化就黑化呗。」

「反派完全黑化,这个世界会被封锁你就出不去了!」

「放心。我会在那之前完成攻略脱离世界。」

系统着急:「你要离开了他也没拦……宿主,你真的要离开?」

我已经走到了别墅大门后,轻抬一抬脚,就能迈出顾宅。

「可能吗?」

我停住脚步,系统刚松了口气,就听我说:「我当然不能自己离开,我得被顾念安抓走。」

「???」

顾宅被顾念安彻底改造过,这里看起来很无害,实际上内松外紧。

宅内除了顾念北房间都被装了无数监控,宅子院门外四周暗处隐着数十名保镖,远处别墅顶楼还藏着个狙击手。

「你把顾宅内的安保系统切断,电梯恢复,在管家房间放台电脑。」

我边吩咐系统,边转过身,回头朝正对我虎视眈眈的管家走去。

在他戒备地刚要开口时,我疾冲向前将他制倒在地,一拳击在他太阳穴位置。

没控制好力道,脑袋爆了。

我皱了皱眉,嫌弃地起身继续往其他佣人房间走去:「尸体帮我处理好。」

系统被突如其来的剧情变化闪了舌:「宿、宿主……你在做什么???」

我继续杀人:「在做我最擅长的事。」

「宿主,我们有协议,这个世界里你不能杀……不能滥杀无辜!」

「他们都是顾念安的人,并不无辜。」

这些佣人受顾念安指使,给顾念北添了不少堵,好几次是在玩弄顾念北的命。

那场大火,便是管家的手笔,那些见死不救的,都是帮凶。

系统无话可说,它也来不及说什么,因为人都在一分钟内被我杀光了。

我只留了一个活口,那是顾念北的卧底。

书中顾念北后来就是靠着这个卧底的牺牲才逃出了顾宅。

现在,我要代替这个卧底,为攻略顾念北演上最后一场戏。 15 安保系统被毁的刹那,顾念安那边就收到了提示。

他立即猜到是拜我所赐,不出我所料地派了保镖们上门。

我刚踏入顾宅前院,便对上了一群牛高马大的黑保镖,人人带枪。

我一头扎进人群,像个莽夫抡拳就揍。

每揍飞一个人,我便也要挨上那么几拳。

保镖们见伤亡增多,当即掏出枪来,暗中的狙击手也瞄准了我。

适时,我痛苦地抬手捂住胸口,动作停顿了一瞬。

一颗子弹飞向我的肩膀,另一颗飞向我的左腿。

我在倒地前艰难转头望向别墅二楼,目露哀戚。

顾念北的房间正对顾宅前院,我们之前经常在落地窗前一起望着前院发呆。

这里是我特意挑选的绝佳位置,保证能让自己濒死苍白的脸落入顾念北眼中。

只是我望过去,却没在窗户前看到人,我愣了愣。

「宿主,顾念北滚下楼梯晕倒了!」

我埋首弯起唇,任由保镖们粗鲁架着我彻底离开顾宅。

很好。

顾念北将会因为刚刚一时赌气没拦着我离开,而悔恨终生。 16 「小废物,你说,我哥去哪了?」

被送到顾念安面前有三天了,他正掐着我的脖子问。

我翻了个白眼,妈的智障,他竟然用声音和聋哑人交流!

看见我翻白眼,他不怒反笑,只是笑得没有温度。

「你以为我跟我哥一样蠢,会信你?」

不信你问个屁!我心里暴躁。

那天趁乱,卧底带着顾念北从地下暗道逃出了顾宅,至今杳无音讯。

顾家是世界顶尖科技集团,顾念北有着一手如同开了挂的电脑技术。

在书中,黑化的顾念北靠着技术网罗了大批暗网中人,搅得整个世界乱成一糟。

他的代号名为「撒旦」。

给他一台电脑,他便能拥有千军万马。

顾念安是怕顾念北的。

他早早散布了我被他囚禁在某座山顶别墅的消息,只等着顾念北自投罗网。

算算日子,三天差不多够顾念北联系上「顾家忠臣」并查到我的消息了。

只是系统一直没有提示,我留下的后手还没起作用,我怕情况有变,便一直忍着没杀顾念安。

「啧啧,你这道疤真丑,剜了吧。」

顾念安掏出一把匕首,尖端对准我脸上的疤痕轻轻一刺,立时有血珠滚落。

我面无表情,顾念安皱了皱眉:「你不痛吗?」

不说系统给我开了痛觉屏蔽,就说我一个口口组的快穿者,这点痛对我来说好比挠痒痒。

一直监测着顾念北状态的系统,忽然爆发一声尖叫。

「攻略值 99!」

后手起作用了。

我当机立断以蛮力挣脱手上镣铐,在顾念安反应过来之前翻身将他骑压到了地上。

「你这颗脑袋真丑,割了吧。」

他握着的匕首被我轻巧勾入掌中。

「宿主,你怎么做到的?」

我一刀扎进顾念安胸口,笑:

「一点小惊喜。」 17 和顾念北初见的时候,我曾在一本子上和他有过交流。

后来那个本子又回到我手中,被我当成了日记本。

有次顾念北睡着的时候,我在床旁写日记,故意让刚睡醒的他看了个正着。

上面是一颗硕大的爱心,醒目浮夸。

我急急掩着本子,瞋目看他:「女孩子的秘密,不能偷看!」

顾念北红了脸:「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哪天我要是不在的话,你可以偷偷看。」

我留下这么一句,大概是我说了「不在」两个字,顾念北当时不高兴地抿起了唇。

我每天会在陪顾念北时把本子压在他的床头下,等他睡着后再拿出来写,写完再带走。

离开那天,我没有机会拿走本子。

如我所料,顾念北带走了它。

而在那些日记里,我编造了另一个故事。

我是在顾家资助的孤儿院中长大的孤儿。

孤儿院中的孤儿逢年过节会收到名为「顾念北」的人寄来的学习资料、节日礼物等。

我一直在幻想顾念北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年春节,顾父顾母带着顾念北来孤儿院发放新年礼物。

我是其中毫不起眼的那个,躲在暗处,第一眼就被十三岁少年的耀眼明朗吸引。

后来我曾数次去少年的学校偷偷看他,看着他登上高台满载荣耀,看着他被鲜花掌声围绕…… 他是我的英雄。

我默默肖想却不敢出现在他面前,直至听闻我的英雄跌落高台。

于是,我来了。 …… 18 不是直接篡改、伪造任务目标的记忆,只是假冒成他过去里一个不知名的路人甲,几张积分卡就能自动补足设定的其他所有缺漏。

我原本将这个故事作为自己的加分项,如今虽然小小翻了车,但效果反倒更理想了。

顾念北一定会想起那日火灾后,我对他说的:

「我不是为了留下来。」

「我只是为你而来。」

得知一切,系统抖着声音:

「宿主,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只有你的任务成功率是百分百了。」

「你真是玩弄人心的怪物……」

「攻略任务本质上不就是在玩弄人心吗?」

我嗤笑,语气嘲讽:「站在上帝视角对任务对象行攻心之计,明明自己一开始就目的不纯强势介入别人的人生,却要求任务对象最后百分百交付出他的真心。」

「有些人攻略失败还要怪任务对象的不是,你们攻略组多少有点双标。」

系统默了默不知如何反驳,只能嘟哝:「那宿主你还这么认真完成任务……」

「我还在度假就被你们卷来了!我要完成任务只是不想这世界因为你们愚蠢的任务设定而崩灭。」「在我这里,世界大于个人。」

和系统谈话不过须臾,身下濒死的顾念安发出了难耐的嘶鸣声。

「嗬嗬嗬……」

顾念安竟然还在笑,他笑:「你果……然……骗……」

他为我对顾念北的欺骗而兴奋。

脑中晃过顾念北的脸,我恍惚一瞬。

「任务结束后,用我的积分给顾念北换一副健康的身子吧。」

说完,我就要拔出手中匕首。

我要用我的死,换攻略值的最后一分。

恰此时,系统突然尖叫:

「宿主,顾念北来了!」

「他黑化值 99 了!黑化值太高屏蔽了我的位置监测,我才发现……」

「宿主,还有十秒!」 18 我知道顾念北会来,但我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原本按我的打算,等他来的时候应该看到的是我的尸体。

我的死会触动他最后紧绷的神经,所有澎湃汹涌的情绪瞬间堆积,加个 1 分攻略值轻而易举。

只剩十秒钟。

十秒钟足够我模拟好死亡场景再一键脱离世界。

可我刚和顾念安换了个位置,在他手里塞进另一把匕首,控制着他将匕首对准我的心口。

我忽地听见一道绝望至泣血般的唤:「苏弥……」

他知我听不见,这声唤像是发泄,又像是绝望时人下意识地哀求。

我顿住动作,猛地转头。

顾念北的腿不能走路,顾念安特意选了一栋在高处的别墅,别墅门前还建着 99 层石梯,大门就正对着那段阶梯。

我以为顾念北是被自己人带着上来,才有这么快的速度。

可我转头看见的,却是大概永生难忘的一幕。

顾念北用一双血肉模糊的手扒着石梯,一阶一阶往上露出他那张划痕遍布鲜血淋漓的脸,他比火灾那日狼狈千倍万倍。

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赤红的眼落下一滴泪。

「宿主,攻略值 100!」

他爬过九十九层石阶,为我献上百分百的真心。

系统问:「攻略完成,是否脱离世界?」 19 口口组经常与不可名状、不可触碰、不可言说的大恐怖接触,不提任务成功率,生还率都不足 40%。

连组名在外都是个禁忌。

我们每次任务身上都肩负着千万世界的生死存亡。

不似攻略组那些穿梭情爱为主的清新世界,拥有好几次任务机会的快穿者,我们每次都只有一次机会。

我们必须有为大我舍小我的觉悟,必须有一颗冷硬如铁毫无破绽的心。

但人心真的可以毫无破绽吗?

起码,在看见顾念北的那瞬间,我的身体露出了一个破绽。

被我控制着的顾念安趁着我愣怔,回光返照般突生力气将匕首用力扎进了我的心口。

顾念安哈哈大笑,边笑边侧头看向顾念北。

他露出一个得逞的得意的表情,终于歪倒在地,再无生息。

「苏弥!」

我刚垂眸看向自己胸口,听见顾念北这道声嘶力竭地喊,吓了一跳立即抬头。

顾念北已经爬到近前抱起我,滚动的泪落到我脸上。

「苏弥,求你,别走……」

他嘶哑着嗓,又是说又是用手胡乱比画,卑微至极。

「骗我也没关系,求你别离开。」

这情景莫名有些熟悉,上个任务世界好像也有人这么求过我。

我再一看顾念北,惊觉他的眉眼……有点像我上个世界的任务对象?

「宿主,反派黑化值 100 了!」

「反派完全黑化,这个世界马上就要封闭了,你快决定要不要脱离。」

我还没回答,系统反倒于心不忍般地建议道:

「这个世界流速与外界 100 年:1 年,你反正是在度假,留在这个世界度假也……挺好的?」

一个口口组的快穿者却先后接到救赎组和攻略组的任务?

我惊疑不定,一边问系统:「他怎么黑化了?」

「对你执念太深,黑化成只对你一个人不肯罢休的黑菩萨了。」

何来的执念…… 我望进顾念北布满血色的眼睛,在他眼里仿佛看见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世界即将封闭至反派死亡,倒计时三秒。」

「宿主,请作出选择。」

顾念北还在低低哀求:「苏弥……」

我颤了颤指尖,轻声开口:

「我选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