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迷上女主播的男人_processed

所属系列:爱情残酷物语:红尘男女的梦醒时刻

迷地女主播年男分

爱情残酷物语:红尘男女年梦醒国刻

1

「咣当」。

江宓把刚取来的一袋子药扔在床头柜上。

然后气鼓鼓地坐在凳子上,没好气地说:「要我说,等你出院了就赶紧离婚吧,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尤其那姓高的还搭上女主播,这种男人绝对不能要。」

「……」

病床上躺着的何岚,像是没有听到闺蜜江宓的话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一对眸子空洞地盯着病房里的天花板,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

两天前,何岚被丈夫高维家暴,打断了两根肋骨,怀孕三个多月的胎儿也没了。

「哎,我说话你听见没有啊?」

江宓是个急性子,见自己无论说什么,何岚都是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一时有些恼了,便伸出手去戳了何岚一下。

「我就问你吧,这婚你离不离,那姓高的干出这么恶心又丧良心的事来,你要是不离婚,我都瞧不起你……」

「哎,你说什么呢?」

病房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何岚的婆婆林秀云从外面冲了进来,指着江宓就骂:「这世上有你这样的人吗?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道理你不懂啊?人家两口子闹矛盾,你这当好朋友的,不好好劝架就算了,怎么还能挑唆人家离婚呢?何岚跟我儿子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阿姨,要有这闲工夫,你还是回去好好管教你儿子吧,冲我嚷嚷什么?」

江宓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站起来看着林秀云说:「把儿子养成那个鬼样子,就不该放出来祸害人,在外面搭别的女人还有理了?你看看把何岚打成什么样了?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打没了,你自己说,这是人干的事吗?」

「嗨!你怎么说话呢?」

林秀云向来强势惯了,还从来没人这么指责过她,顿时气得不轻。

指着江宓就骂:「你怎么这么没教养?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我儿子儿媳闹矛盾,关你什么事?轮得着你在这儿指手划脚的?你给我滚出去。」

然后她又看向病床上的何岚,语气强硬地说:「何岚,我告诉你啊,像这种不安份的女人,你以后得离她远一点,迟早把你带坏了。」

「你说谁呢?说谁不安分呢?」

江宓一听,立马满头冒火,撸起袖子就想跟和林秀云干一架。

「这里是病房,病人需要休息,要吵到医院外面吵去。」

结果林秀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有护士进来,生气地说了一句。

江宓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其他病人,知道自己刚才太激动打扰到别人,便闭了嘴。

林秀云却觉着江宓是被自己给震住,不敢多嘴了,她有些得意地冲江宓「哼」了一声,然后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把手里提着的保温壶放到桌上。

「江宓,你先回去吧,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心里有数。」

直到这时候,何岚才张口说话,只不过她这几天经历了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现在十分虚弱,声音也很弱。

然后她顿了一下又说:「晚上我再打电话给你。」

江宓又气又心疼地瞪了何岚一眼,没好气地撂下一句:「算了,懒得管你了。」便气鼓鼓地走了。

到了电梯口,正好又碰上高维从电梯里出来,江宓狠狠地瞪了高维一眼,就进了电梯。

2

「来,我给你炖了排骨汤,快喝点吧!」

林秀云把保温壶里的汤倒了半碗出来,又拿了双筷子,把汤里的排骨挑到另一个小碗里。

然后把汤递给何岚:「喝吧,我炖了挺久的,排骨都炖烂了,营养都在汤里呢。」

何岚没伸手。

林秀云又忽然明白过来,起身把床摇了起来,然后重新把汤递给何岚。

何岚接了汤,端着没喝,也没说话。

「唉,我也知道,这事儿是我家小维不对,可他毕竟年轻,还是个孩子呢,你这么大人了,又是个当老婆的,得包容他着点,两口子嘛,床头打架床尾和,就算是天大的事,一家人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就行了,你跟那个什么江宓有什么好说的?」

何岚一直低着头,没喝汤,也不说话。

只有林秀云一直没完没了地叨叨着:「你说说你啊,你要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家小维能打你吗?挨自己男人的打你居然也好意思跟外人说,不嫌丢人呐?」

「唉……」

林秀云一脸痛惜地捂着自己的心口:「我现在就是心疼,我那还没到人世来的孙子,就那么没了,你说你这是怎么当妈的啊?小维再怎么打你,你做为一个女人你就得拼命护好自己的肚子嘛,怎么就能把我孙子也给弄没了?」

「你少说两句吧。」

正在给邻床换液体的护士听不下去了,没好气地瞪了林秀云一眼:「你儿子把人家打成这样,怎么反倒还怪人家护不住孩子了?你讲不讲理?」

林秀云一瞪眼,正想跟护士吵,却被急忙进来的高维给按住了。

高维安抚地按了按林秀云的肩说:「妈,这里是病房,还有别的病人呢,你别跟人护士吵架。」

「算了,我听我儿子的。」

林秀云有些不情愿地坐下,撇了撇嘴。

她强势了一辈子,只对这唯一的儿子极其宠溺,见儿子都这样说了,便悻悻地闭了嘴。

然后拿过她刚才挑出来的那一碗排骨给高维:「来,儿子,妈炖的排骨,快趁热吃。」

护士嫌恶地瞪了林秀云和高维一眼,从床尾绕过去,翻看着江宓刚领上来的药问何岚:「你不是有个朋友在这儿照顾你的吗?人呢?」

「她有事,先走了。」

何岚低低地回答。

「哦,那这样,我跟你说一下这些药怎么吃。」

护士低下身子,仔细地跟何岚讲了一下这些药的用法用量。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还有半瓶的液体说:「你身边没人照顾,你自己就得记清楚了,按时把药吃上,有事就按铃叫我们。」

「谢谢,麻烦你们了。」

何岚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抬头冲护士勉强笑了一下。

护士点了点头,又脚步匆匆地出去了。

「妈,你一大早就起来给何岚煲汤,这会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在这边儿就行。」

高维心疼地看着林秀云说。

「哎哟,我是挺累的了。」

儿子这样孝顺,这样心疼她,林秀云听在耳里,心里受用得很,得意地捶了捶后腰,站起来拿了包。

「行了,那我先走了,一会儿何岚把汤喝完了,你记得把保温壶拿回来,也休息一下,这两天太折腾,瞧把你累的,都有黑眼圈儿了。」

「知道了妈,你路上慢点,过马路记得要看车,千万小心着点,走我送你进电梯……」

高维一边絮叨着,一边把林秀云送出病房去。

何岚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对母子消失的门口,把已经凉透的汤,一口喝了。

3

何岚与高维结婚两年了,当初他俩所在的公司有业务往来,都是他俩负责对接,一来二往的,慢慢地就熟悉起来,最后走到了一起。

高维是在一家国企的后勤采购部门工作,半年前刚升了部门经理,生产设备的采购都归他管。

一开始的时候,何岚就是负责高维所负责范围的业务,后来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后,高维的领导就找他谈了话,说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但他们管不着何岚这边,就只能给高维调岗了。

高维当然不乐意,因为他所在的职位,多少还是有些油水的,尤其他还是升部门经理的热门人选,放弃太可惜了。

何岚听高维说了这件事,就自己主动跳了槽,她说反正她是做业务的,在哪都能做。

至于原先由她负责的工作,就交接给了自己的同事兼闺蜜江宓。

婚后何岚重新找到了工作,新工作压力比较大,何岚就整天地早出晚归,与高维的交流就有些少了。

那时候倒也没觉得怎么样,想着结婚两年后再要孩子,因为婆婆林秀云性格强势、平时还爱说脏话,何岚可不愿意将来有孩子了给婆婆带,就想着自己怀孕前多挣些钱,以后可以自己带孩子。

后来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何岚便不再像以前那样拼命地跑业务,主动把手上的客户分给同事,只给自己留了比较省事的客户。

同事们自然高兴,公司的老板也体谅,何岚一时便轻闲下来,等到帮着同事跟客户们熟悉了之后,她便能每天按时上下班,不用再加班了。

可就是前几天,她下班回家,正在门口换鞋的时候,发现高维落在鞋柜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她正要把手机拿去卧室给高维,却被那上面收到的信息惊得手脚发凉。

那是一条催债信息。

其实高维的工资收入是比较可观的,而何岚这两年拼命地跑业务,虽然比高维辛苦得多,但收入也不错。

两个人的收入加起来,在家里人没有大病大灾的情况下,怎么算都是够用的,那高维在外面借债干什么?

又惊又急的林岚拿了手机便进卧室去找高维。

却发现高维正爬在电脑前看美女直播,那个主播声音嗲得能腻死个人,连着说了两遍谢谢「维尼小哥」的打赏。

何岚知道,「维尼小哥」是高维的网名。

她气得不轻,过去一把拨了电脑网线。

高维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刺激,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何岚的鼻骂了一句:「你特么抽什么风?」

「这是什么东西?」

何岚暂时顾不上问他看美女直播的事,把手机拿给高维问他:「你在外面借债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咱俩多攒点钱,我以后可以自己带孩子吗?你把工资都花哪去了?你借钱干什么?」

高维有些恼羞成怒,指着何岚就吼起来:「谁特么让你随便翻我手机了?」

在客厅看电视剧的林秀云听见争吵声,跑进来直接就冲着何岚吼了一句:「何岚你别跟我儿子吵吵,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

「这是我要跟你儿子吵的吗?」

何岚本来就在气头上,还被婆婆吼,便直接把高维的手机塞给林秀云:「你自己看,你儿子在外面欠了这么多债,我连问问都不行了?」

「这是……」

林秀云拿起手机,一个零一个零地数了起来,到最后脸都白了,她颤抖着手问高维:「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借这么多钱干什么啊?你……你要是哪里钱不够花你跟妈说呀,妈好歹还有点退休工资也能给你用啊。」

「你那俩工资够干什么?」

高维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把手机抢回去,只是他从来不敢惹他妈生气,只好一五一十地说了实话。

原来他把所有的钱都拿去打赏那个女主播了,积蓄花完了,工资花完了,最后听着女播娇嗲地抱怨他越来越小气了,一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就借了网贷。

像高维这种有着国企部门经理职位的人,网贷公司给的额度特别高,于是他一口气就贷了八十万,一部分给女主播打赏,一部分约女播出来挥霍,花得精光。

然后网贷利滚利,越滚越多,目前已经快上千万了,他还不起,最近正在琢磨着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还债。

「哎哟,我的天呐……」

林秀云听着,顿时哭天喊地起来。

何岚被气得浑身颤抖,瞪着高维说不出话来。

她在外面拼命,高维却把所有的家底都拿出去给旁人打赏、约会,甚至还欠那么多网贷。

看着高维一脸木然地翻着手机,何岚突然伸手把手机抢了过来,然后她在高维的手机里,看到了高维和那个女主播的自拍合影——在宾馆浴室里。

高维居然也不急,反倒是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要看你就看喽。

何岚盯着那照片好半晌,尖叫一声,把手机砸到了电脑上。

手机和电脑一起挂了。

高维顿时像个炸了毛的野兽,抡起拳头就向何岚砸了过去。

4

何岚记不清楚高维到底打了她多久,到最后高维累了,抱起电脑出去修了。

林秀云坐在床沿上哭,不劝不拦也不管。

最后何岚自己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因为她身下流血了。

到医院后,孤身一人的何岚又只能打电话叫了闺蜜江宓。

江宓在医院里照顾了何岚两天,守着她做了手术。

直到两天后,林秀云和高维才露面。

江宓被何岚气走了,林秀云也被高维劝走后,高维回来坐在病床前半晌,才闷闷地说:「岚岚,对不起,我那天就是一时冲动,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你别生我气了行吗?」

何岚看着高维沉默了许久,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是她付出过一腔深情的男人,她甚至曾爱他爱到忘记了自己。

高维的父亲早逝,他是由他母亲一个人带大的,很不容易。

所以婚后,林秀云说什么也不肯和高维分开,坚持要住在一起。

虽然何岚觉得婆媳住在一起不是什么好事,但不愿意高维为难,就做了让步,把婆婆林秀云从老房子接到两家合买的婚房来住,和高维一起孝敬林秀云。

林秀云性格强势,极度维护高维,无论什么事都先挑何岚的刺儿。

但为了高维,何岚都忍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高维。

可她做梦也没想过,曾经那个对她甜言蜜语,温柔体贴的高维,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高维道歉的态度倒也还算好,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

陪何岚吃过晚饭后,高维就待不住了,说是明天还得上班,他晚上不能不休息,明天中午下班了给何岚送饭过来。

「好,你回去吧,我这儿问题不大,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何岚垂下眼睑,情绪上没有太大的波动。

在高维的印象里,何岚一直都是个坚强独立的女人,所以对于这样的答案,他并没有多想,拿了保温壶就离开了。

听着高维的脚步声在走廊里渐渐消失,何岚揉了揉眼睛,可眼睛干涩得厉害,一点眼泪都没有。

大概,是刚入院的前两天,她的眼泪就已经流干了吧。

从枕头下拿出手机,拨动了江宓的电话。

「宓宓,你晚上来医院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江宓在医院陪了何岚一个通宵,早上照顾何岚吃了早餐,才手忙脚乱地收拾仪容准备去上班。

临走的时候,她看着何岚:「岚岚,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何岚看着江宓,目色微凉。

「好,我帮你。」

江宓紧紧地握了一下何岚的手,方才转身离开。

中午一点多了,何岚饿得肚子咕咕叫,但高维还没有送饭过来。

她正要拿手机叫外卖的时候,高维满身狼狈地进来了。

见高维头发散乱,衣着不装,甚至脸上还带着伤,何岚急忙问他:「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高维哭丧着脸在床边坐下,握着何岚的手说:「岚岚,催债的人找上门了,我一下楼就挨了打,给你的饭也被打翻了,他们说要再还不上钱,就剁我的手和脚,岚岚,你说我怎么办呀……」

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已经三十岁,比自己还要大着两岁的男人,却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无助的一面。

何岚忽然明白林秀云为什么说他还是个孩子了。

他虽然岁数长了,可心性半点都没长,他还是一个没有责任没有担当的人。

这样一个人,的确不像个成年男人。

「要不……咱把房卖了吧!」

高维试探地看着何岚:「把这房卖了,我再想办法凑凑,应该能把高利贷还上,至于以后,咱不是还有我妈的老房子可以住吗?」

老房子……

林秀云的老房子只是一套三十几平米的一居室,搬到那里,她和高维就只能睡客厅。

而且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林秀云都成天给她甩脸子,要是住到林秀云的房子里去,何岚都想象得到林秀云对她会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

她的心一阵阵地发凉。

「好,那就把房子卖了。」

何岚伸出手去,轻轻地握着高维的手:「咱们是夫妻,出了事当然得一起扛……」

「岚岚,谢谢你……」

高维一把将何岚冰凉的手贴在自己心口,感激莫名,还想再说些好话,却被何岚打断了。

「夫妻之间,不用说这样的话。」

何岚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声音很轻:「只不过,你刚才也说了,卖了房子也还不够,那缺的钱,咱们也得赶紧想办法。其实我都替你想好了,你想办法把你们公司的大单子给江宓去做。以我和她的交情,我帮你好好跟她说说,想办法给你弄一大笔回扣出来,然后我们再卖房,估计就差不多了。」

「这……行吗?」

高维有些犹豫:「我平时弄点小油水问题倒不大,要弄上百万的数额出来,可不是小事,万一东窗事发,别说丢工作了,我恐怕得坐牢的。」

林岚有些吃惊地抬头看了高维一眼,她没想到,那种网贷的利息能高到这种地步,卖了房子都还差着上百万。

她想了想才说:「可是不这样做,你还能从哪里弄到那么多钱呢?你现在毕竟是部门经理,有些东西你说了还是算的,那么大的数额,光靠江宓她们公司,也是没办法给你凑出来的,这些事你我都懂,羊毛出在羊身上,说到底,还是得你自己好好想想办法。」

高维咬了咬牙:「行,我想想办法,连你都能和我同舟共济,我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正好我们部门还有一笔款子暂时不用,我先挪过来,以后咱们一起想办法把那个窟窿填上就是了。」

「好。」

何岚倚在高维肩上:「只要你和那个女主播断了,无论多难,我都陪着你。」

「谢谢你,岚岚。」

高维感激地在何岚额上吻了一下。

何岚微微避了一下,原本下意识地想躲开这一吻,但终究还是没有躲。

5

「何岚你疯了?」

听了何岚的请求,江宓惊得直接从床沿跳了起来,然后又迅速看了旁边一眼,见邻床的病人已经出院了,这会病房里就她和何岚高维三个人。然后又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何岚就开骂:「何岚,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以前你是个挺聪明的人啊,结了个婚怎么就连脑子都被高维给你掏空了?」

她指着高维:「这混蛋借网贷、出轨还打你,连你的孩子都打流产了,医生可都说了,你这次伤得太严重,以后能不能有孩子都两说,可你不赶紧离婚止损,居然还让我帮着想办法给这混蛋凑钱还债,你没事儿吧你?」

被江宓这么劈头盖脸的骂,高维脸上有些挂不住,差点儿就跳起来和江宓对骂,只是被何岚拉住了。

何岚看着他摇了摇头,高维这才冷静下来,他现在可是有求于江宓的,不能翻脸,毕竟钱再还不上,那些放贷的人可饶不了他。

「宓宓你别着急生气嘛。」

何岚一脸哀求地看着江宓:「他就算再不好,也是我老公,我怎么能看着他落难不管他呢,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你就帮我们一次吧,算我求你了。」

何岚整整求了江宓半个小时,江宓实在招架不住了,才满脸为难地答应下来。却又说:「事儿是能做,可也得高维你自己想办法,羊毛最终还是得出在羊身上,否则我可没那么大本事让我们公司给你掏那么多钱出来。」

「这个没问题,我已经想到办法了。」高维见江宓终于松了口,便急忙答话。

「你……唉……」

江宓看着何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

只是关上病房的门时,江宓回过头,透过即将合上的门缝,与何岚目光相遇。

何岚出院后,一回到家里,林秀云就做了一大桌子菜。

饭桌上林秀云满脸的感激:「岚岚啊,以前是小维那孩子不懂事,难得你不跟这孩子计较,还帮他想办法还网贷,谢谢你啊。」

「妈,你不用这么说,我和高维是夫妻,有事就得一起扛,这都是应该的。」何岚看着林秀云,温柔地笑着说。

见何岚这么温顺,林秀云向高维使了个眼色:「锅里还煲着汤,你去看看好了没?」

「哎。」

高维应了一声,就低着头进了厨房。

「那个……岚岚啊,妈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儿,您说吧。」何岚说完,夹了一块排骨慢慢地咬着。

「是这样……那个……」

林秀云吞吞吐吐了好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就是那个女主播嘛,她……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

「咔——」

何岚的牙被骨头硌了一下,她慢慢地把骨头吐出来:「是高维的?」

「是,是啊……」

呵呵,原来,高维出轨居然那么久了,甚至连那个女主播,比何岚怀孕都还要早,而她整天在外忙碌奔波,居然一直都没发现。

何岚扔下筷子,扭头进了自己的卧室,站在窗边紧紧地攥着窗帘。

原本已经有些麻木的心,又感觉到一丝尖锐的疼痛。

林秀云追了进来,把何岚从窗边拖开。

她清楚得很,这个时候,何岚可不能出事,否则原本说好帮忙的江宓肯定就不帮了。

「岚岚,算妈求你了……」

林秀云就差直接跪下了,一脸哀求地说:「医生不是说了么?你这次伤得有点严重,以后能不能生孩子都不确定,可我们高家不能断了香火啊,否则我就是死了下了黄泉都没脸去见你公公……」

「你想要我怎么样?」何岚冷冷地问。

「要不……咱把这孩子抱回来养?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林秀云小心翼翼地说:「怎么说那也是小维的骨肉,正好那个女主播也不想养,岚岚你放心,我有退休工资,这孩子我来养,不用你们管的,以后养大了,他就是你的儿子,会孝敬你的,万一要是你真的不能再生了,这不也就等于白捡一儿子吗?」

「那就……抱回来吧。」

何岚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下才说:「万一我以后真不能生了,总比收养个和我俩都没血缘关系的孩子好。」

「可不是么?」

一听何岚答应了,林秀云乐得嘴都合不上,拼命地夸赞何岚:「妈就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孩子。」

何岚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哎,好,那你休息,妈先出去,一会饿了妈给你热饭啊。」

林秀云出云后,何岚脱力地坐在床上,拿过手机,给江宓发了一条信息:「怎么样了?」

手机屏很快又亮了。

江宓:「一切顺利。」

何岚咬了咬唇,把信息删清空。

然后她听见林秀云在外面喜滋滋地对高维说:「放心吧,岚岚答应把孩子抱回来了,我有孙子喽……」

6

因为江宓那边的款项至少得一个多月才能转过来,高维就先把公司的一笔款子挪用了,先稳住网贷公司,避免他们天天上门骚扰,并承诺会尽快分两次把钱还清。

一个月后,女主播生下一个儿子,当天就让林秀云抱回来了。

林秀云乐得合不拢嘴,没日没夜地抱着孙子在屋子里晃悠,好几次试探着往何岚怀里塞,何岚都没接。

林秀云就在背后嘀咕,说何岚冷血。

何岚也不去理她。

正好这个时候,江宓帮高维弄的那笔回扣也到账了,高维赶紧把这笔钱给网贷公司转过去,然后承诺一两天之内把房卖了,就能全部还清。

中介公司带买主来看房,林秀云有点舍不得这房子,抱着她的宝贝孙子,阴沉着一张脸谁也不理。

何岚就把她拉进厨房慢慢地劝慰着:「妈,其实我也舍不得,毕竟这房子我爸妈还出了一半的钱呢,可房子没了咱们还能再挣,万一高维有个好歹,咱再后悔可就晚了。」

「行……听你们的。」

何岚都肯答应卖房帮高维还债,林秀云她这个当妈的,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苦着一张脸,低头亲了亲孙子胖乎乎的小脸儿,哀叹一声:「唉……就是可怜了我这孙子。」

何岚目光冷冽,看着林秀云没再说话。

买家对房子很满意,可以付全款,约定了第二天办交易手续。

夜里,高维闷着头玩手机,何岚把家里的东西,尤其是一些重要证件之类的收拾整理了一下,便早早地睡了。

然而办交易手续的时候,高维的银行卡却找不到了,他是个丢三落四的性子,连自己的卡号都不记得。

「你的卡不是一直都在你钱包里装着的吗?要不再找找?」

何岚也是一脸的焦急,拿过高维的钱包里里外外翻了一遍,的确没有。

「你再想想,是不是放车上了?」

高维听了,急忙跑出去到车上翻了一通,也没有找到。

何岚想了想,就让先把钱转到她卡里。

高维有点犹豫,但他着急用钱,网贷公司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

又想着何岚为了跟他一起扛,甘愿卖房替他还网贷,还接纳了他的私生子,这样一个对他情深义重的女人,他还有什么好信不过的,也就没有反对,让对方把房款打进了何岚的账户。

到了家门口,何岚却没进去,说江宓找她有点事,她得马上去一趟。

「咱明天就得搬家,你回去后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赶紧把你的卡找出来,把卡号发我,我把钱给你转过去,你好赶紧把网贷还上。」

何岚把钥匙给高维,想说什么又没说,只紧紧地在高维手臂上握了一下,便转身走了。

高维是在床头柜最下的抽屉里找到自己银行卡的,但何岚的电话却打不通了,他一瞬间出了一脑门儿的冷汗,跑到江宓家,却发现大门紧锁,听江宓的邻居说,江宓上午就出去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高维跑遍了所有何岚和江宓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没能找到她们两个。

天快亮的时候,高维拿着电量用尽的手机,失魂落魄地回了家,却在楼下被人拦住了,两个穿制服的人把手搭在他肩上。

「高维,有人举报你收受回扣,挪用公款,跟我们走一趟吧。」

高维的天,塌了。

7

两只红酒杯轻轻碰在一起,何岚和江宓在一家度假酒店里吃饭。

「宓宓,谢啦。」

何岚仰头一口气干了那杯酒,然后又低下头去,眼眶有些发红。

虽然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她计划的方向发展了,但她还是很难过。

毕竟她是真心爱过高维的。

毕竟她与高维恋爱三年,结婚两年,还是有过很多开心的回忆的。

虽然她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但她的青春,还是喂了狗,哪能不痛心呢。

「都过去了,就别难过了。」江宓伸手握住何岚的手:「其实那天晚上,你告诉我你的计划的时候,我还是很吃惊的,你那么爱高维,却能在短短两天内就做出那样的决定,我真的没有想到。」

「其实……如果他仅仅只是欠债什么的,也许我真的会原谅他,陪他一起扛,但家暴是底线,我不能忍,更何况他亲手杀死了我的孩子。」

何岚低低地说着,拿起纸巾擦了擦眼睛:「尤其我的孩子没了,他却又突然冒出一个私生子来,就更坚定了我要让他万劫不复的决心。」

说完,她又打起精神来,担忧地看着江宓。

「我现在就是有担心你,这件事会不会牵连到你?」

「我才没事儿呢。」

江宓毫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反正是他高维自己下的单,自己签的字,我照单给他发的货,也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只不过就是定价高出一倍左右,可报价也是他高维自己签的字呀。

不过就是我这做供应商的,得罪不起高维,明知道是高维给自己刮油水,也没敢多嘴就是了,更何况我还有举报立功的表现,放心吧,顶多被叫去问一问,谈个话而已,不会有事儿的。」

「那就好。」

听江宓这样说着,何岚终于放下心来。

她再次拿起酒杯,与江宓碰了一下:「那天在医院当着高维的面,你的演技堪与影后相媲美了。」

「那是。」江宓回了何岚一个得意的眼神。

儿子被捕了,房子也卖了,林秀云虽然万般不情愿,却也只能抱着他的宝贝孙子搬回了老房子住。

老房子在五楼,没有电梯,林秀云带着个婴儿,连出门买个菜都不方便,她又上了年纪不会网购,日子过得很是艰难。

不过,虽然因为高维的事受了不小的打击,但看着那大胖孙子,林秀云也只能咬牙硬撑下去。

只是每逢有亲戚来探望,她就抹着眼泪感叹自己命苦,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现在又要一个人拉扯孙子。

虽然林秀云也有心与何岚争那笔房款,但她一个人带着个孩子,根本腾不出精力来。只能成天一个人自言自语地骂何岚心黑,坑了她儿子。

而那笔房款到账的当天,何岚就把钱全部转移出去了。

高维入狱两个月后,何岚起诉离婚,法院走了一下程序,就判离了。

「好啦,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打起精神来嘛。」

江宓挽着何岚的手,在商场收银台排队付款,她轻轻地摇晃着何岚:「你看看你,都颓了大半年了,差不多就行了啊,那么个渣男,不值当你伤心这么久。」

「道理谁都懂。」

何岚勉强笑了笑,又叹了口气说:「可有些事哪是嘴上说的那么容易?我也想打起精神来,但只要一想起过去的事,还是难过。」

「那就不想了。」

江宓大手一挥:「咱今天要化悲痛为力量,好好扫它一天货,等晚上回去,看着咱摆一地的包包衣服鞋子,你也就顾不上难过了。」

「谢谢你啊宓宓,幸好有你。」

何岚握了握江宓的手,感激地看着她。

「呃……」

江宓装模作样地抖了抖,咧着嘴说:「行了吧你,瞧你这小眼神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同性恋呢,告诉你啊,别打姐们儿主意,姐们儿可是有主儿了的。」

「噗……」

何岚终于被江宓逗得笑了出来。

其实高维的事刚刚事发时,江宓也是被传唤问话了的,只不过她这边手续齐全,并没有什么严重违规的地方,最后也不过是批评教育就完事儿了。

8

前面的人付完钱,轮到何岚和江宓时,却被一个整容脸的女人插了队。

江宓不忿,就要上前理论,却被何岚一把拉住了。

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她想起来,就是和高维到宾馆开房的那个女主播。

「你是绿萝殿下?」

何岚怕认错人,试探地问了一下,毕竟这年头好多整容脸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看起来都差不多。

「是啊。」

那女人回头看了何岚一眼,换上一副甜美的笑容:「你认识我,是我的粉丝吗?」

「算是吧。」

何岚轻轻地笑了一下,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怎么恨这个女主播,大概,她这是已经放下了罢。

「那谢谢你的关注啊。」

女主播付完钱,把钱包收好,笑了起来:「我还是晚上九点多开直播,一定要来光顾噢。」

「我从来不看直播的。」

何岚顿了一下又说:「是以前,我老公喜欢看。他网名叫维尼小哥,你还记得他吗?」

一提到高维,女主播的脸色忽然变了一下,想了想才问:「你是他老婆?」

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何岚一番,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原来就是你啊,我还一直想着,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那么大度呢,谢谢你帮我养儿子啊。」

「我可没帮你养。」

何岚淡淡地说:「高维为了给你打赏,弄了些不干净的钱,进去了,我也已经起诉离婚了。你儿子是高维他妈在养,与我无关的。」

「哦,离婚了啊。」

女主播显然对高维进去的话题并不感兴趣,而是又多看了何岚一眼,耸了耸肩:「其实也对,那种男人还真不能要,早离早好,祝你幸福啊。」

她说完正要走,却被江宓一把拉住了:「你也知道那种男人不能要,你还和他不清不楚的?」

「他给我花好多钱的。」

女主播像看白痴似地看了江宓一眼:「我出来跟他见面不过是为他的钱而已,傻子才跟他认真呢。」

何岚:「……」

人家说的没错,她的确够傻的,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高维了呢?

「真离了?」

女主播又看了何岚一眼,然后问江宓。

「真离了。」

江宓点了点头:「你不也说的么,那种男人不能要,你都明白的事儿,别人自然也明白。」

「那就好……」

女主播忽然叹了一口气:「哎,看在你已经跟他离婚的份儿上,我告诉你个实话吧,其实我儿子的爸爸还真不一定是高维。」

「什……什么?」

何岚和江宓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女主播给了俩人一个少见多怪的眼神:「给我花大价钱打赏的又不止他高维一个人,好几个呢,正好那几天有空,我就跟几个人都见了面的,后来发现怀孕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我就给每个男的都发了信息,结果就高维一个人给我回复了,既然他上赶着要当爹,那就由着他呗,本来还想利用这孩子跟高维再拿一笔钱的,结果孩子抱走没几天就联系不到他了,原来是进去了啊。」

「那……你不打算把孩子抱回去?」

何岚有些好奇地问:「高维判了八年呢,他妈年纪也大了,你真放心让她带你的孩子?」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女主播满不在乎地说:「我可不乐意带孩子,当初要不是高维说他愿意要这个孩子,我才不生呢,反正孩子是我生的,到什么时候都是我儿子,我是个不婚主义者,好好逍遥几年,等玩儿不动了,那老太婆也过世了,我儿子也大了,多好。」

说完,她竟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女主播走后,江宓挽着何岚的手回柜台取了东西。

这时候两个人都没了再逛的心情,就准备去吃饭。

「也许吧。」

何岚忽然有些唏嘘,那么折腾一番,到底都图个什么呢?

「要不你重新找个工作吧。」

江宓给何岚夹了一个鸡翅说:「你之前为了养胎,把手头的客户全分出去了,想再要回来恐怕不现实,我觉得你还是忙一点,情绪会更好一些。」

「说的也是。」

何岚笑着答了一句,低头咬了一口可乐鸡翅。

嗯,真香。

备案号:YXX1z836Q6KiJ3b8dXH2mAB

编辑人 2020-12-22 16:10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和节

梦醒国理 ​ 赞同 198 ​ 目录 29 评论

爱情残酷物语:红尘男女年梦醒国刻

风触琴鸣 × 拖拽也此处

图片将完出下载

由AIX智学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

下一篇